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戏说人生>好的,燕子。

好的,燕子。

发布时间:2017-11-24 14:16 投稿者: 千喻
张三起床的时候,江城三月的雨还没有停,平日里整饬的街道上总会有雨水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冲洗出来的烟头和纸巾,汽车替代了公鸡在城市的清晨打鸣,堵车的时候格外高亢。张三拉开窗帘,拿擦完脸的毛巾顺手擦了一把窗户,雨小了一些,打开窗户,张三猛吸了一口干净空气,心肺里充满幸福,武汉的空气在时隔两年零三天之后,终于......

  张三起床的时候,江城三月的雨还没有停,平日里整饬的街道上总会有雨水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冲洗出来的烟头和纸巾,汽车替代了公鸡在城市的清晨打鸣,堵车的时候格外高亢。张三拉开窗帘,拿擦完脸的毛巾顺手擦了一把窗户,雨小了一些,打开窗户,张三猛吸了一口干净空气,心肺里充满幸福,武汉的空气在时隔两年零三天之后,终于有了燕子的气息,清澈的,干冽的。

  燕子和张三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张三留在江城大学做助教,燕子考验去了厦门,又交换生去了澳洲,如今总算回来了。大学那会儿,燕子是江大的风云人物:外语系系花,所以张三连带成了半个风云人物。

  有些时候,电影里的故事在现实中发生了,像经历事故以后心有余悸。

  江城大学以江城冠名,但实际上是江城一所三流的一本院校,无数不知轻重的年青人,因为这名字选了这学校,而张三以他的分数实力调剂进了江大哲学系,这年头搞哲学的都已经进了隔壁第八医院,第八医院全称江城第八人民医院精神病院。燕子和张三第一次见,也是因为第八医院。2012年9月11日上午7点40分,张三从红孩儿网吧出来,嘴里的"南京"点起来,穿过50米江大和第八医院的巷子,就可以从矮墙翻到医学院的实验室,解剖部这边基本没人敢来,只是张三是哲学系,还是大二的老司机,万一从地府出来个王朝马汉,张三一张嘴都能忽悠回去。巷子不长,快到了巷口,一个人影突然撞了进来,那是张三生命里最不能解释的定理。张三惊魂未定,又冲进来一个人,张三一看这人就明白了。江大右边紧挨着第八医院,也算邻居,这里面有个病人,前几年得了间接并发型食色精神病,平日正常,但凡看见黄颜色就发病,清醒的时候隔三差五变着法逃出去,只要到了十字路口,见着黄灯就疯了。张三看了摔在地上的姑娘,吐掉嘴里的烟就冲了上去。这姑娘也反应过来,赶紧喊人过来帮忙,给这病人送回了第八医院。折腾完了张三才来得及看这姑娘,黑着眼圈问,你没事吧。姑娘脚崴了,跟着走了两步说,我没事。张三听了脑门也黑了,把她手边的行李箱夺过来,说,你是新生吧,我叫张三,大二的。姑娘跟在后面,说,我叫燕子。话音落地,前面的张三也摔在地上。张三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军训期间,燕子每天都过来看望,一来二去,哲学系的张三成了江大半个风云人物。

  我们每天都遇见人,会有不同时期的朋友,仔细想想已经记不起来当时见面的情形,但是有些人却不一样,比如亚当遇见夏娃,比如鸡蛋遇上番茄,比如张三遇见燕子。

  两年零三天,燕子回到了江城。

  张三出了门,江城的另一头是清江机场,燕子会在天空飞下来,风雨无阻。张三找教授借了车子,出江大遛弯上了高速,八点半就到了机场,结果飞机晚点,下午三点才到。张三坐在接机厅睡的正好,感觉有人在喊,张三,张三,睁开眼燕子已经在眼前了。

  张三有想过第一句要说什么,应该怎么去表达"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最后挠挠头发,说了句,回来了。

  燕子说,走吧。

  张三赶紧接了行李箱跟了上去,闻着空气里多了燕子的味道,心想,燕子换了洗发水。

  上了车,燕子说,我们先去江阁酒店,我订了房间。张三想说回家吧,出口却成了,好的,燕子!

  燕子说,把你手机给我。

  张三腾出手把手机递给燕子,说,怎么,还要审查啊。

  燕子说,我改名字了,你什么时候买的车?

  张三立马严肃脸,说,车是人杨教授的,不是,有话好说,你好好的怎么改名字?

  燕子说,想换。一面把手机塞进来张三口袋,就闭上了眼睛。

  反正你都是我的燕子,张三嘟囔一句,一脚油门进了高速。雨渐渐大,巨大的飞机在车窗外面,沉重却坚定的起飞。张三把音响关小,隐隐约约的,有人在唱,让我让再看你一眼,从南到北……

  回到江大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下课的学生从栋楼里出来,三三两两撑着伞,留着胡渣的男生,在屋檐下点一根香烟,在即将抽完烟的时候冲出去。

  张三撑着一把三人伞,逆着人流的方向走。燕子停下来,她牵起张三的手,看着张三,我们去食堂吃饭吧。

  四年以前,在这个位置,下着雨的傍晚,这样的场景,她这般说,张三,我们去食堂吃饭吧。

  张三感到无比的幸福,说,好的,燕子。

  吃罢饭雨也停了,两人牵着手走到操场。考研那会儿,燕子压力大,张三天天晚上陪燕子在这儿跑步。燕子说,我们来跑步吧。说完就跑起来,张三笑笑就跑上去,兜里的诺基亚掉下来,但手机的吊坠却不见了。张三追上燕子,问,燕子,你拿了我吊坠?

  燕子喘口气,说,嗯。

  跑了十圈,两人的鞋子全湿了。终于停下来,燕子说,张三,我要回酒店了,你不用送我,我给你发消息。

  张三看着燕子,可能过了十分钟钟,也可能是一秒钟,说,好的,燕子。

  张三找了个台阶坐下来,掏出"南京",手抖了半晌才点上,抽了半支烟,手机来了短信,显示姓名是燕飞。张三小心翼翼把最后一口烟抽完,点开了短信。

  "张三,我要分手。"

  "张三,对不起。"

  "张三,保重。"

  张三看见燕子手机上没有另一半的吊饰,张三听见燕子在奔跑的时候眼泪滴在暗红的塑胶跑道,张三知道燕子终究是要离开的。

  张三想起2012年9月11日上午7点40分的那个巷口被吐在地上的香烟,它在巷口明亮的阳光下升起缥缈的烟雾,笼罩着江城经久不散。巷子里有一个疯子,有十九岁的张三和他的燕子。

  我们有过深刻的怨憎,有寡淡的相处,有分离两地的身心,在日夜交汇的时候看不到你,这些经历都是我们的爱情,兜兜转转,只是最后希望是你,有一盏灯和一杯热汤。

  三月的江城又下起雨,雨滴在张三的脸上,他想点一根烟,没打着火终于让他放声大哭。

  张三回了短信,好的,燕子。

12下一页

上一篇: 有花,有诗,也有酒,   下一篇: 倾听者
1、“好的,燕子。”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好的,燕子。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76/,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戏说人生
张三起床的时候,江城三月的雨还没有停,平日里整饬的街道上总会有雨水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冲洗出来的烟头和纸巾,汽车替代了公鸡在城市的清晨打鸣,堵车的时候格外高亢。张三拉开窗帘,拿擦完脸的毛巾顺手擦了一把窗户,雨小了一些,打开窗户,张三猛吸了一口干净空气,心肺里充满幸福,武汉的空气在时隔两年零三天之后,终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傍晚,教学楼的天台上,还是一样的景物。高楼旁的塔吊机还在忙碌地画弧;耀眼的太阳一点点慢慢虚弱,最后沉入远山,白云也变黑了;天空开始死寂沉沉,没有一丝风来过,像个喘不上气的老人。在一个墙角边坐下,身体靠在粗糙的墙壁上,唐突感到莫名的无助。“为了什么?”“到底是为了什么!”焦躁的嘶喊声空空荡漾,没有人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柿子园小学的教学楼本来是一幢新盖的漂亮三层小洋楼,然而不知怎地二年级一班南山墙靠近横梁的地方却留下了一道细细的长长的沟糟,就像雪白的墙壁上趴着一只大大的蜈蚣。一只麻雀发现了,就在这儿安下了家。每天一上课,小麻雀就静静地蹲坐在后门上,静静地看着前面讲课的老师和黑板上那些曲里拐弯小蚯蚓一样的文字,就像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在大街上受冻,衣衫单薄,浑身发抖,脸色苍白。冬日的大街上冷风阵阵,他紧紧衣领,低着头快步走过去,走了一截,又踩着步子挪了回来。空荡荡的客厅里,他拿给她一条毯子。他洗完澡,在浴室狭小的空间里穿起衣服。潮湿的皮肤和浴室里的湿气混在一起,衣服黏在身上,怎么也伸不进去。他开始后悔带个小乞丐回家,自己家里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引子:2011年初春,齐鲁大旱,真可谓:千里莽莽热气扬,平起沟壑尽创伤。望着一块块即将绝产的庄稼,群众的唉叹声不绝于耳。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各地政府把抗旱保收作为重中之重的工作,河前镇国土所所长李永林临危受命,难、险、苦、累首当其冲。旱魃出炉这是一片石秀、林美、水甜的山间小镇,因为位居宛如仙境的玉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这是一个悲剧。阳光璀璨的下午3点,学校的篮球场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我穿越层层人肉墙,准备去找我的花痴闺蜜兰兰,她一听到下午有外校帅哥来比赛,便神魂颠倒,不知归处。“兰兰,夏兰兰!!!”我在人群里扯着嗓子跟卖报喊“头条头条啊最新新闻”似的,一路高歌,我人矮,只能这样找了。在人肉堆里面挤了半天,没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发热、畏寒、头晕、鼻塞、乏力……妻子感冒了——凭多次身体体验;凭“感冒大王”的权威;凭“久病成医”的经验积累,我敢保证,我的“诊断”绝对同小区卫生院的医生判断不爽丝毫。好在手头不缺感冒药。像我这个拥有“感冒大王”头衔的人,手头不备用感冒药是不明智的。碰巧,这两天我也在服用“仁和可立克”。“还是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高考结束,白花花的试卷被一些欢呼雀跃的高三毕业学生们撕碎,从教学楼上扔下,像雪似的撒满一地。楼下扫地的阿姨一边抱怨着一边扫着纸片,在学生们的嬉笑欢呼声中,扫走了那些让学生们深恶痛绝的试卷残骸。“小艺,以后你准备上哪个大学呢?”站在高高的楼上,徐默问她。“我要去追寻自己的梦!”唐小艺仰望天空,心里是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眼镜哪去了?”赵立君从小宾馆的洗脸间回到四人间的寝室,发愣地大声叫道。同室的还有钱跃、孙复、李耀,四个人都是“眼镜”。“刚才我还看见你戴着!”钱跃说。“我起床后,什么地方都没去,除了去洗有脸间,好像在洗脸间洗脸时还戴了。”赵立一脸茫然,无可奈何地说。“活见鬼,不如到二楼洗脸间去仔细找找。”孙复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王峰看到侯雪艳的第一眼,他就在想,我得和她搭讪,这是一件必须的事。侯雪艳斯文冷艳,但王峰以为吸引他的绝不是这些,而是,看到侯雪艳他就觉得她是一个同类,就比如在寒冷的南极,一只企鹅终于遇见了另一只企鹅,而不是一只企鹅遇见了一只海豹。广大的人群中,只有他们两个是企鹅,别的都是鱼,虾,螃蟹,或者飞鸟。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骤雨的前提是狂风乍起,随后叶落飘零、各散东西、亲吻大地。夜,雨点抚平地面,绽放出蔷薇般的水涡,世间万物沐浴着天水,如婴儿渴望母乳般无休止缠绵。这本该是浪漫的季节,可乌斑点点的云、半圆有缺的月却是苍白了一切。两片落叶在雨中打旋,随后告别。“我们分手吧,我已经看淡了我们之间的似兄妹情胜于爱情的暧昧关系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如果一个画家要静物写生,建议最好到黎明前的凤婆婆家,那时沉重的棉被一样的夜已褪去,太阳把前兆抛出去了而想拱出山巅的头还似乎挣扎着未出,如孕妇的阵痛出了羊水般。这种时候可以见着沉睡般的静,静得让人异样,甚至静得让人惊心!静静的凤婆婆家其实简单甚而至于简陋,土砖茅房,在90年代的乡村已属鸡立鹤群之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突然在深夜里惊醒,直起身子,大口的呼吸。黑暗中,她的指尖感受到躺在枕边的手枪的冰冷温度,心里的不安一下子被平复了。洛杉矶的冬天,阴雨连绵。大雨下的繁华街头,安静,无人。她在街尾出现,撑一把紫色的伞,着一身红色的长裙,栗色长发随意披在肩上,沾了些许雨渍。而她的身后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朱莉。酒吧老板热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赵总最近有些纠结,心火攻到嗓子,吃了几天的药,说话还是沙哑;想着自己下海6年,公司只做到今天这样的规模,心里着实有些黯然。看看人家招商物流的管理!再看看人家顺风物流,这才几年呀,如今已是名声在外!而现在北京的物流界,知道他赵逸的人却是不多。他不服气,觉得自己还年轻,可以东山再起。赵总38岁,四川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想过去的日子,总有些令人难忘的事。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从事了很多种类的工作,在这些行业中扮演着截然不同的角色,也体味着各种角色的悲喜人生。我曾经做过建筑工,在建筑工地上那些艰苦的岁月,有苦有累有忧伤也有欢笑,最难忘的莫过于那一阵鼓声了。作为建筑工人,包工头就是我们的上司、我们的老板。清晨我们早起开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夏日的午后,阳光从落地窗户照射进来,铺满整个地面。圆形玻璃茶几上两碟精致的小点心和一杯冒着热气的焦糖拿铁。佘静闭着眼,隔着玻璃享受这难得温柔的温暖。手指来回抚弄着咖啡杯环,像是思考又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听不到店里的欢声笑语和窗外的车水马龙。桌上的琉璃花瓶,一朵玫瑰花静静地吸吐着它的芬芳。“你是……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秋日红枫红似火。道旁那红色的长带子变得愈加鲜红,已是秋日了呢!话说这天下有二绝。其一乃是乱蹄国的乱蹄茶。乱蹄茶香馥郁芬芳,沁人心脾。似茶非茶也是它的一大特点。乱蹄茶十分珍贵稀少,大概物以稀为贵吧!不少人宁愿倾家荡产也要一品这乱蹄茶。只可惜这乱蹄茶可遇不可求,许多人终身只闻其名,却无法见到。茶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她本是苏州米商之女,一日随父出游踏青,郊外湖边,他与她相遇,吟诗作对,一见如故,他说他姓钱,她说她复姓端木,所以她唤他为钱公子,他称她为端木小姐,游湖踏青中,时光飞逝,天色渐晚,她与他相约第二天仍在此地见面,第二天他如约至此,两人依旧相谈甚欢,复约明日依旧,第三天仍是如此,第四天,第五天,他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一年,你闯进我的世界。那么,对于固执的我来说,你便是我生命里的唯一。由你开始,那么也必须由你来结束。一九月初的江城像一个大火炉一般燥热。江城大学门口,新生开学的景象再一次上演。我拖着行李箱站在一棵香樟树下,然后掏出手机给王晓威发短信,我在学校门口,你来接我吧!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王晓威时的场景。那个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如果有人问我,你知道什么是爱吗?我的回答是爱来源于生命!却高于生命!我很想知道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吗?大部分的人给我的答案是可以!回去后我就一直看着远处的小山静静的傻傻的做了一整天。是可以改变爱情了!还是可以改变亲情了!还是友情了。慢慢的我的眼睛突然像掉满了沙子!泪流满面!我顿时迷茫了。那天周围的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天气热的像是要把人烤熟似的,小三说找个地方吃冰,花个几块钱能吹一个下午空调,所有人都同意。小叁全名叫贾叁,因在家排行老三,所以父母起名叫贾叁,但我们都习惯叫他小三,听起来有另一个含义的名字,开始他还会和我们争论几句,可他一个人怎么说得过我们七张嘴?最后也就顺理成章的接受了,我们宿舍的男人闲的蛋疼的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若是你愿意认我做姐姐,我定不允这些恶人欺你,如何?——你……能保护我?你可曾记得,那日你唤我姐姐后,我便用这双施药救人的手杀了那些欺辱你的人?你可还记得,那日花海下,你我共数繁星之景?溪桦……所有的一切你都忘了么。昆仑山下,那一袭紫衣单薄的令人心疼。他微微侧目,白发就如同昆仑山顶的积雪,如此苍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爷爷、奶奶已去世多年,时常触情生情,会有一些忧伤和怀念,父亲每当提及此事,总是黯然泪下。父母是一对沉默寡言人,与世无争,不打不闹。父亲退休了也不想闲着,偶尔也回老家打理一下果树,乐此不疲。母亲的手艺特殊一些,算是一名“资深接生婆”,经母亲双手出生的婴儿不计其数。结婚十年,身边多了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那时的誓言有多么美丽,像一只蝴蝶的蜕变,华丽而唯美,带着誓无返顾的决绝和冷艳,在花丛里灿然微笑。莫娆不知道,当她遇上楚晨的时候,丁香花开正当时,只是在丁香树下默默站着的女孩不是她,而是楚晨的正牌女友秀秀,她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直直如清汤挂面,一直低垂到腰间,一双清俊的眸子透着淡淡的忧郁,总让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擦亮镜子,从不同角度观察五官。它一如既往的没有往好的发展,也没有坏成一团糟。肤色正常,有几粒黄褐斑在颧骨上方落户,这已经是前几年的事了,属常驻居民。眼睑下面生出些许令人不爽的细纹,这是没办法的事,时光再忙,也不会忽视我的存在。印堂没有发黑发青或者显示出什么有关厄运的征兆。鼻翼端正。眉毛残了,为人力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