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另类小说>《兽医也火了大传》--------八千王著

《兽医也火了大传》--------八千王著

发布时间:2016-10-12 16:51 投稿者: 佚名 浏览:
张寿:“中期护理?我怎么头一回听说呐!这母猪的护理还有中期护理呀?”潘五:“中期嘛!就是刚刚下告子的那两天!正处于中期阶段吗?张兽医,我说得对吗?”张寿一点头:“嗯!说得还算是对呀!在我们医学里,这前期还有后期全都是属于妊娠期,至于中期的话,那也自然是属于范畴之内呀!”潘五听后点了点头。而这时,一旁......

  张寿:“中期护理?我怎么头一回听说呐!这母猪的护理还有中期护理呀?”

  潘五:“中期嘛!就是刚刚下告子的那两天!正处于中期阶段吗?张兽医,我说得对吗?”

  张寿一点头:“嗯!说得还算是对呀!在我们医学里,这前期还有后期全都是属于妊娠期,至于中期的话,那也自然是属于范畴之内呀!”潘五听后点了点头。

  而这时,一旁的赵笔开了一个玩笑,只听赵笔对潘五说道:“哎!老五呀!刚才你问得这么的全!那你的小时候有没有中期护理过呀?”听赵笔问得有趣,寿汤二人皆是不由的笑了起来。

  潘五:“净扯!还我的小时候,我的小时候可是比猪强多了!那家伙,我可是心肝小宝贝儿呀!别说是中期护理了!就是理护都得理护到了一定的程度了!那家伙!简直都细致到了无微的程度了都!”寿汤二人又笑。

  赵笔:“噢!原来你的小时候是心肝小宝贝儿呀!那你的中期护理肯定是不赖呀!要不然怎么这么的傻灵傻灵的呐?”张寿心里头又是不由的一小笑。

  潘五:“净扯!我说老笔,难道你的小时候也没中期护理过?还说我傻灵傻灵的?”

  赵笔:“我的妈呀!要是提到我的小时候,那还了得!不光是心肝儿小宝贝儿!那还是宝贝儿又心肝儿呀!那还了得!想当年,我的小时候,那可真是大风吹战鼓擂!那把我护理到了一定程度了都!那还了得!不护理到了一定程度都不行呀!”

  潘五:“哎呀我靠!我说老笔呀!听你这么一说,你这是战争年代出生的呀!那怎么还护理到了战鼓擂的程度了呢?”

  赵笔:“这就是哥儿的个性!想当年,那家伙,不把我护理到了一定程度的话,那都不行了都!那家伙,想当年,哥的小时候,那可真是飒爽英姿,英姿飒爽呀!绝对的!那把我给护理的,绝对到了大风吹战鼓擂的程度了都!”

  潘五一笑:“你看看!又回来了!你这不还是出生在了战争年代吗?都战鼓擂了都!现在我就想问了,那就没有新意?”

  赵笔:“有啥新意呀?”

  潘五:“你的名就不能改上一改?”

  赵笔:“改啥呀?”

  潘五:“嗯!改成赵隆隆!”

  赵笔:“这咋还把我的名子给改了呢?这护理的!”

  潘五:“你不是战鼓擂吗?战争年代嘛!”

  赵笔:“那老五,那你说说这赵隆隆是怎么一回事儿呀?”

  潘五一小笑:“嗯!大风吹战鼓擂,炮声隆隆谁怕谁吗?”听潘五说得有趣,几人又是不由的一笑。

  赵笔:“我靠!是这么个隆隆呀!这护理护的,炮声隆隆了都!”

  潘五:“你要是战鼓擂,我这边马上就炮声隆隆!就得护理到这种程度才行呀!”几人又是不由的笑了起来。

  最后,张寿又好像是为大伙做了总结报告一般,只听张寿又道:“嗯!反正是妊娠期嘛!不管是家猪、野猪还是灰猪花猪,都是这么一个理的!”

  这时,一旁的张劲汤又是补充说道:“寿儿哥呀!这猪里头有灰色的猪吗?”

  张寿:“怎么没有呀!”

  张劲汤:“寿儿哥,我怎么没有见过灰色的猪呢?”

  张寿:“当然有了!就是刚刚在水泥堆里打过滚儿的猪呀!不是灰色儿的才怪呐!”听张寿说得风趣,赵潘等人皆是不由的笑了起来。

  张劲汤一点头:“噢!是从水泥堆里头出来的猪呀!那还真是灰色儿的!”

  张寿也一点头:“嗯!反正灰色的猪我是看见过的,真的是从水泥堆里头滚出来的!那一身的水泥灰呀!灰得都不行!”

  很快,张寿又是像为大伙做总结报告一般的讲了起来,只听张寿道:“嗯!反正猪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不管是家猪还是野猪,也不管是灰猪花猪,从医学医理上讲的话,就是这么一个理……”

  张寿还没有说完,一旁赵笔提醒道:“张兽医呀!还有一种猪您忘了提了呀!”

  张寿:“还有什么猪呀?”

  赵笔:“荷兰猪呀!刚才咱们还提过了呢?” 几人不由的一小笑。

  张寿一点头:“嗯!提得还真是及时,对!这荷兰猪也加上!嗯!不管怎么说吧!这猪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不管是家猪、野猪还是灰猪花猪。当然,这里一定要将荷兰猪加上,从医学医理上讲呐!基本上都是一个理!人讲究的是吃喝拉撒,这猪也是一样,只要是细心起来的话,那就得护理到了位呀!这俗话说得好呀!是一窝小猪告儿,‘三分自然,七分护’呀!就是这么一句话,大伙儿可是要记好喽!”

  这时,潘五不由的问道:“这‘三分自然,七分护’哎!张兽医呀!刚才你说的这句俗话又是历史上哪一位人物说的呢?”

  张寿:“嗯!是我爷说的!”潘五点了点头。

  这时,赵笔又道:“老五呀!你还是记着点吧!这俗话说得可是太到位了!记好了呀!但是,哎!张兽医呀!刚才你说的‘三分自然,七分护’是怎么一回事儿呀!我怎么听不懂呢?”

  张寿道:“‘三分自然’,这‘自然’就是猪的自由生活,自由生崽儿,跟人是没有什么关系的!所以叫三分自然。”

  赵笔:“那‘七分护’呢?张兽医。”

  张寿:“‘七分护’嘛!就是说母猪的产崽,要是想保全一整窝的小猪,那人就得拿出七分的细心来精心护理,方可保全!其大致的理也就是这么个样子了!”

  刚才,张寿的总结报告,虽然不是很长,但却是精炼,旁边的这几位绝对是听得心服口服……

  八千王创作于公元后:8:0-9-20

  八千王整理于公元后:16:-9-20

  -------------------------------------------------------------------------------------------------------------------

  ------------------------------------------------------------------------------------------------------------------

  --------第六十九章-------- 弹弓哪儿去了

  很快,张寿算是将为总结的报告总结完了,之后,张寿便是道:“好了,劲汤呀!咱们在这路上呆得也算是差不太多了,你家的大可连个影儿也没有看见呀!咱们还是到别处找找去吧!还是找猪重要的是呀!”

  张劲汤一点头:“嗯!还是找猪去吧!这北道之上还真是没有大猪的身影呀!看来在这里找是没有什么大作用的,真的没有大猪呀!”说话间,坐着的张劲汤直起了身来,但是手却是没有离开那头小花猪。

  接着,张劲汤便是对一旁的郑六说道:“六叔呀!这是你家的小花猪,你可是得看好了噢!别再把它丢了!我得找我家的大猪去了!”

  郑六便伸出了手,将他家那头小花猪揽在了双臂间,郑六一边还道:“嗯!这回还能叫它给跑喽?除非那个猪字会倒着写!”郑六用双臂揽着那头小花猪,就像是揽着自己珍藏的宝一般,接着,郑六便是坐在了刚才张劲汤所坐的那个位置上。

  张劲汤:“嗯!只要是跑不了,那就得看得不要粗心才是呀!六叔,我得找我家的大可去了!你们在这儿坐着噢!”说着,张劲汤向张寿摆了一下手。

  接着,张劲汤便又道:“走!寿儿哥,找我家的大猪去!”

  这时,一旁的潘五又道:“张劲汤,别走得这么快呀!咱哥儿几个再聊十块钱儿的呀!”

  接着,一旁赵笔也道:“嗯!是呀!张劲汤,你走得这么的快干啥呀?咱哥儿几人再聊十块钱儿的呀?”

  站起身来的张劲汤刚要走,又停下了脚步,张劲汤又道:“我靠!还聊十块钱儿的!别说是十块钱儿的了,就是五块钱儿我也不聊呀!我得找我家的大猪去呐!”

  一旁的张寿也道:“嗯!那可是呀!我俩儿在这北道呆得时间可是够长的了!就是没有看见大可猪的身影呀!得赶紧找呀!”

  潘五又是笑道:“大猪呀!好找!肯定好找!大猪肯定是不同于这小花猪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懂,要是大猪的话,肯定跑不了多远!肯定好找呀!”

  赵笔也道:“是呀!大猪肯定好找呀!是不同于小猪告儿的!哪都跑!这大猪肯定跑不了多远呀!我看好找着呐!”

  时才,潘赵二人的话,好像是莫大的安慰一样,就像是春天之初,那一道太阳的暖,暖洋洋的所在,就像这四周八面的鲜,又是一季的美好,绝对不乏的温馨!天地间,安祥一片!天地间,猪山猪海!天地间,全然无败!

  炽热,当然不止是三点分,更不是二点分,那到底是多少分呢?绝对是百分百的所在!百分百的年代!这温馨暖的海!

  这时,郑六开口道:“是呀!张劲汤呀!你可不要过分的着急,我大猪可是不同于小猪的!肯定是要比小猪好找得多呀!这北道没有,估计还是在村子里呐!能跑多远呀!我看也远不了哪去!”郑六也是一席的安慰之言,好像是冬日里的暖,虽说只是一点点,但足矣!

  张劲汤便又道:“嗯!还真是这么回事!我也寻思着!这大猪怎么同于小猪呐!应该是比小猪好找得多呀!应该是能找得到呀!”

  潘五又道:“那找不着可完了!这北面的道没有,那就极有可能在村子里呀!”

  张劲汤:“在村子里就好呀!但是我有一个唯一的担心!”

  潘五:“什么样的担心呀?”

  张劲汤:“我就担心我家的大猪进地呀!这猪一进地那找起来就像是大海捞针一样了!那可不是那么轻易就找得到的了!毕竟,这村子周围的这些庄稼可是如同绿海一样呀!就害怕在这儿呐!”

  潘五:“那可真的是呀!这大猪一进地,那就和小猪没什么两样了,那可真是难找呀!”

  郑六也道:“那可真的是呀!你们要是提到了进地,那还了得!那可就是不好说了呀!”

  赵笔也道:“那太对了呀!猪一进地,那可就不好说喽!这大地的面积多大呀!别说是三四百斤的一头猪了,就算是一头五百来斤的猪进了地,那 也是极难找的呀!那要是找起来,那可真的是大海捞针一般呀!”

  潘五:“那可真是呀!这不光是大猪还是小猪,可是千万别进了大地呀!进去那可就是不好说了哟!真的不好说了哟!”

  也许,潘赵刚才的安慰只是片面的!而如今又是想到了猪进地,而这种片面就化为了一种极特别的宽泛,这种极特别的宽泛,又能宽泛到了什么程度呢?答案:是无垠的绿海。

  恰恰是这么的一种宽泛,会带来一种极特别的思绪汪洋!极不确定性的那种感觉也就不由的生了出来!但绝对是对于丢猪人来说的。而恰恰是这么样的一种宽泛,竟是带来了一种小哀愁,只一瞬间,这种小哀愁就化分为了平均的两份,一份给了张劲汤,一分给了郑六。

  真可谓:不是半斤八两,再不就是五五分成!

  这时,张寿道:“不怕!我们有设备,可是将藏在地里的猪吓出来!”

  一听说有设备,潘赵二人便是来了兴致,但目前还不知是什么样的设备。

  只听,潘五便是问道:“哎!张兽医,你们有什么样的设备呀!让我们看看呗?”

  张寿一点头:“当然可以呀!”

  说着,张寿便是将目光扫向了张劲汤,接着,张寿便道:“劲汤呀!你的弹弓呢?拿出来,叫他们看看!”

  张劲汤很听话,顺手便是摸了摸了自己的兜儿,很快,张劲汤的脸色不由的一小变,竟是不由的道:“哎呀!我的弹弓呐!怎么不见了呢?哎!我的弹弓呢?”此时,张劲汤竟是摸遍了自己全身的兜儿,但就是没有那把弹弓的身影,只一盒烟而已,烟盒儿里还藏有一个打火机,还有刚才剩下来的划炮若干,张劲汤弄了弄划炮,但是竟没有拿出来。

  张劲汤又是问张寿道:“哎!寿儿哥,弹弓是不是在你那儿呀?”说着,张寿也是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兜儿。……

  八千王创作于公元后:10:-9-21

  八千王整理于公元后:22:-9-25

  -------------------------------------------------------------------------------------------------------------------

  -------------------------------------------------------------------------------------------------------------------

  --------第七十章-------- 找弹弓的路上

  就这样,张劲汤摸遍了上下兜,还是没有那把弹弓的身影,只有一盒烟,烟里也还是那个打火机,还有刚才剩下来的划炮,张劲汤没有将划炮拿出来,只是在兜儿里弄了弄!张劲汤问了问张寿,张寿也是一样,刚才弹弓张劲汤可是拿着了。

  张寿道:“劲汤,这一道,刚才你可是追猪了呀!是不是丢在了哪儿了呀!刚才你可是跑得比猪快多了呀!”

  潘五一笑:“比猪快!哎呀!刚才张劲汤那绝对是叫一个快呀!但是话又说回来了,这头小花猪也是跑得不慢的呀!要是我来追的话,就是追出去十里也追不回来呀!是不是?”

  一旁的赵笔也道:“那是呀!刚才张劲汤绝对是跑得太快了!但话又说回来了,这头小花猪也是不慢呀!要是我来追的话,那绝对得追出二十里才可追得回来呀!或者是三十里,还有可能是四十里!”

  潘五一听对赵笔说道:“哎!老笔,你可是别再往上长了,再追一会儿都能追到县城去了都!猪累吐了不说,就你呀!都得累尿喽!”

  赵笔:“你才累尿了呐!说破天也就是累个体克哪不是了!”听赵笔说得有趣,几人又是不由的笑了起来。

  这时,张劲汤便又道:“我可是不管你们是累吐了还是累尿了呐!反正,我得把我的武器找回来呀!一会儿还得用呐!”

  这时,张寿安慰道:“劲汤呀!刚才你跑得那么快,那把弹弓说不上是丢哪儿了呐!得找找呀!”

  这时,潘五也道:“嗯!张兽医说得对呀!还好是一个弹弓,不是钱包!刚才张劲汤追猪也是追得太快了!要是我跑得那么快的话,那兜儿里的东西,不也照样得丢呀!快!就容易丢呀!”

  赵笔也安慰道:“是呀!张劲汤!你的那把弹弓肯定是刚才跑丢了!没事儿!赶紧找回来得了!”

  潘五:“张劲汤呀!一找就能找着呀!反正这道儿上也没有什么人!”

  一旁搂着小花猪的郑六也道:“嗯!赶紧找找!说不定刚才是跑丢在哪儿了!”

  张劲汤一点头:“刚才我可是往东面跑去的,那我还是往东找得是呀!”说着,张劲汤转身往东面的方向走了过去。

  张寿也道:“嗯!劲汤呀!我帮你找一找得好!”

  就这样,寿汤二人便是告别了郑六等三人,一同往东面的方向走了过去,寿汤二人走得不快,只因想找得仔细一点,二人走了没多远,张劲汤拿出了烟,一人一根点着了火,二人一边吸着烟一边的走,再一边的找着弹弓。

  张寿道:“哎呀!这年代,丢一头猪尚且这么难找,更何况是两头小猪呐!更是不好找呀!”

  张劲汤:“噢!寿哥儿,你说的是郑六他家呀!那还有个找!这小猪告儿不懂事儿的玩意儿!就是知道往外跑!哪里还知道家里人的急呀!要是像我家的大可还行呐!毕竟大可知道家呀!”

  张寿一点头:“嗯!那还真是呀!但是有一点可是不太好说呀!”

  张劲汤:“啥呢?寿儿哥?”

  张寿吸了一口烟:“这猪圈里的猪可是不同于散养的猪的!怎么形容呐!这猪圈里的猪就像是监狱里的刑犯一样呀!外面的世界,哪怕是最没风景的所在,那也是极好的!就像是天堂一般!也就是说,猪圈里的猪就是想到外面去放放风!看看风景!再旅旅游!这一套下来……”

  听到了这儿,张劲汤有几分害怕了:“我的妈呀!还看看风景!旅旅游!这猪还斗起来了!这一套下来,那得多长时间呀!”

  张寿一小笑,但又是三点分的严肃、又是三点分的肃穆、又是三点分的庄严。只听张寿又道:“嗯!如果说你家的大可在外头,又是想逛逛风景、又是想旅旅游、又是想留留念啥的!那这一套下来,那怎么不得个一年半载呀!”

  听张寿说得严肃而又不轻松,这种三点分的紧迫,一下子就像幻化成了多个小小的愁元素,这些很多个小小的愁元素,一个也不少的生于在了张劲汤的心野之间,就像是心野一下子就到了秋季,眼前不是什么绿海无垠!而是万片黄叶!飘飘若是天地小哀!更有思念片片!落入了哪片花丛?这万片的思念又何日能像万个气球?一飞远离现在,只向云天外!那里还有另外?绿绿的希望海。也许再也许,还是也许,又能也许到了什么尽头?这大可还有那小可,这大可还有一窝窝!不是大戒戒,就是小戒戒!这希望绿的海里游,更有哪一处是猪之所在?蓝色天空,上有九龙,下面还有无限自由,炽情万路中……

  听张寿说得严肃中略带有几分的肃穆,反正没有太轻松。张劲汤竟是有了三点秒种的愁怅,这不简单的三点秒!竟是平生出了三点分的愁怅?还有几分的小害怕!那就是后面还要有的N个三点秒钟!反正,愁怅就是不轻松。

  就这样,张劲汤若有所失的度过了三点秒,心境里是什么风景,眼前这初夏的美!竟是形成了极大的反差!这种反差就像是天与地、又像是咫尺与万里、又像是从前和现在。不去想明天,不去想大可!还是一醉方休的好!

  张寿看到了张劲汤眼睛有几分的呆滞,这种呆滞的程度,可绝不是三点分的,如果,不太准确估算的话,此时张劲汤目光呆滞的程度也绝对能达到了七点分的样子!如果,更准确一点说的话,此时,张劲汤目光呆滞的程度怎么也得在七点至七点之间的样子!那般的呆滞!简直都不能再简直!那般的叫人惊叹!叫人惊叹到了什么程度?简直都叫人恨不得蹦扯一阵子了!还好,没有哀乐来伴奏!

  张寿碰了一下子张劲汤,才算是将呆呆的张劲汤带了回来……

  八千王创作于公元后:10:-9-22

  八千王整理于公元后:22:-9-25

  --------------------------------------------------------------------------------------------------------------------

  -------------------------------------------------------------------------------------------------------------------

  --------第七十一章-------- 思潮之海

  就这样,张寿碰了一下子张劲汤,竟是一下子将张劲汤带了回来。张寿是从哪里将张劲汤带了回来,当然是思绪之海了!此时,张劲汤所抽的那根烟,烟灰已是走了好长!

  张寿:“劲汤,你愣了!”

  张劲汤用手夹了一下自己的脸蛋,之后说道:“嗯!我刚才愣了呀!原来是掉进了思潮之海了呀!”

  张寿吸了一口烟:“思潮之海?那你的思潮之海里有什么?”

  张劲汤:“嗯!当然是绿海无垠了,但不缺的就是有猪呀!”

  张寿:“猪?多少的猪?”

  张劲汤:“嗯!当然多着呐!别看我刚才就这么一会儿的遐思,可不是白遐思的!”

  张寿:“那能有多少猪呀?”

  张劲汤:“嗯!要多少有多少呀?眼前是绿的海,但是绿的海中却是无法寂寞!有猪呀!还是那么的多!真的有猪呀!太多了呀!”

  张寿:“那猪群之中,有你家的大可吗?”

  张劲汤:“那还用说呀!刚才我可是看到我家的大可了,在我的思潮之中,大可可不是一个平凡的角色,那可是一个相当牛的角色呀!”

  张寿:“那你家的大可到底是个什么牛的角色呀?”

  张劲汤:“嗯!那家伙,简直是猪中的统帅呀!不,是群猪中统帅的统帅呀!”

  张寿一点头,嘴角不由的泛起了几分的笑意,接着,张寿便又道:“嗯!劲汤呀!这下可是好了!既然你家的大可已经在你的思绪之中出现了!那咱们就可以放心了!”

  张劲汤:“哎!寿儿哥,这大可也没有找得着,那怎么就谈到了放心这一说了呢?”

  张寿:“你的第六感觉呀!你家的大可可不是孤独的!可是群猪中的统帅呀!嗯!统帅的统帅呀!那怎么会有什么闪失呢?”

  张劲汤吸了一口烟,应该是还剩下整根烟的三点分的样子,张劲汤便又是道:“嗯!寿儿哥,我刚才的可不是第六感觉呀!”

  张寿:“那是第几感觉?”

  张劲汤:“嗯!第八感觉呀!”

  张寿一点头:“嗯!甭管它是第六感觉还是第八感觉,反正,有大可的身影,那可就是好的兆头呀!看见了猪,那找只是时间问题了呀!”

  张劲汤也顺着道:“嗯!有寿儿哥的这句话,那我可就是放心了!咱们也别管它是第几感觉了!反正,有希望就行呀!”

  张寿:“嗯!既然有希望了,那咱们还愁啥呀?现在,咱们可是得把弹弓找着,一会儿,咱们还得用呐!是不是?”张寿吸完了最后的几口烟,接着,便是将烟蒂扔在了一旁路中间,张劲汤也是吸了剩下来的几口烟,也将烟蒂扔了。

  张劲汤:“嗯!一会儿好用弹弓飞划炮呀!这弹弓要是不找回来,那还了得!怎么也得找得回来呀!”

  张寿:“那是当然!”就这样,寿汤二人又是向东面的方向走了过去,不是为了别的,就是想找回属于他们的厉器,当然不是刀枪剑戟!乃是可以叫燃着的划炮飞得很远的利器!自是有许多的秘密,就是不告诉你!

  就这样,寿汤二人也就是走了有十点米的样子,张寿突然的发现了地上一样东西,这东西可是不常见的,也就是过年过节,才有希望在小朋友有手中发现,那这种东西又是什么呢?当然,是一枚小小的划炮,此处一定要做特别的注释:可不是大大的划炮哟!

  张寿一俯身,便是将那枚划炮捡了起来,放在了右手心,此时,张劲汤还不知情。

  张寿看了看张劲汤,此时的张劲汤正有几分仔细的找着弹弓,张寿:“劲汤呀!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一听说张寿好像是找到了什么,或者是发现了什么,瞧张寿那样子,也绝不是什么坏事。

  于是,张劲汤不由的有几分的笑意挂在了嘴角之上,只听,张劲汤便是问道:“哎!寿儿哥,弹弓你找到了?”

  张寿又是一小笑,此处所说的一小笑,绝对不同于朗声大笑,也就是有几分的笑意挂在了嘴角之上。

  张寿小笑般的又道:“嗯!劲汤,你猜我找到了什么?”说着,张寿还是不由的伸出了两个紧握的拳头,张寿的两个手臂向前平伸着,说得不太好的,怎么就这么有三点分的酷似电影里的僵尸呐!但又不是尽像。

  见张寿神秘兮兮的,张劲汤自然是来了兴致,但终究还是得猜一猜的好,于是,张劲汤也是面露了三点分的笑意的说道:“嗯!寿儿哥,是不是弹弓被你发现了呀?之后就放在了手心?”

  张寿一摇头:“笑话!弹弓那么大的东西,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就放在手心藏起来呢?我所发现的可不是弹弓,你好好的猜猜!”张寿说到了这里,还是不由的将他的两臂交叉的摆弄了几下,之后,又是恢复了刚才。

  张劲汤依然是兴趣如初,自然是相当想猜出张寿手心中的是什么东西。就这样,张劲汤也就是用了有三点秒的样子便是回答了起来,只听张劲汤道:“嗯!寿儿哥,你是不是捡着铜钱了呀?”

  张寿又是一小笑,便道:“哎!劲汤,你怎么能猜得我捡的是铜钱呢?”

  张劲汤道:“要不然怎么会这般神秘兮兮的呢?我想,肯定不是一般的东西呀!”

  张寿一摇头:“你再猜。”

  张劲汤:“嗯!不是过去的铜钱,那就是现在咱们发的钱喽!肯定是!”

  张寿又是一摇头:“嗯!我给你一个提示吧!我捡的不是金属的东西,而且,还是过年时才会见得多!你再好好猜猜。”

  张劲汤:“哎!过年时才会见得多的东西,那能又是什么呢?难道,张寿儿你捡到了过年所贴的对联福字啥的?”

  张寿又是一摇头:“你整的也是太喜气了呀!连我现在都想过年了呀!嗯!劲汤呀!你再猜猜,我捡的这东西也一样是有几分吉祥的!我再给你最后的一个提示,刚才咱们可是点过的!”就这样,张寿一个提示接着一个提示,张劲汤好像又掉过了思潮之海中的一隅,乃是思维极多转弯的地方……

  八千王创作于公元后:5:-9-23

  八千王整理于公元后:22:-9-25

  --------------------------------------------------------------------------------------------------------------------

  -------------------------------------------------------------------------------------------------------------------

  --------第七十二章-------- 第二枚小红

  张劲汤想到了这里,不由的道:“嗯!我知道了,肯定是一盒火柴了!能点着的呀!”

  张寿:“你还是别猜了!你看!这是啥?”说话间,张寿便是亮开了右手,待手心一摊开,不由的一枚划炮映入了张劲汤的眼帘。

  张劲汤自然是眼睛一亮,不由的又道:“哎呀!划炮呀!”说着,张劲汤不由的将张寿右手心间的那枚划炮拿了起来。

  张寿道:“哎!这可不是我兜儿里的!我可是在地面上捡起来的!”

  张劲汤又是不由的叹道:“噢!既然是从地面上捡起来的,那还用说呀!肯定是我丢的呀!”

  张寿道:“那是当然了!劲汤,这可是小划炮!是你兜里的!我兜儿里的可全都是大划炮!要是我丢的话,那绝对是大的,而不是小的!从这一点,就足可以说明,这枚小划炮就是你丢的呀!”

  张劲汤相当的信服,便是又道:“嗯!寿哥儿说得太对了!刚才我追猪也是追得太快了!这弹弓丢了不说,这划炮也丢了起来!”说着,张劲汤便是摸了摸兜儿里的划炮还有那盒只剩下了几根烟的烟盒。

  见张劲汤正在摸兜儿里的划炮,张寿便是不由的问道:“劲汤,你丢了多少个划炮呀?”

  张劲汤一小笑:“没事儿!我这兜儿里还有不少呐!看来,丢也没丢几个呀!如果,大略的估算的话,连十个都没有丢得上呀!没事儿!没事儿!”也许是一点小小的损失,就像是无关大局一样,张劲汤自然也就是自我安慰了起来。

  张寿又道“嗯!还行!至少是没有丢得太多呀!一会儿!咱们找猪还得用得上呐!还真行啊!”也许是一点小小的损失,真的就像是无关大局一样,张寿也自我安慰了起来。

  张劲汤一点头:“嗯!太对了!没有弹弓不行!有了弹弓又没有划炮,那自然也是不行的!”

  张寿:“嗯!两者缺一不可呀!这和枪和子弹有什么区别呀!有了枪,而没有子弹,不行!而有子弹,却是没有枪,那自然也是不行的!绝对的缺一不可呀!”

  张劲汤一点头:“嗯!真的是缺一不可呀!”

  张寿便是又道:“嗯!好了!咱们还是快点找回弹弓的是呀!至于跑丢的这几枚划炮,那自然是次要的呀!”

  张劲汤又是一点头。就这样,寿汤二人便又是沿着本村最北面的这条路,一直向东面的方向走了过去,二人一边的走,一边的找。此情此景此人,就你是画中的物还有人一样,可以找得回来的那诸多美好,以及还可以找得回来的芳馨,还有那许多找得回来的留恋。更与何人说?这天地间的无垠绿!更与何人讲?这四面的炽情由。更与何人诉?这八面的烈火沿。

  还是此情此景此人,景中有人,人中有情,是向往这东西还八面?还有一飞九重天?还是炽情的国度里,这无忧的猪之海!有几分吉祥气?自然是少不了那许多,也许再也许,还是也许!超越了三点!又飞跃了三点!还是全存在!这三点!还炽烈!依是三点!

  猪之海,只缘有思绪,就像是这天地之间,那无垠的绿之海!还何缘?又回到了猪之海!好像七色全!就像是那诸多的美好!又回到了身边!不光有猪!还是有美好!还是在身边!又一道!七彩挂永远!

  也许是要找个仔细,寿汤二人竟是没有走得那么快。也就是又向东走了有六点米的样子,张寿又是在地面之上捡到了小红一样的东西。

  这时,张寿停下了脚步,便是看了看正在寻找中的张劲汤,张寿道:“劲汤呀!来!看我又捡到了什么!”

  张劲汤:“是弹弓吗?”

  张寿:“比弹弓要小得多!但也绝对厉害得多!”

  说话间,张劲汤已是来到了张寿的眼前,而张寿又好像是变个戏法一样,竟又是将右手心的东西握了起来。

  张劲汤:“不是弹弓呀?”

  张寿:“劲汤!我刚才捡的东西就是我的手心间,你能猜得出我是放在了哪个手心了吗?”说话间,张寿又是将他的两个攥着的拳头平直的伸了出去,就这样,两个胳膊自然也向前平直的伸了出来!若是说得不太好听的话,此时的张寿,绝对的酷似故事中的僵尸一样!有几分像!又有几分的不像!

  张劲汤:“既然不是弹弓,那可就是没啥太大意思了呀!还怎么个猜呢?”

  张寿:“劲汤!你先不用猜我的手心是什么!现在,你只要猜一猜我哪个手心有东西就行了!”

  张劲汤看了看张寿的两个拳头,又看了看张寿的那一张脸,张劲汤不由的有几分的心里头小笑,此时,张劲汤心里头不由的想:“哎呀!我说今天是怎么了呀!早晨大可就吐了,接着,我的朋友就来了,接着,大可就是跑了圈!害得我一家找了这许久,这还不算,还害得我的朋友也得一块儿的找!这么大的一个村子!又是夏天!这周围又是无垠的一片接着一片的绿!想找一头跑圈的猪,那可是谈何容易呀!如果猪知道家可就是好喽!那样的话,猪就会自己回家了!这猪要是不知道家可怎么办呀!猪到底知不知道家呢?我又能问谁去呢?谁又能够知道呢?……”此时的张劲汤心里头不由的想着,又有了几分不由的问……

  此时的七彩艳,还好是艳阳天,这要是雨天的话,可就是一个不太好办了!还好这七彩艳!美好还是艳阳天,猪最喜欢的天气,还有猪的思绪,又通向了哪儿?也许是四通八达、也许是四面通畅、也许是四海为家。

  也许再也许,还是也许……

  八千王创作于公元后:11:0-9-24

  八千王整理于公元后:22:-9-25

  --------------------------------------------------------------------------------------------------------------------

  -------------------------------------------------------------------------------------------------------------------

  --------第七十三章-------- 继续寻弹弓

  张寿只是出了一个小题,就是想叫张劲汤猜得出哪一个手中有东西。

  张劲汤想也没有想的回答道:“嗯!还是右手有东西。我猜得对不对?”张劲汤不由的指了指张寿的右手。

  张寿一小笑,突然的张寿便道:“哎!看!后面呐!你家的大可猪!”突然的来了一句的张寿,不由的向东面的方向看了过去,而就在这同时,张劲汤也像是来了电一样,也向背后东面的方向看了过去,此时,什么猜这猜那!什么划炮弹弓!对于张劲汤来说,已经是全都抛在了脑后,根本就顾不得了那些。而也就是在这一瞬间的样子,张寿便是做了一下小文章,自是不会与太多的人说的……

  一听说东面的大可猪,张劲汤自是像来了电一样,但是转尔就化为了平淡。很快,张劲汤便又是转回了身来,不由的说道:“哪有啊!寿儿哥,你逗我呀!哪有什么大可猪呀!”

  张寿一小笑:“噢!刚才是我看错了!看花了!看花了!”

  张劲汤便又道:“净逗我!哪有什么猪呀!”

  张寿:“嗯!劲汤呀!刚才你猜的是哪一只手了!”

  张劲汤:“嗯!还是右手呀!右手!肯定还是右手!”

  张寿听后不由的一小笑,于是,便是不由的将他的右手摊了开来,竟是空空如也!哪有什么东西呀!

  张寿又道:“劲汤,看好了没有!我右手可是空空如也呀!什么也没有呀!看好了没有!”

  张劲汤:“噢!那是我的直觉错了呀!刚才猜左手好了!”

  张寿:“那不就对了嘛!刚才你要是猜左手的话,那你不就看到了这个了嘛!”说着,张寿便又是将他的左手摊了开来,张劲汤也是看得仔细,原来竟是又一枚的划炮,红红小体,像是在闪着活力的梦!又有星星点点,又若是梦里的灯,一燃就是前程在,照亮了前方路!净是猪的所在!一片红紫开!

  张劲汤一笑便又道:“嗯!刚才我猜左手好了呀!要是猜左手的话,我不又是找回了一枚划炮了吗?”说着,张劲汤便是伸出了手将张寿左手的那枚划炮拿了起来。张劲汤望着那小小的划炮,而小小的划炮也好像是在望着张劲汤,此情此景此人,就像是漫天的情感在一般!又像是七彩美的所在!自是心野里的一点亮!还有一点蓝!全都是希望!不用多说,也不多问,就像是天空上的恩赐一点点!哪怕只是那么一点点!也叫人有如是找到了希望之源!也哪怕只是那么的一点点!就像快天空海阔!那种大丈夫!还有猪英豪!还思绪万千!尽是在希望海里游弋!星光美的天地!……

  张寿也是一笑,便是问道:“哎!劲汤,我刚才捡的那枚划炮呢?”

  张劲汤:“嗯!被我放进兜儿里了呀!这个嘛!也得放起来才是!一会儿好用呀!”说着,张劲汤便又是将张寿所捡的这第二枚的划炮放进了兜儿里!

  张劲汤又是补充说道:“一会儿好用得着呐!可是得好好的收起来的是呀!”

  张寿:“嗯!我这儿还有这么多的大划炮呐!咱还一个没用呐!刚才飞一个好了!可是现在弹弓找不到了呀!要不然说什么也得飞它一个的好!”

  张劲汤:“一会儿的!一会儿咱们把弹弓找回来再飞,也是不迟嘛!是不是?”

  张寿一点头,又是摸了摸兜儿里的划炮!这时,张寿便又道:“哎呀!刚才多亏我没有追猪呀!要不然的话,我兜儿里的大划炮也得丢呀!这还了得!”

  张劲汤:“那可是呀!这大划炮可是大着呐!一个能抵小划炮好几个呐!可是一个也别丢呀!可是得保存好了才是呀!”

  张寿:“嗯!一个也不少!全在我的兜儿里呐!我这也不跑也不巅的!也从没追过什么猪!上哪里头丢去呀!再说了!这大划炮一个不少,一个也不丢,那可叫做是保存实力呀!是不是?”

  张劲汤:“嗯!寿儿哥说得对呀!大划炮!一个不少,一个也不丢!真是的叫做保存实力呀!以备将来再用呀!真的是呀!”

  就这样,寿汤二人一边的聊着天,又是一边的找起了弹弓来,共同走在了本村的北道之上。

  且说,这本村的北道,自是与村里其他的道儿有所不同,也许是靠最北,路况自不是百分之百的好!还好,还比较宽阔!一个人要是站在路的中央!东西看去,视线还算是无大阻碍!路的两旁皆是种有树!道的北面还有壕沟!虽说不深!但也是可以容得下一头两头的小猪的!大猪要是躺在里头的话,也是照样看不出来的!再说了,道的北面就是大地,农民们不忙也不闲,但要是在此道上丢了东西的话,那自然要及时找得回来,要是哪个行人捡了去,那可就是不太好说了!

  村北的这条路,也不知开了有几百年!也不知留下了哪位先知的足迹?但是,此时的晚辈后生,却是踏着先人的足迹!找猪的找猪!找弹弓的找弹弓……

  村北的这条路,也许是星辰太多的抚过!星辉太多的恩赐!还有天上那个大明月,千百年来的眷顾!此时,这么多的晚辈后生,又哪有那许多的不顺!有千秋,有眷顾!自是能赶走不幸!赶走那许多不必要的伤悲!还是回到了这无垠中,绿海一片!又是感恩季!还有那许多的生灵!当然还有猪!赵家、钱家、孙家、李家……还是无俗的问,那往昔,那无败?总能还!

  张寿便是又道:“劲汤呀!咱们可是得快点把弹弓找着的好!一会儿好用呀!”

  张劲汤:“应该能找得着!这道儿上也没有什么人!”

  张寿一点头:“嗯!这是村里的一条道,可是不同于镇里的大集市呀!这要是将东西丢在了大集市上的话,那可就是不好说了呀!”

  张劲汤:“哎呀!就我的这把弹弓,要是丢在了大集市上的话,那还有个找呀!问都不用问呀!”张寿一点头。

  就这样,寿汤二人又是如时才,仔细的寻觅着!就像是寻着往昔!但又绝对像是在寻觅着今朝!又更像是在寻觅着明朝……

  八千王创作于公元后:11:-9-25

  八千王整理于公元后:22:-9-25

  --------------------------------------------------------------------------------------------------------------------

  -------------------------------------------------------------------------------------------------------------------

  --------第七十四章-------- 警察也找猪

  刚才提到了集市,那还了得,别说是弹弓丢在了集市上了,就算是人,如果要是丢在了集市上了,那也是不太好说的!

  这时,张寿便又道:“嗯!那可真的是呀!别说是弹弓丢在了集市之上,就算是人丢在了集市之上,那可是不太好说了!毕竟,是丢了呀!上哪里好说去了呀!”

  张劲汤:“要是我丢在了集市之上的话,那我就马上找起警察叔叔来呀!”

  张寿:“非得找警察叔叔?”

  张劲汤:“那还可以找别人吗?”

  张寿:“那是当然了,遇事不一定非得找警察叔叔呀!还可以找警察大爷呀!”

  张劲汤一笑:“我的妈呀!原来还可以找警察大爷呀!我还以为是警察阿姨呐!”

  张寿也是一笑:“那是当然了!找警察阿姨当然也行了呀!”

  此时,“警察”这个字眼已经是不由的映入了寿汤二人的眼帘之中,接着,便又是映入到了寿汤二人的脑海之中,那种光辉的程度,绝对不逊色于天边最亮的那颗星!更更不逊色的是,心中的原野亮,那还有几分的不尽然,全可以荡漾在安祥之海!心中再炽烈!依是希望之火,亦可点然心中的灯,亮在了何方,也许是四面八方,还可能是万千外!还可能!可能再可能,还是可能!N种不同的可能!依是留恋,这安祥之海,有千万条彩带,离不开的七彩,有千万条的炽烈恋!依是七彩云山外!多彩界!还是好大美。

  “警察”这个字眼儿!就像是万千的希望一样!此时,不止是寿汤二人!更有先知以后的那许多的晚辈后生!好像都生活在了安祥中!无忧患!无悲伤!安祥一年年!日月天上转!不停的大千,如果再向远,又是哪里紫气恋?如果再向远,又是胜却蓬莱愿!天上大虹图!人间抹抹绿,又是哪一隅?安静中!又有哪一泉?安祥源!

  这时,张寿便像是突然的来了神一般的道:“哎!劲汤呀!刚才咱们可是提到了警察,刚才我又想到了你家的大可了!这可真是可察呀!我突然的有了这么一个的想法来了!”

  张劲汤:“哎!寿儿哥,你所说的可察是什么呀?”

  张寿:“这从字面儿上就可以分析出来呀!你家的大可猪加上警察呀!”

  张劲汤:“噢!是这两者加在一起呀!”

  张寿:“嗯!可察嘛!也不是简简单单的加在一起的!这两者可是非常完美的加在一起的!”

  张劲汤:“怎么个完美法儿呢?”

  张寿:“嗯!咱们找猪可是有一阵子了!可就是没有找得到!这北道中,东西一眼就可以看得穿,就是连个猪影也没有呀!如果,咱们这样的找下去,还是没有一丁点的希望,到那时,咱们就报了案得了!叫警察叔叔来帮咱们找!那希望肯定是大大的呀!”

  张劲汤:“嗯!有了警察,那可是太好了呀!”

  张寿:“那是当然了!哎!劲汤,要不然,咱们现在就报案呀!好快点结束这场找猪之役呀?”

  张劲汤略微的用了三点秒的样子想了想,之后便道:“嗯!寿哥!还是先别报案了!还是先找找的看的好!如果实在是找不着的话,那时再报案也是不迟的!”

  张寿:“嗯!那样了行呀!”

  张劲汤:“嗯!怎么说呐!现在不报案,那自然是有好处的呀!最好是在找到了大可猪之前,一定不要叫太多的人知道的好!这叫不暴露目标呀!”

  张寿一点头:“行啊!就这么办得了!咱们先找一找再说,如果实在是找不着的话,那再找警察帮忙也不迟呀!咱们还是先将弹弓找着的好!”

  张劲汤:“嗯!行!”

  就这样,在本村的北道之上,寿汤二人便又是一边的向东走着,一边的又仔细的找了起来,不光是找弹弓,还有那头传说中的大母猪,那就是张家的大可。

  一望全希望,就是道北的那万顷希望绿,绿海全无限,自有天下开!绿海全劲走!觅得一粒珠!天上星星闪!白日也群星!尽思念!那无忧岁月中!

  张寿:“哎!劲汤呀!道中间没有的话,这道北的壕沟也好好看看!说不定就掉在了壕沟里了呐!”

  张劲汤:“嗯!这还真是不太好说呀!谁知道掉在什么地方了!我看壕沟也是有这种可能的!”

  张寿:“这壕沟可是够深的!这里头别说是藏一头两头的小猪了!就算是藏一头大肥猪,那也是看不出来的!”

  张劲汤看了看壕沟,不由的叹道:“哎呀!找着算,找不着就拉倒得了!一把弹弓也不值几个钱!回头,我一个小时就能造好几把!”张寿一点头。

  这时,张劲汤便又是问道:“哎!寿哥呀!刚才提到了警察,我可是突然的有了一个问题。”

  张寿:“什么问题呀?”

  张劲汤:“寿儿哥呀!我家的大可猪,咱们这一路,如果真的找不到,但是最后还是找到了警察的话,那叫警察来帮忙找猪的话,那用不用花外钱啥的呀?”

  张寿:“嗯!叫警察来帮忙找猪!这应该属于警民一家亲吧!帮忙找个猪也花钱吗?”

  张劲汤:“我就担心在这儿呐!这警察帮忙找猪的话,要是花钱可怎么办呀?要个十块八块的没事儿!这要是要的钱挺多的话可怎么办呀?三百二百的都是很多的呀!”

  听到了这儿,张寿便是道:“好像不会要钱吧!这警察帮忙找个猪,绝对是警民一家亲呀!哪里有要钱这一说呀!顶天也就是送个锦旗哪不是了!实在不行的话,你就多准备几个锦旗!”

  张劲汤:“寿儿,那我得准备几个锦旗呢?”

  张寿:“嗯!几个都行呀!”

  张劲汤:“那我就准备十个锦旗!你看怎么样?”

  张寿:“嗯!十个锦旗好像多了点儿!几个就够呀!警察可是好唬弄的!”

  张劲汤:“噢!还是锦旗好用呀!警察得老喜欢了呀!”

  张寿:“那是当然了!”

  张劲汤:“寿儿哥,那送给警察的锦旗上面要写些什么?”

  张寿略微的想了想,也就是用了有六点秒的样子,接着,张寿便道:“嗯!‘雷厉风行’这几个字儿就够了!”

  张劲汤:“真的呀?”

  张寿:“这警察可是开着小警车儿来帮忙找猪的!那绝对是快的呀!当然是雷厉风行了!”张劲汤连连的点了点头,以示赞同……

  八千王创作于公元后:5:-9-26

  八千王整理于公元后:7:-9-27

  --------------------------------------------------------------------------------------------------------------------

  -------------------------------------------------------------------------------------------------------------------

  --------第七十五章-------- 大母猪红地毯巨星

  就这样,在本村的北道之上,寿汤二人一边的向东面的方向走去,一边的还要留意北道路的那道沟,也许会有什么意外的发现。刚才,二人竟是聊起了警察来了,听那样子,好像是将希望寄托在了警察的身上了,据说,连锦旗都快要准备好了!锦旗上面的字儿也是备好了,就叫:雷厉风行。绝对的有不止是三点分的深意,更是有好几倍于三点分的妙笔!更更是有十倍开外于三点分的奇迹。其实寓意也是十分名显的,那就是为了赞颂警察们追猪是多么的雷厉风行!几乎不费什么太大的劲儿!可是要比寿汤他们要快得多!厉害得多哟!更更要提的是,真的是警民一家亲!像为老百姓找猪这一事儿,那更是口碑极佳呀!

  真可谓:老百姓的民警老百姓爱,老百姓的民警爱人民呀!真的是:警民一家亲呀!

  这时,张劲汤便又是道:“哎呀!寿儿哥,如果猪要是真的找不着的话,那还真得找找警察帮忙呀!咱哥俩儿找得慢,这要是警察来找得话,那还有个比呀!肯定得老快了呀!”

  张寿一点头:“嗯!那是当然了!警察嘛!人家是干啥的呀!那可是长年抓坏人的!那坏人多狡猾呀!那都是一抓一个准儿呀!这要是来抓猪的话,那更是快得不得了呀!”

  张劲汤:“嗯!有了警察来帮忙的话,那可是迅速得多呀!要是比咱们哥俩儿的话,那不得快个十倍八倍的呀!就这一头午,猪早就找得到了!”

  张寿又是一点头:“嗯!警察嘛!干啥都快呀!抓坏人快!找猪也快!简直可以称得上是,那叫怎么说着呢?……”张寿说到了这儿,又好像是哪个词竟是这般的贼,竟是藏了起来,这突然的一来,竟是立马想不上来。

  一旁的张劲汤好像是一位听众一样,虽说不是坐着小板凳儿在听,那也是挺认真的。

  这时,张寿便又是道:“对呀!警察嘛!那找什么可都是飒爽英姿!雷厉风行呀!啥猪不都得找得回来呀!”

  张劲汤:“对!咱们上午要是找不着猪的话,那就马上找警察来,就绝对的!就像你说的那样,有了警察之后,那可真的是飒爽英姿呀!再加上雷厉风行!那还了得!”

  这时,张寿便又道:“嗯!有了警察之后,那抓猪绝对是快得不得了的!但是有一点我得提上一提,也是我的一点的担心!”

  张劲汤:“什么样的担心呀?”

  张寿:“这警察抓猪可是相当快的!那抓起猪来绝对是雷厉风行呀!这警察要是抓猪抓得太快!也太雷厉风行了!要是一不小心将猪的后大腿给抓脱了结可怎么办呀?”

  听张寿说得风趣,张劲汤一笑:“这警察抓猪之前告诉一声不要太快不就得了吗?”张寿一点头。

  接着,张劲汤便又是问张寿说道:“哎!寿儿哥,我还是有一个问题想知道呀!”

  张寿:“什么问题呀?”

  张劲汤:“寿儿哥,这警察们要是真的帮咱们抓起了猪,那他们得用什么样的方法呢?这一点,我可是相当想知道的呀!”

  张寿:“嗯!我想,这警察们要是抓猪的话,那还用说呀!绝对是地毯式的呀!那种效果可是相当有效的呀!如果简而言之的话,那就是地毯式的抓猪呀!”

  张劲汤:“地毯式的抓猪!寿儿哥,这什么又叫做是地毯式的抓猪呀?”

  张寿:“嗯!地毯式的抓猪嘛!是不同于咱们这样抓猪的!那可是对于警察们来说的!就是所有的人全都集中起来,就像是大扫荡一样,从东扫西,或者是从西扫到东!”

  张劲汤:“那从南扫到北行不?”

  张寿:“那当然行了!警察地毯式的抓猪,真的就酷似扫荡一样,可以称得上是一分一寸的土地都不会放过的呀!”

  张劲汤点了点头,方知什么叫警察地毯式的抓猪,于是张劲汤便是道:“噢!这就是警察地毯式的抓猪呀!我还以为是把猪当成了巨星一样了呐!”

  张寿不解:“怎么,这警察怎么还把猪当成了巨星了呢?”

  张劲汤:“不是地毯式吗?我一直以为是给猪准备好了红地毯了呢?红地毯嘛!猪巨星!”也许是张劲汤说得太过于有趣,张寿竟是笑了起来。

  张寿又是笑道:“我的妈呀!还红地毯呐!这人都没有几个天天用红地毯的!哪还有那许多给猪用呀!但话又是说回来了,这谁家的大母猪要是生小猪,怕着凉的话,那也真是得用得上毯子呀!猪生猪嘛!那可是相当得注意了!”

  张劲汤:“嗯!寿儿哥,可真的是像你曾经说过的话呀!这母猪生小猪!那也绝对是‘三分自然,七分护。’呀!还是护理好得重要呀!小猪们也会健健康康的呀!”

  张寿:“嗯!劲汤你的记性还真是不赖呀!竟是记下来了呀?真的是‘三分自然,七分护。’呀!这可是极有道理的名言呀!”

  张劲汤:“嗯!这么重要的名言,我怎么能不记下来呢?寿儿哥,要知道,我家的大可也是一头大母猪呀!这大母猪可是不能老闲着的呀!没啥事儿不得寻思寻思生个小猪啥的呀!”

  张寿一小笑:“那是当然!大母猪嘛!那就是生小猪的料呀!这可正是符合我说过的那句名言呀!真的得‘三分自然,七分养。’呀!”张劲汤一点头。

  这时,张寿便又是问道:“哎!劲汤呀!你家的大可是一头大母猪,那你家的大可下没下过小猪呀?”

  张劲汤一摇头:“嗯!没!还没有!我家的大可是新猪!岁数小着呐!还从来没有生过一窝小猪来呐!这要是经常生个小猪啥的!那我家可是乐坏了呀?”

  接着,张劲汤便又是问张寿道:“哎!对了,寿儿哥,我可是突然的想问一个关于母猪的问题呀!”

  张寿:“什么问题呀?”

  就这样,张劲汤竟又是将话题从警察扯到了母猪上来了!一个问题便是从张劲汤的那里产生了!张劲汤就这样问起了张兽医……

  八千王创作于公元后:13:0-9-27

  八千王整理于公元后:13:-9-27

  --------------------------------------------------------------------------------------------------------------------

  

12下一页

上一篇: 百合,百合   下一篇: 【惊险悬疑小说】红玫
1、“《兽医也火了大传》--------八千王著”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兽医也火了大传》--------八千王著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560/,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另类小说
我几天来都觉得应该写下这个,首先登场的是那个空间,仿佛一个平台,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什么都对了,但最后的结果还是出人意料,也就是说那个结果看起来却是不对的。比如我有个朋友给我寄了本书,地址什么都对,我相信他也付购了邮资,但是结果我就是收不到,这中间一定出了什么变故,而我猜也猜不到。我的朋友和我这个描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毛已近四十,打光棍已有数载,从小就想媳妇,至今未娶,好在广东打工数年,倒也积得二万有余,称万元户足足有余,只是如今时过境迁,水涨船高,万元户也只能望女兴叹,但时不我待,如再不娶亲,只怕这一辈子只能升个光棍司令。司令常来又常往,见路人多有戴金穿银的,一定是富有人家,如若二毛我身上有金子,还怕娶不来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艾被姑姑带进这间公司,一个称作芳姨的女子接待面试了她。叫芳姨的女人,白皙的脸庞,精致的妆容,细腻的肌肤,镜片背后的眸子闪现的光亮,有洞悉别人内心穿透他人思想的能力。芳姨的美不仅仅在外表,还有一股优雅的风韵小艾由衷的说。这丫头伶俐乖巧,高挑清秀,眼睛清澈,我喜欢你要我帮你物色一个伶俐懂事的女孩,她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一个母亲过世,父亲蒸发的人。没妻没孩子,无牵无挂,照理说我应该是最自由、最开心、最悲哀的人。但发生了这样的事以后,我不再这样觉得。一个生日舞会,我的确醉了,连自己也不相信自己会醉。那天,我带了3个同事去参加朋友的生日舞会。那舞会的确让人陶醉,令人着迷。那乱晃的灯光,那露肤的美女,想想都觉得那是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拾友情1、我和落落相识在2年前,那时我们还是2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是啊,谁会相信冷如冰山的袁真会和热情的方落落成为死党呢?而且还把袁真这座冰山融化了呢?可是,老天爷就是很会捉弄人。2、我是在高三转来这所学校的,但我对一切的新鲜事物都不感兴趣。甚至是新同学,对我而言,他们的存在是无所谓的。上课了,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凯家里是卖面的,平时在店里帮忙,豹哥是开房地产公司的,常常来小凯家的店里吃面,是他们店的老客户,豹哥和小凯都很熟。小凯常常去一间书店看书,小凯总是蹲坐在书店的一角,独自看着书,苏绮在书店里工作,是书店里的店员,成排书架前,苏绮和小凯不经意地攀谈着,弄着弄着就认识了。苏绮被这个看起来有些寂寞的男孩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素衣临雪:下个星期我要来南昌出差。暮雨初歇:哦,那会经过我的城市,你会来看我吗?素衣林雪:呵呵,也许不会,见你,需要很大的勇气。暮雨初歇:作为你的好友,若能来看看我,陪我喝酒聊天,观花赏月。此乃人生快事,大可不必与别的相关。只是朋友间正常的事,何须多大勇气?只要有足够信任就行。素衣临雪:你真的想见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大学是一个充满稀奇的世界,给我们带来了许多的快乐与幸福,当然也免不了更多的伤感与惆怅。或许吧,我们这些90后的孩子们。更多的是向往80后的勇猛与执着。他们的恋爱的改革,是我们继续升华的理论。搞笑似乎成为了一种责任,一种事态的必然后果。当看看自己的微笑,带来的困苦,依然的清晰。好在回忆的时候,又是一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周一早上,马路边围了一群人。白领甲问:那个男的怎么了?没怎么,就是被一酒后驾车司机开车车撞了,躺那快仨小时了。闲人乙漫不经心地答。不知死没死?又有人自言自语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种等待没有尽头。六道骸曾经一度感到绝望。他注定背负着那样的宿命,轮回,轮回。每一世,他所经历的爱恨情仇,他全部都记得。它们深深地刻在他的身体上、心灵上,没有办法摆脱,没有办法遗忘,只能等待包容。他想要停下来,但是他必须要找到那个能够治愈他心灵创伤的人。那个时候的六道骸毫无强大可言。他轮回的出发点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胡可在食堂用10分钟的时间,就简单的食物填充了胃和肠道,路过门房眼睛瞟到的是18.15分,走出公司大门,夜色早已将暮色的帷幔挂在天上,薄薄的青纱过滤了白天的喧嚣,初夜的清凉扑鼻而来,夜风扬起穿透发丝,积集在脑中的那些表单数据,被擦身而过的清风带走,工作中的紧张在暮色中消解。她喜欢静静地穿过城市的街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早已忘记,只知道这是一场未来的战争,一场关于两国利益的战争,我被迫入伍。经过一个月非人的训练,我被送往战场.在被送往战场的前一天,长官依据个人的训练情况给每人发了件军装,我得到了一件劣等兵军装,衣服上有一个大大的劣字,而这一次所有的劣等兵占了新兵的五分之四。其实,没有哪个士兵没刻苦训练,之所以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星星点点的色彩促撒在春的黎明,冬以纪念式完结,一朵花---开了---美了----然后谢了.踩下去,它居然哭了.-------题记一个人的时候,静静的,总会想起很多的人和事.风!不停的在耳畔呼啸,吹乱了头发,记忆不断的重现在视野,摇曳在冰冷的伤楚里,那夕日的余挥,浅浅地融入怀抱,love的美,美美的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晚春的风,拥抱着村口的老槐树,亲吻着新生的枝叶,发出沙沙的声响。黄昏的暮色,美的让人窒息。遥望远方,是淡灰色边框的山峦,高大的想巨人,仿佛在俯视这角落里的村庄--一片杂乱的低矮瓦房,犹如一丘丘的坟墓,浸着凄凉。风,依旧在吹;老槐树,依旧没有离开;树下的她,依旧望着远方。斜阳西下,再次拉长了她的身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们是群居生活的。我们其实就是大自然的一个种群,从小我们就知道只有适者生存的道理,只有战胜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我们才能更好地生存。直到有一年的冬天来临,天气变得越来越冷,河流被冻住了,我们平时用的石头、木棍已经无法砸开冰河捕鱼,周围的树木也几乎死光了,我们种族内贮存的食物眼看着一天一天的减少,无数的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兔子今年二十二,一米七四的身高,五十四公斤的体重。均匀的体型,长的也不是很俊俏,三七分的发型,留有一点的胡茬,据说这样才是性感。兔子今年上大二,算半个大学生,是专科,有几个优点别人是不能比的,比喻每天早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叠被子,上完厕所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干净。喜欢听歌上网耍朋友。没有固定的目标和理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80后总是45仰望天空,而我不小心步入90,天空已不是明媚的忧伤,而是约定中的童话痛苦的微笑。每天幻想,每一天都有一个梦在漂浮,在等待,写下这篇文章乃是无心之作,却给我带来了有心之悟。(文)三宝并没有想到我会跳舞,会爱上它。那2005年的全国街舞大赛,我遇见了她,作为一个舞痴,我并不愿意去那些场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很想写一些感性的话,聊以纪念,匆匆而过的4个春秋-------星湖园旁,樱花树下东湖畔,珞珈山.....美丽的校园丹桂飘香的日子流星一般坠落在岁月的长河中当我渐渐老去依然会在午后的余暇中忆起你的笑容甜甜的、年轻的、如阳光般灿烂。呵呵~~让我再经历一次,我就会知道了,我总算是明白了。课还是不能翘的,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2月14日,我失恋了。咔咔带回的玫瑰花插在桌上透明玻璃花瓶里。耀眼的红色充斥着我的眼睛,然后渗进心扉,满是苦涩。然后,我一只猫。蜷缩在门口的地毯上等到了天明。咔咔把我忘了阳光从房间的白色窗帘上渗透进来,这是个多么美妙的早晨。咔咔总是拉开窗帘,然后坐在那橘色的沙发上惬意的喝着咖啡,我睡在她的身旁。就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演员觉得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职业非演员莫属了。今天她可以是受害者,明天她也可以是施虐者;今天她可以是善解人意的女子,明天也可以是冷酷无情的女人;今天她可以什么都是,明天她也可以什么都不是。她喜欢她每一次所扮演的角色,深爱她所投入的每一部戏。她不会像演员C一样抱怨自己报酬太少,也不会像演员S一样哭诉自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胡同东头儿住着一个老人。老人家八十开外,身子骨儿挺硬朗。紫红的脸膛,花白的络腮胡子,一双眼睛炯炯发光。宽厚的双肩和蒲扇般的一双大手透着有力量,微微弓起的腰和脸上那深深的皱纹儿显现出久经世事的沧桑。老人一辈子没成过家,孑然一身。他的大号知道的人不多。而张二元这个外号儿,却被人叫得山响。这其中却有着一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鱼儿死了。它在我身旁生活了整整六个年头。六年前的一个下午,我从街口捡回了小鱼儿。那个街口有一个非正式的市场。开始时只有三四个人用三轮车拉上一些蔬菜、水果,在街口摆摊儿叫卖。到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来这里卖东西,逐渐形成了规模。除了蔬菜、水果,还有衣服、鞋袜和小电器、日用品,烤羊肉串儿的、蘸糖葫芦儿的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对酒长歌邀客饮,

往昔悄逝莫伤悲。

冬色又染西山叶,

一行愁泪向东流。

......【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花雨缤纷柳成丝,执卷在手寻诗韵。往昔似烟不复返,对月当歌泪长流。缘去缘回皆已销,笑看俗事醉酒醇。生命如梦人易老,悲欢离合随歌逝。为君轻诵诗一曲,勤奋应从今朝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风疏雨骤叶轻飘,

途中行客脚步匆.

雁舞莺歌传乡讯,

多少往昔泪花中.

......【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