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魂24小时

发布时间:2017-02-04 15:36 投稿者: 2017年微微一笑 浏览:
美丽的海滨城市珍州正处于每年一个多月的休渔期。所有的渔船整齐地停泊在港湾,像整个城市一样宁静祥和。没有人意识到,一场匪夷所思的灾难正悄然袭来……中午13:00珍州交通大学发生集体食物中毒事件!中毒学生除了上吐下泻伴随发烧外,还出现了十几例腹痛、皮肤红肿甚至鼓起黄水泡的奇怪症状。被火速送到市医院的中毒......

  美丽的海滨城市珍州正处于每年一个多月的休渔期。所有的渔船整齐地停泊在港湾,像整个城市一样宁静祥和。

  没有人意识到,一场匪夷所思的灾难正悄然袭来……

  中午13:00

  珍州交通大学发生集体食物中毒事件!

  中毒学生除了上吐下泻伴随发烧外,还出现了十几例腹痛、皮肤红肿甚至鼓起黄水泡的奇怪症状。被火速送到市医院的中毒学生在进入重症监护室后,有的还出现了短暂性失去记忆、语言含混等问题。几位大夫紧急会诊商议,初步认为这是一种侵蚀性较强的病菌在作怪,病情发展速度惊人,超乎想象!

  院长立即报告疾控中心,请他们帮助立即联系刚从美国交流讲学回到省城的流行病医学专家方教授前来珍州,结合临床症状和疾控中心的化验结果再确定病症。

  下午15:20

  流行病学专家方教授赶到疾控中心,和等在那里的市卫生局专家、检验人员一起对学校食堂送来的致病鱿鱼样本做了仔细比对鉴定,居然发现这是一种来自境外的罕见的俗称为“食肉菌”的化脓链球菌,曾在美国夏威夷海域和东非海域发现过相似的病毒,该病毒所引发的坏死性筋膜炎,临床症状早期为高热,伴有腹痛,然后病菌会以极快速度蔓延到胸腔、肩头和头部,病人会出现狂妄幻想症状以及非意识暴力行为,肌体在12小时内出现大面积溃烂、坏死,从发病到死亡都不超过24小时。一旦健康人的肌肤,哪怕只是蚊虫叮咬所造成的创口都有可能会被感染,死亡率几乎是百分之百,目前国际医学界尚没有什么有效的药物能够控制。

  下午16:05

  疫情就是命令!医院方面立即向省卫生厅汇报此次突发疫情,请求厅里火速增援;警方也从治安、防暴等大队抽调大批警力增援,他们兵分两路:一路协助医院、教委、学校等方面抓紧对前来探望和陪床的学生及病人家属进行全面体检,并安排通过的人员从临时设立的安全通道内撤出;一路迅速在三号病房楼周围五十至两百米的范围内设立三道封锁线严控进出人员;卫生防疫站的人员也全副武装携带消毒器具进入病房楼内做全面喷洒消毒。

  交代给探案一组刘玉明的任务是务必尽快查清这批鱿鱼的来源。

  刘玉明找到食堂采购员老马,让他仔细回忆买鱼的经过。

  老马回忆:今天一大早他赶到海鲜市场,转了半天,太贵的买不起,便宜的不新鲜。本以为要空手而归了,这时一个中年人驾着一辆电瓶三轮车迎面驶过来,车后面是很晃眼的一车晶亮的鲜鱿鱼。老马料定他准是往市场里送货的,但看到这车鱿鱼除了一两个有保鲜箱外,其它的都是散乱地放在车厢里,而且还带有些泥灰,就问他是怎么回事。那人一听就来了气,说刚从大路口往海鲜市场方向的岔路拐进来,因为躲一辆快速逆行而来的卡车冲上了人行道,顶在一棵树上,保鲜箱被抛在地上,手和腿都摔破了,可恨的是那个肇事者车都没停一下就逃掉了。自己只好一瘸一拐地把散落在地上的鱿鱼捡起来装车厢里,怕耽误生意,就拿碎冰擦擦创口处的尘灰,找了张卫生纸贴上。老马听了,安慰他一番,并说自己愿意把鱿鱼包下,只要价钱合理。那人痛快地以很优惠的价格把这两百多斤鱼全卖给了老马。从这人的举止谈吐来看,是本地人没有问题,身高一米七多点,穿着很普通。

  在海鲜市场,刘玉明带着两个手下跟老马分头展开走访调查,全力搜寻有关卖鱼人的相关线索。市场看门的老师傅摇着头冲他们念叨:“现在正是一个月的休渔期,本地渔船早都收进港内不准出海,而外运来的鱼虾都是通过冷藏车运到市场的。哪有用电瓶三轮车来送货的?除非有人偷着驾船出海。”

  一句话提醒了刘玉明,一行四人上了车火速奔渔政监管局。

  渔政监管局调度指挥中心,工作人员调出电脑存储的伏季休渔船只登记和违法稽查记录,没有发现记录在案的渔船有偷船出海的情况。刘玉明问,这里会不会有遗漏的情况,比如有人晚上偷着出海等。旁边一位女工作人员搭话道:“有一件事,今天凌晨4:55分,029号稽查船在羊角湾海域的岸边曾发现一艘企图躲避检查的外省机蓬船。”

  据这位女工作人员讲,这条外省的机蓬船是每天在傍晚从南方小渔镇上收购了当地渔民捕获的新鲜鱼货后,再撒上碎冰,装上泡沫箱,迅速走水路运送过来。因为老板听渔民们说这批鱿鱼可能有点“问题”,怕送到海鲜市场过不了检疫检验关,所以就提前联系了买主,约好一早在羊角湾海滩边交货。本来打算进一步处理此事的029稽查船因为接到了另外的紧急任务,只好先暂扣下机蓬船主的运输证件并拍了照,下午已经处理完。

  刘玉明马上问:“机蓬船主和那个买鱼人都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工作人员回答:“机蓬船主叫周炯,今天下午已经返回鹿角镇。据他提供的情况,买鱼者叫胡庆,应该是当地人。”

  事不宜迟,刘玉明立即打电话给返回指挥部的警员,让他们马上驱车赶往羊角湾寻找卖鱼人。

  晚上20:20

  刘玉明通过村委会的协助,很快就确定住在村南角的胡庆就是自己要找的人。村支书老王边带路边介绍:胡庆和村里另外六个人受雇于一家远洋渔业公司,去年,他们去东非海域作业捕捞,捕捞船遇到强风暴出了沉船事故,只有胡庆一人生还。胡庆回来后就再也没出过海。胡庆和老婆已离婚,只有一个女儿,两年前考上本市的交通大学后就搬到学校去住,有时候回来给她爸做饭,今天中午还见她回来过。

  胡庆家的三间房子都黑着灯。大家悄悄地翻过院墙,老王摸到一扇窗下,打开了手电,将手电光照向屋里:凌乱的室内,一把倒地的椅子旁有摔碎的酒瓶,桌子上放着碗筷、吃剩的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盘子……猛然间,手电光里显出一张阴森的人鬼难辨的脸,一半是他熟悉的胡庆灰青色的颓废模样,另一半却是血肉模糊泛着黄水的粘液。老王一阵作呕,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刘玉明刚查完另一边的窗子,侧身看到这一幕,马上大喊:“老王,快闪开!”同时一把将老王拉开。

  话音未落,窗户玻璃“哗啦”一声被击碎,一只流着脓血的手伸了出来。胡庆嘴里“哦、哦”低沉地吼着,从窗口处直接跳出来,碎玻璃和断裂的木框被他带了一地。眼看他凶神恶煞般地走向刘玉明和老王的藏身处,躲在一旁的警察小刘抡起木棒从后面砸向胡庆的大腿。“嗷!”被砸中的胡庆一声狂叫,抓住木棒猛地一使力,小刘顿时觉得有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大力量,一下子被带到他跟前,胡庆伸出手就来抓小刘……

12下一页

上一篇: 神目鼎   下一篇: 绝壁惊魂180分钟
1、“惊魂24小时”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惊魂24小时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611/,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另类小说
杨二婆婆儿子当大官了。她逢人就给你叨叨这个。老虎沟的人避之如蝎。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杨二婆婆的了。干巴巴的瘦小个,满脸的皱纹双眼无神,衣服脏得似油渣子。住在半间老房子里,半夜三更的灶前亮着一盏油灯,一闪一闪的怪吓人。小时我们一帮小孩子凑在一起就爱瞎胡闹。在老虎沟的弯弯沟沟里藏迷藏,追土匪。疯跑。一个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他在湖底沉睡了千年,当他从黑暗深处爬出来时,他依然是千年以前的记忆。“我的名字,是什么?”他记忆犹新。望望四周,自己身处环山之中,此时天不甚寒,晴空万里,眼前湖水波光粼粼,似乎还是千年以前的情景。“我的剑,在哪里?”他的手开始颤抖,他找不到了。树的影子在他脚下飘摇,风吹得他很舒服,难得此时,没有仇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彻底地离开了我自己,戴着的面具是掩饰,我暂时当另一个人,但是我没有帽子,本来决定去买一顶,把头发也一同遮起来的,因为那才是彻底,彻底地离开自己。然而我走路,用两条腿,觉得路最好能绕开所有的不想见的,不敢见的,比如说人,一般来说都是人,因为人最怕人,有时候连鬼也是不怕的。没有人给我打招呼,也没有人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很多年后,再想起我的年少时光,我还是会跳向那被我涂抹得斑驳模糊的一段。本是些青涩乏味的日子,可当时光流逝,出现在脑海里的场景看过去就开始变得光怪陆离。很多事情似乎都是开始于这样的场面。灰暗拥挤的教室里,当我听见悉悉索索这种因按耐不住而蠢蠢欲动的声音时,便会抬手看一下腕上的表,这时一定离铃响还差两分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秘密他有一个秘密,藏在心中已经很久,有20年的光景吧。秘密的具体内容已经很模糊,只隐隐约约有那么个大概的印象。曾经,有多少次次,他都会有一种欲望,一吐为快的欲望——秘密似乎真的很精彩。可是,答应别人的承诺,又怎么可以轻易泄露。于是,每天每天,他受着煎熬,非常的难过。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挨过。秘密也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没有人抛弃他,是他抛弃了整个世界。——题记“你和你弟弟一点儿都不像。”琴的声音很平淡,似乎还带着点疲惫。车间里机器轰鸣,可我还是听清楚了每一个字。我已经不记得有多少人对我这么说过了,只记得所有人的表情都叠加在一起,刚好吻合。“知道。”我微笑着说。每多一个人对我这么说,我就知道得透彻一点。“性格相差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小学时,年少气盛,好出风头。三年级的一个周末,我与三位兄弟结义,号称“四大天王”。这名字具体不知道是什么含义,大约是四个比较牛逼的人,因此我们就用了。现在想来是极其幼稚的。当年上有照旺庄带头大哥,现有幼儿园连帮小弟,我们叱咤风云坏事干尽,地地道道的地痞小流氓。只是现在想起来,还颇有些感触。六七年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美国马萨诸塞州有两个贼,一个叫马尔斯,一个叫迈克思,他们干了一件蠢事儿然后家喻户晓。迈克思打探到有个富翁家好长时间都没有人进出,于是两个贼带上工具坐上他们的专车来到了那个富翁家附近。两个贼下了车,带上工具,偷偷从后院的墙翻进院子。当他们打开后院那扇通往大厅的门时,两个人的腿都吓软了。一条漂亮的绒毛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天,他在河边走着,因为爸妈吵架了,他感到心情沉闷,像河边树木倒影在水中的影子。他不停的走着,脚陷入了零碎的沙里。他紧闭上了眼睛,想倾听一刻的世界的宁静,无奈喘疾的水声把他的心淹没了。他走着,一直走着。直至脚下踢到了一块石头,他感到脚指头疼痛,于是睁开眼睛,看到是一块被岁月的沙子,水浸泡已久的石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下午打来电话,问我是否有事,我说没有,她说她的家里有点活可不可以帮她去干,我有点犹豫,虽然和她有好几次了可是还没有和她的老公正面的接触过,有了那种事情以后,躲还来不急呢?谁还去想面对呢?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说:是不是怕什么。我回答的是。她说就是去帮忙,又不干什么,小样,就这么胆小啊。我心里想女人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薛小霏说:“明雨,我们分手吧……”两年之后,当小霏看见明雨和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手拉手跑过马路的时候,她哭了,蹲在街的拐角,在来来往往的陌生人的鄙夷嫌弃的目光中,哭得抬不起头。“薛小霏!”小霏妈妈从小霏的卧室走出来,左手拿着抹布,右手从身后拿出手机,“这是谁给你发的短信?”“妈,你怎么……怎么随便看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时间之外,在银河以内,在生活里,在我们身边,在你用来站立的双脚下,永远有一条裂谷,看得见也看不见……如果时间是一条挂在坐标轴上的长河,我们索性变成了这河里寄生着的鱼,我们有的是舵,那么河上的风景就该是决定这舵最终方向的信使,我们只是没有理由的顺流而下,时间就像一位没有感情老人,只知道跑,跑,跑,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烛火在歌声中摇曳,古朴的木桌甚至散发出了腐烂的气息,木杯里温热的鲜啤酒冒出一长串的泡沫,不可否认,阿木叔的酒吧,是这临近几个村庄中,最好的一个,不光是因为这些,最重要的是,因为他这里,住着一个非常奇特的女人,她和圣地里其它的女人不一样,哪里都不一样。哲阿大是夏尔神父的儿子,也是夏尔最有名的绅士,他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但愿是这么开始的风,大风,呼呼。很多人在风里发疯。我但愿一切是这么开始的,这时候在那个海湾边,也就是一个蓝色的画图,然后有人点了一个舰船基地,怕一个生产的慢,于是又点了几个,很快,大量精虫一样的潜艇若隐若现,然后奔向一个卵子一样的岛屿,一切将在那里发生,激情的碰撞,一场惨烈的战争。这场战争只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仿佛是患了某种强迫症。一天之内要去洗好几次澡。因为她除了洗澡以外什么也不喜欢做。她一进浴室,就仿佛进了天堂的伊甸园般,立刻神情轻松愉悦,眼睛里闪着灵光。脱掉衣服,身体完全放松下来,没有任何束缚,可以自在呼吸。浴池里放满热腾腾的水,她像鱼一般跃入,轻盈而敏捷。然后,她便躺在温热的水之中,闭上眼睛,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依然还记得,我那将永远也不会知道死活的叔叔,至于他那条顺着铁轨流浪而来的独眼大狼狗,或许已经死掉很久了吧!在很久的前面,那只独眼的大狼狗总是喜欢蹲坐在马路的旁边,它背对着广阔的田地,呆愣地望着一棵大杨树倒映在油漆马路上的婆娑树影。它的独眼会让你觉得它是在思考,而你从不会在一条坚毅的狼狗身上,看见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我放假回到家时老裴和大头已经在家了,第二天我们就出来吃饭了,是我把大头给请来的。吃饭前大头说其实他一点也不愿意出来,觉得吃个饭要跑这么远实在是浪费时间,要不是有半年不见了才不会出来。我们都知道大头要考研了,这个暑假要呆在家里复习。大头说他现在什么心思也没有,把心全放在了考研上,一切等考完研再说。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杨环宁始终记得那一夜的暴风雨,多少年过去了,意识随着年龄的苍老而淡化,他的孙子也已经跳跃在面前。他救过一只天鹅,天鹅伤愈放飞的一刻,雪白的飞禽时时徘徊在他的头顶不肯离去,凄厉的鸣声,灌穿了天地间。杨环宁目送天鹅越来越远的鸿影,挥手与它告别。日子一久,他渐渐忘去这一幕,试图记忆,这时,他的孙子跑到他身......【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已是秋风萧瑟的季节了,我依然蜷缩在黑暗的角落,把脸贴在破墙裂口,深秋的夜风穿过缺口扑散在我未老先衰、皱纹交错的脸颊。我的头发已经长到肩下了,我完全没有思绪去理睬身体形象的变化。可能我的牙齿已经暗黄生垢了,指甲比古代宫女的还要长,我的腿很少活动了,我甚至怀疑我的血液只是流动在脑部,颈部以下身体属于另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69年7月16日,阿波罗11号载着3名美国宇航员第一次成功登月。但鲜为人知的是,这个举世闻名的登月行动并非一帆风顺,而是险象环生,甚至差一点儿毁于灾难。最惊人的是,当宇航员结束2小时的月球行走之后,竟然发现登月舱引擎开关损坏,他们将因此永远留在月球上。庆幸的是,宇航员用圆珠笔成功化解危机,“逃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美丽的海滨城市珍州正处于每年一个多月的休渔期。所有的渔船整齐地停泊在港湾,像整个城市一样宁静祥和。没有人意识到,一场匪夷所思的灾难正悄然袭来……中午13:00珍州交通大学发生集体食物中毒事件!中毒学生除了上吐下泻伴随发烧外,还出现了十几例腹痛、皮肤红肿甚至鼓起黄水泡的奇怪症状。被火速送到市医院的中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凌晨三时,孚洛利安·韦尔司驱车穿过华盛顿州西雅图市,到达帕斯利家。他三十三岁,是航空太空工程师,这时他的妻女还正在自己家中熟睡。克雷格·帕斯利二十五岁,是环境工程技术员,他起身时小心翼翼,怕吵醒了太太。他们一面进早餐,一面讨论当天——1983年5月14日的计划。他们准备攀登嘉菲尔德山的西峰之一,那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张寿:“中期护理?我怎么头一回听说呐!这母猪的护理还有中期护理呀?”潘五:“中期嘛!就是刚刚下告子的那两天!正处于中期阶段吗?张兽医,我说得对吗?”张寿一点头:“嗯!说得还算是对呀!在我们医学里,这前期还有后期全都是属于妊娠期,至于中期的话,那也自然是属于范畴之内呀!”潘五听后点了点头。而这时,一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要买什么花?”一句温柔打破了许久的沉静。“哦,我要百合,开得肆无忌惮的百合,最好是米色。”“米色,肆无忌惮的百合,这……”“没有吗?”“不,我只是想起了多年前那个手舞足蹈的姑娘。她也是这样问我,要百合,肆无忌惮的米色。”“是吗?那你还记得她的样子吗?”“不,已经过了太久,我早就忘了她的容貌,只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现在的家,位于四川省荥经县龙苍沟镇发展村周坪农家乐集群之中,小地名叫石马,本地人也常把这里说成是石马山,这里与我家原来在白岩下的老宅正好隔河相对。如今,我举目西望,浮现于眼前的是云雾缭绕中的一片苍翠神韵,我家的老宅处呈现出好一处人间仙境来。过去,我的父母在世的时候,每当遇到农闲之时,他们就会给我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