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头条
时值深秋,清冷的北风开始渐渐侵入山东半岛的腹地,今年刚满27岁的赵亮在莒县看守所的监室内瑟瑟发抖。11月18号,该是他的儿子出生一百天的日子,而他今天接到的却是对他及七名盗窃团伙成员依法逮捕的决定。天色阴阴的,森严的铁窗如一片天网笼罩在他的四周,压得他无法呼吸。他怎么感......
热门
悲剧,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降临。住在城阳镇三角汪村的孟庆玉做梦也没有想到,本想安安静静过完下半生的他竟然在52岁那年的一个深秋的夜晚,被人乱棍打死在荒郊夜外。这起命案的破获扑朔迷离,柳暗花明,当我们覆上沉重的案卷,回拨前进的时针,回顾案件发生、破获的历程,面对悲剧的真相......
最受喜欢
透过浓浓的烟雾,只能感觉到东方露出了鱼白的颜色;大火熊熊不熄,浓郁墨绿的松木烧成了炭柱,灼热的空气令人窒息;花岗岩的石头炸成了粉未,甚至连微微翘起的小山头都被削......
小小说
橘黄的街灯,有些许暗淡,或许是因为气温的缘故吧。冰冷的空气,清冷的街道,薄薄的像披上了层轻纱,原本明亮的街灯看上去黯淡失色,像蔫了的茄子。透过辐射下来的灯光,隐约可见天零零散散飘着雪粒子夹带着丝丝细雨,看上去纤纤如丝。街道两旁高耸着的电线杆子,脸肃穆,像丢失了枪的卫士,显的略有恐慌面露沮丧。一辆辆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又是一年秋末,金色的秋风迎面拂来,吹染着田野,吹熟着果园,吹散着金黄的树叶,带来阵阵的香气,那是秋的气息。这时,从后院里吹来了菊花的香气,我怔住了,这香味与记忆中的香味重叠,眼帘一阵模糊,滚烫的泪珠不知何时悄然落下,“玲玲,菊花已开,你为何还不回来呢?”慢慢地我走向那个记忆深处的花园。到了后院,我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天,缕缕阳光冲破了万丈厚的乌云,给予万物新生的希望;夏天,斑斑阳光穿透了茂盛的枝叶,给予绿树成荫的热衷;秋天,丝丝阳光射熟了枝头的果实,给予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勇气;冬天,捧捧阳光融化了坚固的冰寻,给予不怕困难的信心.只要有阳光地地方就应该有我们的自信的笑脸,只要有阳光,就不会没有希望.阳光是一剂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一一隐没在历史深处的汾阳文明汾阳,至今留有远古人类奔波奋斗足迹。透过那些边山丘陵地带残存的峪道河,杏花东堡,段家庄等等众多仰韶遗址,使我们看到远古先人们,依山群居,靠林而生的生活情景,那些残留的石斧、石犁、石球、陶片、骨刀,无不印证着汾阳人与恶劣的自然环境相抗争的不屈生命力。他们爬山采野果,下湖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些人就是这样,冷漠又多情,简单又复杂。深情的时候可以颠覆性命;冷漠的时候可以视而不见;复杂的时候可以竭尽全力地殚精竭虑;简单的时候可以无所事事地放任自流……当然,这些特殊的情感有可能因人而异,也有可能因人而量,更有可能随性而为。所以,大概每件事情都是这样的,有时无比复杂永远没有办法理清关系,有时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真像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坐在光线暗淡的角落里将我们一页页已经发生的往事撕碎,然后将碎片随地乱抛,让记忆的旋风卷进大脑的垃圾场里。我们好像已经习惯了时间的疯癫与残酷,在日升日落里忙碌旋转,在四季轮回中生老病死。黄昏的时候我独自爬到楼顶,一边往嘴里灌着罐装啤酒,一边远眺着绛紫色的夕阳沉落在高低起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七)故交情深永不忘1999年11月初,老伴得了十几年的类风湿关节炎越来越严重,疼痛难忍,不得不回上海治疗。我因忙于工作,又要分房搬家,一时脱不开身,不能陪她回去,大女儿正巧又不在上海,弟妹们都要上班工作,谁来照顾她呢?我心急如焚,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两个女儿从北京打来电话,关切地说“请个保姆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时间的触角悄悄摸进4月门楣的时候,残喘于早春里的最后一丝冷,只在清明节里象征性地挣扎一番儿,便被春天强健有力的双脚死死踩住,动弹不得。此时杏花桃花虽已早早落败,槐花火石榴花开尚早,但这在这片被高墙电网封闭着的区域里,几棵海棠花樱花却开得正旺,那一团团灿然的场面同这里严肃压抑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宋校长五短身材,细眼厚唇,长得龌里龌龊的。不是戴一副眼镜,还以为是到校园里收破烂的小摊贩呢!宋校长虽然个矮,声音却出奇地高,显得底气十足。教职工例会上,宋校长要么不发火,发起火来,是特别地可怕眉毛倒竖着,眼镜在鼻梁上一耸一耸的,整个脸都扭曲变了形。一句“他妈的,混蛋。”吓得坐在底下的老师们噤若寒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红枫,江湖赫赫有名的神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那年那月那日,她遇见了慕容夜。从此便认定他,缠着他。她弃尽她所有一切,易名为红叶,只为跟在他身边。“夜,”她含笑望着他,“你想要什么呀?”“听说江湖神偷红枫从前得了一把宝剑,名曰紫夜剑,传说那把剑通身泛着紫光,我……”他欲言又止,望着她。“我定不负你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苏晴身材高挑,脸蛋俊俏,气质高雅,一双水汪汪的媚眼顾盼多姿。她穿的是一件吊带丝绸的睡衣,一头秀发直泻而下,酥肩尽露,魔鬼的身材被睡衣朦胧地遮盖着。一副粉红色镶有蕾丝的胸罩遮在胸前,胸罩比较窄,包裹不住她那对饱满的峰峦。若隐若现,呼之欲出,吹弹即破。柳腰纤细柔软,小腹美妙平滑,浑圆、挺翘的臀部被一条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据说,首都委派到甘玛法城公干的人,都会得到城主伊迪斯的热情招待。当然这招待没有特别之处,就只是热情。只不过这热情似乎太招人了,以至于每次被委派公干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在这座城里留下,而忘记返回。首都的人几度都以为那些人都是被扣押在此的。再派人来监察时,却没料到,那些监察的人也留下了,只不过他们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云门镇,现今重庆市合川区云门街道办事处。云门镇旁有一座山叫做云门山,山中苍松翠柏,云雾缭绕,宛若天界仙境。传说中,云门山就是亡灵通向天界的登天之山,而云门山山顶上的天界寺便是得道高僧们为超度亡魂升入天界的地方,这里初一十五香火鼎盛,烧香祈福、保平安者络绎不绝,时至今日。云门镇地势由高至低,以一条长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序千好再好比不过你眼里的一抹欣赏千坏再坏比不过你嘴角的一声叹息可我为什么要这样啊我是一个商人这也是我的身体为什么却被你控制着(一)伊芙琳·约瑟夫意识到,事情似乎变得有些奇怪,而这一点,是从基兰·劳伦斯拜访了自己家族之后才发生的。因为基兰·劳伦斯居然开始反常地亲近自己!伊芙琳·约瑟夫一开始就知道基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序在人海的世界上,眼泪如雪,寂夜深长齐驭邈敢对天发誓,他这辈子就没见过像顾熙仪这样不解风情的女人!当然,他所说的“不解风情”,不是指男性与女性之间的那一方面,而是指和她生活在一起时,那种很不愉快的生活体验。之前,他的前女友柯诒姿请他帮忙,照看这个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的奇怪女人,却没告诉他,她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奔爱(二)匆匆一边是爹娘的忙前忙后,一边是张伟业频繁的殷勤,王因不敢违背分毫。她心想着她若是不答应,必定会惹得闲人嚼舌根“哟,这姑娘心比天高啊,这么好的日子放着不过,瞎折腾个啥劲”,人言可畏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她心想着他的老母亲肯定会哀声叹到“你不能由着你的性子来啊,我跟你父亲都这么大岁数了,你要考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奔爱(一)浮沉1912年的中国,国门已打开大半个世纪,社会上到处存在着新与旧的斗争。有形的、无形的。你可以看到街上随处可见的身穿旗袍的婀娜女子,她们把衩开得高高的,走起路来一摇一摇,配合着细高跟,发出颇具节奏的声响。她们模仿着,用烧红的钳子把头发“折腾”成面条状,唯恐不像洋人;但同时,这时的中国在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唐金波要北狐公司在樱桃园设一个办事处,最主要的原因是想弄清黄樱为什么突然对他冷淡下来。这半年多来,她一直没同他联系,直到前几天才跟他打了个电话,言语中感到很忧郁,他不听小珊的阻挠一意孤行,就是想和黄樱重叙前缘,搞得小珊心里酸溜溜的。因为唐金波依然相信斯樱樱会回心转意,对此小珊虽说吃醋,但看他痴情的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东江桃花县。东江能源开发的樱桃山庄一期别墅依河而建,成了樱桃河畔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也成了东江名符其实的后花园;顺河而上的樱桃河电站也正在紧锣密鼓的修建,设计的排水瀑布和冲砂瀑布景观将和樱桃河漂流、娘娘溪探幽连成一片;铁树岭金矿也通过了国家初探立项,现在正大张旗鼓的施建开采巷道,矿山冶炼厂房和矿山公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三年前,镇政府对镇直各单位的党建工作进行考核,定为优秀则每个教职工奖一个月的工资。考核表中设有一票否决的条文,如果有人触犯了其中的任何一条,所有的职工都没有了奖金。那一年春季,镇小的校长和总务主任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触犯了一票否决条文,不少人开始议论起奖一个月工资的事来。校长听说后眯着眼,说“我是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堵嘴某镇有一所中心小学,由于师资力量雄厚,把村小的学生都吸引过来,成了生源充足的学校。别校的老师都削尖了脑袋挤进来,那校长的位置可谓是天鹅肉,谁都想不择手段坐上来。现任的万校长,虽说是学历不高,能力平庸,外交手腕可堪称一绝。上任两年了,仍然是一个气管炎(妻管严),看老婆脸色行事,任人摆布的人,自然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号的早晨,我兴奋地来到了换药室拆缷鼻腔里的海棉条。主刀医师告诉我,棉条是压缩海棉做成的,起支撑鼻腔的作用,抽取时有不适感,但不要紧张。护工阿姨见我一个人来到换药室,又没带面纸,立即到我的病房取来纸巾给我擦泪。主刀医师的技术娴熟,转瞬间他已解开了绳扣并迅速往外拉扯。此时我顿感鼻部奇异,泪珠滚滚。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整个等待区静寂,只有时钟的嘀达声。随着两辆推车的进入,医生护士又井然有序地忙开了。九时五十分,终于有人来推我了,通过一排走廊拐了个弯,来到了手术室前,主治医师笑容满面地站在门前等着我。我被推进了手术室。不一会儿,连续进来了好几个人。护士在旁准备着器械,麻醉师站在脚底帮我捋上裤管。主治医师与我攀谈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7号病床迎来了一对老年夫妇。老奶奶种着六亩地,还养着鸡。来医院时,鸡还被关着。育有一女,已婚嫁。老两口在家相依为命。老头子被鼻饲管插着,走着急匆匆的小碎步,目光炯炯,抬腿投足多有不便,在床上翻身都需老伴相助。原来他是一位“帕金森”患者,四十多岁就患病,老伴陪侍至今已然白发。这次住院是因为嘴馋,趁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青春易逝发稀少,岁月蹉跎,心力两相娇。家庭担重倍煎熬,上有二老下有小。西医诊过中医瞧,中医治根治表欠疗效。西医妙用手术刀,但愿来日无烦恼。2014年11月,天气晴好。时值立冬。苏北医院210病区处于二号楼的顶层。我住第16号病床。在床的两边设有可拉动的隔帘,15号与17号两张床分列两旁。这室住着三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