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尖峰时刻>一个人的战役

一个人的战役

发布时间:2016-11-02 09:42 投稿者: 佚名 浏览:
1937年秋,日本人将战火烧到了上海八字桥。“旅长牺牲了”通讯兵顿了顿,声音很小,完全被那些由敌方炮弹拖来的爆炸声给掩盖了,谢战清干咳了一声,可能是因为呛人的烟尘,更可能是因为他守在壕沟里七天七夜没合眼。通讯兵看到这位新营长好似面露难色,他靠近点又重复了一遍“刚刚接到的消息说,杨德旅长阵亡了,是一颗......

  1937年秋,日本人将战火烧到了上海八字桥。

  “旅长牺牲了”通讯兵顿了顿,声音很小,完全被那些由敌方炮弹拖来的爆炸声给掩盖了,谢战清干咳了一声,可能是因为呛人的烟尘,更可能是因为他守在壕沟里七天七夜没合眼。

  通讯兵看到这位新营长好似面露难色,他靠近点又重复了一遍“刚刚接到的消息说,杨德旅长阵亡了,是一颗日本人的炮弹击中的前哨指挥所……尸体到现在还没有挖出来”谢战清一下子瘫坐在地上,许久喷出一句,“狗日的日本鬼子,爷爷跟你们没完”跳起来跑到一挺机关枪前推开机枪手,“噼里啪啦”一通乱射,一唆子子弹飞了出去,他也知道它们不可能钻进日本人的心脏里,但他就是想打。

  七天内,日本人轮番地对国军阵地进行轰炸,八字桥的一切都变成了粉末,奉命坚守上海八字桥一线的八十八师五二五旅几乎都被埋在了乱石泥土里,死伤过半。

  凌晨5点,排山倒海般的炮火,突然又打破暗空的寂静,敌人向102.9高地、103。7高地北山开始了毁灭性的轰击。

  谢战清感到,大地忽然震动起来,坑道顶上的沙石哗拉哗拉地落下,烛火跳动了几下熄灭了。

  果然不出所料,敌人向八字桥阵地开始进攻了。

  谢战清接到命令103。7高地将要由他的三营死守一个小时。枪炮一下子沸腾了起来,谢战清几乎感觉到身体每一个部位都想要爆破了,他命令全营仅存一百二十多名士兵带好弹药后,便领着他们往战壕的外围挪去。

  透过浓浓的烟雾,只能感觉到东方露出了鱼白的颜色;大火熊熊不熄,浓郁墨绿的松木烧成了炭柱,灼热的空气令人窒息;花岗岩的石头炸成了粉未,甚至连微微翘起的小山头都被削平了。敌人集中了7个营的兵力,大炮、坦克的掩护下,分成几路向阵地扑来。

  没过几分钟,鬼子从几百米开外的堑壕里蜂拥过来,一时间遍地都是钢盔在晃荡,看到这个,谢战清一阵心跳夹着几分欣喜,大喊一声“打”顿时,战士们的子弹穿出枪膛带着一缕缕青烟向那一堆钢盔飞去,几十个倒得很干脆很利落也很漂亮。谢战清一边往弹夹里压子弹一边冷笑“狗日的,今天够你喝一壶的,哼”

  这样的情况没过多久,他突然感觉到阵地上的枪声渐渐变得稀疏了。怎么回事?他巡着白烟忘了过去,103。7高地斜侧的弧度很大,虽然谢战清命令把工事构筑在山坡平台的棱线部,这样可以对进攻一方的动态一览无余,也便于居高临下发扬火力,可这一群日本人突然停止了冲锋而是跳进了离高地一百米处的堑壕中并架起了迫击炮,这时谢战清意识到敌人先前的攻击只是为了延伸炮火,守军在山坡上看不见敌人,直射火力便失去作用,而己方迫击炮之类的曲射火力又极少。所以如果想要守住高地,不至于让所有的战士变成炮灰,唯一的选择就是--冲锋。

  “全营从我以下,一个不留,上刺刀,准备白刃战,全都给我上。”全营的士兵们咬咬牙“嚯”从壕沟里扒把地跳出工事,端着枪跟着谢战清就往外冲。谢战清很清楚一个营的兵力能从高地向四周迅速展开,在日军没来得及组织火力反击之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上去和敌人绞在一起。这种战术的前提是,尽量缩短冲击距离,最好限定在50米内,这样一分钟之内就冲上去了。一旦和敌人绞在一起,他们不想拼刺刀也由不得他了。100米,这是全营官兵的命门,可此时已再无它法,只能再拿上百条性命再赌一次。

  很快部队潮水般冲向堑壕,顷刻间,身穿黄色军装的人群和身穿绿色军装的人群便杀做一团。训练有素的日本士兵在突如其来的打击前迅速做出反映,他们嗷嗷地嚎叫着从土堆后纷纷跳上来,哗哗地拉枪栓声响成一片,后来就是刺刀与刺刀碰撞的铿锵声,枪托击中肉体发

  出的闷响声,濒死者的惨叫声,杀得性起的吼声响成一片……红绸红绸的鲜血从身体里不断地跳出来,迸在地上。拎着大刀片子就上去的谢战清,顷刻间就给几个后娘养的小日本来了个透心凉。

  谢战清目光的突然与一个拿着日军指挥刀的家伙碰到了一起,谢战清心中一喜,战斗一打响就看见他趴在战壕里咿咿呀呀指挥一通。谢战清想着就往十米开外的日本军曹杀了过去,那军官似乎一是到了什么赶紧招来两个粗壮敦实士兵,谢战清发现这几个矮小的日本兵肌肉发达,脸上都泛着营养良好的油光,无论是突刺还是格挡,手臂上都带着一种训练有素的爆发力,谢战清不敢轻敌,稍稍往后退了退,顺势将手中大刀一抖,四尺多长的大刀刃闪出一道银光扫中面对他的一个日本兵的眼睛。刀锋又一抖,一颗脑袋滚溜溜的就掉到了地上,谢战清正要收拾剩下的一个,却感觉腹部一阵剧痛,回头便看见一把尖刀刺进了自己的右腹,肠子从他那已被刺刀豁开的腹部里流了出来……

  ……

  后来,战争结束了,当有人问起那个叫谢战清的营长时:有人说,他受了重伤,身负数十刀,后来被送往南昌医治;也有人说他死在上海八字桥了;还有人说,他康复之后被派往缅甸继续抗日;还有人说,这位英雄压根就不是国民党军官,而是共产党的英雄……

  

12下一页

上一篇: 深渊   下一篇: 摧毁国际大毒枭家族集
1、“一个人的战役”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一个人的战役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565/,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尖峰时刻
牛头村地处西北,是当地的剩余劳动力输出大村。大凡能扛得动锄头的男劳动力都曾有过外出打工的经历,要说这打工队伍中混得最好的就属东村的牛建树了,这牛建树身强力壮能吃苦,干了几年的泥瓦匠后有幸认识了个有来头的建筑商就当起了包工头,这两年赚得盆满钵满,在城里还置上了大套的商品房,现在老婆孩子也成了地道的城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北方的冬,总是冗长得令人心慌,已是二月,望去,仍是四野苍茫,积雪尚开始融化,春日的红紫芳菲,覆于白雪之下,不知要等多少次东风拂过,才能姗姗而来。喜欢在冬日闲暇的时候,拈几朵茉莉或玫瑰,和着一撮青碧的茶叶,沏上一杯淡淡的清茗。看沸水注入茶盏时,花朵与茶叶一起浮浮沉沉,最后,慢慢归于沉寂。当一瓣瓣姿态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无数次子夜梦回,思念跌落在千里烟波。多少尘缘如梦落飞花,多少离殇已千古凄凉。往事难忘,谁的相思渲染了忧伤的情怀;红尘旧梦,岁月的流光涟漪了满地的寂静;听风拂过似水流年,看时光的容颜暗换了青春的年轮;清风醉舞,多少痴心揉碎了暗夜的宁静;人生陌上,谁的烟火温暖了你寂寂的眼波,哪程风景又渲染了你淡淡的流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值深秋,清冷的北风开始渐渐侵入山东半岛的腹地,今年刚满27岁的赵亮在莒县看守所的监室内瑟瑟发抖。11月18号,该是他的儿子出生一百天的日子,而他今天接到的却是对他及七名盗窃团伙成员依法逮捕的决定。天色阴阴的,森严的铁窗如一片天网笼罩在他的四周,压得他无法呼吸。他怎么感觉这铁窗怎么这么熟悉啊!哦,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悲剧,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降临。住在城阳镇三角汪村的孟庆玉做梦也没有想到,本想安安静静过完下半生的他竟然在52岁那年的一个深秋的夜晚,被人乱棍打死在荒郊夜外。这起命案的破获扑朔迷离,柳暗花明,当我们覆上沉重的案卷,回拨前进的时针,回顾案件发生、破获的历程,面对悲剧的真相时,却只有一声叹息。吹出来的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午夜命案2007年正月初六,午夜料峭的寒风席卷着刚从年节喜庆的氛围中安静下来的莒县,为这座千年的古城平添了几分清冷和疲倦。城区东关黑漆漆的胡同深处,突然传出一声凄厉的呼救声,但随即被呼啸而来的寒风淹没,根本没有引起准备沉入梦乡的人们的注意。唯一不安的是“悬崖”网吧管理员田乙,他从正在通话的手机里听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是一群丧尽天良的恶狼,他们臭味相投,一拍即合,之后狼狈为奸,无恶不作,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放火、抢劫、盗窃、强奸作案几十起,作案手法之疯狂,影响之恶劣,令人发指,但疯狂之后就是灭亡,莒县公安民警通过侦查布控,迅速出击,将这伙罪大恶极的不法分子一举抓获,为社会除去了一大祸害,还给了山村人民一方安宁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1988年6月9日下午3时,T矿公安科治安组干警鲁洪岐从局开完“严打”会议回到办公室,立刻有人求见。来人是矿采煤三区的考勤员江萍姑娘。“你有什么事?”鲁洪岐问。“我的未婚夫张云坤,他——他——”江萍吞吞吐吐,欲言又止。“他怎么了?赌博?”江萍摇摇头。“他欺负你?他爱情不专一,抛弃了你?”“也不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91年,哥伦比亚政府开始秘密计划对建立在哥伦比亚境内著名的国际大毒枭家族坷拉家族进行一次行动,这次行动的目的就是为了彻底摧毁坷拉家族庞大的毒品网络,以及逮捕这个国家毒品走私集团的头目坷拉,哥伦比亚政府受命哥伦比亚最精锐的一支反恐特种作战部队代号为“丛林斗士”的特种作战部队执行这次认为,行动还有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37年秋,日本人将战火烧到了上海八字桥。“旅长牺牲了”通讯兵顿了顿,声音很小,完全被那些由敌方炮弹拖来的爆炸声给掩盖了,谢战清干咳了一声,可能是因为呛人的烟尘,更可能是因为他守在壕沟里七天七夜没合眼。通讯兵看到这位新营长好似面露难色,他靠近点又重复了一遍“刚刚接到的消息说,杨德旅长阵亡了,是一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2004年的夏季,我有幸被选派到了中、日联合科考队,到太平洋的最深处,做一次奇妙的旅行,这对我这个一直向往大海的人而言,无疑是极度兴奋的,而且我所担任的是一项单纯而轻松的工作——语言翻译,这相对于那些担负着繁重科考任务的科学家而言,我更像是一名悠闲的游客。这是一次有关海洋地质和地震的科考活动。我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题记—雪还在下,你的心脏会跳动得多快呢?雪花飘落的速度比你心脏的速度又如何?没有人会告诉你,因为你即将会成为一个死人,停滞心跳的死人!小边还在眺望,眺望着一望无际茫茫的雪野大地,荒茫的一切原来就是那么的荒谬可笑,口袋里还能再摸索到什么呢?小边心里百般的无奈。拮据的存折还再能出现什么奇迹,小边知道六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6ThesergeantatthedeskspokeItalianandsomeEnglish.IstillhadtotellmystorythreetimesbeforehewassatisfiedthathehadunderstandwhatIwastellinghim.Heaskedmeto......【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只要瞟上一眼,就明白这些照片不是我的。哪怕是当时只看了一下装这些照片的信封,也就知道里面根本不是我的照片。信封上用订书机订了一张纸条,纸条上写的名字是:阿尔贝托·李帕利。正打算到照相馆去退换,突然觉得这事很有些蹊跷:信封里没有底片!把这些照片铺开放在桌上,再仔细瞧瞧:的确是异乎寻常。这些照片上都有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说简介:我们地球曾经也从屌丝时代,步入了造神时代。我们用强大的科技造就了文明的巅峰,拥有造神科技的我们几乎无所不能。因此我们成了宇宙的希望之光,同时我们也成了传奇与神话。我们的传奇事件在宇宙传播亿万光年之遥远,其他星球的人都歌颂我们为上古众神他们信仰我们崇拜我们。当我们已经不再是信仰神明的时候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99年8月,获浙江省“金海岸杯”青春歌手选秀大赛金奖。1999年12月,获浙江省教育系统第二届艺术声乐大赛金奖。2000年6月,被授予中国浙江青少年文学艺术新人奖。2001年12月,获天津有线电视台“亿淼杯”主持人大赛一等奖。2002年6月,获全国第十二届大学生艺术节民族唱法金奖。2004年6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风雨欲来梦也来(一)市场风云变幻,有些事情让他觉得蹊跷,此次再度创业这倒像极了他的人生经历,也许天降大任于他的身上,他并不知道。冯伟睁开眼睛还在想着昨天的事情,他和阿梅吵了一架,他甚至恼火的想离开糟糕的团队,但又有些舍不得放弃起初的承诺。他的个性是宁可自己粉身碎骨也不会丢弃诺言,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走出心灵的枷锁剧情介绍本剧主要讲了朱子淳10岁因父母出车祸去世,从小就给他的心灵带来了很大伤害,没有亲人呵护,每天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总是跳不出阴影的他,通过刚刚走进大学的校门,与大学老师和同学及其他一些人的交流与帮助下,他又重新改变了自己,找回了自信,抬起头,走在大学的校园里,变得阳光起来。角色朱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完全理论又称磁性的绝对吸引或者绝对排斥。简称两级张力。通过这个技术,发明出一套张力制服,其中涉及到的衣服,裤子,手套及其鞋子,身体配加脑电波芯片。所以......我们的磁铁人就这么诞生了。获得这套制服的当天,一个还算不错的天气下,小心翼翼的站在大厦的下面。那个人对我说:“想当英雄很难,首先绝对的实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想每个小孩从小到大都会遇见一些不干净的东西,说了你别不信我和我姐就从小见到大我家这片原来是一片墓地,如果你知道鸿儒世家和九中的话应该不知道那里也是墓地,而且是很大一片墓地,看九中和鸿儒世家的面积多大就可以算出来了,其实鬼故事听了并不是很害怕,但发生在身边的也许就有些阴阴的感觉吧,来过我家的人应该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1Thephotograph'sshopwasstillclosedwhenIleftbytaxifortheConventoftheCapuchins.Iarrivedfiveminutesearlyformyappointment.Theattendantwhotookmymoneyatthe......【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晨,田浩穿好衣服,迅速跳下床来到厨房,抄起锅碗瓢勺练起了交响曲:洗碗、涮锅、摊鸡蛋、热牛奶……这已是他的习惯动作。田浩强迫自己高兴,有个好心情,因为今天要和一位关键人物谈事。田浩的交响乐叫醒了妻子。妻子醉眼惺忪,穿着睡衣,踏拉着拖鞋来到洗漱间。见妻子起来,田浩即刻从厨房出来问道:“今早吃面包夹鸡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老人费力地从中门挤上了C路巴士的台阶,红顶的运动帽差点儿没掉了下来。他脸色灰白,病容的眼神里流露出了无奈,和掩饰不住的痛苦。身旁同样是动弹不得的后生们,却表情怡然,倒像是做了点热身运动,尔后如愿地及时登车,从而避免了上班或者上学迟到的烦恼。“——中门上来的六位还没有投币!大家帮忙传一下!”驾驶员又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想写手的故事。忽然很想。没有理由。一我是“左撇子”,这是很失败的事实,还在娘胎里就注定了,因为是遗传,爸爸就是“左撇子”。我不在乎,谁规定是人就非得只能用右手,就不能有个例外?的确,我就是个例外。妈妈一度认为这是教育失败的产物,所以想努力弥补,但是徒劳。倒是爸爸却大度地说,你就不允许女儿和我有相似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勇子、我、瓜皮还有汉平是初中同学,四个人最好。初中毕业了,勇子要去当兵,临走时跟我们说了他的心事——他喜欢上我们班一个叫熊猫的女生。我们嘿嘿的笑他,说他重色轻友,他一脸苦相,说他是认真的,本来想追她,可没想到父母会让他去当兵,以后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都说那就回来再说,反正现在学校不让早恋。勇子不高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