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字典文学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另类小说>《兽医也火了大传》--------八千王著

《兽医也火了大传》--------八千王著

发布时间:2016-10-12 16:51 投稿者: 佚名 浏览:
张寿:“中期护理?我怎么头一回听说呐!这母猪的护理还有中期护理呀?”潘五:“中期嘛!就是刚刚下告子的那两天!正处于中期阶段吗?张兽医,我说得对吗?”张寿一点头:“嗯!说得还算是对呀!在我们医学里,这前期还有后期全都是属于妊娠期,至于中期的话,那也自然是属于范畴之内呀!”潘五听后点了点头。而这时,一旁......

  张寿:“中期护理?我怎么头一回听说呐!这母猪的护理还有中期护理呀?”

  潘五:“中期嘛!就是刚刚下告子的那两天!正处于中期阶段吗?张兽医,我说得对吗?”

  张寿一点头:“嗯!说得还算是对呀!在我们医学里,这前期还有后期全都是属于妊娠期,至于中期的话,那也自然是属于范畴之内呀!”潘五听后点了点头。

  而这时,一旁的赵笔开了一个玩笑,只听赵笔对潘五说道:“哎!老五呀!刚才你问得这么的全!那你的小时候有没有中期护理过呀?”听赵笔问得有趣,寿汤二人皆是不由的笑了起来。

  潘五:“净扯!还我的小时候,我的小时候可是比猪强多了!那家伙,我可是心肝小宝贝儿呀!别说是中期护理了!就是理护都得理护到了一定的程度了!那家伙!简直都细致到了无微的程度了都!”寿汤二人又笑。

  赵笔:“噢!原来你的小时候是心肝小宝贝儿呀!那你的中期护理肯定是不赖呀!要不然怎么这么的傻灵傻灵的呐?”张寿心里头又是不由的一小笑。

  潘五:“净扯!我说老笔,难道你的小时候也没中期护理过?还说我傻灵傻灵的?”

  赵笔:“我的妈呀!要是提到我的小时候,那还了得!不光是心肝儿小宝贝儿!那还是宝贝儿又心肝儿呀!那还了得!想当年,我的小时候,那可真是大风吹战鼓擂!那把我护理到了一定程度了都!那还了得!不护理到了一定程度都不行呀!”

  潘五:“哎呀我靠!我说老笔呀!听你这么一说,你这是战争年代出生的呀!那怎么还护理到了战鼓擂的程度了呢?”

  赵笔:“这就是哥儿的个性!想当年,那家伙,不把我护理到了一定程度的话,那都不行了都!那家伙,想当年,哥的小时候,那可真是飒爽英姿,英姿飒爽呀!绝对的!那把我给护理的,绝对到了大风吹战鼓擂的程度了都!”

  潘五一笑:“你看看!又回来了!你这不还是出生在了战争年代吗?都战鼓擂了都!现在我就想问了,那就没有新意?”

  赵笔:“有啥新意呀?”

  潘五:“你的名就不能改上一改?”

  赵笔:“改啥呀?”

  潘五:“嗯!改成赵隆隆!”

  赵笔:“这咋还把我的名子给改了呢?这护理的!”

  潘五:“你不是战鼓擂吗?战争年代嘛!”

  赵笔:“那老五,那你说说这赵隆隆是怎么一回事儿呀?”

  潘五一小笑:“嗯!大风吹战鼓擂,炮声隆隆谁怕谁吗?”听潘五说得有趣,几人又是不由的一笑。

  赵笔:“我靠!是这么个隆隆呀!这护理护的,炮声隆隆了都!”

  潘五:“你要是战鼓擂,我这边马上就炮声隆隆!就得护理到这种程度才行呀!”几人又是不由的笑了起来。

  最后,张寿又好像是为大伙做了总结报告一般,只听张寿又道:“嗯!反正是妊娠期嘛!不管是家猪、野猪还是灰猪花猪,都是这么一个理的!”

  这时,一旁的张劲汤又是补充说道:“寿儿哥呀!这猪里头有灰色的猪吗?”

  张寿:“怎么没有呀!”

  张劲汤:“寿儿哥,我怎么没有见过灰色的猪呢?”

  张寿:“当然有了!就是刚刚在水泥堆里打过滚儿的猪呀!不是灰色儿的才怪呐!”听张寿说得风趣,赵潘等人皆是不由的笑了起来。

  张劲汤一点头:“噢!是从水泥堆里头出来的猪呀!那还真是灰色儿的!”

  张寿也一点头:“嗯!反正灰色的猪我是看见过的,真的是从水泥堆里头滚出来的!那一身的水泥灰呀!灰得都不行!”

  很快,张寿又是像为大伙做总结报告一般的讲了起来,只听张寿道:“嗯!反正猪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不管是家猪还是野猪,也不管是灰猪花猪,从医学医理上讲的话,就是这么一个理……”

  张寿还没有说完,一旁赵笔提醒道:“张兽医呀!还有一种猪您忘了提了呀!”

  张寿:“还有什么猪呀?”

  赵笔:“荷兰猪呀!刚才咱们还提过了呢?” 几人不由的一小笑。

  张寿一点头:“嗯!提得还真是及时,对!这荷兰猪也加上!嗯!不管怎么说吧!这猪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不管是家猪、野猪还是灰猪花猪。当然,这里一定要将荷兰猪加上,从医学医理上讲呐!基本上都是一个理!人讲究的是吃喝拉撒,这猪也是一样,只要是细心起来的话,那就得护理到了位呀!这俗话说得好呀!是一窝小猪告儿,‘三分自然,七分护’呀!就是这么一句话,大伙儿可是要记好喽!”

  这时,潘五不由的问道:“这‘三分自然,七分护’哎!张兽医呀!刚才你说的这句俗话又是历史上哪一位人物说的呢?”

  张寿:“嗯!是我爷说的!”潘五点了点头。

  这时,赵笔又道:“老五呀!你还是记着点吧!这俗话说得可是太到位了!记好了呀!但是,哎!张兽医呀!刚才你说的‘三分自然,七分护’是怎么一回事儿呀!我怎么听不懂呢?”

  张寿道:“‘三分自然’,这‘自然’就是猪的自由生活,自由生崽儿,跟人是没有什么关系的!所以叫三分自然。”

  赵笔:“那‘七分护’呢?张兽医。”

  张寿:“‘七分护’嘛!就是说母猪的产崽,要是想保全一整窝的小猪,那人就得拿出七分的细心来精心护理,方可保全!其大致的理也就是这么个样子了!”

  刚才,张寿的总结报告,虽然不是很长,但却是精炼,旁边的这几位绝对是听得心服口服……

  八千王创作于公元后:8:0-9-20

  八千王整理于公元后:16:-9-20

  -------------------------------------------------------------------------------------------------------------------

  ------------------------------------------------------------------------------------------------------------------

  --------第六十九章-------- 弹弓哪儿去了

  很快,张寿算是将为总结的报告总结完了,之后,张寿便是道:“好了,劲汤呀!咱们在这路上呆得也算是差不太多了,你家的大可连个影儿也没有看见呀!咱们还是到别处找找去吧!还是找猪重要的是呀!”

  张劲汤一点头:“嗯!还是找猪去吧!这北道之上还真是没有大猪的身影呀!看来在这里找是没有什么大作用的,真的没有大猪呀!”说话间,坐着的张劲汤直起了身来,但是手却是没有离开那头小花猪。

  接着,张劲汤便是对一旁的郑六说道:“六叔呀!这是你家的小花猪,你可是得看好了噢!别再把它丢了!我得找我家的大猪去了!”

  郑六便伸出了手,将他家那头小花猪揽在了双臂间,郑六一边还道:“嗯!这回还能叫它给跑喽?除非那个猪字会倒着写!”郑六用双臂揽着那头小花猪,就像是揽着自己珍藏的宝一般,接着,郑六便是坐在了刚才张劲汤所坐的那个位置上。

  张劲汤:“嗯!只要是跑不了,那就得看得不要粗心才是呀!六叔,我得找我家的大可去了!你们在这儿坐着噢!”说着,张劲汤向张寿摆了一下手。

  接着,张劲汤便又道:“走!寿儿哥,找我家的大猪去!”

  这时,一旁的潘五又道:“张劲汤,别走得这么快呀!咱哥儿几个再聊十块钱儿的呀!”

  接着,一旁赵笔也道:“嗯!是呀!张劲汤,你走得这么的快干啥呀?咱哥儿几人再聊十块钱儿的呀?”

  站起身来的张劲汤刚要走,又停下了脚步,张劲汤又道:“我靠!还聊十块钱儿的!别说是十块钱儿的了,就是五块钱儿我也不聊呀!我得找我家的大猪去呐!”

  一旁的张寿也道:“嗯!那可是呀!我俩儿在这北道呆得时间可是够长的了!就是没有看见大可猪的身影呀!得赶紧找呀!”

  潘五又是笑道:“大猪呀!好找!肯定好找!大猪肯定是不同于这小花猪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懂,要是大猪的话,肯定跑不了多远!肯定好找呀!”

  赵笔也道:“是呀!大猪肯定好找呀!是不同于小猪告儿的!哪都跑!这大猪肯定跑不了多远呀!我看好找着呐!”

  时才,潘赵二人的话,好像是莫大的安慰一样,就像是春天之初,那一道太阳的暖,暖洋洋的所在,就像这四周八面的鲜,又是一季的美好,绝对不乏的温馨!天地间,安祥一片!天地间,猪山猪海!天地间,全然无败!

  炽热,当然不止是三点分,更不是二点分,那到底是多少分呢?绝对是百分百的所在!百分百的年代!这温馨暖的海!

  这时,郑六开口道:“是呀!张劲汤呀!你可不要过分的着急,我大猪可是不同于小猪的!肯定是要比小猪好找得多呀!这北道没有,估计还是在村子里呐!能跑多远呀!我看也远不了哪去!”郑六也是一席的安慰之言,好像是冬日里的暖,虽说只是一点点,但足矣!

  张劲汤便又道:“嗯!还真是这么回事!我也寻思着!这大猪怎么同于小猪呐!应该是比小猪好找得多呀!应该是能找得到呀!”

  潘五又道:“那找不着可完了!这北面的道没有,那就极有可能在村子里呀!”

  张劲汤:“在村子里就好呀!但是我有一个唯一的担心!”

  潘五:“什么样的担心呀?”

  张劲汤:“我就担心我家的大猪进地呀!这猪一进地那找起来就像是大海捞针一样了!那可不是那么轻易就找得到的了!毕竟,这村子周围的这些庄稼可是如同绿海一样呀!就害怕在这儿呐!”

  潘五:“那可真的是呀!这大猪一进地,那就和小猪没什么两样了,那可真是难找呀!”

  郑六也道:“那可真的是呀!你们要是提到了进地,那还了得!那可就是不好说了呀!”

  赵笔也道:“那太对了呀!猪一进地,那可就不好说喽!这大地的面积多大呀!别说是三四百斤的一头猪了,就算是一头五百来斤的猪进了地,那 也是极难找的呀!那要是找起来,那可真的是大海捞针一般呀!”

  潘五:“那可真是呀!这不光是大猪还是小猪,可是千万别进了大地呀!进去那可就是不好说了哟!真的不好说了哟!”

  也许,潘赵刚才的安慰只是片面的!而如今又是想到了猪进地,而这种片面就化为了一种极特别的宽泛,这种极特别的宽泛,又能宽泛到了什么程度呢?答案:是无垠的绿海。

  恰恰是这么的一种宽泛,会带来一种极特别的思绪汪洋!极不确定性的那种感觉也就不由的生了出来!但绝对是对于丢猪人来说的。而恰恰是这么样的一种宽泛,竟是带来了一种小哀愁,只一瞬间,这种小哀愁就化分为了平均的两份,一份给了张劲汤,一分给了郑六。

  真可谓:不是半斤八两,再不就是五五分成!

  这时,张寿道:“不怕!我们有设备,可是将藏在地里的猪吓出来!”

  一听说有设备,潘赵二人便是来了兴致,但目前还不知是什么样的设备。

  只听,潘五便是问道:“哎!张兽医,你们有什么样的设备呀!让我们看看呗?”

  张寿一点头:“当然可以呀!”

  说着,张寿便是将目光扫向了张劲汤,接着,张寿便道:“劲汤呀!你的弹弓呢?拿出来,叫他们看看!”

  张劲汤很听话,顺手便是摸了摸了自己的兜儿,很快,张劲汤的脸色不由的一小变,竟是不由的道:“哎呀!我的弹弓呐!怎么不见了呢?哎!我的弹弓呢?”此时,张劲汤竟是摸遍了自己全身的兜儿,但就是没有那把弹弓的身影,只一盒烟而已,烟盒儿里还藏有一个打火机,还有刚才剩下来的划炮若干,张劲汤弄了弄划炮,但是竟没有拿出来。

  张劲汤又是问张寿道:“哎!寿儿哥,弹弓是不是在你那儿呀?”说着,张寿也是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兜儿。……

  八千王创作于公元后:10:-9-21

  八千王整理于公元后:22:-9-25

  -------------------------------------------------------------------------------------------------------------------

  -------------------------------------------------------------------------------------------------------------------

  --------第七十章-------- 找弹弓的路上

  就这样,张劲汤摸遍了上下兜,还是没有那把弹弓的身影,只有一盒烟,烟里也还是那个打火机,还有刚才剩下来的划炮,张劲汤没有将划炮拿出来,只是在兜儿里弄了弄!张劲汤问了问张寿,张寿也是一样,刚才弹弓张劲汤可是拿着了。

  张寿道:“劲汤,这一道,刚才你可是追猪了呀!是不是丢在了哪儿了呀!刚才你可是跑得比猪快多了呀!”

  潘五一笑:“比猪快!哎呀!刚才张劲汤那绝对是叫一个快呀!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这头小花猪也是跑得不慢的呀!要是我来追的话,就是追出去十里也追不回来呀!是不是?”

  一旁的赵笔也道:“那是呀!刚才张劲汤绝对是跑得太快了!但话又说回来了,这头小花猪也是不慢呀!要是我来追的话,那绝对得追出二十里才可追得回来呀!或者是三十里,还有可能是四十里!”

  潘五一听对赵笔说道:“哎!老笔,你可是别再往上长了,再追一会儿都能追到县城去了都!猪累吐了不说,就你呀!都得累尿喽!”

  赵笔:“你才累尿了呐!说破天也就是累个体克哪不是了!”听赵笔说得有趣,几人又是不由的笑了起来。

  这时,张劲汤便又道:“我可是不管你们是累吐了还是累尿了呐!反正,我得把我的武器找回来呀!一会儿还得用呐!”

  这时,张寿安慰道:“劲汤呀!刚才你跑得那么快,那把弹弓说不上是丢哪儿了呐!得找找呀!”

  这时,潘五也道:“嗯!张兽医说得对呀!还好是一个弹弓,不是钱包!刚才张劲汤追猪也是追得太快了!要是我跑得那么快的话,那兜儿里的东西,不也照样得丢呀!快!就容易丢呀!”

  赵笔也安慰道:“是呀!张劲汤!你的那把弹弓肯定是刚才跑丢了!没事儿!赶紧找回来得了!”

  潘五:“张劲汤呀!一找就能找着呀!反正这道儿上也没有什么人!”

  一旁搂着小花猪的郑六也道:“嗯!赶紧找找!说不定刚才是跑丢在哪儿了!”

  张劲汤一点头:“刚才我可是往东面跑去的,那我还是往东找得是呀!”说着,张劲汤转身往东面的方向走了过去。

  张寿也道:“嗯!劲汤呀!我帮你找一找得好!”

  就这样,寿汤二人便是告别了郑六等三人,一同往东面的方向走了过去,寿汤二人走得不快,只因想找得仔细一点,二人走了没多远,张劲汤拿出了烟,一人一根点着了火,二人一边吸着烟一边的走,再一边的找着弹弓。

  张寿道:“哎呀!这年代,丢一头猪尚且这么难找,更何况是两头小猪呐!更是不好找呀!”

  张劲汤:“噢!寿哥儿,你说的是郑六他家呀!那还有个找!这小猪告儿不懂事儿的玩意儿!就是知道往外跑!哪里还知道家里人的急呀!要是像我家的大可还行呐!毕竟大可知道家呀!”

  张寿一点头:“嗯!那还真是呀!但是有一点可是不太好说呀!”

  张劲汤:“啥呢?寿儿哥?”

  张寿吸了一口烟:“这猪圈里的猪可是不同于散养的猪的!怎么形容呐!这猪圈里的猪就像是监狱里的刑犯一样呀!外面的世界,哪怕是最没风景的所在,那也是极好的!就像是天堂一般!也就是说,猪圈里的猪就是想到外面去放放风!看看风景!再旅旅游!这一套下来……”

  听到了这儿,张劲汤有几分害怕了:“我的妈呀!还看看风景!旅旅游!这猪还斗起来了!这一套下来,那得多长时间呀!”

  张寿一小笑,但又是三点分的严肃、又是三点分的肃穆、又是三点分的庄严。只听张寿又道:“嗯!如果说你家的大可在外头,又是想逛逛风景、又是想旅旅游、又是想留留念啥的!那这一套下来,那怎么不得个一年半载呀!”

  听张寿说得严肃而又不轻松,这种三点分的紧迫,一下子就像幻化成了多个小小的愁元素,这些很多个小小的愁元素,一个也不少的生于在了张劲汤的心野之间,就像是心野一下子就到了秋季,眼前不是什么绿海无垠!而是万片黄叶!飘飘若是天地小哀!更有思念片片!落入了哪片花丛?这万片的思念又何日能像万个气球?一飞远离现在,只向云天外!那里还有另外?绿绿的希望海。也许再也许,还是也许,又能也许到了什么尽头?这大可还有那小可,这大可还有一窝窝!不是大戒戒,就是小戒戒!这希望绿的海里游,更有哪一处是猪之所在?蓝色天空,上有九龙,下面还有无限自由,炽情万路中……

  听张寿说得严肃中略带有几分的肃穆,反正没有太轻松。张劲汤竟是有了三点秒种的愁怅,这不简单的三点秒!竟是平生出了三点分的愁怅?还有几分的小害怕!那就是后面还要有的N个三点秒钟!反正,愁怅就是不轻松。

  就这样,张劲汤若有所失的度过了三点秒,心境里是什么风景,眼前这初夏的美!竟是形成了极大的反差!这种反差就像是天与地、又像是咫尺与万里、又像是从前和现在。不去想明天,不去想大可!还是一醉方休的好!

  张寿看到了张劲汤眼睛有几分的呆滞,这种呆滞的程度,可绝不是三点分的,如果,不太准确估算的话,此时张劲汤目光呆滞的程度也绝对能达到了七点分的样子!如果,更准确一点说的话,此时,张劲汤目光呆滞的程度怎么也得在七点至七点之间的样子!那般的呆滞!简直都不能再简直!那般的叫人惊叹!叫人惊叹到了什么程度?简直都叫人恨不得蹦扯一阵子了!还好,没有哀乐来伴奏!

  张寿碰了一下子张劲汤,才算是将呆呆的张劲汤带了回来……

  八千王创作于公元后:10:-9-22

  八千王整理于公元后:22:-9-25

  --------------------------------------------------------------------------------------------------------------------

  -------------------------------------------------------------------------------------------------------------------

  --------第七十一章-------- 思潮之海

  就这样,张寿碰了一下子张劲汤,竟是一下子将张劲汤带了回来。张寿是从哪里将张劲汤带了回来,当然是思绪之海了!此时,张劲汤所抽的那根烟,烟灰已是走了好长!

  张寿:“劲汤,你愣了!”

  张劲汤用手夹了一下自己的脸蛋,之后说道:“嗯!我刚才愣了呀!原来是掉进了思潮之海了呀!”

  张寿吸了一口烟:“思潮之海?那你的思潮之海里有什么?”

  张劲汤:“嗯!当然是绿海无垠了,但不缺的就是有猪呀!”

  张寿:“猪?多少的猪?”

  张劲汤:“嗯!当然多着呐!别看我刚才就这么一会儿的遐思,可不是白遐思的!”

  张寿:“那能有多少猪呀?”

  张劲汤:“嗯!要多少有多少呀?眼前是绿的海,但是绿的海中却是无法寂寞!有猪呀!还是那么的多!真的有猪呀!太多了呀!”

  张寿:“那猪群之中,有你家的大可吗?”

  张劲汤:“那还用说呀!刚才我可是看到我家的大可了,在我的思潮之中,大可可不是一个平凡的角色,那可是一个相当牛的角色呀!”

  张寿:“那你家的大可到底是个什么牛的角色呀?”

  张劲汤:“嗯!那家伙,简直是猪中的统帅呀!不,是群猪中统帅的统帅呀!”

  张寿一点头,嘴角不由的泛起了几分的笑意,接着,张寿便又道:“嗯!劲汤呀!这下可是好了!既然你家的大可已经在你的思绪之中出现了!那咱们就可以放心了!”

  张劲汤:“哎!寿儿哥,这大可也没有找得着,那怎么就谈到了放心这一说了呢?”

  张寿:“你的第六感觉呀!你家的大可可不是孤独的!可是群猪中的统帅呀!嗯!统帅的统帅呀!那怎么会有什么闪失呢?”

  张劲汤吸了一口烟,应该是还剩下整根烟的三点分的样子,张劲汤便又是道:“嗯!寿儿哥,我刚才的可不是第六感觉呀!”

  张寿:“那是第几感觉?”

  张劲汤:“嗯!第八感觉呀!”

  张寿一点头:“嗯!甭管它是第六感觉还是第八感觉,反正,有大可的身影,那可就是好的兆头呀!看见了猪,那找只是时间问题了呀!”

  张劲汤也顺着道:“嗯!有寿儿哥的这句话,那我可就是放心了!咱们也别管它是第几感觉了!反正,有希望就行呀!”

  张寿:“嗯!既然有希望了,那咱们还愁啥呀?现在,咱们可是得把弹弓找着,一会儿,咱们还得用呐!是不是?”张寿吸完了最后的几口烟,接着,便是将烟蒂扔在了一旁路中间,张劲汤也是吸了剩下来的几口烟,也将烟蒂扔了。

  张劲汤:“嗯!一会儿好用弹弓飞划炮呀!这弹弓要是不找回来,那还了得!怎么也得找得回来呀!”

  张寿:“那是当然!”就这样,寿汤二人又是向东面的方向走了过去,不是为了别的,就是想找回属于他们的厉器,当然不是刀枪剑戟!乃是可以叫燃着的划炮飞得很远的利器!自是有许多的秘密,就是不告诉你!

  就这样,寿汤二人也就是走了有十点米的样子,张寿突然的发现了地上一样东西,这东西可是不常见的,也就是过年过节,才有希望在小朋友有手中发现,那这种东西又是什么呢?当然,是一枚小小的划炮,此处一定要做特别的注释:可不是大大的划炮哟!

  张寿一俯身,便是将那枚划炮捡了起来,放在了右手心,此时,张劲汤还不知情。

  张寿看了看张劲汤,此时的张劲汤正有几分仔细的找着弹弓,张寿:“劲汤呀!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一听说张寿好像是找到了什么,或者是发现了什么,瞧张寿那样子,也绝不是什么坏事。

  于是,张劲汤不由的有几分的笑意挂在了嘴角之上,只听,张劲汤便是问道:“哎!寿儿哥,弹弓你找到了?”

  张寿又是一小笑,此处所说的一小笑,绝对不同于朗声大笑,也就是有几分的笑意挂在了嘴角之上。

  张寿小笑般的又道:“嗯!劲汤,你猜我找到了什么?”说着,张寿还是不由的伸出了两个紧握的拳头,张寿的两个手臂向前平伸着,说得不太好的,怎么就这么有三点分的酷似电影里的僵尸呐!但又不是尽像。

  见张寿神秘兮兮的,张劲汤自然是来了兴致,但终究还是得猜一猜的好,于是,张劲汤也是面露了三点分的笑意的说道:“嗯!寿儿哥,是不是弹弓被你发现了呀?之后就放在了手心?”

  张寿一摇头:“笑话!弹弓那么大的东西,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就放在手心藏起来呢?我所发现的可不是弹弓,你好好的猜猜!”张寿说到了这里,还是不由的将他的两臂交叉的摆弄了几下,之后,又是恢复了刚才。

  张劲汤依然是兴趣如初,自然是相当想猜出张寿手心中的是什么东西。就这样,张劲汤也就是用了有三点秒的样子便是回答了起来,只听张劲汤道:“嗯!寿儿哥,你是不是捡着铜钱了呀?”

  张寿又是一小笑,便道:“哎!劲汤,你怎么能猜得我捡的是铜钱呢?”

  张劲汤道:“要不然怎么会这般神秘兮兮的呢?我想,肯定不是一般的东西呀!”

  张寿一摇头:“你再猜。”

  张劲汤:“嗯!不是过去的铜钱,那就是现在咱们发的钱喽!肯定是!”

  张寿又是一摇头:“嗯!我给你一个提示吧!我捡的不是金属的东西,而且,还是过年时才会见得多!你再好好猜猜。”

  张劲汤:“哎!过年时才会见得多的东西,那能又是什么呢?难道,张寿儿你捡到了过年所贴的对联福字啥的?”

  张寿又是一摇头:“你整的也是太喜气了呀!连我现在都想过年了呀!嗯!劲汤呀!你再猜猜,我捡的这东西也一样是有几分吉祥的!我再给你最后的一个提示,刚才咱们可是点过的!”就这样,张寿一个提示接着一个提示,张劲汤好像又掉过了思潮之海中的一隅,乃是思维极多转弯的地方……

  八千王创作于公元后:5:-9-23

  八千王整理于公元后:22:-9-25

  --------------------------------------------------------------------------------------------------------------------

  -------------------------------------------------------------------------------------------------------------------

  --------第七十二章-------- 第二枚小红

  张劲汤想到了这里,不由的道:“嗯!我知道了,肯定是一盒火柴了!能点着的呀!”

  张寿:“你还是别猜了!你看!这是啥?”说话间,张寿便是亮开了右手,待手心一摊开,不由的一枚划炮映入了张劲汤的眼帘。

  张劲汤自然是眼睛一亮,不由的又道:“哎呀!划炮呀!”说着,张劲汤不由的将张寿右手心间的那枚划炮拿了起来。

  张寿道:“哎!这可不是我兜儿里的!我可是在地面上捡起来的!”

  张劲汤又是不由的叹道:“噢!既然是从地面上捡起来的,那还用说呀!肯定是我丢的呀!”

  张寿道:“那是当然了!劲汤,这可是小划炮!是你兜里的!我兜儿里的可全都是大划炮!要是我丢的话,那绝对是大的,而不是小的!从这一点,就足可以说明,这枚小划炮就是你丢的呀!”

  张劲汤相当的信服,便是又道:“嗯!寿哥儿说得太对了!刚才我追猪也是追得太快了!这弹弓丢了不说,这划炮也丢了起来!”说着,张劲汤便是摸了摸兜儿里的划炮还有那盒只剩下了几根烟的烟盒。

  见张劲汤正在摸兜儿里的划炮,张寿便是不由的问道:“劲汤,你丢了多少个划炮呀?”

  张劲汤一小笑:“没事儿!我这兜儿里还有不少呐!看来,丢也没丢几个呀!如果,大略的估算的话,连十个都没有丢得上呀!没事儿!没事儿!”也许是一点小小的损失,就像是无关大局一样,张劲汤自然也就是自我安慰了起来。

  张寿又道“嗯!还行!至少是没有丢得太多呀!一会儿!咱们找猪还得用得上呐!还真行啊!”也许是一点小小的损失,真的就像是无关大局一样,张寿也自我安慰了起来。

  张劲汤一点头:“嗯!太对了!没有弹弓不行!有了弹弓又没有划炮,那自然也是不行的!”

  张寿:“嗯!两者缺一不可呀!这和枪和子弹有什么区别呀!有了枪,而没有子弹,不行!而有子弹,却是没有枪,那自然也是不行的!绝对的缺一不可呀!”

  张劲汤一点头:“嗯!真的是缺一不可呀!”

  张寿便是又道:“嗯!好了!咱们还是快点找回弹弓的是呀!至于跑丢的这几枚划炮,那自然是次要的呀!”

  张劲汤又是一点头。就这样,寿汤二人便又是沿着本村最北面的这条路,一直向东面的方向走了过去,二人一边的走,一边的找。此情此景此人,就你是画中的物还有人一样,可以找得回来的那诸多美好,以及还可以找得回来的芳馨,还有那许多找得回来的留恋。更与何人说?这天地间的无垠绿!更与何人讲?这四面的炽情由。更与何人诉?这八面的烈火沿。

  还是此情此景此人,景中有人,人中有情,是向往这东西还八面?还有一飞九重天?还是炽情的国度里,这无忧的猪之海!有几分吉祥气?自然是少不了那许多,也许再也许,还是也许!超越了三点!又飞跃了三点!还是全存在!这三点!还炽烈!依是三点!

  猪之海,只缘有思绪,就像是这天地之间,那无垠的绿之海!还何缘?又回到了猪之海!好像七色全!就像是那诸多的美好!又回到了身边!不光有猪!还是有美好!还是在身边!又一道!七彩挂永远!

  也许是要找个仔细,寿汤二人竟是没有走得那么快。也就是又向东走了有六点米的样子,张寿又是在地面之上捡到了小红一样的东西。

  这时,张寿停下了脚步,便是看了看正在寻找中的张劲汤,张寿道:“劲汤呀!来!看我又捡到了什么!”

  张劲汤:“是弹弓吗?”

  张寿:“比弹弓要小得多!但也绝对厉害得多!”

  说话间,张劲汤已是来到了张寿的眼前,而张寿又好像是变个戏法一样,竟又是将右手心的东西握了起来。

  张劲汤:“不是弹弓呀?”

  张寿:“劲汤!我刚才捡的东西就是我的手心间,你能猜得出我是放在了哪个手心了吗?”说话间,张寿又是将他的两个攥着的拳头平直的伸了出去,就这样,两个胳膊自然也向前平直的伸了出来!若是说得不太好听的话,此时的张寿,绝对的酷似故事中的僵尸一样!有几分像!又有几分的不像!

  张劲汤:“既然不是弹弓,那可就是没啥太大意思了呀!还怎么个猜呢?”

  张寿:“劲汤!你先不用猜我的手心是什么!现在,你只要猜一猜我哪个手心有东西就行了!”

  张劲汤看了看张寿的两个拳头,又看了看张寿的那一张脸,张劲汤不由的有几分的心里头小笑,此时,张劲汤心里头不由的想:“哎呀!我说今天是怎么了呀!早晨大可就吐了,接着,我的朋友就来了,接着,大可就是跑了圈!害得我一家找了这许久,这还不算,还害得我的朋友也得一块儿的找!这么大的一个村子!又是夏天!这周围又是无垠的一片接着一片的绿!想找一头跑圈的猪,那可是谈何容易呀!如果猪知道家可就是好喽!那样的话,猪就会自己回家了!这猪要是不知道家可怎么办呀!猪到底知不知道家呢?我又能问谁去呢?谁又能够知道呢?……”此时的张劲汤心里头不由的想着,又有了几分不由的问……

  此时的七彩艳,还好是艳阳天,这要是雨天的话,可就是一个不太好办了!还好这七彩艳!美好还是艳阳天,猪最喜欢的天气,还有猪的思绪,又通向了哪儿?也许是四通八达、也许是四面通畅、也许是四海为家。

  也许再也许,还是也许……

  八千王创作于公元后:11:0-9-24

  八千王整理于公元后:22:-9-25

  --------------------------------------------------------------------------------------------------------------------

  -------------------------------------------------------------------------------------------------------------------

  --------第七十三章-------- 继续寻弹弓

  张寿只是出了一个小题,就是想叫张劲汤猜得出哪一个手中有东西。

  张劲汤想也没有想的回答道:“嗯!还是右手有东西。我猜得对不对?”张劲汤不由的指了指张寿的右手。

  张寿一小笑,突然的张寿便道:“哎!看!后面呐!你家的大可猪!”突然的来了一句的张寿,不由的向东面的方向看了过去,而就在这同时,张劲汤也像是来了电一样,也向背后东面的方向看了过去,此时,什么猜这猜那!什么划炮弹弓!对于张劲汤来说,已经是全都抛在了脑后,根本就顾不得了那些。而也就是在这一瞬间的样子,张寿便是做了一下小文章,自是不会与太多的人说的……

  一听说东面的大可猪,张劲汤自是像来了电一样,但是转尔就化为了平淡。很快,张劲汤便又是转回了身来,不由的说道:“哪有啊!寿儿哥,你逗我呀!哪有什么大可猪呀!”

  张寿一小笑:“噢!刚才是我看错了!看花了!看花了!”

  张劲汤便又道:“净逗我!哪有什么猪呀!”

  张寿:“嗯!劲汤呀!刚才你猜的是哪一只手了!”

  张劲汤:“嗯!还是右手呀!右手!肯定还是右手!”

  张寿听后不由的一小笑,于是,便是不由的将他的右手摊了开来,竟是空空如也!哪有什么东西呀!

  张寿又道:“劲汤,看好了没有!我右手可是空空如也呀!什么也没有呀!看好了没有!”

  张劲汤:“噢!那是我的直觉错了呀!刚才猜左手好了!”

  张寿:“那不就对了嘛!刚才你要是猜左手的话,那你不就看到了这个了嘛!”说着,张寿便又是将他的左手摊了开来,张劲汤也是看得仔细,原来竟是又一枚的划炮,红红小体,像是在闪着活力的梦!又有星星点点,又若是梦里的灯,一燃就是前程在,照亮了前方路!净是猪的所在!一片红紫开!

  张劲汤一笑便又道:“嗯!刚才我猜左手好了呀!要是猜左手的话,我不又是找回了一枚划炮了吗?”说着,张劲汤便是伸出了手将张寿左手的那枚划炮拿了起来。张劲汤望着那小小的划炮,而小小的划炮也好像是在望着张劲汤,此情此景此人,就像是漫天的情感在一般!又像是七彩美的所在!自是心野里的一点亮!还有一点蓝!全都是希望!不用多说,也不多问,就像是天空上的恩赐一点点!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也叫人有如是找到了希望之源!也哪怕只是那么的一点点!就像快天空海阔!那种大丈夫!还有猪英豪!还思绪万千!尽是在希望海里游弋!星光美的天地!……

  张寿也是一笑,便是问道:“哎!劲汤,我刚才捡的那枚划炮呢?”

  张劲汤:“嗯!被我放进兜儿里了呀!这个嘛!也得放起来才是!一会儿好用呀!”说着,张劲汤便又是将张寿所捡的这第二枚的划炮放进了兜儿里!

  张劲汤又是补充说道:“一会儿好用得着呐!可是得好好的收起来的是呀!”

  张寿:“嗯!我这儿还有这么多的大划炮呐!咱还一个没用呐!刚才飞一个好了!可是现在弹弓找不到了呀!要不然说什么也得飞它一个的好!”

  张劲汤:“一会儿的!一会儿咱们把弹弓找回来再飞,也是不迟嘛!是不是?”

  张寿一点头,又是摸了摸兜儿里的划炮!这时,张寿便又道:“哎呀!刚才多亏我没有追猪呀!要不然的话,我兜儿里的大划炮也得丢呀!这还了得!”

  张劲汤:“那可是呀!这大划炮可是大着呐!一个能抵小划炮好几个呐!可是一个也别丢呀!可是得保存好了才是呀!”

  张寿:“嗯!一个也不少!全在我的兜儿里呐!我这也不跑也不巅的!也从没追过什么猪!上哪里头丢去呀!再说了!这大划炮一个不少,一个也不丢,那可叫做是保存实力呀!是不是?”

  张劲汤:“嗯!寿儿哥说得对呀!大划炮!一个不少,一个也不丢!真是的叫做保存实力呀!以备将来再用呀!真的是呀!”

  就这样,寿汤二人一边的聊着天,又是一边的找起了弹弓来,共同走在了本村的北道之上。

  且说,这本村的北道,自是与村里其他的道儿有所不同,也许是靠最北,路况自不是百分之百的好!还好,还比较宽阔!一个人要是站在路的中央!东西看去,视线还算是无大阻碍!路的两旁皆是种有树!道的北面还有壕沟!虽说不深!但也是可以容得下一头两头的小猪的!大猪要是躺在里头的话,也是照样看不出来的!再说了,道的北面就是大地,农民们不忙也不闲,但要是在此道上丢了东西的话,那自然要及时找得回来,要是哪个行人捡了去,那可就是不太好说了!

  村北的这条路,也不知开了有几百年!也不知留下了哪位先知的足迹?但是,此时的晚辈后生,却是踏着先人的足迹!找猪的找猪!找弹弓的找弹弓……

  村北的这条路,也许是星辰太多的抚过!星辉太多的恩赐!还有天上那个大明月,千百年来的眷顾!此时,这么多的晚辈后生,又哪有那许多的不顺!有千秋,有眷顾!自是能赶走不幸!赶走那许多不必要的伤悲!还是回到了这无垠中,绿海一片!又是感恩季!还有那许多的生灵!当然还有猪!赵家、钱家、孙家、李家……还是无俗的问,那往昔,那无败?总能还!

  张寿便是又道:“劲汤呀!咱们可是得快点把弹弓找着的好!一会儿好用呀!”

  张劲汤:“应该能找得着!这道儿上也没有什么人!”

  张寿一点头:“嗯!这是村里的一条道,可是不同于镇里的大集市呀!这要是将东西丢在了大集市上的话,那可就是不好说了呀!”

  张劲汤:“哎呀!就我的这把弹弓,要是丢在了大集市上的话,那还有个找呀!问都不用问呀!”张寿一点头。

  就这样,寿汤二人又是如时才,仔细的寻觅着!就像是寻着往昔!但又绝对像是在寻觅着今朝!又更像是在寻觅着明朝……

  八千王创作于公元后:11:-9-25

  八千王整理于公元后:22:-9-25

  --------------------------------------------------------------------------------------------------------------------

  -------------------------------------------------------------------------------------------------------------------

  --------第七十四章-------- 警察也找猪

  刚才提到了集市,那还了得,别说是弹弓丢在了集市上了,就算是人,如果要是丢在了集市上了,那也是不太好说的!

  这时,张寿便又道:“嗯!那可真的是呀!别说是弹弓丢在了集市之上,就算是人丢在了集市之上,那可是不太好说了!毕竟,是丢了呀!上哪里好说去了呀!”

  张劲汤:“要是我丢在了集市之上的话,那我就马上找起警察叔叔来呀!”

  张寿:“非得找警察叔叔?”

  张劲汤:“那还可以找别人吗?”

  张寿:“那是当然了,遇事不一定非得找警察叔叔呀!还可以找警察大爷呀!”

  张劲汤一笑:“我的妈呀!原来还可以找警察大爷呀!我还以为是警察阿姨呐!”

  张寿也是一笑:“那是当然了!找警察阿姨当然也行了呀!”

  此时,“警察”这个字眼已经是不由的映入了寿汤二人的眼帘之中,接着,便又是映入到了寿汤二人的脑海之中,那种光辉的程度,绝对不逊色于天边最亮的那颗星!更更不逊色的是,心中的原野亮,那还有几分的不尽然,全可以荡漾在安祥之海!心中再炽烈!依是希望之火,亦可点然心中的灯,亮在了何方,也许是四面八方,还可能是万千外!还可能!可能再可能,还是可能!N种不同的可能!依是留恋,这安祥之海,有千万条彩带,离不开的七彩,有千万条的炽烈恋!依是七彩云山外!多彩界!还是好大美。

  “警察”这个字眼儿!就像是万千的希望一样!此时,不止是寿汤二人!更有先知以后的那许多的晚辈后生!好像都生活在了安祥中!无忧患!无悲伤!安祥一年年!日月天上转!不停的大千,如果再向远,又是哪里紫气恋?如果再向远,又是胜却蓬莱愿!天上大虹图!人间抹抹绿,又是哪一隅?安静中!又有哪一泉?安祥源!

  这时,张寿便像是突然的来了神一般的道:“哎!劲汤呀!刚才咱们可是提到了警察,刚才我又想到了你家的大可了!这可真是可察呀!我突然的有了这么一个的想法来了!”

  张劲汤:“哎!寿儿哥,你所说的可察是什么呀?”

  张寿:“这从字面儿上就可以分析出来呀!你家的大可猪加上警察呀!”

  张劲汤:“噢!是这两者加在一起呀!”

  张寿:“嗯!可察嘛!也不是简简单单的加在一起的!这两者可是非常完美的加在一起的!”

  张劲汤:“怎么个完美法儿呢?”

  张寿:“嗯!咱们找猪可是有一阵子了!可就是没有找得到!这北道中,东西一眼就可以看得穿,就是连个猪影也没有呀!如果,咱们这样的找下去,还是没有一丁点的希望,到那时,咱们就报了案得了!叫警察叔叔来帮咱们找!那希望肯定是大大的呀!”

  张劲汤:“嗯!有了警察,那可是太好了呀!”

  张寿:“那是当然了!哎!劲汤,要不然,咱们现在就报案呀!好快点结束这场找猪之役呀?”

  张劲汤略微的用了三点秒的样子想了想,之后便道:“嗯!寿哥!还是先别报案了!还是先找找的看的好!如果实在是找不着的话,那时再报案也是不迟的!”

  张寿:“嗯!那样了行呀!”

  张劲汤:“嗯!怎么说呐!现在不报案,那自然是有好处的呀!最好是在找到了大可猪之前,一定不要叫太多的人知道的好!这叫不暴露目标呀!”

  张寿一点头:“行啊!就这么办得了!咱们先找一找再说,如果实在是找不着的话,那再找警察帮忙也不迟呀!咱们还是先将弹弓找着的好!”

  张劲汤:“嗯!行!”

  就这样,在本村的北道之上,寿汤二人便又是一边的向东走着,一边的又仔细的找了起来,不光是找弹弓,还有那头传说中的大母猪,那就是张家的大可。

  一望全希望,就是道北的那万顷希望绿,绿海全无限,自有天下开!绿海全劲走!觅得一粒珠!天上星星闪!白日也群星!尽思念!那无忧岁月中!

  张寿:“哎!劲汤呀!道中间没有的话,这道北的壕沟也好好看看!说不定就掉在了壕沟里了呐!”

  张劲汤:“嗯!这还真是不太好说呀!谁知道掉在什么地方了!我看壕沟也是有这种可能的!”

  张寿:“这壕沟可是够深的!这里头别说是藏一头两头的小猪了!就算是藏一头大肥猪,那也是看不出来的!”

  张劲汤看了看壕沟,不由的叹道:“哎呀!找着算,找不着就拉倒得了!一把弹弓也不值几个钱!回头,我一个小时就能造好几把!”张寿一点头。

  这时,张劲汤便又是问道:“哎!寿哥呀!刚才提到了警察,我可是突然的有了一个问题。”

  张寿:“什么问题呀?”

  张劲汤:“寿儿哥呀!我家的大可猪,咱们这一路,如果真的找不到,但是最后还是找到了警察的话,那叫警察来帮忙找猪的话,那用不用花外钱啥的呀?”

  张寿:“嗯!叫警察来帮忙找猪!这应该属于警民一家亲吧!帮忙找个猪也花钱吗?”

  张劲汤:“我就担心在这儿呐!这警察帮忙找猪的话,要是花钱可怎么办呀?要个十块八块的没事儿!这要是要的钱挺多的话可怎么办呀?三百二百的都是很多的呀!”

  听到了这儿,张寿便是道:“好像不会要钱吧!这警察帮忙找个猪,绝对是警民一家亲呀!哪里有要钱这一说呀!顶天也就是送个锦旗哪不是了!实在不行的话,你就多准备几个锦旗!”

  张劲汤:“寿儿,那我得准备几个锦旗呢?”

  张寿:“嗯!几个都行呀!”

  张劲汤:“那我就准备十个锦旗!你看怎么样?”

  张寿:“嗯!十个锦旗好像多了点儿!几个就够呀!警察可是好唬弄的!”

  张劲汤:“噢!还是锦旗好用呀!警察得老喜欢了呀!”

  张寿:“那是当然了!”

  张劲汤:“寿儿哥,那送给警察的锦旗上面要写些什么?”

  张寿略微的想了想,也就是用了有六点秒的样子,接着,张寿便道:“嗯!‘雷厉风行’这几个字儿就够了!”

  张劲汤:“真的呀?”

  张寿:“这警察可是开着小警车儿来帮忙找猪的!那绝对是快的呀!当然是雷厉风行了!”张劲汤连连的点了点头,以示赞同……

  八千王创作于公元后:5:-9-26

  八千王整理于公元后:7:-9-27

  --------------------------------------------------------------------------------------------------------------------

  -------------------------------------------------------------------------------------------------------------------

  --------第七十五章-------- 大母猪红地毯巨星

  就这样,在本村的北道之上,寿汤二人一边的向东面的方向走去,一边的还要留意北道路的那道沟,也许会有什么意外的发现。刚才,二人竟是聊起了警察来了,听那样子,好像是将希望寄托在了警察的身上了,据说,连锦旗都快要准备好了!锦旗上面的字儿也是备好了,就叫:雷厉风行。绝对的有不止是三点分的深意,更是有好几倍于三点分的妙笔!更更是有十倍开外于三点分的奇迹。其实寓意也是十分名显的,那就是为了赞颂警察们追猪是多么的雷厉风行!几乎不费什么太大的劲儿!可是要比寿汤他们要快得多!厉害得多哟!更更要提的是,真的是警民一家亲!像为老百姓找猪这一事儿,那更是口碑极佳呀!

  真可谓:老百姓的民警老百姓爱,老百姓的民警爱人民呀!真的是:警民一家亲呀!

  这时,张劲汤便又是道:“哎呀!寿儿哥,如果猪要是真的找不着的话,那还真得找找警察帮忙呀!咱哥俩儿找得慢,这要是警察来找得话,那还有个比呀!肯定得老快了呀!”

  张寿一点头:“嗯!那是当然了!警察嘛!人家是干啥的呀!那可是长年抓坏人的!那坏人多狡猾呀!那都是一抓一个准儿呀!这要是来抓猪的话,那更是快得不得了呀!”

  张劲汤:“嗯!有了警察来帮忙的话,那可是迅速得多呀!要是比咱们哥俩儿的话,那不得快个十倍八倍的呀!就这一头午,猪早就找得到了!”

  张寿又是一点头:“嗯!警察嘛!干啥都快呀!抓坏人快!找猪也快!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那叫怎么说着呢?……”张寿说到了这儿,又好像是哪个词竟是这般的贼,竟是藏了起来,这突然的一来,竟是立马想不上来。

  一旁的张劲汤好像是一位听众一样,虽说不是坐着小板凳儿在听,那也是挺认真的。

  这时,张寿便又是道:“对呀!警察嘛!那找什么可都是飒爽英姿!雷厉风行呀!啥猪不都得找得回来呀!”

  张劲汤:“对!咱们上午要是找不着猪的话,那就马上找警察来,就绝对的!就像你说的那样,有了警察之后,那可真的是飒爽英姿呀!再加上雷厉风行!那还了得!”

  这时,张寿便又道:“嗯!有了警察之后,那抓猪绝对是快得不得了的!但是有一点我得提上一提,也是我的一点的担心!”

  张劲汤:“什么样的担心呀?”

  张寿:“这警察抓猪可是相当快的!那抓起猪来绝对是雷厉风行呀!这警察要是抓猪抓得太快!也太雷厉风行了!要是一不小心将猪的后大腿给抓脱了结可怎么办呀?”

  听张寿说得风趣,张劲汤一笑:“这警察抓猪之前告诉一声不要太快不就得了吗?”张寿一点头。

  接着,张劲汤便又是问张寿说道:“哎!寿儿哥,我还是有一个问题想知道呀!”

  张寿:“什么问题呀?”

  张劲汤:“寿儿哥,这警察们要是真的帮咱们抓起了猪,那他们得用什么样的方法呢?这一点,我可是相当想知道的呀!”

  张寿:“嗯!我想,这警察们要是抓猪的话,那还用说呀!绝对是地毯式的呀!那种效果可是相当有效的呀!如果简而言之的话,那就是地毯式的抓猪呀!”

  张劲汤:“地毯式的抓猪!寿儿哥,这什么又叫做是地毯式的抓猪呀?”

  张寿:“嗯!地毯式的抓猪嘛!是不同于咱们这样抓猪的!那可是对于警察们来说的!就是所有的人全都集中起来,就像是大扫荡一样,从东扫西,或者是从西扫到东!”

  张劲汤:“那从南扫到北行不?”

  张寿:“那当然行了!警察地毯式的抓猪,真的就酷似扫荡一样,可以称得上是一分一寸的土地都不会放过的呀!”

  张劲汤点了点头,方知什么叫警察地毯式的抓猪,于是张劲汤便是道:“噢!这就是警察地毯式的抓猪呀!我还以为是把猪当成了巨星一样了呐!”

  张寿不解:“怎么,这警察怎么还把猪当成了巨星了呢?”

  张劲汤:“不是地毯式吗?我一直以为是给猪准备好了红地毯了呢?红地毯嘛!猪巨星!”也许是张劲汤说得太过于有趣,张寿竟是笑了起来。

  张寿又是笑道:“我的妈呀!还红地毯呐!这人都没有几个天天用红地毯的!哪还有那许多给猪用呀!但话又是说回来了,这谁家的大母猪要是生小猪,怕着凉的话,那也真是得用得上毯子呀!猪生猪嘛!那可是相当得注意了!”

  张劲汤:“嗯!寿儿哥,可真的是像你曾经说过的话呀!这母猪生小猪!那也绝对是‘三分自然,七分护。’呀!还是护理好得重要呀!小猪们也会健健康康的呀!”

  张寿:“嗯!劲汤你的记性还真是不赖呀!竟是记下来了呀?真的是‘三分自然,七分护。’呀!这可是极有道理的名言呀!”

  张劲汤:“嗯!这么重要的名言,我怎么能不记下来呢?寿儿哥,要知道,我家的大可也是一头大母猪呀!这大母猪可是不能老闲着的呀!没啥事儿不得寻思寻思生个小猪啥的呀!”

  张寿一小笑:“那是当然!大母猪嘛!那就是生小猪的料呀!这可正是符合我说过的那句名言呀!真的得‘三分自然,七分养。’呀!”张劲汤一点头。

  这时,张寿便又是问道:“哎!劲汤呀!你家的大可是一头大母猪,那你家的大可下没下过小猪呀?”

  张劲汤一摇头:“嗯!没!还没有!我家的大可是新猪!岁数小着呐!还从来没有生过一窝小猪来呐!这要是经常生个小猪啥的!那我家可是乐坏了呀?”

  接着,张劲汤便又是问张寿道:“哎!对了,寿儿哥,我可是突然的想问一个关于母猪的问题呀!”

  张寿:“什么问题呀?”

  就这样,张劲汤竟又是将话题从警察扯到了母猪上来了!一个问题便是从张劲汤的那里产生了!张劲汤就这样问起了张兽医……

  八千王创作于公元后:13:0-9-27

  八千王整理于公元后:13:-9-27

  --------------------------------------------------------------------------------------------------------------------

  

12下一页

上一篇: 百合,百合   下一篇: 【惊险悬疑小说】红玫
1、“《兽医也火了大传》--------八千王著”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兽医也火了大传》--------八千王著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560/,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另类小说
杨二婆婆儿子当大官了。她逢人就给你叨叨这个。老虎沟的人避之如蝎。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杨二婆婆的了。干巴巴的瘦小个,满脸的皱纹双眼无神,衣服脏得似油渣子。住在半间老房子里,半夜三更的灶前亮着一盏油灯,一闪一闪的怪吓人。小时我们一帮小孩子凑在一起就爱瞎胡闹。在老虎沟的弯弯沟沟里藏迷藏,追土匪。疯跑。一个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他在湖底沉睡了千年,当他从黑暗深处爬出来时,他依然是千年以前的记忆。“我的名字,是什么?”他记忆犹新。望望四周,自己身处环山之中,此时天不甚寒,晴空万里,眼前湖水波光粼粼,似乎还是千年以前的情景。“我的剑,在哪里?”他的手开始颤抖,他找不到了。树的影子在他脚下飘摇,风吹得他很舒服,难得此时,没有仇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彻底地离开了我自己,戴着的面具是掩饰,我暂时当另一个人,但是我没有帽子,本来决定去买一顶,把头发也一同遮起来的,因为那才是彻底,彻底地离开自己。然而我走路,用两条腿,觉得路最好能绕开所有的不想见的,不敢见的,比如说人,一般来说都是人,因为人最怕人,有时候连鬼也是不怕的。没有人给我打招呼,也没有人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很多年后,再想起我的年少时光,我还是会跳向那被我涂抹得斑驳模糊的一段。本是些青涩乏味的日子,可当时光流逝,出现在脑海里的场景看过去就开始变得光怪陆离。很多事情似乎都是开始于这样的场面。灰暗拥挤的教室里,当我听见悉悉索索这种因按耐不住而蠢蠢欲动的声音时,便会抬手看一下腕上的表,这时一定离铃响还差两分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秘密他有一个秘密,藏在心中已经很久,有20年的光景吧。秘密的具体内容已经很模糊,只隐隐约约有那么个大概的印象。曾经,有多少次次,他都会有一种欲望,一吐为快的欲望——秘密似乎真的很精彩。可是,答应别人的承诺,又怎么可以轻易泄露。于是,每天每天,他受着煎熬,非常的难过。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挨过。秘密也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没有人抛弃他,是他抛弃了整个世界。——题记“你和你弟弟一点儿都不像。”琴的声音很平淡,似乎还带着点疲惫。车间里机器轰鸣,可我还是听清楚了每一个字。我已经不记得有多少人对我这么说过了,只记得所有人的表情都叠加在一起,刚好吻合。“知道。”我微笑着说。每多一个人对我这么说,我就知道得透彻一点。“性格相差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小学时,年少气盛,好出风头。三年级的一个周末,我与三位兄弟结义,号称“四大天王”。这名字具体不知道是什么含义,大约是四个比较牛逼的人,因此我们就用了。现在想来是极其幼稚的。当年上有照旺庄带头大哥,现有幼儿园连帮小弟,我们叱咤风云坏事干尽,地地道道的地痞小流氓。只是现在想起来,还颇有些感触。六七年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美国马萨诸塞州有两个贼,一个叫马尔斯,一个叫迈克思,他们干了一件蠢事儿然后家喻户晓。迈克思打探到有个富翁家好长时间都没有人进出,于是两个贼带上工具坐上他们的专车来到了那个富翁家附近。两个贼下了车,带上工具,偷偷从后院的墙翻进院子。当他们打开后院那扇通往大厅的门时,两个人的腿都吓软了。一条漂亮的绒毛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天,他在河边走着,因为爸妈吵架了,他感到心情沉闷,像河边树木倒影在水中的影子。他不停的走着,脚陷入了零碎的沙里。他紧闭上了眼睛,想倾听一刻的世界的宁静,无奈喘疾的水声把他的心淹没了。他走着,一直走着。直至脚下踢到了一块石头,他感到脚指头疼痛,于是睁开眼睛,看到是一块被岁月的沙子,水浸泡已久的石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下午打来电话,问我是否有事,我说没有,她说她的家里有点活可不可以帮她去干,我有点犹豫,虽然和她有好几次了可是还没有和她的老公正面的接触过,有了那种事情以后,躲还来不急呢?谁还去想面对呢?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说:是不是怕什么。我回答的是。她说就是去帮忙,又不干什么,小样,就这么胆小啊。我心里想女人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薛小霏说:“明雨,我们分手吧……”两年之后,当小霏看见明雨和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手拉手跑过马路的时候,她哭了,蹲在街的拐角,在来来往往的陌生人的鄙夷嫌弃的目光中,哭得抬不起头。“薛小霏!”小霏妈妈从小霏的卧室走出来,左手拿着抹布,右手从身后拿出手机,“这是谁给你发的短信?”“妈,你怎么……怎么随便看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时间之外,在银河以内,在生活里,在我们身边,在你用来站立的双脚下,永远有一条裂谷,看得见也看不见……如果时间是一条挂在坐标轴上的长河,我们索性变成了这河里寄生着的鱼,我们有的是舵,那么河上的风景就该是决定这舵最终方向的信使,我们只是没有理由的顺流而下,时间就像一位没有感情老人,只知道跑,跑,跑,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烛火在歌声中摇曳,古朴的木桌甚至散发出了腐烂的气息,木杯里温热的鲜啤酒冒出一长串的泡沫,不可否认,阿木叔的酒吧,是这临近几个村庄中,最好的一个,不光是因为这些,最重要的是,因为他这里,住着一个非常奇特的女人,她和圣地里其它的女人不一样,哪里都不一样。哲阿大是夏尔神父的儿子,也是夏尔最有名的绅士,他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但愿是这么开始的风,大风,呼呼。很多人在风里发疯。我但愿一切是这么开始的,这时候在那个海湾边,也就是一个蓝色的画图,然后有人点了一个舰船基地,怕一个生产的慢,于是又点了几个,很快,大量精虫一样的潜艇若隐若现,然后奔向一个卵子一样的岛屿,一切将在那里发生,激情的碰撞,一场惨烈的战争。这场战争只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仿佛是患了某种强迫症。一天之内要去洗好几次澡。因为她除了洗澡以外什么也不喜欢做。她一进浴室,就仿佛进了天堂的伊甸园般,立刻神情轻松愉悦,眼睛里闪着灵光。脱掉衣服,身体完全放松下来,没有任何束缚,可以自在呼吸。浴池里放满热腾腾的水,她像鱼一般跃入,轻盈而敏捷。然后,她便躺在温热的水之中,闭上眼睛,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依然还记得,我那将永远也不会知道死活的叔叔,至于他那条顺着铁轨流浪而来的独眼大狼狗,或许已经死掉很久了吧!在很久的前面,那只独眼的大狼狗总是喜欢蹲坐在马路的旁边,它背对着广阔的田地,呆愣地望着一棵大杨树倒映在油漆马路上的婆娑树影。它的独眼会让你觉得它是在思考,而你从不会在一条坚毅的狼狗身上,看见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我放假回到家时老裴和大头已经在家了,第二天我们就出来吃饭了,是我把大头给请来的。吃饭前大头说其实他一点也不愿意出来,觉得吃个饭要跑这么远实在是浪费时间,要不是有半年不见了才不会出来。我们都知道大头要考研了,这个暑假要呆在家里复习。大头说他现在什么心思也没有,把心全放在了考研上,一切等考完研再说。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杨环宁始终记得那一夜的暴风雨,多少年过去了,意识随着年龄的苍老而淡化,他的孙子也已经跳跃在面前。他救过一只天鹅,天鹅伤愈放飞的一刻,雪白的飞禽时时徘徊在他的头顶不肯离去,凄厉的鸣声,灌穿了天地间。杨环宁目送天鹅越来越远的鸿影,挥手与它告别。日子一久,他渐渐忘去这一幕,试图记忆,这时,他的孙子跑到他身......【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已是秋风萧瑟的季节了,我依然蜷缩在黑暗的角落,把脸贴在破墙裂口,深秋的夜风穿过缺口扑散在我未老先衰、皱纹交错的脸颊。我的头发已经长到肩下了,我完全没有思绪去理睬身体形象的变化。可能我的牙齿已经暗黄生垢了,指甲比古代宫女的还要长,我的腿很少活动了,我甚至怀疑我的血液只是流动在脑部,颈部以下身体属于另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69年7月16日,阿波罗11号载着3名美国宇航员第一次成功登月。但鲜为人知的是,这个举世闻名的登月行动并非一帆风顺,而是险象环生,甚至差一点儿毁于灾难。最惊人的是,当宇航员结束2小时的月球行走之后,竟然发现登月舱引擎开关损坏,他们将因此永远留在月球上。庆幸的是,宇航员用圆珠笔成功化解危机,“逃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美丽的海滨城市珍州正处于每年一个多月的休渔期。所有的渔船整齐地停泊在港湾,像整个城市一样宁静祥和。没有人意识到,一场匪夷所思的灾难正悄然袭来……中午13:00珍州交通大学发生集体食物中毒事件!中毒学生除了上吐下泻伴随发烧外,还出现了十几例腹痛、皮肤红肿甚至鼓起黄水泡的奇怪症状。被火速送到市医院的中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凌晨三时,孚洛利安·韦尔司驱车穿过华盛顿州西雅图市,到达帕斯利家。他三十三岁,是航空太空工程师,这时他的妻女还正在自己家中熟睡。克雷格·帕斯利二十五岁,是环境工程技术员,他起身时小心翼翼,怕吵醒了太太。他们一面进早餐,一面讨论当天——1983年5月14日的计划。他们准备攀登嘉菲尔德山的西峰之一,那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张寿:“中期护理?我怎么头一回听说呐!这母猪的护理还有中期护理呀?”潘五:“中期嘛!就是刚刚下告子的那两天!正处于中期阶段吗?张兽医,我说得对吗?”张寿一点头:“嗯!说得还算是对呀!在我们医学里,这前期还有后期全都是属于妊娠期,至于中期的话,那也自然是属于范畴之内呀!”潘五听后点了点头。而这时,一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要买什么花?”一句温柔打破了许久的沉静。“哦,我要百合,开得肆无忌惮的百合,最好是米色。”“米色,肆无忌惮的百合,这……”“没有吗?”“不,我只是想起了多年前那个手舞足蹈的姑娘。她也是这样问我,要百合,肆无忌惮的米色。”“是吗?那你还记得她的样子吗?”“不,已经过了太久,我早就忘了她的容貌,只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现在的家,位于四川省荥经县龙苍沟镇发展村周坪农家乐集群之中,小地名叫石马,本地人也常把这里说成是石马山,这里与我家原来在白岩下的老宅正好隔河相对。如今,我举目西望,浮现于眼前的是云雾缭绕中的一片苍翠神韵,我家的老宅处呈现出好一处人间仙境来。过去,我的父母在世的时候,每当遇到农闲之时,他们就会给我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