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记事散文
夜幕降临,华灯未上,寒风阵阵,行人匆匆。过完红绿灯不远,见一个穿着学生服的男孩躺在路边,单车压在他身上,扶还是不扶?我没有犹豫,大声询问是否需要帮助,还好他起身说没事没事,看起来是摔了一跤,不严重,但表情还是及其痛苦;一位女士也停下脚步前来关切。我帮他捡好饮水杯和散落一地的书本,叮嘱他慢一些,为了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等着吧实训室里雨水管漏水的问题时间不短了,有三四年了。刚开始不厉害,也多亏老天下雨不多,可是,经年历久,这个问题似乎越来越严重,水漏得越来越多了,这成为心头卸不掉的包袱,沉重地压着我。一下雨,就漏一地的水,就得麻烦物业的大姐来打扫,她们年龄大了,工作本来就很累,平添了这一档子。嘴上不说,心里也不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漫游北京篇(9)参拜于谦祠 早晨不到八点,就骑着共享单车赶到同仁医院,代同事复印病历,很是顺利,不到一小时就办妥了。没有公务在身,便觉轻松,虽说天气阴沉,但心情还是愉悦的。忽然,有了去附近的景点逛逛的想法,打开手机高德地图一搜,不错,同仁医院东北六百余米处,便是“于谦祠”,二话没说,走着去看看。我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大大的家里只有女人在家大大的鱼缸里只有一条罗汉鱼罗汉鱼头上有个大大的包顶着个包游过来游过去女人头上扎个高高的发髻顶着个发髻走过来走过去象有默契般TA们都相互不言语各有所忙罗汉鱼畅游时不时碰响了缸底的景观石块女人拖地时不时拖把碰响了桌子的脚石块响时女人往鱼缸里看了几眼拖把碰响桌脚时罗汉鱼惊恐了一下游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妈妈叫王贞荣,我对她的这个名字做了意义上的反复推测释义,还是不解,感觉很深奥的。当年记工分的日子,我去记分室看见,小会计都是写了“王正荣”,感觉也不错,就没有提出什么异议。“荣”是繁荣茂盛,“荣在当下”,真的不错。但她没有“荣”多少岁月就走了,在我没有亲看她告别的时候,走了……我的妈妈首先是一个保......【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雨绵绵晨风吹下乡驻村战鼓追磨烂唇齿宣政策踏破铁鞋暖民心逐户对照核错漏五改政策要讲清六个不改摸清楚免得群众起纷争低保不公莫怨气排查摸底找依据入户帮扶解心结敞开心扉话一席倾听民意本子记化解矛盾大团结四大活动要记好思想动员要做早问题短板大整改矛盾纠纷要化解环境卫生大整治干部参与暖民意五个讲清很重要群众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淅沥沥的小雨下个不停,世界如水月,身心似琉璃。清早掀开被,惯例的拿起手机,打开微信。可爱的同学们,本人将于2018年元旦在龙图腾酒店举行告别单身仪式,在这神圣的时刻,恭请大家出席!——永远的2008班,一个都不能少!单刀双刀三刀均可赴会————初夏留言”“初夏”我的同学兼好闺蜜“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印象篇(3)我的启蒙老师,苏奶奶 这几天,实在热的厉害,外地出发回来,按规定在家休息几日,本来故旧亲朋,多日不见,想酌酒一聚,共叙小别情长。外面热浪翻滚,出去潇洒的锐气大减,干脆在家读点闲书,胡乱写点什么。也许是,年龄的关系吧,念起旧来。前日,在我的微信公众号里,写了篇瞎婶的苦乐人生,得到朋友圈的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汪小妹是一名来自甘肃的打工者。刚刚三十岁的她,脸上比同龄人多了一些沧桑。和她的相识源于我的一次住院经历。那年因冠心病我住进了医院,同病房的是一位年近八旬的老先生。汪小妹是他雇的护工。尽管老先生病情较重,但很要强。但凡自己能做的事情都不需要护工伸手。汪小妹话不多默默的陪伴在老人身边。白天事情比较简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海口那边,春捕正热火朝天的进行着。这几天鱼情特别好,需要我们四、五年级的学生去帮忙。天蒙蒙亮,大家就挤在一辆马车上出发了。早晨真舒服,嗅着空气中的清香,心情格外爽朗。马车不断绕过障碍,轮子卷着沙子,呼啦呼啦地向前走。春风一遍又一遍吟咏大海的诗篇,把韵律挥洒在高高矮矮胖胖瘦瘦的沙丘上,它们领悟多了,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忆从前篇(21)吃肉就是过年的时代说起这个话题,从现时的人们的生活条件来看,觉得很不可思议,过年吃肉,是什么肉那么珍贵,非要过年才吃,平常吃不得么?这样疑问也不无道理。但具体到不同的年代,对于不同群体来说,也许对这个话题来说是合适的。我的一段记忆,说的便是过年吃肉,也可说是吃肉过年。生活在上世纪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忆从前篇(20)地瓜情缘昨天下午,父母乡下临时的家,小妹夫从外面买回来了一塑料兜红壤地瓜,学名叫做红薯。一看便知,这是刚从地里刨出来的,一层薄薄的新鲜泥土,透着黄中带红的再熟悉不过的地瓜了。小妹说,明天做地瓜糊糊,大哥说,新出土的地瓜只有放几天,再吃最好,这样瓜吃起来,即态软又香甜可口,满嘴的金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巴金的笔名之所以称为“巴金”,其实不用解释。老梁故事会就说了,解释是面对“文革”的政治需要。其实,这之前的十七年中也是需要避讳的。一九五七年九月他写给前苏联作家彼得罗夫的信中注解说一九二八年写完灭亡,当时正在翻译克鲁泡特金的伦理学,就取了“金”字;又得到朋友巴恩波自杀的消息,就在“金”字上面加了一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忆从前(15)记忆深处那片红 那是全国山河一片红的年代。我是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沐浴春风里,跨越新世纪,在毛泽东思想的光辉照耀下,唱着红色歌曲,一路成长的一代人。八岁上学,斑上算是年龄小的,上了不到一个月,因丢了书包,没了凳子,打心里不愿上学,便辍学在家,九岁正式上了小学一年级。如果是现今的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忆从前篇(14)又是一年开学的季节。在校大学生暑假过后,带着新的希望又踏入了求知的学府。接到中考、高考录取通知书的莘莘学子,在经过一段欣喜若狂的精心入学准备后,在家人欢送的鞭炮声中也走进了理想的殿堂。几家欢乐几家愁。榜上有名,当然是每位学子的渴望所在,榜上无名是给每个学生带来的无助和失望。金榜题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忆从前(13)少年不知酒醉人 连日的酒中行,肠胃有些难以消受。朋友的相邀,同学的欢聚,着实显得紧凑,好饮无量的我,似乎是“醉生梦死”了几天。今早睁开醉眼,感觉清醒了许多,尚未起床的我,顺手从床头上随意拿了本精美散文集,打开集子,眼的余光快速的浏览一下目录,作家池莉的喝酒其他吸引了我的眼球,莫非女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生活中的某些问题,因为思维的局限,暂时不能解释,就像卦与风水,我和大多数人一样,是感到既熟悉又陌生的。来扬州工作不久,很幸运地分到了一套房改房,还开垦了一块菜地。生活殷实,人再节俭,手头便有了余钱,不到三年,就在城西买了一套新房。住进新房二年,一切安好。有一次,爱人从老家归来,很不开心地对我说“我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忆从前篇(11)赶集少年 赶集,大凡在农村生活过的人体会要更深些。周围几个村子,选个比较集中的大点村子为中心,每五天开集一次。邻里八乡的农人,自发的到这里来或买或卖,换回日常生活的所需。形成的集市,有其悠久的历史传统在里面,平日的单调,季节性的繁华,都离不开热闹“二字”。赶集,是农人忙里偷闲的一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忆从前(12)粪土当年 近日,连续写了两篇有关狗的小文,朋友圈的转发,引起了一点小小的波澜,爱狗者对狗更深了一步的同情,不爱狗者,也对狗有了重新新的认识和极大的关注。撰写的这些文字也算有了点意义。谈狗论狗的余温尚存之际,这不免又使我想起了咱们的老朋友,狗,对人类的另一贡献,特别是对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年清明节,都会去墓园祭奠亲人。这是一处规模宏大的墓园,称作福山故园公墓,是当地很有影响的墓园。这个时节,天气多变。赶上好日子,墓园里微风和煦,绿草盈盈。春日里的阳光温暖柔和,照在身上酥酥的发热。此时扫墓祭奠的人们,遇到这样的日子,本来压抑的心情,也会慢慢开朗明敞……初时,对墓园的一切很是抗拒。在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夕阳将天边的云烧的通红,整个村子都沐浴在这漫天的红光里。天色渐晚,在山坡上劳动了一下午的人都陆续扛着锄头向坡下走了。现在这个土坡上就剩杨二平和他的大嫂文秀还在地里。两人一人一行在玉米地里锄着杂草,或许是太累了,都没有说话。太阳虽然就要落了,但温度还没有降下来,玉米地里还是蒸的厉害。汗珠子不停的从二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首先要说,我不是一个好日子过腻了而武断变得怀旧的人。回溯到四五十年前,吃一碗米饭,那简直就是一种超豪华的奢侈之举。我们那时候是生产队体制,记得我们队的与邻村接壤之地有个棘子沟,沟上面是后沟塘,成年流水,沟塘地面还宽阔,也平缓,所以那里是我们队上的小江南,盛产水稻,这是我们与别的对的最具优势之处,令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又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偶然的机会,我拜读了巴金的译文麻雀,深为感动。然而在我的记忆深处,我所经历的麻雀的命运却是不幸的。但是它的父母的勇敢精神却深深地震撼了我,令我至今难以释怀。春天,在我家猪圈的屋脊下方,有一个麻雀的爱巢。麻雀是努力用喙和爪子捅破芦席,在这里筑巢安家的。麻雀有两只。它们都披着厚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忆从前篇(7)那年,红旗插在大寨田上 秋后的季节,地里生产队的庄稼都收获了,麦种也撒播在整好的田里。这时是农民一年中的农闲的开始,也是农民们开始忙活自己事情的时候。那年进入腊月,天气已是很冷了。全公社,又掀起了年底整修大寨田的冬季战役。我村也牺牲农闲时节,积极响应号召,接到的任务是到五里开外的邻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确切地说,现在并不能这样说了,应该说是“韩国酸白菜”,这都是韩剧前几年的疯狂轰炸,使得“朝鲜”渐渐地成为韩国过往的一个时代一样,再者,那朝鲜的“正恩主义”的封闭偏执和不可理喻使得朝鲜不仅仅是边缘化了,而且还有从人们的视野里有一天怦然消失的可能。我之所以如此说法,当然也有我最亲历的根据。我的父母都是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