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写物散文
家乡地处川南,去茶馆喝茶是家乡人的一大爱好。家乡的小镇地处镇溪河畔,历经冗长的岁月,依然还保持着那份质朴。小镇很小,只有一条用石板铺成的街道而已,店铺也不多,除了几家日常的杂货店之外,更多的便要数茶馆了。小镇的茶馆很简易,穿斗式的古朴民居,没有任何的修饰,随意在铺面安放几张方桌和长凳,便构成了一家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岁月石板街去过七宝古镇,去过朱家角,也去过西塘,也去过浏河古镇。最忘不了那条狭窄而悠长的石板街,它是江南古镇的标配。石板街的前面是街,两侧是墙挨墙的两层小楼,屋檐对屋檐,中间只留一条狭长的细缝,人们管它叫“一线天”。屋后一条清澈的小河绕镇而过。阳光很难洒在石板街上,常年滑溜溜、湿漉漉的街两边阴沟里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燕麦的回忆朋友从遥远的新疆快递一包燕麦米,说是无污染,有营养的绿色食品,请我尝鲜。赶忙开包,取米熬粥。不一会儿,厨房里飘出了米粥的香味。一碗燕麦粥,热气氤氲,泛着牛奶般的色泽,忙喝一口,口感不错,浓稠滑爽。这使原本就喜欢喝粥的我,不禁勾起对燕麦的回忆。三年困难时期,粮食不够吃。作为粮草兼备的农作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长在树上的“菜”从微雨的清明开始,香椿就开始发芽展叶了。这时招摇的杨柳、妩媚的桃杏早已吐绿绽翠,花开花谢。邻家园中,一片欢腾。推门进院,一颗高高的香椿树发芽了,小院中馥郁的香气,熏蒸得空气也浓香流溢,清冽芳醇。全家上阵采椿芽,爷俩踩着梯子,将一大把一大把的椿芽采下,随手扎成群,儿子扔给父亲,那是扔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茶淘饭夏日炎炎,下田归来。一碗茶淘饭,配一盘腌落苏,吃得津津有味,解暑,爽口,这是昔日小昆山农家常吃的夜饭。茶淘饭就是茶泡饭,我喜欢茶淘饭的称谓,一个“淘”字显得更加鲜活生动。儿时,也常吃茶淘饭,如今真是久违了。想想,品燕鲍翅是阳春白雪,嚼茶淘饭是下里巴人。如今都小康了,茶淘饭乃素寒人家之食物,谁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相传,太平天国时期,翼王石达开西征从长江入川,品尝到醇和怡畅的巴蜀人自酿的咂酒后,当即赋诗“万颗明珠一翁收,君王到此也低头。双手捧住擎天柱,吸得长江水倒流。”一款民间自酿的咂酒,何以受到翼王的称赞,何以流传至今还深受人们喜欢?咂酒,历史悠久,是巴蜀人在长期的生产实践中自创的一种酿酒方法。据垫江咂酒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又见狗尾草夏日,行走小昆山乡间的小路上,田间地头,沟沿河汊,林边塘旁,又见一丛丛,一簇簇狗尾巴草,枝叶茂盛,株形紧凑,挤挤挨挨,蓬勃生机,光鲜夺目,十分美观。同时也飘摇出一片灵动风韵的盎然绿意,成为美丽乡村一道生态自然的靓丽风景。然而,多年来,由于遭受化肥、农药以及各种名目繁多的除草剂、杀虫剂的影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淘汰的电报四十年前,绝大多数家庭都没有电话,外地亲友遇有急事、要事,写信太慢,打电话联系不上,只有电报传递信息。到了邮局,填好单子,发报员按照内容译好电码,然后“滴滴答答”敲击按键,转眼的功夫就把信息传到了千里之外。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知识青年在团场接受再教育。上海知青阿林,表现突出,被推荐上大学,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秋冬时节,荡湾村万亩水稻示范田中,晚稻成熟了。收割机隆隆驶过,留下了一尺多长的稻草茬,齐刷刷站在收割后的田野上。如今都是机械收割,农场主对稻草感情淡漠,要么付之一炬,点火烧尽,要么就用拖拉机把它碾碎,翻入田里沤肥,这叫秸秆还田。看着金黄的稻草,不由想起新疆的麦草,它给我留下了许多温暖的回忆。新疆缺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家里一直没养过狗,因为母亲反对,说狗太脏。岂止是狗,除早年养过几只鸡外,母亲从不让我们养任何小动物。用她的话说,人都忙不过来了,还忙畜生?女儿偏偏喜欢狗。小学二年的时候,她竟然在外面捡到一只小狗,兴高采烈地抱回了家。谁知第二天,小狗就被母亲赶走了。放学回来的女儿,见小狗没了,急得哇哇大哭,好多天不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菊花脑我有一朋友,是我所能见到过的最会吃,也是最考究吃的。他不光会吃,更主要是他会烧菜,他做的菜,端上桌的最大特点是筷子的交错频率高了,声音小了,大家都忙着吃了。我们到他家玩,时常在吃上能带给我们惊喜。我清楚地记得两年前,第一次到他家的情景。我们对南京并不熟悉,开车只能看导航,虽然不到两百公里的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南昌往高安去,有一条320国道。车开出南昌地界,往前走十里,路在这里打了一个近乎90度的急转弯,打弯的地方,分出一条乡道。沿着乡道走六里,站在道上,举头朝着右手边望去,只见得浓郁的一团的地方,那里有个村子,便是我的故乡麻溪村。这个村子是有特点的。村子装在簸箕里。簸箕底部,一半是两口水塘,似两颗棋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昨天去某寺院拜访法师,回来在路过的山道旁边看见很多叶片肥厚的茭子叶,顺手掐了一些回来,我想亲手做一个茭子饭夹,了却多年前的愿望。老家有句俗话骗父骗母吃茭子饭!意思是说,小孩子想吃一次茭子饭,故意借口自己哪里不舒服,父母才会开小灶给他做一份茭子饭。说起茭子饭,在当年物资匮乏的年代,那可是一种奢侈的伙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是一口普通的老井,坐落在小山村的最中央,与一大一小两个水塘串在一起,悄无声息地把村子割成了东西两边。一层薄薄的水泥裹着青砖筑起不高的圆圆井沿,没有井栏,坑坑洼洼的青石井壁,一泓沉静、透明、清澈的井水。井的四周是一层平整的长方形水泥地,边上砌着两个简陋的洗衣池,不高不矮,肥皂洗却后的白色早已烙进池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坐车回老家,车子行驶在半岛连线公路上,往车窗外望去,山坡上满眼是淡紫色的茅草花。这个季节,正是茅草花开得最灿烂的时候。满山遍野葳蕤生长的茅草,把山野装扮得郁郁葱葱。据说木工始祖鲁班发明锯子,就是在野外被茅草叶片两边的锯齿划破手指得到的灵感。几十年来山野的茅草已经不再有人去割戕,这种植株便疯长起来。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紫气东来的季节,便是紫菜又丰收了。企划公司在街上醒目的地方挂上巨幅宣传海报,第二节紫菜文化节即将在坊间流传的光棍节这一天开幕了。家乡的盛事,又逢周末,没有理由不回去看看。与同学约好了一起前往,坐车不到二十分钟便到了目的地。有同学在村居当主任,一个电话便搞定了门票和席位。接受着如贵宾的礼遇,被夹到欢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总是赢得第二春在我家房屋北面的外墙壁上,在相距屋顶约莫60多公分的位置,生长着一丛苎麻。二十多年前,我们搬迁到这里来居住时,我就发现她从容恬淡地生长在这里,但那时只有三两茎。而现在,她却已经繁殖到十多二十茎了。苎麻,属多年生草本植物,茎直立、丛生,叶子呈卵圆形,或曰心脏形。她的茎皮纤维坚韧,是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话说石头石头是有性情的,不然那屹立于高山之巅的巨石怎会幻化成人形来到人间,从繁华热闹的大观园到荒野飘零,经历了一番尘世的碾轧疼痛,又归隐于庙堂山林修复碾碎的心,还原石头的形体。石头是有灵性的,那耸立于大海边的石卵,承受天地造化,每受天真地秀,忽一日崩裂开来,跳出一石猴。他桀骜不驯,争强好胜。他大闹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四季更替,季节变化,每个季节都让人欣喜热爱。深秋时节,夏季盛开的鲜花大部分已凋零,枝叶开始变黄脱落,似乎繁华已经落去。其实秋天,更是让人值得歌颂和歌唱。秋字是由禾+火组成,不仅意味着秋叶之美,更多意味着地里的禾苗到这个季节火候已到,可以进入收割时期,大田间,各种农作物果实籽粒开始成熟,菜园里,也不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老实狗是母亲家里的一只大狼狗,长得高大威猛,因其老实得不象一只狼狗,弟弟受奇志、大兵相声的影响,给它赐名为哈蜊油。哈蜊油似乎很喜欢这名字,每朝它唤一声哈蜊油!,它就朝你一个劲地晃尾巴,两只前爪一个劲在地上刨,或是剧烈地扭动着它的身躯,这是它高兴的表现。哈蜊油模样长得吓人,却从不咬人,只是陌生人不能朝......【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办公室的后阳台上,摆放着一盆金鱼花。当我久坐电脑前敲击键盘时,偶尔站起来,回头看一看金鱼花,缓解一下眼疲劳,感觉也是很好。听说金鱼花开花很美,每朵花就像游动的金鱼一样。虽说我这盆金鱼花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但确实没有开过花,不过那不要紧,有绿色相伴,我已经是很满足了。我之所以喜欢金鱼花,是因为它有着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同事的办公室看到一盘花儿,那些盛开的花朵儿可以直接用怒放来形容,更有性急等着开放的花苞多得象天上的繁星。我马上对这盘花喜欢得不行,问是什么品种,同事说是玫瑰,是儿子结婚时用剩丢在地上不要了,他随手捡来栽上,没想到不但活了,还长得这么可爱。我死乞白赖地跟他要了一点,回家栽上。因为很喜欢,对她我真是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家乡的皂角六月六,在我的家乡,有一个洗头的风俗。据说,这一天用皂角树叶洗头,就可确保一年三百六十天头发爽滑乌黑。在这一天,老老少少,上至头发花白的老婆婆,下到怀中抱着二、三岁的小女孩,家家户户,都会采来皂角树叶洗头。女人,谁不爱美呢?晨风里,走啊,洗头去喽。石库门内,不管谁吆喝一声,年青的姑娘就会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放风筝3月17日,我们和凡石相约下午去放风筝,因工作原因,最后改成了晚上。虽是黄昏,毕竟是早春三月的艳阳天,整个城市都掩映在夕阳的余辉里,也不觉得特晚。当我们坐进小车的一瞬间,君儿激动地喊妈妈,你快看,凡石叔叔买了这么大一个风筝。确实够大的,从后座靠背直到前座的驾驶仪表,好像一面卷着的大国旗,我很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一直觉得一年四季里,高原上四月的景色最美。春回大地,万物苏醒。走进高原四月的每一个角落,你会听到春鸟的歌唱,看到春草的摇曳,看到各种花儿们你不让我我不让你的,在高原春寒料峭的四月春风里,赶着花期,含苞待放。那些勤劳的农人们已经兴致匆匆地奔走在春天的各个角落,尽享着春天的盎然生机,播种着春天里的希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