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尖峰时刻>失足的代价

失足的代价

发布时间:2016-11-02 09:45 投稿者: 佚名
时值深秋,清冷的北风开始渐渐侵入山东半岛的腹地,今年刚满27岁的赵亮在莒县看守所的监室内瑟瑟发抖。11月18号,该是他的儿子出生一百天的日子,而他今天接到的却是对他及七名盗窃团伙成员依法逮捕的决定。天色阴阴的,森严的铁窗如一片天网笼罩在他的四周,压得他无法呼吸。他怎么感觉这铁窗怎么这么熟悉啊!哦,他......

  时值深秋,清冷的北风开始渐渐侵入山东半岛的腹地,今年刚满27岁的赵亮在莒县看守所的监室内瑟瑟发抖。11月18号,该是他的儿子出生一百天的日子,而他今天接到的却是对他及七名盗窃团伙成员依法逮捕的决定。天色阴阴的,森严的铁窗如一片天网笼罩在他的四周,压得他无法呼吸。他怎么感觉这铁窗怎么这么熟悉啊!哦,他突然想起来了,这不正像他那两个月来盗窃的上百吨铁栅栏吗?现在怎么把他牢牢地困了起来呢?

  两名刑警抓了十二名赌徒

  2007年10月18日下午2时,莒县城区206国道上,一辆警车向北疾驰而去。车上坐着的莒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二中队的中队长刘迎钊和民警张相江。他们刚刚接到可靠的线索,有一伙盗贼正集中在莒县北部招贤镇的一个加油站里赌博,正是抓捕的最佳时机。

  战机稍纵即逝,刘迎钊一面驱车先期赶赴现场,一面调集队上正在别的地方办案的同志随后增援。

  警车不到半个小时就赶到了三十里外的加油站。为避免打草惊蛇,刘迎钊他们将警车隐蔽好之后,绕到加油站后院,从窗子翻进了办公楼内,然后直奔二楼不法分子聚集的房间,一脚踢开了房门。

  “不许动,我们是刑警队的!”满屋子的人面对刘迎钊手中黑洞洞的枪口,一下子呆住了,一个个乖乖地蹲在了地上。桌子上乱七八糟的牌九和尚未收拾起来的现金。无疑,这是一伙不折不扣的赌徒。

  五分钟后,增援的民警也赶到了现场,将在场的十二名赌徒全部押回大队进行审查。很快,赵亮、张南、张虎、张庆四名盗窃犯罪嫌疑人被从中筛了出来,在民警的深挖细查下。以赵亮为主力的特大盗窃团伙随即浮出水面,八名涉案人员先后全部归案,21起盗窃案件逐个被彻底查清,民警们对这伙不法之徒的怀疑得到了最终证实。

  早在一周前,刘迎钊在对本地发生的几起盗窃铁栅栏案件进行调查时,这伙人就纳入了侦查视线。民警们获知,赵亮他们平时不务正业,但吃喝嫖赌,无恶不作,赌博时花钱出手非常大方,怀疑他们的收入来路不正,并且赵亮有一辆农用车,平日里昼伏夜出,具备作案的可能。

  由于涉案人员较多,民警们决定捕捉有利的战机,利用他们聚集在一起的时机,将这伙盗贼一网打尽。

  朋友赌场输了钱,拉他一起去盗窃

  说起盗窃铁栅栏,赵亮原来还真没这个想法。他18岁辍学后,跟本村一个朋友偷了一辆摩托车,可是怎么也不敢骑出去,藏在家里又怕家人问,就藏在朋友的亲戚家吧,不曾想朋友的亲戚家和丢车的车主是一个村,还是前后院,很快就东窗事发了。

  赵亮被判了一年有期徒刑,第一次尝了一下铁窗的苦味,出来后算是吸取了教训,开始做点正事了。他跟朋友一起到青岛打工,在煤场里买煤,勤勤恳恳地几年下来,竟也小有积蓄了。

  在好心人的撮合下,赵亮结识了在青岛干服装的泰安姑娘小紫,两人也算一见倾心,很快便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于是小紫便成了赵亮的妻子。

  按理说,成家后的赵亮本该脚踏实地的过日子了,不料朋友的几个电话让他动了歪心思,并且直接导致他走向了无底的深渊。

  八月的莒北山区,正秋高气爽,遍地洋溢着丰收的喜悦。小紫即将临产,赵亮暂时放下了青岛的活计,回家陪伴老婆,耐心等待着孩子的降临。一天深夜,洗刷完毕的赵亮正准备上床睡觉,手机突然“嘟嘟”地响了起来。

  是他在青岛打工的好朋友张南打过来的,对方干哑的声音显得有些神秘:“兄弟,我们看好了一个发财的机会,你跟我们一起干吧!”

  从电话里,赵亮约略知道,张南和杨昌要约他一起去偷厂企周边的铁栅栏卖,拉他结伙的原因是因为他有一辆农用四轮车,可以用来装载。他不由得想起自己曾经的铁窗生涯,心里一紧,冲口便拒绝了:“我刚买的新车,怎么可以用来做这事呢?我不干!”

  第二天,张南的电话又打来了:“兄弟,你就帮我们开个车,我们给你另外付费用。这东西就是偷来买废品,没多大风险的。”

  第三天,张南又来电话:“兄弟……”

  耐不住这些朋友的一片盛情,赵亮终于动心了。三人商定,由赵亮负责开车,张南、杨昌负责拆铁栅栏,很快便开始实施行动了。

  两个月流窜七个地市,盗窃铁栅栏上百吨……

  八月份的一个深夜,时近中秋,无月,天上还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一辆农用四轮车沿着206国道长驱南下,从莒县城区南环路拐弯弛入了东南山区。

  那晚中楼镇的五楼山前小学学校的九十多米铁栅栏院墙被盗窃一空,第二天赶到学校上学的老师学生们目瞪口呆,也大为困惑,就这所偏远贫困的山村小学而言,可能就这点院墙还算点值钱的东西吧,犯罪分子真是太有眼光了!

  那晚盗窃的铁栅栏拉到青岛卖了一千多元,三个人一夜的辛苦算是有了一点回报。这钱来得太容易了,确实让赵亮平添了不少信心。紧接着他们上日照、五莲,偷了几家企业、卫生院的铁栅栏,收获不小。赵亮也逐渐知道,原来是张南、杨昌在青岛赌博,欠下了人家两、三千元钱,在高人指点之下,想出这么一个发财的路子来。这不,几天工夫,弄来的钱已经足够他们还赌债了。

  俗话说见好就收,可被发财欲望冲昏了头脑的赵亮开始找不到南北,分不清好歹了,他跟张南、杨昌约定,等他们去青岛还上赌债回来,再好好大干一场。

  过了十多天,他们一起开车来到了泰安市肥城县的一个工业园,马不停蹄地奋战了一个晚上,直到黎明时分才恋恋不舍地满载而归。当晚盗窃铁栅栏将近四吨,卖了八千多块钱。望着手里花花绿绿的钞票,三个人心里乐开了花。

  就这样,他们就像一群幽灵,到处流窜寻找作案对象,不长时间盗窃作案就是十多起,手里的钞票也渐渐多了起来。

  自然,这钱来得容易,花起来也容易。一伙人一边流窜作案,一边吃喝嫖赌,到手的钞票便如风卷的树叶,在几个人手中飘来飘去,转眼化为一团泡影。

  赵亮突然想起老婆要生孩子了,便赶紧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回家等待着孩子的降生。张南也觉得会开车还挺好的哈,可以到处寻找盗窃对象,多远的路也不用犯愁,便决定回家报名学车去,于是,三个人在协作一个月后,临时分手。

  过了不长时间,赵亮的儿子顺利来到世上,杨昌又找上门来了。由于张南来不了,赵亮想起了邻村的王衡,刚出外打工回来,正没事可干呢,便拉他过来商议重操旧业。王衡听了赵亮他们的发财秘诀,心里也痒痒起来,爽快地参与了进来。于是,又一个新的三人团伙诞生。

  这一次,王衡还利用自己在北京打工时学到的拆装电动门的技术,为团伙上了新项目——盗窃电动门。于是,三个人先后流窜到临朐、安丘等地,盗窃电动门作案4起,盗窃四个电动门,卖了一万余元。

  赵亮不知道,这会儿,脱离了他们团伙的张南已经邀上自家兄弟张虎、张庆组成了新的三人团,连续盗窃铁栅栏作案5起,收入也上万元了。

  结束语

  2007年10月18日,这个六人盗窃团伙在莒县刑警的围剿下,宣告了最终的覆灭,八名涉案人员锒铛入狱,这伙被发财梦迷失了灵魂的赌徒在法网的笼罩下,终于意识到自己末日的到来。两三个月,本不是很长的日子,而他们却用这短暂的时间赌上了自己的青春;二三十岁,本应是美好的年华,而他们却要在监狱中承受自己失足的代价。在这里,我们是不是应该再敲一次警钟?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是百年身!

  

12下一页

上一篇: 青春,在血案中终结   下一篇: 除了杀戮只有你【耽美
1、“失足的代价”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失足的代价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571/,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尖峰时刻
A 2004年的初秋,阳光澄澄像水一样明亮,轻轻地风儿带着浅浅的喜悦。 那是,我第一次认识涵的时候。 涵,你和张¥¥同桌。 班主任用机械般的语气说道。 我抬头,正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王立出身贫寒,他年轻时最低的奋斗目标是:农妇,山泉,有点田。 但是,他父亲对他说:你可以像猪一样,但是你永远都不能像猪那样高兴。生,容易,活,容易,生活,就不容易! 大学毕业后,分配在机关,王立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康熙访宁夏之御弟黄麻子 吴生江 话说康熙一行不知不觉来到了莫家楼,说起莫家楼在宁夏可是大大的有名,据说有三个宁夏人住店夸自己的家乡争热炕头,银川人先说:银川有个海宝塔,离天只有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文/晓寒 Q:552340956 曾几何时,我们村里有这样一个人,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听母亲谈起过她:她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她很贤惠,丈夫死后,凭借着自己的能力把四个孩子拉扯大,从来不说辛苦,也不愿接受别人的施舍.她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命运所带来的不幸,是纯属巧合,还是原来就注定好了的呢? ------题记 这个城市的夜晚很黑很黑,黑得连一颗星星也没有,黑的让人可怕,黑的让人好痛心,或许你也可以理解为是这个城市的独特美吧 ?......【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夜深了 已经是一点多了,我还没睡,真是好笑,我一直都在督促我的好朋友早点休息,可是我却从来没很早的休息过,刚到下面打了壶水,打水的人很多,四个水龙头,就两个出水的,水出的很慢。排了好长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个冬天,他对她说分手。 他本以为她会像其它女孩子一样咆哮地质问他, 就算不质问,至少,也会流漏出深沉的哀痛及怨恨. 但是她没有,她只是很平静很平静的看着他,然后转身,不曾?......【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以为你的停留是因为你对爱的醒悟,然而你却把我当作你生命里的浮萍寄予孤伤,抛于希望。 低压的江空暗云涌布,寂寞的小桥独自轻轻慢慢的走过,喝了那碗汤是否真能忘了前尘旧爱?心痛了安静了慢慢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么晚了,你去哪里?母亲焦急的喊道,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丝.女儿气恼的瞪了眼正蹒跚跑来的母亲,过于年轻的容颜有着骇人的倔强。稚嫩的薄唇紧紧的抿着,冷冷的睨了眼母亲因害怕而微微颤抖的枯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生命的过客很多,两个不曾相识的人有着那简单的一面之缘。一个简单的微笑就能让彼此心舒畅很多。记得每次坐公车,看到形形色色的人,我总是会猜想他、她的故事。 看到帅哥和美女我会多看几眼,毕竟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王老汉起了个大早,他要进城去卖自家那棵蜜枣树上下来的甜果儿,攒上几个闲钱,好为自个上初一的宝贝孙子买辆新自行车。 他估摸着这筐枣儿至少能卖上个三十多块钱,加上存的一百多,基本上已经够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正宝的老家是湖南石湾镇乐塘村人,98年高中毕业后入伍到湖南某个部队服役。 由于正宝在当时较有名气的县一中高中毕业,很有些文化底子,在部队干活勤勤恳恳,所以很快就考上了军校。军校毕业后在部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99年8月,获浙江省金海岸杯青春歌手选秀大赛金奖。1999年12月,获浙江省教育系统第二届艺术声乐大赛金奖。2000年6月,被授予中国浙江青少年文学艺术新人奖。2001年12月,获天津有线电视台亿淼杯主持人大赛一等奖。20......【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不到20岁,对人生来说心中充满对未来人生的美好憧憬.前面,风霜雪雨,荆棘丛生,拼着一种顽强的毅力,用自己的青春作赌注,走过汹涌澎湃的大海,穿过寒冷刺骨的冰川,越过陡峭险要的悬崖,总要到了目的地. 一晃十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节快到了。忙活年夜饭,已成为各家各户忙活的主要活。身材消瘦的黑局长两眼炯炯有神,动作仍像年轻时当兵那样轻松自如。黑头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平时比年轻干警还能干。??往年这时候他难得回趟家,一到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凌晨两点,刚下夜班的我推着碎了车胎的自行车往家赶,一辆黑色的轿车从我身旁缓缓驶过。以为是过路的,不料车突然就在我面前停下了。??车窗摇下,一个冰冷的声音说,小姐,上车吧。??我左右环顾,再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十九岁的我坐在北京到昆明的班机上。我穿着黑色的羽绒衣,严重脱色的旧牛仔裤,背一个庞大的帆布包。??凌晨六点,窗外是凝重的暮兰。我的头昏昏沉沉,不知道是刚苏醒还是欲要入睡。把包翻了一整遍,也没找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组在中,二组在左,三组在右,各组交替掩护,成正三角搜索前进……” “报告班长,我组正前方100米处发现敌机枪掩体一个。”一组长江伟通过班用电台向班长刘学学报告敌情。 “各组停止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与老公结婚,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仿佛上辈子就注定了这段阴差阳错的姻缘!今生,只是沿着铺好的轨道前行而已。充其量,是瞎猫遇到死耗子,鹊巢鸠占的走到了一起。 俺们曾为这段剪不断,理还乱,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曲折的盘山公路上,一辆白色的“依维柯”汽车陡然一停。司机从车窗里探出半个脑袋,骂道:“哪个龟孙子弄倒的电杆?也不在前面放一个警示牌!” 汽车上,是挤得满满的军人及其家属。急剧的刹车使大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序言一年多前,为了收集写作素材,我在厂内漫步,遇到了一位趣味相投的同事,闲聊之中,谈及他的往事,我被他那真诚的情感所打动,也激起了我创作的欲望,于是,我就经常去找他,听他的故事,之后,便展开我的想象,边写边听,边听边写,完成了这本《那山那水那年月》。书中以他为原型,叙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年轻一代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一章参军那一身身的绿军装曾经让多少少女为之迷恋;让多少少男为之向往。绿色的警营,绿色的梦,那里有着世人为所不知的神秘。第一节参军话说2001年11月,在我国北方的一个县城里来了一批征兵干部,一个个都特精神,那绿军装着实让年轻小伙子羡慕的不得了。武装部门前人山人海都是前来征兵的小伙子,他们在焦急的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二节离别定下来的人还要进行家访,就是征兵单位对将要当兵的人员进行逐一的访问,看看有没有什么政治不合格的,或者有没有什么病史的,这些都是不合格的,还要简单的测一下参军人员的学历。征兵干部来到小袁家测他学历的时候挺有意思,来人什么也没有说,就在纸上用笔划了一个“O”就问:“这个在语文、数学、化学、英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国画李丛然这人很是喜欢附庸风雅,小的时候跟画年画的爷爷学过画老虎,还别说,真有几分功力。上高中的时候,与几个同学打赌,画了两张年画拿到夜市上卖,真被人给卖走了一张,从此在同学当中得了一个绰号:李年画。大学李丛然学的是理科,与艺术隔得就有些远。但他参加的是文学社,诗词歌赋样样能来两下,时不时的弄个文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青嫩的玉米棒子带着湿嫩的叶子在锅里开始散发着清新诱人的香气,这时候是星期五上午八点一刻,藕荷色的阳光还没有漫过庭院的四分之一,晒衣绳上搭满了女儿各式各样新旧不一的衣服,那是昨天晚上潘晓雅趁着不太明朗的月光洗了整整两个小时,那衣服上面现在仿佛还有月光的淡雅的味道,女儿上星期打电话让母亲把她脱下来的衣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