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短篇小说>青涩的暗恋

青涩的暗恋

发布时间:2017-03-27 17:52 投稿者: 又见年少
县一中门口,云暖正百般无聊的玩着手机,偶尔看看里面,现在离中秋节只有几天的时间,她来这边给朋友送中秋礼物,已经到下课时间了,零零散散的有学生出来,刚给朋友打电话,让她来门口找自己,怎么还不来啊。云暖眼睛近视,她看不到谁是谁,只是惯性的向里面看。走过来两个男生,高个子的问她:“你在这干么呢?”“等人。......

  县一中门口,云暖正百般无聊的玩着手机,偶尔看看里面,现在离中秋节只有几天的时间,她来这边给朋友送中秋礼物,已经到下课时间了,零零散散的有学生出来,刚给朋友打电话,让她来门口找自己,怎么还不来啊。云暖眼睛近视,她看不到谁是谁,只是惯性的向里面看。走过来两个男生,高个子的问她:“你在这干么呢?”“等人。”虽然不知道他是谁,可是应该是熟人,刚从手机中反应过来的云暖顺口回答了。回过神来的她模糊的回想着刚才的男生是谁,男生的声音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突然,一个久违的名字从脑子里冒出来:他是辛小北。时隔两年,如今的云暖早已不是八年级时的小女孩,可是这个人却依然让人感到温暖,朋友出来时,和他讲了这件事,对于辛小北,他是知道的,只是都已经是故人,她们笑嘻嘻的说话,恍然间云暖的思绪却飘远

  私立初中,八年三班

  夏日的阳光灼热的紧,教室里的风扇声显得苍白无力。自习课上,云暖正在写作业,同桌李欣凑过来小声的问:“你觉得咱们班谁最帅?”做作业的笔依然有序的在纸上写着,云暖头都没回的说;"谁都不帅。"作为班里的学习委员,对班里的人甚至他们的座位都清楚的很,所以她连想都没想的说。好半晌没听到回话,云暖回头看了看李欣疑惑的问:“难道你觉得有帅的么?”“就最后一排的那个男生,左菲都说他很帅。”左菲是班里最漂亮的女孩,她都觉得帅的男生——云暖回头看了看那个男生,男孩趴在桌子上正睡得香,只看到漂亮的斜刘海盖住了脸庞,微微露出挺直的鼻梁。对于这个男生云暖很陌生,侧过脸问同桌,“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不知道。”“转校生,这学期刚转过来,帅不帅,身材还好棒的。”对于这些云暖从来都没想过,她是个标准的好学生,除了对学习用功之外,甚至没有多少兴趣爱好,可是不知道怎么了,这阵子的女孩子总是频繁的讨论男孩子,并且开始穿裙子,打扮得很漂亮,作为李欣的同桌,更是听到李欣每天在耳边讲学校里的学长那个帅不帅打篮球有多酷。“他叫什么名字啊”“不知道呢,你不是收作业的么,到时候看看不就知道了么。”唔。下午放学云暖收语文作业时,少了男生的。

看到少年正在座位上,走过去问他“你的作业呢,”少年微楞,接着又嬉皮的说;“一会就交”“一定要交啊”晚自习之前云暖去接水,看到少年也在接水处,想就没想的走过去,“喂,你作业还没交呢。”少年旁边的男孩调侃说:“呦,追作业都追到这了。”“去你的”踢了他一脚,少年回过头对脸微红的云暖说:“我回去就交。”当看这本皮上的名字时云暖凌乱了。这是什么字啊,隐隐约约的看到三个字连着,却认不出是什么字。微微有点遗憾,云暖还是伸手把作业本放在了那一打作业上,抱着去了办公室。云暖想着,新同学一定要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不然他不交作业时怎么记他名啊。这样想着,问了问同桌,谁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啊?“嗯,我跟你问问。”少年刚来,并没有多少人认得他,问了一圈,都没人知道。云暖没多想,就回去看书了。下一次交作业时,少年又没交作业,“你叫什么名字,”少年邪气的笑了笑“不告诉你”“你,你不说我怎么记你名字啊”这样子,云暖好奇了,问了很多人,原来少年叫辛小北。云暖把名字记在了没交作业的纸上,心里有些窃喜,好像打了场胜仗一样,日子在笔尖溜走,同桌讨论男孩子的时间越来越多,辛小北这个名字出现的越来越多,明显辛小北虽然不是学习很好,但在班里混的却很好,很快男生们便和他称兄道弟。从那次云暖回头看了一次辛小北后,到时偶尔会回头看一下他,因为同桌总是在讲他很帅。

这点云暖一直没有看出来,之后便不再回头,转眼该换座位了,云暖依旧守着他的第一排正忠,辛小北却坐到了第三排,这天下课,云暖去找好朋友董宁玩,正说笑着,看到辛小北从教室外面回来,朝这边走过来,云暖站的位置正好是辛小北的座位,赶忙让出了座位。辛小北只是说了句“没事,你在这玩吧”少年干净的笑容洁白的牙齿让云暖愣了愣,回过头来继续和朋友说笑,心里却嘟囔了一句,人还蛮不错的。日子一晃而过,云暖这阵子却是无奈了一些,为什么呢,这节下课、自己左边又出现了一个人影,嬉皮笑脸的问自己一些无聊的问题,比如现在,“你家有几口人哪,”“有没有弟弟妹妹?”“你喜欢什么啊?”旁边有男生起哄,然后辛小北不理他们接着和云暖讲话,然后课间十分钟就这样过去,上课时,同桌凑过来笑着说:“辛小北怎么这么爱和你讲话,他是不是喜欢你啊”“别逗了。他只是爱拿我开玩笑而已。”耳朵却有点红。之后的课间,放学后,总是有个叫辛小北的家伙凑到云暖的跟前讲话。云暖却已经习惯了,他问什么,就回答什么,慢慢的,云暖和辛小北熟了,不交作业时也不及他名字,等他写好了再帮他把作业塞到作业本里去。云暖依旧不爱美,依旧是个好学生。这样过了两个月,直到有一天,辛小北突然不缠她了。早饭后,云暖正在收作业,看到辛小北拿着镜子和梳子正梳着头,v子领的毛衣微微敞开,少年青涩却俊俏的脸庞还有微微露出的锁骨竟有那么点性感和诱惑。心里有些不舒服,云暖讲了句,“打扮这么帅给谁看啊。”这话说得很大声,云暖看向辛小北,旁边的男孩却替他回了句“又不是给你看的”“把作业先交了,”“一会就交”还是那个男孩,云暖闷闷的回了座位,一会便看到辛小北和那个男孩出了教室,心里却在琢磨那句,反正不是给你看的,那是给谁看的?云暖在心里咆哮着,难道是其他班的女孩,云暖手中的笔在智商无规律的乱画着。正如她此时的心。还掺杂些茫然,以及怅然若失。

连着一星期,再也没有谁谁来和她像往常一样开玩笑,云暖才发现,原来习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她开始关注少年,其实不用关注,因为当你想看一个人时,好像什么时候都能看到一样,最近,她发现自己好像患上了一种病,但是此时却还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周围在那他们开玩笑的人越来越少了,云暖却有些怀念以前的那些日子。辛小北的作业也总是正常交,云暖再也没有同他讲话的机会。偶尔不交作业云暖去催作业时,他却总是眼皮都不抬的说那你记吧,“只要你开口,像以前一样,我都不会记你的,|可是没有,云暖赌气般的把名字写上,心里却更难受,这样子,是不是代表着我们又陌生了呢?上午第四节课自习课,黑板上写着数学题,这是作业,大家都在

  写作业,云暖从办公室回来,走到第二个窗户时,习惯性地往里看。辛小北正在写作业,阳光透过窗户撒在他的身上,挺直的腰背,还有专注的眼神,硬挺的鼻梁,漂亮的小麦色皮肤。云暖在心里感叹,真的好帅啊,是啊,这是第一次正式的打量辛小北,而这一次,云暖真的在心理认同了左菲的观点。早上进教室前会下意识的看一下辛小北的位置,和同桌讨论问题时,笑的时候也会朝着他的方向,眼神会跟着他的身影,讨论话题时也会悄悄的围绕着他,看到书本上的帅哥图片时会下意识的和辛小北比较,,会走到离他很近的地方做事,。。这些是云暖近期的反常,在此之前的云暖从来没有想过喜欢什么的,她从来都是乖乖女,甚至有点内向。没人知道这些小秘密,云暖小心的把他们藏在心里,可是越这样越控制不住,辛小北和班里的几个男孩子比较要好,他们是班里的霸头,男生都跟着他们,他们打乒乓球或者打篮球,总是一堆男孩子跟着,班里总是很热闹。辛小北他们上课老是迟到,云暖就有意无意的在门口等着,直到有一天,辛小北对云暖讲:“你知不知道我看见你很烦啊”然后云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云暖的心沉下去,从那以后,云暖把心思藏得更深,她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喜欢辛小北。云暖的朋友张星坐在辛小北的后面,他告诉云暖辛小北喜欢胆子大的女孩,云暖心里很苦涩,自己怎么也算不上胆子大的女孩。午后,云暖在写作业时,李欣说,你知道么。左菲喜欢辛小北,左菲还给辛小北买了条短裤。云暖一诧,问她:“什么时候”“很早了”默。云暖知道喜欢辛小北的人很多,可是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呢。

想起了那句辛小北喜欢胆子大的女孩子。“那他接受了么,”“收了啊”“那很好啊”云暖从来都没有想过送男孩子东西,更别说很贵的衣服了,家里有没有那个条件,心里很苦,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还是个胆小鬼,在心里唾弃着自己,无限折磨。少年依旧是那个少年,越来越俊俏,班里很多的女孩子都喜欢他了,然后云暖发现很多人都讨论着他,自己也不用藏着噎着了,也会加入他们然后,,辛小北的牙齿很白很齐,辛小北的脸是瓜子脸,鼻子很挺,嘴巴很小,眼睛是单眼皮,很深邃,很高。178左右,所以一开始的时候辛小北对云暖说的那句话显得格外温暖,在云暖眼里个子高的人总是很厉害很凶的,少年的笑却那么干净温暖,李欣说辛小北的侧影很忧郁,云暖就开始关注,他发现真的是呢,他为什么忧郁呢,有什么不开心么?云暖发现辛小北离自己好远,而自己好像一点也不了解他。云暖想起来辛小北那时的笑,老师要排座位,辛小北坐到了教室门口的第一排,原本他是第四排,老师说要从第一排开始值日,他微微侧过脸对讲台上的老师讲:“我刚值过日。”那天他穿了一身白,眼神明亮,笑容有点无辜但仍然温暖,阳光破门而入直打到云暖的心房,那一刻有点神奇,心里好像千丝万缕一扯在一起一样,不知明中有着心动!云暖这才知道自己已经不知不觉间喜欢上了辛小北,患上了一种叫做“恋爱症”,那种感觉太过美好,牵挂着一个人的感觉很美好,就像生命有了活力一样,所有的一切都开始生动起来,记得有一次辛小北回家,整整三节课,云暖趴在课桌上趴了三节课,干什么事情都是没力气,动都不想动,眼神围绕着辛小北的课桌转啊转,直到第四节课辛小北回来。

云暖想了,就这样吧,我就这样默默的喜欢着他,这样就好。知道辛小北谈恋爱之后的那天下午,再大的太阳也遮不住心里的阴霾。下午放学后,和朋友李瑶去倒垃圾,李瑶说,告诉你个秘密啊,辛小北和杨玉在谈呢,”云暖心里在颤抖却不动声色的问了句,是谁追谁啊?辛小北追的呢,晚饭的时候云暖没去吃,躲在已派单车后面抱着腿,心里难受极了,真的很难受,那是自己第一个喜欢的男孩子啊,为什么,我不要!呆到了晚自习,云暖面上已经没有了表情,我喜欢你,但是,这是我一个人的事。结束吧。初三的时候辛小北转了学,云暖彻底与那个少年别离。

  后来的云暖,可以坦白地告诉别人自己喜欢辛小北,可那时,他已经不在了,在云暖的世界里只留下了那些过去。可是在云暖的心了,辛小北永远是鲜活的。那段暗恋美好的存在过。

12下一页

上一篇: 回乡路   下一篇: 微光寂灭尘埃里
1、“青涩的暗恋”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青涩的暗恋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2824/,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短篇小说
这天,一个身上带满身刀具的人,拿着行李箱匆匆忙忙的到了店里。老板上前招呼,问他要吃些什么。那人冷冷的问了声:“你是这里的厨师吗?”“是啊。”老板应声。“我要和你比拼厨艺,我要做世界第一。”那人的语气有些傲慢,仿佛赢了老板,便能得到全世界。老板拒绝了他的请求:“我是因为喜欢才去做美食的,而不是因为争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假期,在别人眼里是多么的美好,而对我来说,算是一个,十分恐怖的噩梦……我这个人一直渴望自由,虽然我还小,但我也有属于我自己的时间……今天晚上,我看着窗外,树枝轻微摆动。我的眼里一片黑暗,而今晚的星星,却是如此闪烁。“难得啊!多么明亮的星星……”我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到。夜晚,如此安静,静的,可以听到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传说,每个人死后都会变成天边闪闪亮的星星,给他们最爱的人指引方向。因此他相信父亲一定会在天边的某个角落里看着他,陪伴着他,不曾离去。(一)有一个孩子,他时常感到迷茫,他向往辽阔的大海,却不知道大海在哪里?停留在纵横交错的十字落口,犹豫不前。他的父亲是个很有成就伟人,他受到了父亲很大的熏陶与培养。当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天总是那么的蓝,有一个梦在里面飞翔,这是一个蓝色的梦,梦的主人就叫蓝梦。如果有一天,天黑了,梦还会继续飞吗?“奶奶,我为什么叫蓝梦?”我依偎在奶奶的怀里问。“奶奶生活在蓝蓝的天空下很幸福,蓝蓝的天空下有一棵你爷爷唯一留下的蓝莓树。”奶奶抬头望了望蓝蓝的天空,然后又低下头指着院墙旁的那棵老蓝莓树对我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花儿一样的我们拥有花儿一样的春天,花季青春,飞扬歌的梦想,我的青春谁作主?也许是青春的忤逆,也许是青春的萌动,怀志的少年开始有了不切实际的漫想。梦想着抱着吉他,浪迹天涯,去寻找旅人寂寞的感觉。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的选择,只为孤单而来,只因熟悉而去。有了陌生,有了情意,弹起心爱的吉他,寒风中为记忆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明时节,小雨纷纷扬扬而下,巍峨的山上,白色的纸钱串在坟头飘飘,漫山的白,飞舞着怀念,荡漾在灰色的天空中,久久不散。鞭炮声响彻山谷,烟气与雾气缠绕着念想的心,有些朦胧,我们都在怀念过去。一往平静的小山村也因为节日的到来而变得热闹,住在村尾的小爱国一家也要准备出发去扫墓了。一大清早,阿爸阿妈就忙活着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大年三十走在喧嚣的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提着大包小包的年货,脸上洋溢抹不掉的欢喜,街上是连着一片的红:春联、福字、灯笼、炮竹,让年的味道愈发的浓厚,不禁感叹又是一年的岁末。提着大袋,拎着小包随着父母穿梭在拥挤的人流中,在商店里添了新衣,妈说那才喜庆;市场里买了大鱼,爸叫这是年年有“鱼”;街摊上弄了好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快到元旦了,天冷冷的,夜里总会罩起一层白雾,黄色的路灯亮透后,有迷迷朦朦的错觉。本是渴睡的季节,周身已平实地裹了一层厚被褥,却依旧无眠,摸摸腿部,麻木的冰凉。胡思乱想是因为这夜太过于安详了吗?他睁着眼想了很多的事。回想下午的那场英语考试,没再记起考了什么?只留下一缕苹果的香味——课桌肚里新削的苹果皮......【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走在大街上,寒冷的北风,硬生生的想要刮走人们身上仅存的热气。每个人都在与它抗争着。在街上走着。我怀揣着几个被包在袋子中的热腾腾的包子。它们似乎也冷得颤抖着。我哆嗦着身子,只想快些回家。逃离这静谧与寒冷交至的街道。“给点钱吧……给点钱吧……”一声充满稚气又蕴含无奈的声音传入我耳中。低下头,原来是一个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床柜上放着一个相框,相框里镶嵌着那个我梦中女孩的相片。每当失意时,我就来到床前,静静的端起相片,深情地凝视。她叫羽然,是我在一次画展上认识的朋友,虽然我们只见过数面,可从那以后,我便坠入了对她的爱河中。一起合租房屋的朋友李承喜欢画画,一次我正无聊的躺在床上看静静的顿河时,李承走了上来,在我的肩上重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寒冬腊月的黄昏本就来的早,天又阴沉的厉害,愈发模糊了那残留的,微弱的一点光亮。北风像是刚在笼子里放出来的狮子一样,没个命地死吹。看那架势,天上的雪层势必会迅速而又毫不吝啬地飘洒到地面上来。这本就是一条偏僻的山间小道,虽然蜿蜒崎岖的勉强可以通往县城。但如果不是附近村子的村民们走这条路的话。其它过路的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我已经走得太远,再也回不去了时光渐渐远去。树荫间的声声蝉鸣仿佛对这个世界的一场控诉,浮华于世,喧嚣遍地。我站在窗户前静静看着远方树林间的大片荫翳,朝阳从后面轻轻环住我,下巴搁在我头顶,他说,苏婷,我们暑假去海南旅游,好不好?我淡淡扬起唇角,轻声道,朝阳,你不必为了宽慰我而做这些事情。你知道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县一中门口,云暖正百般无聊的玩着手机,偶尔看看里面,现在离中秋节只有几天的时间,她来这边给朋友送中秋礼物,已经到下课时间了,零零散散的有学生出来,刚给朋友打电话,让她来门口找自己,怎么还不来啊。云暖眼睛近视,她看不到谁是谁,只是惯性的向里面看。走过来两个男生,高个子的问她:“你在这干么呢?”“等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这里我要讲一个普通的农村女人的故事,她叫阿菊,和我妈妈差不多的年纪。——题记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从大人们的口中听到了“拐卖“这个词,不是在他们吓唬小孩子不要到处乱跑的时候,而是在一次语重心长的谈话中,然后,我听到了阿菊的名字。阿菊命很不好,七八岁的时候,他父亲就抛下妻儿寡母外出闯荡,那时候他们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爷说他九十岁了。不管谁问他,他都这么说。有人说他九十多了,有人说他九十九岁了,也有人说他有一百多岁了------他到底多大岁数了,村里绝大多数人都说不准。多数人认同他一百岁有余了。看上去,二爷还很健壮。耳不聋,眼不花。说话宏钟样响。他脑子还很清晰。说起村庄的变迁,说得头头是道,像个活家谱。说起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不知道等了多久,久到忘了年岁,我只知道从懂事的那刻起便有人在我耳畔轻柔道:“你的命从出生起便注定。等待他,不论百年、千年。”我就在那河畔小桥旁静静等了无数年,盼了无数年,看了这无数年—红尘间海誓山盟,生死离别。记不清有多少人在我耳旁轻声细语的说着情话,记不清听到过多少人在我面前信誓旦旦,生死不离,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连薇:【雪欲来的时候,又烫一壶酒,将寂寞绵长入口。】已是冬季,我独自在家温酒待人来,却忘记了人已不在。酒已沸腾,在小炉中翻滚,我怕辜负这美景好酒,只好独自举盏。斜影拉长了寂寞,将它灌入我的酒觞中,和着温热的液体,被我一饮而尽。雪怕是明儿就要开始下了,覆盖这枯黄了的山野。满眼,就又浮现起你的容颜。【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第一次进宫时流苏哭得梨花带雨双眼红肿。只因一纸游戏文章触怒龙颜,流苏的父亲已于昨日辰时斩首示众。罪连九族,幸而有当年曾祖父留下的免死丹券一块,作为父亲的唯一亲眷,流苏逃过一死。但活罪难逃,流苏带罪入宫为婢,永世不得自由。司辰在一旁沉默,紧锁眉头,望向流苏的眼神满是心痛与不舍。司辰是当朝大将军司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序江湖传闻,有一女,名唤知情。此女貌丑,性情怪异,行为放浪,毫不知耻。平日喜好追求年轻有为的武林才俊。每过三月,其必会被人拒之门外,然后另觅他人。如此三月三月反反复复直至今已有两年。有人好奇,为何那些武林才俊都肯迎她入府,忍她三月。有些好事之人声称其见过此女手拿一封武林盟主的亲笔书信入门。于是江湖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快找妈妈去五月的中旬,好不容易送走了带着微凉的春天,窗外的烈日正肆意的挥洒着蒸腾的热气,看的不免叫人没来由的烦躁起来。面对这样一个炎热的天气,窗内的童小乐却恍若未觉的坐在电脑前,一手托腮,嘴巴里嚼着电脑桌上堆积的零食,眼神无意识的盯着电脑屏幕发呆,另一只手还拿着鼠标,在电脑屏幕上转来转去,打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我有记忆的那一天起,我的爸爸妈妈就为生活奔波劳碌着。我被寄养在外祖母家,很难见爸爸妈妈一面。每隔一段时间爸爸妈妈从广东寄给我一些玩具或爱吃的零食,我都会兴奋地手舞足蹈,高兴好几天。一年又一年,爸爸妈妈的爱,润物细无声。七八年前的夏天,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得了高烧,当时恰好妈妈回来探望我,知道我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天,天气很热。毒辣的阳光侵蚀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我看了看广袤的苍穹,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小心啊同学!”原来我撞到了后面的行人。我扭头看去,那是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皮肤有些黑的男生。“对不起!对不起!”他没再理我,远远地走去了。原本以为我们之间如所有在大街上相遇的陌生人一样,彼此的生活再也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假如此生没有遇上你,我会不会一等千年?假如此生没有恋上你,我会不会一梦千年?假如此生没有爱上你,我会不会一念千年?假如此生没有那么多的情,我会不会一痛千年……一种思量,几多忧伤,还有什么呢?本来无一物,却沾染了满身的尘埃……————题记一.寂寞空山思念冷空山寂寂,鸟雀无声,唯有漫天飞雪,纷纷扬扬,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I你若盛开母亲说,她小时候最喜欢的花是牡丹花,每年初春的时候,她都会洒下大把大把的花种在门前的栅栏里边,然后等待夏天到来,牡丹盛开,绚烂如海,蝴蝶翩翩起舞,那个时候是她最开心的时候。可是,外婆总是会制止她的行为,说要用更多的地来种粮,外公总是疼爱的说,我的阿五要种,就让她种,女孩子,喜欢花没什么不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希望能进一次鬼域,不要再回来,因为我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毕业之后,我并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一个人租了一个房,每天坐在书桌前伏笔写着不完美的文字,这篇新小说的名字叫鬼域。早上九点,我起床洗漱了一下,随便吃了点早餐,一盒牛奶味道的饼干外加一杯热牛奶。走到书房,拉出椅子,将牛奶轻放在左手边。看着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