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文学资讯网 > 杂文资讯>互联网时代,杂文该如何发声?

互联网时代,杂文该如何发声?

发布时间:2016-08-24 09:52 投稿者: 周 倩
杂文不是阐释学,不是说明书,更不是复印机,阅读杂文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老生常谈,不能接受人云亦云——互联网时代,杂文该如何发声?工人日报记者周倩前几日,有文学爱好者给工人日报投稿时,向编辑提出:“我投的杂文都石沉大海了,感觉杂文越来越难写了。”恰好,不久前在北京举办的一场杂文的创作谈中,与会专家、学者也......
杂文不是阐释学,不是说明书,更不是复印机,阅读杂文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老生常谈,不能接受人云亦云——
互联网时代,杂文该如何发声?
工人日报记者 周 倩

  

前几日,有文学爱好者给工人日报投稿时,向编辑提出:“我投的杂文都石沉大海了,感觉杂文越来越难写了。”恰好,不久前在北京举办的一场杂文的创作谈中,与会专家、学者也就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杂文面临的挑战问题展开了研讨。讨论中,有关专家把网络段子也融进了杂文的范畴,在传统杂文面临创作、发表困窘的同时,网络段子正以全民都是创作者、全民都是阅读者的态势迅猛发展。

  段子已成为杂文的尖头兵?

  杂文,曾在战争年代被称为“匕首”“投枪”,直刺一切黑暗的心脏的战斗利器。以鲁迅等为代表的文学家,所创作的杂文曾代表着“五四”时期以来中国思想斗争的历史。幽默诙谐的语言,严密而生动的逻辑结构,辛辣而幽默的讽刺,将文艺色彩和诗意的语言相融合。然而,除了这些外在的特征,研讨会上,专家们一致认为“杂文的精妙之处就在于打动人的心灵。”

  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互联网的发明改变了人们原有的生存格局和生活、思维方式,不再是过去由传统媒体向读者单向灌输的传播特点,转而以网络上的海量信息、实时更新、双向互动为传播特点。“网络时代,人人都有话语权,段子成了浓缩的杂文,传统杂文变成了互联网+杂文。”参加研讨会的检察日报社长李雪慧给互联网时代的杂文找到一个新出路。

  事实证明,网络上流行的各种段子早已成为人们几乎每天刷屏必读的精神读物。比如,针对最近总下大暴雨的天气,网上的段子写着:“今天我游到合百,居然捡到一个漂流瓶,打开里面有一张哀怨的小纸条,上面写着:求搭车,我在宝山路旁。看完我呵呵地游走了。”春运期间,有段子幽默形象地比喻:“春节运动会(简称春运),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主办的包含多种比赛项目的全国性运动会,每年春节期间举行一次。比赛项目分网上抢票、电话订票、排队买票三大项,每大项分成猛击鼠标、快速按键、原地站立、负重暴走、穿越人海5个小项,共有来自全国23个省、5个自治区、4个直辖市约2亿人次参赛。”杂文作家汪金友甚至认为:“段子已排成杂文的尖头兵。因为它和杂文一样,也在观察和评论社会,也讲究文学性和艺术性。很多段子的功能效应,完全和杂文相同,都是惩恶扬善,都是激浊扬清。”

  “互联网使普通民众的表达多样化,发表门槛非常之多,过去是专栏作家,记者、编辑掌握了相当大的话语权,现在谁都可以是一个现场直播者。”著名杂文家朱铁志在研讨会上发言时说。虽然他认为,段子、微信这种碎片化、浅陋化、简单化的语言形式,是否可以成为新杂文还有待进一步讨论,但段子、微信的简洁、辛辣、一语中的的语言风格比杂文更犀利、更直接,“段子对传统杂文来说是一个新的挑战。”

  全民话语权时代,杂文何去何从?

  “并不是排成楷体字,放在方框里的就是杂文,也不是放在花边的就是杂文。”朱铁志在发言中表示。杂文作为一种特殊的文学样式,应该有自己的文体特征和独特的美学表达,它区别于小说、戏剧、诗歌等其他文学样式。杂文的文学性并不是简单表现在虚构情节,塑造人物形象、人物性格上,而是更加注重文章的理趣,通过正论、反论、驳论、归谬等手法明察秋毫、见微知著。

  而相较于传统杂文隐晦、曲折、意在言外的表达手法,段子采用了直截了当、异常辛辣、痛快淋漓的网络语言风格,人们看段子觉得更痛快。杂文家们认为,传统杂文在上世纪90年代遭遇了言论挑战之后,眼下又遇到了互联网的挑战。

  在研讨会上,与会专家们认为,互联网时代是一个信息瞬息万变、思想异彩纷呈的时代,互联网极大满足了人们的知情权、表达权和监督权,然而网络传播的零散化、碎片化、泡沫化又在肢解和撕扯着人们的整体思维。网上阅读短、平、快,人们在迅速刷屏浏览海量信息的同时,也很难在一个整体思维过程中保持思想的安静和精神的定力,有意无意之间,大家都沉醉在表象和泡沫中,满足于知道,而不是知识,缺少理性思考。

  那么,在这样的背景下,杂文该如何发声?

  “我们要建立一个平台,让杂文家发声。”著名杂文家、评论家李庚辰在会上呼吁。然而,这个杂文平台怎样建立,才能既继承传统杂文的优良传统,又把杂文写得有特点,让人们爱看?讨论中,大家认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杂文与平面时代的杂文是一脉相承的,因为时弊还存在,只是方式方法有所不同。

  网络时代是一个众声沸腾、极度喧嚣的时代,人们可能觉得欲言又止、欲说还休的传统杂文,不太给力,不能直说,不太痛快。这正是网络时代杂文的独特存在价值,在人人享有话语权的时代,网络并没有终结杂文,而是给杂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朱铁志谈到互联网给传统杂文带来的启示时说:“杂文,这种不受篇幅和快递阅读限制的文体形式,应该从思想和艺术两个层面进行更深入的开掘,更加从容地展开,理性地辨析,完整的表达。”

  思想才是杂文的灵魂

  著名杂文家严秀(曾彦修)先生曾说:“加强杂文的思想、深度和广度的开掘,是所有杂文家的首要任务。”如果说,批判是杂文的根本属性,那么,思想就是杂文的灵魂。再好的文字、材料、构思,如果不以思想为灵魂、内核,都是枉然。

  谈到对杂文作品的期待,与会专家认为,杂文不是阐释学,不是说明书,更不是复印机,阅读杂文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老生常谈,不能接受人云亦云。没有新思想,起码要有一点新材料;没有新材料,最好有点新的表达。有时候巧妙的构思、优美的文字可以掩盖文章思想力度的不足,也能给人一定的阅读美感,但稍加深入,就容易发现花哨的外表之下内里的空洞和虚弱。

  鲁迅的杂文之所以能让人百读不厌、常读常新,或许就在于其深刻的思想见解和独特的艺术魅力。对于杂文作者来说,最难的不是文辞的修炼,而是要有富于创见的新思想,而不是简单重复别人的现成结论。

12下一页

上一篇: 杂文精神既是外讽更是   下一篇: 韩寒现身上海书展人气
1、“互联网时代,杂文该如何发声?”由查字典文学资讯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文学资讯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互联网时代,杂文该如何发声?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zixun-19/,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杂文资讯
候上----晚上大早晨起来-----早晨面汤----面条鸪喳---饺子毛以虫---毛毛虫小平车-----小推车过晌----下午透晌----上午掘喳车----自行车蚁养----蚂蚁地蛋----土豆玉豆----玉米曲闪-----蚯蚓西红柿----柿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用一句话来概括当前我国杂文的出处境,那就是“情况不妙”。究其原因,既有主观的原因又有客观的原因。笔者以为客观外部的原因是主要的,但是并不是说我们杂文自身就没有问题了。客观的原因就不再重复讲了,因为在我的其它文章里已经讲过了,本文主要是讲我们杂文自身的主观原因和简述改进的办法。一是,针对经济工作评论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下,有人担心杂文时评化。还有人担心时评变成“拾评”(拾人牙慧)和“屎评“。这些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但是,他们都把杂文与时评割裂开来,或者对立起来,好像杂文与时评水火不相容。其实,杂文与时评既有区别又有联系,各有各的功能,并不是水火不相容。下面笔者就谈谈杂文与时评的主要区别和联系的问题,敬请各位杂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察时下杂文,有两个有意思的现象。一是以新媒体为主阵地的杂文异彩纷呈。这些作家杂文家,创作非常活跃,作品也都尖锐犀利泼辣,形成移动互联时期杂文的一道奇特风景。另是以纸媒等传统媒体为主阵地的杂文越来越水,投枪、匕首越来越少。一些历史文化随笔、人生处世随笔、家长里短随笔、不痛不痒随笔充斥纸媒边角。传统杂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节临近,意味着跳槽旺季又快来了,“跳槽族”蠢蠢欲动,希望把握“黄金月”。但频繁跳槽是否真能让他们的身价水涨船高?近日,麦可思研究院发布一组数据显示,超三成大学生毕业半年内曾有离职经历。发展受限和薪资偏低是主动离职的主要动因,半年内未离职群体月收入、就业满意度、工作与专业相关度更高。麦可思研究院以2......【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前不久,看到《人民文学》主编回答记者关于文学杂志会不会消亡的问题。主编乐观地说,人性没有那么简单,我们有麦当劳等很多更时髦的食品,但我们还是要吃羊肉泡馍嘛。《人民文学》、《钟山》、《当代》、《十月》、《收获》、《花城》……这些响当当的纯文学杂志,对上世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文学小青年来说,仿佛听到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文学网站是网络文学的载体平台,也是网络与文学“共谋”的媒介,这是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在承载介质上的一大区别。网站是企业,是社会的“经济细胞”。文学网站是文化企业,是数字技术传媒时代的文化经济载体。作为企业体制,文学网站需要以法人主体独立经营,自负盈亏,按照市场经济规律从事管理与经营;而作为文化企业,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导读:来自新西兰的黄益韵告诉你:成为妻子与母亲后,我还有自己的事业和梦想。作为第四代华裔移民,祖籍广东增城的黄益韵(AlisonWong)出生于新西兰并在北岛东岸的纳皮尔(Napier)长大,她的小说《大地成银》(AstheEarthTurnsSilver)获得2010年新西兰邮报图书奖(虚构类文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0月7日,由湖南省教育主办的《爱你》杂志在其公众号《爱你百家》推出娄底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袁杰伟的杂文专题,专题内容包括袁杰伟简介、作品,以及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谭谈、湖南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蒋振华教授、《文汇报.笔会》副主编周毅、《楚风》文学季刊编辑理野等对袁杰伟杂文的评价。《爱你百家》是《爱你》杂志微......【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文化品类的不平衡,似有愈演愈烈之势。其中一个非常明显的现象,就是杂文越来越少,书画越来越多。近日去北京西单图书大厦,接连问了三个工作人员,都不知道杂文图书摆在哪里。后来有个年龄大点的人告诉我:“杂文在那边,和散文在一起。”在这家图书大厦二楼的东南角,有满满六排散文书架。可我从南到北,从东到西,找了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近日,郑州市杂文学会马承钧先生主编的《走近列子》一书,由北京文艺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收录了河南省杂文学会、郑州市杂文学会等50多位作家的60多篇作品。其中商丘市杂文学会名誉会长杨石先生的《别了,“孟氏”思维方式》、市杂文学会秘书长郑剑先生的《重塑列子的尊荣》、市杂文学会副秘书长吴涛先生的《羡煞列子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国内首部专门介绍当代杂文家人生轨迹和创作历程的大型传记型图书《走近杂文家》,近日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问世,并由新华书店向全国发行。扬州杂文作家陈庆贵入书。该书收录了鄢烈山、李庚辰、陈鲁民、安立志、阮直、徐迅雷等当代国内40位著名杂文家的万字自传文章及各时期照片。陈庆贵现供职税务机关,任扬州市杂文学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文学批评的时代担当——江苏青年批评家研讨会在宁召开为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特别是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认清文学批评的时代担当,发现和培养青年批评家人才,建设一支高素质的江苏青年批评家队伍,江苏省作家协会于近日召开了“江苏文学批评传统与青年批评的责任——江苏青年批评家研讨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针对文学批评的晦涩与枯燥,南师大文学院教授何平强调,文学批评也要成为“好看”的文章,而不能满足于撰写艰深的学术文章,“故弄玄虚的理论堆砌式批评,往往更加体现了作者的空虚与功利。”25日,江苏省作家协会举办江苏青年批评家研讨会,30多位青年批评家和10多位资深批评家进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对话。专家们强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日前,2015年度安徽省地方文学刊物金穗文学奖揭晓,芜湖市繁昌县文学创作获佳绩,有3篇作品获不同奖项。这3篇作品由繁昌县文联文学刊物《谷雨》申报,分别为一等奖《逐梦者》(作者:张诗群)、二等奖《怀念或将成为濒危动物的耕牛》(作者:黄在玉)、鼓励奖《没有故事的母亲和有故事的父亲》(作者:吴黎明)。据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近日,由吉林出版集团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主办的“胡冬林儿童生态文学作品讨论会”在京举行。吉林省作家协会一级作家、作协副主席胡冬林,老出版家作家海飞和刘海栖莅会并围绕胡冬林儿童生态文学作品的文学价值、社会价值,作品国际化的可能性及意义等展开讨论。胡冬林介绍了自己在长白山生活和创作20余年的心路历程和创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杂文要有杂文味,杂味、苦味、辣味、鲜味、趣味,各种味道兼而有之,任何一个时代杂文都应该有这五种味道。”著名杂文家、国防科技大学大校许家祥率先吐露他体味的杂文,引起众多名家的感叹。杂文一直是比较小众的文学体例,但其表现的厚重责任感和巨大威力让人不容小觑。在湖南,一直有着一群坚守着用笔墨批判着这个世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要说昨天的上海书展上谁最火,当然是韩寒了。他在展场只出现了13分钟,没发一本书,没签一个字,却将书展人气带到了顶峰。韩寒是为张悦然新书《茧》签售来站台的,活动开始前半小时,众多粉丝将现场围得严严实实。活动开场,韩寒与张悦然颇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韩寒说,他们都是从新概念作文大赛一路走过来的,而且有一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杂文不是阐释学,不是说明书,更不是复印机,阅读杂文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老生常谈,不能接受人云亦云——互联网时代,杂文该如何发声?工人日报记者周倩前几日,有文学爱好者给工人日报投稿时,向编辑提出:“我投的杂文都石沉大海了,感觉杂文越来越难写了。”恰好,不久前在北京举办的一场杂文的创作谈中,与会专家、学者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原标题:杂文精神既是外讽更是内省一个人青少年时期的阅读体验往往决定着他的审美品位和性格取向。杂文之于我,也可以算是明证之一。我之喜欢上杂文,正是在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对于上个世纪80年代末的中学生来说,所能接触到的观点读物基本上都是单一取向的,哪怕是以文学面目出现者,也多是变着花样来统一战线的宣传材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