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戏说人生>好的,燕子。

好的,燕子。

发布时间:2017-11-24 14:16 投稿者: 千喻
张三起床的时候,江城三月的雨还没有停,平日里整饬的街道上总会有雨水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冲洗出来的烟头和纸巾,汽车替代了公鸡在城市的清晨打鸣,堵车的时候格外高亢。张三拉开窗帘,拿擦完脸的毛巾顺手擦了一把窗户,雨小了一些,打开窗户,张三猛吸了一口干净空气,心肺里充满幸福,武汉的空气在时隔两年零三天之后,终于......

  张三起床的时候,江城三月的雨还没有停,平日里整饬的街道上总会有雨水不知道从哪个角落冲洗出来的烟头和纸巾,汽车替代了公鸡在城市的清晨打鸣,堵车的时候格外高亢。张三拉开窗帘,拿擦完脸的毛巾顺手擦了一把窗户,雨小了一些,打开窗户,张三猛吸了一口干净空气,心肺里充满幸福,武汉的空气在时隔两年零三天之后,终于有了燕子的气息,清澈的,干冽的。

  燕子和张三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张三留在江城大学做助教,燕子考验去了厦门,又交换生去了澳洲,如今总算回来了。大学那会儿,燕子是江大的风云人物:外语系系花,所以张三连带成了半个风云人物。

  有些时候,电影里的故事在现实中发生了,像经历事故以后心有余悸。

  江城大学以江城冠名,但实际上是江城一所三流的一本院校,无数不知轻重的年青人,因为这名字选了这学校,而张三以他的分数实力调剂进了江大哲学系,这年头搞哲学的都已经进了隔壁第八医院,第八医院全称江城第八人民医院精神病院。燕子和张三第一次见,也是因为第八医院。2012年9月11日上午7点40分,张三从红孩儿网吧出来,嘴里的"南京"点起来,穿过50米江大和第八医院的巷子,就可以从矮墙翻到医学院的实验室,解剖部这边基本没人敢来,只是张三是哲学系,还是大二的老司机,万一从地府出来个王朝马汉,张三一张嘴都能忽悠回去。巷子不长,快到了巷口,一个人影突然撞了进来,那是张三生命里最不能解释的定理。张三惊魂未定,又冲进来一个人,张三一看这人就明白了。江大右边紧挨着第八医院,也算邻居,这里面有个病人,前几年得了间接并发型食色精神病,平日正常,但凡看见黄颜色就发病,清醒的时候隔三差五变着法逃出去,只要到了十字路口,见着黄灯就疯了。张三看了摔在地上的姑娘,吐掉嘴里的烟就冲了上去。这姑娘也反应过来,赶紧喊人过来帮忙,给这病人送回了第八医院。折腾完了张三才来得及看这姑娘,黑着眼圈问,你没事吧。姑娘脚崴了,跟着走了两步说,我没事。张三听了脑门也黑了,把她手边的行李箱夺过来,说,你是新生吧,我叫张三,大二的。姑娘跟在后面,说,我叫燕子。话音落地,前面的张三也摔在地上。张三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军训期间,燕子每天都过来看望,一来二去,哲学系的张三成了江大半个风云人物。

  我们每天都遇见人,会有不同时期的朋友,仔细想想已经记不起来当时见面的情形,但是有些人却不一样,比如亚当遇见夏娃,比如鸡蛋遇上番茄,比如张三遇见燕子。

  两年零三天,燕子回到了江城。

  张三出了门,江城的另一头是清江机场,燕子会在天空飞下来,风雨无阻。张三找教授借了车子,出江大遛弯上了高速,八点半就到了机场,结果飞机晚点,下午三点才到。张三坐在接机厅睡的正好,感觉有人在喊,张三,张三,睁开眼燕子已经在眼前了。

  张三有想过第一句要说什么,应该怎么去表达"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最后挠挠头发,说了句,回来了。

  燕子说,走吧。

  张三赶紧接了行李箱跟了上去,闻着空气里多了燕子的味道,心想,燕子换了洗发水。

  上了车,燕子说,我们先去江阁酒店,我订了房间。张三想说回家吧,出口却成了,好的,燕子!

  燕子说,把你手机给我。

  张三腾出手把手机递给燕子,说,怎么,还要审查啊。

  燕子说,我改名字了,你什么时候买的车?

  张三立马严肃脸,说,车是人杨教授的,不是,有话好说,你好好的怎么改名字?

  燕子说,想换。一面把手机塞进来张三口袋,就闭上了眼睛。

  反正你都是我的燕子,张三嘟囔一句,一脚油门进了高速。雨渐渐大,巨大的飞机在车窗外面,沉重却坚定的起飞。张三把音响关小,隐隐约约的,有人在唱,让我让再看你一眼,从南到北……

  回到江大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下课的学生从栋楼里出来,三三两两撑着伞,留着胡渣的男生,在屋檐下点一根香烟,在即将抽完烟的时候冲出去。

  张三撑着一把三人伞,逆着人流的方向走。燕子停下来,她牵起张三的手,看着张三,我们去食堂吃饭吧。

  四年以前,在这个位置,下着雨的傍晚,这样的场景,她这般说,张三,我们去食堂吃饭吧。

  张三感到无比的幸福,说,好的,燕子。

  吃罢饭雨也停了,两人牵着手走到操场。考研那会儿,燕子压力大,张三天天晚上陪燕子在这儿跑步。燕子说,我们来跑步吧。说完就跑起来,张三笑笑就跑上去,兜里的诺基亚掉下来,但手机的吊坠却不见了。张三追上燕子,问,燕子,你拿了我吊坠?

  燕子喘口气,说,嗯。

  跑了十圈,两人的鞋子全湿了。终于停下来,燕子说,张三,我要回酒店了,你不用送我,我给你发消息。

  张三看着燕子,可能过了十分钟钟,也可能是一秒钟,说,好的,燕子。

  张三找了个台阶坐下来,掏出"南京",手抖了半晌才点上,抽了半支烟,手机来了短信,显示姓名是燕飞。张三小心翼翼把最后一口烟抽完,点开了短信。

  "张三,我要分手。"

  "张三,对不起。"

  "张三,保重。"

  张三看见燕子手机上没有另一半的吊饰,张三听见燕子在奔跑的时候眼泪滴在暗红的塑胶跑道,张三知道燕子终究是要离开的。

  张三想起2012年9月11日上午7点40分的那个巷口被吐在地上的香烟,它在巷口明亮的阳光下升起缥缈的烟雾,笼罩着江城经久不散。巷子里有一个疯子,有十九岁的张三和他的燕子。

  我们有过深刻的怨憎,有寡淡的相处,有分离两地的身心,在日夜交汇的时候看不到你,这些经历都是我们的爱情,兜兜转转,只是最后希望是你,有一盏灯和一杯热汤。

  三月的江城又下起雨,雨滴在张三的脸上,他想点一根烟,没打着火终于让他放声大哭。

  张三回了短信,好的,燕子。

12下一页

上一篇: 有花,有诗,也有酒,   下一篇: 倾听者
1、“好的,燕子。”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好的,燕子。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76/,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最新戏说人生
我对鲲真正认真的时候便是那天晚上,那时我们在一起不过几天,他便把我带到他的姐姐们面前,说,这是青舒。 于是,我便走进了我不曾触碰过的他的生活。 夜晚的霓虹灯迷离着一整个城市的昏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九 四点四十八分二十一秒,我们准时到家。和刘志预测的分毫不差。家里和一个多月前一样,我们用了一个小时把一、二、三楼归置了归置,汽车停在一楼的北边。 晚饭是我去学校打的。整个进餐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文:青鸟 世间诸事皆有因果,佛却言世事皆无解。道人生是一曲折子戏。繁华在外,悲凉在内。一场悲欢与欣喜。演绎的只是注定的结局。 ----题记 一杯清茶,看淡了尘世的浮华;一首琴韵?......【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原创思维小说作者:钟明磊 女人站在厨房中,手中碗在哗哗的水声翻转着,此时门被突然打开,女人抬头望了一眼,跑进来的女孩不住的喊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 我知道我是一块奇异的石头,因为我有灵性,可以感知人类的意识,也有自己的意识。 我全身水蓝,是那种非常纯净的蓝色,表面也泛着淡淡的浅蓝色的光。世人称我为“冰蓝之石”。也因如此,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原创思维小说作者:钟明磊 手中提着灯盏的宫女们推开门“慧德娘娘还是早点休息吧”蜷息着脚裸看着摇曳的灯盏,她的心仿佛让自己可以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原创思维小说作者:钟明磊 杜雪颜倚坐在床边,看着身边熟睡的婴儿,她的嘴角微微上扬着幸福的微笑。慢慢的闭上的眼睛出现着钟若霄,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任性的2014年刚刚过去,某机关年底的测评工作便被提上了工作日程。今年的测评该如何进行呢,谁心里都没有谱,只有好事者在各个办公室之间窜来窜去的,将所谓的内幕消息搅得满天飞。 倒是事务处的老王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柒柒这个名字是六婶的女儿小红给她起的名字。 柒柒出生的时候,她前面已经有六个兄弟姐妹了。 因为是最后一个小孩,柒柒的个头长得比兄弟姐妹都要小,又因为妈妈奶水不够,个头小的柒柒又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官,有大有小;官儿迷,没有大小。有的官儿,看来很严肃,但实际上和蔼可亲,与人为善;有的官儿对人一脸笑,似乎平易近人,却是“笑面虎”。 官儿迷舒定就是后者。 舒定,男,汉族,1966年出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日暮将近,天色渐暗,在弯曲不平的乡村路上,有一位老人下班后正在吃力的蹬着三轮车往回家的路上赶,疏散花白的头发显得比较零乱,破旧的衣服上也沾满了灰尘,瘦弱的身体在寒风中显得更萎缩。这位老人就是我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个朋友跟我讲了他今年夏天亲身经历的一个故事: 九月中旬,公司派他出差火炉南京,因为那里新招商了一家加盟店,公司让他过去做一个礼拜的指导。 那天下午,他坐动车赶到南京,接站的是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农村小学办到了家门口。办学的格局现已成了历史:一个村办一所完全小学,如果是大村,下面再设教学点。教学点一般一至二名教师,最多开两个班,招收学生一至四年级,复式教学,读高年级就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风行者 (一) 我的名字叫奥蕾莉亚.风行者,任职奎尔萨拉斯王国高等精灵游侠将军,游侠将军是统领奎尔萨拉斯所有军事力量和银月城护卫军的总指挥。我有两位尚未成年的妹妹和一位年幼的弟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天!上帝啊!怎么不给我留活路啊!完了完了,现在怎么办,好不容易逃出来,又遇见哥哥?!哦买噶!这是不是代表我还要被捉回去…… 怎么办怎么办。。。。。 怎么办。。。。 不对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媒婆驾到 转眼间1944年关将至,在寒冷与贫穷中挣扎的人们也迎来了又一个开始。然而,在这个村落里,依旧包含着世俗偏见、封建迂腐,它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紫霞 第四章 左青的出现 整整一季闷热的夏,终究在知了的聒噪中渐渐落下了帷幕。六年的生活像是水一般蒸发进时光之中,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出生在一个靠海的小镇,跟其他孩子们一样,快乐而无忧无虑的成长,但身边总是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事发生。大人们似乎也知道些什么,每年镇上都有大型的祭祀仪式,大人们每年都非常诚心的祈祷着,有时母亲还会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臭丫头,你昨晚死去那里了,你大爷的,我生日你居然没到场!”男孩掐着女孩的脸蛋说。 “你丫的,你这是重色轻友的家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老张,听说你家娃儿要高考喽!咋不回家陪娃儿,给娃儿弄点好吃的?”“你家娃学习那么好,考个大学没问题,以后不用接你的班喽!”一群粗糙的汉子抽着粗糙的烟。其中一个叫老张的人搓了搓手,拿下耳朵上别着的烟,“啪”的点燃,深吸一口,吐出烟圈,“俺家娃儿不用管,自己要强着呢。管多了嫌俺烦,俺家婆娘身体不好,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到底穿哪一件衣服呢?”文丽拿起一件白底蓝花的长袖衫在穿衣镜前边比对边喃喃自语道。下午,在农贸市场卖菜的文丽接到一个声音既陌生却略显熟悉的电话:“文丽同学,下午凌云饭庄二楼宴会厅同学聚会,不见不散。”“我,我,我.......”还没等文丽回过神来,对方的电话便已经挂断。文丽沉思良久,恍然大悟:这电......【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时,俞伯牙坐在晋国国公府内,面无表情。透风的大厅中,凉风习习,让人感到舒服极了!一众士大夫沉醉无声,只留下袅袅的琴音,回溯飘荡!漫天飘动的纱般帷帐微妙起舞与伯牙的琴声相辅相依,浑若天成!秋风中肃杀的秋叶也在这天际漫天飞舞,一曲《白雪》隐隐间竟然透露出了寒冬的凌烈让这天色也冷淡了三分!俞伯牙兀自收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静静置身于一帘幽梦中,低眉的思念,借何日的流云话心中凄迷?玫瑰,随风凋零,渐渐失去了归途的方向。——题记[1]独坐在雨中的墙角,默默聆听风的来往,今夜,我只做安静的聆听者,听风和雨的窃窃私语,听苍凉隐遁在潮湿的泥土里低低地清唱……总以为林风会一直停留在我目光所及的地方,人,不来不去;情,不增不减。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一部他不是s市传奇1s市传奇一班地铁上,人们都在倦怠着坐着站着。黄絮坐在一节车厢里,黄絮看到坐在自己对面的人带起了耳机,黄絮也打开耳机听起了歌,“听见冬天的离开,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对面的人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黄絮在s市上班,每天都要乘地铁去上班,然后再回去,这样的坐地铁挺无聊的,他就会在地铁上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他是个孤独的老人。六个月前,刚过了六十岁生日。也就在六个月前,他办理了退休,离开了工作三十八年的工作岗位。此前,他一直在绿原县档案局工作,三十八年里,他从没挪动过。档案局有许多秘密。这些秘密都藏在那些档案里!在他三十八年的工作中,看过许多档案。那些档案里的秘密,就从档案,躲进他的心里。一个人心里装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