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头条
时值深秋,清冷的北风开始渐渐侵入山东半岛的腹地,今年刚满27岁的赵亮在莒县看守所的监室内瑟瑟发抖。11月18号,该是他的儿子出生一百天的日子,而他今天接到的却是对他及七名盗窃团伙成员依法逮捕的决定。天色阴阴的,森严的铁窗如一片天网笼罩在他的四周,压得他无法呼吸。他怎么感......
热门
悲剧,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降临。住在城阳镇三角汪村的孟庆玉做梦也没有想到,本想安安静静过完下半生的他竟然在52岁那年的一个深秋的夜晚,被人乱棍打死在荒郊夜外。这起命案的破获扑朔迷离,柳暗花明,当我们覆上沉重的案卷,回拨前进的时针,回顾案件发生、破获的历程,面对悲剧的真相......
最受喜欢
透过浓浓的烟雾,只能感觉到东方露出了鱼白的颜色;大火熊熊不熄,浓郁墨绿的松木烧成了炭柱,灼热的空气令人窒息;花岗岩的石头炸成了粉未,甚至连微微翘起的小山头都被削......
小小说
三年前,镇政府对镇直各单位的党建工作进行考核,定为优秀则每个教职工奖一个月的工资。考核表中设有一票否决的条文,如果有人触犯了其中的任何一条,所有的职工都没有了奖金。那一年春季,镇小的校长和总务主任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触犯了一票否决条文,不少人开始议论起奖一个月工资的事来。校长听说后眯着眼,说“我是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堵嘴某镇有一所中心小学,由于师资力量雄厚,把村小的学生都吸引过来,成了生源充足的学校。别校的老师都削尖了脑袋挤进来,那校长的位置可谓是天鹅肉,谁都想不择手段坐上来。现任的万校长,虽说是学历不高,能力平庸,外交手腕可堪称一绝。上任两年了,仍然是一个气管炎(妻管严),看老婆脸色行事,任人摆布的人,自然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号的早晨,我兴奋地来到了换药室拆缷鼻腔里的海棉条。主刀医师告诉我,棉条是压缩海棉做成的,起支撑鼻腔的作用,抽取时有不适感,但不要紧张。护工阿姨见我一个人来到换药室,又没带面纸,立即到我的病房取来纸巾给我擦泪。主刀医师的技术娴熟,转瞬间他已解开了绳扣并迅速往外拉扯。此时我顿感鼻部奇异,泪珠滚滚。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整个等待区静寂,只有时钟的嘀达声。随着两辆推车的进入,医生护士又井然有序地忙开了。九时五十分,终于有人来推我了,通过一排走廊拐了个弯,来到了手术室前,主治医师笑容满面地站在门前等着我。我被推进了手术室。不一会儿,连续进来了好几个人。护士在旁准备着器械,麻醉师站在脚底帮我捋上裤管。主治医师与我攀谈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7号病床迎来了一对老年夫妇。老奶奶种着六亩地,还养着鸡。来医院时,鸡还被关着。育有一女,已婚嫁。老两口在家相依为命。老头子被鼻饲管插着,走着急匆匆的小碎步,目光炯炯,抬腿投足多有不便,在床上翻身都需老伴相助。原来他是一位“帕金森”患者,四十多岁就患病,老伴陪侍至今已然白发。这次住院是因为嘴馋,趁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青春易逝发稀少,岁月蹉跎,心力两相娇。家庭担重倍煎熬,上有二老下有小。西医诊过中医瞧,中医治根治表欠疗效。西医妙用手术刀,但愿来日无烦恼。2014年11月,天气晴好。时值立冬。苏北医院210病区处于二号楼的顶层。我住第16号病床。在床的两边设有可拉动的隔帘,15号与17号两张床分列两旁。这室住着三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不是鸡在梧桐山下住着一些猎户,他们靠上山打猎物生存,过得其乐融融,妻贤子孝,这天阳光明媚,神清气爽,张檬……娘子,我去上山打猎去了,你和娃在家等着,嗯,好的,张檬娘子回答,夫君早点回来,注意安全,我和娃等你回来吃晚饭,嗯,好的,张檬答,只见张檬背背弓箭,脚步如风上山去了,说也怪,在烈日下晒了半天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马仙(2)上篇我们写到出马仙的堂口24职位介绍,其实出马仙只是地方仙,她的堂口差不多都是地仙,掌堂大教主,也就是出马弟子身边的那位仙家,所有的仙家都要听他指挥,包括出马弟子,而出马弟子什么都不用做,不用管,也就是地仙借她身体给人看病,一般都是帮全窍,有人老看病,出马弟子焚香请仙家上身查事,(而出道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出道仙和出马仙(第一章,出马仙)近年来出马仙和出道仙的堂口越来越多了,而且大都是都是年轻人,那么我就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出马仙,出马仙是附体.有灵体附体,被附体的人会大病一场,人瘦如骨,经常发火,精神失常,那是被灵体,或地仙捆窍,同时眼前,耳听都会出现幻觉,甚至喜弄哀乐都由他们控制,所以看似精神病患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他附身在她唇边落下一个吻,开启了他们的第一次试恋。他和她都不相信初恋会成为永恒,所以他找到了她,那一年十八岁,他们假装相爱。他父母离异,儿时残酷的记忆令他感到窒息。因为他父亲是个赌徒,成天和那些狐朋狗友赌钱。那浓重的香烟味道,那暗沉沉的黄色灯光,还有那些人粗俗的嘴脸,都令他厌恶。于是,他父母选择了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记不清是哪一天,一只美丽的蝴蝶突然飞到了我的窗口。“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QQ?”我问道。“朋友帮我胡乱加的。”从此,这只美丽的蝴蝶便停在了我的窗前,飞进了我的心里。一个好听的昵称,一头披肩的秀发,一副苗条的身材,一张白净的面孔。花容月貌,让人疑是仙女下凡。我点一下鼠标,把对面的她拍了下来,然后将这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八章西征今天的马红兵特别的兴奋,他扛着枪走在队伍的后面唱起了山歌;皇帝只一个咋不让我坐?我偌当皇帝是非绝不多。你要没老婆我给你找一个,漂不漂亮不敢说,保你睡个暖被窝。看而今,军阀混战他管不了,你说这个皇帝他可笑不可笑。为什么皇帝就一个?偌大的清廷快灭咯,三百年的江山谁来坐?这个皇帝不是个好鸟,泱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个拎着酒坛子的人至今在我脑海里久久散不去,而那漂浮红尘的往事或许早已成为过眼云烟。从我记事以来我就一直生活在道观里,观里很多师兄还有师傅。他们对我很好,可是从来不教我学道。我问师傅为什么?师傅摸着长长的发白的胡子说道“道无止境,心中有道,方为大道。”我实在弄不明白师傅话中之意,我只是想学道法而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入冬之后,田里的农活总算结束。闲下来,老孙才感觉到,天气渐渐变冷,腰腿疼的老毛病又犯了。小孙是老孙唯一的儿子,大学毕业就在城里工作,还当了大官。街坊们都翘起大拇指夸,这孩子不但混的有出息,还孝顺着呢。小孙听说了老孙的状况,立马抽空开车把老孙拉到了城里中医院,办理住院手续。小孙对老孙说,如今生活条件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关于蜻蜓的故事,我总会想起林黛玉的葬花吟的开场白——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就此以诗句作为题目,或是扣准了蜻蜓的一生。16岁的她身高已长成,162cm,纤手细腰,水灵娇嫩,乌黑的长发顺直自然。站立众多颜色各异的女人群中是那样天纯。只有她的美才给她些许自信,父母是这座城市的拾荒者,没有上高的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前些年,我所在的小镇常常组织元旦长跑活动,镇直各单位组队参加,有的单位穿着统一的运动服,有的单位穿着统一的冲锋衣。单位底子厚薄,只要看穿着就一目了然了。记得在首届长跑时,镇小代表队没有统一服装,看起来花里胡哨,好多人在那儿小声嘀咕“下次我们也要统一服装!”于是,第二届长跑前一个月,活泼开朗的谈老师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夜。如凉水一般,令人有些发冷外边的世界,像是包裹在黑色的城墙里,没有一丝光亮,唯有几丝凉风时不时的经过,才与人一些安慰。此时的D镇也显得格外的宁静,昏暗的街灯在此刻格外的亮眼,黄色的眸子引导着车辆前行着,开向黑暗的更深处。灯光下依稀可见有什么东西在那里移动,此时当是深夜里潜行的动物的天下,趁着黑夜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孩子的哭闹这些天弄得秀秀精神恍惚。这个宝贝儿整哭,是不舒服?还是呼唤她爸爸归来?医院是去过了,大夫检查了一遍身体,说无大碍。“孩子可能是吃不饱,不行就让她吃奶粉吧!”大夫交待。可秀秀舍不得啊!毕竟两个多月的孩子就给她断奶,初为人母的秀秀下不了这个狠心。“这孩子不吃奶粉,母乳不足怎么办呢?”秀秀翻来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冬日的一场早雪过后天气回升到10度左右,午后的阳光暖和怡人,几位中老年人蹲在村路边的墙角,懒懒地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将近70岁的董老上穿深蓝色的破中山服,吸烟烧的窟窿露出儿子多年前曾穿的绿毛衣,下身穿一条十多年前的直通黑裤子,脚蹬一双已露脚指头的黄军用鞋,浑身沾满泥土和油渍,迈着自信的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亚诺上校回想起它诞生的情景的情景.他作为第一个超时空类人机器人出现在人类面前.他浑身插满管子,躺在一个装满黄色液体的大容器里.”好啊,陈博士,我们终于研制出609号了.”’’主席先生,我们马上可以投入生产到时候超时空智能机器人就会进入人们生产生活的每个领域,您可是人类的大功臣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陶伟这些日子特烦。“都是那丁市长办的好事”。陶伟走下飞机,不由自主的嘟哝。实际上,说那个丁市长就是陶伟的妈妈。可陶伟在家里也这么称谓。他们家就这般文化氛围。譬如丁市长叫陶伟的爸爸,很少叫老公。总是“陶局长”怎么怎么,老公的称呼是跟着官衔走的。原来陶伟的爸爸在县里当书记,丁市长自然也是“陶书记”怎么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味美好(2)我写到“瘾”字的时候,与回味美好(1)是不是有点离题了?别人认为,我无法想象和推断,但我学什么做什么容易着迷,也可以说成易成瘾、好变痴、会走火入魔等,这一点我对自己十分清楚,情感上也是一样。我与政委小女儿的那段花痴经历,在很短的时间里,如干柴烈火,迅速熊熊燃烧。“小白猫”。我喊着。这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闺女第一次学会用筷子吃饭,妈妈就告诉她,手的位置一定要往下放。那种突然变得严肃的表情,让闺女一脸茫然。妈妈可是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人,最温柔的妈妈。闺女稍微大点了,妈妈干脆在筷子上做了一个记号。闺女的手要是高了,妈妈就会大发雷霆,与平时的表现,判若两人。闺女很想知道为什么?爸爸说,我和你妈妈是我在南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早饭后,妈妈下楼送儿子上学。刚到楼道口,一股寒流袭来,只见一片洁白的世界。昨晚下了一场大雪,儿子对妈妈说,停放的汽车变成奶油面包了。妈妈这是第一次步行送儿子上学。不仅仅是雪天不能骑车,还有一个原因,妈妈暂时还不能告诉儿子。有人摔倒了,也有自行车电动车躺在地上,一辆汽车,拐弯时候,前轮一直打滑,撞到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江君在林业人事制度改革时,选择了“买断”下岗。之后,在县城跑环城,生意一直很好。没想到五年后,客运公司推行“环城的士”,他的面的生意开始不够景气,好在儿女都参加了工作,没有了过重的经济压力。天命之年的江君根据自己的人生经验,觉得回原系统上班比搞个体要好一些了,老同事告诉他乡镇林业站岗位有空缺,而且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