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卖宅

发布时间:2018-03-12 15:20 投稿者: 雪心雨心
冬日的一场早雪过后天气回升到10度左右,午后的阳光暖和怡人,几位中老年人蹲在村路边的墙角,懒懒地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将近70岁的董老上穿深蓝色的破中山服,吸烟烧的窟窿露出儿子多年前曾穿的绿毛衣,下身穿一条十多年前的直通黑裤子,脚蹬一双已露脚指头的黄军用鞋,浑身沾满泥土和油渍,迈着自信的步......

冬日的一场早雪过后天气回升到10度左右,午后的阳光暖和怡人,几位中老年人蹲在村路边的墙角,懒懒地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将近70岁的董老上穿深蓝色的破中山服,吸烟烧的窟窿露出儿子多年前曾穿的绿毛衣,下身穿一条十多年前的直通黑裤子,脚蹬一双已露脚指头的黄军用鞋,浑身沾满泥土和油渍,迈着自信的步子,洋溢着阿Q的精神,一步步向他们走来

“董老子来了。”

“正无趣着呢,他来给我们增加点情味也好。”

“董老子,老伴一死你是越活越精神了。”

“我还要活下去呢,总不能一要绳子把自己勒死随她去另一世界吧?有两儿子陪她就够了。”

“董老子想得挺开。”

“伤心过去了,雨过天晴了。”

“董老子真是好福气,死两个儿子还有两个,倒插门儿子和那个也倒插门的孙子给你寄钱不?”

“各是一家了,谁还想到我这孤老头了。”董老子终于露出了伤感,不禁叹了口气,“要是我那两个不争气的儿子还活着,说不定孝敬我呢。”

“也是,小儿子真是想不开,年纪轻劝就上吊自杀,要是现在的形势出去打工,就不定早已领个媳妇知冷知热一家子了。”

这触动了董老子内心最疼痛的伤口,不知者以为是儿子上吊自杀,只有他同老伴心里最清楚,不务正业整天偷鸡摸狗的小儿子看着同龄人一个个成家他仍光棍一条时,脾气越来越大,他清楚记得他赌博输了钱,竟把一个屋子翻个底朝天,把他辛苦攒下的几百元钱偷了个净光,他气得浑身发抖,上去就煽他耳光,身强力壮的他竟反手把瘦黄的他推倒在地,这一推把两口子的心推倒摔碎了,当夜两口子唠嗑着养这么个白眼狼,除了啃他们咬他们外净惹事,早晚把这个家掀翻不可,只狠不该生养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经过一夜的合计,第二天他到集市上买了无色无味的农药,晚上由老伴偷偷地放进了儿子的稀饭碗里,小儿子不一会儿就毒性发作,他口吐白沫地在地上打滚,双目狠狠地圆瞪着他们,狠不得把他们打个稀烂,他们怕呀,万一他死不了岂不活剥了他们,两口子当即立断,瘫坐地上长舒口气的同时更是割肉般的痛,两口子含着泪给他换了衣服,洗净了脸,为了掩人耳目,俩个人费尽力气把他吊在了房梁上,天明后装着正常地干农活,故意让三儿媳去找农具发现,她惊吓中大声呼喊,闻声者纷纷跑来,人们的疑问只在背后说,想当年他大儿子上吊自杀时,舌头伸在外面,肤色暗紫,而他完全不同的迹象让人们议论纷纷,但议论归议论,人家的家事与他们何干。事情在人们的茶余饭后中一天天淡了,他们的心痛也少发作了,可大儿子自从妻子自杀后再也不愿进家,带着儿子出外后再未踏进家门,三间破房子在月蚀风摧中倒塌,孙子长大也做了上门女婿,大儿子却有病猝死。另一个不进家门的儿子自从走后也再无进家做了上门女婿,唯一的三儿子对他很是反感,同他冷漠之极,他还能指望谁呢?董老子越想越伤感,不禁泪眼朦胧了。

“董老子,没钱养老想办法,那么多宅子卖一处不得了。”

“我俩儿子该找对象娶媳妇了,正愁没地方盖房子,要不卖给我一处?”

“这……这不好说吧,我三儿子盖新房就用的自留地,我要是这样做三儿子和三媳妇及孙子不恨死我才怪。”

“你那宅子不吉利,恐怕是三儿子不愿意住吧?说实话,你有心卖,买者恐怕也没几人。这么吧,我给你市场价,三间房宅三万怎么样?这三万元可够你养老的了。”

这话让董老子心里心里一动,是呀,我都七十了,唯一在家的儿子又不中意这宅子,我何苦不卖钱养老。

“儿子多了就是财富!想当年按家中男丁分宅子,董老子一下子分了四处,真是无价之宝,如今要是卖了可是国家给你的福利。”

“也真是,你三儿子就是住,也住不完呀,你就把大儿子的那处卖给我,我不嫌弃那陈年旧事的不祥,找个人除除邪也就得了。”

“行!凭你这番话就卖给你了,不过价要3万5千元。”

“我回家给老婆商量,董老等我消息。”

红色的百元大钞似乎就堆叠在面前,董老子早已转悲为喜,眯缝着脸咧开了嘴。几个人随着一人的离去顿觉索味,各自离散回家,董老子也心情极好地迈着大步回家,晚上董老子正稀饭和着干馍吃,买宅子的张精同老婆一同到来。

“董老,我刚才同老婆去找了宅先生,他掐算后说你这片宅子阴气重。”

“不吉祥就不要,我又没有逼压你,3万5千元一分不少,要就给钱,不要走人,本人不迎不送。”董老子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合着算计我来了。

“你看你!开个玩笑当真呀!我儿子的婚事当急,老大不小了,没房子找不来对象呀!明天交钱,后天就动工。”

第三天,沙子水泥砖头陆续运来,一个房建开工。董老子拿着大叠钱左放不是,右放也不是,想来想去缝在了枕头底下。就说三儿子刚给他娶了孙媳妇,三儿媳妇为了做个孝心的榜样,做个表率,这天带着刚过门的小媳妇提着一兜鸡蛋到董老子这儿问候,刚好老头子闹肚子,不小心弄床上一点,臭味让三儿媳把持不住,又看着他一床的蛆虫的脏乱,捂住鼻子把床上的被子和枕头一同扔进了门外一人多深的水沟里,准备再给他弄全新的。董老从厕所出来看着儿媳和孙儿媳来看他了,笑开了花,关切地问孙儿媳的各种情况并琢磨着,难得孙儿媳一片孝心,我总要给个见面礼,便站起走向他的床铺,不禁傻眼了。

“谁把我的枕头拿走了!”谁把我的钱拿走了!”

“我的天!你怎么把钱放枕头里,我说里面硬硬的,你怎么不早说呢?我看看沉水里没有。”

董老子跟着她们跑到水沟边,除了漂浮的脏物再不见他的枕被,董老子只感到眼前一黑,栽了下去……

12下一页

上一篇: 抉择   下一篇: 红灯笼
1、“卖宅”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卖宅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90/,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故事新编
在这个叫做长寿村的地方,百岁老人已经有二十九名。老孙头和王老太是村里最年长的两个,他们都是一百一十四岁,恰巧还是同年同月同日生。为了争取获得最长寿老人的称号,还有那份每年一万元的奖金,各自的老人和子孙们都在努力。老人的饮食起居,都有详细的安排。但就吃的方面,荤素搭配,以素食为主,都颇为讲究。每次村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天,小曹向领导反映赖麻子的问题,领导一听,叫他去杨委的办公室,因为此类事件归杨伟处理。杨委很和气地接待了小曹,细心听取了反映的情况,并记在一个他常用的笔记上。听完后,他才开始说话“小曹,你向我们反映事情是正确的。你说我们不解决就找纪委,也是正确的。但是,你想一想,如果为这点儿事影响文明单位考核,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笫六十六回季东一进西峰山,胖子丰泽进吃吧话复前言,再说龙城市市委书记季东与市委秘书长陈鹏,他们带着三个打手进入了深山老林子里面,他们五个人东转一下、西转一下、上坡、下岗子,绕树林。费了几翻周折才走进了大山里面,绕过了前面的两座五、六百米高的山峰。顺着山脉脊梁往里面走,他们来到了一座云雾缭绕的大山峰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性与阴谋(中部书)笫六十九回,李军巧试秦王剑,讲叙柳青白虹剑李军快步走到了玄冥道长面前,伸双手接过来这把已经两千多年的秦朝古剑。李军仔细观瞧起来,原来这把秦古剑有人手掌那么宽、长约一米还多、背上蓝洼洼的、带有迴龙云纹,不过很特殊的是此宝剑蓝洼洼的。不像正常的宝剑那样,要么闪亮、要么纯刚乌亮。这把宝......【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性与阴谋(中部书)笫六十八回李军巧遇白虹剑,秦王古劍露真容话复前言,书归正传。再说李军与清风道长跟着引路的两位老老道去了“悬空寺”。当李军走进寺庙大门后,他才发现这里杂草丛生。半人多高的荒草和院内破败的寺庙建筑,无形之中平添出了太多的凄凉与苍桑。李军看了一会,只好跟在清风道长身后面往寺庙后院走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笫六十七回大吃吧里现沣泽,黄陵古墓显季东话复前言,书归正传。当大胖子丰泽走过玻璃大转门来到一楼大厅时,“嚯!”他不由得惊叹一声。原来这是欧洲巴斯洛克风格的设计风格,大厅内东西各有一处螺旋式楼梯。二楼和三楼中间是空心的,椭圆形的空间四周全部是玻璃钢小墙。二楼和三楼四周是雅间面积不小。大楼顶部是金碧辉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短篇小小说小狗熊与老林头这个故事,还得从1985年的深秋说起,那年的严寒来的特别的早,在中蒙边境的阿尔山二道河子林场对过,半山坡下边有一处叫“黑瞎子沟”。这个地方人烟稀少、又地处中蒙边境上,只有零星的几户人家,而且全是护林员家属所在地,东一家、西一家、南一家、北一家。黑瞎子沟北边背靠“木伦伯尔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笫四十七章节枕头边上“骷髅头”,秦昭王大墓地宫。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大舌头”李军,回过头来再说说龙城市市委秘书处。这天清晨,龙城市市委秘书长陈朋拎着办公室钥匙走到了“市委书记”办公室门口,秘书长陈朋边走还边哼哼着不知是什么调的小曲,走到门口用钥匙轻轻打开了房门,随后走了进去。这是他每天上班要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对婆媳好得不得了,大家都说她们有缘,在乱石坪传为佳话。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没想到这对婆媳的佳话在山里传开了,实属罕见。婆婆叫王邹燕,没上过学,早年丧偶,拉扯儿子成人,付出的心血难于言表。儿子走出了大山,在外地当老总,潇洒帅气。一个乡村的寡妇能够有如此的作品问世的确很不简单了,所以在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大舌头”李军快速地走进了“金龙”饭店集团的大楼,在综合文化大厅前驻足,只见十几名花蝴蝶式的年轻女子,正在人工喷泉水池与音乐茶座前边的一个T台上排练着。“大舌头”李军看了几眼,忙举起双手“啪啪…”拍了几下,而后大声说“大家辛苦了!”这时十几名的年轻女子忙停下了排练,大家先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大舌头”李军愣愣地看着远去的那个人……此时此刻,侨羽刚刚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用手巾洗了洗脸,而后走到了老板椅子前,坐在上面若有所思了起来。“当当……”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侨羽睁开了刚刚闭上的眼睛,说“请进!”,门悄无声息地开了,只一个人急冲冲走了进来,只见这人一米八的高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笫四十八章节大金龙综合吃吧,三个妈碰半个爹。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大舌头”李军研究着这张羊皮制成的“藏宝图”,他研究了好几天也没有弄明白!这几天来,三层的旧超市改装成“综合大饭店”的工程开始了,用现代都市人的网络新名词也叫“大吃吧”,还可以叫或者叫“吃客联盟”,或以传统“饭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性与阴谋(中部书)笫五十三章节错走村庄进大山,李军再进纯阳宫。再说李军一看得了,也别问路了,还是按地图上的路线标记走吧!走吧!他叹了一口气加快了步伐,一直奔着北边远处那座最高的山峰走去!李军快速地走出了这个小小村庄,往西北边的一大片荒野草丛中走去。走着走着身体两边的荒草越来越高,道路越来越窄、而且......【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性与阴谋(中部书)笫五十六章节清风龙骨会师弟,直奔清风太祖宫。这时清风道长站起身来,朝着李军轻轻一扬拂尘地说“小师弟,前一阵子师傅也说了即入了红尘,也就是尘缘人,你已经下山好几年了。我还是叫你“李军师弟”吧!,以免坏了山上的规矩。我现在就带你先去清风岭见见二师伯和师叔、师哥们,而后我们再去后山卧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先不表李军上山如何,咱们再回过头来说说“侨羽”,他正在办公室忙禄着。突然,“叮铃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侨羽随手拿起来电话听筒凑到耳边问道“喂!你哪位?”。此时电话听筒里传出来一个闷声闷气的声音“你别出声,老板安排的计划进展顺利!季东,那个老小子,已经坐不住了,他今天坐车去见了那个赵洪宇,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李军快速地走进了“纯阳宫”大殿内。这时从大殿里边东侧走出来一个身穿道袍的人,忙走到李军面前深深一鞠躬打辑手说“施主,您有何贵干?”!李军忙双手一抱拳一鞠躬行了一个道家专用礼节说“这位道兄,请知会清风道长一下,有个叫李军的在此等候。”!身穿道袍的人忙说“那请李施主跟我来,清风道长在风凌渡上打坐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性与阴谋四十四章节大舌头重回古镇,狗不理小店作客。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大舌头”李军看了看“狗不理包子”萧楠沒说什么,可是心中在想“狗不理”你就玩火吧,他若有所思地转过头去望着车窗外边,“大舌头”李军此时无心管理老同学的私事,要是在大学时期他早就追问此事的原由了,而此时“大舌头”李军心中想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四章节李军秘制五毒菜,磨刀老头真功夫。——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大舌头”李军抬起塑料桶就往厨房里走去,小胜子也拿起了玻璃罐走进了厨房!“大舌头”李军抬着塑料桶走到厨房里往地上一放,而后走到里边靠北侧有一个落地柜,古色古香一看就是古董,在后窗户阳光的映射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二章节新车座驾新局长,季东进京见高官。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财政局新局长孙楠一看就乐了,原来是自己的专用车,这是财政局新买的3辆奥迪a7之一。司机欧阳光辉将车子停了下来,轻轻打开车门走了出来。乐哈哈的忙向新局长孙楠打着招呼说“孙局,嫂子刚刚打来电话,让我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六章节烈士陵园现人手,悬赏50万找线索。本故事纯属虚构。龙城市北郊区的烈士陵园里边发现了一只人的右手,而发现这只人手的是一名清洁澈水车司机,却吓得一连请了半个月的假。中年男子这边先不表,先说说那只人手,不知何时也不知道是何人报了警,来了一大帮警察,一名身穿白大挂的法医正在对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七章节财政大楼夜闹鬼,处长周刚“特殊礼”。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询人传单之事”,成为了龙城市市区老百姓纷纷议论的主题…………先不说人们怎么议论市长李斌是死还是活,话分两头单说说这天晚上20点刚刚敲响了钟声,龙城市市财政大楼的12层中间的一个房间突然时明时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五章节副书记刘流鬼谋,小舅子钱多搂钱。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龙城市市委副书记刘流提到了市政府轿车老旧了,也该更新了的想法得到了龙城市市委秘书处(主任)秘书长陈鹏的认同,其时当市委副书记刘流提到了市政府职能部门轿车老旧了,该换新的提议时秘书长陈鹏马上就明白了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君可知,我不要你绝代天下,只愿你我花前月下,梦里一笑桃花。君可知,我不要你盖世豪情,只想你我柔情似水,宛如西江之月。君可知,我不要你君临天下,只要你我真心相待,共观日月山河。伊知否,吾不求你青丝绾发,只愿与你一袭轻纱,相陪白首不离。伊知否,吾不求你倾城之颜,只想与你轻吻彼此,除你此生哀伤。伊知否,吾......【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按中秋前夕,哈尔滨戴维斯的盛和天下和盛和世纪两大社区举办大型庆中秋联欢会,东方歌舞团胡晓琳的一曲玛依拉轰动了全场,掌声异常热烈,喝彩声不断,经久不息。在观众的强烈要求之下,胡晓琳又献唱了一曲芦花,使在场的观众感动不已,也激起了观众对东方歌舞团的萦思。是以诗记之是天籁之音,阻扼了——天外云翳;听丽喉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老佘这回受了处分,肯定当不了了。”有人说。“他上面有关系,有人保他。”也有人这样说。校长主任同时受到处分,镇小校史上从未有过的怪事,自然大家议论纷纷。1995年,镇小一位校长因东窗事发,乞求舅舅保他不倒。这个舅舅官不小,只要一个电话,其外甥就可继续任职。当他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后,却打了一个电话,只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