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另类小说>天使之恋(七)作者:王婷

天使之恋(七)作者:王婷

发布时间:2016-09-02 09:26 投稿者: 佚名 浏览:
七“喂,你好!我是莫甜,你找哪位?”“是我,江浩靖!”估计安琪她们回到宿舍后,江浩靖往莫甜的宿舍打了个电话。“哦,浩靖,有事吗?”“安琪怎么样了?”“她……”莫甜想起昏睡的安琪,一时不知怎么回答。便回身把电话递给了小优。小优本已昏昏欲睡,但一听是江浩靖的电话,腾地坐起来,用她超高分贝的声音冲电话里头......

  七

  “喂,你好!我是莫甜,你找哪位?”

  “是我,江浩靖!”估计安琪她们回到宿舍后,江浩靖往莫甜的宿舍打了个电话。

  “哦,浩靖,有事吗?”

  “安琪怎么样了?”

  “她……”莫甜想起昏睡的安琪,一时不知怎么回答。便回身把电话递给了小优。小优本已昏昏欲睡,但一听是江浩靖的电话,腾地坐起来,用她超高分贝的声音冲电话里头大喊:“你,你他妈的有脸打电话呀?安琪,你说安琪?她可叫你害惨了。你他妈的有人形没人味的东西,好好的一个美女被你灌成这样!好好意思说你们以前是朋友,她欠你的啊?”说完“砰”地一声扣掉电话。莫甜在一旁听得是一愣一愣的,仔细想想又不觉好笑,安琪的确欠了浩靖很多嘛……

  且不说小优和莫甜如何睡下,单讲安琪,自从被罗比猴背回宿舍,就一直沉沉地睡着。待她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大亮,其他的室友都去教室了。安琪抬腕看了看表,不由惊呼:“该死!”忙翻身爬起,但顿感全身骨头一阵酸疼,但她还是挣扎着洗了脸,换上运动服,把中长的头发规规矩矩地束到脑后。本想飞跑到教室,无奈两条腿是一点力气也没有,只好沿路扶着栏杆磨磨蹭蹭的走向教室。

  “安琪,你在散步啊,快跑!”安琪还没走出几步,便听见身后小优急急地声音。只见小优乱蓬蓬的头发,喘吁吁地跑过来,拽住安琪的胳膊,向前冲去。

  “别,别呀,”安琪忙拉住她,“反正已经晚了,慢慢走吧,我实在没力气。”说着,把身子靠过来,自身二分之一的重量落到了小优的胳膊上。小优想起她昨晚的模样,也不由地爱怜地扶住她。两人慢慢地走向教室……

  二人低着头,细数着脚步。突然间小优停下了脚步,打了一哆嗦。安琪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儿,就听见一声暴喝:

  “你们俩想干什么?晚自习不上,早自习迟到,这个书你们想不想念了?不想念拉倒!天中不缺你们这样的学生!我平时怎么跟你们讲的,啊?!你们对得起父母吗,啊?!你们总得为自己的前途想想吧,啊?!……”三个“啊”说得荡气回肠。但此时的安琪头疼欲裂,盯着老班那张愤怒的脸什么话也回答不上来。只觉得天旋地转,将身子完全倒在小优的身上。小优无心回答,安琪的依靠让她不堪重负。但这种情况,她咬牙撑着,玩命的撑着……

  “薛心优!你呲牙咧嘴的干什么?安琪!你颈椎断了?抬起头来……你听见没有!你……”愤怒的班主任此时才发觉安琪情况不对,连忙上前摸了摸安琪的脑门,“天啊,发高烧!薛心优,你死人啊,怎么不告诉老师?”

  说实话,小优也是此时才发现安琪已经昏迷过去。老班一边埋怨着小优,一边找人把安琪送到校医室。

  在去校医室的路上,安琪觉得自己飘忽起来,迷迷糊糊中她感觉自己又趴在一个背上,那感觉依然是很可靠,很温暖……

  当安琪再次清醒过来,她发现自己躺在宿舍的床上。小优俯着身子把脸悬在安琪两眼的正上方,瞪大的眼睛透着俨然的神情,活像整容师在审视下刀的角度。也怪不得安琪睁开眼的第二秒,就吓了个胆战心惊。

  “安琪,你醒了?你总算醒了!可真真的吓死我了。 ”小优树直了身子,拍拍胸脯,“你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医生说你是、是、是什么来着?”

  “医生说你晕倒的原因是长期心情压抑、营养不良、疲劳过度、外加某些刺激。”一直站在窗边的罗比猴接过话茬,缓缓地凑到安琪的床边,“我想你昨天晚上在舞会上你太兴奋了。”

  安琪似乎并没有听他们说话,只是目不转睛地望着窗外。外面的日光好灿烂,浅蓝色的天空几乎没有一丝云彩,是那样的高远,很纯粹的感觉。楼下花圃里月季花开得正热烈,衬着绿叶,伴着阳光,那鲜艳的色彩灼灼的刺痛了安琪的眼。但如此美丽的景色,却给安琪带来阵阵的不安。安琪自己说不出理由,事实上,她的很多忧伤和惆怅都是无来由的。于是,便轻吐了一口气,自嘲地随便弄了个:善万物之得时,感吾生之行朽……

  “你发烧烧糊涂了,自言自语地,听到我们说什么了吗?我说,你是不是自虐性的减肥啊,从今儿个起,由我控制你的饮食。”不知底细的小优说这话的口气就好像自己在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伟大事业似的。但对安琪来说也的确是有些惊天动地,两个月的减肥看来要寿终正寝了。

  还没等安琪做出反应,小优便把手一挥,像只指挥小太监一样冲罗比猴吩咐到:“你去给她多买些好吃的东西来。”那罗比猴傻愣愣地“哦”了一声,随即慌乱地点着头,又慌忙问安琪:“现在想吃吗?”

  安琪暗自寻思:自己生龙活虎的时候都打不过这个小优,别说现在这个样子了。便心一狠、牙一咬,闭上眼睛蹦出了一个“嗯”。

  罗比猴听到那个“嗯”,便直向门口冲出去。

  “等一下,”安琪叫住他,“我想今天不能去上课了,你能帮我弄本书看吗?”

  “好。”罗比猴听了这话急急地跑出去。

  看着那身影,安琪不禁有些感动。

  “哎,看得出他对你可是一片心噢。”小优见安琪的神色,马上凑过来为罗比猴美言,“我说安琪,你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啊,没有,他就不错。”小优开始了她的八卦,顺便也还那顿肯德基的人情。听了这话,安琪突然想起那个坚实的后背和那种踏实的感觉。

  “昨天晚上我怎么回来的?”

  “怎么回来的?还能怎么回来,醉得一塌糊涂,罗比猴把你背回来的呗!”

  “是他吗?”

  “是他啊,还能是谁?”

  安琪把脸转向小优看不见的地方,打死她也不愿相信,那种可靠、温暖的感觉竟是罗比猴给她的。要知道,那种感觉就是在钟程身边她也没有体会到。就这样,安琪又想起了钟程,那个男孩一向待人冷傲,只有对安琪才会温柔,但却总让她心痛……安琪又渐渐回忆起钟程刚转来的那天的阳光,程第一次冲她笑时嘴角那好看的弧度,程生气时冷傲的眼神,和程抱她时灼热的温度……

12下一页

上一篇: 装修工之变   下一篇: 天使之恋(八)作者:
1、“天使之恋(七)作者:王婷”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天使之恋(七)作者:王婷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533/,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另类小说
我几天来都觉得应该写下这个,首先登场的是那个空间,仿佛一个平台,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什么都对了,但最后的结果还是出人意料,也就是说那个结果看起来却是不对的。比如我有个朋友给我寄了本书,地址什么都对,我相信他也付购了邮资,但是结果我就是收不到,这中间一定出了什么变故,而我猜也猜不到。我的朋友和我这个描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毛已近四十,打光棍已有数载,从小就想媳妇,至今未娶,好在广东打工数年,倒也积得二万有余,称万元户足足有余,只是如今时过境迁,水涨船高,万元户也只能望女兴叹,但时不我待,如再不娶亲,只怕这一辈子只能升个光棍司令。司令常来又常往,见路人多有戴金穿银的,一定是富有人家,如若二毛我身上有金子,还怕娶不来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艾被姑姑带进这间公司,一个称作芳姨的女子接待面试了她。叫芳姨的女人,白皙的脸庞,精致的妆容,细腻的肌肤,镜片背后的眸子闪现的光亮,有洞悉别人内心穿透他人思想的能力。芳姨的美不仅仅在外表,还有一股优雅的风韵小艾由衷的说。这丫头伶俐乖巧,高挑清秀,眼睛清澈,我喜欢你要我帮你物色一个伶俐懂事的女孩,她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一个母亲过世,父亲蒸发的人。没妻没孩子,无牵无挂,照理说我应该是最自由、最开心、最悲哀的人。但发生了这样的事以后,我不再这样觉得。一个生日舞会,我的确醉了,连自己也不相信自己会醉。那天,我带了3个同事去参加朋友的生日舞会。那舞会的确让人陶醉,令人着迷。那乱晃的灯光,那露肤的美女,想想都觉得那是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拾友情1、我和落落相识在2年前,那时我们还是2条不会相交的平行线。是啊,谁会相信冷如冰山的袁真会和热情的方落落成为死党呢?而且还把袁真这座冰山融化了呢?可是,老天爷就是很会捉弄人。2、我是在高三转来这所学校的,但我对一切的新鲜事物都不感兴趣。甚至是新同学,对我而言,他们的存在是无所谓的。上课了,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凯家里是卖面的,平时在店里帮忙,豹哥是开房地产公司的,常常来小凯家的店里吃面,是他们店的老客户,豹哥和小凯都很熟。小凯常常去一间书店看书,小凯总是蹲坐在书店的一角,独自看着书,苏绮在书店里工作,是书店里的店员,成排书架前,苏绮和小凯不经意地攀谈着,弄着弄着就认识了。苏绮被这个看起来有些寂寞的男孩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素衣临雪:下个星期我要来南昌出差。暮雨初歇:哦,那会经过我的城市,你会来看我吗?素衣林雪:呵呵,也许不会,见你,需要很大的勇气。暮雨初歇:作为你的好友,若能来看看我,陪我喝酒聊天,观花赏月。此乃人生快事,大可不必与别的相关。只是朋友间正常的事,何须多大勇气?只要有足够信任就行。素衣临雪:你真的想见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大学是一个充满稀奇的世界,给我们带来了许多的快乐与幸福,当然也免不了更多的伤感与惆怅。或许吧,我们这些90后的孩子们。更多的是向往80后的勇猛与执着。他们的恋爱的改革,是我们继续升华的理论。搞笑似乎成为了一种责任,一种事态的必然后果。当看看自己的微笑,带来的困苦,依然的清晰。好在回忆的时候,又是一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周一早上,马路边围了一群人。白领甲问:那个男的怎么了?没怎么,就是被一酒后驾车司机开车车撞了,躺那快仨小时了。闲人乙漫不经心地答。不知死没死?又有人自言自语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种等待没有尽头。六道骸曾经一度感到绝望。他注定背负着那样的宿命,轮回,轮回。每一世,他所经历的爱恨情仇,他全部都记得。它们深深地刻在他的身体上、心灵上,没有办法摆脱,没有办法遗忘,只能等待包容。他想要停下来,但是他必须要找到那个能够治愈他心灵创伤的人。那个时候的六道骸毫无强大可言。他轮回的出发点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胡可在食堂用10分钟的时间,就简单的食物填充了胃和肠道,路过门房眼睛瞟到的是18.15分,走出公司大门,夜色早已将暮色的帷幔挂在天上,薄薄的青纱过滤了白天的喧嚣,初夜的清凉扑鼻而来,夜风扬起穿透发丝,积集在脑中的那些表单数据,被擦身而过的清风带走,工作中的紧张在暮色中消解。她喜欢静静地穿过城市的街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早已忘记,只知道这是一场未来的战争,一场关于两国利益的战争,我被迫入伍。经过一个月非人的训练,我被送往战场.在被送往战场的前一天,长官依据个人的训练情况给每人发了件军装,我得到了一件劣等兵军装,衣服上有一个大大的劣字,而这一次所有的劣等兵占了新兵的五分之四。其实,没有哪个士兵没刻苦训练,之所以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星星点点的色彩促撒在春的黎明,冬以纪念式完结,一朵花---开了---美了----然后谢了.踩下去,它居然哭了.-------题记一个人的时候,静静的,总会想起很多的人和事.风!不停的在耳畔呼啸,吹乱了头发,记忆不断的重现在视野,摇曳在冰冷的伤楚里,那夕日的余挥,浅浅地融入怀抱,love的美,美美的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晚春的风,拥抱着村口的老槐树,亲吻着新生的枝叶,发出沙沙的声响。黄昏的暮色,美的让人窒息。遥望远方,是淡灰色边框的山峦,高大的想巨人,仿佛在俯视这角落里的村庄--一片杂乱的低矮瓦房,犹如一丘丘的坟墓,浸着凄凉。风,依旧在吹;老槐树,依旧没有离开;树下的她,依旧望着远方。斜阳西下,再次拉长了她的身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们是群居生活的。我们其实就是大自然的一个种群,从小我们就知道只有适者生存的道理,只有战胜比自己强大的敌人,我们才能更好地生存。直到有一年的冬天来临,天气变得越来越冷,河流被冻住了,我们平时用的石头、木棍已经无法砸开冰河捕鱼,周围的树木也几乎死光了,我们种族内贮存的食物眼看着一天一天的减少,无数的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兔子今年二十二,一米七四的身高,五十四公斤的体重。均匀的体型,长的也不是很俊俏,三七分的发型,留有一点的胡茬,据说这样才是性感。兔子今年上大二,算半个大学生,是专科,有几个优点别人是不能比的,比喻每天早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叠被子,上完厕所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冲干净。喜欢听歌上网耍朋友。没有固定的目标和理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80后总是45仰望天空,而我不小心步入90,天空已不是明媚的忧伤,而是约定中的童话痛苦的微笑。每天幻想,每一天都有一个梦在漂浮,在等待,写下这篇文章乃是无心之作,却给我带来了有心之悟。(文)三宝并没有想到我会跳舞,会爱上它。那2005年的全国街舞大赛,我遇见了她,作为一个舞痴,我并不愿意去那些场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很想写一些感性的话,聊以纪念,匆匆而过的4个春秋-------星湖园旁,樱花树下东湖畔,珞珈山.....美丽的校园丹桂飘香的日子流星一般坠落在岁月的长河中当我渐渐老去依然会在午后的余暇中忆起你的笑容甜甜的、年轻的、如阳光般灿烂。呵呵~~让我再经历一次,我就会知道了,我总算是明白了。课还是不能翘的,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2月14日,我失恋了。咔咔带回的玫瑰花插在桌上透明玻璃花瓶里。耀眼的红色充斥着我的眼睛,然后渗进心扉,满是苦涩。然后,我一只猫。蜷缩在门口的地毯上等到了天明。咔咔把我忘了阳光从房间的白色窗帘上渗透进来,这是个多么美妙的早晨。咔咔总是拉开窗帘,然后坐在那橘色的沙发上惬意的喝着咖啡,我睡在她的身旁。就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演员觉得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职业非演员莫属了。今天她可以是受害者,明天她也可以是施虐者;今天她可以是善解人意的女子,明天也可以是冷酷无情的女人;今天她可以什么都是,明天她也可以什么都不是。她喜欢她每一次所扮演的角色,深爱她所投入的每一部戏。她不会像演员C一样抱怨自己报酬太少,也不会像演员S一样哭诉自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胡同东头儿住着一个老人。老人家八十开外,身子骨儿挺硬朗。紫红的脸膛,花白的络腮胡子,一双眼睛炯炯发光。宽厚的双肩和蒲扇般的一双大手透着有力量,微微弓起的腰和脸上那深深的皱纹儿显现出久经世事的沧桑。老人一辈子没成过家,孑然一身。他的大号知道的人不多。而张二元这个外号儿,却被人叫得山响。这其中却有着一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鱼儿死了。它在我身旁生活了整整六个年头。六年前的一个下午,我从街口捡回了小鱼儿。那个街口有一个非正式的市场。开始时只有三四个人用三轮车拉上一些蔬菜、水果,在街口摆摊儿叫卖。到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来这里卖东西,逐渐形成了规模。除了蔬菜、水果,还有衣服、鞋袜和小电器、日用品,烤羊肉串儿的、蘸糖葫芦儿的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对酒长歌邀客饮,

往昔悄逝莫伤悲。

冬色又染西山叶,

一行愁泪向东流。

......【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花雨缤纷柳成丝,执卷在手寻诗韵。往昔似烟不复返,对月当歌泪长流。缘去缘回皆已销,笑看俗事醉酒醇。生命如梦人易老,悲欢离合随歌逝。为君轻诵诗一曲,勤奋应从今朝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风疏雨骤叶轻飘,

途中行客脚步匆.

雁舞莺歌传乡讯,

多少往昔泪花中.

......【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