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故事新编>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十九)

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十九)

发布时间:2017-12-11 14:10 投稿者: 景山少爷
要说那时我在崇实初级中学读初一时学习的课程是如何的,在这里我就简单的回想一下,当时学习的一些课程概况。初一学习的英语,使我印象颇为深刻,那英语课本里的课文是围绕着李雷和韩梅梅这些角色展开的。由此引出每篇课文中出现的重点单词、语法与翻译。每一课的单词以兰色的字样汇总在课本的最后若干业里。所分类的单词汇......

要说那时我在崇实初级中学读初一时学习的课程是如何的,在这里我就简单的回想一下,当时学习的一些课程概况。初一学习的英语,使我印象颇为深刻,那英语课本里的课文是围绕着李雷和韩梅梅这些角色展开的。由此引出每篇课文中出现的重点单词、语法与翻译。每一课的单词以兰色的字样汇总在课本的最后若干业里。所分类的单词汇总不仅以Unite为分类,也西a到z字母进行为分类汇总。额外还有包装在一个16k包装盒里的两个英语磁带,用以练习课本内出现的课文与单词。

初一的数学课,所学习的内容有方程函数,以及坐标轴之类的知识点,函数是一元函数,函数的变量还仅围绕在X这个未知数上。至于初一的语文,就以课堂上由老师讲课文作为主要的学习方式了。以及,课后的讲义,讲义就是课后作业,是一种将题目印刷在质量颇低的一种泛黄的纸张上的作业习题。

初中时间,最叫我感到有兴趣的,我想,大概就是艺术课了,也就是音乐与美术。当然了,抛开教美术的那位美女老师不谈,单从艺术课所涉及的内容来讲,就叫我很感兴趣了。教美术的美女老师袁莉一看就知道是学美术专业出身,她教我们画画的方法,譬如那些线条啦,光线的明暗啦,以及,画人物肖像时眼睛的要点,立体时所有的线条延伸所汇聚成的一个点,等等一系列的美术专业术语与实践操作,都让我对美术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全新认识。而音乐课,也颇有讲究,像什么发声的练习啦,丹田中聚气啦,打拍子的节奏啦,休止符,等等,都让我对音乐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浓厚兴趣。艺术课的课本中涉及了大量的古今中外的杰出作品。美术中,如雕塑作品中的大卫,拉奥孔,油画作品中的向日葵,伏尔加河上的纤夫,皮杜萨之筏,等等。音乐中,则有,如喀秋莎,桑塔露琪亚,春之声圆舞曲等一系列世界有名的歌曲与乐章。当然,这些所列举的并不一定是在初一的艺术课本上出现的,有些,也许是在初二艺术课本上出现的。艺术课程总共有初一初二两学年四学期的课程,到初三的时候,艺术课就没有了,转而全面投入语数外的总复习当中去了,当然,还有物理与化学,物理是初二时开的课程,化学是初三时开的课程。

至于初中的回忆,我从哪里开始讲呢?也许,时间过去的太久,所熟悉的记忆早已变得陌生,或者说,片段的记忆再也不能按照时间的顺序连贯成一个整体,只能大致的将一些所能想起来的所见所闻放在一起回味回味吧。

初一开学不久,美国攻打伊拉克的新闻在电视里播放了有好一段时间,当时的美国总统是小布什。美国出兵攻打伊拉克的具体原因不明,也许是为了石油,又或者是当时的伊拉克总统萨达姆使用生化武器对待邻近的国家的平民,总之,当时电视新闻里有好一段时间在播放美国出兵攻打伊拉克的状况。

对于班主任潘丽红,那时,我的头脑里经常对她产生xing幻想,睡觉的时候,经常会以她为xing幻想的目标进行手yin,手yin过后she出来的jingye就在裤头里,任由she出的jingye到夜里的时候在裤头里变干。那种穿着多次沾着我手yin过后所she出jingye的又不经常换洗的裤头时我就觉得非常的不舒服,但是与手yin的快感相比,我还是宁愿穿着那被我沾着jingye的裤头的。成为我xing幻想的对象的除了班主任潘丽红以外,还有美术课的那位美女老师袁莉。

那时的崇实初级中学的体育课比较激烈,每节体育课,学生们都要练习高抬腿,那高抬腿的课前活动非常消耗体力,有些同学在上体育课的时候会晕倒,这是常见的事。我也晕倒过一回,那是早晨我在没有吃早饭的状态下上的一节体育课,高抬腿过后,我就觉得眼前一片漆黑,体育老师让我坐在篮球架的下面休息,可不多时我就撑不住的倒下去了,体育老师见状连忙叫几个同学把我抬到操场上,然后叫同学去医务室找来医生,医生给我喝了一杯葡萄糖开水,我想说的是,葡萄糖开水真甜,喝完葡萄糖开水以后,我就慢慢恢复体力了,然后就起来了,体育老师也就舒了一口气。当然,除了体育课有同学会晕倒外,做早操的时候也会有学生晕倒。

初中的那几年时候,我和缪春晖走的比较近,缪春晖比较喜欢打篮球,至于我,我是不喜欢打篮球的。有一年冬天,下了一场雪,真可谓瑞雪兆丰年,崇实初级中学的校园里被白雪覆盖,好不漂亮。课间休息的时候,我从栏杆上薅了一些雪下来揉成团拿到教室里,我在教室里把被我揉成团的雪拿在手里作着吃的样子,要是那时有直播,估计那时我就是在直播吃雪了。宗桂彦她们那些女生乐呵呵的看着我吃雪,缪春晖也在跟着笑。在那欢乐的氛围中,我兴致盎然的将嘴里的雪一口吐到了缪春晖的衣领里,缪春晖见状后立即转喜为怒,用拳头打了我几下后背,那时,我一直将缪春晖当成我的好哥们,没想到他竟然连一点好哥们的肚量也没有,当时,我对与缪春晖之间的友谊失望了,我没有握拳反击缪春晖,只是指着我自己的心口位置对缪春晖吼道“来啊,打我这里。”缪春晖楞了一下,或许是被我的吼声震住了,又或者是被我指着心口说“来啊,打我这里”的架势给震住了吧,谁知道呢。

初一时的十一国庆的七天假期里,电视里播放了一部根据埃尔热同名改编的动画片丁丁历险记,那部动画片是我至今为止还经常看的一部动画片,丁丁、阿道克船长、向日葵教授、杜邦杜庞兄弟的一系列角色在我脑海时时萦绕着。初一寒假的时候,电视里也在放映着丁丁历险记的动画片,直到初二的寒假,电视里都时常的播放着这部丁丁历险记的动画片。

初一到初二的那段时间,我的身高突然长到了一米七几近一米八的高度,与之前一米五几的身高大相径庭。那段时间,我经常喝奶粉,除周末以外每天又骑着自行车往返于兆丰暂住的家里与崇实初级中学之间。

2004年过完年后不久,我就进到了初一下学期了,初一下学期的时候,我一度对一千零一夜这本书着迷,甚至我自己就置身在故事中一样,使我对阿拉伯地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渔夫与魔鬼的故事、神灯阿拉丁的故事、银匠哈桑的故事、祖蔓绿蒂的故事、辛巴达航海历险记的故事等等,都让我读到爱不释手。那时,哥哥的磁带里有一首歌名叫耶利亚女郎的歌曲,那首歌曲使我着迷的简直要到了单曲循环的地步了,那时,我认为,歌曲里唱的耶利亚女郎也许就是阿拉伯一带的美女。

不知什么缘故,在兆丰暂住的那一年半时间里,好多个夜晚我总是会作恐怖的噩梦,多次在梦里梦到关于骷髅、坟墓、黑夜的场景。那时,在兆丰暂住的家里的厨房里有一个壁橱,那个壁橱显得颇有诡异,每当晚上在厨房里洗澡的时候,姐姐在旁边给我洗澡还好,后来姐姐不再给我洗澡,我一个人洗澡的的时候,我就对那壁橱产生毛骨悚然般的恐惧,但事实是,那壁橱里并没有什么诡异的东西,可我就是对此恐惧。有一次在梦里的时候,我梦到厨房的那个壁橱里有好多个婴儿的干尸。并且我梦过不止一次我在坟墓地里爬着前进。又梦到过在屋北西头与泥土小路相接的地方有死人的骷髅白骨。又梦到过我从一个地方回兆丰暂住的家里,突然天黑了,我不得不中途要经过一大片坟墓,然后出了一大片坟墓地以后,我就来到了兆丰暂住的家里北边的那条水泥小路,天才不再黑暗。总之,不知什么缘故,那时总是会在夜里做那些叫我白天的时候回想起来就毛骨悚然的噩梦。

初一下半学期的时候,我对圣经颇感兴趣,我尝试着阅读圣经,然而对于圣经里的内容,我却看不太懂。但是对于圣经附录的以色列地区的地图,我却有一种非常的向往。在我还没有对圣经产生概念的时候,有一天晚上我做梦,梦到我是先知耶利米的化身,这就有点意思了,当时我还不知道耶利米,又梦到巴比伦的偶像倒塌了。以后很久,我才知道,原来耶利米是以色列的先知。被称为流泪先知。十四岁那年,我竟然在路上对母亲讲道,那时,我还不明白主耶稣的话语,我对母亲说“基督徒就像是瓶子里的香水,打破了瓶子,香水的香味才能显示出来,不打破瓶子,香水的香味就不能显示出来。”那时,连自己也不明白为何能讲出这样高深的道来。用我现金的理解,我当时讲的这个信息的意思是,旧我破碎了,灵才能出来。不仅如此,我还喜欢把圣经箴言里的一些话语抄写下来给同学看,不知道我当时的那个行为是不是传道意识的萌发,从那时以后,直到大学毕业后的第一年,我对耶稣基督处于的,是一种冷淡的状态,直到大学毕业后受洗之前一年的冬天,我才开始对耶稣基督的信仰达到深入骨髓的状态。

在初中读书的时候,我总是喜欢在上课的过程中咬笔,当时课堂课后写字用的笔是那种细长的圆珠笔,那两年时间里,我咬坏了不少圆珠笔。那两年我依旧骑的是没有刹车的自行车上下学,途中撞击路人的电瓶自行车是常有的事。

班级里有一个叫韩亮的同学,患有哮喘的毛病,每当上课的时候,韩亮总是时不时的用力的抽着鼻子。有一次上英语课的时候,韩亮继续抽着鼻子,英语老师不耐烦的呵斥着韩亮说“韩(“环”音)亮,你(“嗯”音)给我(“同厄 ”音)少抽抽。”那时英语老师已不是江云娟,而是隔壁班级的那个班主任,是个三十岁左右的女的,也是那时我经常xing幻想的对象。因为韩亮的特殊,因此就经常遭到班级里一些学生的欺负,比如吴宇平,吴宇平有一次在放晚学值日生打扫班级的时候,当着袁娅的面脱下韩亮的裤子,那天,袁娅也在打扫班级卫生。吴宇平这个同学比较好se,书包里经常放着一些se情漫画,吴宇平也比较幽默,总是爱开女生的玩笑。那时,班级里的同学多多少少都订了一些课外书籍,有一本期刊杂志名叫没事偷着乐的笑话书,吴宇平是每一期都订阅的。书到手上的时候,我们这些挨的比较近同学就拿着吴宇平订阅的没事偷着乐的那本笑话杂志进行阅读。

那时,班级的讲台边的一个角落有图书角,图书角里的图书由班级每个学生捐出来,扩充成图书角,用以丰富同学们的课后阅读。成立好图书角后,班主任潘丽红就认命我为图书角管理员,用一个本子作记录,管理同学们的借书还书的情况。那时,缪春晖捐的书里有两本插画版的书籍,一本是讲古埃及历史的,一本是讲史前人类历史的。我对那本讲古埃及历史的书本非常着迷,书里关于尼罗河三角洲的插画,让我感觉仿佛置身其中。那时,我觉得那些古埃及的历史场景对我而言似乎似曾相识。我对那本讲古埃及历史的书爱不释手,以至于最终偷了回来不再放到图书角去转而归我所有了。还有两本由顾霏雨捐的世界童话集的书本,都被我在后来的时候占为己有了,顾霏雨捐的其中一本的世界童话集里有一部童话故事讲的有吹牛皮大王历险记,还有比如,一个法国作家写的一只叫火绒的绵羊历险记,都是叫我印象非常深刻的。当然,还有洋葱头历险记、小布头历险记等等有趣的童话故事。

在学习的生物课的时候,生物老师经常让我们去实验室做实验,在做到使用显微镜的实验时,老师给了我们学生剥了瓣的洋葱来用显微镜观察洋葱的表皮细胞。当我第一次在显微镜里看到洋葱的表皮细胞时,那种感觉,真是颇有成就。地理课的学习也很有意思,那时,地理课本讲了关于月球的一些情况,于是我瞬间对天上的月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好多次,在放晚学回家的路上,我望向悬挂在天空中的月亮,浮想联翩,那月亮上的环形山远远望去,好像很迷人的样子,遥远却又仿佛近到触手可及。有一天放晚学回家以后,我和姐姐吃着晚饭,晚饭的菜是炒青蒜,我一边吃着饭就着青蒜,一边翻看手中的地理课本。看着地理课本里关于月球的讲解,我的心思早已从晚饭飞到了天空。丁丁历险记里放过几集月球探险的故事,那几集月球探险的故事至今我还是喜欢看的。而历史课,则更有意思了,课本里的历史包罗万象,让人不禁就产生了一种爱不释手想要投入阅读的感觉。至于政治课,我倒是记不得了,只记得初三总复习的时候有政治课复习的资料。

初一初二以及初三,作为外地来的借读生,不分省内省外都要缴纳借读费,那时,家里的经济情况还可以,因此学费借读费什么的,都能及时的缴清。这要得益于母亲将一种从兆丰小簧厂拿回家里安装的零活,组装好一带小簧再拿回小簧厂里就可以得八块钱,那时,母亲拿回小簧以后就和姐姐一起,一天可以做完三四袋的小簧,以至于在初二的时候,母亲买了一辆电瓶自行车。那时,母亲对于我的学习成绩是非常在意的,要是我考试的分数考的不高,母亲就要生气了,觉得,分数低丢了她的面子。这种来自世俗的虚荣也是许多学生家长所共有的通病。记得有一次,我考试考了八十几分,母亲用装小簧的大镊子打了几下我的手背,说我没有考好,只记得那个镊子打在我的手背很疼,当我多年以后,从大学毕业,社会不认可,遭遇嘲讽,以致穷困潦倒,母亲才真正明白,当时为了那份我学习成绩的虚荣,以为在人前可以有面子的举动,多么的虚浮啊。惟愿有更多的人能从高傲的眼目中醒悟过来,并立即转为谦卑,如此他们就可以了解,原来爬的越高并不是一件幸运的事啊,因为爬的越高,摔的将越惨。

在母亲去小簧厂拿小簧回来安装以前,母亲在乐余与兆丰交界的地方找到一个工作,是制作彩色大理石板的,那生产彩色大理石板的工厂的类型并不算为工厂,只能算为家庭私人作坊形式。母亲和哥哥在那个作坊里替那个被称为小老板的人的手下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来,因为销路不好,母亲和哥哥就不再那个作坊里工作了。那时,我听母亲说,那个小老板是在网上找到的一个创业项目,承诺说是包销售,但是机器原料买回并生产制作成产品以后,对方所承诺的包销售的言辞就成为空谈了。如此就可以说,那个小老板就被这种加盟创业的方式给骗了。有一次母亲和哥哥下班的时候看到那个小老板的两个手机放在作坊里充着电,母亲为了防止那个小老板的手机下班以后被别人偷走,故此,母亲就将那小老板的两个手机连同充电器带了回来,等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再给那小老板。那时,我第一次看到那种翻盖的手机,因此,心里特别兴奋,当我打开那小老板手机的时候,看到那彩色的屏幕,悦耳的铃声,我的心里就十分的高兴。母亲用其中一个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三阿姨。就在我欣赏着那小老板手机的时候,突然不知什么原因,被我给弄关机了,看着那漆黑的手机屏幕,我的心里慌了,莫不是我将那手机给弄坏了吧。于是我按着屏幕,然而屏幕没反应,我继续用力按着屏幕,屏幕被我按碎了一条缝,还是没有反应。我怀着忐忑的心,不安了一整个晚上。后来,第二天当母亲将手机给了那小老板以后,才证实,手机并没有坏,只不过是我不会开机而已。

在崇实初级中学读书的时候,午饭我是不回去吃的,很多同学也是不回去吃的,因为离放中午学到到班级上课的时间很短,只有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因此,母亲就将午饭做好了送到学校的门卫处,待我放中午学的时候,我就在学校门卫处吃着由母亲送来的午饭。有些学生的家长也是在学生放中午学之前将午饭提前送到门卫处等他们的孩子过来吃饭的。那几年时间里,我吃了多少冷饭冷菜呵,又因为赶时间而不能细嚼慢咽,更为无语的是,那时我的右下的板牙有一颗蛀牙,故此吃饭的时候只能用左侧板牙咀嚼。将午饭送到门卫处等我放中学过来吃,那是母亲是后来才实行的,在那以前的时候,母亲是将午饭送到校门外柏油马路西头,乐余镇南边的桥的西北边的一个小面馆里待我放中学过去吃的。有一次,我在那个小面馆里狼吞虎咽吃着午饭,过来一个漂亮的女生,年纪约二十多岁的样子,问我附近哪里有网吧,我对之摇了摇头,那个漂亮女生就离开了。我对我回复的样子感到颇为窘迫,因为那个漂亮女生在问我的时候,我的嘴里满满的是正待咀嚼的饭菜。

12下一页

上一篇: 倾听者   下一篇: 爱的婚纱
1、“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十九)”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回忆录过去的这二十七年(十九)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78/,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故事新编
橘黄的街灯,有些许暗淡,或许是因为气温的缘故吧。冰冷的空气,清冷的街道,薄薄的像披上了层轻纱,原本明亮的街灯看上去黯淡失色,像蔫了的茄子。透过辐射下来的灯光,隐约可见天零零散散飘着雪粒子夹带着丝丝细雨,看上去纤纤如丝。街道两旁高耸着的电线杆子,脸肃穆,像丢失了枪的卫士,显的略有恐慌面露沮丧。一辆辆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天,缕缕阳光冲破了万丈厚的乌云,给予万物新生的希望;夏天,斑斑阳光穿透了茂盛的枝叶,给予绿树成荫的热衷;秋天,丝丝阳光射熟了枝头的果实,给予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勇气;冬天,捧捧阳光融化了坚固的冰寻,给予不怕困难的信心.只要有阳光地地方就应该有我们的自信的笑脸,只要有阳光,就不会没有希望.阳光是一剂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一一隐没在历史深处的汾阳文明汾阳,至今留有远古人类奔波奋斗足迹。透过那些边山丘陵地带残存的峪道河,杏花东堡,段家庄等等众多仰韶遗址,使我们看到远古先人们,依山群居,靠林而生的生活情景,那些残留的石斧、石犁、石球、陶片、骨刀,无不印证着汾阳人与恶劣的自然环境相抗争的不屈生命力。他们爬山采野果,下湖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真像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坐在光线暗淡的角落里将我们一页页已经发生的往事撕碎,然后将碎片随地乱抛,让记忆的旋风卷进大脑的垃圾场里。我们好像已经习惯了时间的疯癫与残酷,在日升日落里忙碌旋转,在四季轮回中生老病死。黄昏的时候我独自爬到楼顶,一边往嘴里灌着罐装啤酒,一边远眺着绛紫色的夕阳沉落在高低起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七)故交情深永不忘1999年11月初,老伴得了十几年的类风湿关节炎越来越严重,疼痛难忍,不得不回上海治疗。我因忙于工作,又要分房搬家,一时脱不开身,不能陪她回去,大女儿正巧又不在上海,弟妹们都要上班工作,谁来照顾她呢?我心急如焚,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两个女儿从北京打来电话,关切地说“请个保姆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时间的触角悄悄摸进4月门楣的时候,残喘于早春里的最后一丝冷,只在清明节里象征性地挣扎一番儿,便被春天强健有力的双脚死死踩住,动弹不得。此时杏花桃花虽已早早落败,槐花火石榴花开尚早,但这在这片被高墙电网封闭着的区域里,几棵海棠花樱花却开得正旺,那一团团灿然的场面同这里严肃压抑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宋校长五短身材,细眼厚唇,长得龌里龌龊的。不是戴一副眼镜,还以为是到校园里收破烂的小摊贩呢!宋校长虽然个矮,声音却出奇地高,显得底气十足。教职工例会上,宋校长要么不发火,发起火来,是特别地可怕眉毛倒竖着,眼镜在鼻梁上一耸一耸的,整个脸都扭曲变了形。一句“他妈的,混蛋。”吓得坐在底下的老师们噤若寒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红枫,江湖赫赫有名的神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那年那月那日,她遇见了慕容夜。从此便认定他,缠着他。她弃尽她所有一切,易名为红叶,只为跟在他身边。“夜,”她含笑望着他,“你想要什么呀?”“听说江湖神偷红枫从前得了一把宝剑,名曰紫夜剑,传说那把剑通身泛着紫光,我……”他欲言又止,望着她。“我定不负你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三年前,镇政府对镇直各单位的党建工作进行考核,定为优秀则每个教职工奖一个月的工资。考核表中设有一票否决的条文,如果有人触犯了其中的任何一条,所有的职工都没有了奖金。那一年春季,镇小的校长和总务主任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触犯了一票否决条文,不少人开始议论起奖一个月工资的事来。校长听说后眯着眼,说“我是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八章西征今天的马红兵特别的兴奋,他扛着枪走在队伍的后面唱起了山歌;皇帝只一个咋不让我坐?我偌当皇帝是非绝不多。你要没老婆我给你找一个,漂不漂亮不敢说,保你睡个暖被窝。看而今,军阀混战他管不了,你说这个皇帝他可笑不可笑。为什么皇帝就一个?偌大的清廷快灭咯,三百年的江山谁来坐?这个皇帝不是个好鸟,泱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个拎着酒坛子的人至今在我脑海里久久散不去,而那漂浮红尘的往事或许早已成为过眼云烟。从我记事以来我就一直生活在道观里,观里很多师兄还有师傅。他们对我很好,可是从来不教我学道。我问师傅为什么?师傅摸着长长的发白的胡子说道“道无止境,心中有道,方为大道。”我实在弄不明白师傅话中之意,我只是想学道法而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入冬之后,田里的农活总算结束。闲下来,老孙才感觉到,天气渐渐变冷,腰腿疼的老毛病又犯了。小孙是老孙唯一的儿子,大学毕业就在城里工作,还当了大官。街坊们都翘起大拇指夸,这孩子不但混的有出息,还孝顺着呢。小孙听说了老孙的状况,立马抽空开车把老孙拉到了城里中医院,办理住院手续。小孙对老孙说,如今生活条件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关于蜻蜓的故事,我总会想起林黛玉的葬花吟的开场白——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就此以诗句作为题目,或是扣准了蜻蜓的一生。16岁的她身高已长成,162cm,纤手细腰,水灵娇嫩,乌黑的长发顺直自然。站立众多颜色各异的女人群中是那样天纯。只有她的美才给她些许自信,父母是这座城市的拾荒者,没有上高的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前些年,我所在的小镇常常组织元旦长跑活动,镇直各单位组队参加,有的单位穿着统一的运动服,有的单位穿着统一的冲锋衣。单位底子厚薄,只要看穿着就一目了然了。记得在首届长跑时,镇小代表队没有统一服装,看起来花里胡哨,好多人在那儿小声嘀咕“下次我们也要统一服装!”于是,第二届长跑前一个月,活泼开朗的谈老师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夜。如凉水一般,令人有些发冷外边的世界,像是包裹在黑色的城墙里,没有一丝光亮,唯有几丝凉风时不时的经过,才与人一些安慰。此时的D镇也显得格外的宁静,昏暗的街灯在此刻格外的亮眼,黄色的眸子引导着车辆前行着,开向黑暗的更深处。灯光下依稀可见有什么东西在那里移动,此时当是深夜里潜行的动物的天下,趁着黑夜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孩子的哭闹这些天弄得秀秀精神恍惚。这个宝贝儿整哭,是不舒服?还是呼唤她爸爸归来?医院是去过了,大夫检查了一遍身体,说无大碍。“孩子可能是吃不饱,不行就让她吃奶粉吧!”大夫交待。可秀秀舍不得啊!毕竟两个多月的孩子就给她断奶,初为人母的秀秀下不了这个狠心。“这孩子不吃奶粉,母乳不足怎么办呢?”秀秀翻来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冬日的一场早雪过后天气回升到10度左右,午后的阳光暖和怡人,几位中老年人蹲在村路边的墙角,懒懒地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将近70岁的董老上穿深蓝色的破中山服,吸烟烧的窟窿露出儿子多年前曾穿的绿毛衣,下身穿一条十多年前的直通黑裤子,脚蹬一双已露脚指头的黄军用鞋,浑身沾满泥土和油渍,迈着自信的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亚诺上校回想起它诞生的情景的情景.他作为第一个超时空类人机器人出现在人类面前.他浑身插满管子,躺在一个装满黄色液体的大容器里.”好啊,陈博士,我们终于研制出609号了.”’’主席先生,我们马上可以投入生产到时候超时空智能机器人就会进入人们生产生活的每个领域,您可是人类的大功臣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陶伟这些日子特烦。“都是那丁市长办的好事”。陶伟走下飞机,不由自主的嘟哝。实际上,说那个丁市长就是陶伟的妈妈。可陶伟在家里也这么称谓。他们家就这般文化氛围。譬如丁市长叫陶伟的爸爸,很少叫老公。总是“陶局长”怎么怎么,老公的称呼是跟着官衔走的。原来陶伟的爸爸在县里当书记,丁市长自然也是“陶书记”怎么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味美好(2)我写到“瘾”字的时候,与回味美好(1)是不是有点离题了?别人认为,我无法想象和推断,但我学什么做什么容易着迷,也可以说成易成瘾、好变痴、会走火入魔等,这一点我对自己十分清楚,情感上也是一样。我与政委小女儿的那段花痴经历,在很短的时间里,如干柴烈火,迅速熊熊燃烧。“小白猫”。我喊着。这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闺女第一次学会用筷子吃饭,妈妈就告诉她,手的位置一定要往下放。那种突然变得严肃的表情,让闺女一脸茫然。妈妈可是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人,最温柔的妈妈。闺女稍微大点了,妈妈干脆在筷子上做了一个记号。闺女的手要是高了,妈妈就会大发雷霆,与平时的表现,判若两人。闺女很想知道为什么?爸爸说,我和你妈妈是我在南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早饭后,妈妈下楼送儿子上学。刚到楼道口,一股寒流袭来,只见一片洁白的世界。昨晚下了一场大雪,儿子对妈妈说,停放的汽车变成奶油面包了。妈妈这是第一次步行送儿子上学。不仅仅是雪天不能骑车,还有一个原因,妈妈暂时还不能告诉儿子。有人摔倒了,也有自行车电动车躺在地上,一辆汽车,拐弯时候,前轮一直打滑,撞到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江君在林业人事制度改革时,选择了“买断”下岗。之后,在县城跑环城,生意一直很好。没想到五年后,客运公司推行“环城的士”,他的面的生意开始不够景气,好在儿女都参加了工作,没有了过重的经济压力。天命之年的江君根据自己的人生经验,觉得回原系统上班比搞个体要好一些了,老同事告诉他乡镇林业站岗位有空缺,而且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0年前,有一群住在县城的30多岁的女人,她们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早上去小镇,下班后又回去。夏天的一个早上,一车女人讲着自认为有趣的事情。文化站副站长朱说“夫妻约定把睡觉叫上课。一日老婆发短信给老公‘今晚上课!’老公答‘今晚有应酬,改自习!’老婆不悦。第二天老公对老婆说‘今晚上课。’老婆答道‘昨晚已请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和玲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玲比我大一岁,大大眼睛特别好看。我们一起在同一个村里上小学,管理区上初中,镇里上高中。玲的家就在我家前面,我想见她了,就在她家后墙上连踹三脚,她会如一只小鸟,叽叽喳喳来到我身边,大大的眼睛看着我。那年,玲跟着吃国库粮的父亲,农转非去了远方的城市。我考上了大学,去另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