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杂文网 > 假语村言>夫子打架,相煎何急!

夫子打架,相煎何急!

发布时间:2017-09-19 11:24 投稿者: 沙漠不死鸟
前段时间,我所栖身的城市,发生了两所高中为抢夺优质生源而大打出手的事情。打斗的双方,其身份都是教师,而且都端着公立学校的铁饭碗――正如我一样。该起事件在本地引起民众不小的关注,但放眼全省乃至全国,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全国各地差不多每年都有一些事件源于教育单位为了生源的问题起冲突,而且总有几起发展至......

  前段时间,我所栖身的城市,发生了两所高中为抢夺优质生源而大打出手的事情。打斗的双方,其身份都是教师,而且都端着公立学校的铁饭碗――正如我一样。该起事件在本地引起民众不小的关注,但放眼全省乃至全国,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全国各地差不多每年都有一些事件源于教育单位为了生源的问题起冲突,而且总有几起发展至“群体武斗”这一高级形式。

  我在这里无意对当事双方的是非曲直进行评判,只想用自己的脑子力所能及地思考类似事件的深层原委。至于教育主管部门的头头们对这些事情怎样看、怎样想、怎样处理、怎样预防,我就无从知道了。头头们是相当忙的,才没空考虑教员之间的什么武斗问题――除非在混战中打死几个摆在当场,他们才可能下发文件好让我们学习一二。

  其实,教育行业的竞争古已有之。春秋战国时期的“百家争鸣”就是最好的例子。当时,每一学派的宗师都在乱世中苦苦探求解除民众苦难的真理,并广纳门徒传播自己的学术思想和政治理念。于是,竞争开始了,特别是核心理念相抵触的学派之间,进行过无数次论战。当然,也有少许“实战”的例子,其中最有名的当属墨子与公输班(即鲁班)之间在桌子上用木块和玉带进行的城墙攻防演习战。但那时各学派之间的争斗焦点是政治见解和哲学思想,并非是对“生源”的争夺。退一步讲,即或为使自家学说能让更多的人接受,在主观上有“抢生源”的企图,但起码在争斗的形式上是比较文明的,打打口水仗、摆摆模型什么的,还没见过各位宗师之间动手打架的记载。

  自从汉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以来,中国教育界的主流就定格了,一直延续至今。其间,虽然有历代的思想家对孔孟之道进行自己的注解与阐述,但总的来讲还是在同一框架内进行继承。即或在同一时代,思想家们用笔墨文章相互批判攻击,也都是“君子动口不动手”,不会为了“抢生源”而不顾文人的体面将“论战”发展到“肉搏”的境界。

  新中国成立之后,教育系统在“文化大革命”中深受冲击,但主要是教师被学生拉去批斗游街,罕有教师之间互相残害的,更不会发生教师之间为了“抢生源”而相互争斗――那时躲学生都来不及,怎会去“抢”?

  改革开放之后,教师的政治地位提高了,经济待遇改善了,而且奉行同样的教育理念、服从同一个主管部门的领导,照理说该相安无事了吧?不曾想,新时代的夫子们,却又为生源的事情争个不休,甚至连年发生武斗,以至斯文扫地,当真是可悲可叹!

  先看看学校方面。坦白讲,所有中学,上至校长,下至教师,都喜欢成绩好的学生来就读。是的,搞教育工作的人不该因成绩好坏对学生区别对待,绝大多数的教育工作者都是有这个师德底线的。问题是,“上面”评价普通高中的最重要的一条标准,就是高考上线率的高低、考入名牌大学人数的多少。毫无疑问,媒体、大众以及所有学生家长最看重的也是这些数据。任何鼓吹某名牌中学的报道,最核心的篇幅都是用于渲染该校的高考成绩之辉煌。于是,我们的教育评价机制就出现了双重标准一方面,民众要求学校不得以成绩高低区别对待学生,另一方面,民众却又以学校的高考成绩作为唯一的评判标准,并据此将中学分为三六九等。故而,为了完成“上面”下达的高考指标,也为了维护和提高本校的声誉,各个中学都花大力气、花大价钱去“请”、去“养”那些成绩优异的学生,俗称“挖生源”。甚至在高考报名之前,某些中心城市的名牌高中还忙着调兵遣将,到小城市的重点中学去“挖”那些有可能考上清华北大的特优生,还开出“考上清华北大重奖五万,考不上就倒赔给学生十万”的诱人价码!那么小城市的重点中学呢?眼看着好苗子一棵棵被“挖走”,抢回来是不大可能的,毕竟对方声名显赫且财大气粗,只有想法子将区县中学里较好的学生“挖”过来填补空缺,以尽量降低损失。区县中学的,又想法子去“挖”乡镇中学的……如此层层“下挖”,构建出一幅“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泥巴”的教育生态图。

  又看家长及学生方面。“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年头谁不愿意到更好的环境中发展呢?谋生活要到大城市,找工作要进大企业,求学自然要到名牌中学。且不说各个学校开出的经济条件让人动心,就说由于学校层次不同而产生的硬件、软件条件的差异,确实在客观上会影响孩子成材的质量高低。况且,“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成绩优异的孩子有足够的底气去选择就读的学校,他们的父母也就有那个底气周旋于各个中学之间谈条件讲价钱。这些或明或暗的交易,在“教育产业化”的大背景之下,也就算不得什么有违“道德良心”的事情了。我教过的一个学生,入学成绩是比较差的,经过师生双方长期的努力,该生成绩进步显著,临到高考报名之前,就被较高层次的另一所名校“挖”去了。我在失落之余,也不想用“背叛”的字眼来责怪他的离去,毕竟现在的教育体制遵循“市场经济规律”啊!

  最后看教师方面。作为一名从教七年的高中教师,本人对生源质量的好坏深有感触。也相信其他中学的老师会有同感。付出同样的心血去灌溉,得到的结果会因学生的层次差异而大相庭径。当然,我在教学过程中尽量对学生做到一视同仁,很多时候其实对成绩差、习惯差的学生付出的心血更多一些。可有的学生确实不爱读书,他成绩上不去我干着急也没用的。老实讲,那些求知欲强、尊敬师长的学生,我教起来是比较愉快的;反之,那些不爱读书又不尊重课堂的学生,我是不喜欢的。我不是教育专家,没有超强能力去扭转学生的学习态度;我也不是道德专家,没有必要在文章中说假话。愉快就是愉快,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不能昧着良心对不尊重教师劳动、破坏其他学生学习环境的学生给出多高的评价――当然,肯定有那种特别欣赏破坏者的圣人,对不起,我不是。

  我敢说,包括那些所谓的“教育专家”在内,中国的教育界人士在内心深处都还是偏爱听话懂事的好学生。我还敢说,所有教师在面临优劣生源的选择时(如果有选择权的话),一定会选择优质生源。不说教师对待学生,就说那些所谓的“教育专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