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写人散文
乡邻王尚桐炎炎夏日,酷暑难耐。楼门口防盗门洞开,穿堂风夹带着丝丝凉意,徐徐吹过,楼道内顿时成了避暑纳凉的好去处。阿姨、阿婆挤挤挨挨坐在楼道内,人手一件毛衫,正在毛衫上精心的绣花。一位头发花白,皮肤白皙的上海老阿姨,穿一袭剪裁合体的碎花短袖衫裤,彰显出上海女人的聪慧和优雅。老阿姨坐在竹椅上,认真地教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晚上,老伴一进门,我就发现她笑意满面。“怎么,今天赢了?”我问她。她每天到小区活动室里打打小牌,输的多,赢的少,都叫她曹书记。“又输了!”她依然笑着。“输了还笑?”我纳闷。“小刘好过瘾!”我知道,小刘是她新认识的牌班子,老乡。从她的嘴里,我仿佛亲眼见到了小刘一米六几的个子,瓜子脸,没化妆,皮肤白白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十三部分欲望虽说禹州是个小县城,可无论怎么说,它也是个城市。相比晁喜铺老家,虽然没有自家种的蔬菜新鲜,没有自家种的西瓜甜,但是大小超市里边的蔬菜瓜果种类齐全,生活也相对丰富了许多,父亲总说,啥菜都是贵的,不吃也罢!老一辈人说,挣钱不容易,该省就得省。可这柴米油盐酱醋茶哪日哪顿都少不了,怎么省?由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十二部分算算父亲的帐人们都说,人这一生有五子妻子,孩子,房子,车子和票子。掐指一算,两年多的时间,我完成了人生中五件事中的三件事。后边的两件事,比如车子是一种代步工具,可有可无,开不上自己的车,我可以坐别人的车去往自己想去的地方,或者乘火车和飞机,再不然我可以继续骑着电动车穿梭在自己的长大后熟悉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十一部分新家买房子真是个麻烦事。来来回回不断的跟售楼部的小姑娘咨询,问的多了,其实她也不懂,无非就是采光如何,房间距有多少尺寸,是否通双气,房产证什么时候发放,交房前需要交什么费用,房贷怎么申请等等。说来都一样,每个房产商都藏着狡诈的心眼,今天交这个房管局的建档费,明天交那个房屋管理修葺费,过几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十部分游荡在城市里的幽灵当家的格局有所变化的时候,家庭中每个人都期盼着也都在努力往好的方向发展,这个方向当然是孩子健康成长,家里有足够的钱花,可以住到城里宽敞明亮的大房子里,等孩子长大了,有人专门赚钱,有人专门照顾孩子,有人该忙忙,该唱戏唱戏,有人做做饭跳跳广场舞,这个家的布局,好像是现在中国人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九部分努力成为一个好父亲那年的阳历九月份,天气出奇的热,事情格外的多,只不过都是她的事情,我只是随从,在她扛着大肚子东奔西跑的时候,我放不下心的时刻陪伴着,直到孩子出生的那一天上午,依然驱车数百里到达她培训学习的地方参加考试,其实自学的学历考试真的太微不足道,反正学来也没什么用,只不过她坚持,我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八部分相亲之后2010年,回到家乡经过各种关系谋到一个事业单位编辑的差事,几经波折便是五年。五年是个很长的时间概念,五年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五年的时间里,我认识了一帮能说话能一起喝酒的人,认识了一些夸夸其谈的人,认识了一些见面打打招呼的人,认识了一些见了面也不会打招呼的人,认识了一些爱凑热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七部分初恋大二的时候,我经常出没在图书馆,图书馆对我来说,是个安静的地方,也是最孤独的地方,我喜欢独自坐在最最角落的地方,坐在这个位置,有很多好处,比如没有人会从我身边走来走去,这个位置看不到门口的走廊,只听得见门口男男女女来来往往的脚步声,时不时的抬头望一望,可以望见整个空间里的所有,最经常看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六部分小眼睛刘甜2002年的时候我上高中二年级,那一年,中国足球终于踢进了世界杯,然后记住了一个叫米卢的外国老头,卷发,高鼻梁,深眼窝。等进了世界杯的时候,三场全输的滚回中国老家来了。至今再无缘进入世界杯。那一年,我十七岁,第一次接触足球。买了足球鞋,也踢爆过家属院的一块玻璃,结果是我们四个人,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干在人前,吃在人后”流汗的公牛晚上吃过饭,在单位宿舍门口刚洗了头。一扭脸,见单位厨师老苏正准备回家。我习惯性地打招呼“苏师傅,忙好了?”“可不是,刚收拾好。”“你现在可是早出晚归了哈。”“嗯,两头不见日头,冬天黑得早啊。”“辛苦,辛苦!”“没啥,咱干的就是这一行。当初学厨师的时候,我师傅就说过,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表哥从小没有父母,人其实长的蛮帅的,他也觉得帅是自已最优势的资本,所以衣袋里常放着一面小镜子和一把梳子,头发也打理得油洌洌的,没人的时侯就把镜子拿出来照照。有一天一个人说“你好像韩国XX明星喔!”这下可好,表哥从不追星的,听见别人这样说,就去找了此明星的像片对比,还真有几分相像。然后QQ头像改了这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能与孔子相当的不是成了神,就是成了佛;如耶稣,如释迦牟尼,如默罕默德。但即便孔子的弟子想把他推上神坛也不可能,因为他曾经说鬼神之事,敬而远之。孔子再伟大亦如同一个朴素的老教师。孔子从来没有告诉他的信众不信我,就要下地狱。孔子从来没说过膜拜我,才能脱离苦海。他一直是被人尊敬的普通老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是一条安静的巷子,巷子不深只有两三个不起眼的商店,前方正门匾额上写着四个遒劲的大字厚德载物,在朱红色的围墙和冬日稀有的阳关的映衬下充满了勃勃生机。巷子口德生堂药店的旁边坐着一位很不起眼的鞋匠。一顶浅蓝色的毛线帽子包住了他的头,眼睛不大,但看起来很精神,鼻尖由于天气的缘故冻得发红,土黄色的大棉袄能保......【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这是杜甫对李白的赞词,非常贴切。我找不到比这更好的诗句来形容李白的才干了。李白生活于盛唐时期,是一代名垂千古的伟大诗人,又是一个痴迷的神仙家、驴友、纵横家,年轻时还作过侠士。他一生蔑视权贵,反抗传统束缚,追求自由和理想,其潇洒豪放的生活将其独特的个性展现得可谓是淋漓尽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走过一点人生,就会有不少的满足。很可能那些“一览众山小”的舜间,也许对别人来说,只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坎儿而已,但对于自己的感觉,绝对不亚于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里程碑。很可能那些舜间潮起的激奋,只是对你的生理起到了食疗药效难以达到的荡涤作用,也许在他人的神经源处就没有产生能感觉到的涟漪,但那些冲击却因此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晌午,我给爸爸打电话,询问起您近来身体状况,爸爸说您精神矍铄,反而更老当益壮,只是饭量不如以前了,我有些担心,让爸爸把手机给您,想亲自跟您说几句话。我听见爸爸把手机交给您说是我的电话,您欣喜若狂地大喊我的小名,声音很大,问这问那,问长问短,我一一回答着,末后,您问我啥时候回来,我说最近工作繁忙,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老师您是麦田里的守望者,使我浮躁不安的心,有了归宿。这世界上有一种感情,超越了亲情、友情,那就是老师对我们无微不至的关怀之情,对我们细心教导之情。这种情感使我三冬暖,春不寒;天黑有灯,下雨有伞。对老师的情,不知从何说起,总想送份祝福,饱含最深的友谊。成长的路上,感谢您的一路守护,是您的一个微笑,一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周六,杨妮值班,临下班,堂姐发来一条微信田湾娘去世了,你知道吗?手一抖,手机掉到地上,杨妮弯腰去捡,猛一抬头,碰到了办公桌沿,头晕目眩,眼冒泪花.......握着手机,杨妮脑海浮出一个瘦小干练的身影迎面而来一双细长的眼睛弯着笑意,绵软的声音问妮儿回来了,到家喝口水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七月底,吴川市振文镇连日下雨,从马路转弯穿过狭长小路,泥泞的黄泥土上,一座简陋的居民房出现在眼前。没有雄伟的气势,没有豪华的装修,红墙水泥地,古朴自然,低矮的围墙上,是三幅栩栩如生的水泥浮雕。左为翔凤,展翅翘尾,右为升龙,张口旋身,中间朵朵瑞云,百兽齐聚,一派祥和之气。得知我们到访,林亚土早在门口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枝一叶总关情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像和煦的春风,吹皱了无数人的心水。我不大喜欢看电视,但中国诗词大会第三季,我却是一场不落的看完,总体感觉就两个字——震撼。选手的诗词背诵量和反应速度,主持人的典雅气质和连珠妙语,深深地折服了我,但触动我灵魂的却是四位嘉宾的精彩点评,他们讲的每一段话,每一个词,都是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深秋的一个早上,雨下的很大。细密的雨珠滴落在早已是水的地面上,画出一个又一个的小窝。我们几个人奔驰在去中医科的路上。今天是我们转科的日子,刚到医院实的那股新鲜劲儿早就消失殆尽了。我像往常一样,推着治疗车来到了3号病房。1床睡着一位60多岁的大爷,我刚把液体挂上,大爷就问了“小姑娘,今年多大了?”“1......【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有一个名叫国庆的好兄弟话说他的出生堪称是一个奇迹临盆使劲折腾了妈妈好几天却在十一到来的瞬间呱呱坠地从此就有了这样响亮的名字一路伴着他坎坎坷坷沉落浮起孩童年代领着伙伴到处淘气念书时脑洞大开总是令人惊异毕业后上山下乡照样修理地壳返城分到制鞋工厂做维护机器下岗失业打工摆摊现在做生意所有应有的曲折都有所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间四月天,花界青春颜。在漫山遍野的杜鹃花丛中,其中的一朵是那么的鲜艳,那么的诱鼻,那么的妖娆。以至于使众多的文人墨客为之倾倒,为之叹息,为之动容。然而更令人为之一振的是,即使是在翻山越岭之后,她的气息所蕴含的香艳、妖娆依希可见。在茫茫的大草原上,那美丽的、能散发出特殊气息的格桑花便是她灵魂的附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不知何时,沟回成了献县的代名词,并在我们的小圈子流行开来。第一次踏上献县那片神奇的土地,我们就被俘获了。那时的太阳似乎穿越过两千年的时空,在泛着金色的土地上诉说着自己的存在。滹沱河故道、老唐河故道、单桥,以及遍布献县大大小小的汉墓,像被闲置的旧房屋,沧桑而寥落。在古乐成遗址,我们的步子变得小心翼翼,......【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