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爱情小说>我们终究天个一方

我们终究天个一方

发布时间:2017-02-13 09:42 投稿者: 温温 浏览:
一.悸动遇见他的时候正是七月,天气炎热得让人有些烦躁,这天正是军训的第一天,与他相遇便是个缘分吧!看见觉得有些似曾相识,不知怎的心里泛起了涟漪。后来才知道是以前一起玩的朋友,可我却并不知道他名字。那时我正在打扫卫生,他拿着拖把过来了。不知怎的就聊了起来,也并不知道怎么聊起了名字。”你知道我名字吗?"......

  一.悸动

  遇见他的时候正是七月,天气炎热得让人有些烦躁,这天正是军训的第一天,与他相遇便是个缘分吧!看见觉得有些似曾相识,不知怎的心里泛起了涟漪。

  后来才知道是以前一起玩的朋友,可我却并不知道他名字。那时我正在打扫卫生,他拿着拖把过来了。不知怎的就聊了起来,也并不知道怎么聊起了名字。”你知道我名字吗?"我疑惑的看着他。

  “林桐茜,刚才不是自我介绍过了吗?"也对方才才介绍过了呢!不都说没听清吗?

  "刚刚点名你不是没来吗?”我轻轻地瞥了一眼。

  ”我来了啊!"他解释到。

  ”那你叫什么?“ "徐敬熙。”他轻轻地说。声音很小,我也并没有去多想。

  我转头看向他,谁料正碰上他的目光,四目相对,脸上泛起了红晕。

  烈日炎炎下我们正在军训,心里莫名有些火气。口渴回到教室后看到几本有污泥的本子,随后他来到我的桌边,我便向他诉苦,事后我把这件事网忘的一干二净。

  第二天来,抽屉里莫名多了几张本子和一张纸条。写着,那几本脏本子是我给你的,你把脏的给我吧!

  心里莫名感到奇怪,名字都不留,我怎么还给你?其实我本不想让他给我新的,毕竟也不是他的错。

  后来因为我不舒服就在教室了休息,我就去翻翻他们的字迹,突然徐敬超这个名字映入眼帘。切这个小子原来叫徐敬超啊!

  我总感觉那字像他的笔迹,可是......

  ———————【未完待续】

12下一页

上一篇: 她的世界   下一篇: 父亲教我做硬汉
1、“我们终究天个一方”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我们终究天个一方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620/,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爱情小说
我们相遇在咖啡厅的街角。那时正下着大雨,我往咖啡厅冲去,咖啡色的帽子和白色的裙子都被打湿。看着纷纷扬扬的大雨,我不禁浮想联翩:想像着自己撑着伞,在雨中嬉戏,与雨中的那个他追逐打闹。笑声、喊声、踏水声,一并消融在雨中。不知不觉中,一个温柔又充满磁性声音在耳边回响:这位小姐,不知我是否有这样的荣幸为你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河畔的金柳是他给我的感动,当时我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中的艳影是我们的回忆,在我心头荡漾。软泥上的青荇是他给我的温柔,轻柔地在湖底招摇;在黄河的涌湃里,我甘心做一粒黄沙。那个夏天在球场,我,遇见了你;那个夏天在学院,我,等待着你;那个夏天在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天上午糖糖跟着姥姥去景观路一家生鲜超市购物,出来时候看见一城管殴打一农妇。只见那城管扯下农妇扁担后头一只鸡,狠狠地摔在地上,抬起罪恶的脚猛踩鸡头,那呱呱乱叫的鸡一下子没了气息。紧接着又是一拳接一拳雨点般地落在农妇的胸部上,而那农妇没有哭,只是不停叫着:你踩死我的鸡,你赔我鸡!你还我鸡!而她越叫城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当我再一次被刀疤脸揪着耳朵提出被窝,极度的疼痛让耳朵火辣辣地燃烧起来,两眼金星直冒。刀疤脸爸爸仍不解恨,他一手夹着烟,一手正接着电话,飞起的一脚正好踢在我屁股的淤青处,一阵钻心的疼又一次袭来,膝盖一个打软,差点倒下地去。赶紧用力挺了个身,我咬紧牙迅速穿衣拔鞋,赶到外面站队,发现石头早已挺立在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李卫骑自行车回来,锁了车,从车筐里取出文件包,刚要上楼,看见自行车轮下有个什么东西,他弯腰捡起看了看,感觉没什么可利用的价值,复又扔到地上。李卫是一个公司的职员,五十出头的年龄,在同龄朋友、同事、同学都纷纷下海之时,他也在岸上热烈地跟着打围,结果别人真的都下了海,只留下他坚守在这个终生献身的单位岗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熟识铁柱的年轻人呢,总要背地里骂他几句......这小子,真是傻人有傻福哟哎!这春妮咋就喜欢这没头没脑的穷小子呢,瞧那赵铁柱,一没钱二没相貌,有什么好?......还是春妮母亲看出了女儿的心思,只是用眯成了一条线的眼睛,望着女儿道:咋的啦?妈......没......没啥。春妮回答道。母亲又道:你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老公感冒了,咳得厉害,整天哐,哐,哐地叫个不停,晚上吵得我都没法睡,烦都烦死了。我说:你不会去买感冒药吃啊,晚上都被你吵死了。老公有气无力地说:你去帮我买白加黑。我去了隔壁的诊所,医生说:没有白加黑,只有999感冒灵。我说:也行。老公埋怨:这种药根本没效果.我说:没有白加黑,你还没吃,怎么就知道没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王老奶奶死了,时年80岁,她自己砍柴,自己种菜,自己烧饭,一个人住在非常古旧的老屋里整整18年,她是五保户。王老奶奶曾经有一个儿子,是村里的村长,已经死去20年。20年前,村长王老奶奶的儿子,给王老奶奶选为五保户。村民只敢私下里议论,光棍老瘸子60多岁都不是五保户,刘寡妇带着两个幼小的孩子也不是五保......【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说起凉山,人们会很自然地想起四川省的凉山彝族自治州,其实现在的凉山州是由四川省的原西昌地区和原凉山彝族自治州组成的。凉山彝族自治州自古以来便是祖国西南的多民族地区,是中国最大的彝族聚集地。这里有彝族、汉族、回族、苗族、蒙古族、纳西族、藏族、土家族和白族等十几个民族。因为凉山位于青藏高原东南边缘的横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金立近来正同一位叫仙人掌的花的网友热恋,两个人刚认识一个多月。仙人掌的花看了金立空间里发的几首狗屁诗,对金立大加赞赏,说金立是个才子。仙人掌的花也喜欢写诗,于是诗歌在他们之间燃起了熊熊大火,双方激情迸发,感情犹如腾空而起的火箭迅速升温。仙人掌的花对金立频频发出约会邀请,金立虽然年轻,精力充沛,在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一章踏青春梦春天,着实是到了济南了,市街路树、古院垂柳、景区草木、校院绿荫,包括小区园化,那些枝头芽、草叶嫩、初蓓蕾,都已经纷纷抽头撒娇了。娇阳下的大明湖,岸柳翻新,荷叶枯润,涟漪走水,波光粼粼,十色风采。历下亭两岸对望,北极阁、铁公祠、汇波楼、超然楼等四方来客目古舒怀。乡客乡音走进出,游船游车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日出复活我有次陪你一起看日出,在那次日出里,我们看着阳光渐渐亮起,这个小城在阳光里复活里,小城渐渐有了活力起来,人们纷纷忙碌起来,日出的亮光越来越大,,渐渐翻起了好像鱼肚白,我说,别说话,闭上眼,我吻你,我抱紧你,摩挲你的身体,那一刻我们的身体都很柔软,我的手游走到了你的头发,....当晨光拖起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日子就这样悠悠的过着,小男孩也在一天天的长大着。只不几年光景,小男孩就出落成了一个英俊的少年了,可日益相处的情雪却对沫然有了别样的感觉。但天不都遂人愿,原来沫然那好吃懒做的邻居阿三见沫然家过得越来越好,愈是眼红,但他却不知是何种原因。故,那阿三便开始紧紧的盯住了沫然的家,一次又一次,那沫然虽见了但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苍山静,烟雨遥,沧海啸,红尘扰,何人又再惹寂寥,残花一地风中笑。梦阑珊,衣不沾,薄指芊芊人缱倦。是花潜了梦,还是梦已悄然醉了潇湘。落寞一夜雨,古刹山岚绕,菩提花开,风冽留痕,雨淖沁魂。一钵不凋谢的花雪,怎惹来时路的寒夜?梦,已熟醉;花,悄已入眠。是花潜了梦,还是梦已陶然醉了潇湘?忧伤的嗔怨,轻折的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扶贫距离县城100多公里的贫困村迎来了一批不速之客,全村一下子炸开了锅,村里男女老少全都跑出来打量这批客人,有人猜准是下乡推销产品的,有人准要上当受骗了;有人猜准是走亲戚的,说走亲戚看上去有点不对头,村里没有哪家请客摆酒;有人猜准是一帮看风水的,这年头谁不图个吉利。你猜我猜大家猜,猜得不可开交。你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忠英上海的家是租住在上海租界宝善街的公顺里。这是一幢三层的石库门。红色的外墙,雕花的门框具有明显的西洋风格。叔侄俩回到家已是丑时。忠英的夫人与两个女儿早已睡得死死的。忠英深更半夜地回家,他怕惊动家人,轻手轻脚放好行李。因为孝廉来上海,他没有做好准备,也无法与家人联系。因此夫人宋氏根本不知道忠英的侄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半个多月前,李婶就接到信儿,村头张喜旺家本月的二十八要娶儿媳妇,酒席定在城里海天福大酒店。结婚这天,李婶胖婶刘婶和二丫一大帮人,乖着小客车来到香椿路海天福大酒店,下了车,穿过彩虹门,绕过连挂鞭,进入了婚礼厅。大厅里挤满了人,三个一群,五个一伙,都在说说笑笑,李婶东瞧瞧西望望,两眼睛不住的在看,忽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钓过狗吗?像钓鱼一样钓过狗吗?我想,你一定没有,但是阿桃钓过!阿桃是我的小弟,也是幼时的玩伴。钓狗这件事,发生在阿桃很小的时候。那时,阿桃还在外婆家,那是一个一切阿桃说了算的地方。那日,外婆知阿桃要来,早早地炖好了肉,说等阿桃一到便可以啃骨头吃肉,骨头上的肉啃完后便扔给院里那只黑狗。黑狗是大舅前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之后,解放军边防连长王海刚、周天喜排长、一班12个战士走上很高很远的山路。他们走去,就像到很远的异地去一样。就这样,他们到下午近16点,到位于中国西藏和印度边境的扯东哨所。王连长还没有走到,就看见这个哨所后面20多米,有四五个分开的插有印度国旗的印度哨所,心里非常发怒!他走进了在哨所里的一班长、而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女孩打电话要看房,我匆匆赶到嘉绿景苑,去剑歌超市拿钥匙。一进门,见房客小倪正在里面买东西,手里拿着一根大号火腿。新年后的初次见面我们都一脸惊喜。我说你买东西呀?小倪嘿嘿地笑着应答。来到收银台前,老板娘递过来一个食品袋,小倪一面往食品袋里装火腿一面付钱。我心想,咋就买一根呢?怕羞住他我故意把目光移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内科医生胡大夫有次偶感风寒,虽无大恙,却落下一种后遗症:右手拇指和食指老爱凑到一起,有事没事搓几搓,尤其是在给病人完诊后准备开验方的时候,右手写着写着就自然地停下笔,那两指就粘到一起,有意无意地搓几搓......时间一长,这毛病就成了习惯,甚至吃饭的时候也这样,吃着吃着,胡大夫就把筷子一放,亮出右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星期天下午,我到市青少年宫找个朋友。忽然听到合唱团孩子门嘹亮的歌声:怎能忘记旧日朋友/心中能不怀想/旧日朋友岂能相忘/友谊地久天长......这是一首苏格兰民歌友谊地久天长。孩子们分三个声部进行无伴奏重唱。我听着,屏住呼吸听着,渐渐有一种找家的孩子梦幻般摸到回家路的感觉。仿佛有一只巨手把我推回到哪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题记:每一次回忆,都是对灵魂的拷问。每一段故事,都是对岁月的追究。每一个人物,都是时代的缩影。每一个片段,都是邂逅的缘分。2000年这个让我记忆深刻的一年,这一年我的心情基本上在全家老小的影响下保持着一种高度兴奋的状态,我们不是没有心事,不是没有祸端,全是因为这一年我们的生活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84年大学毕业了,我被分到了面粉厂工作。说起对面粉厂的感情我只能用爱恨交织来形容,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呢?还请老叟给你一一倒腾出来。1984年6月23号,我所在的学校教务处发布了一个神秘通知,为什么说神秘呢?只因为通知上面的字不是中国字,也不是美国字,而是一行行看得见,看不懂的文字,说是法语吧,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直不喜欢那种追着旧爱死缠烂打的人,或是仅仅对自己无尽折磨,抹杀掉一份原本美好的回忆。爱是深深的喜欢,情来时,总会忽略对方的缺点、恶习,对周围人的劝告也权当是喉中刺,随便就成耳边风......习惯坐在窗前听风吹过的声音,习惯了闲时写点文字以托幽思,习惯了早已云淡风轻的宁静,小雅,一个人如其名的恬静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