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写物散文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在山水之间我是钟爱于水的。我爱水的清澈,水的淡泊,水的灵动。那烟雨蒙蒙的江南,那柔情依依的水乡;那烟波浩渺的湖水,那波涛汹涌的海面,总能令我留连往返,总能叫我心往神驰。既然爱水,我想爱水之人,一定会爱上那水中的莲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劲风吟唱生命歌隆冬时节,天寒地冻。漫天飞舞的雪花像蝴蝶般翩翩起舞。突然,西北风就像吹响了集结号一般,排山倒海般卷来,天地间刹时雪雾茫茫,大有“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之势。凛冽的寒风挟裹着雪花吹向一丛丛荆棘林,雪花累了,落在荆棘的刺棵上,一片一片,渐渐变成一朵一朵,那朵朵雪花,像白色的花朵,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冰封雪飘,冬日无花。“天冷了,家人闲坐,灯火可亲。”跳跃的灯火爆出了灯花,映照着红彤彤的窗花。窗外飘飞的雪花,还有晶莹剔透的冰凌花,这是北方的无花时节。江南水乡,却是有花的时节。大抵从十二月至翌年的二月之间,虽然有点清冷和寂寥,但花儿朵儿却依然在寒冬中绽放。冬季有花,当属梅花。梅花,岁暮冰雪而不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且将口腹作灵台网上一直流传着一个极端民族主义的言论宋亡之后无中国,明亡之后无华夏,是说中国精神如信义忠诚气节乃至强盛彪悍等等,从宋明之后便日渐衰亡。追根溯源,从清初的钱谦益近代的陈寅恪到日本的内藤湖南都有类似的言论,但却是断章取义的多,全面分析的少。从一种“原教旨主义”的角度发一些偏激的观点,无可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君子不器说葫芦又到暑假,又到动画片泛滥的季节。幸好已经到了一个频道泛滥的时代,就是电视机,也已经是愿意要多少就能有多少的时候了。所以很少再出现几个人争抢一台电视争抢一个频道的烦恼,但是有多少人还在怀念当初一家人争频道时的那种温馨那种亲切。还记得和孩子争抢频道的时候。那时候,每到暑假,每个电视台都抓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远去的书信听邮递员小顾讲,现如今邮局私人信函的业务量不到百分之十。偶尔看到寥寥几封信件,常常是打印出来的,给人感觉是印刷品,冷冰冰,无温度。时代在前进,科技在发展。如今盛行“email”和智能手机,发短信,视频,微信。只要动动手指,寥寥数语,或发几个表情,快速便捷,对方便信息全知,而且还能表示喜怒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应李先生之邀弄稀饭,不小心把稀饭弄成了粥。那就稀饭与煮粥都来吧!其实,生活就如煮粥,煮稀饭,半斤对八两,反正都差不多在一条水平线上。——自古至今,鬻画,鬻文都行,粥不鬻也!煮粥,现代人叫稀饭。当然煮粥与煮稀饭的做法不尽相同。稀饭,一般为大米饭冷后再加水煮软而成,具有清淡甜润,绵软适口的可食用性。当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芦花飞扬秋冬时节的松江大地,秋雨霏霏,雾气濛濛,河湖交错,湿地水天一色。有水必有芦苇,两排又高又密的芦苇中间,河水如带像小巷延伸,芦苇叶随之蔓延天际。空旷寂寥的原野,传来“咯儿---嘎”的叫声,抬起头,看见遥远的天际出现一行雁阵,像一条黑色的飘带,在阳光下缓缓地移动,阳光下,河湖中芦苇抽穗开花了,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返璞归真说白菜秋已深,露渐浓,白菜就成熟了。一棵棵近似圆柱体的白菜整整齐齐地排列在田地里,很少长得有歪斜的,几乎没有披散下来的菜叶,一个个都那么精神,并不强烈的阳光照在菜棵上,菜棵反射出生命的光泽。蹲下身子,白玉般的菜帮晶莹剔透,镶嵌着绿色的蕾丝般的花边,菜帮一片压着一片,整整齐齐地长在莲台般的菜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我可爱的家乡宁陕县城东边的天井梁上,每到夏秋季节,暴雨或是阴雨之后,就会生长出许许多多的地耳子。地耳,又称地软、地钱、地皮菜、仙菜等,是一种类似于木耳的念珠藻类植物,多生于春夏雨中阴坡地带,附藏于苔草之间。在我小的时候,物资匮乏,粮食不够吃,蔬菜也少得可怜,时令野菜、野果,就成了我们难得的美食。常......【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不去的古代穿越小说已经大兴于网络世界了。发这句略带酸味的感慨更多的是羡慕。凭借着人类数十百年的积淀,带着现代科技,带着现代思维横行于往日那个似乎熟悉又那么陌生的时代,满足了一个现代草根的光荣梦想,意淫那个心仪的时代和那个时代的生活。这个功效类似于玩网络游戏,或者吸毒。所以,一般的穿越小说都不愿意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只把茄子当盘菜当年,我们这里什么菜都有,就是没茄子。茄子是哪里来的呢?原来,那些外族人知道我们这里山清水秀土地肥沃,外族人总想占领,但又无法可想,于是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们想到了茄子。茄子是有毒的,少吃也没啥,多吃就会拉肚子,尤其是积少成多,那人终将一死。谁知人算不如天算,我们这里有大蒜。蒜拌茄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童年的菠菜春风和煦,细雨蒙蒙。园地里,一片片的青翠沐浴在细雨之中,那是菠菜。走近看,嫩红色的菜根微微露出地面,细长的叶柄顶着卵圆形的叶片泛着青春的光彩,在微风中轻轻摇动着,让人感受到春天的生气,生命的活力。一棵棵菠菜密密的紧挨着,形成了一幅充满着生机的画卷,它们和邻近的韭菜畦、小油菜畦共同妆点着春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天越来越热了,地上的芹菜起了一些蜜虫,爹让星期天在家的我提上些草木灰去撒撒。快要期末考试了,我有些不情愿。但也知道这个活只有我干。奶奶老了,父母都忙,弟妹们还小。草木灰并不重,提着一提筐草木灰,走到了自留地上。星罗棋布的各色蔬菜正长得旺盛。茄子辣子正在结果,葫芦不能吃,先拔个萝卜解解馋吧。等到一个萝......【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冬日忆暖炉冬日上海,阴寒湿冷,真有冷到骨缝里的感觉。尽管坐在空调房里,手捧一杯热茶,仍感冷嗖嗖,常常想起外婆的暖炉。暖炉分大小,大的为脚炉,小的为手炉,材质多为黄铜、白铜、紫铜、水磨红铜组成。外婆的暖炉是手炉,是用紫铜制作,形似腰鼓,炉盖纹饰为牡丹,盖钮为绿叶,寓意富贵吉祥。炉身运用镂雕和錾刻工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难忘山芋秋天,五谷丰登,果蔬飘香。地铁站口,街头巷尾,桂花香里氤氲着烘山芋的甜香,我知道,新山芋上市了。山芋,北京人叫白薯,上海人称山芋,全国不少地方叫红薯。山芋其貌不扬,不管是白皮、红皮、黄皮,人们常把它们分为栗子山芋和糯甜山芋,栗子山芋稍干微粉,糯甜山芋润湿甘甜。前几年,市面上又新出现紫薯,个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香青菜邻居送来一小捆青菜,那是自家种的。叶肥梗白,霜降之后,小青菜好吃,人们俗称“上海青”,乡民们称谓“矮脚青”。经霜打的青菜,叶柄短而厚,叶片大而色墨绿,刚从地里摘来,新鲜水灵,卖相好。我一瓣一瓣掰开,柄白叶绿,不禁想起翡翠玉白菜,心中涌起些许不忍。淘洗干净,清清爽爽,每一瓣就像一位着白衫绿裙的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家乡地处川南,去茶馆喝茶是家乡人的一大爱好。家乡的小镇地处镇溪河畔,历经冗长的岁月,依然还保持着那份质朴。小镇很小,只有一条用石板铺成的街道而已,店铺也不多,除了几家日常的杂货店之外,更多的便要数茶馆了。小镇的茶馆很简易,穿斗式的古朴民居,没有任何的修饰,随意在铺面安放几张方桌和长凳,便构成了一家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岁月石板街去过七宝古镇,去过朱家角,也去过西塘,也去过浏河古镇。最忘不了那条狭窄而悠长的石板街,它是江南古镇的标配。石板街的前面是街,两侧是墙挨墙的两层小楼,屋檐对屋檐,中间只留一条狭长的细缝,人们管它叫“一线天”。屋后一条清澈的小河绕镇而过。阳光很难洒在石板街上,常年滑溜溜、湿漉漉的街两边阴沟里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燕麦的回忆朋友从遥远的新疆快递一包燕麦米,说是无污染,有营养的绿色食品,请我尝鲜。赶忙开包,取米熬粥。不一会儿,厨房里飘出了米粥的香味。一碗燕麦粥,热气氤氲,泛着牛奶般的色泽,忙喝一口,口感不错,浓稠滑爽。这使原本就喜欢喝粥的我,不禁勾起对燕麦的回忆。三年困难时期,粮食不够吃。作为粮草兼备的农作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长在树上的“菜”从微雨的清明开始,香椿就开始发芽展叶了。这时招摇的杨柳、妩媚的桃杏早已吐绿绽翠,花开花谢。邻家园中,一片欢腾。推门进院,一颗高高的香椿树发芽了,小院中馥郁的香气,熏蒸得空气也浓香流溢,清冽芳醇。全家上阵采椿芽,爷俩踩着梯子,将一大把一大把的椿芽采下,随手扎成群,儿子扔给父亲,那是扔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茶淘饭夏日炎炎,下田归来。一碗茶淘饭,配一盘腌落苏,吃得津津有味,解暑,爽口,这是昔日小昆山农家常吃的夜饭。茶淘饭就是茶泡饭,我喜欢茶淘饭的称谓,一个“淘”字显得更加鲜活生动。儿时,也常吃茶淘饭,如今真是久违了。想想,品燕鲍翅是阳春白雪,嚼茶淘饭是下里巴人。如今都小康了,茶淘饭乃素寒人家之食物,谁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相传,太平天国时期,翼王石达开西征从长江入川,品尝到醇和怡畅的巴蜀人自酿的咂酒后,当即赋诗“万颗明珠一翁收,君王到此也低头。双手捧住擎天柱,吸得长江水倒流。”一款民间自酿的咂酒,何以受到翼王的称赞,何以流传至今还深受人们喜欢?咂酒,历史悠久,是巴蜀人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自创的一种酿酒方法。据垫江咂酒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又见狗尾草夏日,行走小昆山乡间的小路上,田间地头,沟沿河汊,林边塘旁,又见一丛丛,一簇簇狗尾巴草,枝叶茂盛,株形紧凑,挤挤挨挨,蓬勃生机,光鲜夺目,十分美观。同时也飘摇出一片灵动风韵的盎然绿意,成为美丽乡村一道生态自然的靓丽风景。然而,多年来,由于遭受化肥、农药以及各种名目繁多的除草剂、杀虫剂的影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淘汰的电报四十年前,绝大多数家庭都没有电话,外地亲友遇有急事、要事,写信太慢,打电话联系不上,只有电报传递信息。到了邮局,填好单子,发报员按照内容译好电码,然后“滴滴答答”敲击按键,转眼的功夫就把信息传到了千里之外。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知识青年在团场接受再教育。上海知青阿林,表现突出,被推荐上大学,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