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卖宅

发布时间:2018-03-12 15:20 投稿者: 雪心雨心
冬日的一场早雪过后天气回升到10度左右,午后的阳光暖和怡人,几位中老年人蹲在村路边的墙角,懒懒地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将近70岁的董老上穿深蓝色的破中山服,吸烟烧的窟窿露出儿子多年前曾穿的绿毛衣,下身穿一条十多年前的直通黑裤子,脚蹬一双已露脚指头的黄军用鞋,浑身沾满泥土和油渍,迈着自信的步......

冬日的一场早雪过后天气回升到10度左右,午后的阳光暖和怡人,几位中老年人蹲在村路边的墙角,懒懒地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将近70岁的董老上穿深蓝色的破中山服,吸烟烧的窟窿露出儿子多年前曾穿的绿毛衣,下身穿一条十多年前的直通黑裤子,脚蹬一双已露脚指头的黄军用鞋,浑身沾满泥土和油渍,迈着自信的步子,洋溢着阿Q的精神,一步步向他们走来

“董老子来了。”

“正无趣着呢,他来给我们增加点情味也好。”

“董老子,老伴一死你是越活越精神了。”

“我还要活下去呢,总不能一要绳子把自己勒死随她去另一世界吧?有两儿子陪她就够了。”

“董老子想得挺开。”

“伤心过去了,雨过天晴了。”

“董老子真是好福气,死两个儿子还有两个,倒插门儿子和那个也倒插门的孙子给你寄钱不?”

“各是一家了,谁还想到我这孤老头了。”董老子终于露出了伤感,不禁叹了口气,“要是我那两个不争气的儿子还活着,说不定孝敬我呢。”

“也是,小儿子真是想不开,年纪轻劝就上吊自杀,要是现在的形势出去打工,就不定早已领个媳妇知冷知热一家子了。”

这触动了董老子内心最疼痛的伤口,不知者以为是儿子上吊自杀,只有他同老伴心里最清楚,不务正业整天偷鸡摸狗的小儿子看着同龄人一个个成家他仍光棍一条时,脾气越来越大,他清楚记得他赌博输了钱,竟把一个屋子翻个底朝天,把他辛苦攒下的几百元钱偷了个净光,他气得浑身发抖,上去就煽他耳光,身强力壮的他竟反手把瘦黄的他推倒在地,这一推把两口子的心推倒摔碎了,当夜两口子唠嗑着养这么个白眼狼,除了啃他们咬他们外净惹事,早晚把这个家掀翻不可,只狠不该生养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经过一夜的合计,第二天他到集市上买了无色无味的农药,晚上由老伴偷偷地放进了儿子的稀饭碗里,小儿子不一会儿就毒性发作,他口吐白沫地在地上打滚,双目狠狠地圆瞪着他们,狠不得把他们打个稀烂,他们怕呀,万一他死不了岂不活剥了他们,两口子当即立断,瘫坐地上长舒口气的同时更是割肉般的痛,两口子含着泪给他换了衣服,洗净了脸,为了掩人耳目,俩个人费尽力气把他吊在了房梁上,天明后装着正常地干农活,故意让三儿媳去找农具发现,她惊吓中大声呼喊,闻声者纷纷跑来,人们的疑问只在背后说,想当年他大儿子上吊自杀时,舌头伸在外面,肤色暗紫,而他完全不同的迹象让人们议论纷纷,但议论归议论,人家的家事与他们何干。事情在人们的茶余饭后中一天天淡了,他们的心痛也少发作了,可大儿子自从妻子自杀后再也不愿进家,带着儿子出外后再未踏进家门,三间破房子在月蚀风摧中倒塌,孙子长大也做了上门女婿,大儿子却有病猝死。另一个不进家门的儿子自从走后也再无进家做了上门女婿,唯一的三儿子对他很是反感,同他冷漠之极,他还能指望谁呢?董老子越想越伤感,不禁泪眼朦胧了。

“董老子,没钱养老想办法,那么多宅子卖一处不得了。”

“我俩儿子该找对象娶媳妇了,正愁没地方盖房子,要不卖给我一处?”

“这……这不好说吧,我三儿子盖新房就用的自留地,我要是这样做三儿子和三媳妇及孙子不恨死我才怪。”

“你那宅子不吉利,恐怕是三儿子不愿意住吧?说实话,你有心卖,买者恐怕也没几人。这么吧,我给你市场价,三间房宅三万怎么样?这三万元可够你养老的了。”

这话让董老子心里心里一动,是呀,我都七十了,唯一在家的儿子又不中意这宅子,我何苦不卖钱养老。

“儿子多了就是财富!想当年按家中男丁分宅子,董老子一下子分了四处,真是无价之宝,如今要是卖了可是国家给你的福利。”

“也真是,你三儿子就是住,也住不完呀,你就把大儿子的那处卖给我,我不嫌弃那陈年旧事的不祥,找个人除除邪也就得了。”

“行!凭你这番话就卖给你了,不过价要3万5千元。”

“我回家给老婆商量,董老等我消息。”

红色的百元大钞似乎就堆叠在面前,董老子早已转悲为喜,眯缝着脸咧开了嘴。几个人随着一人的离去顿觉索味,各自离散回家,董老子也心情极好地迈着大步回家,晚上董老子正稀饭和着干馍吃,买宅子的张精同老婆一同到来。

“董老,我刚才同老婆去找了宅先生,他掐算后说你这片宅子阴气重。”

“不吉祥就不要,我又没有逼压你,3万5千元一分不少,要就给钱,不要走人,本人不迎不送。”董老子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合着算计我来了。

“你看你!开个玩笑当真呀!我儿子的婚事当急,老大不小了,没房子找不来对象呀!明天交钱,后天就动工。”

第三天,沙子水泥砖头陆续运来,一个房建开工。董老子拿着大叠钱左放不是,右放也不是,想来想去缝在了枕头底下。就说三儿子刚给他娶了孙媳妇,三儿媳妇为了做个孝心的榜样,做个表率,这天带着刚过门的小媳妇提着一兜鸡蛋到董老子这儿问候,刚好老头子闹肚子,不小心弄床上一点,臭味让三儿媳把持不住,又看着他一床的蛆虫的脏乱,捂住鼻子把床上的被子和枕头一同扔进了门外一人多深的水沟里,准备再给他弄全新的。董老从厕所出来看着儿媳和孙儿媳来看他了,笑开了花,关切地问孙儿媳的各种情况并琢磨着,难得孙儿媳一片孝心,我总要给个见面礼,便站起走向他的床铺,不禁傻眼了。

“谁把我的枕头拿走了!”谁把我的钱拿走了!”

“我的天!你怎么把钱放枕头里,我说里面硬硬的,你怎么不早说呢?我看看沉水里没有。”

董老子跟着她们跑到水沟边,除了漂浮的脏物再不见他的枕被,董老子只感到眼前一黑,栽了下去……

12下一页

上一篇: 抉择   下一篇: 红灯笼
1、“卖宅”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卖宅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90/,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故事新编
橘黄的街灯,有些许暗淡,或许是因为气温的缘故吧。冰冷的空气,清冷的街道,薄薄的像披上了层轻纱,原本明亮的街灯看上去黯淡失色,像蔫了的茄子。透过辐射下来的灯光,隐约可见天零零散散飘着雪粒子夹带着丝丝细雨,看上去纤纤如丝。街道两旁高耸着的电线杆子,脸肃穆,像丢失了枪的卫士,显的略有恐慌面露沮丧。一辆辆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天,缕缕阳光冲破了万丈厚的乌云,给予万物新生的希望;夏天,斑斑阳光穿透了茂盛的枝叶,给予绿树成荫的热衷;秋天,丝丝阳光射熟了枝头的果实,给予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勇气;冬天,捧捧阳光融化了坚固的冰寻,给予不怕困难的信心.只要有阳光地地方就应该有我们的自信的笑脸,只要有阳光,就不会没有希望.阳光是一剂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一一隐没在历史深处的汾阳文明汾阳,至今留有远古人类奔波奋斗足迹。透过那些边山丘陵地带残存的峪道河,杏花东堡,段家庄等等众多仰韶遗址,使我们看到远古先人们,依山群居,靠林而生的生活情景,那些残留的石斧、石犁、石球、陶片、骨刀,无不印证着汾阳人与恶劣的自然环境相抗争的不屈生命力。他们爬山采野果,下湖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真像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坐在光线暗淡的角落里将我们一页页已经发生的往事撕碎,然后将碎片随地乱抛,让记忆的旋风卷进大脑的垃圾场里。我们好像已经习惯了时间的疯癫与残酷,在日升日落里忙碌旋转,在四季轮回中生老病死。黄昏的时候我独自爬到楼顶,一边往嘴里灌着罐装啤酒,一边远眺着绛紫色的夕阳沉落在高低起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七)故交情深永不忘1999年11月初,老伴得了十几年的类风湿关节炎越来越严重,疼痛难忍,不得不回上海治疗。我因忙于工作,又要分房搬家,一时脱不开身,不能陪她回去,大女儿正巧又不在上海,弟妹们都要上班工作,谁来照顾她呢?我心急如焚,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两个女儿从北京打来电话,关切地说“请个保姆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时间的触角悄悄摸进4月门楣的时候,残喘于早春里的最后一丝冷,只在清明节里象征性地挣扎一番儿,便被春天强健有力的双脚死死踩住,动弹不得。此时杏花桃花虽已早早落败,槐花火石榴花开尚早,但这在这片被高墙电网封闭着的区域里,几棵海棠花樱花却开得正旺,那一团团灿然的场面同这里严肃压抑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宋校长五短身材,细眼厚唇,长得龌里龌龊的。不是戴一副眼镜,还以为是到校园里收破烂的小摊贩呢!宋校长虽然个矮,声音却出奇地高,显得底气十足。教职工例会上,宋校长要么不发火,发起火来,是特别地可怕眉毛倒竖着,眼镜在鼻梁上一耸一耸的,整个脸都扭曲变了形。一句“他妈的,混蛋。”吓得坐在底下的老师们噤若寒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红枫,江湖赫赫有名的神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那年那月那日,她遇见了慕容夜。从此便认定他,缠着他。她弃尽她所有一切,易名为红叶,只为跟在他身边。“夜,”她含笑望着他,“你想要什么呀?”“听说江湖神偷红枫从前得了一把宝剑,名曰紫夜剑,传说那把剑通身泛着紫光,我……”他欲言又止,望着她。“我定不负你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三年前,镇政府对镇直各单位的党建工作进行考核,定为优秀则每个教职工奖一个月的工资。考核表中设有一票否决的条文,如果有人触犯了其中的任何一条,所有的职工都没有了奖金。那一年春季,镇小的校长和总务主任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触犯了一票否决条文,不少人开始议论起奖一个月工资的事来。校长听说后眯着眼,说“我是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八章西征今天的马红兵特别的兴奋,他扛着枪走在队伍的后面唱起了山歌;皇帝只一个咋不让我坐?我偌当皇帝是非绝不多。你要没老婆我给你找一个,漂不漂亮不敢说,保你睡个暖被窝。看而今,军阀混战他管不了,你说这个皇帝他可笑不可笑。为什么皇帝就一个?偌大的清廷快灭咯,三百年的江山谁来坐?这个皇帝不是个好鸟,泱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个拎着酒坛子的人至今在我脑海里久久散不去,而那漂浮红尘的往事或许早已成为过眼云烟。从我记事以来我就一直生活在道观里,观里很多师兄还有师傅。他们对我很好,可是从来不教我学道。我问师傅为什么?师傅摸着长长的发白的胡子说道“道无止境,心中有道,方为大道。”我实在弄不明白师傅话中之意,我只是想学道法而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入冬之后,田里的农活总算结束。闲下来,老孙才感觉到,天气渐渐变冷,腰腿疼的老毛病又犯了。小孙是老孙唯一的儿子,大学毕业就在城里工作,还当了大官。街坊们都翘起大拇指夸,这孩子不但混的有出息,还孝顺着呢。小孙听说了老孙的状况,立马抽空开车把老孙拉到了城里中医院,办理住院手续。小孙对老孙说,如今生活条件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关于蜻蜓的故事,我总会想起林黛玉的葬花吟的开场白——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就此以诗句作为题目,或是扣准了蜻蜓的一生。16岁的她身高已长成,162cm,纤手细腰,水灵娇嫩,乌黑的长发顺直自然。站立众多颜色各异的女人群中是那样天纯。只有她的美才给她些许自信,父母是这座城市的拾荒者,没有上高的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前些年,我所在的小镇常常组织元旦长跑活动,镇直各单位组队参加,有的单位穿着统一的运动服,有的单位穿着统一的冲锋衣。单位底子厚薄,只要看穿着就一目了然了。记得在首届长跑时,镇小代表队没有统一服装,看起来花里胡哨,好多人在那儿小声嘀咕“下次我们也要统一服装!”于是,第二届长跑前一个月,活泼开朗的谈老师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夜。如凉水一般,令人有些发冷外边的世界,像是包裹在黑色的城墙里,没有一丝光亮,唯有几丝凉风时不时的经过,才与人一些安慰。此时的D镇也显得格外的宁静,昏暗的街灯在此刻格外的亮眼,黄色的眸子引导着车辆前行着,开向黑暗的更深处。灯光下依稀可见有什么东西在那里移动,此时当是深夜里潜行的动物的天下,趁着黑夜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孩子的哭闹这些天弄得秀秀精神恍惚。这个宝贝儿整哭,是不舒服?还是呼唤她爸爸归来?医院是去过了,大夫检查了一遍身体,说无大碍。“孩子可能是吃不饱,不行就让她吃奶粉吧!”大夫交待。可秀秀舍不得啊!毕竟两个多月的孩子就给她断奶,初为人母的秀秀下不了这个狠心。“这孩子不吃奶粉,母乳不足怎么办呢?”秀秀翻来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冬日的一场早雪过后天气回升到10度左右,午后的阳光暖和怡人,几位中老年人蹲在村路边的墙角,懒懒地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将近70岁的董老上穿深蓝色的破中山服,吸烟烧的窟窿露出儿子多年前曾穿的绿毛衣,下身穿一条十多年前的直通黑裤子,脚蹬一双已露脚指头的黄军用鞋,浑身沾满泥土和油渍,迈着自信的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亚诺上校回想起它诞生的情景的情景.他作为第一个超时空类人机器人出现在人类面前.他浑身插满管子,躺在一个装满黄色液体的大容器里.”好啊,陈博士,我们终于研制出609号了.”’’主席先生,我们马上可以投入生产到时候超时空智能机器人就会进入人们生产生活的每个领域,您可是人类的大功臣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陶伟这些日子特烦。“都是那丁市长办的好事”。陶伟走下飞机,不由自主的嘟哝。实际上,说那个丁市长就是陶伟的妈妈。可陶伟在家里也这么称谓。他们家就这般文化氛围。譬如丁市长叫陶伟的爸爸,很少叫老公。总是“陶局长”怎么怎么,老公的称呼是跟着官衔走的。原来陶伟的爸爸在县里当书记,丁市长自然也是“陶书记”怎么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味美好(2)我写到“瘾”字的时候,与回味美好(1)是不是有点离题了?别人认为,我无法想象和推断,但我学什么做什么容易着迷,也可以说成易成瘾、好变痴、会走火入魔等,这一点我对自己十分清楚,情感上也是一样。我与政委小女儿的那段花痴经历,在很短的时间里,如干柴烈火,迅速熊熊燃烧。“小白猫”。我喊着。这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闺女第一次学会用筷子吃饭,妈妈就告诉她,手的位置一定要往下放。那种突然变得严肃的表情,让闺女一脸茫然。妈妈可是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人,最温柔的妈妈。闺女稍微大点了,妈妈干脆在筷子上做了一个记号。闺女的手要是高了,妈妈就会大发雷霆,与平时的表现,判若两人。闺女很想知道为什么?爸爸说,我和你妈妈是我在南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早饭后,妈妈下楼送儿子上学。刚到楼道口,一股寒流袭来,只见一片洁白的世界。昨晚下了一场大雪,儿子对妈妈说,停放的汽车变成奶油面包了。妈妈这是第一次步行送儿子上学。不仅仅是雪天不能骑车,还有一个原因,妈妈暂时还不能告诉儿子。有人摔倒了,也有自行车电动车躺在地上,一辆汽车,拐弯时候,前轮一直打滑,撞到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江君在林业人事制度改革时,选择了“买断”下岗。之后,在县城跑环城,生意一直很好。没想到五年后,客运公司推行“环城的士”,他的面的生意开始不够景气,好在儿女都参加了工作,没有了过重的经济压力。天命之年的江君根据自己的人生经验,觉得回原系统上班比搞个体要好一些了,老同事告诉他乡镇林业站岗位有空缺,而且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0年前,有一群住在县城的30多岁的女人,她们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早上去小镇,下班后又回去。夏天的一个早上,一车女人讲着自认为有趣的事情。文化站副站长朱说“夫妻约定把睡觉叫上课。一日老婆发短信给老公‘今晚上课!’老公答‘今晚有应酬,改自习!’老婆不悦。第二天老公对老婆说‘今晚上课。’老婆答道‘昨晚已请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和玲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玲比我大一岁,大大眼睛特别好看。我们一起在同一个村里上小学,管理区上初中,镇里上高中。玲的家就在我家前面,我想见她了,就在她家后墙上连踹三脚,她会如一只小鸟,叽叽喳喳来到我身边,大大的眼睛看着我。那年,玲跟着吃国库粮的父亲,农转非去了远方的城市。我考上了大学,去另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