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头条
时值深秋,清冷的北风开始渐渐侵入山东半岛的腹地,今年刚满27岁的赵亮在莒县看守所的监室内瑟瑟发抖。11月18号,该是他的儿子出生一百天的日子,而他今天接到的却是对他及七名盗窃团伙成员依法逮捕的决定。天色阴阴的,森严的铁窗如一片天网笼罩在他的四周,压得他无法呼吸。他怎么感......
热门
悲剧,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降临。住在城阳镇三角汪村的孟庆玉做梦也没有想到,本想安安静静过完下半生的他竟然在52岁那年的一个深秋的夜晚,被人乱棍打死在荒郊夜外。这起命案的破获扑朔迷离,柳暗花明,当我们覆上沉重的案卷,回拨前进的时针,回顾案件发生、破获的历程,面对悲剧的真相......
最受喜欢
透过浓浓的烟雾,只能感觉到东方露出了鱼白的颜色;大火熊熊不熄,浓郁墨绿的松木烧成了炭柱,灼热的空气令人窒息;花岗岩的石头炸成了粉未,甚至连微微翘起的小山头都被削......
小小说
在这个叫做长寿村的地方,百岁老人已经有二十九名。老孙头和王老太是村里最年长的两个,他们都是一百一十四岁,恰巧还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为了争取获得最长寿老人的称号,还有那份每年一万元的奖金,各自的老人和子孙们都在努力。老人的饮食起居,都有详细的安排。但就吃的方面,荤素搭配,以素食为主,都颇为讲究。每次村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天,小曹向领导反映赖麻子的问题,领导一听,叫他去杨委的办公室,因为此类事件归杨伟处理。杨委很和气地接待了小曹,细心听取了反映的情况,并记在一个他常用的笔记上。听完后,他才开始说话“小曹,你向我们反映事情是正确的。你说我们不解决就找纪委,也是正确的。但是,你想一想,如果为这点儿事影响文明单位考核,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未进团鱼河,远远的便听见众多的“砰”“笃”之声,如一群啄木鸟在啄木。走进一看,山上不少的人,砍的砍树,剁的剁枝,捆的捆柴。就如一场大的战斗结束战士们在打扫战场。因为经历了几次有了经验,很快就砍了一担,随着大部队下山。一路上,担着柴的人排成好长的队伍,宛若一支支前的地方武装在挺近,又似一支去交公粮的社......【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太阳落山了,劳碌一天的石板街渐渐安静下来。街上的行人少了,茶馆的人却多了。艾记石印店斜对门的茶馆里张张桌子坐满了人,门口站的也是人,还有不少的人在往这里来。茶馆里的柱头上搁着灯盏,梁上也吊着灯盏,茶碗盖子盖不住的热气润浓花生、瓜子的卤味香味,打人缝里向街上飘散,那些交头接耳、那些高声喧哗统统围着老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新婚后的第四天,我和妻子去幺丈人家玩。我在堂屋里坐不住,就出来四周走走。幺丈人家在万家畈,门前有口小港,碧水淙淙,岸树丛丛。房子的右旁是一道高坡,一条大路攀上去,向荆门那边蜿蜒而去。这时,妻子也出来了,见我呆立在高坡前,好奇地走过来问“这有什么好看的?”“我好像以前到过这里。”我拼命的想,这坡怎么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是一个难忘的早上,老赖来到派出所。门卫对他说“您要找哪位?”“所长。”“有预约吗?”“没有。”“您给所长打个电话。所长的号码是……”他摸了摸后脑勺,感到有些不爽。心想县长的办公室就是敞开的,这个所长还要预约才能去他的办公室,真是架子十足。老赖越想越不是滋味儿,对门卫说“麻烦你转告所长,老赖为多年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如果每朵花都要有个走向枯萎的期限,我宁愿这朵爱情永不开花。——题记一伊月喜欢花朵,但是总是说不出名字。每次看到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花儿后,心里便跟着开出了花。脸上两粒靓丽的梨涡也绽开来,她最喜欢这时的自己,能这样安宁的沉溺于一种简单又纯澈的情绪中。上海的六月是绵延的小雨,潮湿的空气让人的心也跟着隐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晨,钧叔下河去挑水,他不是给自己家里挑,是给茶馆挑,茶馆就是他的单位,挑水就是他的工作,河离茶馆一里路左右,水从河里挑上岸要爬几十步的台阶。一年四季,天天要挑,下雨下雪上凌,也不例外,必须保证茶馆每天不缺水。自从茶社成立,钧叔加入后,就没听说缺过水。大家说钧叔都好,就是一种不好贪杯,但是,虽然好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亏欠李阿姨中年丧夫,膝下留一子,名叫汪亮。李阿姨含辛茹苦,拉扯大了孩子。儿子有出息,大学毕业后,汪亮进了国企,工厂有宿舍,每逢周末,汪亮才从市区赶回看妈。邻居们都说李阿姨苦尽甘来,总算熬出了头。辛辛苦苦把儿子供出来,就剩享清福了。李阿姨摇摇头,却不这么想,谁让她养的是儿子呢?有工作还不算完,还有结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乙嗨,朋友,咱们好久没见面,最近在忙什么啊!甲你问我吗?乙对啊,问你呢。赶紧这些天让你忙的犯了糊涂,连老朋友都不认识了。甲那到没有呢。(上去握住乙的手,唱友谊地久天长)怎能忘记旧日朋友,心中能不怀想,旧日朋友岂能相忘,友谊地久天长;友谊万岁!友谊万岁!举杯痛饮,同声歌颂友谊地久天长......乙感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笫六十六回季东一进西峰山,胖子丰泽进吃吧话复前言,再说龙城市市委书记季东与市委秘书长陈鹏,他们带着三个打手进入了深山老林子里面,他们五个人东转一下、西转一下、上坡、下岗子,绕树林。费了几翻周折才走进了大山里面,绕过了前面的两座五、六百米高的山峰。顺着山脉脊梁往里面走,他们来到了一座云雾缭绕的大山峰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性与阴谋(中部书)笫六十九回,李军巧试秦王剑,讲叙柳青白虹剑李军快步走到了玄冥道长面前,伸双手接过来这把已经两千多年的秦朝古剑。李军仔细观瞧起来,原来这把秦古剑有人手掌那么宽、长约一米还多、背上蓝洼洼的、带有迴龙云纹,不过很特殊的是此宝剑蓝洼洼的。不像正常的宝剑那样,要么闪亮、要么纯刚乌亮。这把宝......【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性与阴谋(中部书)笫六十八回李军巧遇白虹剑,秦王古劍露真容话复前言,书归正传。再说李军与清风道长跟着引路的两位老老道去了“悬空寺”。当李军走进寺庙大门后,他才发现这里杂草丛生。半人多高的荒草和院内破败的寺庙建筑,无形之中平添出了太多的凄凉与苍桑。李军看了一会,只好跟在清风道长身后面往寺庙后院走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笫六十七回大吃吧里现沣泽,黄陵古墓显季东话复前言,书归正传。当大胖子丰泽走过玻璃大转门来到一楼大厅时,“嚯!”他不由得惊叹一声。原来这是欧洲巴斯洛克风格的设计风格,大厅内东西各有一处螺旋式楼梯。二楼和三楼中间是空心的,椭圆形的空间四周全部是玻璃钢小墙。二楼和三楼四周是雅间面积不小。大楼顶部是金碧辉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重新上学了,龙前面始终坐着一个女孩。时间长了,龙就很想认识她。一天放学后,龙就尾随女孩。只见外面一片旷野,刚刚新雨后,泥泞未干,路上很滑。女孩赤着脚走,龙也赤着脚走。路的一边是沟渠,烟云蒙蒙,一边是一眼望不到边的稻苗。新雨后稻苗碧绿,直刺人眼。龙走上前打招呼道:“喂,我能认识你吗?”女孩回头,面如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短篇小小说小狗熊与老林头这个故事,还得从1985年的深秋说起,那年的严寒来的特别的早,在中蒙边境的阿尔山二道河子林场对过,半山坡下边有一处叫“黑瞎子沟”。这个地方人烟稀少、又地处中蒙边境上,只有零星的几户人家,而且全是护林员家属所在地,东一家、西一家、南一家、北一家。黑瞎子沟北边背靠“木伦伯尔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某集团在小镇旅游码头修建大宾馆,征用土地还算顺利,拆迁房屋时,遇到一户熊姓人家不签约,基础工程的西北角推进受阻。这户人家地处客车进入旅游码头的交叉路口,而且是唯一的一户农家,五层平房,区位优势明显。自从旅游码头营运以来,他家就搞起了服务业,开旅店,开农家乐,生意都还不错。多人多次做熊的拆迁工作,参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教研组长龚正生活的小镇,人们不知道镇内几所学校的教师,但一定知道每所学校的校长;教师不知道其他学校的同行,但一定知道其他学校的主任。但在龚成了老组长后,大家对校长不是很感兴趣了,教师对主任也知之甚少了。小龚1994年教师节,镇小上午开了半天庆祝会,中午共进午餐时,游校长把青年教师龚正叫到自己的身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笫四十七章节枕头边上“骷髅头”,秦昭王大墓地宫。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大舌头”李军,回过头来再说说龙城市市委秘书处。这天清晨,龙城市市委秘书长陈朋拎着办公室钥匙走到了“市委书记”办公室门口,秘书长陈朋边走还边哼哼着不知是什么调的小曲,走到门口用钥匙轻轻打开了房门,随后走了进去。这是他每天上班要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对婆媳好得不得了,大家都说她们有缘,在乱石坪传为佳话。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没想到这对婆媳的佳话在山里传开了,实属罕见。婆婆叫王邹燕,没上过学,早年丧偶,拉扯儿子成人,付出的心血难于言表。儿子走出了大山,在外地当老总,潇洒帅气。一个乡村的寡妇能够有如此的作品问世的确很不简单了,所以在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大舌头”李军快速地走进了“金龙”饭店集团的大楼,在综合文化大厅前驻足,只见十几名花蝴蝶式的年轻女子,正在人工喷泉水池与音乐茶座前边的一个T台上排练着。“大舌头”李军看了几眼,忙举起双手“啪啪…”拍了几下,而后大声说“大家辛苦了!”这时十几名的年轻女子忙停下了排练,大家先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大舌头”李军愣愣地看着远去的那个人……此时此刻,侨羽刚刚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用手巾洗了洗脸,而后走到了老板椅子前,坐在上面若有所思了起来。“当当……”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侨羽睁开了刚刚闭上的眼睛,说“请进!”,门悄无声息地开了,只一个人急冲冲走了进来,只见这人一米八的高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笫四十八章节大金龙综合吃吧,三个妈碰半个爹。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大舌头”李军研究着这张羊皮制成的“藏宝图”,他研究了好几天也没有弄明白!这几天来,三层的旧超市改装成“综合大饭店”的工程开始了,用现代都市人的网络新名词也叫“大吃吧”,还可以叫或者叫“吃客联盟”,或以传统“饭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傍晚,刘萍萍刚劳动归来,场长就给她送来一封信,打开一看,正是二十年前跟着父亲到新加坡,不久,又从新加坡转到台湾,继承伯父家产的朋友王行的来信。信中说他要返回祖国大陆,将刘萍萍接到新加坡去。这消息,太突然了。啊,人生的道路,对刘萍萍这位来自上海姑娘来说,也许太曲折太残酷了。此刻,她捧着这封远方的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性与阴谋(中部书)笫五十三章节错走村庄进大山,李军再进纯阳宫。再说李军一看得了,也别问路了,还是按地图上的路线标记走吧!走吧!他叹了一口气加快了步伐,一直奔着北边远处那座最高的山峰走去!李军快速地走出了这个小小村庄,往西北边的一大片荒野草丛中走去。走着走着身体两边的荒草越来越高,道路越来越窄、而且......【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