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奇幻小说>魔力山谷

魔力山谷

发布时间:2017-02-04 15:35 投稿者: 2017年微微一笑
19世纪末6月的一天,英国探险家罗杰斯凭借年轻体壮,独自攀登欧洲中部的阿尔卑斯山。刚爬上一个山头,就被石块绊倒滚下山坡。滚着滚着,他忽觉眼前漆黑,等到身体停止滚动,发觉自己滚进了山洞里。他惊慌四顾,看到了两处光亮,松了口气,有光亮就有洞口,可哪一个是自己掉进来的洞口呢?他只有靠运气,从其中一个洞口爬......

  19世纪末6月的一天,英国探险家罗杰斯凭借年轻体壮,独自攀登欧洲中部的阿尔卑斯山。刚爬上一个山头,就被石块绊倒滚下山坡。滚着滚着,他忽觉眼前漆黑,等到身体停止滚动,发觉自己滚进了山洞里。他惊慌四顾,看到了两处光亮,松了口气,有光亮就有洞口,可哪一个是自己掉进来的洞口呢?

  他只有靠运气,从其中一个洞口爬出去。出了洞口,感觉天空与跌入山洞前大不相同。之前的天灰蒙蒙的,而这时阳光明媚、天色湛蓝,接着他发现地形地貌也与刚才的经过地有很大改变。刚才经过的是乱石嶙峋的山头,而这里是个蜿蜒的山谷,林木葱茏,花草鲜艳。他拿出阿尔卑斯山区地图查找,地图上清楚地标着山头,却不见有这个山谷。他只走了几步,可回头再找洞口却找不到了。

  忽然从山谷里传来喊杀声,他爬上一棵树眺望,望到了在谷底厮杀的两群人。两群人皮肤黝黑,均为土著人打扮,头戴草帽,身披蓑衣。不同的是一方草帽是青草编的,另一方草帽是枯草编的,一绿一黄,清楚地区分出双方武士。他们的武器就是长矛大刀,老弱妇孺在阵后呐喊助威。

  双方像有深仇大恨,杀得异常凶狠、惨烈,寒刃飞旋,血肉横飞。武士的狂吼、伤者的哀号响彻山谷。战到傍晚没分胜负,双方鸣金收兵,退到各自占据的山坡营地里,燃起篝火,卧地歇息。山谷陷入沉寂。

  天黑以后,罗杰斯溜下树,摸到土著人那里找吃的。他实在太饿了,身上又没带食物。他在黄方土著人附近的树丛里藏了一会儿,估摸那些人睡着了,就到篝火旁拿了几块烧烤的野味,蹲下身子猛嚼起来。吃得正香,四周突然响起抖动蓑衣的声音,罗杰斯抬头一望,不禁惊坐在地。原来那些睡着的土著人全爬起来了,除了伤者,个个拾掇着自己的蓑衣草帽,擦脸梳发,女人还摘些野花插到头上。篝火照亮这些人的脸,他们的神情全是喜滋滋的。罗杰斯十分纳闷:深更半夜他们要去走亲访友吗?

  他在篝火旁无处躲藏,怕得要命。可谁都对他视而不见,仿佛他压根不存在。他大胆瞅向土著人的眼睛,见那些眼都浑浊无光,眼神定定的。梳妆打扮完毕,土著人成群结队地走下山坡,奔向白天的战场——谷底。罗杰斯猜想他们是去找对手夜战了,可想不通的是,夜里打仗为何要装扮漂亮呢?出于好奇。他尾随在土著人队伍后面。

  这伙人到达谷底时,恰好皎洁的月亮升上来,把山谷照得通亮。对面山坡上正走下绿方土著人。罗杰斯的心悬了起来:又要杀个不可开交了。他赶紧又爬到一棵树上,这棵树很高,不但谷底尽收眼底,两边山坡上的营地也一目了然。

  这时,两伙人已碰到了一起,但他们没有开打,而是握手、拥抱。接着,每个人都在对方人群里找一个伙伴。有的同伙伴互斟酒囊中的酒,交杯换盏,开怀畅饮;有的互相交换项链等饰物;小孩子早打闹成一团;上岁数的人则盘膝对坐,谈天说地……

  罗杰斯注意到双方的青年男女们会到了小树林里,开始时大家围在一起唱歌,或手拉手绕成圈子跳舞,目光时刻都在对方异性的脸上顾盼流转。慢慢地,就有男女相互靠近,紧紧贴住,走向僻静的树丛,卧地相拥,亲吻交欢……整整一夜,两伙人就在相亲相爱、其乐融融中度过。

  山梁上刚透出一丝亮光,遍布在谷底各处的土著人腾地跳起,两伙人分离开来,向各自所属的山坡退去。回到营地,他们倒地睡下。太阳爬过山梁后,他们起身吃些东西,青壮年纷纷拿起武器,结队冲下山坡。对面山坡上的武士也呐喊着杀来,双方又在谷底展开恶战。

  罗杰斯在树上望了一夜又一早晨,居然一点儿没困,因为看到的事情太让他吃惊了。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两伙人为何白天凶残地互杀,而到了夜里却能相亲相爱,这太违背常理了。他忽然想到土著人夜里那失神的眼睛,哎呀,夜里他们是不是在梦游呀?很有可能。不过就算是在梦游,也表明他们的潜意识里是渴望同对方友好相处的。

  他决定向土著人挑明他们昼夜间的反差,说服两伙人化干戈为玉帛。他下了树,冲进刀光血影的战场,让杀得眼红的两伙人停下来。两伙土著人见突然闯来个装束奇特的陌生人,异常震惊,都后撤了几步。罗杰斯站在中间。连说带做手势,说明昨夜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情况。土著人懂了他说的意思,但两伙人都不相信那是事实,都把他当成骗子,一齐攻击他,他只得撒腿逃出是非地。

  他躲在远处苦思了一整天,总算想出个能让土著人认清真相的办法。挨到天黑,他潜入黄方营地,估摸着睡着的土著人快起来梦游时,他找到头戴羽毛冠的头领,用一根草搔头领的鼻孔。头领被搔醒,迷迷糊糊地坐起来。罗杰斯钻进了树丛中。这时,其他土著人都爬起梦游了,而头领似乎清醒了,吃惊地望着他的人打扮后下山去。他好像不明白这些人下山去做什么。就起身跟在后面。罗杰斯暗喜:只要这头领看到接下来的一幕,目的就达到了。

  但让罗杰斯没想到的是。这头领是个酒鬼,只要清醒,就不停地喝酒,打仗时他都经常一手舞刀,一手抓过酒囊灌几口。这时他觉没睡好,脑袋晕乎乎的,更想痛饮了。他一下子把一酒囊的酒全灌进肚里,醉倒呼呼睡去。罗杰斯上前使劲摇他都没摇醒。其他人在梦游中同对方联欢,一夜过去,土著人仍然沉迷梦中。

  下一晚,罗杰斯仍摸到黄方山坡,先把头领酒囊里的酒倒掉,再往酒囊里灌满水。故伎重演,把头领弄醒后,他想到只一个头领可能难以让族人相信真相,而在土著人当中,巫师地位神圣,说话无人不信。于是,他又偷偷绕到衣着花哨的巫师睡觉的地方,用草搔了巫师的鼻孔。巫师打个喷嚏起身,半睡半醒,见其他人正往山下赶,他以为出征了,赶紧俯身对天祷告,然后在挂在胸前的鼓上敲起敬神的鼓点,随大队人马下山。

  头领照旧边走边喝,可因酒囊中的已不是酒,他缺了酒的滋润,浑身不舒服。巫师的鼓声更让他心烦,他抽刀从后面砍向巫师。巫师竟未卜先知,在刀砍到头上的刹那闪身避开,头领一刀砍空,扑倒在地。巫师一脚踏住头领的后脖,讥笑道: “小样,竟敢暗算我。我一句咒语,就能送你上天!”头领显然怕了,求饶道:“大神息怒,小王今后唯大神命是从,战利品与大神平分。”“只平分就想让我饶过你?”“那就大神拿大头。”

12下一页

上一篇: 孤女险海生还记   下一篇: 神目鼎
1、“魔力山谷”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魔力山谷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609/,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奇幻小说
第一章:来访地球在浩瀚无际的宇宙中,在地球人未知的领域中,存在着科学技术领先地球几千倍的星球,2017年的地球,曾是它们的几千万年前,甚至是上亿年前的发展水平。由于宇宙中生命能源贫乏,不能再创造出的新的生命体。面对生命枯竭的危机,宇宙的执行者——穹苍,立即召集全宇宙各行各业的精英执行者,成立生命联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听过这个电台吗?”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斯托教授笑着问我。他指着录音机上的数字:FM34。4,示意我带上耳机仔细听听。理所当然接受了这个请求,但耳中得到的却只是一阵杂音,强烈的杂音。“全是杂音,教授,你是不是搞错了?”“不,也许,只有在午夜时分才能收听到这个电台。”斯托教授眨了眨眼,继续说道:“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已经不在意旁人究竟称我为什么,哪怕是称赞我为“火星探险勇士”。此刻,我宁愿背个骂名逃回我的星球,也不愿一个人站在这块不属于我的土地上,孤立待援。我又看了看四周,一望无际的沙漠,似乎能将人的思维深深束缚于其中。近点,是一个庞大的航天飞机残骸,脱落的机翼横插入沙漠,而机头内则是一片狼藉——人的尸骨满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就是一个码字的,而已。并且,还是个倒霉透顶的家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以这样的状态存在。没有正式的工作,唯一能给我带来微薄收入的途径就是写作。我很惊讶于我的文字,因为我写的每一个故事,都仿佛是我曾经亲历一般。那些故事,很自然地转化为一个个方块字,从我的指间流出来。我没有任何关于自己的记忆,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诺姐姐,来给我们讲故事吧!”“好啊,那么……今天我给你们讲一个白雪公主的故事。”“这个已经听过了啊……”“呵呵……我的这个故事是你们绝对没有听过的。过来吧,孩子们,让我慢慢讲给你们听,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故事的开头正如每个人所知,美丽的公主,檀木板乌黑的头发,白雪做的肌肤,血样鲜艳的红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我在街边看到她时,她刚刚享用完一块奶油蛋糕,正满意的舔着自己沾着白色奶油的爪子。然后她抬头,和我对视。“嗨,下午好。”我四下张望,发现周围只有我一个后,疑惑的问:“你是在和我说话?”“当然,不然还会有谁?”“啊……下午好……”我结结巴巴的回答。我蹲下来,好奇的看着她,“可是为什么猫会说话?”我一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迪奥,你是我们最勇敢的战士,如今,我将一个伟大而光荣的任务交给你。去吧,我的孩子,去把栖息在深谷中的魔龙打倒,用它的血洗刷你的盔甲,用它的利齿装饰你的佩剑,把它守护的宝物带回,我将把它们分给每一个贫苦的农民和他饥饿的孩子。神的恩赐,将遍布这国度。”红衣主教,高高在上,他的声音里充满威严与慈爱。教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且说在东海之滨有一个潮涌村,村中有一户姓张渔民,生的唯一的一个女儿红云近一个月来正卧病在床,沉重难起。说起得病的原因,这女孩自小便与邻村一个小伙子痴心相恋,两情相悦,形影不离。不料眼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那小伙子竟突然背信弃约,移情别恋。姑娘十八年来从未起过异样心思,只觉这天作之合是确定不移的了,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早在我的好友,本镇颇有名望的牧师雷切尔,到来之前,我曾一度想把家中已堆积如山的杂物搬至森林深处的一栋木屋中。森林是自然造就的产物,枝叶繁茂,根茎纵横,垄断了整片森林。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森林里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弥漫着闷热甚至带有点腥臭的气味,驱赶着其他森林中常见的动物,因而就连人类的足迹也很少寻觅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兹兹兹……”凝神观察着身前无数的监测器,托马斯又一次听到了这股不和谐的杂音。磁力仪,生物监测系统始终保持着正常的状态,并没有因为杂音的入侵而一反常态。“那又是为什么?自从进入这片区域,杂音总是不断……”托马斯思索杂音的来源,双眼不禁游离于舱外——一片黑暗,宇宙中的常见黑暗。翻开这片区域的航海日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时我正在穿越北方小镇的路上,目标是这个国家的首都柏林。离开了正规的大道,马车艰难地行进于山间小路之中。这里的群山长年经受附近的砍伐和炙热阳光的暴晒,无力生长出一草一木,只有向山中稀少的行人暴露着它们光秃秃的岩石,处于风化中的岩石。真的是酷热的天气。我几次想让车夫停下马车,找一处山岩的阴影,暂时躲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电脑前,端起茶杯,轻啜,放下。在我的印象里,电脑似乎和咖啡更搭配。但我讨厌理所应当的搭配,所以,我喝茶。大概快两年了吧,两年前,我还是个幼稚的孩子,我想。像很多人一样,我迷上了“孤途”。我的职业是“暗士”,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杀手”。我患了网瘾,以至于荒废了学业,远离了朋友,甚至也疏远了父母。父母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静静的躺在黑暗的包里,看不见主人满脸的笑意。其实原本主人是爱我如命的,每日都和我在一起,只为了通过我能了解到她想要的一切,但现在我已经很久没有再响过,主人的心也象我的屏幕一样有了一道看不见的伤痕。初识主人,就能够看见她的发自内心的微笑,每当我响起来时,主人就会紧紧的握着我,充满了幸福的笑意让她显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很久很久以前,人类特别聪明,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第三只眼睛。有两只眼睛,就是现在我们眼睛所在的位置,和我们一样。但他们视力更好,远远不是现在人类的视力所能相比的。在森林里面,他们能看到二百码以外树叶上的小虫子;在草原上,他们能看清一百码以外,自已的同类从左向右的第几根胡子是黑的,还是白的。而且他们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淡漠了繁华只为你开怀要陪你远离寂寞自由自在……悬崖陡壁——血珠像一串串红色的小花,滴落在褐色的泥土上。“答应我,要幸福。”他看着她,轻声道。她拼命的摇头:“不、不要!”“答应我!”不等她说完,他抢先说道,几乎是用嚷的。“不、不,你不要放手!”她尖叫,眼看那只手在慢慢松开。他看着她的眼睛,一点点地放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故事发生在南方的一个小村落。两三年前你经常会看见一个皮肤黑的发亮臭烘烘的并且肥头大耳的男人慢吞吞的拖着拖鞋行走。面无表情也不会说话。他唯一说话的时候是播天气预报的时候。他说。你看你看。你看见了播天气预报的女人了没。穿红衣服的。那是我老婆。村里老人说。三十来岁的人了。想老婆想疯掉了。只是说说而已。过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尽管我不过27岁,不过我追寻骨蜮已经超过20年了。初见骨蜮,是在爷爷那些已经尘封已久的古书堆中。但是之后,我便对这种奇怪的生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7岁的时候,大概你也和我一样,觉得很多东西都是真实的。只不过到了现在,我仍然会说骨蜮是真实存在的一种生物。书上说,骨蜮是一种会模仿的生物。我们见过枯叶蛾,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初闻城北某建筑工地挖出一个深邃的洞时,我并没有什么感想。我所在的城市有近2000年的历史,况且土地的本身也远比人类的存在久远。之前还曾经在建筑摩天大楼的时候在地基处发现恐龙化石,可见一切皆有可能。真正引起我兴趣的,是洞里彻夜传出的嗡嗡声。一个曾经在那片工地上工作的农民工告诉我,尽管不是非常的嘹亮,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一刻,我扼住命运的咽喉;那一刻,我迎锋而上;那一刻,我置身于生死之外,引弓射帅。只因为我的名字叫做车。寒星闪闪,冷月无声。一身银白的长袍喇喇作响。我站在冰族的王城之上,俯瞰这个充满平和与宁静的城。雪花纷飞,心中苍茫如漫天飞雪。我远离大将军独守王城。每夜,我与这个孤独的城共眠。王城对面,火光冲天,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宽大的家庭影院屏幕上放映着泰坦尼克号。杰克和露丝在热闹的下等舱里尽情地舞蹈。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因自由和爱情带来的幸福,众人欢快的叫喊声把拥挤、凌乱、肮脏的客舱变成了他们的宫庭舞会,杰克和露丝就是舞会上的王子与公主。罗杰坐在纯白的沙发上,绿翡翠似的细长的双眼在屏幕前一点一点变得杀气腾腾。那双幽幽的绿眼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师父恨妖精,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恨,但既然是妖,就断不可留在世上。在没有被召唤进宫的时候,我们从一个城流浪到另一个城,抓住了许多妖精。紫砂丹炉里,那些妖精声嘶力竭地哭喊,让师父放他们一命,师父总是舒展开她好看的眉毛冷冷一笑,那些妖精便转而求我,原本安定的心忽然便乱了。“师父,为什么我们不能同处在一个世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张好的妈妈在一场车祸中死了,张好得知后没有哭,也没有说话,就好象没有发生过什么似的。他和他父母的关系不好,他一直对他的妈妈没有任何感情,就算在街上看到母亲他也会当成过路的陌生人似的,除非他母亲叫他,否则他不会正眼看她一眼。张好从小在奶奶家长大,他最在乎的人就是他的爷爷奶奶,那时他十岁。张好妈妈的死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一所中学里,所有的在校学生走的一个角落的厕所时都会绕道走开,也没有人敢进去一探究竟,传说这个厕所里有鬼,有人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除了那个住在学校附近的一个阿婆。开学第一天,小容,小可,小雪被分到了同一个寝室,而且她们又在同一班。一天,她们在厕所外的空地上打排球,一不小心排球飞进了那个阴森的女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博士告诉我,现代生活,人事关系那么复杂,你懂得人的学问,就懂得怎么控制未来。“因为这是个以人为个体组成的社会。你懂得了人类,就能成为人类之王。”我说:“但是要懂得人的心理,说得容易。人心是最复杂的。在每个角落的人,你都会发现他们的不同,有时侯有规则,有时候无规则,以至于后来你不知道究竟是有规则的人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来凡间时,常以鬼为食。我来往缥缈于人间,最喜在夜间游行。在夜叉的世界里,我也算为特别,茕茕孑立,形单影只。我的名字的意思是“能啖鬼”、“捷疾鬼”、“勇健”、“轻捷”等。北方毗沙门天王率领夜叉八大将,护众生界。我们是一种半神,守护人间而并不高高在上。第一个夜叉与罗刹同时由大梵天的脚掌中生出,我们双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