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游记随笔
帕米尔、塔什库尔以及塔吉克民族,不只是吸引我一人,来这里的人五湖四海,说不清有多少国家的探究者。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只要看到塔吉克人崇拜的鹰在广场矗立,就知道这个图腾在他们心中的位置。我每一次走进这个石头垒砌的城,尽管石头城已经破旧不堪,仍会有许多精神上的感触。朝夕轮回使它有了金子一般的美誉,这里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请诗人出身的建筑师建造一千零一夜的一千零一个梦。(法国维克多.雨果)四十幅精美绝伦的艺术画卷,具有着博大精深的思想文化内涵。帝王雍正的精神家园。以牡丹闻名的藩邸赐园,由初兴、增胜到焚毁,是大清帝国从辉煌走向灭亡的缩影。附圆明园四十景名录正大光明殿勤政亲贤殿九州清宴殿镂月开云天然图画楼碧桐书院慈云普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云南是一个神奇的地方,然而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还是丽江。到云南的第二天,天才蒙蒙亮,我们便乘坐大巴前往丽江市。所谓丽江,并非指有条叫丽江的水域穿市而过,而是它枕卧在玉龙雪山脚下,承蒙着雪山的恩泽,并且是处于河流湍急的金沙江第一个拐弯地,风景美丽,江山雄奇,故称丽江。到达丽江的第一站,便是前往有小九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年的春天来得比往年迟。原计划的京郊游一推再推。这几天老天爷总算给了点面子,微风徐徐阳光灿烂,十八九度的气温非常适宜出游。担心老天有变,和老伴一商量干脆来个京西一日三游。第一站是凤凰岭;第二站是鹫峰;第三站为大觉寺。凤凰岭位于北京海淀区苏家坨镇,离我住的地方不算远,大约有二十多公里的路程。自驾前往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北湖之美,早有耳闻。优越的地理位置,融合着现代园林的设计理念,听别人说起,我早已是心驰神往了。这天,终于有机会走进了这里。在群绿叠翠的初夏时节,漫步于奇花异卉的风光田园,脚下是绿草如茵,眼前是青翠欲滴。微风吹过,花香缭绕。这里的一草一木,纷葩烂漫;这里的一花一景让你流连忘返,情有独钟。喷泉流水,小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癸巳年的仲夏时日,我再次走进了内蒙古,来到了赤峰市。这是我在间隔了十几年后,再次行走在内蒙古的大地上。二零零二年的秋天,我第一次乘坐长途大巴从北京出发,出长城,途经张家口,直奔敕勒川下的青城(呼和浩特),入住呼市的昭君大酒店作短暂的逗留之后,与第三天便去了昭和草原,在那里,我第一次弄明白了敖包的意思......【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走上那条铺着青石板的位于关帝庙东面的明清古街,举目打量街道两旁保存较好的明清时代的古建筑,可以深刻感受到历史的沧桑,使人感怀颇多。土山是历史大镇,明清时期这里商贾云集、店铺林立。比较典型的是魏家布庄和沈家澡堂。而今,青石小瓦还在,历史已过百年。总惦念远方的山山水水,总认为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其实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梨儿熟了(三)俗话说,事不过三,我真的没想到竟然会第三次去游仙忠兴镇的梨儿园。妻对去梨儿园一直兴趣并不大,她主要是看儿子的态度。未去之前我很想带儿子前往,平时他忙于学习,正好趁暑假轻松一下。所以我极力怂勇着儿子,儿子扬起小脸,直直地看着我,大声说道我要去摘梨子!凡是儿子合理的要求,我和妻都会尽量满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三叶草知行社成员无限的期盼中,我们终于踏上了摘梨子的路途。我是第二次去梨园,第一次去是临时说起的,照了几张在梨树丛中的照片,心里纠结着是否点一下那个一只手托着黄色文件夹的那个图标,然后共享在三叶草的群里因为先前在群里说了要一同前去采风,所以害怕大家一起责难我。但不知怎的,或许是为了满足一下自己的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孩多次说要陪他去看海。今年暑假,终于觅得一个机会,有朋友邀请我去南方走走,想到小孩多年的愿望,我于是欣然同行。是的,没去看海时,总是将大海描述成蔚蓝色。去了一次福建,在我的脑海里,只是厦门的海是蔚蓝色的,但大海于我而言,总是那么神秘,所以我和小孩一样,对海也是神而往之的。这次朋友说一起去南方看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种一望无际的绿,在日益工业化的岭南,已很少见了。在城镇化的同时,绿意也日趋为厂房所消蚀,这似乎已成必然规律。无论当地的人们怎么样刻意去保存,还是敌不过工业化的魔力。如今,湛江的绿从阳江往南,铺天盖地而来,那完整的绿呀,总是让人惊喜不已。就是这一片翠色,让这座现代化建筑丛林有了一点生机和活力。湛江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所有的旅途,都在一天天的碎念中得以长存。7月22已经好多天没有写日记了。考完试,失落的感觉填满内心,人啊,时时刻刻都在围城,没考的时候想考,考结束却又觉得失落。和朋友一起去喝最后的烧仙草,卖烧仙草的婆婆是个善良的人,一直和我们讲个不停,回到宿舍煮泡面听音乐,不知不觉还是陷了进去。其实最初是抱着不想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次相遇,就是改变,也是文字的初衷。上学期开学的那段日子讨厌陌生的环境,拒绝和陌生的人说话,常常一个人跑到校外的海边,坐着看海。那是一个阴冷的早晨,我不顾寒风穿着短袖带着面包走到海边打算呆上一天。很久很久都只是我一个人和静默略显恐怖的海,还未退潮,我只敢远远地看海,连海岸也不敢靠近。良久,来了一个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揣着向往,开始一段并不遥远的旅途。丝巾随风飞舞,就象青春,踮着脚尖,在冰面起舞。久已被囚于钢筋水泥的灵魂,呼吸着自由的气息。长长的堤岸,似乎望不到尽头,凉爽的海风,一阵阵,俏皮地撩起衣角,好奇地探头探脑。不远处的海浪,今天心情不是很好,可能是被妈妈骂了,也许是和朋友吵架了,总之,它是生气了,所以,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是我来到内蒙的第三天,也是我认为在内蒙最好玩的一天我们一行人到库布齐沙漠旅游景区的响沙湾玩沙。坐在大巴车上,看着成吉思汗的纪录片,不经意的一转头,窗外,只见车子的右边,隔着一条河,河的另一边,就是连绵不断的沙漠。沙包仿佛是一座一座的大山,在阳光底下,散发出耀眼的金光;沙包又仿佛是一层又一层的波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前去乌镇寻梦,也为了能成为他笔下的丁香姑娘,买回旗袍和油纸伞,梦想着在青石板铺就的小巷邂逅一段情缘;演绎一个美丽的故事。可是,旗袍没有被我穿出韵味,而我也不是丁香姑娘,最后也只能徘徊在悠长悠长的雨巷,徒留下皮影戏里演绎的故事......最早知道乌镇是因了对江南水乡的那份痴迷,知道在江南有一个守着历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骆驼在文友群里一说,游仙忠兴镇通兴村万鸿农场的梨子熟了,并准备举行有奖征文,最高的奖项可以得100斤梨子,还有十张红钱钱。我当时就有些心动,虽然还没有正式放暑假,但学生已经离校了,除了学校还要开几次会,基本上没什么大事了,整个人随即也慢慢闲散起来。确实,春节过后教初三毕业班劳累了一学期那时不久后便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黄昏的海滩上,太阳的余光洒落在那一大片海滩上,泛着淡黄色的光彩。正是四、五月时分,已经是回暖的季节。在那一片滩涂上,忙碌着一群种滩的人。我说种滩,闽南人大都能听得懂,在我们这,当地人把海蛏,叫滩仔。所以在海边生活的人们,年复一年地在这一片滩涂上,不断地种滩养滩和挖滩。海蛏,又称蛏子、青子,是一种海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和老伴来临汾女儿家小住,慕名前往古城公园游览。公园离我们住的小区仅一箭之地,沿中大南街向北信步而去,远远就望见一排高悬的大红灯笼和飘扬着的五星红旗,高亢激越的蒲剧唱腔隐约传来。公园门口已是人声喧哗,不少游客在大门左侧假山石崖瀑布前拍照。园内人流如织,熙来攘往。进大门几步靠右手是名人广场。拾级而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直有一个梦想,选一个美丽的日子,避开热闹的人流,择一个倚窗的角落,带上简单的行囊,去一个又一个山水清幽的地方,不需要言语,只要真切地看到自然界里的青翠与沧桑,心就会自在地飞到天上。这个季节,手指滑过林清玄的书页,字里行间,吹来似梦似真的禅素有西雁荡之美誉的浙江泽雅区,区内群瀑飞流,碧潭清幽,奇岩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说起晋商,人们必说乔家。其实,常家也是晋商集团的一支劲旅。山西榆次常家,以财取天下之抱负,逐利四海之气概,制茗于武夷山,扎庄于恰克图,拓开万里茶路,经销蒙俄北欧,绵延二百余年,遂成富甲海内之晋商巨贾,中国对俄贸易之第一世家。常家事业长盛不衰之原委,就在于该族深谋远虑,居富思危、课子苦读、家学渊源,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又是一年芳草绿,依然漫山紫荆红。阳春三月,家尊电话传信乡下的巨紫荆花开了。我不难想象,家乡的此时此景一定是一片如染如画如火如荼的繁盛了。巨紫荆乃是我国本土紫荆属的新品种,因属高大乔木有别于灌木紫荆而得名,为珍稀濒危花木。家乡巨紫荆,还是我与兄弟于去年清明节爬山登高时的意外发现,在我国南方发现大面积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送莲米也叫送日子、送年庚。在鄂东婚嫁之中,这是一个不可缺少的环节。是指男方把结婚的日子写在大红纸上告诉女方家的一种仪式。这也是准新郞准新娘结婚前的重要程序之一。这个程序在当地民间同样传承了成百上千年。对于谈婚论嫁的双方来说,同样被视作不是随便说一下就可以了事的,也不是任何人带个口信告诉女方就行的。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迎祥阁是黄河边儿上的一景,站在远处欣赏,她就是矗立在一块翡翠上的饰物,古色古香的,俨然一方经过雕琢造型的珍贵古沉木,被安放在人们仰视才见的醒目之处。毫不掩饰的说,她是为富一方者送给百姓的一个希望和安心。迎祥阁,矗在一个欣欣向荣的城市前端,就如在航船的前甲板放上了一种不竭的精神财富,永远给信仰不变的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杭城补记人世浮沉,又是年载,当年与黄冲在杭城的日子,成为我近年来为数不多的欢乐时候,每每于人世困顿时刻,记忆从前,那时候也同样没钱没菜,日子却是舒适得意的厉害。因为黄冲等人,我对四川汉中的男儿添了许多的好感,总觉得,那儿的人十分大气,为人也极为慷慨,相比于江浙这儿的人,反倒是咱们太小气了。偶尔出门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