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故事新编>回味美好(2)

回味美好(2)

发布时间:2018-03-05 14:59 投稿者: 古月湘云
回味美好(2)我写到“瘾”字的时候,与回味美好(1)是不是有点离题了?别人认为,我无法想象和推断,但我学什么做什么容易着迷,也可以说成易成瘾、好变痴、会走火入魔等,这一点我对自己十分清楚,情感上也是一样。我与政委小女儿的那段花痴经历,在很短的时间里,如干柴烈火,迅速熊熊燃烧。“小白猫”。我喊着。这是......

回味美好(2)

我写到“瘾”字的时候,与回味美好(1)是不是有点离题了?别人认为,我无法想象和推断,但我学什么做什么容易着迷,也可以说成易成瘾、好变痴、会走火入魔等,这一点我对自己十分清楚,情感上也是一样。我与政委小女儿的那段花痴经历,在很短的时间里,如干柴烈火,迅速熊熊燃烧。

“小白猫”。我喊着。

这是我给她启的名字,是我观察总结的,我认为用在她身上非常贴切。尖尖的小玉指,白皙滑腻的肌肤,像猫一样步履轻轻。后面这一点是她与我好上了,我才重新给她认定的,她一改过去人武部里老小们对她的印象。她在我面前,变得温柔、温存、温顺、温文尔雅,再用几个温字,我认为也不过分。如她进我的寝室,真像小猫咪似的,滋溜滋溜,有时神不知鬼不觉的就站到了我跟前。开始交往那段时间,她滋溜进来,把我吓得一跳一跳。

“你想教我变老虎吗?”她听出了我启“小白猫”名字的含义,就没好气的回答。

“嘚,笔记本看完了。”她继续道。

“放着吧,我在忙。”我带逐客味的说。

“咋了?今天哪个惹你不高兴了?”她回答。

“那我真走了?!”她加重语气道,并转身朝室外走去。

我未回应,本以为她真的走了,我正回神专心致志地埋头打印人武部年终工作总结报告,没想到她走出去没有多久又滋溜拐了过来,用手蒙住我的双眼,没不作声。我本认为是住我隔壁的,还在职的副部长,正上小学五年级的二丫头,她好到我寝室玩,好跟我猜这种把戏。

“莫玩莫玩了,叔叔今天有事,今天忙。”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掰开被她捂住的双手。

回头发现,竟然是她。第一次,意外、惊愕、不知所措、躲避,我乱七八糟一阵子,只记得她还在我的右脸偏下部位重重的吻了一下,并迅疾离去,我又重新看到了她潜藏的烈性。

人不花痴枉少年,我被小白猫吻过的脸,是我记事以来异性对我的第一次亲密接触,可我的年龄却早已离开少年队了。而我真正的少年时期,贫穷困顿,缺吃缺穿,勉强发育成人,对异性的兴趣,说来是有,按照现在的说法叫性成熟晚。并且,当时社会上对年轻人谈情说爱的事好像存在着一种压制排斥的现象,我记得叫什么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小资情调,流氓作风,流氓犯罪,水老官等名字可多了。

我们又锁定在农业社里,与外界不得交流,本族本队,青年男女之的卿卿我我非常少见。当兵之前,我在农业社从来没有见到过青年人谈情说爱时手拉手。我只记得有一年,放一部外国电影,好像是罗马尼亚的,船在江中起火了,救火逃生跳舞拥抱亲嘴的镜头互相交换,我每每紧张背后看到他们一对对拥抱亲吻画面,总让我热血沸腾,我们队的青年人会走十好几里路,到相临大队去追着看上几晚,我那时是十六七岁吧,是有想法的年龄了,但我们的想法都几乎藏得很深很深。我现在认为当时的禁锢,谨慎有余。

晚上,小白猫滋溜来了。我对她说“我下午打字多错了好几处。”

“是吧?!”她应声说。

“我今天晚上是来请你帮我们家订杂志的事。”她又道。

她除了说明年自己继续订小说月报外,她爸爸订大众医学、“参考消息”,哥哥订环球世界,姐姐的大众电影等。

从订阅的书籍看,我读出了他们家人的兴趣和知识层次。人武部里,好读书的人家,后来普遍优于不愿订阅杂志的,且十分明显。如勤读家庭里的晚辈有留北大任教的,进省城的,差的也是在市里行政、金融单位,不爱读书的基本上都进厂矿企业。九几年,企业破产倒闭,他们中的大多数到现在还没有完全脱离困境。这就是知识、命运、结局等东西有形无形又生硬生硬地摆在了人们面前。

12下一页

上一篇: 有女不远嫁   下一篇: 红灯笼(二)
1、“回味美好(2)”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回味美好(2)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87/,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故事新编
一年一度的低保名额下来了,今年村里一共八个。 低保文件刚一下发,村里男女老少便开始议论纷纷。全村四十几户人家,人人都盯着仅有的名额牵肠挂肚紧张兮兮。 低保资金最终会钱落谁家暂时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男孩去相亲。 进门之后,女孩直接上去打了他一巴掌。 女孩说道,穷鬼,让你进来,你还真进来啊,不要因为长了一张脸,就可以跟我说话,不要因为给你一个台阶,你就把自己当人。 ------......【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广元酸菜豆花米珍饭/故事新编 文/长乐 唐朝有个皇帝,丢了江山,跑到我们这老山万林中来逃难。饿了几天肚皮,他来到一个叫“五里多”的小地方,只有个卖老鹰茶的老婆子。他就向她讨了两碗酸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大早,瑞勇就在新来的设备前忙的一头大汗,他要加班加点的安装完这些风尘仆仆从远方运来的新型设备。把它早日投入到生产中去,给厂里带来效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整段青春去爱,是最奢侈的事) 青春是五彩的,青春的感情是天女散花般的。芷秀的感情没有步入青春期就开始萌芽,生长。 初中一年级,14岁的她在生理心理的转换期成绩一点点下滑,志向不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夜要小升初毕业考了,他的考场在月的班级,他的座位是月的座位;而静,是在隔壁班,这些东西,都是另一个闺蜜琪说的,她说的,一般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他,夜,是六年级的学生;她,月,是五年级的学生;两人恋人未满。夜,在今年盛夏时毕业了。 他们的毕业典礼时,月是检查六年级的值日生。在月来到他们班级时,刚走进他们班,便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苹果师范大四实习期间回了趟老家,正任教高三的父亲调研离校几天,苹果借机使所学理论实践化,她就这样不由人预设地摆在了冬瓜的心盘中央,又像多年生存中一直维持营养均衡的他忠爱的苹果。 一直处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羽伪国,护城河旁的贫民窟内。一个气息奄奄的少年躺在木制的床上,不知生死。 羽墓像一阵风一般冲了进去,将手中紧握的时光水缓慢的倒入少年嘴中,大大呼出一口气。低声道:“三师兄你一定要坚持下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君月再次见到沈晨曦是在两年后的同学聚会上。那之前,任晓曾给她打过电话,大致意思是两年没见,希望她也能去,再怎么说她们也是三年的好友。当时虽是说会考虑,其实她心里早已决定不去,高中对她而言,除了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三生茶馆,坐落在长安大街上,人潮不断,却没有人敢拥挤到此处。因为这里的主人是------------琅邪王,纳兰瑜衣。 羽墓急急忙忙走入,倒没人拦她。她一口气跑入内阁,定定的望着眼前的男人,纳兰瑜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01 我曾经帮男生做过一些小事,比如给A女孩送玫瑰花,给C女孩送巧克力,给D女孩送情书,以及给E女孩送一堆好吃的。 那个时候在送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文/冷梦钰 不管是今生还是来世,总是有许许多多的联系。或许我们之间有太多异于常人的联系吧! 每每入夜,总是害怕入梦。梦境中的真实与虚幻让我无法分辨!或许你就是我苦苦追寻的人,但梦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齐连天,十八岁,青春没了,才十九了,掉了头发,没有金钱,生活在龙蛇混杂的佳都。 人群绕绕,下雨的晴天,礼服穿着,红妆在对面,多么诱人的婚礼。 听到一句,一拜天地,众人惊讶了,他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打开瘪瘪的钱包时,有种想哭的冲动,而这时,张小年还不知死活的凑上来,“陶小淘,放学去吃油炸虾丸吧。” 我斜着眼睛狠狠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晚自习快要上完了的时候,班主任李老师打个电话给我,说要我下完课顺便去查下寝室,就是清点人数就可以了。于是,快打就寝铃的时候,我先到女生宿舍看了看,她们比较自觉,都躺下来了。 走到男生宿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十六分之一的故事 不知从何时开始,喜欢尝试着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就这样静静的望着窗外发呆,静静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文/杨大侠 三月的雨淅淅沥沥,停了又下,下了又停。 雨水初霁的清晨,天色还不是很明朗,有些薄凉的微风将隐月巷路两边的梨花吹成翩跹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人说,爱情需要阳光,慢慢滋润成长。 1、 朋友小顾给我说了一个故事。 2014年夏季某日,他遇见一个姑娘,名叫王玲玲。 她是某杂志社编辑,小顾所从事公司,与她杂志社共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 前方高能预警,四目相对的两个男生旁若无人地伫立在厕所门口,其中一人怒目圆睁,另一人则茫然无措。而我究竟是掺和进去,帮着杜小天去怒目圆睁地看着对方,还是继续上我的厕所呢?据说男女相视8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的玻璃店的隔壁是家做铝合金门窗的店子。老板姓肖,五十上下年纪,矮矮的个子,逢人一打招呼便满脸堆笑,以致眼角和额头的皱纹挤逼得愈发深刻而显眼。老肖自诩人生两大最爱,一曰,买码(地下六合彩),二曰,嫖妓。他常常不请自来我的店里,从来不管我是忙碌还是悠闲,一开口就是津津乐道于他的上述两大爰好的话题,他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星期天上午十点光景,刚刚打扫完市场卫生的清洁工徐女士,又来到位于市场西面的、经常打工的那家铺子的门口,如往常一样坐在一个小方凳上簸起了青稞。就在此时,一个衣着朴素的高个子姑娘蹑手蹑脚地从后面悄悄走过来,神不知鬼不觉地用双手蒙住了她的眼睛,然后一声不吭地蹲在她的背后,显然是让她猜猜来者是谁。要是别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某个大山深处转过一个大弯,就来到了莫名的村庄。此处的人都安居乐业,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他们和我们南方人一样种着水稻,也吃着水稻,睡在稻草做的席子上。茫茫的田野里都是绿油油的稻田,转眼都将变黄,继而都会被庄家人割成一茬茬的,弄回家。唯独山旮旯里的一块水田,那里是不种水稻的,白茫茫的一片都是水。真是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乞讨者通道晚饭后,黄昏时,我独自街头散步。偶遇一乞讨者。男,四十出头,高约1.8米。双胁下各一拐杖支撑着前倾的身体,一手扶丈,一手端着白色金属盆。他拖着双腿,一挪一挪的缓慢前行。我下意识的打量着他,黑沉的面颊,呆滞的眼神。那个白色金属盆稍向我伸来,喃喃言“老板……”我的手本能的伸向上衣的口袋。不自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题记牛郎与织女的爱情文明天下,在七夕前夕,以此文献给那些身处两地不能相会的恋人们,献给那些为保卫祖国而戍守边疆,无法与妻子爱人相会的解放军战士们,愿你们的军恋能幸福美满。祝愿他们的爱情幸福美满,也写给奋斗在考研第一线的娜娜,祝你学业顺利。正文“滴~滴!”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回荡在蔚蓝的天际,顿时间一阵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