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友情散文
很难说清楚自己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光阴似箭,一眨眼三十年过去了,很多很多,我已无法证实,也无须再去证实,只觉得心上有一个空洞,有一份永远的歉意。开启尘封的记忆,是因为无法忘却生命中的曾经。一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以排山倒海之势、雷霆风暴之力席卷全国每一个角落,昔日书声琅琅的校园也被这股声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爷爷院子里栽了四棵月季,长在堂屋两侧的花圃里。左侧一株,右侧三株。从我记事起,月季花的枝干就比我高了。月月开花。这些月季应该是老奶奶在世的时候栽的。老奶奶爱养花。月季,指甲草(即水仙),鸡冠花,香草,含羞草,仙人球,菊花,变色花(不知学名),还有一种不记得名字的,叶子花瓣状,肥肥厚厚的,绿色中透些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阳光舒缓的掀去黑色的幕帘,黎明眨着温和的眼睛,又是一个晴朗而又轻松的星期天,这个春节小长假后3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辛苦了一周工作的人们说不定正躺在床上悠闲的规划着假日,约朋友小聚,陪家人出行,或是与自己一个人独处,总之选一个自己喜欢的休闲方式,以不辜负这美好时光。而大丰区人民医院送医下乡小分队的志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大年三十晚,我们驱车来到城南的金九龙大酒店,大厅内灯火辉煌,宾朋满座,笑语声声,热闹非凡。通报姓名后,我们被笑容满面的服务员引到三楼的一个包房里,接着一位服务员给每人斟上一杯茶。腊月二十九才从天津赶回探亲的表哥坤说现在吃年饭真是省事,花几个钱到酒店订一桌就行了。妻子说我们每年十一国庆节一过,就要赶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四月过半,窗外已是三分残花、七分绿意、五分暖阳的暮春了。皮皮说要来看杭州的春天。我惋惜地告诉她,现在来杭州,恰恰错过了杏花烟雨江南最美的时节。皮皮说你喜欢烟雨江南,可是我喜欢阳光。我仿佛看到皮皮扑闪着大眼睛,笑得比阳光还灿烂。我和皮皮是校友,在二十多年前曾经非常熟络。我比皮皮高两个年级。在沉闷的学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间并无友谊,有的只是对过去美好岁月的回忆。要么古人怎么会说小时是兄弟,长大各乡里,人与人之间,有的是对美好情感的体验与回忆。同性之间,那是一见如故。异性之间,那叫一见钟情。至于后来的结局,古人也给出了很好的总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苟富贵,勿相忘!,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太史公都已说过天下熙熙,皆为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不经意间翻开相册,看到曾经的自己,看到曾经一起的玩伴,那时的我们青涩而单纯,站在樱花树下,无意间站成最自然的状态,微笑里洋溢着简单快乐的神情。只是时光如水匆匆!蓦然回首,已是数十载,十年的光阴,会改变多少人、多少事呢?我们都已面目全非,或许某一天会在红尘渡口相逢,但那时已经认不出彼此,即便认出彼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江南的春天来了,那么无声无息,那么突如其来。前些日子还透着萧瑟的寒意,仿佛冬天的阴冷没有尽头似的。只一夜间,在明媚的阳光照耀下,腊梅花便开了。黄黄的如凝脂一般的花朵,簇拥在光秃秃的枝干上,仿佛春的星火在四处闪烁。这星火蔓延,将红梅花点亮了起来。燃烧的红梅花,哪怕只有一树,也能形成一片红霞,更不需说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常在文章里提到于兰兰,我也常常想念于兰兰,于兰兰是我童年、少年时最好的伙伴。我们从小学的预习班,一直到高中都在同一个班上,这段时间差不多有十年,而我在北方待到十八岁就离开了。所以,十年对于两个人重叠在一起的日子是多么的长啊!我吵闹着要上学的时候,还不到入学的年龄,那年学校开了个预习班,把一些不够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女人微醉,是最娇艳、最妩媚、最惹人怜爱。微醉女人柔情似水、火辣多姿;娇嫩欲滴、情意缠绵;千种风情、百媚生辉;娥眉淡扫、粉面轻施、朱唇一点、惹人痴。文人见此挥毫,武人看了掌腰。微醉女人的娇羞、娇柔、娇美,诱惑着想入非非的男人......你看那微醉的女人,一张鹅蛋粉脸转眼泛起了红晕;清澈的大眼睛低眉含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晚与好友相见从朝阳来海淀只为看我一眼五年未见就像时光眨了一下眼友谊温暖如昨天看着她幸福的样子甚是开心畅饮一杯待回来已是22点已到养颜时间而朋友依然在回家路上牵挂她的安全直到她说已到家微笑一下晚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仲春,微雨的早晨,清冷的杨柳风佛面,湿漉漉的地面。我踏进满是喜字的新房,小木一袭雪白的婚纱,坐在大红色的喜床上,美的不可方物。见我进来,她高兴的向我摆摆手。我本想给她一个拥抱,却先不争气的哭了出来。那一瞬,脑海中闪现的是十五岁的我们,你乐观开朗,我羞涩懵懂,我们在旧城里穿行,头顶的路灯柔柔闪着光,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等待你带着更棒的身体归来从群里知道了他在西藏感冒了,很是担心,很是担心。因为西藏不比内地,在西藏的内地人不比西藏的当地人,感冒,对于西藏的内地人,可是一件大事,弄之不好,会引发严重后果。他是我的一位好同事。学校接受援藏任务后,很是为此而发愁。上边下达的任务是指定的人群,给学校的回旋余地很小,在有限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凡是有一定文化素养的人都能理解蓬荜生辉这个成语的意思一幅精致的名人字画在墙上挂着定会让主人的居室高雅起来,更不要说高品质的字画将会给寒舍或陋室带来多大的光彩了。艺术无价,人品有格,居室主人的格调品位应当无损于称得上精品的名贵字画。喜欢写作的我对文字情有独钟,但我却是书法绘画艺术的门外汉,我只知道欣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齐齐哈尔市水师营三水山庄的大厅里,召开了一次特殊的会议。前面,一条红色的绸带上,书写着克山萌芽师范学校六八届三班同学聚会仪式十七个黄色大字的横额悬挂着,横幅下面,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他高声地说道克山师范六八届三班同学聚会仪式开幕了!他的话音刚落,下面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掌声,定睛一看,一字排开,三张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或许我们曾经有过很多的不愉快与不愿面对的故事。也许有过难以言喻的过往,不过却也有了过往之后不一样的路程。就像我也知道,我也有这样的大致相似的思考,所以我觉得我可以为一些自己不断推测的期望做一些什么。是的,时间慢慢推移,能够为周围的人做的事似乎越来越少了,或者说越来越不会让人觉得感激了。要么就摆着不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上周五(2月17日),中午10时许,长坤兄微信我,谢利亚不在了。当得知消息时,不敢相信,因为就在几天前,还跟东风兄提及谢老师,去年底还让他写过字。后来,又有人向我证实了这个不幸的消息。回想起与谢老师的交往,真是历历在目,如在眼前。认识利亚老师是在2009年9月,源于东风兄的引荐。当第一次得知谢老师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萍说从厦门来杭州出差,想和我聚一下。我上初三的时候,萍入学读初一。那年,学校的初中部刚搬到钢花村新校区,宿舍条件紧张。所以我们三个初三的学生,便和萍她们五个初一的新生一起住了一个学期。之后,除了初三毕业的时候,我找萍写过留言,几乎就再没有过交集。我从层叠的书架底层,翻出了当年的留言本。破旧的笔记本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秘书长,早上好。这几日,我好想你,今晨得见,开心已极。我在前天,方知你有红衣仙女的美称,你却在自己的诗歌里说红衣仙女我不羡,男耕女织慕人间。更喜丛中蝶双飞,似水柔情永相随。你别不慕,多好听啊,意思又佳,正符合你的形象和品德。由此,我想到,长恨歌里,风吹仙袂飘飘举,梨花一支春带雨,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杨贵......【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喜欢她,没有因为年龄的差距,而拉开感情的距离;我欣赏她,为人师表,有着一颗博爱且温柔的心,滋润着你我心田;我牵挂她,照片里总是一副可爱的笑脸,让人倍感和蔼可亲;我祝福她,在未来的每一天里,平平安安,自在快乐!聆听花开的美才会相遇人潮那般拥挤那么珍惜吧浅喜深爱韵味留香浅遇深藏地久天长此刻就让这时光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巴金有一句名言友情在我过去的生活里就像一盏明灯,照彻了我的灵魂,使我的生存有了一点点的光彩。人生的确如巴金所说,以我的经历体会,真正的友情是我们生命和事业中,不可缺少的一种可贵的支撑。真正的友情如灯,如火,如雪中的炭,会给你温暖,会输给你前行的力量,会让你的人生绽放芬芳的花朵。她是我的同事。她有一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大早起来,急急忙忙打车去厦门北站,购买返程的动车票。急急忙忙是因为我不会用手机在网上提前预定,不早点现购怕买不到当天的车票。车窗外的美丽景色无心欣赏,甚至有点抱怨这座城市,火车站为何要离市区这么远?太不方便了。说是经济特区,还不如我们宁波,宁波火车站和汽车站不就设在市中心嘛,且火车站和汽车站仅百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上次与葫芦头儿见面,还是七年前的春节。因为父母双亡,我和妻顿时有无家可归的感觉。所以临时决定外出旅游,且为姥姥祝贺九旬大寿。在广州停顿了三天后,我们启程飞到了海口美兰机场,一出候机厅,就看到久违了的葫芦头在向我们招手。说起我和葫芦头儿的故事,其实归为童年纪之也未偿不可,因为我们相识的时候,彼此还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毫无预兆的,心碎了一地......那年认识她,她还是个扎着高马尾的小姑娘,操着一口带着川普味的普通话,带着一副见谁都露出八颗大白牙的笑脸。那时候刚出来工作,对这陌生又清冷的社会满是期待,我和她住在一间很破烂的宿舍,刚开始彼此陌生到呆在同一个屋檐下都觉得尴尬,到后来亲近到夜晚关上灯都可以谈天说地到凌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黄昏,几只鸟飞过,我走在公路上,遇到两个姑娘。嘿,不认识我们啦,打工打糊涂啦。皮肤很黑,头发很长,长得不高的姑娘笑着说。我认出她们了,她叫苏晴,另一个姑娘叫付花。到外面挣大钱了,请我们吃面哈。苏晴说。几天后,我们一起去龙潭坪镇,龙潭坪镇只有一条街,房屋临街而建、行人寂寥、纸屑飞舞、垃圾满地。我们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