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物散文_优秀的写物散文_精选的写物散文-查字典散文网

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写物散文
虎踪掠影大唐镇马店有一位猎户好手名叫马三国,他对打猎、设防、挖陷阱等等普列手段都有一套套的理论。去年深秋的一天,他带着助手来到茶树园中,提前勘察野兔的下落仔,细地寻找,他发现茶树园中有一小堆堆的被咬过的茶树籽,就敢断定,在这一方地里有野兔,再仔细看看,发现野兔的大便东一撮,西几粒,连忙拿起来一看,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马头熊前几天,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说家长话家事,我家的三岁小不点在身边折腾着,爬上爬下,嘴巴吧唧吧唧说着话,捣乱着场景,他太婆就威吓他说“马头熊来了,快点躲起来!”大家一时怔住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此时,老公就起劲的讲起来了,大约他十七岁那年,晚上八九点钟,借着月光,骑着自行车回家,远远听见狗叫得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浮南美食—子粽大山峨立的浮梁蜗居赣徽交界一隅久矣,纵横的沟壑阻隔了旧日交通,滋生了“三里不同音、隔山不同调”的浮梁乡音,更孕育出独具地方特色的饮食文化。按方位把浮梁分为东西南北四片,各片均有自家招牌美食,浮东紧邻休宁县,与皖南颇有渊源,碱水粑、碱水粽最属正宗;浮北与祁门交错,发糕跟麻糍源远流长;浮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消失的老虎灶老虎灶是上海旧式弄堂的标配。形状犹如农村用来烧饭的灶头,灶是平的,上有两眼大铁锅,灶头后有一只更大的锅,里面烧热水。前头两口锅如虎眼,后面大锅如虎的身体,一根烟囱就是高高扬起的虎尾,老虎灶就是这样得了名。一爿小剃头店紧傍老虎灶,客人汰头、修面、揩面,少不了用热水,守着老虎灶方便。一条弯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款款深情凝紫砂晚明,人称“山中宰相”的陈继儒,隐居小昆山、东佘山,他不仅好茶,而且对紫砂情有独钟,留下了一段研制“一手壶”的美谈。所谓“一手壶”,就是一只手就能稳托、把玩、品茶,介于大壶和袖珍壶之间的小茶壶。明代紫砂宗师时大彬,喜仿供春作大壶。听闻隐居东佘山的陈继儒品茗喜小壶,时大彬派徒弟请教陈继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身边大部分女性朋友都讨厌猫,也许是女性与生俱来的直觉,优雅的生物总会让她们心生妒忌,然而母亲却是个例外,她非常爱猫。第一次想自己养一只猫,是在大学毕业的时候,也许就是因为猫独有的“女性特征”,让刚毕业举行完成人仪式的我,萌发出自己养一只猫的想法。说猫是一种“女性生物”最不为过,柔软纤细的身躯,独有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去成都旅游,应朋友相邀,去饭店吃饭,上菜前一段时间有茶艺表演。一身黑衣的茶博士拎着一只沉甸甸的长嘴铜壶,一路碎步来到客人前,茶博士一弯腰,一个漂亮的“苏秦背剑,”一股滚热的沸水,从后背长嘴铜壶中稳稳落入茶杯。悬高一冲,杯中茶叶打着转,腾起一股氤氲的茶香。看着茶博士动作娴熟流畅的茶艺表演,真令人赏心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上海石库门弄堂狭窄幽长,生活在这小小乾坤的居民们,日脚再尴尬,开门七件事总要安排得妥妥当当。早餐吃泡饭,又快又便当。吃泡饭离不开“咸小菜”,会过日脚的上海姆妈们,开动脑筋用萝卜头、西瓜皮、菜头,巧手腌制什锦酱菜,酱大头菜、酱萝卜条、酱黄瓜,一小碟一小碟依次端上台面,一碗寻常的泡饭,咸小菜一嚼,淡淡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外婆有枚黄铜顶针,那是她的宝贝,终日戴在右手中指上,可谓是爱不释手。说起了顶针,现在的年轻人就有点陌生了,因为它到底不像戒指那样受人青睐,它是用黄铜做的,上面布满了密密的小坑,用于缝补衣服的工具。每当缝衣服时,用来顶针的后部,穿过厚厚的衣物,故名“顶针”。外婆剪裁缝纫做衣服是一等一的好手,难能可贵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路是村庄的脉络和血管,路出了问题,村庄就难以康健和欢畅。十多年前,俺庄的路都是土路,坑坑洼洼的,两个礼拜不见雨,路面上就会浮一层薄土,在上面走几步,啥鞋都成了土鞋。赶上刮大风,扬尘与树叶齐飞,路面共天空一色,遮得再严实,擤出的鼻涕也有灰。最让人难堪的是庄里的几条主干道,都被机动三轮淘成了五条平行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该不是一见钟情吧?我登时喜欢上了照片中的小阳台,这就是我心目中阳台的样子,理想中的阳台。整套房子面积不大,有60平米,三室一厅。照片中,阳台是和客厅通着的,这增加了阳台的使用率。可以在阳台上看客厅的电视,也可以在阳台上吃饭、学习、干家务。初夏的响午,太阳透过玻璃,将灿烂的光芒盈满阳台,米黄色的地板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若你想来胶东半岛之端旅游,先别打算看景点了。法华院的晨钟暮鼓,年年低鸣;赤山明神的金光总是染着山与海,只要你从他的脚下经过,就算你已经做了虔诚的膜拜了。成山头的秦桥遗迹再怎么经浪击水洗,也不会消失,何时去睹都可以;祭日大典的鼓声不响,秦皇汉武天天站位,驻足面帝太容易。但在暮春时节,你就不能错过行赏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淅沥而飘洒的春雨,润泽着苍色的树干,刷新了蒙尘的枝头,我以为这个春已经在悄悄地做着怒放的准备,用一种动感的背景来开启春的序幕,这样富于艺术性的铺垫,就是深通灵性的人也难以企及,与我一样的俗眼这样去看春的开场的人也不胜枚举。迎接又一场盛大的花事吧,这是所有人的心念。于是,慵懒被俏丽替代,缱绻一冬的缩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古人早就有言赞美莲花“出淤泥而不染”之说,可与它同源的藕就不能免于淤泥“染”了。在我看来藕这个“东西”真是让人又爱又憎啊。今日日中,我取出刚在市场购来的藕,用刨刀削去表皮,然后切下两端少许的“藕节”(莲藕的连接处,类似竹节)再切片放入篮子冲洗,本以为藕这样的食材,因生长在水里,定是不会怎样难以清洗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江山万里雪,一花天下春”。早春二月,春寒料峭,常州红梅公园内,不与百花争艳的红梅花,已在瑟瑟寒风中傲然挺立。这是一处历史遗迹,因常年种植红梅树,故现称“红梅公园”。公园里有两处古建筑,闻名遐迩。一是始建于南朝,距今一千五百余年的“文笔塔”,原名建元寺,砖木结构,七级八面。宋代诗人杨万里曾有诗句“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不同的人生有不同的美丽,不同的事物也有不同的光彩,很多人说世界上缺少美丽,实则不然。他们只是缺少一双善于观察美的眼睛,才看不到这世间的五彩缤纷,美丽存在于我们的眼睛里。一根黝黑而粗大的木棍,两头宽的同时而中间窄,全身铺满着暗金色的“魔纹”,全身散发着浓浓的木香。这个神秘的“魔法棒”,就是扁担,农民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也许有人说杨花太过轻薄,而我却觉得杨花淡漠。古人总把杨花赋予轻薄之意,都说杨花见风便起,见雨便落,见人便扑。十足一个妖妖冶冶,随随便便的女人。也因此水性杨花便成了轻浮女人的代名词。但我却不认为杨花有如此的薄情。相反的,我会觉得它是无比的温柔,甚至是温柔的娇羞,娇羞的脉脉含情。你看,它是如此轻轻柔柔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天气晴暖,打开窗来,一阵清风拂面,带着一股醉人的花香,分明是那么熟悉,分明是有深刻的记忆,却一时想不起这是什么花的香味来,越是拼命的在记忆里搜寻越是陷入那个空白的盲点。好香的槐花啊!真想念家乡的粉蒸槐花和槐花蜜。同事一语点破玄机,我恍然而醒,就是槐花!这个在家乡最最普通的树种,每年春天都会开满村庄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酒中谁能比得上葡萄酒?玉液琼浆,风情万种!就凭这个美丽的名字,就足以使人浮想联翩。葡萄一个个珠圆玉润,娇嫩欲滴,水果里这东西就很诱惑人,味道酸酸甜甜,妙不可言,简直有珍珠玛瑙雕琢的趣味,几时发现可以酿酒的?葡萄酿酒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人的老祖宗猿猴就晓得用野葡萄酿酒,采摘葡萄,放置臼内,和天然野生酵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农村长大的我,从小便认识了猪、马、牛、羊。山羊、绵羊也都养过,小时候放羊的情景现在还记得。儿时的玩伴很多,其中就有好几个放羊的。看到别的孩子牵着羊跑来跑去很好玩,我非常羡慕,终于有一年的春天,我央求家里给我买只羊。可能是家里看我还小,管制不了大绵羊,就先买了只山羊试养。刚买回来的小山羊,初到陌生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秋后的傍晚,斜阳西去,余晖半边天。窗外,风瑟瑟地吹,枯黄的叶子随着风,离开了曾经的摇篮,忧忧地飘,池塘、小溪、山坡、脚下都有它们孱弱的身影。也许化作春泥更护花并不是所有落叶的宿命。在这个不大的房子,我却感觉那么空洞,连四周的墙壁都充斥着入骨的寒气。不知何时开始,父母因为生计和孩子的学业问题,总是隔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周末的傍晚,夕阳在西边的天空淡淡成一个晕团,却贪恋着一城春光久久不肯离去。紫荆花开得正艳一团团、一簇簇昂立枝头,格外惹人眼,多想化身为蝶绕着那花蹁跹而舞。坐在车上,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晚上六点一刻。傍晚的暖风透过打开的玻璃窗溜了进来,轻抚脸庞,吹乱发丝,吹透心房,我闭着眼享受那和煦春风拂面的感觉,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桑葚这些年市场里偶尔能看到,基本上都是紫黑,瘫软了一样堆在小筐里出售。久违多年的吃食,应该很吸引人,可是没有购买的冲动,买来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那是今天的桑葚,不是我的桑葚。我的桑葚定格在八十年代,当年可稀罕这玩意儿,稀罕一切能吃的零嘴,谁叫八几年物质匮乏,谁叫自己嘴馋得没法。春夏之交,看着山坡道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90后大概不知道风箱为何物了,我却有幸见过。那还是在老家的时候,当时家里是用白泥浆糊的灶台烧饭烧菜的。灶台旁边就有一架风箱。我现在还能回忆起它的模样。长方体的外形,漆黑漆黑的。刚开始,我不认识风箱,还纳闷爷爷把这么一个碍地的大物放在这里。后来,我看见奶奶烧饭的时候不时会拉动风箱,便好奇的向奶奶说出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盈盈于心的是窗台上的那盆扁叶兰,因像极了蒲草,我叫她兰草。题记去年冬天,同事送我的扁叶兰在我的疏于照顾中老去,枯萎。黄黄的叶子,散去生命的光华,就那么羼羼弱弱地萧条地窝伏在花盆里。一天天忙碌着,竟忘了这曾经旺盛的生命,任由她被搁置于教室窗台的一角,不闻,亦不顾。今年开春,当春寒料峭,乍暖还寒的时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