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杂文网 > 声色文武>小轩闲话之七

小轩闲话之七

发布时间:2017-06-29 17:32 投稿者: 梦蝶书生
1、史上被“染指”的权力这世上,大概有两样东西是不可共享的,那就是女人与权力。范蠡一眼洞穿勾践其人,与文种书云“夫越王为人,长颈鸟喙,鹰视狼步,可与共患难,而不可共处乐;可与履危,不可与安”。范蠡心明如镜,权力岂可分享?孰料文种恋恋不去,终为勾践赐死。其实,文种至死也没弄明白,“共享”无异就是对君王......

  1、史上被“染指”的权力

  这世上,大概有两样东西是不可共享的,那就是女人与权力。

  范蠡一眼洞穿勾践其人,与文种书云“夫越王为人,长颈鸟喙,鹰视狼步,可与共患难,而不可共处乐;可与履危,不可与安”。范蠡心明如镜,权力岂可分享?孰料文种恋恋不去,终为勾践赐死。

  其实,文种至死也没弄明白,“共享”无异就是对君王权力的变相“染指”,子虽无意,然榻上人却不得安眠。

  权力,向来是某些人的掌中“禁脔”,是绝对的“私有财产”,不止容不得另外人的丝毫觊觎,有敢擅越者,历来做法就是杀无赦。甚至无心之谈,也会让这些当权者痛下杀手。在权力面前,史上几乎到了“道路以目”的地步。

  权力是什么东西?有人做了一个极形象的比喻,权力好比女人的乳房,未得之时,朝思暮想,总想摸上一把,为自己所掌控。其始,女人多期期艾艾矫揉造作,最终半推半就“从了老衲”!窃喜!终于得以把玩,岂料久之生腻,欲要罢手,这时,女人却不干了!玩过就想放手,没那么便宜的事!无奈,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把玩,却又弃之不得,惟愿时刻有脱身机会。

  这比喻虽极生动形象,但却也未必,事实上,操控权力的欲望却一刻也没有停止贪婪的脚步,民间俚语人心不满百,当了皇帝想外国!虽粗陋,却质朴。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莽长。从某种认识上来说,权力甚于“禁脔”是一点不为过的。

  既然是“禁脔”,这好比锁在橱柜中的美馔,虽不得窥其颜色,但诱惑的味道却无法掩藏,而况权力这种东西也绝不甘于寂寞,权力的根本意义在某些人看来就是耀武扬威,大概也没有掩饰的必要。虽如此,但卧榻之侧却须时刻留心提防。

  所以,君王们除了保存权力,还要防这些窥视之“贼”。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但贼这种产物却是层出不穷,让这些“主人”防不胜防,因为“权力”的过份神秘与诱惑,让人日思夜想,所谓窈窕淑女,寤寐求之。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老子说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不贵难得之货?不见可欲?这恐怕不由自主了,而且根本行不通。话但尽其精辟,却不啻天书。一方面要让世人无视权力这种东西的存在,那么世人就无心觊觎了,但另一方面,却又要让世人惧怕敬畏自己手中的权力,如此一来,权力无所不能自然成为世人眼中“难得之货”,为无数人所图谋,所以两难全。且人这种动物对权力的认知和理解多是“无师自通”,是否“难得之货”自然各人心中有数。

  权力这种形态上的东西和一箪食一豆羹本质上说并没有太多区别,不过最终满足了口腹之虞。史载权力的最初所谓“禅让”,细想却让人感觉可笑,权力这种东西,无论被历史如何美化,说到底,在尧爷、舜爷手里,还不一样成了彻头彻尾的“私有财产”而被“温情脉脉”的赠与?而这斯文体面的“客套”大约就是历史美化的所谓“民主”?而关乎这美丽娟好的传说,更可笑的是,累受质疑,荀子·正论“夫曰尧舜禅让,是虚言也,是浅者之传,陋者之说也。”司马贞史记正义引竹书纪年说“尧德衰,为舜所囚。舜囚尧,复偃塞丹朱,使父子不得相见也。”

  看来,传说的东西是不能当真的。真或假,管它呢?只不过这种虚情假意到了禹的手里就不再“客气”了,戴着“温情”面具的“异姓禅让”让禹划了句号。权力也变成“自己的”了。也许,正史中所记载的这点可怜的“民主”也仅仅只是个传说?

  既然是自己的,推而广之一点,就是自家的,与其让别有用心之徒打主意,倒不如顺便让自已人帮忙守护这私产。一则分散目标,再者也不至于落单成其为“寡人”。据史载,初时的分封大概是异姓之间,似乎尚还带了些“民主”的色彩,让权力这东西不至于完全”水煮”,多少有点干货以资人言。尚且有点原始“民主”的味道。但到了汉高祖手里,这厮又开始重蹈禹的贪婪,逐一荼灭诸侯,异姓分封遂被终结。

  若说尧舜禹之禅让为“人情”,多半会被人斥为妄言和浅薄,但始于高祖的诛灭异已同姓分封将本就无比可怜的原始民主彻底蹂躏。若非担心毁灭人类,看来这位皇帝兄甚至能做出诛灭“异姓”的事来!天下最保险的莫过于只剩下自己一人,可是若如此,却又无可供奴役差使之人,所以,终究又不可能剿灭异姓了。

  予常忖史上权力“禅让”或曰“赠送”的由来,后来似乎想明白了,权力这东西纵有三头六臂,却挡不住世上千万双眼睛的觊觎,这往往让那双独裁的手最终无法招架四面八方的染指,顾此失彼。按责任分散效应的说法,皇帝老儿大概就是想将权力进行形式上的肢解,焦点分散,这样看来,危险似乎也随之降低。

  史上,权力的外在形式,正发生着“进化”,即从“私权”向“公权”,从“外禅”向所谓“内禅”转变着,从强调某家王朝、某姓天下,向着某个团体、某个利益派别的形式进行转换,就如古罗马的元老院。名义上,不是个人的私有财产,本质上却始终没有脱离“如来佛的掌心”。

  那些偷窥的眼神,正如守着主人饕餮的猫,眼见得求食无望,乞求哪怕主人能分些权力的残汤剩饭和边角废料,岂知人这种动物和猫狗“护食”本性等类,纵剩余,也决不容外人染指。而况是关乎九鼎大吕的权力?

  于是乎,宣公四年,斋楚人献鼋于郑灵公。公子宋与子家将见。子公之食指动,以示子家,曰“他日我如此,必尝异味。”及入,宰夫将解鼋,相视而笑。公问之,子家以告,及食大夫鼋,召子公而弗与也。子公怒,梁指于鼎,尝之而出。公怒,欲杀子公。子公与子家谋先。子家曰“畜老,犹惮杀之,而况君乎?”反谮子家,子家惧而従之。夏,弑灵公。

  主人不予,亦冒死梁指于鼎,分一杯羹难免有养虎为患之忧,但独占却无时不有灭顶的风险。何去何从?实在两难!

  这闹剧持续到袁世凯,骨子里大概被禹或汉高祖亡魂作崇,弃了民主的总统转头做独裁的皇上,目的很清晰,权力独享。立成众矢之的,结局是自缢而亡。

  说白了,权力的独享就是个别人的私欲,而另一面,却是多数人企图“染指”欲望的辏集。

  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泼猴这两句话有点意思。

  2、人的进化

  关于人的起源,无外乎神之创世和史前进化,至于后来听说的还有外星人在

  地球上的圈养,这确实有些荒诞!圈养?那么这样看来,人这种自诩为“高级动物”的动物,在另一种智慧生物的眼里不过就是畜牲,如此一想,不觉郁闷。

  神之创世即无可证更无可考,而且对人类的大不敬,神似乎也没有发过什么“神威”进行惩诫。而史前进化呢?却有那许多发掘佐证,再经达尔文一番阐述,人于是人忽从高贵的神之手创沦为猴子的后裔,幸与?不幸?多少还是有种失落。

  史前的原始人匐伏在大自然的电光雷霆之下,奔逃于百兽荆棘之中,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流离颠沛,所以说人是有智慧的动物,这倒名符其实,制造工具外,所想到的是解决温饱问题,饱的问题不说了,单说温,择洞筑巢建庐,初以树叶裹身御寒,但人之始这种需求是因为御寒还是因为心理蒙生羞耻感,这却无可考。但圣经.以赛亚书说“照样亚述王也必掳去埃及,掠去古实人,无论老少都露身赤脚,现出下体,使埃及蒙羞”。很显然,这个时候的人类,早已知道裸露身体是一种怎样的羞耻!

  易之序卦传云有天地然后有万物;有万物然后有男女;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有父子然后有君臣。这些,大概就是天伦,跟着又有礼之序,从某种程度上说,礼序的出现代表着一种文明的高度,因为有了礼序,才有了尊卑荣辱,才有风俗教化,方知可为与不可为,方知光彩与羞耻。

  树人先生说“人生识字糊涂始”,我却觉得“人生着衣蒙羞始”,若说文字的产生,使人类脱离了野蛮和蒙昧,跨入了文明的门槛。那么穿着却使人在形式上与猴子进行彻底决裂。

  古人视衣冠规整如性命,孔子不止服饰庄重,就连就餐也要求“席不正,不食”!而孔子得意门生子路在与卫国蒯聩手下搏击时,被石乞挥戈击落冠缨,子路道“君子死,冠不免。”从容系好帽缨,被对手乘虚砍成肉酱。君子即便面临死亡,也要衣冠整齐。这并非迂阔,而是对人类历经漫漫蛮荒终始修成正果的敬畏与珍惜!

  弟子规就明确要求“冠必正,纽必结,袜与履”。从树叶蔽体,到丝帛棉麻,单从遮羞上来看,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穷其所想,努力变化花样,从蛮荒愚昧的赤裸到因陋就简的遮掩,从东方文明到西方社会,从尧舜禹汤文武到今天。可以说衣服包裹着象征时代文明的躯体,而身体被衣服包裹而彰显着社会的进步。

  既然衣服事关风化与礼仪,所以不论贫富贵贱,就算没有丝帛,即便破棉烂麻也要穿戴严实规整,这是最基本的做人本份。甚至在极其穷困潦倒的岁月,一家人哪怕共用一条裤子,那也必须穿着整齐的人才会出门。古人即便在贫困中也捍卫着人性的尊严。

  但怪诞的是,偏偏有人打着所谓反抗礼教的束缚,反对卫道士,将那具极不安份的身体从包裹严实的布料里探出来,最初倒也还谨小慎微,若隐若现;后来阴谋僭越,及至最后干脆就全裸。反复忖度这些人类的心思,其目的无非就是宣扬那具肉体的存在感。

  不知何时,社会上就又出了一些行为“艺术家”,裸体抱娃娃,裸体逛商场,光着身子泰然自若游走在大街小巷。这些被冠以“行为艺术家”名头者,打着反传统,反道德,解放人性什么的种种幌子,疯子般向着猴子轮回!

  这个时候,敢于如此发疯的还只是一小撮,孰料还不够,近来又有什么毕业际全裸出镜吸引俗众的闹剧。

  再往后……从树叶遮羞到包裹严实到隐约到暴露到裸*体,是社会在进步?还是人性在退化?我不知道。人要的到底是进步还是野性的回归?

  有这么一个关于醉鬼的笑话从猿进化为人需要数百万年,而从人变回猴子则只需要一瓶酒。

  这话实在形象而且一针见血切中肯綮。从猿到人,历经数百万年的风霜雨雪,时光坎坷,但现在变回猴子,只需要表演一个所谓行为艺术、恬不知耻的光着身子逛逛商场或赤裸身体拍个毕业照。究其本质,这些人所以不惜轮回畜牲道,只不过就是为引起世人注目,哗众取宠,让本身平凡而不名一文的自已多点可怜的噪声,殊不知,这种可笑的认识只会让本已不值钱的自己更是轻如鸿毛,令人耻冷!

  终于明白,沐猴而冠,这些人不过就是穿衣戴帽的猴子,终究还是算不得人的!

12下一页

上一篇: 悼念青春年少逝去的爱   下一篇: 格局
1、“小轩闲话之七”由查字典杂文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杂文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小轩闲话之七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zawen-101836/,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声色文武
从整部戏来看,以许三多的成长为架构,通过其生理、心理的成熟来串起前后相关性不是很大的内容,使之有机的结合。戏分个人认为分为三个部分,史今班长部分;马班长部分;袁队长部分。前两部分有所交叉,而第三部分是可以独立的部分。史今班长,在整部戏中起到了灵魂性的人物,因为此人物的存在,才有了许三多故事。而马班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记得上世纪3、40年代上海滩上出了个越剧明星,名叫筱丹桂。扮相俏丽,花容月貌,妩媚动人,唱功身段,无一不佳,红极一时。那时的越剧初来乍到,刚进入大上海不久,但才子佳人、卿卿我我、悲欢离合的剧情,婉转悠扬的唱腔以及吴侬软语的对白,契合了城市富商巨贾、小姐太太的欣赏习惯与审美眼光,大受青睐,火爆异常,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张靓颖母亲张桂英前天发表社会公众公开信“我不想女儿再错下去”,爱恨情仇,溢于言表,集中爆发,犹如一纸檄文,声讨准女婿,結果舆论哗然,又引起吃瓜群众的好奇围观,在网上激起一阵波澜。在公开信中,张女士用到了一个非常显眼的词语“非法的剥夺”,并且认为冯轲结婚是想名正言顺的继续掌控张靓颖的财产,让其成为他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也不知道是被谁(老师、领导、师傅或者是书籍,早已分辩不清)早早带到沟里去的,过去总以为自以为是是贬意词,。那天在郑州到西安的高铁上见到几个年轻僧人行走,又想李娜等名人走进寺院之事,忽然想到“佛祖心中留”之类的话,想到执着于佛、道、释以及其他宗教者甚多,他们无不以为自己的信仰、现在做的事、走的路才是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婚闹本是中国的传统习俗,比如人们常说起的闹洞房就是婚闹的形式之一。古人闹洞房,取辟邪驱恶之意,又有融洽新人关系,表达宾客祝福之愿。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闹洞房、闹婚礼的招数已是千奇百怪,琳琅满目,有的甚至伤风败俗,严重影响社会风气,千百年的婚俗传统传承至今,已被逐渐曲解。任何的外在行为表现,其实都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浮名之浮者,看淡名与利的意思。世上俗人,没有不追逐名利的,如果有说“神马神马如浮云”,那都是戏言,是娱乐你我来者。浮云之飘忽不定,如世间名利追逐之运气难得,比喻得的确形而象者。视名利为浮云,多数是酸葡萄论者。浮云,柳永说得漂亮“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鹤冲天,洒脱!说得洒脱,但是心里煎熬。柳永考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某天晚上,我和室友们坐在一起谈论关于人生究极价值的问题。记得当时这个问题是我刻意提出的,我只是希望自己身边会有一个与我志同道合的朋友,然而他们的回答却令我无尽失望。甲说“结婚生子,传宗接代。”乙言“优胜略汰,打拼人生。”丙道“发展社会,统治一切。”“如果为了繁衍后代,畜牲也是可以的,难道做人的意义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林奕含的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看完了,里面有提到房思琪疯了,疯,这个字,让我联想到我见过的真疯子。一直重复说一句话,重复做一个动作,眼神呆滞,涣散。衣杉褴褛,甚或衣不蔽体,露出不该露的地方。林奕含也这样过吗?那么美若仙子,笑容如花,曾经是个疯子?不信,真的难以置信。看看你好疯子里疯子是怎么样的,开始还觉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写这么个大标题,感觉有点写不下去,但有些话还是不吐不快。现在,很多人都说中国阶层固化现象前所未有的严重。阶层固化这个词好洋气,但说白了就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打地洞。也就是说,你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有什么样的父母,你今后就过什么样的日子。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富二代,拥有很多优质资源,他们今后人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爱的发声练习讲的是一个从小缺少爱,一直在寻找爱的故事,即所谓爱的发声练习。历经被母亲遗弃、继父骚扰、上网援交(卖身)、第三者、未婚生子等遭遇的小猫从18直到28,完成少女到少妇的蜕变,影片大S摆脱清纯玉女形象,尺度大胆。影片淡化了社会背景,只作人性探讨,实为一种童话式的建构,没有经济来源自然是失败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下岗工人作为弱者是暂时的,并不是他们被国贼抢劫后事情就完了!怒火始终是要在将来的某一刻爆发的。老百姓是弱者,但弱者也是有底线的,国际强盗意图通过转基因消灭弱势人口,已经触发了弱者的生存底线,这伙强盗得到报应的一天终不会太远。中国的底层人民原本是一支强大的社会力量,之所以羸弱是因为离开了正确的组织,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前一段,一个朋友晓晓的宝宝庆祝一岁生日,邀请大家小聚。乘她老公去其它桌敬酒,我们在席间聊到了她和他老公。晓晓算是上班后和她老公在一次聚会上认识,然后相处了一段时间就确立了恋爱关系。男方追她的时候相当殷勤,随叫随到,大小节日都送礼物,而且还时不时请晓晓的同学、朋友和同事吃饭,目的就是想让自己曝光于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用十五年去瞒一个谎,你累不累?我很替你累。你结婚请客那天,新郎没来,你告诉处里所有人,老公有个科研项目,这两天正出成果,人实在忙,来不了。请客时间早就定了,不好推脱,只能你自己硬着头皮请客,我当时也是感觉,真是难为你,你自己又是新娘又代替新郎,忙的让我感觉都有点心疼。我作为你的师姐,又是你最好的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作家都是叙事,或者写别人的故事和自己的故事,而读者也只能读别人的故事,最后独自感伤,或者一笑而过,亦或者沉默迸发传递正能量。而作家到底又有什么用呢?传承文化?批判现实?展望未来?或许都有吧!传承文化,这是国人应尽的责任,对于现实,你可以保持着你自己独有的态度,而对未来每个人当然有展望的权利。小说里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隔代教育这个话题以前总被人拿出来讨论,有人说隔代教育对孩子不好,以前我也跟着说影响孩子的身心健康,直到昨天我把那篇新闻遐想发到挚友的邮箱,叶子立马对我进行猛烈的抨击,叶子说“你在学校里明明是自己的问题,干嘛把责任全部推到老师身上,凭心而论你在学校里挨揍过么?小学的事我不清楚,初中时期的事我和丸子都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经常说忙碌,那是闲的时候;真到忙碌的时候,会忙到没时间说话。5月是忙碌的。从13号开始的忙碌持续到今天,20天了。昨天晚上把两份文件制作完成,总算基本能交差了。基本这话当然是有余地的。因为那些文件是否合格、合适,还得请专家们审定。但我知道大框架不会再变。忙碌中的一半活都不属于我的工作范围,纯粹是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近日,央视财经第一时间的一则新闻湖南洞口四万斤杨梅滞销种植户心急如焚,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和担忧。报道称,眼下正是杨梅成熟的时节,但湖南洞口县黄桥镇石狮村的杨梅种植户们却高兴不起来,上千亩成熟的杨梅一上市就遇到销售难,种植户心急如焚。石狮村共种植早熟和晚熟两个品种的乌梅1100多亩,预计总产量可达6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笔者是一位60后的老者,虽生在红旗下,却成长在一个动荡的年代。光小学就断断续续的读了八年,而后小平回潮,继而又参加高考,目光短浅的以高分报了个中专。其后又在职考上大学,夜校函授的念了二十六、七年。曾经的同学,不是厅级干部,就是大学教授,如今自己也只是个半桶水的学问,一个微不足道的基层干部。现在老来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关于鸡蛋,我最初的记忆来自于乡下破旧的老屋和一个和鸡蛋有关的“荒诞”谣言。说是老屋,其实就是七十年代农业生产队办公所在地,在我家以当时足够高的市价买下的时候,队部作为居住。而牲口棚经修葺后作为厢房,用于过冬时储备干草和柴禾等杂物。如此一来,老屋便成了我等捉迷藏的重要据点,也成了鸡们繁衍生息的天堂。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昨天“新浪网”上看了一篇文章,说是央视原少儿主持董浩力挺王宝强前妻,辨称“马蓉没那么阴险”。其内容空泛,不忍卒读,除了为马蓉鸣冤叫屈、涂脂抹粉,竭尽美化之能事以及诋毁诬蔑广大网友外,并无任何有说服力的根据和理由。难怪网上恶评如潮,板砖乱飞。中国有五成离婚因为“第三者”插足,导致劳燕分飞,妻离子散、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张靓颖虽然不缺天分、容貌、财富,但活得却不轻松,也不幸福,她一直追求的感天动地的爱,基本上都是一厢情愿的独脚戏,幸运之神迟迟没有眷顾她!这是为什么?归根结蒂是太善良、太执着、太痴情,她爱一个大十几岁的老男人,将女人一生最宝贵的时光奉献给了他,按理应该“投之木桃,报之琼瑶。”可他一直将她当做赚钱机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饶帮梅,女,网名一袖轻烟,1971年生,湖北潜江人,现居贵州黔西。中华诗词学会会员,湖北省、贵州省诗词学会会员,香港诗词学会常务理事,香港诗词论坛副站长,诗词作品散见于几十家诗词杂志、报刊及文学刊物。有作品收录于虞山诗咏、第二届中国百诗百联大赛及中华女子诗词等。并多次在全国重大赛事中获奖。古巷鉴光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了官,坐上了“虎皮”椅子,有几个人是不摆谱、不摆官架子的?在所有当官的这个群体中,我们能否找得到不摆架子的官?也许有,但这样的人,这样的官,无论过去,现在,还是未来,都太少、太少了!气球,注入气体后不膨胀,可能吗?当然不可能!当了官,不摆官架子,就像气球注入气体后不膨胀一样,可能吗?当然不可能!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由于6月2日“非诚勿扰”的第二场新西兰专场录相内容,网上传得沸沸扬扬,主要针对“爆灯姐”丁东丽爆灯反悔,出尔反尔、指责声不绝于耳、板砖乱飞。所以,笔者当晚特别留意了江苏卫视知名相亲节目“非诚勿扰”。但看完节目,浮想连翩,感触颇多。笔者认为尽管丁东丽爆灯反悔,有背游戏规则,但丁东丽无可厚非,并不觉得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说起孙家店的罗家巷,这里还真有一段有趣的传奇故事呢。罗盘岗过去出过一个少年奇才,他的名字叫小国清(因同湾里“国”字派,还一个叫国清的,因年纪比他大些,故叫大国清)。他12岁时,在周边百里范围内就小有名气。乡保闾里的大事小情,族间头人解决不了的,都来请小国清帮忙“管闲事”,出面斡旋,帮助调停,解决纠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