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头条
丈夫,只是个与你共同走过一生的人。遇到风雨,他一样会怯懦,一样想逃避,一样渴望有人护着。爱情不是担当的必要保证,肯挡时,就让他挡一段路。若他不肯,你就得站出来,自己挡。女人,其实最爱的,最值得依靠的,还得是自己。
热门
权谋术,对一个人的自我境界来说,最大的满足可能确实是赢得生杀予夺的权力——这种权力太有快感了。但是,这种对个人的自我实现,恰恰是对社会和国家的最大伤害。权谋术是人治的核心逻辑,但不是法治的核心逻辑,甚至是法治的阻碍,因为法治的核心要义就是将权谋术的适用范围缩小到最小。
最受喜欢
不同时代的知识分子的思想行为基本上反映了我国几千年来知识分子的整体风貌,他们有理想有追求,有风骨有气节,有精神有风格,他们立德、立功或立言,确实体现了他们崇高的......
杂文
世界上做任何事都需要努力,胜利往往要用血汗换取,没有人能够随随便便成功,假如有人说,他能够轻而易举地做好每件事,那我不得不承认这个人是天才,因为毕竟不太可能。有一句话说得好“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现实生活中有许许多多的事可以证明这一点。在这次希腊雅典奥运会开赛的第三天,中国射击运动员、奥运会“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笔者是一位60后的老者,虽生在红旗下,却成长在一个动荡的年代。光小学就断断续续的读了八年,而后小平回潮,继而又参加高考,目光短浅的以高分报了个中专。其后又在职考上大学,夜校函授的念了二十六、七年。曾经的同学,不是厅级干部,就是大学教授,如今自己也只是个半桶水的学问,一个微不足道的基层干部。现在老来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关于鸡蛋,我最初的记忆来自于乡下破旧的老屋和一个和鸡蛋有关的“荒诞”谣言。说是老屋,其实就是七十年代农业生产队办公所在地,在我家以当时足够高的市价买下的时候,队部作为居住。而牲口棚经修葺后作为厢房,用于过冬时储备干草和柴禾等杂物。如此一来,老屋便成了我等捉迷藏的重要据点,也成了鸡们繁衍生息的天堂。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昨天“新浪网”上看了一篇文章,说是央视原少儿主持董浩力挺王宝强前妻,辨称“马蓉没那么阴险”。其内容空泛,不忍卒读,除了为马蓉鸣冤叫屈、涂脂抹粉,竭尽美化之能事以及诋毁诬蔑广大网友外,并无任何有说服力的根据和理由。难怪网上恶评如潮,板砖乱飞。中国有五成离婚因为“第三者”插足,导致劳燕分飞,妻离子散、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张靓颖虽然不缺天分、容貌、财富,但活得却不轻松,也不幸福,她一直追求的感天动地的爱,基本上都是一厢情愿的独脚戏,幸运之神迟迟没有眷顾她!这是为什么?归根结蒂是太善良、太执着、太痴情,她爱一个大十几岁的老男人,将女人一生最宝贵的时光奉献给了他,按理应该“投之木桃,报之琼瑶。”可他一直将她当做赚钱机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饶帮梅,女,网名一袖轻烟,1971年生,湖北潜江人,现居贵州黔西。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湖北省、贵州省诗词学会会员,香港诗词学会常务理事,香港诗词论坛副站长,诗词作品散见于几十家诗词杂志、报刊及文学刊物。有作品收录于虞山诗咏、第二届中国百诗百联大赛及中华女子诗词等。并多次在全国重大赛事中获奖。古巷鉴光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了官,坐上了“虎皮”椅子,有几个人是不摆谱、不摆官架子的?在所有当官的这个群体中,我们能否找得到不摆架子的官?也许有,但这样的人,这样的官,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太少、太少了!气球,注入气体后不膨胀,可能吗?当然不可能!当了官,不摆官架子,就像气球注入气体后不膨胀一样,可能吗?当然不可能!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由于6月2日“非诚勿扰”的第二场新西兰专场录相内容,网上传得沸沸扬扬,主要针对“爆灯姐”丁东丽爆灯反悔,出尔反尔、指责声不绝于耳、板砖乱飞。所以,笔者当晚特别留意了江苏卫视知名相亲节目“非诚勿扰”。但看完节目,浮想连翩,感触颇多。笔者认为尽管丁东丽爆灯反悔,有背游戏规则,但丁东丽无可厚非,并不觉得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说起孙家店的罗家巷,这里还真有一段有趣的传奇故事呢。罗盘岗过去出过一个少年奇才,他的名字叫小国清(因同湾里“国”字派,还一个叫国清的,因年纪比他大些,故叫大国清)。他12岁时,在周边百里范围内就小有名气。乡保闾里的大事小情,族间头人解决不了的,都来请小国清帮忙“管闲事”,出面斡旋,帮助调停,解决纠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们从何而来?我们又在哪里?这或许是一个永恒的问题,人类从崇拜天神到理性思考,无时无刻不在努力解释这样的问题。你或许出生在一个静谧的小城,从三分之一平米的摇篮到三尺见方的板床,从与街巷邻居的嬉耍到校园同学的打闹。如果你考上大学,你或许会乘上火车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如果没有,你也可能会收拾行囊,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站在单位分配的开心农场的田字格一样的小菜园里,看着前后左右每个格子里绿油油的蔬菜、忙碌的身影,格局两个字忽然跳出脑海。纵横阡陌,老祖宗是不是也就在田野上想到格局这个词的?格局是个老话题,也是个不断增加新鲜内容的新名词。什么是格局呢?在认识这个词语之前,先说说我遇到过的几位有明显特征的领导。头两位是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史上被“染指”的权力这世上,大概有两样东西是不可共享的,那就是女人与权力。范蠡一眼洞穿勾践其人,与文种书云“夫越王为人,长颈鸟喙,鹰视狼步,可与共患难,而不可共处乐;可与履危,不可与安”。范蠡心明如镜,权力岂可分享?孰料文种恋恋不去,终为勾践赐死。其实,文种至死也没弄明白,“共享”无异就是对君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清楚记得我们分手是在2008年8月23号,吃完了最后的晚餐,我们一个人向左,一个人向右,从此彻底走出了彼此间的生命成为了生命匆匆过客的特别一员。分手是我最先提出,因为你又打了我一巴掌,在你第二次打完我的时候,我下定决心的告诉你如果你再动手打我,我会跟你分手。那时你单膝跪在我的面前,狠狠地打了自己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是个普通人,有些自私,有些对生活的无奈,但平凡的人也许也能铸就不平凡的人生。现今,人们都先去注意一个人的工作,起码我们从认识陌生人,最先了解的往往是他的工作是什么。尽管我们认识陌生人的目的可能不尽相同。永远不要固守其一,人生的变量随时随地,甚至可能穿越时空,与命运交织重叠。早饭是一碗粥,现在科技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连续播出了一个多月的白鹿原,近日在江苏台圆满收官。媒体对它的评论一直稳定在9分的高值范围内,遗憾的是收视率却不及同期在浙江台播出的欢乐颂2。没有跳出中国影视界有口碑无市场,有市场无口碑的怪圈。白鹿原不落窠臼,避开了尔虞我诈、江湖恩仇、卿卿我我的套路,让人耳目一新。故事在当代人已经不甚熟悉的祠堂、书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是这么的小,在无边的网络世界里也会遇到那么多与自己经历一样,或有着许多共鸣的人。在今天晚上我遇到的一个开远的朋友,自称是个医生,比我也就小了几个月,但已认我这个小哥了。他和我中专时的上铺是一个地方的,他还是硕士,其实这些不算什么,主要是我们说话真的很投机。最搞笑的时候是,他问我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究竟为什么活着,这人问题纠缠着我们,许三多的循环式回答是“活着就是做有意义的事,做有意义的事就是好好活着”。而我在看完一部山西农村题材电视剧阿霞后,我陷入了长久的思考,对这个问题更是难以释惑。故事其实也简单,用了山西的地点,先后嫁接了盲山和图雅的婚事两个故事,前半部分讲一个川籍女子阿霞被骗到山西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6月底,各地方政府纷纷落实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对机关事业单位人员工资调整的有关政策,也就是在今年6月底前,近4000万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的工资将得到调整,按全国平均水平计算,月人均实际增资为300元左右。教师们都领到了从去年9月份到6月份补发的薪水几千元。同时,各地政府又落实了农村教师的生活补贴平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死是什么?生又是什么?生命体征失去了为死;婴儿呱呱落地为生。然这仅仅为身体上的死生。星云大师说“人之死,只不过是换了一身新衣、一间新屋。衣服旧了可以重换一件,屋子破了可以重盖一间。”陶渊明在自祭文里写到“陶子将辞逆旅,永归本宅。”人的灵魂是不生不灭的,死的是身体。有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曾经在一家大型超市做美工,负责超市日常活动的平面设计与广告安装。所以对超市很是熟悉。每个部门、乃至兼职人员(厂家驻超市的促销员,大多是形象不错的女孩子,漂亮的促销员会将那些用于试吃的食品给我,也会将赠品送给我。)我或多或少都是有所接触的。“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超市也有乱七八糟的“怪事”。譬如当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池满月如绸,醒蛙争亮喉。小荷踮起脚,偷看柳梳头。”这首类似童话的小诗一直灵动在我的心中。她的作者是著名诗家聂绀弩故乡湖北京山县的一名女士,名字很靓丽——张金凤。2013年我曾因之撰写一篇小文慧眼观之彩线织之于以推介,贴于“红袖添香”“月旦诗评”等网站,载于京山诗词敬亭山诗词笔架山诗词等多家期刊,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可曾在心底默默许下一个诺言,说着永不忘记;你又可曾爱过一个人,愿穷尽一生,换他一眼深情。你有没有在夕阳落下后才想起一日之事完成的,寥寥无几,友有没有在等他悄然离去,才明白故人难寻。我们在很多时候嘴上说着“永记心底”,却又在风吹起卷角的那一页将它忘记。我们明明可以坚持到底,却因繁华世俗背信弃义。但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季隗请待子季隗,赤狄部族的一支廧咎如的公主,晋献公二十二年(公元前655年),狄国讨伐咎如国时被狄王掳获后送给了流亡在狄的重耳为妻。春秋时期,不到十三岁的女子是不可以作为战俘的。她那年刚刚十三岁,以豆蔻妙龄,以如此非常的方式嫁给了已年过不惑的重耳。作为“并国十七,服国三十八”的晋献公的有贤德之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草根出书并不新鲜。但当手捧厚厚的两本国学三千年这个历史挺好看(以下简称国学)时,还是让人产生了一丝惊讶与赞叹,这样题材“高大上”的书竟出自一位名不见经传的铁路工人之手。作者尹正平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娃,中专毕业后成为一个维修火车头的铁路职工。可贵的是,他没有就此止步,而是坚守着自己的理想,通过高等教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为避免公园的厕纸浪费现象,北京天坛公园分别在北、南、西门安装了6台“人脸识别厕纸机”,且投入使用后,用纸量明显下降。“大炮打蚊子——大材小用”——这是我看到这则新闻后的第一反应。第一次接触人脸识别还是在2012年的全国“两会”期间,因为有事要进入政协委员入驻的北京国际饭店,在接受武警的安检中过程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