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头条
时值深秋,清冷的北风开始渐渐侵入山东半岛的腹地,今年刚满27岁的赵亮在莒县看守所的监室内瑟瑟发抖。11月18号,该是他的儿子出生一百天的日子,而他今天接到的却是对他及七名盗窃团伙成员依法逮捕的决定。天色阴阴的,森严的铁窗如一片天网笼罩在他的四周,压得他无法呼吸。他怎么感......
热门
悲剧,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降临。住在城阳镇三角汪村的孟庆玉做梦也没有想到,本想安安静静过完下半生的他竟然在52岁那年的一个深秋的夜晚,被人乱棍打死在荒郊夜外。这起命案的破获扑朔迷离,柳暗花明,当我们覆上沉重的案卷,回拨前进的时针,回顾案件发生、破获的历程,面对悲剧的真相......
最受喜欢
透过浓浓的烟雾,只能感觉到东方露出了鱼白的颜色;大火熊熊不熄,浓郁墨绿的松木烧成了炭柱,灼热的空气令人窒息;花岗岩的石头炸成了粉未,甚至连微微翘起的小山头都被削......
小小说
灯光柔和明亮,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给人温暖的感觉。我在灯光下静静地看书,外面的风徐徐地吹来阵阵凉意。这一刻我已将心静了下来,在文字里儒养,只希望这份静谧不被人打扰,做一个安静读书的人。她突然的站在我面前,又见到她脸上的美丽,善良,温柔,以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我的心海突然的波动起来,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愤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傍晚,教学楼的天台上,还是一样的景物。高楼旁的塔吊机还在忙碌地画弧;耀眼的太阳一点点慢慢虚弱,最后沉入远山,白云也变黑了;天空开始死寂沉沉,没有一丝风来过,像个喘不上气的老人。在一个墙角边坐下,身体靠在粗糙的墙壁上,唐突感到莫名的无助。“为了什么?”“到底是为了什么!”焦躁的嘶喊声空空荡漾,没有人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世界,我来了!”小丫在天台大声喊出这句话时是笑着的,这是她第一次笑得这么灿烂,宛如二月的花开。“天空不曾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小丫在日记本的扉页上,一笔一画地写下这句话,这是从《飞鸟集》上抄下来的,她很喜欢泰戈尔的诗。再过两个月,小丫即将迎来自己的十八岁,那将会是一个美好的季节。“如果可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走在大街上,寒冷的北风,硬生生的想要刮走人们身上仅存的热气。每个人都在与它抗争着。在街上走着。我怀揣着几个被包在袋子中的热腾腾的包子。它们似乎也冷得颤抖着。我哆嗦着身子,只想快些回家。逃离这静谧与寒冷交至的街道。“给点钱吧……给点钱吧……”一声充满稚气又蕴含无奈的声音传入我耳中。低下头,原来是一个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梦中的喜事曹老三沉着脸,一根接一根抽着当地最廉价的五元一包的烟。他眼睛盯着电视屏幕,跟媳妇赵宁丽一起看一部演绎年轻人婚恋的新剧。赵宁丽看的入神,时而发笑,时而叹气。终于,晚上的三集播完了。老三咳嗽了两下,媳妇知趣地关了电视,出去端来一脸盆凉水,毛巾浸入弄湿,取出来拧干,爬到炕上把女儿给他们新买的凉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由于大姨夫的去世,丫丫被送到了外公家,丫丫刚去的时候,外婆也还在的,丫丫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外婆不在的。她也只记得那一片片番茄园,外婆给她做的番茄面是那么的好吃,丫丫常说对外婆的记忆竟然只有一碗面的记忆。丫丫的外公那时候是牛经纪,每个月的某一天,外公会很早就起床去把绳子搭好,不一会很多人就拉着自家的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决明伫立在那座高高耸立的耀眼白山面前,这座“山”外表颇为怪异,没有梯级向上的植被,没有黝黑坚硬的岩石表面,却仿佛是由一团团已经凝固了的冬天的雪堆积而成。山体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表面几乎都被无数透明的方形石柱深深刺入,这些石柱大小不一,有的斜插在山坡上,有的又呈90度垂直悬挂,还有的干脆附着在原来的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一个大雨倾盆的深夜,我突然接到好友安然的电话,电话里她平静地跟我说阿若,你来接我吧。我心里咯噔一下,安然是个从来不会麻烦别人的人,现在下这么大雨却让我去接她,这很不正常。问清地址后,我便火速开车去接她。到的时候,安然正在酒吧门口站着,一动不动,浑身湿透。初秋的风吹过来,冷得她瑟瑟发抖。我撑着伞上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一直认为,我们的世界有着许许多多的秘密,等待着我们去发掘。我们的生命从何起源,我们的能力从何而来,我们带着生命并能力又要从何而去。这些都等待着去发掘。我已经忘了那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带上这个疑惑踏上了征程。当我发现谜团要渐渐打开的时候,我的小伙伴们却一个一个离我远去。有的死了,有的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张悦淇自若地走着,不料却被脚下的小泥河给绊倒了,穿着迷彩色的军服的她脸上身上全是泥。她现在只想好好休息,她加快了脚步,终于走到了树下。她坐在一根粗壮的树根上,用手把身上的泥拨弄干净。看着烈阳当头有点沉昏昏的张悦淇开始往回走。到了班上的厨房,她冷冷地说了句:“没葱,这个,不懂是不是野菜”杨俊皓看见这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军训的第二天的中午,每个班按教练的安排分好每班班长和副班长。由班长和副班长组织班上学生做一餐午饭,没做好的班级将被罚跑两公里。教练来了指挥道:“许慎。”“到。”“由你担任本班班长,杨俊皓。”“到”“由你担任本班副班长,有信心胜任吗?”杨俊皓笑笑说:“没问题”在一旁的许慎想跟教练说不想参加这类活动时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去年冬天,有次从健身房出来发现忘带了手机,于是回公司去取。刚走到办公室门口,就听到尖利的女声在训斥着什么人。我寻声音找过去,看到送外卖的小哥正一脸懊丧地连连道歉,手中捧着个带汤的塑料餐盒,已洒了一些,汤汁还在顺着他的手套往下滴,那个女声依旧不依不饶:“我不管,反正这份我不要了,我要投诉你,送个外卖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是开学的前几天,互不相识的大家在军训的这一天都想给人留下一个很好的印象。对于张悦淇和许慎大家早有耳闻,张悦淇说起成绩来是响当当的。张悦淇以全区排名第三的分数上了南华中学。而许慎那就不用说了这个常年获得区内的第一名,市里的前10名。在还没考试之前就是大批大批中学抢先录取,可是人家压根不放在心上,认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是一个小霸王,在家里是没人敢教育的孩子。在学校是可以当着老师面踩上课桌,与老师针锋相对的人。就连校长都不敢当她的面说一些教育的话,只敢背地找家长,但是家长也手足无措。但是,在那个夏天,她遇见了他。他很高冷,对任何事都是不紧不慢,感觉没什么在乎的。他是家里的乖孩子,学校里的好学生,年段里学霸级的人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是谁,为了一声问候,倾尽一世韶华?是谁,用所有的卑微,换取无所谓的其它!一直是一个喜欢回忆的人,因为回忆里有我所向往的安暖和牵挂。我相信,这些安暖,可以撑起整个盛夏。(一)竹叶青-母亲的味道母亲是一个地道的农民,识字,但不多。盛夏的午后,竹林显得更加静谧,母亲常常弄些竹叶,不炒,也可以说不经过任何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生有一种等,也有一种辜负,别看不起人,别看不起自己,人生很多苦,但是要有尊严,必须懂得付出,要有精彩,必须懂得努力。人为了改变而改变,心为了改变而改变,生命每天都是新的精彩,努力每天都是新的付出。用自己的态度看人,用自己的努力改变,人生有不同,是因为付出不一样,人生有精彩,是因为改变不一样,人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一位老人,用了毕生的积蓄,收藏了许多价值连城的古董。他的老伴过世得早,留下三个孩子,可孩子长大后都出了国,有了自己的生活圈。孩子不在身边,所幸老人还有个学生,跟进跟出地伺候他。许多人都说:“看这年轻人,放着自己的正事不干,成天陪着老头子,好像很孝顺的样子。谁不知道,他是为了老头子的前。”老人的孩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很小就习惯了和外婆相依为命的日子。十五岁那年,外婆走了。处理完外婆的后事,妈妈就把我带回到她的身边。看我紧抱着外婆生前为我织的毛衣和一个毛线团,她并没有心酸,而是指着我的发型和毛衣大笑:“你怎么这么土?"她带我去买了新衣服,又带我剪了一个流行的中长发。面对她,我叫不出妈妈,幸好她也怕我把她叫老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话说王羲之穿越到了现代,仍旧写着一手好字,而且还保留着曾经“东床选婿”时的袒胸露乳的习惯。整天埋头挥毫洒墨,把心思都用在了书法上。由于缺乏锻炼,渐渐地变得肥头大耳、肚大腰圆。当初他也像其他穿越的人一样,投生到了一户现代社会人家,经历了小学、中学、大学的教育。听人说,他在满月的时候,父母给他准备了满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一章:来访地球在浩瀚无际的宇宙中,在地球人未知的领域中,存在着科学技术领先地球几千倍的星球,2017年的地球,曾是它们的几千万年前,甚至是上亿年前的发展水平。由于宇宙中生命能源贫乏,不能再创造出的新的生命体。面对生命枯竭的危机,宇宙的执行者——穹苍,立即召集全宇宙各行各业的精英执行者,成立生命联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们相遇在咖啡厅的街角。那时正下着大雨,我往咖啡厅冲去,咖啡色的帽子和白色的裙子都被打湿。看着纷纷扬扬的大雨,我不禁浮想联翩:想像着自己撑着伞,在雨中嬉戏,与雨中的那个他追逐打闹。笑声、喊声、踏水声,一并消融在雨中。不知不觉中,一个温柔又充满磁性声音在耳边回响:这位小姐,不知我是否有这样的荣幸为你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柿子园小学的教学楼本来是一幢新盖的漂亮三层小洋楼,然而不知怎地二年级一班南山墙靠近横梁的地方却留下了一道细细的长长的沟糟,就像雪白的墙壁上趴着一只大大的蜈蚣。一只麻雀发现了,就在这儿安下了家。每天一上课,小麻雀就静静地蹲坐在后门上,静静地看着前面讲课的老师和黑板上那些曲里拐弯小蚯蚓一样的文字,就像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在大街上受冻,衣衫单薄,浑身发抖,脸色苍白。冬日的大街上冷风阵阵,他紧紧衣领,低着头快步走过去,走了一截,又踩着步子挪了回来。空荡荡的客厅里,他拿给她一条毯子。他洗完澡,在浴室狭小的空间里穿起衣服。潮湿的皮肤和浴室里的湿气混在一起,衣服黏在身上,怎么也伸不进去。他开始后悔带个小乞丐回家,自己家里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引子:2011年初春,齐鲁大旱,真可谓:千里莽莽热气扬,平起沟壑尽创伤。望着一块块即将绝产的庄稼,群众的唉叹声不绝于耳。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各地政府把抗旱保收作为重中之重的工作,河前镇国土所所长李永林临危受命,难、险、苦、累首当其冲。旱魃出炉这是一片石秀、林美、水甜的山间小镇,因为位居宛如仙境的玉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这是一个悲剧。阳光璀璨的下午3点,学校的篮球场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我穿越层层人肉墙,准备去找我的花痴闺蜜兰兰,她一听到下午有外校帅哥来比赛,便神魂颠倒,不知归处。“兰兰,夏兰兰!!!”我在人群里扯着嗓子跟卖报喊“头条头条啊最新新闻”似的,一路高歌,我人矮,只能这样找了。在人肉堆里面挤了半天,没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