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记事散文
野猪河,是个地名。地处英山县与蕲春雾云山交界的一个边远山村——温泉镇龙潭畈村境内。野猪河,顾名思义是个荒无人烟,野猪生活,撒野的山沟!它发源于大别山支脉雾雲山,沿河有两个龙潭,龙潭畈村便以此命名。亘古不变的河流,亿万年坚贞不屈,徜过高山峭壁,一路坎坷,一路欢歌,奔流不息,滋养这一方的万物生灵。上世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你走进綦江农民版画院,定会被一幅幅纯朴清新、稚拙幽默、夸张浪漫和色彩艳丽的农民版画深深吸引,为广大农民群众在生产生活实践中表现出的创作天赋点赞,为华夏民族千百年传承下来的民间艺术赞叹。綦江农民版画具有深厚的巴渝地域特色,被誉为中国民间艺术的奇葩。1984年首次应邀到中国美术馆展出,此后,先后应邀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日成一事细雨纷飞,又是一个春日。撑起一把桃花伞,漫步在沈园内,静静听着雨点打落在伞上。耳边时不时传来鸟儿的啼转,更使这雾气氤氲的沈园显得幽静。沉醉于春雨中的我,顾不得身后的亲人,独自在前面小跑着,享受着春的馈赠。轻轻地收起伞,让自己完全沐浴在春雨中,那一种温润,柔和,令人陶醉。这是第一次如此靠近春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的左膝盖前几日突然疼起来,我以为是穿靴子穿得,就换了平底鞋,但是不见好转,依然下楼梯时得跳着,上楼梯得拖着,走路的时候右脚要垫高点,才能让左腿不用打弯,这是情况严重的时候,标准的跛子。偶尔它也不是很疼,能正常一点走路。今天居然在下楼时,猛烈地一阵疼痛,使我惨叫一声,终于决定去校医院看看。我以为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祠堂这个名称最早出现于汉代,当时祠堂均建于墓所,曰墓祠;南宋朱熹家礼立祠堂之制,从此称家庙为祠堂。张氏祠堂被名为张氏祖祠,位于青海省民和县川口镇大庄村,距民和县城东十公里处,这里田肥地沃,盛产瓜果,种植小麦、洋芋等农作物,是民和县有名的瓜果川,该祠堂早在清代所建,但文革时期被撤除,1995年重建,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日前下班回家,左看女儿苦瓜脸,右见妻子脸苦瓜,知道又是为琐事吵架了。我没像以往一样既批评了妻子又批评女儿,惹得全家3个人(儿子读书了不算)一双半不愉快。我给女儿讲了自己骑车及抗台值班的故事,谁知母女俩听后,苦瓜脸上居然渐渐地露出了笑容。女儿跟妻子好像前世结怨似的,动辄吵架,喋喋不休,令人心烦。之前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是我第三次看东周列国志了,第一次看,对褒姒感兴趣,第二次对齐桓公感兴趣,这次我对齐国的女儿们感兴趣了。在春秋时代,那些小国家虽然名义上是周朝的诸侯国,但是也不怎么把周朝国君放眼里。虽然国君称为公,其实是王。那些王国里的孩子,男孩中的嫡子可以当世子即王位,而庶子却只能当人质。而生在王国里的女子,当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诗人说金黄的麦垛是乡间民歌中最抒情的一个章节;丰满的麦垛是大地高高耸立的母性乳房。我则一直认为,麦垛是撒落在乡间的风景。有了这处风景的点缀,乡间野地便多了几分温情。儿时的麦垛圆圆的,鼓鼓的,高高大大的,充满着诱惑。童年缺乏艺术的熏陶,而田野里高高矮矮的麦垛,何尝不是一幅浓淡适宜的乡村水墨画?麦垛是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向警予烈士纪念馆曾是我常去的地方,向警予烈士也是我心中的英雄偶像和楷模。她于出生在我的故乡溆浦县城,是中国革命杰出的共产主义战士、忠诚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党的早期卓越领导人,中国妇女运动的先驱和领袖。我为我的家乡有这么一个妇运先驱和领袖而感到自豪。也为自己的工作行为准则找到了红色的榜样。在计划经济年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朋友读高一的儿子跳楼自杀了!听到这骇人听闻的消息,我的心不禁疼痛起来。看见朋友布满血丝的瞳孔,面对朋友读高一的儿子跳楼自杀的现实,我的眼角也滑落一滴滴泪,一种无名的伤痛涌上心头。面对哭肿了眼的她,我不知道我能为她做些什么。我本不想把这惨不忍睹的事件书写成文,而我却又不知该如何释放我内心深处的许多许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盼了入年,终于盼到奥运会在北京召开这一天。虽不是千年等一回,也已是望眼欲穿了。开幕前夕,全家商定,我们都要为中国加油,为奥运助威,虽然没能有辙进入运动场,在家里,我们也要为奥运啦啦啦(摇旗呐喊),为中华健儿啪啪啪(鼓掌助威)。于是,我们先把电视频道调试到最佳状态,接着狠下心买了一条高档次的软中华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教师节这个名词在我人生的词典里一直与感恩平行,开启记忆,思绪犹如飘拂的柳絮,又一次轻柔地开封28年前那令人难忘的往事。,洪水铺小学和全国所有的学校一样迎来了新中国的第二个教师节。刚参加工作不过两周的我能过一个属于自己的节日,心里自然是激动不已。一清早,校长就安排我进城卖菜,骑着新买的自行车,心情如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又是一年月圆夜,又是一度中秋节!又是我们中华民族欢乐祥和、合家团圆、天下归心的好日子。就在神州上下举杯邀明月,对做一家人,分享饼甜时,共叙天伦乐之际,还有一家却不能团圆我们的渔民船长大哥此时正被关押异国他乡,备受小日本折磨......,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不仅他的妻儿老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说老实话,在一周里,我非常的不喜欢星期一,几乎到了讨厌的地步。这似乎不是由我本人造成的,究其原因,我也似乎说不清楚。我想是不是其他人也会有我的这种同感呢?也许会有,也许没有。星期一,不管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它总是会如期而至。对于我来说,幼年时期的星期一,我是天真无邪,无忧无虑。学生时代的星期一,我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很多年前看到一幅漫画,画的是两张大口,一张是学校,另一张是医院。因为这两处要钱是狮子大开口。学校我倒不怕,反正不读书了,医院可不敢说。为了省钱,我就拼命地去补充养生知识,尽量不生病,小病自己解决。有段时间,我的嘴唇老是出血。我从报纸上看到,这是缺少维生素C的缘故。我赶紧去药店买了一瓶来吃,果然吃好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镇上,杰夫经营着一家不大的生活便利店,生意不错。平时,杰夫对小镇居民都非常友善,有时会为小镇居民免费赠送些自家做的甜点,杰夫和他的便利店很受小镇居民喜欢。但08年金融危机的发生,杰夫的便利店也没有逃过这一劫。杰夫正打算关掉便利店去纽约找份养家糊口的工作。一天,杰夫在店里忙着盘点剩余的物品,一位老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过得真快,日日月月年年。老年人说,过得快,是你现在吃得饱,要是忍饥挨饿,你就知道度日如年的滋味了。也是啊,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流年似水,匆匆而过,又流到了白露的寂寞沙洲。一夜寒凉,有多少葳蕤的梦想转眼苍黄。早上起来,给电脑换了一个壁纸。换上一帧红枫叶,红叶题字。为得是变个暖色调,温暖一脉心绪。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是多年前的事了。那些天夜来没事,忽然想起以往看过的苏联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写的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保尔、柯察金与冬尼娅夜间垂钓的那一章节来,于是托人买回了钓具也想一试。由于那时我居住的招待所面前就有一条大溪,所以不用走多远,就可以直达溪边。第二天傍晚,一用过晚饭我便连忙来到白天找好的钓位做准备。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前天还艳阳高照太阳晒得人心发慌,露在阳光下的皮肤早就黑黝黝的了。昨天的一场细雨让闷热的天气跑了,突然就凉了,穿件短袖t恤走街上还有几分同龄人的另类。咋就突然长袖长裤西装领带了呢,我到是刚刚感觉到那种初秋的凉爽。到渔具店补充了些鱼饵食料就想冲往我的战场,王大哥走那里去钓,你这套装备跟小伙子差不多了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几年前,我患了严重的脚气,听我在医院工作的同学说,有一种软膏很有效。她拿来一支给我,我随便看了一眼,发现上面有三个字康、咪、唑。我也没看是怎么组合的。用过之后发现效果不错。再到县城去,从药店门前经过,我想再买一支,就问售货员有唑咪康吗?那小姑娘说有!但是不叫唑咪康,叫咪康唑.人家没笑话我,我自己倒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占座风波炎炎夏日,对于一个外来妹子,武汉的热算是让我开眼了,宿舍虽四台电扇同时开工,但吹来的全是热浪,仍夜夜批着一身细汗入睡。所以空调教室对于我们而言就是天堂。为了占座,大家都拼了老命了。天还蒙蒙亮的时候,去到教学楼,已有很多人守着,据说有人守了通宵。大家聚集在楼前,吃储备粮食闲谈,手里拿着,肩上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们这座教师楼5年前搬进48家住户。那时,从低矮破旧的平房一下子住进高楼大厦,大家都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可惜花好月不圆,由于环境偏僻,楼房没有门牌编号,寄信、订报刊成了恼人的问题。今年,我们这儿终于有了街名,楼门口钉上了艺苑北街2号的牌子,只可惜路边的那一边有两幢楼却写成了艺苑东街1号和3号。不知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挖沟渠在农村人民公社化的20多年里,挖沟是每年都要干的农活儿。我当过两年公社社员,每年都要挖沟,后来进城读书了,也干过,参加工作之后,我又带着我的学生一块干过。这是一项很苦很累的农活,没有力气干不了,怕脏怕累的干不了,没有一点挖沟经验的人也干不了。当年的艰苦劳动,给我留下很深的记忆至今弯急不得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明末清初,一支农民起义军聚集于此,安营扎寨,修筑城堡,欲籍以险要地势与朝廷对抗。为使听者信服,老人搬出最有力的证据。原来,这村子后山腰间,有一岩洞,洞口被悬挂的岩石虚掩着,乍一看,完全想不到这里还有一洞,洞口虽小,进去之后,走不到十来步,豁然开朗,越往深处,岩洞越奇,岔洞无数,深潭密布,真是一处藏兵......【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几天前,陪同轩大侠去洗澡,在路过澡堂时,我不由自主地朝山的那边望了一眼。想起了几年前,我和爱人躬耕南山的景象。小区原来很小,后来随着发展,将土墙推倒扩进来了一大片土地,这片土地里荒草疯长,惊喜地还有一条水沟,潺潺溪水从这片荒地里穿了过去。作为我,没有农民经历的,说要去种地,没有一丝的兴趣。就这样看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