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尖峰时刻>失足的代价

失足的代价

发布时间:2016-11-02 09:45 投稿者: 佚名 浏览:
时值深秋,清冷的北风开始渐渐侵入山东半岛的腹地,今年刚满27岁的赵亮在莒县看守所的监室内瑟瑟发抖。11月18号,该是他的儿子出生一百天的日子,而他今天接到的却是对他及七名盗窃团伙成员依法逮捕的决定。天色阴阴的,森严的铁窗如一片天网笼罩在他的四周,压得他无法呼吸。他怎么感觉这铁窗怎么这么熟悉啊!哦,他......

  时值深秋,清冷的北风开始渐渐侵入山东半岛的腹地,今年刚满27岁的赵亮在莒县看守所的监室内瑟瑟发抖。11月18号,该是他的儿子出生一百天的日子,而他今天接到的却是对他及七名盗窃团伙成员依法逮捕的决定。天色阴阴的,森严的铁窗如一片天网笼罩在他的四周,压得他无法呼吸。他怎么感觉这铁窗怎么这么熟悉啊!哦,他突然想起来了,这不正像他那两个月来盗窃的上百吨铁栅栏吗?现在怎么把他牢牢地困了起来呢?

  两名刑警抓了十二名赌徒

  2007年10月18日下午2时,莒县城区206国道上,一辆警车向北疾驰而去。车上坐着的莒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二中队的中队长刘迎钊和民警张相江。他们刚刚接到可靠的线索,有一伙盗贼正集中在莒县北部招贤镇的一个加油站里赌博,正是抓捕的最佳时机。

  战机稍纵即逝,刘迎钊一面驱车先期赶赴现场,一面调集队上正在别的地方办案的同志随后增援。

  警车不到半个小时就赶到了三十里外的加油站。为避免打草惊蛇,刘迎钊他们将警车隐蔽好之后,绕到加油站后院,从窗子翻进了办公楼内,然后直奔二楼不法分子聚集的房间,一脚踢开了房门。

  “不许动,我们是刑警队的!”满屋子的人面对刘迎钊手中黑洞洞的枪口,一下子呆住了,一个个乖乖地蹲在了地上。桌子上乱七八糟的牌九和尚未收拾起来的现金。无疑,这是一伙不折不扣的赌徒。

  五分钟后,增援的民警也赶到了现场,将在场的十二名赌徒全部押回大队进行审查。很快,赵亮、张南、张虎、张庆四名盗窃犯罪嫌疑人被从中筛了出来,在民警的深挖细查下。以赵亮为主力的特大盗窃团伙随即浮出水面,八名涉案人员先后全部归案,21起盗窃案件逐个被彻底查清,民警们对这伙不法之徒的怀疑得到了最终证实。

  早在一周前,刘迎钊在对本地发生的几起盗窃铁栅栏案件进行调查时,这伙人就纳入了侦查视线。民警们获知,赵亮他们平时不务正业,但吃喝嫖赌,无恶不作,赌博时花钱出手非常大方,怀疑他们的收入来路不正,并且赵亮有一辆农用车,平日里昼伏夜出,具备作案的可能。

  由于涉案人员较多,民警们决定捕捉有利的战机,利用他们聚集在一起的时机,将这伙盗贼一网打尽。

  朋友赌场输了钱,拉他一起去盗窃

  说起盗窃铁栅栏,赵亮原来还真没这个想法。他18岁辍学后,跟本村一个朋友偷了一辆摩托车,可是怎么也不敢骑出去,藏在家里又怕家人问,就藏在朋友的亲戚家吧,不曾想朋友的亲戚家和丢车的车主是一个村,还是前后院,很快就东窗事发了。

  赵亮被判了一年有期徒刑,第一次尝了一下铁窗的苦味,出来后算是吸取了教训,开始做点正事了。他跟朋友一起到青岛打工,在煤场里买煤,勤勤恳恳地几年下来,竟也小有积蓄了。

  在好心人的撮合下,赵亮结识了在青岛干服装的泰安姑娘小紫,两人也算一见倾心,很快便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于是小紫便成了赵亮的妻子。

  按理说,成家后的赵亮本该脚踏实地的过日子了,不料朋友的几个电话让他动了歪心思,并且直接导致他走向了无底的深渊。

  八月的莒北山区,正秋高气爽,遍地洋溢着丰收的喜悦。小紫即将临产,赵亮暂时放下了青岛的活计,回家陪伴老婆,耐心等待着孩子的降临。一天深夜,洗刷完毕的赵亮正准备上床睡觉,手机突然“嘟嘟”地响了起来。

  是他在青岛打工的好朋友张南打过来的,对方干哑的声音显得有些神秘:“兄弟,我们看好了一个发财的机会,你跟我们一起干吧!”

  从电话里,赵亮约略知道,张南和杨昌要约他一起去偷厂企周边的铁栅栏卖,拉他结伙的原因是因为他有一辆农用四轮车,可以用来装载。他不由得想起自己曾经的铁窗生涯,心里一紧,冲口便拒绝了:“我刚买的新车,怎么可以用来做这事呢?我不干!”

  第二天,张南的电话又打来了:“兄弟,你就帮我们开个车,我们给你另外付费用。这东西就是偷来买废品,没多大风险的。”

  第三天,张南又来电话:“兄弟……”

  耐不住这些朋友的一片盛情,赵亮终于动心了。三人商定,由赵亮负责开车,张南、杨昌负责拆铁栅栏,很快便开始实施行动了。

  两个月流窜七个地市,盗窃铁栅栏上百吨……

  八月份的一个深夜,时近中秋,无月,天上还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一辆农用四轮车沿着206国道长驱南下,从莒县城区南环路拐弯弛入了东南山区。

  那晚中楼镇的五楼山前小学学校的九十多米铁栅栏院墙被盗窃一空,第二天赶到学校上学的老师学生们目瞪口呆,也大为困惑,就这所偏远贫困的山村小学而言,可能就这点院墙还算点值钱的东西吧,犯罪分子真是太有眼光了!

  那晚盗窃的铁栅栏拉到青岛卖了一千多元,三个人一夜的辛苦算是有了一点回报。这钱来得太容易了,确实让赵亮平添了不少信心。紧接着他们上日照、五莲,偷了几家企业、卫生院的铁栅栏,收获不小。赵亮也逐渐知道,原来是张南、杨昌在青岛赌博,欠下了人家两、三千元钱,在高人指点之下,想出这么一个发财的路子来。这不,几天工夫,弄来的钱已经足够他们还赌债了。

  俗话说见好就收,可被发财欲望冲昏了头脑的赵亮开始找不到南北,分不清好歹了,他跟张南、杨昌约定,等他们去青岛还上赌债回来,再好好大干一场。

  过了十多天,他们一起开车来到了泰安市肥城县的一个工业园,马不停蹄地奋战了一个晚上,直到黎明时分才恋恋不舍地满载而归。当晚盗窃铁栅栏将近四吨,卖了八千多块钱。望着手里花花绿绿的钞票,三个人心里乐开了花。

  就这样,他们就像一群幽灵,到处流窜寻找作案对象,不长时间盗窃作案就是十多起,手里的钞票也渐渐多了起来。

  自然,这钱来得容易,花起来也容易。一伙人一边流窜作案,一边吃喝嫖赌,到手的钞票便如风卷的树叶,在几个人手中飘来飘去,转眼化为一团泡影。

  赵亮突然想起老婆要生孩子了,便赶紧跟他们打了个招呼,回家等待着孩子的降生。张南也觉得会开车还挺好的哈,可以到处寻找盗窃对象,多远的路也不用犯愁,便决定回家报名学车去,于是,三个人在协作一个月后,临时分手。

  过了不长时间,赵亮的儿子顺利来到世上,杨昌又找上门来了。由于张南来不了,赵亮想起了邻村的王衡,刚出外打工回来,正没事可干呢,便拉他过来商议重操旧业。王衡听了赵亮他们的发财秘诀,心里也痒痒起来,爽快地参与了进来。于是,又一个新的三人团伙诞生。

  这一次,王衡还利用自己在北京打工时学到的拆装电动门的技术,为团伙上了新项目——盗窃电动门。于是,三个人先后流窜到临朐、安丘等地,盗窃电动门作案4起,盗窃四个电动门,卖了一万余元。

  赵亮不知道,这会儿,脱离了他们团伙的张南已经邀上自家兄弟张虎、张庆组成了新的三人团,连续盗窃铁栅栏作案5起,收入也上万元了。

  结束语

  2007年10月18日,这个六人盗窃团伙在莒县刑警的围剿下,宣告了最终的覆灭,八名涉案人员锒铛入狱,这伙被发财梦迷失了灵魂的赌徒在法网的笼罩下,终于意识到自己末日的到来。两三个月,本不是很长的日子,而他们却用这短暂的时间赌上了自己的青春;二三十岁,本应是美好的年华,而他们却要在监狱中承受自己失足的代价。在这里,我们是不是应该再敲一次警钟?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是百年身!

  

12下一页

上一篇: 青春,在血案中终结   下一篇: 除了杀戮只有你【耽美
1、“失足的代价”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失足的代价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571/,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尖峰时刻
牛头村地处西北,是当地的剩余劳动力输出大村。大凡能扛得动锄头的男劳动力都曾有过外出打工的经历,要说这打工队伍中混得最好的就属东村的牛建树了,这牛建树身强力壮能吃苦,干了几年的泥瓦匠后有幸认识了个有来头的建筑商就当起了包工头,这两年赚得盆满钵满,在城里还置上了大套的商品房,现在老婆孩子也成了地道的城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北方的冬,总是冗长得令人心慌,已是二月,望去,仍是四野苍茫,积雪尚开始融化,春日的红紫芳菲,覆于白雪之下,不知要等多少次东风拂过,才能姗姗而来。喜欢在冬日闲暇的时候,拈几朵茉莉或玫瑰,和着一撮青碧的茶叶,沏上一杯淡淡的清茗。看沸水注入茶盏时,花朵与茶叶一起浮浮沉沉,最后,慢慢归于沉寂。当一瓣瓣姿态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无数次子夜梦回,思念跌落在千里烟波。多少尘缘如梦落飞花,多少离殇已千古凄凉。往事难忘,谁的相思渲染了忧伤的情怀;红尘旧梦,岁月的流光涟漪了满地的寂静;听风拂过似水流年,看时光的容颜暗换了青春的年轮;清风醉舞,多少痴心揉碎了暗夜的宁静;人生陌上,谁的烟火温暖了你寂寂的眼波,哪程风景又渲染了你淡淡的流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值深秋,清冷的北风开始渐渐侵入山东半岛的腹地,今年刚满27岁的赵亮在莒县看守所的监室内瑟瑟发抖。11月18号,该是他的儿子出生一百天的日子,而他今天接到的却是对他及七名盗窃团伙成员依法逮捕的决定。天色阴阴的,森严的铁窗如一片天网笼罩在他的四周,压得他无法呼吸。他怎么感觉这铁窗怎么这么熟悉啊!哦,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悲剧,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降临。住在城阳镇三角汪村的孟庆玉做梦也没有想到,本想安安静静过完下半生的他竟然在52岁那年的一个深秋的夜晚,被人乱棍打死在荒郊夜外。这起命案的破获扑朔迷离,柳暗花明,当我们覆上沉重的案卷,回拨前进的时针,回顾案件发生、破获的历程,面对悲剧的真相时,却只有一声叹息。吹出来的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午夜命案2007年正月初六,午夜料峭的寒风席卷着刚从年节喜庆的氛围中安静下来的莒县,为这座千年的古城平添了几分清冷和疲倦。城区东关黑漆漆的胡同深处,突然传出一声凄厉的呼救声,但随即被呼啸而来的寒风淹没,根本没有引起准备沉入梦乡的人们的注意。唯一不安的是“悬崖”网吧管理员田乙,他从正在通话的手机里听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是一群丧尽天良的恶狼,他们臭味相投,一拍即合,之后狼狈为奸,无恶不作,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放火、抢劫、盗窃、强奸作案几十起,作案手法之疯狂,影响之恶劣,令人发指,但疯狂之后就是灭亡,莒县公安民警通过侦查布控,迅速出击,将这伙罪大恶极的不法分子一举抓获,为社会除去了一大祸害,还给了山村人民一方安宁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1988年6月9日下午3时,T矿公安科治安组干警鲁洪岐从局开完“严打”会议回到办公室,立刻有人求见。来人是矿采煤三区的考勤员江萍姑娘。“你有什么事?”鲁洪岐问。“我的未婚夫张云坤,他——他——”江萍吞吞吐吐,欲言又止。“他怎么了?赌博?”江萍摇摇头。“他欺负你?他爱情不专一,抛弃了你?”“也不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91年,哥伦比亚政府开始秘密计划对建立在哥伦比亚境内著名的国际大毒枭家族坷拉家族进行一次行动,这次行动的目的就是为了彻底摧毁坷拉家族庞大的毒品网络,以及逮捕这个国家毒品走私集团的头目坷拉,哥伦比亚政府受命哥伦比亚最精锐的一支反恐特种作战部队代号为“丛林斗士”的特种作战部队执行这次认为,行动还有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37年秋,日本人将战火烧到了上海八字桥。“旅长牺牲了”通讯兵顿了顿,声音很小,完全被那些由敌方炮弹拖来的爆炸声给掩盖了,谢战清干咳了一声,可能是因为呛人的烟尘,更可能是因为他守在壕沟里七天七夜没合眼。通讯兵看到这位新营长好似面露难色,他靠近点又重复了一遍“刚刚接到的消息说,杨德旅长阵亡了,是一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2004年的夏季,我有幸被选派到了中、日联合科考队,到太平洋的最深处,做一次奇妙的旅行,这对我这个一直向往大海的人而言,无疑是极度兴奋的,而且我所担任的是一项单纯而轻松的工作——语言翻译,这相对于那些担负着繁重科考任务的科学家而言,我更像是一名悠闲的游客。这是一次有关海洋地质和地震的科考活动。我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题记—雪还在下,你的心脏会跳动得多快呢?雪花飘落的速度比你心脏的速度又如何?没有人会告诉你,因为你即将会成为一个死人,停滞心跳的死人!小边还在眺望,眺望着一望无际茫茫的雪野大地,荒茫的一切原来就是那么的荒谬可笑,口袋里还能再摸索到什么呢?小边心里百般的无奈。拮据的存折还再能出现什么奇迹,小边知道六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6ThesergeantatthedeskspokeItalianandsomeEnglish.IstillhadtotellmystorythreetimesbeforehewassatisfiedthathehadunderstandwhatIwastellinghim.Heaskedmeto......【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只要瞟上一眼,就明白这些照片不是我的。哪怕是当时只看了一下装这些照片的信封,也就知道里面根本不是我的照片。信封上用订书机订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的名字是:阿尔贝托·李帕利。正打算到照相馆去退换,突然觉得这事很有些蹊跷:信封里没有底片!把这些照片铺开放在桌上,再仔细瞧瞧:的确是异乎寻常。这些照片上都有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说简介:我们地球曾经也从屌丝时代,步入了造神时代。我们用强大的科技造就了文明的巅峰,拥有造神科技的我们几乎无所不能。因此我们成了宇宙的希望之光,同时我们也成了传奇与神话。我们的传奇事件在宇宙传播亿万光年之遥远,其他星球的人都歌颂我们为上古众神他们信仰我们崇拜我们。当我们已经不再是信仰神明的时候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99年8月,获浙江省“金海岸杯”青春歌手选秀大赛金奖。1999年12月,获浙江省教育系统第二届艺术声乐大赛金奖。2000年6月,被授予中国浙江青少年文学艺术新人奖。2001年12月,获天津有线电视台“亿淼杯”主持人大赛一等奖。2002年6月,获全国第十二届大学生艺术节民族唱法金奖。2004年6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风雨欲来梦也来(一)市场风云变幻,有些事情让他觉得蹊跷,此次再度创业这倒像极了他的人生经历,也许天降大任于他的身上,他并不知道。冯伟睁开眼睛还在想着昨天的事情,他和阿梅吵了一架,他甚至恼火的想离开糟糕的团队,但又有些舍不得放弃起初的承诺。他的个性是宁可自己粉身碎骨也不会丢弃诺言,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走出心灵的枷锁剧情介绍本剧主要讲了朱子淳10岁因父母出车祸去世,从小就给他的心灵带来了很大伤害,没有亲人呵护,每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总是跳不出阴影的他,通过刚刚走进大学的校门,与大学老师和同学及其他一些人的交流与帮助下,他又重新改变了自己,找回了自信,抬起头,走在大学的校园里,变得阳光起来。角色朱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完全理论又称磁性的绝对吸引或者绝对排斥。简称两级张力。通过这个技术,发明出一套张力制服,其中涉及到的衣服,裤子,手套及其鞋子,身体配加脑电波芯片。所以......我们的磁铁人就这么诞生了。获得这套制服的当天,一个还算不错的天气下,小心翼翼的站在大厦的下面。那个人对我说:“想当英雄很难,首先绝对的实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想每个小孩从小到大都会遇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说了你别不信我和我姐就从小见到大我家这片原来是一片墓地,如果你知道鸿儒世家和九中的话应该不知道那里也是墓地,而且是很大一片墓地,看九中和鸿儒世家的面积多大就可以算出来了,其实鬼故事听了并不是很害怕,但发生在身边的也许就有些阴阴的感觉吧,来过我家的人应该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1Thephotograph'sshopwasstillclosedwhenIleftbytaxifortheConventoftheCapuchins.Iarrivedfiveminutesearlyformyappointment.Theattendantwhotookmymoneyatthe......【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晨,田浩穿好衣服,迅速跳下床来到厨房,抄起锅碗瓢勺练起了交响曲:洗碗、涮锅、摊鸡蛋、热牛奶……这已是他的习惯动作。田浩强迫自己高兴,有个好心情,因为今天要和一位关键人物谈事。田浩的交响乐叫醒了妻子。妻子醉眼惺忪,穿着睡衣,踏拉着拖鞋来到洗漱间。见妻子起来,田浩即刻从厨房出来问道:“今早吃面包夹鸡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老人费力地从中门挤上了C路巴士的台阶,红顶的运动帽差点儿没掉了下来。他脸色灰白,病容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无奈,和掩饰不住的痛苦。身旁同样是动弹不得的后生们,却表情怡然,倒像是做了点热身运动,尔后如愿地及时登车,从而避免了上班或者上学迟到的烦恼。“——中门上来的六位还没有投币!大家帮忙传一下!”驾驶员又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想写手的故事。忽然很想。没有理由。一我是“左撇子”,这是很失败的事实,还在娘胎里就注定了,因为是遗传,爸爸就是“左撇子”。我不在乎,谁规定是人就非得只能用右手,就不能有个例外?的确,我就是个例外。妈妈一度认为这是教育失败的产物,所以想努力弥补,但是徒劳。倒是爸爸却大度地说,你就不允许女儿和我有相似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勇子、我、瓜皮还有汉平是初中同学,四个人最好。初中毕业了,勇子要去当兵,临走时跟我们说了他的心事——他喜欢上我们班一个叫熊猫的女生。我们嘿嘿的笑他,说他重色轻友,他一脸苦相,说他是认真的,本来想追她,可没想到父母会让他去当兵,以后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都说那就回来再说,反正现在学校不让早恋。勇子不高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