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女险海生还记

发布时间:2017-02-04 15:35 投稿者: 2017年微微一笑 浏览:
意外坠海落难钻井平台2002年9月13日深夜,波涛汹涌的墨西哥湾上,一艘从墨西哥东海岸韦拉克鲁斯开往哈瓦那的客轮正全速航行在夜色深沉的大海上,28岁的单身女乘客琳达乘船去哈瓦那控望丈夫凯,凯长年在古巴做药品生意。琳达启程前故意没有通知,她要给丈夫一个惊喜:3天前,医生确认她怀孕了。凌晨1点钟左右,琳......

  意外坠海落难钻井平台

  2002年9月13日深夜,波涛汹涌的墨西哥湾上,一艘从墨西哥东海岸韦拉克鲁斯开往哈瓦那的客轮正全速航行在夜色深沉的大海上,28岁的单身女乘客琳达乘船去哈瓦那控望丈夫凯,凯长年在古巴做药品生意。琳达启程前故意没有通知,她要给丈夫一个惊喜:3天前,医生确认她怀孕了。

  凌晨1点钟左右,琳达感到船舱里太闷,便到甲板上呼吸新鲜空气。平时特喜欢看轮船后那条泛着白色磷光航迹的她来到船尾,贪婪地欣赏着海面上那条浪花翻滚的小溪。突然,一阵强烈的呕吐感又涌了上来,琳达想回盥洗室已经来不及了。她赶紧把身子探向海面呕吐,却没有意识到,由于她个子太高,轮船的护栏仅仅挨着她的小腹,当她吐得眼冒金星时,整个人突然失去重心栽向栏杆外,琳达甚至没叫出声便坠落在冰冷的海水里。

  “救命!”水性极好的琳达本能地跃出海面朝急速离去的轮船大声呼救,然而,那艘船似乎也陷入沉睡之中,谁也没理会她的呼救。

  螺旋桨搅起的水流猛烈地冲击着琳达的身体,琳达拼命地踩着水,尽量抬高自己的头部,以免被汹涌的轮船流呛着,一分钟前还令她心旷神怡的大海转眼间变成了要把她吞没的猛兽,她眼睁睁地看着轮船离她越来越远。

  几分钟后,轮船发动机的声音完全消失了。夜色笼罩的海面上只剩下了浪涛有节奏的拍打声,从惊慌中渐渐镇定下来的琳达停止了徒劳的呼救,她在海面上机械地游着。

  茫茫大海上,她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游,按照她的估计,自己坠海的位置离海岸至少有100海里,想游上岸是不可能的,她眼下惟一能做的就是保存体力,坚持到天亮后,看能否被过往的船只搭救。

  夜空中繁星闪烁,孤身漂游在冰冷海水中的琳达以顽强的意志搏击海浪。换上别的女子,也许早就被坠海后的恐惧和绝望击垮,但琳达自幼多次随父亲的捕虾船出海,经历过惊心动魄的海上风暴,也养成了坚韧不拔的性格。此时,她只有一个信念:支持到天亮!

  天空渐渐发白了,琳达开始搜索海面,她期待海上陡然出现一艘船,哪怕是一叶小舟。然而,一直到天大亮,海面连一块木头也没有出现过。这天是阴天,琳达不能根据太阳的位置来判断时间,只是觉得时间过得那样漫长。

  大约是中午,正当琳达心灰意冷时,她惊喜地发现前方约1海里远的海面上,出现了一艘海船的剪影,琳达揉了揉眼睛:没错,确实是一只拖网渔船!琳达奋力朝那只船游去,并大声呼救。然而,由于是逆风,她的呼喊声根本传不过去。尽管她全力追赶,那只渔船却离她越来越远。望着空旷的海面,精疲力竭的琳达沮丧万分,她意识到即使海上再有船只出现,她获救的希望也十分渺茫。

  下午,海面上刮起了台风,先前的涌浪顷刻间变成了滔天巨浪,怒海中琳达时而被推向浪尖,时而又跌入波谷,海水冲进她的鼻子,直灌进胃里,琳达被呛得咳喘不止,又一排巨浪打来,她被压向水底,几乎窒息过去了。

  当琳达再次被卷出海面时,已经晕头转向绝望至极的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惊涛骇浪的海面上,居然出现了一座石油钻井平台!

  奄奄一息的琳达仿佛被注入了一剂强心针,她奋力朝上帝赐给她的“救命平台”游去,在大海中挣扎了将近16个小时后,琳达用最后一丝气力爬上了石油钻井平台。

  孤立无援挑战生存危机

  墨西哥有着丰富的海底石油资源,该国领海上分布着许多海上石油钻井平台。琳达原以为这是一座正在使用中的钻井平台,然而,命运似乎故意要考验她:平台上空无一人。休息室和储藏间的门窗已经锈迹斑斑,钻井平台上没有任何通讯设备。这显然是一座废弃的钻井平台,琳达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又熄灭了。

  十几平方米的休息室里除了几张空荡荡的床,还有一个工具箱。一个脸盆里扣着一个茶缸。所幸,有一张床上还铺着一条毯子。饥肠辘辘的琳达在储藏间的柜子最底层意外发现了一包已经发霉的牛肉干,一袋鱼干片和一小瓶矿泉水!那一刻,琳达从心底里感激曾在这座钻井平台上工作过的人。

  夜幕降临了。琳达吃了几片牛肉干,喝了两口水后裹着毯子躺在铁床上,又累又困的她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很快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当她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咸咸的海风让她猛然记起自己是困在与世隔绝的海中“孤岛”上。她赶紧起床,来到平台上。太阳已升得老高,海面上波光粼粼,不时有鱼儿跳出水面,琳达责怪自己起得太晚。“或许,天亮后已经有船只从这里经过了。”她喃喃自语道。

  接下来的一整天,琳达像雕像似地站在平台上,她就那样一动不动地望着海面。天黑时,又饿又渴的琳达才吃了几片牛肉干,喝了两口矿泉水。虽然牛肉干表面已经发霉,但她仍然嚼得津津有味,琳达认真计算过,这包牛肉干能让她坚持3天。3天里,总该有一艘船从附近海面上经过吧。

  没过多久,琳达的肚子就饿得咕咕直叫。然而,比饥饿更难受的是干渴。她舍不得喝矿泉水,但剩下的矿泉水最多也只能维持3天,3天后,她如果还困在这座钻井平台上,她将面临断粮缺水的生存危机。琳达不愿再往下想,一种不祥的预兆让她打了个寒战。这一夜,琳达几乎彻夜未眠。

  第三天拂晓,琳达早早地来到平台上,从太阳升起一直到晚霞满天,她的目光从未离开过大海。然而,除了有几头巨大的鲸让她一度产生错觉外,她期待的船始终没有出现。

  到了第五天黄昏,因体内严重缺水,琳达已头晕目眩,她面临严峻的生存危机。如果得不到淡水,她最多还能坚持48小时。

  死亡的阴影让她想起了亲人:丈夫凯,还有父亲。突然,小时候父亲出海前喝鱼血酒祈祷海神保佑平安的情景浮现在她脑际。琳达眼前顿时一亮:喝鱼血!鱼血能补充人体的水分!她赶紧从工具箱里找出了钳子和铁丝,很快就制成了一副钓鱼钩。琳达用鱼干片做鱼饵。自幼就会捕鱼捞虾的琳达没费多大劲儿就从平台下的海水里钓起一条一公斤来重的鱼。

  也许是鱼血和生鱼片补充了身体所需的水分和热量,琳达觉得身体重新有了活力。生存的曙光带给了她一丝安慰,但她的心情并不轻松,随着暮霭在海天连接处缓缓升起,琳达心里又如灌了铅一般地沉重。她在心里默默地问:自己要在这大海深处的钻井平台上熬到哪天呢?

12下一页

上一篇: 蟒腹余生   下一篇: 魔力山谷
1、“孤女险海生还记”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孤女险海生还记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608/,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奇幻小说
“你听过这个电台吗?”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斯托教授笑着问我。他指着录音机上的数字:FM34。4,示意我带上耳机仔细听听。理所当然接受了这个请求,但耳中得到的却只是一阵杂音,强烈的杂音。“全是杂音,教授,你是不是搞错了?”“不,也许,只有在午夜时分才能收听到这个电台。”斯托教授眨了眨眼,继续说道:“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已经不在意旁人究竟称我为什么,哪怕是称赞我为“火星探险勇士”。此刻,我宁愿背个骂名逃回我的星球,也不愿一个人站在这块不属于我的土地上,孤立待援。我又看了看四周,一望无际的沙漠,似乎能将人的思维深深束缚于其中。近点,是一个庞大的航天飞机残骸,脱落的机翼横插入沙漠,而机头内则是一片狼藉——人的尸骨满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就是一个码字的,而已。并且,还是个倒霉透顶的家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以这样的状态存在。没有正式的工作,唯一能给我带来微薄收入的途径就是写作。我很惊讶于我的文字,因为我写的每一个故事,都仿佛是我曾经亲历一般。那些故事,很自然地转化为一个个方块字,从我的指间流出来。我没有任何关于自己的记忆,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诺姐姐,来给我们讲故事吧!”“好啊,那么……今天我给你们讲一个白雪公主的故事。”“这个已经听过了啊……”“呵呵……我的这个故事是你们绝对没有听过的。过来吧,孩子们,让我慢慢讲给你们听,故事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故事的开头正如每个人所知,美丽的公主,檀木板乌黑的头发,白雪做的肌肤,血样鲜艳的红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我在街边看到她时,她刚刚享用完一块奶油蛋糕,正满意的舔着自己沾着白色奶油的爪子。然后她抬头,和我对视。“嗨,下午好。”我四下张望,发现周围只有我一个后,疑惑的问:“你是在和我说话?”“当然,不然还会有谁?”“啊……下午好……”我结结巴巴的回答。我蹲下来,好奇的看着她,“可是为什么猫会说话?”我一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迪奥,你是我们最勇敢的战士,如今,我将一个伟大而光荣的任务交给你。去吧,我的孩子,去把栖息在深谷中的魔龙打倒,用它的血洗刷你的盔甲,用它的利齿装饰你的佩剑,把它守护的宝物带回,我将把它们分给每一个贫苦的农民和他饥饿的孩子。神的恩赐,将遍布这国度。”红衣主教,高高在上,他的声音里充满威严与慈爱。教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且说在东海之滨有一个潮涌村,村中有一户姓张渔民,生的唯一的一个女儿红云近一个月来正卧病在床,沉重难起。说起得病的原因,这女孩自小便与邻村一个小伙子痴心相恋,两情相悦,形影不离。不料眼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那小伙子竟突然背信弃约,移情别恋。姑娘十八年来从未起过异样心思,只觉这天作之合是确定不移的了,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早在我的好友,本镇颇有名望的牧师雷切尔,到来之前,我曾一度想把家中已堆积如山的杂物搬至森林深处的一栋木屋中。森林是自然造就的产物,枝叶繁茂,根茎纵横,垄断了整片森林。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森林里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弥漫着闷热甚至带有点腥臭的气味,驱赶着其他森林中常见的动物,因而就连人类的足迹也很少寻觅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兹兹兹……”凝神观察着身前无数的监测器,托马斯又一次听到了这股不和谐的杂音。磁力仪,生物监测系统始终保持着正常的状态,并没有因为杂音的入侵而一反常态。“那又是为什么?自从进入这片区域,杂音总是不断……”托马斯思索杂音的来源,双眼不禁游离于舱外——一片黑暗,宇宙中的常见黑暗。翻开这片区域的航海日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时我正在穿越北方小镇的路上,目标是这个国家的首都柏林。离开了正规的大道,马车艰难地行进于山间小路之中。这里的群山长年经受附近的砍伐和炙热阳光的暴晒,无力生长出一草一木,只有向山中稀少的行人暴露着它们光秃秃的岩石,处于风化中的岩石。真的是酷热的天气。我几次想让车夫停下马车,找一处山岩的阴影,暂时躲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电脑前,端起茶杯,轻啜,放下。在我的印象里,电脑似乎和咖啡更搭配。但我讨厌理所应当的搭配,所以,我喝茶。大概快两年了吧,两年前,我还是个幼稚的孩子,我想。像很多人一样,我迷上了“孤途”。我的职业是“暗士”,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杀手”。我患了网瘾,以至于荒废了学业,远离了朋友,甚至也疏远了父母。父母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静静的躺在黑暗的包里,看不见主人满脸的笑意。其实原本主人是爱我如命的,每日都和我在一起,只为了通过我能了解到她想要的一切,但现在我已经很久没有再响过,主人的心也象我的屏幕一样有了一道看不见的伤痕。初识主人,就能够看见她的发自内心的微笑,每当我响起来时,主人就会紧紧的握着我,充满了幸福的笑意让她显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很久很久以前,人类特别聪明,因为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第三只眼睛。有两只眼睛,就是现在我们眼睛所在的位置,和我们一样。但他们视力更好,远远不是现在人类的视力所能相比的。在森林里面,他们能看到二百码以外树叶上的小虫子;在草原上,他们能看清一百码以外,自已的同类从左向右的第几根胡子是黑的,还是白的。而且他们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淡漠了繁华只为你开怀要陪你远离寂寞自由自在……悬崖陡壁——血珠像一串串红色的小花,滴落在褐色的泥土上。“答应我,要幸福。”他看着她,轻声道。她拼命的摇头:“不、不要!”“答应我!”不等她说完,他抢先说道,几乎是用嚷的。“不、不,你不要放手!”她尖叫,眼看那只手在慢慢松开。他看着她的眼睛,一点点地放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故事发生在南方的一个小村落。两三年前你经常会看见一个皮肤黑的发亮臭烘烘的并且肥头大耳的男人慢吞吞的拖着拖鞋行走。面无表情也不会说话。他唯一说话的时候是播天气预报的时候。他说。你看你看。你看见了播天气预报的女人了没。穿红衣服的。那是我老婆。村里老人说。三十来岁的人了。想老婆想疯掉了。只是说说而已。过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尽管我不过27岁,不过我追寻骨蜮已经超过20年了。初见骨蜮,是在爷爷那些已经尘封已久的古书堆中。但是之后,我便对这种奇怪的生物产生了浓厚的兴趣。7岁的时候,大概你也和我一样,觉得很多东西都是真实的。只不过到了现在,我仍然会说骨蜮是真实存在的一种生物。书上说,骨蜮是一种会模仿的生物。我们见过枯叶蛾,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初闻城北某建筑工地挖出一个深邃的洞时,我并没有什么感想。我所在的城市有近2000年的历史,况且土地的本身也远比人类的存在久远。之前还曾经在建筑摩天大楼的时候在地基处发现恐龙化石,可见一切皆有可能。真正引起我兴趣的,是洞里彻夜传出的嗡嗡声。一个曾经在那片工地上工作的农民工告诉我,尽管不是非常的嘹亮,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一刻,我扼住命运的咽喉;那一刻,我迎锋而上;那一刻,我置身于生死之外,引弓射帅。只因为我的名字叫做车。寒星闪闪,冷月无声。一身银白的长袍喇喇作响。我站在冰族的王城之上,俯瞰这个充满平和与宁静的城。雪花纷飞,心中苍茫如漫天飞雪。我远离大将军独守王城。每夜,我与这个孤独的城共眠。王城对面,火光冲天,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宽大的家庭影院屏幕上放映着泰坦尼克号。杰克和露丝在热闹的下等舱里尽情地舞蹈。他们的脸上洋溢着因自由和爱情带来的幸福,众人欢快的叫喊声把拥挤、凌乱、肮脏的客舱变成了他们的宫庭舞会,杰克和露丝就是舞会上的王子与公主。罗杰坐在纯白的沙发上,绿翡翠似的细长的双眼在屏幕前一点一点变得杀气腾腾。那双幽幽的绿眼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师父恨妖精,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恨,但既然是妖,就断不可留在世上。在没有被召唤进宫的时候,我们从一个城流浪到另一个城,抓住了许多妖精。紫砂丹炉里,那些妖精声嘶力竭地哭喊,让师父放他们一命,师父总是舒展开她好看的眉毛冷冷一笑,那些妖精便转而求我,原本安定的心忽然便乱了。“师父,为什么我们不能同处在一个世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张好的妈妈在一场车祸中死了,张好得知后没有哭,也没有说话,就好象没有发生过什么似的。他和他父母的关系不好,他一直对他的妈妈没有任何感情,就算在街上看到母亲他也会当成过路的陌生人似的,除非他母亲叫他,否则他不会正眼看她一眼。张好从小在奶奶家长大,他最在乎的人就是他的爷爷奶奶,那时他十岁。张好妈妈的死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一所中学里,所有的在校学生走的一个角落的厕所时都会绕道走开,也没有人敢进去一探究竟,传说这个厕所里有鬼,有人进去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除了那个住在学校附近的一个阿婆。开学第一天,小容,小可,小雪被分到了同一个寝室,而且她们又在同一班。一天,她们在厕所外的空地上打排球,一不小心排球飞进了那个阴森的女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博士告诉我,现代生活,人事关系那么复杂,你懂得人的学问,就懂得怎么控制未来。“因为这是个以人为个体组成的社会。你懂得了人类,就能成为人类之王。”我说:“但是要懂得人的心理,说得容易。人心是最复杂的。在每个角落的人,你都会发现他们的不同,有时侯有规则,有时候无规则,以至于后来你不知道究竟是有规则的人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来凡间时,常以鬼为食。我来往缥缈于人间,最喜在夜间游行。在夜叉的世界里,我也算为特别,茕茕孑立,形单影只。我的名字的意思是“能啖鬼”、“捷疾鬼”、“勇健”、“轻捷”等。北方毗沙门天王率领夜叉八大将,护众生界。我们是一种半神,守护人间而并不高高在上。第一个夜叉与罗刹同时由大梵天的脚掌中生出,我们双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山子把四个圈的车子门锁好,从皮夹子里刷刷掏出几张老人头,连着钥匙,一下扔给路边摆摊的老头,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甚至还没看清老头的模样,只说了一声,给我看好车子。口口脆在这个镇,也算是大一些的馆子。山子信步而入,见店里坐的也都是些穿着体面的人。有镇里的干部,也有电信移动的工作人员,但更多的是些赌博赢了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