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头条
时值深秋,清冷的北风开始渐渐侵入山东半岛的腹地,今年刚满27岁的赵亮在莒县看守所的监室内瑟瑟发抖。11月18号,该是他的儿子出生一百天的日子,而他今天接到的却是对他及七名盗窃团伙成员依法逮捕的决定。天色阴阴的,森严的铁窗如一片天网笼罩在他的四周,压得他无法呼吸。他怎么感......
热门
悲剧,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降临。住在城阳镇三角汪村的孟庆玉做梦也没有想到,本想安安静静过完下半生的他竟然在52岁那年的一个深秋的夜晚,被人乱棍打死在荒郊夜外。这起命案的破获扑朔迷离,柳暗花明,当我们覆上沉重的案卷,回拨前进的时针,回顾案件发生、破获的历程,面对悲剧的真相......
最受喜欢
透过浓浓的烟雾,只能感觉到东方露出了鱼白的颜色;大火熊熊不熄,浓郁墨绿的松木烧成了炭柱,灼热的空气令人窒息;花岗岩的石头炸成了粉未,甚至连微微翘起的小山头都被削......
小小说
假期,在别人眼里是多么的美好,而对我来说,算是一个,十分恐怖的噩梦……我这个人一直渴望自由,虽然我还小,但我也有属于我自己的时间……今天晚上,我看着窗外,树枝轻微摆动。我的眼里一片黑暗,而今晚的星星,却是如此闪烁。“难得啊!多么明亮的星星……”我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到。夜晚,如此安静,静的,可以听到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佘老师工作了三十多年,已经快退休了,年度考核没有一次优秀,于是去寻根求源。那天晚上,她路过谈校长的后窗,听见说话的声音,便停住了脚步。谈的夫人说“老谈,今年你一定要给佘老师搞个先进个人,她的工作是有目共睹的。已经53岁了,还战斗在讲台上,业绩也不错,弄个年度考核优秀也行。不然,有点儿不受说。”“夫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时候,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就是过生日,可以吃一碗妈妈做的面条,外加两个荷包蛋,那个年代,可是一顿大餐。我上了大学,离开妈妈。每次总会在生日当天,或者前一两天,收到妈妈邮寄的信。内容提醒我,生日快到了,一定要吃一碗面条,两个鸡蛋。毕业了,我留在城市。妈妈经常到村小卖部,挂个长途,我就去单位传达室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的前生是一块极品的玉镯,经过工匠精心打造、研磨,脱落成一只晶莹剔透的翡翠镯子。在我还算漫长的生命里,曾经目睹了三个女人的爱恨情仇。她们或幸福或不幸,或平凡或传奇,世间的女子千千万,她们的命运大抵不过这几种吧。第一个女人是个娇柔的新娘。踏上花轿前,她母亲把我作为嫁妆戴在了她的手腕上。婚后的女子着一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石头从一个教师成为主任,后又当了副校长,全得益于排名次。不过,在18年的校副上出了“鬼”,学校考核一直排在尾巴上,着实让他茫然了“一代人”的功夫。三年前遇到一所镇小调走了校长,被“人”举荐,才幸运地“转了正”。走马上任,神采飞扬,仿佛“千里马”终于寻到了“伯乐”,身材似乎也比过去高了一大截。很快,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一只小鹰还没有长大,它的母亲就死了。于是,它只能在地上,爬走着找食物吃。小鹰用力扑腾一下,就有半米来高,青蛙们看见了,都一个劲的拍掌赞美,全部青蛙都称赞小鹰扑腾的姿势最优美,而且扑腾的最高……青蛙扑腾协会给小鹰颁发了一枚闪闪发光的扑腾金奖,从此,小鹰在青蛙界就大名鼎鼎的了。小鹰以为自己就有本事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冰川雪地的企鹅贝贝,有次下冰河覓食,被水中不明物伤到左心房。正在贝贝逐渐沉入水底的危机时刻,被刚下冰河觅食的企鹅石石发现。企鹅石石毫不犹豫地游到贝贝身旁,一把把贝贝拥入怀中,借着脚蹬出水面……石石看着俺俺一息的贝贝,不忍离去,日夜守护在贝贝身边,尽心尽力地照顾贝贝。贝贝伤好之后,不敢再下水觅食。石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由于不懂圆滑之术,得罪了班上权贵。为此,就连我最要好的闺蜜,也和我反目同仇,当众陷害我,使得我丢了继续上学的机会……面对四面楚歌,求助无门的尴尬境地,我毅然决然地对大姐说“大姐,咱不求人!我不读了就是……”。大姐四顾无门,只得含泪默许。我离开学校,远走他乡。多年后,当初压迫我的一位权贵不知从哪打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住在一个遥远的四面环山的小山村里,山是青山隐隐的山,看着就有些可怕。可我最怕的不是那些“铁青着脸的山”,而是最最落后的贫穷,任由我想怎么粉饰都还是暴露无遗的贫穷。天下大雨,屋里就下小雨。房屋上的瓦片是青色的,不要误会,不是什么青砖大瓦房,而是年久失修,连瓦片都长上了厚厚青苔的破房子。屋内黑漆漆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传说,每个人死后都会变成天边闪闪亮的星星,给他们最爱的人指引方向。因此他相信父亲一定会在天边的某个角落里看着他,陪伴着他,不曾离去。(一)有一个孩子,他时常感到迷茫,他向往辽阔的大海,却不知道大海在哪里?停留在纵横交错的十字落口,犹豫不前。他的父亲是个很有成就伟人,他受到了父亲很大的熏陶与培养。当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天总是那么的蓝,有一个梦在里面飞翔,这是一个蓝色的梦,梦的主人就叫蓝梦。如果有一天,天黑了,梦还会继续飞吗?“奶奶,我为什么叫蓝梦?”我依偎在奶奶的怀里问。“奶奶生活在蓝蓝的天空下很幸福,蓝蓝的天空下有一棵你爷爷唯一留下的蓝莓树。”奶奶抬头望了望蓝蓝的天空,然后又低下头指着院墙旁的那棵老蓝莓树对我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花儿一样的我们拥有花儿一样的春天,花季青春,飞扬歌的梦想,我的青春谁作主?也许是青春的忤逆,也许是青春的萌动,怀志的少年开始有了不切实际的漫想。梦想着抱着吉他,浪迹天涯,去寻找旅人寂寞的感觉。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的选择,只为孤单而来,只因熟悉而去。有了陌生,有了情意,弹起心爱的吉他,寒风中为记忆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明时节,小雨纷纷扬扬而下,巍峨的山上,白色的纸钱串在坟头飘飘,漫山的白,飞舞着怀念,荡漾在灰色的天空中,久久不散。鞭炮声响彻山谷,烟气与雾气缠绕着念想的心,有些朦胧,我们都在怀念过去。一往平静的小山村也因为节日的到来而变得热闹,住在村尾的小爱国一家也要准备出发去扫墓了。一大清早,阿爸阿妈就忙活着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大年三十走在喧嚣的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提着大包小包的年货,脸上洋溢抹不掉的欢喜,街上是连着一片的红:春联、福字、灯笼、炮竹,让年的味道愈发的浓厚,不禁感叹又是一年的岁末。提着大袋,拎着小包随着父母穿梭在拥挤的人流中,在商店里添了新衣,妈说那才喜庆;市场里买了大鱼,爸叫这是年年有“鱼”;街摊上弄了好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望阳春三月,骄阳不燥,絮满飞!有些则已随风飘向远方,而我不堪忍受现实的毒辣而选择离开。在微微细雨中撑着一把小小的伞流着泪走掉了,没有再回头!撒手放弃,飞离,落在灰暗的巷乔。在荏苒岁月印刻的流年中,时光这把无情刻刀在我白纸般的心头深深的刻下了一个大大的“她”,我的白白姑娘!从未忘却,从未追忆,从未找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兵荒马乱的年纪里,遇见你,就是天意。最近,大雄感觉自己走大运了。其实大雄的名字本不叫大雄的,只是那时候在打卡房间互加微信好友后她直接打了大雄,我的名字。看着对方正在输入一秒二秒后看见,蓝胖子,这是我的名字。啊,她觉得这一定是故意的。如此美好的早上,不如坐下来听歌吧。《春风十里》是蓝胖子送给她的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宁静的夜里,月亮很安静地挂在窗台上,梦里的点点呓语都是最甜的爱、最真的情。(一)多雨的夏天,在湿漉漉的大街上,稀少的行人撑着伞匆匆来往,车辆也踏着雨呼啸着飞奔而过,一切似乎都在随着雨那快节奏的声响慌乱起来,也许是雨太大了,所有的人都急着去逃离躲避。只有她还在街上用力地挥着扫帚,一下、一下、又一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快到元旦了,天冷冷的,夜里总会罩起一层白雾,黄色的路灯亮透后,有迷迷朦朦的错觉。本是渴睡的季节,周身已平实地裹了一层厚被褥,却依旧无眠,摸摸腿部,麻木的冰凉。胡思乱想是因为这夜太过于安详了吗?他睁着眼想了很多的事。回想下午的那场英语考试,没再记起考了什么?只留下一缕苹果的香味——课桌肚里新削的苹果皮......【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灯光柔和明亮,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给人温暖的感觉。我在灯光下静静地看书,外面的风徐徐地吹来阵阵凉意。这一刻我已将心静了下来,在文字里儒养,只希望这份静谧不被人打扰,做一个安静读书的人。她突然的站在我面前,又见到她脸上的美丽,善良,温柔,以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我的心海突然的波动起来,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愤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傍晚,教学楼的天台上,还是一样的景物。高楼旁的塔吊机还在忙碌地画弧;耀眼的太阳一点点慢慢虚弱,最后沉入远山,白云也变黑了;天空开始死寂沉沉,没有一丝风来过,像个喘不上气的老人。在一个墙角边坐下,身体靠在粗糙的墙壁上,唐突感到莫名的无助。“为了什么?”“到底是为了什么!”焦躁的嘶喊声空空荡漾,没有人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世界,我来了!”小丫在天台大声喊出这句话时是笑着的,这是她第一次笑得这么灿烂,宛如二月的花开。“天空不曾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小丫在日记本的扉页上,一笔一画地写下这句话,这是从《飞鸟集》上抄下来的,她很喜欢泰戈尔的诗。再过两个月,小丫即将迎来自己的十八岁,那将会是一个美好的季节。“如果可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走在大街上,寒冷的北风,硬生生的想要刮走人们身上仅存的热气。每个人都在与它抗争着。在街上走着。我怀揣着几个被包在袋子中的热腾腾的包子。它们似乎也冷得颤抖着。我哆嗦着身子,只想快些回家。逃离这静谧与寒冷交至的街道。“给点钱吧……给点钱吧……”一声充满稚气又蕴含无奈的声音传入我耳中。低下头,原来是一个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梦中的喜事曹老三沉着脸,一根接一根抽着当地最廉价的五元一包的烟。他眼睛盯着电视屏幕,跟媳妇赵宁丽一起看一部演绎年轻人婚恋的新剧。赵宁丽看的入神,时而发笑,时而叹气。终于,晚上的三集播完了。老三咳嗽了两下,媳妇知趣地关了电视,出去端来一脸盆凉水,毛巾浸入弄湿,取出来拧干,爬到炕上把女儿给他们新买的凉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由于大姨夫的去世,丫丫被送到了外公家,丫丫刚去的时候,外婆也还在的,丫丫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外婆不在的。她也只记得那一片片番茄园,外婆给她做的番茄面是那么的好吃,丫丫常说对外婆的记忆竟然只有一碗面的记忆。丫丫的外公那时候是牛经纪,每个月的某一天,外公会很早就起床去把绳子搭好,不一会很多人就拉着自家的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决明伫立在那座高高耸立的耀眼白山面前,这座“山”外表颇为怪异,没有梯级向上的植被,没有黝黑坚硬的岩石表面,却仿佛是由一团团已经凝固了的冬天的雪堆积而成。山体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表面几乎都被无数透明的方形石柱深深刺入,这些石柱大小不一,有的斜插在山坡上,有的又呈90度垂直悬挂,还有的干脆附着在原来的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