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小妹的主见10--30_第六章小妹的主见10--30故事新编- 查字典小小说网

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故事新编>第六章小妹的主见10--30

第六章小妹的主见10--30

发布时间:2017-11-08 15:08 投稿者: 赵洁
小妹和帮工男离开后,那些多嘴婆少了事非话题,她耳朵清静了,有时看到她们,调戏两句,“哎呀,张婶啊,怎没听到你笑谈床上风流事,”李姐啊,咋见你走路无精打采,是不是晚上,被男人捣鼓多了,身体再好也不能天天捣鼓啊”,现在,她依然挺着胸,气昂昂的走路,这些婆娘见她躲她,她的玩笑话里带刺,刺中她们的喉,无反驳......

小妹和帮工男离开后,那些多嘴婆少了事非话题,她耳朵清静了,有时看到她们,调戏两句,“哎呀,张婶啊,怎没听到你笑谈床上风流事,”李姐啊,咋见你走路无精打采,是不是晚上,被男人捣鼓多了,身体再好也不能天天捣鼓啊”,现在,她依然挺着胸,气昂昂的走路,这些婆娘见她躲她,她的玩笑话里带刺,刺中她们的喉,无反驳的声音。

两个儿子态度转变了,休息天,回家看看,问问这问问那,小妹心感到温欣,她也把自己的想法说出,“你妈老了,也不想靠你们服伺,你妈有一个愿望,想成立一个家,”大儿子问“和谁成家,”“别人给我介绍一个,接触一段时间,感觉人还是不错的,我想证求你们的意见”。

小儿子怨求道“妈,你一个人不是挺好的吗?干吗要结婚,妈你放心,你把我们养大不容易,辛辛苦苦一辈子,你老了,走不动了,我们怎会不管你呢?”“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有家庭,到了那一天,我到哪家都是添负担,再说你们有工作,哪有时间照顾我,我结了婚,有个家,有什么事家里解决,也不用你们操心烦神,有个头疼脑热的,可以互相关照”。“妈,你一人多自在多自由,结了婚你就担起责任,你对他的责任,他对你的责任,搞不好还吵嘴呃气,到哪时没有后悔药吃”。

“你放心,你妈是讲情讲理的人,尊重感情的人,他对我好,我对他更好,他对我不好,我对他更不好,”“妈,你真要结婚,我没法阻挡,可有一句话说在先头,结婚后,你俩和睦生活,我常回来看看,你俩吵闹,别怪我不会回家看你”,“好,你这话我记在心上”。

大儿子支持她成家,认识也高些,子女没有权力干涉老人的生活愿望和幸福,他关心的是,对方人品性格 健康 经济状况。

小妹从几个月的接触中,把自己的感受告诉儿子,“大棍是一位随和的人,包容力强,不斤斤计较个人得失,能听好话,也能听坏话,有缺点改正也快,经济方面,他从领导岗位上退休,养老金属于中上等水平,现在继续打工,收入也不错”大儿听了不但放心妈的选择,还赞赏她的眼光,

小妹对儿子说,“这事急不得,他要卖房,大儿子愿不愿搬,就是愿搬,也有搬的时间,要卖也要等到买主,时间还是不定数,但这事也慢不得,时间长了,夜长梦多,也有接外生枝的可能,缘分来了就要抓住机会,不然终身后悔”。接着又说“我住的房子,是你们的老爸丢下的遗产,属于你俩个,如果,他那边的事处理顺当,我把房子交给你俩,如果处理的不顺当,我想把这房装修一下,做婚房用一段时间,每个月付租金”。

小儿子说“看你说的,好像我们等钱买米似的,你安心住,只要你幸福快乐,住多久都行。”“大儿子也说“谁要你给租金,这房子也有你一份,我哪敢抹着良心收这钱。”“听我的,不是收我的租金,是收他的租金,我会和他讲明,在哪儿住都要付钱的,他找的不是富婆,他找的是靠劳动吃饭的平民,应该承担一部分付出”。

小妹这边的事很顺利的敲定,大棍休息天跑来,一脸哭丧的样子,告诉她,那天下午回到家,把卖房的事告诉他,儿子说“老爸,你真傻,结婚是感情用事,开始是剃头担一头热,时间长了,慢慢变冷,你把房子卖了,到时候想回来,哪里是你家,哪个子女愿意接收你,你这不是把自己的后路堵死了吗。你再想想,城镇改造,马路扩宽,我们家的临街房,在必拆之内,你现在卖房,镇上的房价低,能卖多少钱,这拆与卖的差价,你好好算算。我还想把一楼的三间房,改成门面房,出租出去,钱又能滚进来,”接着又说“你卖房我不同意,也不愿搬,你结婚,我不干涉,为了结婚打破家的平静,我不同意”。“结婚卖房,是我的权力,”“爸,你冷静的想一想,感情的账要算,经济的账也要算,既然有感情,需要在一起生活,那就在外租房结婚,不是两全其美吗”。

大棍听儿子开导,矛塞顿开,租房和借钱买房是两回事,小妹不同意借钱买房,没说不同意租房,就是不同意租房,这事也要和她商量。

小妹听到大棍的叙说,觉得大儿子的话有道理,镇上的房子,卖不了多少钱,放在哪儿等拆迁,就是资产增值,再说俩人感情再好,总有一个先死后死问题,他如长寿陪伴到我的尽头,他可以回到镇上的家里渡余生,把房卖了,回不去了,住在这儿算什么,谁又来照顾他,儿子能让他住下去就不错了,哪有工夫服伺他。

小妹说“我原本想你买新房结婚,看你条件不怎样,就要求买二手房,现在连二手房都买不起,要租房结婚,你真是个穷光蛋,你没有钱还冒冲大头鬼,往我账上打十万,要装修早点店,我还以为我遇到财神菩萨,后辈的吃穿喝用全指望你,真是茫茫期待一场空,到头来都为他人做嫁衣裳”。

“我不是没钱,买一套两居室的二手房,要六七十万,我没这么多钱,不瞒你说,只有它的一半,这一半够我们生活好多年,再说我有可观的退休金,还在继续工作,结婚后的日子不会为钱犯愁,”

“不要把话说绝了,我们家有个近邻,听父辈讲,他家解放前开米行,解放后还做米生意,看到家里堆满白花花的米粒,对天长啸,我这辈子不会被饿死,说这话的时候,他有五十多岁,没想到六零年前后的三年自然灾害,他却被活活饿死,世事难料,人生难料,过头饭能吃,过头话不能说”。

大棍问,“咱俩的事怎么办?”“你看怎么”“我听你的,”“好,先把我的房租下来,我这房是我死去的男人,留给孩子的遗产,不是白住的,要付租金,”“租金没问题,我买不起房还是能付的起租金,”“又说大话,真是十个男人,九个泡,一个不泡是傻瓜,”“这做婚房不是小了吗”“要那么大打拳练武吗?有床那么大的地方,就够你使拳练武的,你以为把你那边的破烂家具搬来,我告诉你我这房家具和杂七杂八的东西都要扔掉,利用墙壁做几个壁柜,场子不就出来了”。

“我听你的,只要你不嫌小,我还嫌大呢”“真会说话,不愧是官场上混事虫,见风使舵溜须啪马”。

现在小妹怎么说他,他都乐滋滋的,解决了房子的大问题,结婚看到了曙光,他太佩服她,在他这儿是难题,在她那儿就化解,反而明白,几十年官位原地踏步,就是没有找到小妹,如果找到小妹,可能当个县长 市长 甚至省长干干,以前的几个老婆,好像没长头脑,大事小事都问他,他的精力小半在工作上,大半在家庭上,这就看出有文化和没文化的区别,城里人和乡下人的区别,他对以前的女人谈不上爱,她们个个是软泥巴,捏的手都酸了,也捏不出心里的爱,他先从外表看中小妹,和她接触心里有了爱,爱的想早一天融为一体,可她总是给他难题,这不又交给他,怎么装饰婚房的难题。

和小妹告别,在路上想,婚房是装欧式的,古典的,现代的,简约的,等等,他问小妹,小妹不告诉他,要他自己拿主意。

现在,他感到他就是以前死去的老婆,没得头脑。没得方向。谁叫他是男人呢,一家之主,必须挑起担子呢。

在心里,挑不起来,还有小妹呢,也就倘然许多,加快车的速度向家奔去。

12下一页

上一篇: 笼中鸟   下一篇: 人圈、三
1、“第六章小妹的主见10--30”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第六章小妹的主见10--30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70/,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故事新编
两个人相爱,不光是要有爱,还要有责任。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所以,在23岁这年,我打算面对婚姻,我要带着一份责任感,和对婚姻的朦胧感,嫁掉。并且,他是一个重度植物人,一辈子的饮食起居,日常花销,都要我来照料,他,还是独生子,他爸妈也需要我照顾,这点,我可以承受。还有一点,我与他,可能无法生小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橘黄的街灯,有些许暗淡,或许是因为气温的缘故吧。冰冷的空气,清冷的街道,薄薄的像披上了层轻纱,原本明亮的街灯看上去黯淡失色,像蔫了的茄子。透过辐射下来的灯光,隐约可见天零零散散飘着雪粒子夹带着丝丝细雨,看上去纤纤如丝。街道两旁高耸着的电线杆子,脸肃穆,像丢失了枪的卫士,显的略有恐慌面露沮丧。一辆辆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天,缕缕阳光冲破了万丈厚的乌云,给予万物新生的希望;夏天,斑斑阳光穿透了茂盛的枝叶,给予绿树成荫的热衷;秋天,丝丝阳光射熟了枝头的果实,给予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勇气;冬天,捧捧阳光融化了坚固的冰寻,给予不怕困难的信心.只要有阳光地地方就应该有我们的自信的笑脸,只要有阳光,就不会没有希望.阳光是一剂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一一隐没在历史深处的汾阳文明汾阳,至今留有远古人类奔波奋斗足迹。透过那些边山丘陵地带残存的峪道河,杏花东堡,段家庄等等众多仰韶遗址,使我们看到远古先人们,依山群居,靠林而生的生活情景,那些残留的石斧、石犁、石球、陶片、骨刀,无不印证着汾阳人与恶劣的自然环境相抗争的不屈生命力。他们爬山采野果,下湖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真像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坐在光线暗淡的角落里将我们一页页已经发生的往事撕碎,然后将碎片随地乱抛,让记忆的旋风卷进大脑的垃圾场里。我们好像已经习惯了时间的疯癫与残酷,在日升日落里忙碌旋转,在四季轮回中生老病死。黄昏的时候我独自爬到楼顶,一边往嘴里灌着罐装啤酒,一边远眺着绛紫色的夕阳沉落在高低起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七)故交情深永不忘1999年11月初,老伴得了十几年的类风湿关节炎越来越严重,疼痛难忍,不得不回上海治疗。我因忙于工作,又要分房搬家,一时脱不开身,不能陪她回去,大女儿正巧又不在上海,弟妹们都要上班工作,谁来照顾她呢?我心急如焚,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两个女儿从北京打来电话,关切地说“请个保姆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时间的触角悄悄摸进4月门楣的时候,残喘于早春里的最后一丝冷,只在清明节里象征性地挣扎一番儿,便被春天强健有力的双脚死死踩住,动弹不得。此时杏花桃花虽已早早落败,槐花火石榴花开尚早,但这在这片被高墙电网封闭着的区域里,几棵海棠花樱花却开得正旺,那一团团灿然的场面同这里严肃压抑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宋校长五短身材,细眼厚唇,长得龌里龌龊的。不是戴一副眼镜,还以为是到校园里收破烂的小摊贩呢!宋校长虽然个矮,声音却出奇地高,显得底气十足。教职工例会上,宋校长要么不发火,发起火来,是特别地可怕眉毛倒竖着,眼镜在鼻梁上一耸一耸的,整个脸都扭曲变了形。一句“他妈的,混蛋。”吓得坐在底下的老师们噤若寒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红枫,江湖赫赫有名的神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那年那月那日,她遇见了慕容夜。从此便认定他,缠着他。她弃尽她所有一切,易名为红叶,只为跟在他身边。“夜,”她含笑望着他,“你想要什么呀?”“听说江湖神偷红枫从前得了一把宝剑,名曰紫夜剑,传说那把剑通身泛着紫光,我……”他欲言又止,望着她。“我定不负你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三年前,镇政府对镇直各单位的党建工作进行考核,定为优秀则每个教职工奖一个月的工资。考核表中设有一票否决的条文,如果有人触犯了其中的任何一条,所有的职工都没有了奖金。那一年春季,镇小的校长和总务主任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触犯了一票否决条文,不少人开始议论起奖一个月工资的事来。校长听说后眯着眼,说“我是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八章西征今天的马红兵特别的兴奋,他扛着枪走在队伍的后面唱起了山歌;皇帝只一个咋不让我坐?我偌当皇帝是非绝不多。你要没老婆我给你找一个,漂不漂亮不敢说,保你睡个暖被窝。看而今,军阀混战他管不了,你说这个皇帝他可笑不可笑。为什么皇帝就一个?偌大的清廷快灭咯,三百年的江山谁来坐?这个皇帝不是个好鸟,泱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个拎着酒坛子的人至今在我脑海里久久散不去,而那漂浮红尘的往事或许早已成为过眼云烟。从我记事以来我就一直生活在道观里,观里很多师兄还有师傅。他们对我很好,可是从来不教我学道。我问师傅为什么?师傅摸着长长的发白的胡子说道“道无止境,心中有道,方为大道。”我实在弄不明白师傅话中之意,我只是想学道法而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入冬之后,田里的农活总算结束。闲下来,老孙才感觉到,天气渐渐变冷,腰腿疼的老毛病又犯了。小孙是老孙唯一的儿子,大学毕业就在城里工作,还当了大官。街坊们都翘起大拇指夸,这孩子不但混的有出息,还孝顺着呢。小孙听说了老孙的状况,立马抽空开车把老孙拉到了城里中医院,办理住院手续。小孙对老孙说,如今生活条件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关于蜻蜓的故事,我总会想起林黛玉的葬花吟的开场白——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就此以诗句作为题目,或是扣准了蜻蜓的一生。16岁的她身高已长成,162cm,纤手细腰,水灵娇嫩,乌黑的长发顺直自然。站立众多颜色各异的女人群中是那样天纯。只有她的美才给她些许自信,父母是这座城市的拾荒者,没有上高的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前些年,我所在的小镇常常组织元旦长跑活动,镇直各单位组队参加,有的单位穿着统一的运动服,有的单位穿着统一的冲锋衣。单位底子厚薄,只要看穿着就一目了然了。记得在首届长跑时,镇小代表队没有统一服装,看起来花里胡哨,好多人在那儿小声嘀咕“下次我们也要统一服装!”于是,第二届长跑前一个月,活泼开朗的谈老师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夜。如凉水一般,令人有些发冷外边的世界,像是包裹在黑色的城墙里,没有一丝光亮,唯有几丝凉风时不时的经过,才与人一些安慰。此时的D镇也显得格外的宁静,昏暗的街灯在此刻格外的亮眼,黄色的眸子引导着车辆前行着,开向黑暗的更深处。灯光下依稀可见有什么东西在那里移动,此时当是深夜里潜行的动物的天下,趁着黑夜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孩子的哭闹这些天弄得秀秀精神恍惚。这个宝贝儿整哭,是不舒服?还是呼唤她爸爸归来?医院是去过了,大夫检查了一遍身体,说无大碍。“孩子可能是吃不饱,不行就让她吃奶粉吧!”大夫交待。可秀秀舍不得啊!毕竟两个多月的孩子就给她断奶,初为人母的秀秀下不了这个狠心。“这孩子不吃奶粉,母乳不足怎么办呢?”秀秀翻来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冬日的一场早雪过后天气回升到10度左右,午后的阳光暖和怡人,几位中老年人蹲在村路边的墙角,懒懒地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将近70岁的董老上穿深蓝色的破中山服,吸烟烧的窟窿露出儿子多年前曾穿的绿毛衣,下身穿一条十多年前的直通黑裤子,脚蹬一双已露脚指头的黄军用鞋,浑身沾满泥土和油渍,迈着自信的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亚诺上校回想起它诞生的情景的情景.他作为第一个超时空类人机器人出现在人类面前.他浑身插满管子,躺在一个装满黄色液体的大容器里.”好啊,陈博士,我们终于研制出609号了.”’’主席先生,我们马上可以投入生产到时候超时空智能机器人就会进入人们生产生活的每个领域,您可是人类的大功臣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陶伟这些日子特烦。“都是那丁市长办的好事”。陶伟走下飞机,不由自主的嘟哝。实际上,说那个丁市长就是陶伟的妈妈。可陶伟在家里也这么称谓。他们家就这般文化氛围。譬如丁市长叫陶伟的爸爸,很少叫老公。总是“陶局长”怎么怎么,老公的称呼是跟着官衔走的。原来陶伟的爸爸在县里当书记,丁市长自然也是“陶书记”怎么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味美好(2)我写到“瘾”字的时候,与回味美好(1)是不是有点离题了?别人认为,我无法想象和推断,但我学什么做什么容易着迷,也可以说成易成瘾、好变痴、会走火入魔等,这一点我对自己十分清楚,情感上也是一样。我与政委小女儿的那段花痴经历,在很短的时间里,如干柴烈火,迅速熊熊燃烧。“小白猫”。我喊着。这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闺女第一次学会用筷子吃饭,妈妈就告诉她,手的位置一定要往下放。那种突然变得严肃的表情,让闺女一脸茫然。妈妈可是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人,最温柔的妈妈。闺女稍微大点了,妈妈干脆在筷子上做了一个记号。闺女的手要是高了,妈妈就会大发雷霆,与平时的表现,判若两人。闺女很想知道为什么?爸爸说,我和你妈妈是我在南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早饭后,妈妈下楼送儿子上学。刚到楼道口,一股寒流袭来,只见一片洁白的世界。昨晚下了一场大雪,儿子对妈妈说,停放的汽车变成奶油面包了。妈妈这是第一次步行送儿子上学。不仅仅是雪天不能骑车,还有一个原因,妈妈暂时还不能告诉儿子。有人摔倒了,也有自行车电动车躺在地上,一辆汽车,拐弯时候,前轮一直打滑,撞到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江君在林业人事制度改革时,选择了“买断”下岗。之后,在县城跑环城,生意一直很好。没想到五年后,客运公司推行“环城的士”,他的面的生意开始不够景气,好在儿女都参加了工作,没有了过重的经济压力。天命之年的江君根据自己的人生经验,觉得回原系统上班比搞个体要好一些了,老同事告诉他乡镇林业站岗位有空缺,而且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0年前,有一群住在县城的30多岁的女人,她们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早上去小镇,下班后又回去。夏天的一个早上,一车女人讲着自认为有趣的事情。文化站副站长朱说“夫妻约定把睡觉叫上课。一日老婆发短信给老公‘今晚上课!’老公答‘今晚有应酬,改自习!’老婆不悦。第二天老公对老婆说‘今晚上课。’老婆答道‘昨晚已请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