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卖宅

发布时间:2018-03-12 15:20 投稿者: 雪心雨心
冬日的一场早雪过后天气回升到10度左右,午后的阳光暖和怡人,几位中老年人蹲在村路边的墙角,懒懒地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将近70岁的董老上穿深蓝色的破中山服,吸烟烧的窟窿露出儿子多年前曾穿的绿毛衣,下身穿一条十多年前的直通黑裤子,脚蹬一双已露脚指头的黄军用鞋,浑身沾满泥土和油渍,迈着自信的步......

冬日的一场早雪过后天气回升到10度左右,午后的阳光暖和怡人,几位中老年人蹲在村路边的墙角,懒懒地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将近70岁的董老上穿深蓝色的破中山服,吸烟烧的窟窿露出儿子多年前曾穿的绿毛衣,下身穿一条十多年前的直通黑裤子,脚蹬一双已露脚指头的黄军用鞋,浑身沾满泥土和油渍,迈着自信的步子,洋溢着阿Q的精神,一步步向他们走来

“董老子来了。”

“正无趣着呢,他来给我们增加点情味也好。”

“董老子,老伴一死你是越活越精神了。”

“我还要活下去呢,总不能一要绳子把自己勒死随她去另一世界吧?有两儿子陪她就够了。”

“董老子想得挺开。”

“伤心过去了,雨过天晴了。”

“董老子真是好福气,死两个儿子还有两个,倒插门儿子和那个也倒插门的孙子给你寄钱不?”

“各是一家了,谁还想到我这孤老头了。”董老子终于露出了伤感,不禁叹了口气,“要是我那两个不争气的儿子还活着,说不定孝敬我呢。”

“也是,小儿子真是想不开,年纪轻劝就上吊自杀,要是现在的形势出去打工,就不定早已领个媳妇知冷知热一家子了。”

这触动了董老子内心最疼痛的伤口,不知者以为是儿子上吊自杀,只有他同老伴心里最清楚,不务正业整天偷鸡摸狗的小儿子看着同龄人一个个成家他仍光棍一条时,脾气越来越大,他清楚记得他赌博输了钱,竟把一个屋子翻个底朝天,把他辛苦攒下的几百元钱偷了个净光,他气得浑身发抖,上去就煽他耳光,身强力壮的他竟反手把瘦黄的他推倒在地,这一推把两口子的心推倒摔碎了,当夜两口子唠嗑着养这么个白眼狼,除了啃他们咬他们外净惹事,早晚把这个家掀翻不可,只狠不该生养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经过一夜的合计,第二天他到集市上买了无色无味的农药,晚上由老伴偷偷地放进了儿子的稀饭碗里,小儿子不一会儿就毒性发作,他口吐白沫地在地上打滚,双目狠狠地圆瞪着他们,狠不得把他们打个稀烂,他们怕呀,万一他死不了岂不活剥了他们,两口子当即立断,瘫坐地上长舒口气的同时更是割肉般的痛,两口子含着泪给他换了衣服,洗净了脸,为了掩人耳目,俩个人费尽力气把他吊在了房梁上,天明后装着正常地干农活,故意让三儿媳去找农具发现,她惊吓中大声呼喊,闻声者纷纷跑来,人们的疑问只在背后说,想当年他大儿子上吊自杀时,舌头伸在外面,肤色暗紫,而他完全不同的迹象让人们议论纷纷,但议论归议论,人家的家事与他们何干。事情在人们的茶余饭后中一天天淡了,他们的心痛也少发作了,可大儿子自从妻子自杀后再也不愿进家,带着儿子出外后再未踏进家门,三间破房子在月蚀风摧中倒塌,孙子长大也做了上门女婿,大儿子却有病猝死。另一个不进家门的儿子自从走后也再无进家做了上门女婿,唯一的三儿子对他很是反感,同他冷漠之极,他还能指望谁呢?董老子越想越伤感,不禁泪眼朦胧了。

“董老子,没钱养老想办法,那么多宅子卖一处不得了。”

“我俩儿子该找对象娶媳妇了,正愁没地方盖房子,要不卖给我一处?”

“这……这不好说吧,我三儿子盖新房就用的自留地,我要是这样做三儿子和三媳妇及孙子不恨死我才怪。”

“你那宅子不吉利,恐怕是三儿子不愿意住吧?说实话,你有心卖,买者恐怕也没几人。这么吧,我给你市场价,三间房宅三万怎么样?这三万元可够你养老的了。”

这话让董老子心里心里一动,是呀,我都七十了,唯一在家的儿子又不中意这宅子,我何苦不卖钱养老。

“儿子多了就是财富!想当年按家中男丁分宅子,董老子一下子分了四处,真是无价之宝,如今要是卖了可是国家给你的福利。”

“也真是,你三儿子就是住,也住不完呀,你就把大儿子的那处卖给我,我不嫌弃那陈年旧事的不祥,找个人除除邪也就得了。”

“行!凭你这番话就卖给你了,不过价要3万5千元。”

“我回家给老婆商量,董老等我消息。”

红色的百元大钞似乎就堆叠在面前,董老子早已转悲为喜,眯缝着脸咧开了嘴。几个人随着一人的离去顿觉索味,各自离散回家,董老子也心情极好地迈着大步回家,晚上董老子正稀饭和着干馍吃,买宅子的张精同老婆一同到来。

“董老,我刚才同老婆去找了宅先生,他掐算后说你这片宅子阴气重。”

“不吉祥就不要,我又没有逼压你,3万5千元一分不少,要就给钱,不要走人,本人不迎不送。”董老子一听这话气不打一处来,合着算计我来了。

“你看你!开个玩笑当真呀!我儿子的婚事当急,老大不小了,没房子找不来对象呀!明天交钱,后天就动工。”

第三天,沙子水泥砖头陆续运来,一个房建开工。董老子拿着大叠钱左放不是,右放也不是,想来想去缝在了枕头底下。就说三儿子刚给他娶了孙媳妇,三儿媳妇为了做个孝心的榜样,做个表率,这天带着刚过门的小媳妇提着一兜鸡蛋到董老子这儿问候,刚好老头子闹肚子,不小心弄床上一点,臭味让三儿媳把持不住,又看着他一床的蛆虫的脏乱,捂住鼻子把床上的被子和枕头一同扔进了门外一人多深的水沟里,准备再给他弄全新的。董老从厕所出来看着儿媳和孙儿媳来看他了,笑开了花,关切地问孙儿媳的各种情况并琢磨着,难得孙儿媳一片孝心,我总要给个见面礼,便站起走向他的床铺,不禁傻眼了。

“谁把我的枕头拿走了!”谁把我的钱拿走了!”

“我的天!你怎么把钱放枕头里,我说里面硬硬的,你怎么不早说呢?我看看沉水里没有。”

董老子跟着她们跑到水沟边,除了漂浮的脏物再不见他的枕被,董老子只感到眼前一黑,栽了下去……

12下一页

上一篇: 抉择   下一篇: 红灯笼
1、“卖宅”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卖宅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90/,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故事新编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四章节李军秘制五毒菜,磨刀老头真功夫。——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大舌头”李军抬起塑料桶就往厨房里走去,小胜子也拿起了玻璃罐走进了厨房!“大舌头”李军抬着塑料桶走到厨房里往地上一放,而后走到里边靠北侧有一个落地柜,古色古香一看就是古董,在后窗户阳光的映射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二章节新车座驾新局长,季东进京见高官。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财政局新局长孙楠一看就乐了,原来是自己的专用车,这是财政局新买的3辆奥迪a7之一。司机欧阳光辉将车子停了下来,轻轻打开车门走了出来。乐哈哈的忙向新局长孙楠打着招呼说“孙局,嫂子刚刚打来电话,让我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六章节烈士陵园现人手,悬赏50万找线索。本故事纯属虚构。龙城市北郊区的烈士陵园里边发现了一只人的右手,而发现这只人手的是一名清洁澈水车司机,却吓得一连请了半个月的假。中年男子这边先不表,先说说那只人手,不知何时也不知道是何人报了警,来了一大帮警察,一名身穿白大挂的法医正在对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七章节财政大楼夜闹鬼,处长周刚“特殊礼”。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询人传单之事”,成为了龙城市市区老百姓纷纷议论的主题…………先不说人们怎么议论市长李斌是死还是活,话分两头单说说这天晚上20点刚刚敲响了钟声,龙城市市财政大楼的12层中间的一个房间突然时明时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五章节副书记刘流鬼谋,小舅子钱多搂钱。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龙城市市委副书记刘流提到了市政府轿车老旧了,也该更新了的想法得到了龙城市市委秘书处(主任)秘书长陈鹏的认同,其时当市委副书记刘流提到了市政府职能部门轿车老旧了,该换新的提议时秘书长陈鹏马上就明白了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君可知,我不要你绝代天下,只愿你我花前月下,梦里一笑桃花。君可知,我不要你盖世豪情,只想你我柔情似水,宛如西江之月。君可知,我不要你君临天下,只要你我真心相待,共观日月山河。伊知否,吾不求你青丝绾发,只愿与你一袭轻纱,相陪白首不离。伊知否,吾不求你倾城之颜,只想与你轻吻彼此,除你此生哀伤。伊知否,吾......【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按中秋前夕,哈尔滨戴维斯的盛和天下和盛和世纪两大社区举办大型庆中秋联欢会,东方歌舞团胡晓琳的一曲玛依拉轰动了全场,掌声异常热烈,喝彩声不断,经久不息。在观众的强烈要求之下,胡晓琳又献唱了一曲芦花,使在场的观众感动不已,也激起了观众对东方歌舞团的萦思。是以诗记之是天籁之音,阻扼了——天外云翳;听丽喉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老佘这回受了处分,肯定当不了了。”有人说。“他上面有关系,有人保他。”也有人这样说。校长主任同时受到处分,镇小校史上从未有过的怪事,自然大家议论纷纷。1995年,镇小一位校长因东窗事发,乞求舅舅保他不倒。这个舅舅官不小,只要一个电话,其外甥就可继续任职。当他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后,却打了一个电话,只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三章节大舌头巧识人肉,“小胜子”弄特色菜。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先不表中央纪委第十巡视组丰泽等人如何到附近县市乡村走访调查。再说说“大舌头”李军,这天一大早起来很早,他先打开了卷帘门,开始清理室内卫生。当他清理到冰柜时闻到一股异味,于是“大舌头”李军打开了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一章节金钱滚滚友情深,孙楠上任新车到。——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老哥们曹雨说完话后,喝了一口水,这时新局长孙楠给老哥们曹雨递过去一支软包“中华”香烟,老哥们曹雨接了过来,新局长孙楠用打火机给点燃了,老哥们曹雨呆了几分钟。财政局新局长孙楠与老哥们曹雨谈了一会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章节处长孙楠巧升官,,财政局里新局长。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龙城市财政局财务处处长孙楠,三十多岁、瓜子脸、扫帚眉、小平头、170的个头、小眼睛、窄额头、蒜头鼻子、性格内向、不喜欢说话、别看不爱说话但是手中的笔杆子却是了得,在大学时就以论文全校前三甲而出名,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十九章节“大胖子”丰泽寻觅,市政府内斗智忙。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中央纪委第十巡视组组长“大胖子”丰泽,一边走一边往怀里摸了摸77式手枪,神情镇静地往前边不远处的“喜春大超市”走了去。“大胖子”丰泽走进了大型超市后左拐右拐不一会踪迹不见了,跟踪他的那个年轻人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湖面看似很平静,湖底却破涛汹涌。就如同她的心一样.....她将手放在眼前,遮挡着太阳光,双眼流露了无数悲伤,你的诺言,何时实现....“晓晓,别躲着了”她回头,看向树丛。晓晓是她收养的一只小狐妖。晓晓从树丛中走出来嘟嘴说道“你心里明明知道他不可能回来为什么还要等他,你在快快乐乐的活上几百年不就好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十三章节多情女认负心郎,圆满结局天地宽。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一枚“金戒指”让“狗不理包子”萧南与“大舌头”李军感到奇怪。李军十分惊奇地说“哎,狗不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吃饭还带赠送的!”“狗不理包子”萧南乐了乐说“唔呀,王八羔子,这饭店好,以后还来这。”李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强和兰恋爱了!为了讨好女孩,也是自己真的喜欢,强去花卉市场买了一盆兰回家。不久,那盆兰就开了花,强非常高兴。可是,一年以后,那盆兰竟然死了。虽说兰花难养,强还是没有充足的心理准备,伤心了一阵。好在,强和兰结束了恋爱长跑,修成正果,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强说,我养不活兰花,我一定要把这个叫兰的女人养的白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新任校长很亲民,凡事以身作则。就拿卫生来说,只要他在校园里遇到纸屑果皮包装袋等垃圾,必然弯腰捡起。有时候拿着东西,腾不出手来,也一定提醒经过身边的老师或者学生,把垃圾送进垃圾桶。校长经常讲,弯腰之劳,如果每个人都这样,就能让我们的校园更加干净美丽。慢慢地,学校形成了一种风气,每个人见到垃圾,都会自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两个人相爱,不光是要有爱,还要有责任。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所以,在23岁这年,我打算面对婚姻,我要带着一份责任感,和对婚姻的朦胧感,嫁掉。并且,他是一个重度植物人,一辈子的饮食起居,日常花销,都要我来照料,他,还是独生子,他爸妈也需要我照顾,这点,我可以承受。还有一点,我与他,可能无法生小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橘黄的街灯,有些许暗淡,或许是因为气温的缘故吧。冰冷的空气,清冷的街道,薄薄的像披上了层轻纱,原本明亮的街灯看上去黯淡失色,像蔫了的茄子。透过辐射下来的灯光,隐约可见天零零散散飘着雪粒子夹带着丝丝细雨,看上去纤纤如丝。街道两旁高耸着的电线杆子,脸肃穆,像丢失了枪的卫士,显的略有恐慌面露沮丧。一辆辆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天,缕缕阳光冲破了万丈厚的乌云,给予万物新生的希望;夏天,斑斑阳光穿透了茂盛的枝叶,给予绿树成荫的热衷;秋天,丝丝阳光射熟了枝头的果实,给予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勇气;冬天,捧捧阳光融化了坚固的冰寻,给予不怕困难的信心.只要有阳光地地方就应该有我们的自信的笑脸,只要有阳光,就不会没有希望.阳光是一剂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一一隐没在历史深处的汾阳文明汾阳,至今留有远古人类奔波奋斗足迹。透过那些边山丘陵地带残存的峪道河,杏花东堡,段家庄等等众多仰韶遗址,使我们看到远古先人们,依山群居,靠林而生的生活情景,那些残留的石斧、石犁、石球、陶片、骨刀,无不印证着汾阳人与恶劣的自然环境相抗争的不屈生命力。他们爬山采野果,下湖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真像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坐在光线暗淡的角落里将我们一页页已经发生的往事撕碎,然后将碎片随地乱抛,让记忆的旋风卷进大脑的垃圾场里。我们好像已经习惯了时间的疯癫与残酷,在日升日落里忙碌旋转,在四季轮回中生老病死。黄昏的时候我独自爬到楼顶,一边往嘴里灌着罐装啤酒,一边远眺着绛紫色的夕阳沉落在高低起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七)故交情深永不忘1999年11月初,老伴得了十几年的类风湿关节炎越来越严重,疼痛难忍,不得不回上海治疗。我因忙于工作,又要分房搬家,一时脱不开身,不能陪她回去,大女儿正巧又不在上海,弟妹们都要上班工作,谁来照顾她呢?我心急如焚,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两个女儿从北京打来电话,关切地说“请个保姆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时间的触角悄悄摸进4月门楣的时候,残喘于早春里的最后一丝冷,只在清明节里象征性地挣扎一番儿,便被春天强健有力的双脚死死踩住,动弹不得。此时杏花桃花虽已早早落败,槐花火石榴花开尚早,但这在这片被高墙电网封闭着的区域里,几棵海棠花樱花却开得正旺,那一团团灿然的场面同这里严肃压抑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宋校长五短身材,细眼厚唇,长得龌里龌龊的。不是戴一副眼镜,还以为是到校园里收破烂的小摊贩呢!宋校长虽然个矮,声音却出奇地高,显得底气十足。教职工例会上,宋校长要么不发火,发起火来,是特别地可怕眉毛倒竖着,眼镜在鼻梁上一耸一耸的,整个脸都扭曲变了形。一句“他妈的,混蛋。”吓得坐在底下的老师们噤若寒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红枫,江湖赫赫有名的神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那年那月那日,她遇见了慕容夜。从此便认定他,缠着他。她弃尽她所有一切,易名为红叶,只为跟在他身边。“夜,”她含笑望着他,“你想要什么呀?”“听说江湖神偷红枫从前得了一把宝剑,名曰紫夜剑,传说那把剑通身泛着紫光,我……”他欲言又止,望着她。“我定不负你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