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目鼎

发布时间:2017-02-04 15:35 投稿者: 2017年微微一笑 浏览:
陕西西安某考古研究所里,摆放着一尊双耳三足的青铜鼎,一个月前,西安方圆百里连着下了三天的暴雨,山洪暴发,在西安东城外一百里的奇隆村的后山上,山洪把这尊青铜鼎冲了出来。鼎是青铜器时代最重要的器种之一。鼎本来是古代的烹饪之器,相当于现在的锅,用以炖煮和盛放鱼肉。传说夏禹曾收九牧之金铸九鼎于荆山之下,并在......

  陕西西安某考古研究所里,摆放着一尊双耳三足的青铜鼎,一个月前,西安方圆百里连着下了三天的暴雨,山洪暴发,在西安东城外一百里的奇隆村的后山上,山洪把这尊青铜鼎冲了出来。

  鼎是青铜器时代最重要的器种之一。鼎本来是古代的烹饪之器,相当于现在的锅,用以炖煮和盛放鱼肉。传说夏禹曾收九牧之金铸九鼎于荆山之下,并在上面镌刻魑魅魍魉的图形,让人们警惕,防止被其伤害。自从有了禹铸九鼎的传说,鼎就从一般的炊器而发展为传国重器,也是达官贵族用来祭天的神器。

  司徒权是研究所里资格最老的教授。他见过许多鼎,对鼎颇有研究。这尊鼎从造型上与其他的鼎没什么区别,圆形、三足双耳,高四十八厘米,重六十五公斤。鼎上花纹清晰、流畅,且雕刻精细别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它的正面雕着个额头上长着一只独眼的怪脸,身子似鱼,鼎背后刻着三个字:望觜宿。

  上古时代留下的青铜器不少,可是雕刻独目怪脸图案的鼎器没见过,这张犬齿贲鼻,眼睛生在脑门上的怪脸又代表着什么呢?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司徒教授最后大胆地提出一种说法,此鼎非人类所造,可能是外星生命所为。那张怪脸可能就是铸造此鼎的外星生命的样子。

  他的话立刻遭到他的得意门生商二宝的驳斥,商二宝说:“我觉得这不可能,其一,此鼎从造型上与我国出土的众多青铜鼎没什么明显区别;其二,独眼图也许并不是什么怪物,《西游记》里的二郎神就是人们想象出来的,他的额头上就有一只眼睛,龙也是人们想象出来动物,现实中并不存在;其三,凭我多年的研究,鼎背后的三个字或许暗藏着什么!第……”

  话音未落,司徒教授生气地说:“够了,别以为你在国外呆过几年就不知天高地厚了。你想得太简单了,如此精细、精湛的雕刻技术,试问现代科学手段能够完成吗?”

  商二宝笑着说:“教授,这正是我要说的第四点:此鼎的制作精湛也不能代表什么,著名的司母戊大方鼎制作之精湛堪称世界之最……”

  司徒教授似乎有些激动,叫道:“住口,当着这么多专家,还没有你说话的份儿……”这时,门一开,司徒教授的独生女儿司徒燕跑进来,冲商二宝说:“二宝哥,你妈妈来电话,说你爸爸病了,要你赶紧回去一趟。”她接着对司徒教授说:“爸,我也过去看看……”

  司徒教授本不想叫司徒燕去,可是司徒燕走到爸爸近前,亲昵地说:“爸,您别生气,二宝他还年轻,即便惹爸爸不高兴,也不一定是冲着您来的,爸,你也知道,他从来都是对事不对人的。”

  众人也劝司徒教授。司徒教授鼻子里“哼”了一声。司徒燕撒个娇,跑了。司徒教授想叫住,她已经跑出了研究所。

  商二宝上中学时就喜欢考古,高中毕业后,他考入某名牌大学专攻考古专业。毕业后,他又到美国留学,回国后,留在研究所工作。他聪明好学,人长得也帅,和司徒燕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他出国三年,司徒燕等他三年。他也是司徒教授最得意的学生,没想到回国后,他常常以丰富的学识与司徒教授多年经验争论不休。

  司徒燕和商二宝来到独身宿舍。司徒燕对商二宝说:“我爸有时候对某些问题可能会较真儿,你让着他点儿,干吗总跟他争呀?”商二宝生气地说:“我并没有争,怎么说,他老人家也是我的老师,更是教授,怎么会说鼎是外星人制造的呢?”司徒燕还想说什么,商二宝一摆手说:“不谈这个了,我现在马上要回老家,你跟我去不?”司徒燕从兜里掏出两张车票,笑着递给商二宝。

  三个小时后,二人回到奇隆村。

  商二宝的老父亲根本就没有病,商二宝的母亲望着儿子诧异的目光,说:“二宝啊,你爸想你了。你从国外回来后,一共回家几次呀?还有,你都快三十了,你和燕儿也好了这么些年了,我们想早点把你们的婚事给办了。叫你回来商量商量。”一边的司徒燕早已脸色红润。她本来就很漂亮,这么一来,美得更让人陶醉。

  商二宝望着司徒燕,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门外响起了大哥商大宝的叫声:“爸,商亮丢了。”话音刚落,商大宝和妻子冲进屋子,屋里的空气顿时凝固。商二宝放下碗筷说:“哥,亮子怎么会丢呢?”

  商大宝急得团团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突然,商大宝的妻子好像想起了什么,说:“噢,我想起来了,早晨他走时,带着弹弓和玩具手枪,说是去探险。”

  商老汉恍然大悟:“不好,可能去了轩辕洞。”

  轩辕洞可是奇隆村的禁地,传说洞里经常闹鬼,商二宝急忙拿过手电筒跑出去,司徒燕拎起门口的一根顶门棒子跟了出去。

  在轩辕洞门口,商二宝果然发现小侄儿商亮的小弹弓。商二宝望着黑乎乎的轩辕洞也是直皱眉头。司徒燕一拽他的衣襟胆怯地说:“山洞里头真的闹鬼?”商二宝回头冲司徒燕吼道:“你怎么也相信鬼神?”

  商二宝吼完,从司徒燕手里夺过顶门杠子冲进了轩辕洞。

  山洞里头黑乎乎的,洞顶不停地滴着水滴,“嗒嗒”落在商二宝和司徒燕的身上,冰凉刺骨。手电筒照得很近,也就是一团黄光。根本就看不清洞里的情形。商二宝走了一会儿,就听到洞中有声音,似乎是孩子的呜咽声。

  商二宝用手电筒四处照射,司徒燕“啊——”大叫一声。商二宝顺光一看,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商亮正趴在一块大石头上低声哭着,显然,他哭得嗓子嘶哑了,已经发不出什么声音了。商二宝急忙跑过去,眼前的一幕吓得他魂不附体,小侄儿趴的大石头后面是一潭水,水中有一条体长近一米、面如人脸、额头长着一只眼睛的怪鱼正张着大嘴咬住他的一只脚。商亮手扒着石头突起,努力挣扎着,他已经没有什么挣扎的力气了。

  商二宝来不及多想,捡起一块巨石,砸向怪鱼的身子。怪鱼被石头砸中身体“呱”的一声惨叫,好似人哭,忙松开了嘴,退到了水潭里。商二宝把小侄儿拉上石头,侄儿脑袋一歪,晕了过去。商二宝领着司徒燕正要退出山洞,只见水面波动,浪花翻滚,突然“哗”的一声,那条怪鱼从水中跃起,一张大嘴向商二宝咬来。商二宝怀中抱着侄儿,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惊呆了。司徒燕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抡起手中的木棒打向怪鱼,那怪鱼在空中一翻身,棒子打空了。独眼怪鱼落到地上,长着獠牙的大嘴一张一合的,特别是它额头中的单眼闪着绿光,让人胆寒。

12下一页

上一篇: 魔力山谷   下一篇: 惊魂24小时
1、“神目鼎”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神目鼎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610/,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奇幻小说
“你听过这个电台吗?”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斯托教授笑着问我。他指着录音机上的数字:FM34。4,示意我带上耳机仔细听听。理所当然接受了这个请求,但耳中得到的却只是一阵杂音,强烈的杂音。“全是杂音,教授,你是不是搞错了?”“不,也许,只有在午夜时分才能收听到这个电台。”斯托教授眨了眨眼,继续说道:“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已经不在意旁人究竟称我为什么,哪怕是称赞我为“火星探险勇士”。此刻,我宁愿背个骂名逃回我的星球,也不愿一个人站在这块不属于我的土地上,孤立待援。我又看了看四周,一望无际的沙漠,似乎能将人的思维深深束缚于其中。近点,是一个庞大的航天飞机残骸,脱落的机翼横插入沙漠,而机头内则是一片狼藉——人的尸骨满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就是一个码字的,而已。并且,还是个倒霉透顶的家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以这样的状态存在。没有正式的工作,唯一能给我带来微薄收入的途径就是写作。我很惊讶于我的文字,因为我写的每一个故事,都仿佛是我曾经亲历一般。那些故事,很自然地转化为一个个方块字,从我的指间流出来。我没有任何关于自己的记忆,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诺姐姐,来给我们讲故事吧!”“好啊,那么……今天我给你们讲一个白雪公主的故事。”“这个已经听过了啊……”“呵呵……我的这个故事是你们绝对没有听过的。过来吧,孩子们,让我慢慢讲给你们听,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故事的开头正如每个人所知,美丽的公主,檀木板乌黑的头发,白雪做的肌肤,血样鲜艳的红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我在街边看到她时,她刚刚享用完一块奶油蛋糕,正满意的舔着自己沾着白色奶油的爪子。然后她抬头,和我对视。“嗨,下午好。”我四下张望,发现周围只有我一个后,疑惑的问:“你是在和我说话?”“当然,不然还会有谁?”“啊……下午好……”我结结巴巴的回答。我蹲下来,好奇的看着她,“可是为什么猫会说话?”我一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迪奥,你是我们最勇敢的战士,如今,我将一个伟大而光荣的任务交给你。去吧,我的孩子,去把栖息在深谷中的魔龙打倒,用它的血洗刷你的盔甲,用它的利齿装饰你的佩剑,把它守护的宝物带回,我将把它们分给每一个贫苦的农民和他饥饿的孩子。神的恩赐,将遍布这国度。”红衣主教,高高在上,他的声音里充满威严与慈爱。教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且说在东海之滨有一个潮涌村,村中有一户姓张渔民,生的唯一的一个女儿红云近一个月来正卧病在床,沉重难起。说起得病的原因,这女孩自小便与邻村一个小伙子痴心相恋,两情相悦,形影不离。不料眼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那小伙子竟突然背信弃约,移情别恋。姑娘十八年来从未起过异样心思,只觉这天作之合是确定不移的了,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早在我的好友,本镇颇有名望的牧师雷切尔,到来之前,我曾一度想把家中已堆积如山的杂物搬至森林深处的一栋木屋中。森林是自然造就的产物,枝叶繁茂,根茎纵横,垄断了整片森林。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森林里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弥漫着闷热甚至带有点腥臭的气味,驱赶着其他森林中常见的动物,因而就连人类的足迹也很少寻觅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兹兹兹……”凝神观察着身前无数的监测器,托马斯又一次听到了这股不和谐的杂音。磁力仪,生物监测系统始终保持着正常的状态,并没有因为杂音的入侵而一反常态。“那又是为什么?自从进入这片区域,杂音总是不断……”托马斯思索杂音的来源,双眼不禁游离于舱外——一片黑暗,宇宙中的常见黑暗。翻开这片区域的航海日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时我正在穿越北方小镇的路上,目标是这个国家的首都柏林。离开了正规的大道,马车艰难地行进于山间小路之中。这里的群山长年经受附近的砍伐和炙热阳光的暴晒,无力生长出一草一木,只有向山中稀少的行人暴露着它们光秃秃的岩石,处于风化中的岩石。真的是酷热的天气。我几次想让车夫停下马车,找一处山岩的阴影,暂时躲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电脑前,端起茶杯,轻啜,放下。在我的印象里,电脑似乎和咖啡更搭配。但我讨厌理所应当的搭配,所以,我喝茶。大概快两年了吧,两年前,我还是个幼稚的孩子,我想。像很多人一样,我迷上了“孤途”。我的职业是“暗士”,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杀手”。我患了网瘾,以至于荒废了学业,远离了朋友,甚至也疏远了父母。父母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静静的躺在黑暗的包里,看不见主人满脸的笑意。其实原本主人是爱我如命的,每日都和我在一起,只为了通过我能了解到她想要的一切,但现在我已经很久没有再响过,主人的心也象我的屏幕一样有了一道看不见的伤痕。初识主人,就能够看见她的发自内心的微笑,每当我响起来时,主人就会紧紧的握着我,充满了幸福的笑意让她显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很久很久以前,人类特别聪明,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第三只眼睛。有两只眼睛,就是现在我们眼睛所在的位置,和我们一样。但他们视力更好,远远不是现在人类的视力所能相比的。在森林里面,他们能看到二百码以外树叶上的小虫子;在草原上,他们能看清一百码以外,自已的同类从左向右的第几根胡子是黑的,还是白的。而且他们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淡漠了繁华只为你开怀要陪你远离寂寞自由自在……悬崖陡壁——血珠像一串串红色的小花,滴落在褐色的泥土上。“答应我,要幸福。”他看着她,轻声道。她拼命的摇头:“不、不要!”“答应我!”不等她说完,他抢先说道,几乎是用嚷的。“不、不,你不要放手!”她尖叫,眼看那只手在慢慢松开。他看着她的眼睛,一点点地放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故事发生在南方的一个小村落。两三年前你经常会看见一个皮肤黑的发亮臭烘烘的并且肥头大耳的男人慢吞吞的拖着拖鞋行走。面无表情也不会说话。他唯一说话的时候是播天气预报的时候。他说。你看你看。你看见了播天气预报的女人了没。穿红衣服的。那是我老婆。村里老人说。三十来岁的人了。想老婆想疯掉了。只是说说而已。过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尽管我不过27岁,不过我追寻骨蜮已经超过20年了。初见骨蜮,是在爷爷那些已经尘封已久的古书堆中。但是之后,我便对这种奇怪的生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7岁的时候,大概你也和我一样,觉得很多东西都是真实的。只不过到了现在,我仍然会说骨蜮是真实存在的一种生物。书上说,骨蜮是一种会模仿的生物。我们见过枯叶蛾,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初闻城北某建筑工地挖出一个深邃的洞时,我并没有什么感想。我所在的城市有近2000年的历史,况且土地的本身也远比人类的存在久远。之前还曾经在建筑摩天大楼的时候在地基处发现恐龙化石,可见一切皆有可能。真正引起我兴趣的,是洞里彻夜传出的嗡嗡声。一个曾经在那片工地上工作的农民工告诉我,尽管不是非常的嘹亮,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一刻,我扼住命运的咽喉;那一刻,我迎锋而上;那一刻,我置身于生死之外,引弓射帅。只因为我的名字叫做车。寒星闪闪,冷月无声。一身银白的长袍喇喇作响。我站在冰族的王城之上,俯瞰这个充满平和与宁静的城。雪花纷飞,心中苍茫如漫天飞雪。我远离大将军独守王城。每夜,我与这个孤独的城共眠。王城对面,火光冲天,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宽大的家庭影院屏幕上放映着泰坦尼克号。杰克和露丝在热闹的下等舱里尽情地舞蹈。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因自由和爱情带来的幸福,众人欢快的叫喊声把拥挤、凌乱、肮脏的客舱变成了他们的宫庭舞会,杰克和露丝就是舞会上的王子与公主。罗杰坐在纯白的沙发上,绿翡翠似的细长的双眼在屏幕前一点一点变得杀气腾腾。那双幽幽的绿眼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师父恨妖精,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恨,但既然是妖,就断不可留在世上。在没有被召唤进宫的时候,我们从一个城流浪到另一个城,抓住了许多妖精。紫砂丹炉里,那些妖精声嘶力竭地哭喊,让师父放他们一命,师父总是舒展开她好看的眉毛冷冷一笑,那些妖精便转而求我,原本安定的心忽然便乱了。“师父,为什么我们不能同处在一个世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张好的妈妈在一场车祸中死了,张好得知后没有哭,也没有说话,就好象没有发生过什么似的。他和他父母的关系不好,他一直对他的妈妈没有任何感情,就算在街上看到母亲他也会当成过路的陌生人似的,除非他母亲叫他,否则他不会正眼看她一眼。张好从小在奶奶家长大,他最在乎的人就是他的爷爷奶奶,那时他十岁。张好妈妈的死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一所中学里,所有的在校学生走的一个角落的厕所时都会绕道走开,也没有人敢进去一探究竟,传说这个厕所里有鬼,有人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除了那个住在学校附近的一个阿婆。开学第一天,小容,小可,小雪被分到了同一个寝室,而且她们又在同一班。一天,她们在厕所外的空地上打排球,一不小心排球飞进了那个阴森的女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博士告诉我,现代生活,人事关系那么复杂,你懂得人的学问,就懂得怎么控制未来。“因为这是个以人为个体组成的社会。你懂得了人类,就能成为人类之王。”我说:“但是要懂得人的心理,说得容易。人心是最复杂的。在每个角落的人,你都会发现他们的不同,有时侯有规则,有时候无规则,以至于后来你不知道究竟是有规则的人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来凡间时,常以鬼为食。我来往缥缈于人间,最喜在夜间游行。在夜叉的世界里,我也算为特别,茕茕孑立,形单影只。我的名字的意思是“能啖鬼”、“捷疾鬼”、“勇健”、“轻捷”等。北方毗沙门天王率领夜叉八大将,护众生界。我们是一种半神,守护人间而并不高高在上。第一个夜叉与罗刹同时由大梵天的脚掌中生出,我们双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山子把四个圈的车子门锁好,从皮夹子里刷刷掏出几张老人头,连着钥匙,一下扔给路边摆摊的老头,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甚至还没看清老头的模样,只说了一声,给我看好车子。口口脆在这个镇,也算是大一些的馆子。山子信步而入,见店里坐的也都是些穿着体面的人。有镇里的干部,也有电信移动的工作人员,但更多的是些赌博赢了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