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另类小说>惊魂24小时

惊魂24小时

发布时间:2017-02-04 15:36 投稿者: 2017年微微一笑 浏览:
美丽的海滨城市珍州正处于每年一个多月的休渔期。所有的渔船整齐地停泊在港湾,像整个城市一样宁静祥和。没有人意识到,一场匪夷所思的灾难正悄然袭来……中午13:00珍州交通大学发生集体食物中毒事件!中毒学生除了上吐下泻伴随发烧外,还出现了十几例腹痛、皮肤红肿甚至鼓起黄水泡的奇怪症状。被火速送到市医院的中毒......

  美丽的海滨城市珍州正处于每年一个多月的休渔期。所有的渔船整齐地停泊在港湾,像整个城市一样宁静祥和。

  没有人意识到,一场匪夷所思的灾难正悄然袭来……

  中午13:00

  珍州交通大学发生集体食物中毒事件!

  中毒学生除了上吐下泻伴随发烧外,还出现了十几例腹痛、皮肤红肿甚至鼓起黄水泡的奇怪症状。被火速送到市医院的中毒学生在进入重症监护室后,有的还出现了短暂性失去记忆、语言含混等问题。几位大夫紧急会诊商议,初步认为这是一种侵蚀性较强的病菌在作怪,病情发展速度惊人,超乎想象!

  院长立即报告疾控中心,请他们帮助立即联系刚从美国交流讲学回到省城的流行病医学专家方教授前来珍州,结合临床症状和疾控中心的化验结果再确定病症。

  下午15:20

  流行病学专家方教授赶到疾控中心,和等在那里的市卫生局专家、检验人员一起对学校食堂送来的致病鱿鱼样本做了仔细比对鉴定,居然发现这是一种来自境外的罕见的俗称为“食肉菌”的化脓链球菌,曾在美国夏威夷海域和东非海域发现过相似的病毒,该病毒所引发的坏死性筋膜炎,临床症状早期为高热,伴有腹痛,然后病菌会以极快速度蔓延到胸腔、肩头和头部,病人会出现狂妄幻想症状以及非意识暴力行为,肌体在12小时内出现大面积溃烂、坏死,从发病到死亡都不超过24小时。一旦健康人的肌肤,哪怕只是蚊虫叮咬所造成的创口都有可能会被感染,死亡率几乎是百分之百,目前国际医学界尚没有什么有效的药物能够控制。

  下午16:05

  疫情就是命令!医院方面立即向省卫生厅汇报此次突发疫情,请求厅里火速增援;警方也从治安、防暴等大队抽调大批警力增援,他们兵分两路:一路协助医院、教委、学校等方面抓紧对前来探望和陪床的学生及病人家属进行全面体检,并安排通过的人员从临时设立的安全通道内撤出;一路迅速在三号病房楼周围五十至两百米的范围内设立三道封锁线严控进出人员;卫生防疫站的人员也全副武装携带消毒器具进入病房楼内做全面喷洒消毒。

  交代给探案一组刘玉明的任务是务必尽快查清这批鱿鱼的来源。

  刘玉明找到食堂采购员老马,让他仔细回忆买鱼的经过。

  老马回忆:今天一大早他赶到海鲜市场,转了半天,太贵的买不起,便宜的不新鲜。本以为要空手而归了,这时一个中年人驾着一辆电瓶三轮车迎面驶过来,车后面是很晃眼的一车晶亮的鲜鱿鱼。老马料定他准是往市场里送货的,但看到这车鱿鱼除了一两个有保鲜箱外,其它的都是散乱地放在车厢里,而且还带有些泥灰,就问他是怎么回事。那人一听就来了气,说刚从大路口往海鲜市场方向的岔路拐进来,因为躲一辆快速逆行而来的卡车冲上了人行道,顶在一棵树上,保鲜箱被抛在地上,手和腿都摔破了,可恨的是那个肇事者车都没停一下就逃掉了。自己只好一瘸一拐地把散落在地上的鱿鱼捡起来装车厢里,怕耽误生意,就拿碎冰擦擦创口处的尘灰,找了张卫生纸贴上。老马听了,安慰他一番,并说自己愿意把鱿鱼包下,只要价钱合理。那人痛快地以很优惠的价格把这两百多斤鱼全卖给了老马。从这人的举止谈吐来看,是本地人没有问题,身高一米七多点,穿着很普通。

  在海鲜市场,刘玉明带着两个手下跟老马分头展开走访调查,全力搜寻有关卖鱼人的相关线索。市场看门的老师傅摇着头冲他们念叨:“现在正是一个月的休渔期,本地渔船早都收进港内不准出海,而外运来的鱼虾都是通过冷藏车运到市场的。哪有用电瓶三轮车来送货的?除非有人偷着驾船出海。”

  一句话提醒了刘玉明,一行四人上了车火速奔渔政监管局。

  渔政监管局调度指挥中心,工作人员调出电脑存储的伏季休渔船只登记和违法稽查记录,没有发现记录在案的渔船有偷船出海的情况。刘玉明问,这里会不会有遗漏的情况,比如有人晚上偷着出海等。旁边一位女工作人员搭话道:“有一件事,今天凌晨4:55分,029号稽查船在羊角湾海域的岸边曾发现一艘企图躲避检查的外省机蓬船。”

  据这位女工作人员讲,这条外省的机蓬船是每天在傍晚从南方小渔镇上收购了当地渔民捕获的新鲜鱼货后,再撒上碎冰,装上泡沫箱,迅速走水路运送过来。因为老板听渔民们说这批鱿鱼可能有点“问题”,怕送到海鲜市场过不了检疫检验关,所以就提前联系了买主,约好一早在羊角湾海滩边交货。本来打算进一步处理此事的029稽查船因为接到了另外的紧急任务,只好先暂扣下机蓬船主的运输证件并拍了照,下午已经处理完。

  刘玉明马上问:“机蓬船主和那个买鱼人都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工作人员回答:“机蓬船主叫周炯,今天下午已经返回鹿角镇。据他提供的情况,买鱼者叫胡庆,应该是当地人。”

  事不宜迟,刘玉明立即打电话给返回指挥部的警员,让他们马上驱车赶往羊角湾寻找卖鱼人。

  晚上20:20

  刘玉明通过村委会的协助,很快就确定住在村南角的胡庆就是自己要找的人。村支书老王边带路边介绍:胡庆和村里另外六个人受雇于一家远洋渔业公司,去年,他们去东非海域作业捕捞,捕捞船遇到强风暴出了沉船事故,只有胡庆一人生还。胡庆回来后就再也没出过海。胡庆和老婆已离婚,只有一个女儿,两年前考上本市的交通大学后就搬到学校去住,有时候回来给她爸做饭,今天中午还见她回来过。

  胡庆家的三间房子都黑着灯。大家悄悄地翻过院墙,老王摸到一扇窗下,打开了手电,将手电光照向屋里:凌乱的室内,一把倒地的椅子旁有摔碎的酒瓶,桌子上放着碗筷、吃剩的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盘子……猛然间,手电光里显出一张阴森的人鬼难辨的脸,一半是他熟悉的胡庆灰青色的颓废模样,另一半却是血肉模糊泛着黄水的粘液。老王一阵作呕,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刘玉明刚查完另一边的窗子,侧身看到这一幕,马上大喊:“老王,快闪开!”同时一把将老王拉开。

  话音未落,窗户玻璃“哗啦”一声被击碎,一只流着脓血的手伸了出来。胡庆嘴里“哦、哦”低沉地吼着,从窗口处直接跳出来,碎玻璃和断裂的木框被他带了一地。眼看他凶神恶煞般地走向刘玉明和老王的藏身处,躲在一旁的警察小刘抡起木棒从后面砸向胡庆的大腿。“嗷!”被砸中的胡庆一声狂叫,抓住木棒猛地一使力,小刘顿时觉得有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大力量,一下子被带到他跟前,胡庆伸出手就来抓小刘……

12下一页

上一篇: 神目鼎   下一篇: 绝壁惊魂180分钟
1、“惊魂24小时”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惊魂24小时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611/,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另类小说
我几天来都觉得应该写下这个,首先登场的是那个空间,仿佛一个平台,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什么都对了,但最后的结果还是出人意料,也就是说那个结果看起来却是不对的。比如我有个朋友给我寄了本书,地址什么都对,我相信他也付购了邮资,但是结果我就是收不到,这中间一定出了什么变故,而我猜也猜不到。我的朋友和我这个描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毛已近四十,打光棍已有数载,从小就想媳妇,至今未娶,好在广东打工数年,倒也积得二万有余,称万元户足足有余,只是如今时过境迁,水涨船高,万元户也只能望女兴叹,但时不我待,如再不娶亲,只怕这一辈子只能升个光棍司令。司令常来又常往,见路人多有戴金穿银的,一定是富有人家,如若二毛我身上有金子,还怕娶不来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艾被姑姑带进这间公司,一个称作芳姨的女子接待面试了她。叫芳姨的女人,白皙的脸庞,精致的妆容,细腻的肌肤,镜片背后的眸子闪现的光亮,有洞悉别人内心穿透他人思想的能力。芳姨的美不仅仅在外表,还有一股优雅的风韵小艾由衷的说。这丫头伶俐乖巧,高挑清秀,眼睛清澈,我喜欢你要我帮你物色一个伶俐懂事的女孩,她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一个母亲过世,父亲蒸发的人。没妻没孩子,无牵无挂,照理说我应该是最自由、最开心、最悲哀的人。但发生了这样的事以后,我不再这样觉得。一个生日舞会,我的确醉了,连自己也不相信自己会醉。那天,我带了3个同事去参加朋友的生日舞会。那舞会的确让人陶醉,令人着迷。那乱晃的灯光,那露肤的美女,想想都觉得那是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拾友情1、我和落落相识在2年前,那时我们还是2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是啊,谁会相信冷如冰山的袁真会和热情的方落落成为死党呢?而且还把袁真这座冰山融化了呢?可是,老天爷就是很会捉弄人。2、我是在高三转来这所学校的,但我对一切的新鲜事物都不感兴趣。甚至是新同学,对我而言,他们的存在是无所谓的。上课了,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凯家里是卖面的,平时在店里帮忙,豹哥是开房地产公司的,常常来小凯家的店里吃面,是他们店的老客户,豹哥和小凯都很熟。小凯常常去一间书店看书,小凯总是蹲坐在书店的一角,独自看着书,苏绮在书店里工作,是书店里的店员,成排书架前,苏绮和小凯不经意地攀谈着,弄着弄着就认识了。苏绮被这个看起来有些寂寞的男孩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素衣临雪:下个星期我要来南昌出差。暮雨初歇:哦,那会经过我的城市,你会来看我吗?素衣林雪:呵呵,也许不会,见你,需要很大的勇气。暮雨初歇:作为你的好友,若能来看看我,陪我喝酒聊天,观花赏月。此乃人生快事,大可不必与别的相关。只是朋友间正常的事,何须多大勇气?只要有足够信任就行。素衣临雪:你真的想见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大学是一个充满稀奇的世界,给我们带来了许多的快乐与幸福,当然也免不了更多的伤感与惆怅。或许吧,我们这些90后的孩子们。更多的是向往80后的勇猛与执着。他们的恋爱的改革,是我们继续升华的理论。搞笑似乎成为了一种责任,一种事态的必然后果。当看看自己的微笑,带来的困苦,依然的清晰。好在回忆的时候,又是一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周一早上,马路边围了一群人。白领甲问:那个男的怎么了?没怎么,就是被一酒后驾车司机开车车撞了,躺那快仨小时了。闲人乙漫不经心地答。不知死没死?又有人自言自语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种等待没有尽头。六道骸曾经一度感到绝望。他注定背负着那样的宿命,轮回,轮回。每一世,他所经历的爱恨情仇,他全部都记得。它们深深地刻在他的身体上、心灵上,没有办法摆脱,没有办法遗忘,只能等待包容。他想要停下来,但是他必须要找到那个能够治愈他心灵创伤的人。那个时候的六道骸毫无强大可言。他轮回的出发点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胡可在食堂用10分钟的时间,就简单的食物填充了胃和肠道,路过门房眼睛瞟到的是18.15分,走出公司大门,夜色早已将暮色的帷幔挂在天上,薄薄的青纱过滤了白天的喧嚣,初夜的清凉扑鼻而来,夜风扬起穿透发丝,积集在脑中的那些表单数据,被擦身而过的清风带走,工作中的紧张在暮色中消解。她喜欢静静地穿过城市的街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早已忘记,只知道这是一场未来的战争,一场关于两国利益的战争,我被迫入伍。经过一个月非人的训练,我被送往战场.在被送往战场的前一天,长官依据个人的训练情况给每人发了件军装,我得到了一件劣等兵军装,衣服上有一个大大的劣字,而这一次所有的劣等兵占了新兵的五分之四。其实,没有哪个士兵没刻苦训练,之所以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星星点点的色彩促撒在春的黎明,冬以纪念式完结,一朵花---开了---美了----然后谢了.踩下去,它居然哭了.-------题记一个人的时候,静静的,总会想起很多的人和事.风!不停的在耳畔呼啸,吹乱了头发,记忆不断的重现在视野,摇曳在冰冷的伤楚里,那夕日的余挥,浅浅地融入怀抱,love的美,美美的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晚春的风,拥抱着村口的老槐树,亲吻着新生的枝叶,发出沙沙的声响。黄昏的暮色,美的让人窒息。遥望远方,是淡灰色边框的山峦,高大的想巨人,仿佛在俯视这角落里的村庄--一片杂乱的低矮瓦房,犹如一丘丘的坟墓,浸着凄凉。风,依旧在吹;老槐树,依旧没有离开;树下的她,依旧望着远方。斜阳西下,再次拉长了她的身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们是群居生活的。我们其实就是大自然的一个种群,从小我们就知道只有适者生存的道理,只有战胜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我们才能更好地生存。直到有一年的冬天来临,天气变得越来越冷,河流被冻住了,我们平时用的石头、木棍已经无法砸开冰河捕鱼,周围的树木也几乎死光了,我们种族内贮存的食物眼看着一天一天的减少,无数的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兔子今年二十二,一米七四的身高,五十四公斤的体重。均匀的体型,长的也不是很俊俏,三七分的发型,留有一点的胡茬,据说这样才是性感。兔子今年上大二,算半个大学生,是专科,有几个优点别人是不能比的,比喻每天早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叠被子,上完厕所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干净。喜欢听歌上网耍朋友。没有固定的目标和理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80后总是45仰望天空,而我不小心步入90,天空已不是明媚的忧伤,而是约定中的童话痛苦的微笑。每天幻想,每一天都有一个梦在漂浮,在等待,写下这篇文章乃是无心之作,却给我带来了有心之悟。(文)三宝并没有想到我会跳舞,会爱上它。那2005年的全国街舞大赛,我遇见了她,作为一个舞痴,我并不愿意去那些场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很想写一些感性的话,聊以纪念,匆匆而过的4个春秋-------星湖园旁,樱花树下东湖畔,珞珈山.....美丽的校园丹桂飘香的日子流星一般坠落在岁月的长河中当我渐渐老去依然会在午后的余暇中忆起你的笑容甜甜的、年轻的、如阳光般灿烂。呵呵~~让我再经历一次,我就会知道了,我总算是明白了。课还是不能翘的,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2月14日,我失恋了。咔咔带回的玫瑰花插在桌上透明玻璃花瓶里。耀眼的红色充斥着我的眼睛,然后渗进心扉,满是苦涩。然后,我一只猫。蜷缩在门口的地毯上等到了天明。咔咔把我忘了阳光从房间的白色窗帘上渗透进来,这是个多么美妙的早晨。咔咔总是拉开窗帘,然后坐在那橘色的沙发上惬意的喝着咖啡,我睡在她的身旁。就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演员觉得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职业非演员莫属了。今天她可以是受害者,明天她也可以是施虐者;今天她可以是善解人意的女子,明天也可以是冷酷无情的女人;今天她可以什么都是,明天她也可以什么都不是。她喜欢她每一次所扮演的角色,深爱她所投入的每一部戏。她不会像演员C一样抱怨自己报酬太少,也不会像演员S一样哭诉自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胡同东头儿住着一个老人。老人家八十开外,身子骨儿挺硬朗。紫红的脸膛,花白的络腮胡子,一双眼睛炯炯发光。宽厚的双肩和蒲扇般的一双大手透着有力量,微微弓起的腰和脸上那深深的皱纹儿显现出久经世事的沧桑。老人一辈子没成过家,孑然一身。他的大号知道的人不多。而张二元这个外号儿,却被人叫得山响。这其中却有着一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鱼儿死了。它在我身旁生活了整整六个年头。六年前的一个下午,我从街口捡回了小鱼儿。那个街口有一个非正式的市场。开始时只有三四个人用三轮车拉上一些蔬菜、水果,在街口摆摊儿叫卖。到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来这里卖东西,逐渐形成了规模。除了蔬菜、水果,还有衣服、鞋袜和小电器、日用品,烤羊肉串儿的、蘸糖葫芦儿的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对酒长歌邀客饮,

往昔悄逝莫伤悲。

冬色又染西山叶,

一行愁泪向东流。

......【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花雨缤纷柳成丝,执卷在手寻诗韵。往昔似烟不复返,对月当歌泪长流。缘去缘回皆已销,笑看俗事醉酒醇。生命如梦人易老,悲欢离合随歌逝。为君轻诵诗一曲,勤奋应从今朝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风疏雨骤叶轻飘,

途中行客脚步匆.

雁舞莺歌传乡讯,

多少往昔泪花中.

......【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