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字典文学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另类小说>天使之恋(七)作者:王婷

天使之恋(七)作者:王婷

发布时间:2016-09-02 09:26 投稿者: 佚名 浏览:
七“喂,你好!我是莫甜,你找哪位?”“是我,江浩靖!”估计安琪她们回到宿舍后,江浩靖往莫甜的宿舍打了个电话。“哦,浩靖,有事吗?”“安琪怎么样了?”“她……”莫甜想起昏睡的安琪,一时不知怎么回答。便回身把电话递给了小优。小优本已昏昏欲睡,但一听是江浩靖的电话,腾地坐起来,用她超高分贝的声音冲电话里头......

  七

  “喂,你好!我是莫甜,你找哪位?”

  “是我,江浩靖!”估计安琪她们回到宿舍后,江浩靖往莫甜的宿舍打了个电话。

  “哦,浩靖,有事吗?”

  “安琪怎么样了?”

  “她……”莫甜想起昏睡的安琪,一时不知怎么回答。便回身把电话递给了小优。小优本已昏昏欲睡,但一听是江浩靖的电话,腾地坐起来,用她超高分贝的声音冲电话里头大喊:“你,你他妈的有脸打电话呀?安琪,你说安琪?她可叫你害惨了。你他妈的有人形没人味的东西,好好的一个美女被你灌成这样!好好意思说你们以前是朋友,她欠你的啊?”说完“砰”地一声扣掉电话。莫甜在一旁听得是一愣一愣的,仔细想想又不觉好笑,安琪的确欠了浩靖很多嘛……

  且不说小优和莫甜如何睡下,单讲安琪,自从被罗比猴背回宿舍,就一直沉沉地睡着。待她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大亮,其他的室友都去教室了。安琪抬腕看了看表,不由惊呼:“该死!”忙翻身爬起,但顿感全身骨头一阵酸疼,但她还是挣扎着洗了脸,换上运动服,把中长的头发规规矩矩地束到脑后。本想飞跑到教室,无奈两条腿是一点力气也没有,只好沿路扶着栏杆磨磨蹭蹭的走向教室。

  “安琪,你在散步啊,快跑!”安琪还没走出几步,便听见身后小优急急地声音。只见小优乱蓬蓬的头发,喘吁吁地跑过来,拽住安琪的胳膊,向前冲去。

  “别,别呀,”安琪忙拉住她,“反正已经晚了,慢慢走吧,我实在没力气。”说着,把身子靠过来,自身二分之一的重量落到了小优的胳膊上。小优想起她昨晚的模样,也不由地爱怜地扶住她。两人慢慢地走向教室……

  二人低着头,细数着脚步。突然间小优停下了脚步,打了一哆嗦。安琪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就听见一声暴喝:

  “你们俩想干什么?晚自习不上,早自习迟到,这个书你们想不想念了?不想念拉倒!天中不缺你们这样的学生!我平时怎么跟你们讲的,啊?!你们对得起父母吗,啊?!你们总得为自己的前途想想吧,啊?!……”三个“啊”说得荡气回肠。但此时的安琪头疼欲裂,盯着老班那张愤怒的脸什么话也回答不上来。只觉得天旋地转,将身子完全倒在小优的身上。小优无心回答,安琪的依靠让她不堪重负。但这种情况,她咬牙撑着,玩命的撑着……

  “薛心优!你呲牙咧嘴的干什么?安琪!你颈椎断了?抬起头来……你听见没有!你……”愤怒的班主任此时才发觉安琪情况不对,连忙上前摸了摸安琪的脑门,“天啊,发高烧!薛心优,你死人啊,怎么不告诉老师?”

  说实话,小优也是此时才发现安琪已经昏迷过去。老班一边埋怨着小优,一边找人把安琪送到校医室。

  在去校医室的路上,安琪觉得自己飘忽起来,迷迷糊糊中她感觉自己又趴在一个背上,那感觉依然是很可靠,很温暖……

  当安琪再次清醒过来,她发现自己躺在宿舍的床上。小优俯着身子把脸悬在安琪两眼的正上方,瞪大的眼睛透着俨然的神情,活像整容师在审视下刀的角度。也怪不得安琪睁开眼的第二秒,就吓了个胆战心惊。

  “安琪,你醒了?你总算醒了!可真真的吓死我了。 ”小优树直了身子,拍拍胸脯,“你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医生说你是、是、是什么来着?”

  “医生说你晕倒的原因是长期心情压抑、营养不良、疲劳过度、外加某些刺激。”一直站在窗边的罗比猴接过话茬,缓缓地凑到安琪的床边,“我想你昨天晚上在舞会上你太兴奋了。”

  安琪似乎并没有听他们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望着窗外。外面的日光好灿烂,浅蓝色的天空几乎没有一丝云彩,是那样的高远,很纯粹的感觉。楼下花圃里月季花开得正热烈,衬着绿叶,伴着阳光,那鲜艳的色彩灼灼的刺痛了安琪的眼。但如此美丽的景色,却给安琪带来阵阵的不安。安琪自己说不出理由,事实上,她的很多忧伤和惆怅都是无来由的。于是,便轻吐了一口气,自嘲地随便弄了个: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朽……

  “你发烧烧糊涂了,自言自语地,听到我们说什么了吗?我说,你是不是自虐性的减肥啊,从今儿个起,由我控制你的饮食。”不知底细的小优说这话的口气就好像自己在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伟大事业似的。但对安琪来说也的确是有些惊天动地,两个月的减肥看来要寿终正寝了。

  还没等安琪做出反应,小优便把手一挥,像只指挥小太监一样冲罗比猴吩咐到:“你去给她多买些好吃的东西来。”那罗比猴傻愣愣地“哦”了一声,随即慌乱地点着头,又慌忙问安琪:“现在想吃吗?”

  安琪暗自寻思:自己生龙活虎的时候都打不过这个小优,别说现在这个样子了。便心一狠、牙一咬,闭上眼睛蹦出了一个“嗯”。

  罗比猴听到那个“嗯”,便直向门口冲出去。

  “等一下,”安琪叫住他,“我想今天不能去上课了,你能帮我弄本书看吗?”

  “好。”罗比猴听了这话急急地跑出去。

  看着那身影,安琪不禁有些感动。

  “哎,看得出他对你可是一片心噢。”小优见安琪的神色,马上凑过来为罗比猴美言,“我说安琪,你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啊,没有,他就不错。”小优开始了她的八卦,顺便也还那顿肯德基的人情。听了这话,安琪突然想起那个坚实的后背和那种踏实的感觉。

  “昨天晚上我怎么回来的?”

  “怎么回来的?还能怎么回来,醉得一塌糊涂,罗比猴把你背回来的呗!”

  “是他吗?”

  “是他啊,还能是谁?”

  安琪把脸转向小优看不见的地方,打死她也不愿相信,那种可靠、温暖的感觉竟是罗比猴给她的。要知道,那种感觉就是在钟程身边她也没有体会到。就这样,安琪又想起了钟程,那个男孩一向待人冷傲,只有对安琪才会温柔,但却总让她心痛……安琪又渐渐回忆起钟程刚转来的那天的阳光,程第一次冲她笑时嘴角那好看的弧度,程生气时冷傲的眼神,和程抱她时灼热的温度……

12下一页

上一篇: 装修工之变   下一篇: 天使之恋(八)作者:
1、“天使之恋(七)作者:王婷”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天使之恋(七)作者:王婷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533/,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另类小说
杨二婆婆儿子当大官了。她逢人就给你叨叨这个。老虎沟的人避之如蝎。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杨二婆婆的了。干巴巴的瘦小个,满脸的皱纹双眼无神,衣服脏得似油渣子。住在半间老房子里,半夜三更的灶前亮着一盏油灯,一闪一闪的怪吓人。小时我们一帮小孩子凑在一起就爱瞎胡闹。在老虎沟的弯弯沟沟里藏迷藏,追土匪。疯跑。一个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他在湖底沉睡了千年,当他从黑暗深处爬出来时,他依然是千年以前的记忆。“我的名字,是什么?”他记忆犹新。望望四周,自己身处环山之中,此时天不甚寒,晴空万里,眼前湖水波光粼粼,似乎还是千年以前的情景。“我的剑,在哪里?”他的手开始颤抖,他找不到了。树的影子在他脚下飘摇,风吹得他很舒服,难得此时,没有仇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彻底地离开了我自己,戴着的面具是掩饰,我暂时当另一个人,但是我没有帽子,本来决定去买一顶,把头发也一同遮起来的,因为那才是彻底,彻底地离开自己。然而我走路,用两条腿,觉得路最好能绕开所有的不想见的,不敢见的,比如说人,一般来说都是人,因为人最怕人,有时候连鬼也是不怕的。没有人给我打招呼,也没有人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很多年后,再想起我的年少时光,我还是会跳向那被我涂抹得斑驳模糊的一段。本是些青涩乏味的日子,可当时光流逝,出现在脑海里的场景看过去就开始变得光怪陆离。很多事情似乎都是开始于这样的场面。灰暗拥挤的教室里,当我听见悉悉索索这种因按耐不住而蠢蠢欲动的声音时,便会抬手看一下腕上的表,这时一定离铃响还差两分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秘密他有一个秘密,藏在心中已经很久,有20年的光景吧。秘密的具体内容已经很模糊,只隐隐约约有那么个大概的印象。曾经,有多少次次,他都会有一种欲望,一吐为快的欲望——秘密似乎真的很精彩。可是,答应别人的承诺,又怎么可以轻易泄露。于是,每天每天,他受着煎熬,非常的难过。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挨过。秘密也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没有人抛弃他,是他抛弃了整个世界。——题记“你和你弟弟一点儿都不像。”琴的声音很平淡,似乎还带着点疲惫。车间里机器轰鸣,可我还是听清楚了每一个字。我已经不记得有多少人对我这么说过了,只记得所有人的表情都叠加在一起,刚好吻合。“知道。”我微笑着说。每多一个人对我这么说,我就知道得透彻一点。“性格相差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小学时,年少气盛,好出风头。三年级的一个周末,我与三位兄弟结义,号称“四大天王”。这名字具体不知道是什么含义,大约是四个比较牛逼的人,因此我们就用了。现在想来是极其幼稚的。当年上有照旺庄带头大哥,现有幼儿园连帮小弟,我们叱咤风云坏事干尽,地地道道的地痞小流氓。只是现在想起来,还颇有些感触。六七年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美国马萨诸塞州有两个贼,一个叫马尔斯,一个叫迈克思,他们干了一件蠢事儿然后家喻户晓。迈克思打探到有个富翁家好长时间都没有人进出,于是两个贼带上工具坐上他们的专车来到了那个富翁家附近。两个贼下了车,带上工具,偷偷从后院的墙翻进院子。当他们打开后院那扇通往大厅的门时,两个人的腿都吓软了。一条漂亮的绒毛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天,他在河边走着,因为爸妈吵架了,他感到心情沉闷,像河边树木倒影在水中的影子。他不停的走着,脚陷入了零碎的沙里。他紧闭上了眼睛,想倾听一刻的世界的宁静,无奈喘疾的水声把他的心淹没了。他走着,一直走着。直至脚下踢到了一块石头,他感到脚指头疼痛,于是睁开眼睛,看到是一块被岁月的沙子,水浸泡已久的石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下午打来电话,问我是否有事,我说没有,她说她的家里有点活可不可以帮她去干,我有点犹豫,虽然和她有好几次了可是还没有和她的老公正面的接触过,有了那种事情以后,躲还来不急呢?谁还去想面对呢?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说:是不是怕什么。我回答的是。她说就是去帮忙,又不干什么,小样,就这么胆小啊。我心里想女人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薛小霏说:“明雨,我们分手吧……”两年之后,当小霏看见明雨和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手拉手跑过马路的时候,她哭了,蹲在街的拐角,在来来往往的陌生人的鄙夷嫌弃的目光中,哭得抬不起头。“薛小霏!”小霏妈妈从小霏的卧室走出来,左手拿着抹布,右手从身后拿出手机,“这是谁给你发的短信?”“妈,你怎么……怎么随便看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时间之外,在银河以内,在生活里,在我们身边,在你用来站立的双脚下,永远有一条裂谷,看得见也看不见……如果时间是一条挂在坐标轴上的长河,我们索性变成了这河里寄生着的鱼,我们有的是舵,那么河上的风景就该是决定这舵最终方向的信使,我们只是没有理由的顺流而下,时间就像一位没有感情老人,只知道跑,跑,跑,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烛火在歌声中摇曳,古朴的木桌甚至散发出了腐烂的气息,木杯里温热的鲜啤酒冒出一长串的泡沫,不可否认,阿木叔的酒吧,是这临近几个村庄中,最好的一个,不光是因为这些,最重要的是,因为他这里,住着一个非常奇特的女人,她和圣地里其它的女人不一样,哪里都不一样。哲阿大是夏尔神父的儿子,也是夏尔最有名的绅士,他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但愿是这么开始的风,大风,呼呼。很多人在风里发疯。我但愿一切是这么开始的,这时候在那个海湾边,也就是一个蓝色的画图,然后有人点了一个舰船基地,怕一个生产的慢,于是又点了几个,很快,大量精虫一样的潜艇若隐若现,然后奔向一个卵子一样的岛屿,一切将在那里发生,激情的碰撞,一场惨烈的战争。这场战争只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仿佛是患了某种强迫症。一天之内要去洗好几次澡。因为她除了洗澡以外什么也不喜欢做。她一进浴室,就仿佛进了天堂的伊甸园般,立刻神情轻松愉悦,眼睛里闪着灵光。脱掉衣服,身体完全放松下来,没有任何束缚,可以自在呼吸。浴池里放满热腾腾的水,她像鱼一般跃入,轻盈而敏捷。然后,她便躺在温热的水之中,闭上眼睛,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依然还记得,我那将永远也不会知道死活的叔叔,至于他那条顺着铁轨流浪而来的独眼大狼狗,或许已经死掉很久了吧!在很久的前面,那只独眼的大狼狗总是喜欢蹲坐在马路的旁边,它背对着广阔的田地,呆愣地望着一棵大杨树倒映在油漆马路上的婆娑树影。它的独眼会让你觉得它是在思考,而你从不会在一条坚毅的狼狗身上,看见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我放假回到家时老裴和大头已经在家了,第二天我们就出来吃饭了,是我把大头给请来的。吃饭前大头说其实他一点也不愿意出来,觉得吃个饭要跑这么远实在是浪费时间,要不是有半年不见了才不会出来。我们都知道大头要考研了,这个暑假要呆在家里复习。大头说他现在什么心思也没有,把心全放在了考研上,一切等考完研再说。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杨环宁始终记得那一夜的暴风雨,多少年过去了,意识随着年龄的苍老而淡化,他的孙子也已经跳跃在面前。他救过一只天鹅,天鹅伤愈放飞的一刻,雪白的飞禽时时徘徊在他的头顶不肯离去,凄厉的鸣声,灌穿了天地间。杨环宁目送天鹅越来越远的鸿影,挥手与它告别。日子一久,他渐渐忘去这一幕,试图记忆,这时,他的孙子跑到他身......【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已是秋风萧瑟的季节了,我依然蜷缩在黑暗的角落,把脸贴在破墙裂口,深秋的夜风穿过缺口扑散在我未老先衰、皱纹交错的脸颊。我的头发已经长到肩下了,我完全没有思绪去理睬身体形象的变化。可能我的牙齿已经暗黄生垢了,指甲比古代宫女的还要长,我的腿很少活动了,我甚至怀疑我的血液只是流动在脑部,颈部以下身体属于另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69年7月16日,阿波罗11号载着3名美国宇航员第一次成功登月。但鲜为人知的是,这个举世闻名的登月行动并非一帆风顺,而是险象环生,甚至差一点儿毁于灾难。最惊人的是,当宇航员结束2小时的月球行走之后,竟然发现登月舱引擎开关损坏,他们将因此永远留在月球上。庆幸的是,宇航员用圆珠笔成功化解危机,“逃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美丽的海滨城市珍州正处于每年一个多月的休渔期。所有的渔船整齐地停泊在港湾,像整个城市一样宁静祥和。没有人意识到,一场匪夷所思的灾难正悄然袭来……中午13:00珍州交通大学发生集体食物中毒事件!中毒学生除了上吐下泻伴随发烧外,还出现了十几例腹痛、皮肤红肿甚至鼓起黄水泡的奇怪症状。被火速送到市医院的中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凌晨三时,孚洛利安·韦尔司驱车穿过华盛顿州西雅图市,到达帕斯利家。他三十三岁,是航空太空工程师,这时他的妻女还正在自己家中熟睡。克雷格·帕斯利二十五岁,是环境工程技术员,他起身时小心翼翼,怕吵醒了太太。他们一面进早餐,一面讨论当天——1983年5月14日的计划。他们准备攀登嘉菲尔德山的西峰之一,那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张寿:“中期护理?我怎么头一回听说呐!这母猪的护理还有中期护理呀?”潘五:“中期嘛!就是刚刚下告子的那两天!正处于中期阶段吗?张兽医,我说得对吗?”张寿一点头:“嗯!说得还算是对呀!在我们医学里,这前期还有后期全都是属于妊娠期,至于中期的话,那也自然是属于范畴之内呀!”潘五听后点了点头。而这时,一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要买什么花?”一句温柔打破了许久的沉静。“哦,我要百合,开得肆无忌惮的百合,最好是米色。”“米色,肆无忌惮的百合,这……”“没有吗?”“不,我只是想起了多年前那个手舞足蹈的姑娘。她也是这样问我,要百合,肆无忌惮的米色。”“是吗?那你还记得她的样子吗?”“不,已经过了太久,我早就忘了她的容貌,只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现在的家,位于四川省荥经县龙苍沟镇发展村周坪农家乐集群之中,小地名叫石马,本地人也常把这里说成是石马山,这里与我家原来在白岩下的老宅正好隔河相对。如今,我举目西望,浮现于眼前的是云雾缭绕中的一片苍翠神韵,我家的老宅处呈现出好一处人间仙境来。过去,我的父母在世的时候,每当遇到农闲之时,他们就会给我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