综合资讯
曾有不止一家主流媒体这样评价中国诗词大会,“这档节目让中国人发现了人人心中的文化情结”,这样的评语,激情洋溢。然而,若激情没有积淀作为支撑的话,就只能流于煽情、矫情与滥情了。近日,央视举行的《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总决赛顺利收官,引爆了观众对于中国诗词的大讨论。央视的平台自然是独一无二,拥有广泛的观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提要:战地记者已有200多年历史,创作了汗牛充栋的文学作品,但是,无论哪种文体,都或多或少会有“新闻体”的影子,也不知不觉会留下战争文学的印痕,因为战地记者是战争真相的记录者,也是战争历史的见证者,文学作品的书写者,因而关注战争中的真相,反思战争中的人性,追寻灵魂深处的英雄,就成为战地记者创作的文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中国诗词大会》后,由董卿主持并首次转型制作人的《朗读者》,将于2月18日在央视1套和3套晚8点联合播出。昨日,《朗读者》在京举行记者会,白岩松作为“志愿者”出席,王学圻作为参与节目的朗读者谈了录制节目的感受。把阅读做成一档很有参与感的节目,或许能让很多喜欢阅读却在不经意远离阅读的人们有机会重新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作者:龚进辉新年伊始,阅文年内赴港IPO的消息使外界注意力重回网络文学市场,这一市场在2015年初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合并后格局初定。不过,随着文娱产业全面兴起,作为IP活水源头的网络文学价值正在被重估,行业竞争态势随之改变,从网罗头部作者和优质渠道转变为以IP衍生为核心,调动各项资源服务作者和为用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刚刚过去的2016年,安徽省阜阳市文学创作取得丰硕成果,共创作出中篇小说51部,占全省中篇小说创作的四分之一以上。在全省“精品中长篇小说扶持工程”中,共有10部作品被评为精品,其中有2部是阜阳市作家创作的。2016年第二届海峡两岸网络原创中长篇小说、散文大奖赛中,从海峡两岸2400多部来稿中选出30......【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以计算机网络技术为特点的新媒体,正在深刻地影响着文学生产与消费,也改变着人们的思维和生活方式,网上阅读、电子图书已经成为一个时代的特色。一方面“轻内容”的网络文学现象一直受到人们的诟病,但同时,网络、电视等新媒体对文学经典的传播也起了不容轻觑的极大作用。在这个传播网络化、阅读移动化、时间碎片化的时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最初的几个人分散各处,到现在形成一支40多人的创作队伍;从最初出版作品不到10部,到现在出版作品100多部;从最初各类奖项中难寻儿童文学作家的身影,到现在多名儿童文学作家荣获包括“五个一工程”奖、天山文艺奖、西部文学奖、新疆儿童文学奖在内的各种奖项……细数新疆儿童文学这些年来的发展,新疆儿童文学研......【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近期强势霸屏并引起热议话题的两部影视作品《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以及《大唐荣耀》,都是IP的产品,改编自此前就火爆的网络小说。这让人好奇,如今的网络文学究竟发展如何?近日,2016网络文学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正式出炉,全方位、全景式展现了中国网络文学的市场环境、发展现状及未来趋势。仅一个网络文学平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的开幕式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对中国当代文艺发展提出了高屋建瓴的指导意见,其中的一段话,令我印象深刻,发人深思:“典型人物所达到的高度,就是文艺作品的高度,也是时代的文艺高度。只有创作出典型人物,文艺作品才能有吸引力、感染力、生命力。”习总书记关于典型人物如此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火了,不光16岁的冠军武亦姝成了红人,连本就是央视“一姐”的董卿也趁势火了一把。“原来你还是这样的董卿!”看着《中国诗词大会》,很多观众发出惊叹;连选手都引用诗句来夸赞,“美人当以玉为骨,雪为肤,芙蓉为面,杨柳为姿,更重要的是以诗词为心”。近日,董卿接受记者采访,聊了聊诗词大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走过20年的中国网络文学正迎来新一轮发展热潮。结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今年1月发布的第39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业内领先的数字阅读平台阅文集团《2016网络文学报告》昨天出炉。报告显示,截至去年底,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3.33亿,其中移动端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3.04亿,中国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中国当代文学的海外影响力,已不仅仅体现在欧美图书市场。11日第23届卡萨布兰卡国际书展传来喜讯,中国著名作家刘震云被摩洛哥文化部授予“国家文化最高荣誉奖”,以表彰其多部小说在阿拉伯语读者群中的影响力。这是中国作家第一次获得该奖项。在评论界看来,中国文学译介正释放可喜的讯号,越来越多国外读者不仅仅关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2016年2月10日,汪曾祺故居。汪曾祺故居位于高邮市人民路竺家巷9号。人民路是高邮比较古老的路,东西走向,大多为明清建筑。汪曾祺小时候就住在这里,他的文章中所描绘的高邮也大多与这条路有关。他家是一平房,房门上贴着汪曾祺喜欢的名句:“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这里仍住着汪曾祺的家人。杨光摄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日前,市作家协会组织本市十几位老作家,集结于问津书院,用“天津语言”讲述“天津故事”活动在这里启动。参加此次活动的老作家,平均年龄在65岁以上。他们中大多数是有着几十年党龄的老党员,而且也是作协文学院历届签约作家和重点作品扶持项目作家,虽然已离开一线,但他们宝刀不老,依然保持着旺盛的创作势头。老作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提到《建国大业》《雪豹》《二炮手》这些经典的军事历史题材影视剧,相信很多人都是如数家珍。说到这里,我们必须要向这几部经典作品的编剧/原著致敬,正是这些军文大神们以认真敬业的态度,写出了尊重历史、内容生动的优秀作品,才能够在社会各界将军事题材与“抗日神剧、手撕鬼子”划等号的负面舆论中,力挽狂澜扭转乾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报告文学作家王鸿鹏、马娜一同创作完成的《中国机器人》最近面世,沉寂一时的报告文学领域终于有了重头新作。该作以一系列生动丰富的细节,记录了中国机器人行业发展的历史进程及最新研究成果,展示了以蒋新松、王天然、曲道奎为代表的几代中国科学家,前赴后继致力于机器人研发的创新精神、拼搏精神与献身精神。该书的两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摘要]托多罗夫通过阅读王尔德、里尔克、茨维塔耶娃生前和友人的通信,梳理他们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探寻“绝对”的生命轨迹,对诗人们的生活方式和人生追求提出深刻的质询。著名结构主义文学批评家、叙事学理论奠基者之一的茨维坦·托多罗夫于2月7日逝世。托多罗夫(1939—2017)是保加利亚裔法籍符号学家。曾师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优秀稿件每千字800元,其他稿件平均在每千字500元左右,新春伊始,严肃文学第一大刊《人民文学》便传来了涨稿费的好消息。其实,近一两年来,涨稿费似乎成了国内文学期刊都在忙活的事情,有的在全国带头开启涨稿费先河,有的在低调中默默提高了稿酬标准,还有的正奔走在涨稿费的路上。尽管写作者不会因为稿费高低而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儒雅的中式服饰,盘扣系得一丝不苟。所到之处,水泄不通,闪光灯亮成一片。他眯起眼睛,对此习以为常。还是那个熟悉的莫言,距离摘得诺贝尔文学奖已经过去了四年多,他依然是当代中国最受瞩目的作家。日前,莫言带着他的长篇小说系列最新版亮相北京,一向“莫言”的莫言,谈起文学来,一改惜字如金的“话风”,完全不亚于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原标题:给当代宁夏文学“存档”李生滨的《审美批评与个案研究:当代宁夏文学论稿》,以开放圆融的审美批评放射出绚烂光彩,贯穿始终的是“析义理于精微之蕴,辨字句于毫发之间”的研究立场,更是对多民族文学史观的集中阐发。可以说,《论稿》是全面研究讨论当代宁夏文学的拓荒之作,对当代宁夏文学研究具有重要意义。《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陈思和先生是复旦大学教授、当代著名文艺评论家,对文艺理论及当代文学现象有着细腻而深入的研究。本报记者日前就当代文学现象、好的文学作品如何发生、如何推动当代文艺繁荣以及文艺评论所应起到的作用等问题采访了陈教授。深刻的记忆与好作品联系在一起记者:陈教授,您从事当代文学批评,已经超过30年了,可以说见证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菱窠中的李劼人1939年,日本飞机轰炸成都。李劼人在友人资助下,于沙河铺修建了几间茅草房作为居所,命名“菱窠”。从1939年春举家迁入菱窠,到1962年12月与世长辞,24年间,李劼人一直在这里居住、创作。他完成了长篇小说《天魔舞》和《死水微澜》、《暴风雨前》、《大波》三部曲的修改和重写,出版了中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自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纯文学与通俗文学日渐分野。纯文学与通俗文学之间的壁垒较大地推动了现当代文学的发展和成熟,也造成了一些认识上的偏颇,比如,为人生的严肃文学可以不顾及读者的审美接受习惯,而通俗的畅销文学作品则必定是品位低下的。其实,纯文学与通俗文学的分野只是一种人为的建构,二者之间并不天然地绝对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文学是英雄不问出处的,仅仅与天才和毅力有关。最近看到一些名校博士们出版的小说、诗集中总要有意无意地强调一下高学历。是啊,谁都喜欢往脸上贴金,博士也可以拿来作为一个卖点来炒作。我是文学的门外汉,有时候就犯嘀咕——博士们就能优先成为文学大师么?毕竟,文学大师称号不是评职称啊,也没有统一考试。我把一些公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手机,字典、记事本、通讯录,通通被杀得无影无踪了。手机,浏览器和应用风起云涌,电子杂志省了纸张印刷,毁了唱片儿灭了收录机。手机,听说读写无所不能,多媒体自媒体推特微博,官方控制舆论越来越难了。原本军事用途的互联网,改变了经济无商不网络,改变了政治人民要当家,当不了家至少发点牢骚。手机,美国已经有了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