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字典文学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尖峰时刻>青春,在血案中终结

青春,在血案中终结

发布时间:2016-11-02 09:44 投稿者: 佚名 浏览:
悲剧,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降临。住在城阳镇三角汪村的孟庆玉做梦也没有想到,本想安安静静过完下半生的他竟然在52岁那年的一个深秋的夜晚,被人乱棍打死在荒郊夜外。这起命案的破获扑朔迷离,柳暗花明,当我们覆上沉重的案卷,回拨前进的时针,回顾案件发生、破获的历程,面对悲剧的真相时,却只有一声叹息。吹出来的命......

  悲剧,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降临。住在城阳镇三角汪村的孟庆玉做梦也没有想到,本想安安静静过完下半生的他竟然在52岁那年的一个深秋的夜晚,被人乱棍打死在荒郊夜外。这起命案的破获扑朔迷离,柳暗花明,当我们覆上沉重的案卷,回拨前进的时针,回顾案件发生、破获的历程,面对悲剧的真相时,却只有一声叹息。

  吹出来的命案线索

  2007年4月28日,随着一阵警车震耳的呼啸声穿过,两名垂头丧气的青年如同霜打的茄子,被威严的民警押进了莒县拘留所的铁门。这两个青年中,年龄不大的那个叫陈子立,今年17岁,城阳镇三角汪村人。两个人因为盗窃被依法治安拘留。

  负责收押的监管民警很快给两人办好了收押手续,送进了13号监室。

  13号监室内关着一个因为打架被拘留的年轻人,叫张六,很快便和陈子立混熟了。别看张六被关了笼子,可江湖本性一点没有关住,他得意洋洋地向陈子立吹嘘自己的大无畏精神。那天他喝了一斤白酒,面对三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三下五除二,全给他打趴下了,其中一个鼻梁骨折,还住进了医院,而他却毫发未伤。他神采飞扬地宣称,他的哥哥是计划生育科的科长,叫陈子立以后有什么事找他,他让他哥给他帮忙,什么事情也难不倒他的。

  一席话说得陈子立意气风发,心里暖呼呼的。他也便开始掏心窝子地和张六聊了起来。言谈中,陈子立也颇有英雄失意之感,他叹息道:“没想到我大事进不来,这么点小事竟然给关了进来!”

  张六好奇地问:“你,你能有什么大事啊?”

  陈子立从张六的眼神中感觉到一些颇不以为然的意思,便侃侃而谈起来:“我啊,前年的一天晚上,我们三个人一顿棍将我们村一个看电屋子的老头打死了,都没被查到呢!真要查到了,这事儿绝对够枪毙的吧!”

  陈子立这桩“英雄”事迹倒真把张六给震住了,张六一时还真想不出自己曾干过比这事儿还牛的壮举,只好附和着说:“那倒是!”

  陈子立不由得志得意满了许多。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这一线索很快传到了拘留所的陈淑波所长那里。虽然线索来自两人无意的闲谈,但从违法人员的心理分析,这些话语确实有一定的可信度。陈淑波所长不敢大意,迅速将情况反映给了刑警大队。大队安排三中队中队长张玉涛、技术中队中队长吕明晓立即着手调查此事。

  线索中反映,该起杀人案件发生在前年,也就是2005年。民警对2005年的所有命案进行了细致疏理,没有发现未破的积案。在对2006年的命案疏理时,民警发现,2006年9月6日,在城阳镇三角汪村发生一起杀人案件,受害者为看电屋子的孟庆玉,其头部、腿部有多处棍伤,这些情节与陈子立所透露的情况相符。

  张玉涛、吕明晓两位民警立即赶赴拘留所,对陈子立进行审查讯问。很快,陈子立供述了伙同本村陈南和毛官庄村张阳杀人作案的犯罪事实。

  看门老头神秘被杀

  时间还要从当日凌晨,莒县公安局接到城阳镇三角汪村群众报案,称该村看电屋子的孟庆玉在所住的屋子中被人杀死。刑警大队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开展勘查和侦破工作。

  勘查走访发现,被害人孟庆玉,男,52岁,籍贯系沂南县湖头镇,为棍棒打击致死。孟庆玉单身一人,早年也在城里做过小生意,因为好吃懒做,几十年下来,不单没成家立业,身上也没攒下几文钱。正好三角汪村想雇个人看电屋子,每月600块钱,孟庆玉便托亲戚帮忙,找了这活,也算是找了安身之地。没想到安顿下来不到几个月,竟然突遭横祸,命丧黄泉。一时间,有人说他年轻的时候生活也不太检点,被情敌发现,实施了报复;有人说可能得罪了黑社会,被人雇凶杀害,众说纷纭,人心惶惶。

  这起案件是新组建的刑警大队领导班子上任后遭遇的第一起命案。大队干警摩拳擦掌,纷纷请缨上阵,投入到案件的侦破工作中。

  由于孟庆玉原来长期做小本生意,过独身生活,四处飘泊,年轻的时候生活也不太检点,鉴于各种因素,给破案工作带来了难度。大队长朱东烈亲自带队,分析案件情况,划定侦察范围,开展摸排调查。一个月下来,一条条线索搜集上来,又一条条中断,重点嫌疑对象被一个个地澄清,一个个地排除。其中一名嫌疑对象因与受害者联系密切,专案组三番五次地进行传唤讯问,最后请市局技侦人员进行测谎鉴定,最终还是排除了嫌疑。

  案件侦破工作陷入了低谷,刑警大队又重新调整工作部署,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专案组,由大队教导员王贵军带领,继续开展侦破工作。半年的时间一晃而过,侦查工作的进展迷雾重重。

  迷案,水落石出

  在民警面前,陈子立的交代揭开了案件真相。

  2006年9月6日下午,百无聊赖的陈子立邀上本村陈南,一起到城里去找干保安的张阳玩,张阳提出要陈子立请客。陈子立没钱,但他想到自己在“来福酒店”打工的工资还有四、五百块没给呢,便提出请张阳帮忙去给要,张阳大包大揽,说这事我去给办了,三个人就去酒店了。到了之后,张阳便去找酒店老板商量要工资的事情,商量的结果是,工资过几天再给,今晚他们可以在这边吃饭,饭钱从陈子立的工资里扣除。

  陈子立一看,张阳还挺有本事的哩,佩服之情溢于言表。当晚三个人就在小酒店吃上了,称兄道弟的侃了起来,每人还喝了两三瓶啤酒。毕竟都还年轻,他们中最大的陈南刚满17岁,其他两人都小一岁,几瓶酒下肚,已经开始醉话连篇了。

  陈子立提出一件事情,说是本村村前有几间看电的小屋,以前他和陈南经常去玩。不料最近村里雇了一个姓孟的老头,住在那里,帮村里看管水电器材。那老头特凶,竟然不让他们去玩,他们一去,那老头就连赶带骂,甚至还要动手打,吓得他们真得不敢靠近那地方半步了。

  张阳闻言,怒发冲冠了,结结巴巴地说:“有,有什么好,好怕的!我帮你们出这口气,今晚上就去把他砸死!”

  陈子立、陈阳连声说好。

  当晚12点,三个黑影鬼鬼祟祟地溜到了三角汪村村前的看电屋子门前,其中一人一脚揣开了小屋的木门,一道耀眼的手电射向了屋内。屋里传来一声苍老的呵斥:

  “谁啊?你们这是干什么啊?”

  “干什么的?要你命的!”中间那个黑影轮起铁棍对准里面人的头部就打了下去。

  对方闷哼了一声,应声倒在后面的床上,随即铁棍又如雨点般地打了上去。直到床上的人一点声音也没有了,三个黑影又如鬼魅一样消失在黑夜深处。

  出击,一网打尽

  通过陈子立的供述,其他两名犯罪嫌疑人的情况也基本掌握。鉴于三人作案后都相当警惕,一般不呆在家中,陈南和张阳都在县城周围的建筑工地上干活,办案民警决定稳扎稳打,各个缉拿,避免打草惊蛇,确保一个不漏。

  在对张阳进行侧面调查中,发现他最近丢失过一辆摩托车,在城西派出所有报案记录,民警决定引蛇出洞,诱敌入网。派出所民警来到张阳家中,告诉张阳家人,张阳的摩托车被盗案件已经告破,请他到派出所认领。很快,中午12点,张阳兴冲冲地赶到了派出所。不过民警送给他的不是丢失的摩托车,而是将一副铮亮的手铐牢牢铐在了他的手上。

  抓捕陈南并不容易,他平时跟着好多建筑工头干活,一时之间很难确定具体的方向。有群众向民警反映,陈南最近曾在城阳镇陈家屯附近出没,很有可能在附近的工地上干活。民警遂将该地区作为重点区域,开展摸排工作。走访中获知,该村建筑工头陈正遥的工地上雇了一些青年干活。民警经过分析,认为守网的时机已到,决定带领陈子立驾乘便车,直接到陈正遥的工地去现场指认,开展抓捕行动。

  当天下午,民警首先到达了刘官庄镇的一个吹塑厂建筑工地,发现工地已经完工,所有的工人都到城北工业园区建筑工地干活去了。民警迅速驱车到达了城北工地。远远地,民警看到工地上停放的一辆铲车边走动着一个瘦小的身影,与陈南的形象很接近。随着距离的接近,坐在车上的陈子立嘟囔了一句:“就是他!”

  民警冲出车门,一跃而上,猝不及防的陈南乖乖地束手就擒。

  2007年4月29日,一起鏖战了近八个月的杀人案件圆满地画上了一个句号。民警们脸上胜利的微笑或许可以告慰死去的冤魂,却无法拂平难言的伤感。看着三名尚未步入成年就要为自己的残忍罪行付出沉重代价的青年,你不能不痛定思痛,是孩子辜负了社会,还是社会辜负了孩子?

  愿悲剧不再重演。

  

12下一页

上一篇: 血案追踪   下一篇: 失足的代价
1、“青春,在血案中终结”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青春,在血案中终结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570/,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尖峰时刻
北方的冬,总是冗长得令人心慌,已是二月,望去,仍是四野苍茫,积雪尚开始融化,春日的红紫芳菲,覆于白雪之下,不知要等多少次东风拂过,才能姗姗而来。喜欢在冬日闲暇的时候,拈几朵茉莉或玫瑰,和着一撮青碧的茶叶,沏上一杯淡淡的清茗。看沸水注入茶盏时,花朵与茶叶一起浮浮沉沉,最后,慢慢归于沉寂。当一瓣瓣姿态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无数次子夜梦回,思念跌落在千里烟波。多少尘缘如梦落飞花,多少离殇已千古凄凉。往事难忘,谁的相思渲染了忧伤的情怀;红尘旧梦,岁月的流光涟漪了满地的寂静;听风拂过似水流年,看时光的容颜暗换了青春的年轮;清风醉舞,多少痴心揉碎了暗夜的宁静;人生陌上,谁的烟火温暖了你寂寂的眼波,哪程风景又渲染了你淡淡的流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值深秋,清冷的北风开始渐渐侵入山东半岛的腹地,今年刚满27岁的赵亮在莒县看守所的监室内瑟瑟发抖。11月18号,该是他的儿子出生一百天的日子,而他今天接到的却是对他及七名盗窃团伙成员依法逮捕的决定。天色阴阴的,森严的铁窗如一片天网笼罩在他的四周,压得他无法呼吸。他怎么感觉这铁窗怎么这么熟悉啊!哦,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悲剧,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降临。住在城阳镇三角汪村的孟庆玉做梦也没有想到,本想安安静静过完下半生的他竟然在52岁那年的一个深秋的夜晚,被人乱棍打死在荒郊夜外。这起命案的破获扑朔迷离,柳暗花明,当我们覆上沉重的案卷,回拨前进的时针,回顾案件发生、破获的历程,面对悲剧的真相时,却只有一声叹息。吹出来的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午夜命案2007年正月初六,午夜料峭的寒风席卷着刚从年节喜庆的氛围中安静下来的莒县,为这座千年的古城平添了几分清冷和疲倦。城区东关黑漆漆的胡同深处,突然传出一声凄厉的呼救声,但随即被呼啸而来的寒风淹没,根本没有引起准备沉入梦乡的人们的注意。唯一不安的是“悬崖”网吧管理员田乙,他从正在通话的手机里听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是一群丧尽天良的恶狼,他们臭味相投,一拍即合,之后狼狈为奸,无恶不作,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放火、抢劫、盗窃、强奸作案几十起,作案手法之疯狂,影响之恶劣,令人发指,但疯狂之后就是灭亡,莒县公安民警通过侦查布控,迅速出击,将这伙罪大恶极的不法分子一举抓获,为社会除去了一大祸害,还给了山村人民一方安宁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1988年6月9日下午3时,T矿公安科治安组干警鲁洪岐从局开完“严打”会议回到办公室,立刻有人求见。来人是矿采煤三区的考勤员江萍姑娘。“你有什么事?”鲁洪岐问。“我的未婚夫张云坤,他——他——”江萍吞吞吐吐,欲言又止。“他怎么了?赌博?”江萍摇摇头。“他欺负你?他爱情不专一,抛弃了你?”“也不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91年,哥伦比亚政府开始秘密计划对建立在哥伦比亚境内著名的国际大毒枭家族坷拉家族进行一次行动,这次行动的目的就是为了彻底摧毁坷拉家族庞大的毒品网络,以及逮捕这个国家毒品走私集团的头目坷拉,哥伦比亚政府受命哥伦比亚最精锐的一支反恐特种作战部队代号为“丛林斗士”的特种作战部队执行这次认为,行动还有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37年秋,日本人将战火烧到了上海八字桥。“旅长牺牲了”通讯兵顿了顿,声音很小,完全被那些由敌方炮弹拖来的爆炸声给掩盖了,谢战清干咳了一声,可能是因为呛人的烟尘,更可能是因为他守在壕沟里七天七夜没合眼。通讯兵看到这位新营长好似面露难色,他靠近点又重复了一遍“刚刚接到的消息说,杨德旅长阵亡了,是一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2004年的夏季,我有幸被选派到了中、日联合科考队,到太平洋的最深处,做一次奇妙的旅行,这对我这个一直向往大海的人而言,无疑是极度兴奋的,而且我所担任的是一项单纯而轻松的工作——语言翻译,这相对于那些担负着繁重科考任务的科学家而言,我更像是一名悠闲的游客。这是一次有关海洋地质和地震的科考活动。我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题记—雪还在下,你的心脏会跳动得多快呢?雪花飘落的速度比你心脏的速度又如何?没有人会告诉你,因为你即将会成为一个死人,停滞心跳的死人!小边还在眺望,眺望着一望无际茫茫的雪野大地,荒茫的一切原来就是那么的荒谬可笑,口袋里还能再摸索到什么呢?小边心里百般的无奈。拮据的存折还再能出现什么奇迹,小边知道六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6ThesergeantatthedeskspokeItalianandsomeEnglish.IstillhadtotellmystorythreetimesbeforehewassatisfiedthathehadunderstandwhatIwastellinghim.Heaskedmeto......【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只要瞟上一眼,就明白这些照片不是我的。哪怕是当时只看了一下装这些照片的信封,也就知道里面根本不是我的照片。信封上用订书机订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的名字是:阿尔贝托·李帕利。正打算到照相馆去退换,突然觉得这事很有些蹊跷:信封里没有底片!把这些照片铺开放在桌上,再仔细瞧瞧:的确是异乎寻常。这些照片上都有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说简介:我们地球曾经也从屌丝时代,步入了造神时代。我们用强大的科技造就了文明的巅峰,拥有造神科技的我们几乎无所不能。因此我们成了宇宙的希望之光,同时我们也成了传奇与神话。我们的传奇事件在宇宙传播亿万光年之遥远,其他星球的人都歌颂我们为上古众神他们信仰我们崇拜我们。当我们已经不再是信仰神明的时候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99年8月,获浙江省“金海岸杯”青春歌手选秀大赛金奖。1999年12月,获浙江省教育系统第二届艺术声乐大赛金奖。2000年6月,被授予中国浙江青少年文学艺术新人奖。2001年12月,获天津有线电视台“亿淼杯”主持人大赛一等奖。2002年6月,获全国第十二届大学生艺术节民族唱法金奖。2004年6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风雨欲来梦也来(一)市场风云变幻,有些事情让他觉得蹊跷,此次再度创业这倒像极了他的人生经历,也许天降大任于他的身上,他并不知道。冯伟睁开眼睛还在想着昨天的事情,他和阿梅吵了一架,他甚至恼火的想离开糟糕的团队,但又有些舍不得放弃起初的承诺。他的个性是宁可自己粉身碎骨也不会丢弃诺言,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走出心灵的枷锁剧情介绍本剧主要讲了朱子淳10岁因父母出车祸去世,从小就给他的心灵带来了很大伤害,没有亲人呵护,每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总是跳不出阴影的他,通过刚刚走进大学的校门,与大学老师和同学及其他一些人的交流与帮助下,他又重新改变了自己,找回了自信,抬起头,走在大学的校园里,变得阳光起来。角色朱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完全理论又称磁性的绝对吸引或者绝对排斥。简称两级张力。通过这个技术,发明出一套张力制服,其中涉及到的衣服,裤子,手套及其鞋子,身体配加脑电波芯片。所以......我们的磁铁人就这么诞生了。获得这套制服的当天,一个还算不错的天气下,小心翼翼的站在大厦的下面。那个人对我说:“想当英雄很难,首先绝对的实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想每个小孩从小到大都会遇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说了你别不信我和我姐就从小见到大我家这片原来是一片墓地,如果你知道鸿儒世家和九中的话应该不知道那里也是墓地,而且是很大一片墓地,看九中和鸿儒世家的面积多大就可以算出来了,其实鬼故事听了并不是很害怕,但发生在身边的也许就有些阴阴的感觉吧,来过我家的人应该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1Thephotograph'sshopwasstillclosedwhenIleftbytaxifortheConventoftheCapuchins.Iarrivedfiveminutesearlyformyappointment.Theattendantwhotookmymoneyatthe......【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晨,田浩穿好衣服,迅速跳下床来到厨房,抄起锅碗瓢勺练起了交响曲:洗碗、涮锅、摊鸡蛋、热牛奶……这已是他的习惯动作。田浩强迫自己高兴,有个好心情,因为今天要和一位关键人物谈事。田浩的交响乐叫醒了妻子。妻子醉眼惺忪,穿着睡衣,踏拉着拖鞋来到洗漱间。见妻子起来,田浩即刻从厨房出来问道:“今早吃面包夹鸡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老人费力地从中门挤上了C路巴士的台阶,红顶的运动帽差点儿没掉了下来。他脸色灰白,病容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无奈,和掩饰不住的痛苦。身旁同样是动弹不得的后生们,却表情怡然,倒像是做了点热身运动,尔后如愿地及时登车,从而避免了上班或者上学迟到的烦恼。“——中门上来的六位还没有投币!大家帮忙传一下!”驾驶员又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想写手的故事。忽然很想。没有理由。一我是“左撇子”,这是很失败的事实,还在娘胎里就注定了,因为是遗传,爸爸就是“左撇子”。我不在乎,谁规定是人就非得只能用右手,就不能有个例外?的确,我就是个例外。妈妈一度认为这是教育失败的产物,所以想努力弥补,但是徒劳。倒是爸爸却大度地说,你就不允许女儿和我有相似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勇子、我、瓜皮还有汉平是初中同学,四个人最好。初中毕业了,勇子要去当兵,临走时跟我们说了他的心事——他喜欢上我们班一个叫熊猫的女生。我们嘿嘿的笑他,说他重色轻友,他一脸苦相,说他是认真的,本来想追她,可没想到父母会让他去当兵,以后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都说那就回来再说,反正现在学校不让早恋。勇子不高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观音岩一带亘古喜生野樱树。野樱树花苞初吐的季节,游英感觉身体里某种东西也在攒劲儿拱动,是种渴望异性的欲望。游英不齿于它但又控制不住它的日益膨胀,切痛之下给身上留下多处羞于示人的青痕,仍不起作用,游英终于在那个春末的中午,把来观音寨做油伞的外乡人引上了床。游英做这事儿时除了欲望的快慰收割,脑子一片混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