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自嘲

发布时间:2017-09-28 11:02 投稿者: 忠珍
石头从一个教师成为主任,后又当了副校长,全得益于排名次。不过,在18年的校副上出了“鬼”,学校考核一直排在尾巴上,着实让他茫然了“一代人”的功夫。三年前遇到一所镇小调走了校长,被“人”举荐,才幸运地“转了正”。走马上任,神采飞扬,仿佛“千里马”终于寻到了“伯乐”,身材似乎也比过去高了一大截。很快,他......

石头从一个教师成为主任,后又当了副校长,全得益于排名次。不过,在18年的校副上出了“鬼”,学校考核一直排在尾巴上,着实让他茫然了“一代人”的功夫。三年前遇到一所镇小调走了校长,被“人”举荐,才幸运地“转了正”。

走马上任,神采飞扬,仿佛“千里马”终于寻到了“伯乐”,身材似乎也比过去高了一大截。很快,他便与考核较上了劲儿。在他看来,这个非常重要,做好了,学校位居全县榜首,自己更会出名。

在石的授意下,副校长王围绕县局考核学校的方案制定出部门和教师考核细则,其中打分表是方案中的重点,满分为100。王绞尽脑汁,不知熬了多少个通宵,才把草案放在石的老板桌上。面对王的成果,石没有发出爽朗的笑声。这使王忐忑不安起来,因为石的笑声代表了他的评价。王离开后,石逐条考量起来,反复琢磨了一个月,修改了三条,再冷处理了一个月,才达到自己的意愿。

为了体现民主理校的理念,石在两次中层干部专题会后,主持召开了教职工代表大会,最后召开全体教职工大会。在全会上,他理直气壮地说“老师们,现在教育强镇的目标摆在我们面前,任务十分明确,那就是必须在全县拿第一。只要我们镇小(全镇只有一所学校)考核第一,我们镇自然就成了教育强镇。为了实现这一催人奋进的目标,我们围绕县局考核学校的方案制定了各处室及教师的考核办法,现在请吴校长宣读!”吴边读边稍加解释,约两个小时才方案宣读完毕。石马上接过话筒“现在我们表决,同意的请举手!”台上的齐刷刷,台下的陆续举了起来。“现在我宣布全票通过。”石底气有点儿不足,但还是显得极为得意。

老黄看出来了其中的端倪,自言自语“如此看中‘政绩’,如此看中‘排名’,总有一天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石上任的第一年,学校考核在全县8个乡镇中位居第四,教师排名,“管理层”名列前茅;第二年位居第二,“管理层”名列前茅;第三年位居第一,“管理层”名列前茅。在这三年里,荣誉全被“管理层”夺走,多余的名额才会给其他人。更具戏剧性的是学校排名第一的为满分,99为第二,依次最后一名为93。得前三的给予重奖,谁都觉得很滑稽,但是没有一个人反对。学校对前三的也加以重奖,并作专题片在镇电视台播放。

在第三年暑期集训大会上,石说“今年我们全县第一,我镇步入了教育强镇的行列,受到镇党委政府的好评。这一成绩的取得,全得益于中层干部围绕考核开展工作,我们取得的成绩像一颗珍珠永远闪耀在校史上﹍﹍”

今年,即石就任的第四年,镇党委政府对学校的工作大为不满,教育局只好将其撤换,因为镇小考核倒数第一。年轻教师莫名其妙,中层干部像丢了魂,只有与世无争的老黄镇定自若。

石被撤职,他是心服口服,因为他曾经戏弄过“摆尾巴”的校长。但是对考核结果“一落千丈”,他是百思不得其解。

那天,他在小饭馆喝闷酒,见老黄来吃盒饭,硬拉来小酌,要做东接客。碍于情面,老黄喝了三杯。石对老黄说“你说,去年我们全县第一,今年却全县倒数第一。怎么会这样?”老黄摇了摇头,说“教育是一门科学,科学的价值在于求真!教育是一门艺术,艺术的生命在于创新。学校一定要落实教育方针,按教育规律办事,促进学生全面发展。管理的实质在于调动人的积极性,要明确考核的目的和意义,学校排名、教师排名、学生排名早已是错误的理念和做法!多谢你的酒,我回去了。再见!”

看着老黄远去的背影,石感叹不已。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仰天哀叹“我天生是石头,自然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活该!活该!活该!”

有人说石邪了,那是猜测。不过自石办了交接手续后,再也没在小镇来过,那倒是真的。

12下一页

上一篇: 一只雄鹰的故事   下一篇: 一只玉镯和三个女人
1、“自嘲”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自嘲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65/,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故事新编
三年前,镇政府对镇直各单位的党建工作进行考核,定为优秀则每个教职工奖一个月的工资。考核表中设有一票否决的条文,如果有人触犯了其中的任何一条,所有的职工都没有了奖金。那一年春季,镇小的校长和总务主任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触犯了一票否决条文,不少人开始议论起奖一个月工资的事来。校长听说后眯着眼,说“我是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八章西征今天的马红兵特别的兴奋,他扛着枪走在队伍的后面唱起了山歌;皇帝只一个咋不让我坐?我偌当皇帝是非绝不多。你要没老婆我给你找一个,漂不漂亮不敢说,保你睡个暖被窝。看而今,军阀混战他管不了,你说这个皇帝他可笑不可笑。为什么皇帝就一个?偌大的清廷快灭咯,三百年的江山谁来坐?这个皇帝不是个好鸟,泱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个拎着酒坛子的人至今在我脑海里久久散不去,而那漂浮红尘的往事或许早已成为过眼云烟。从我记事以来我就一直生活在道观里,观里很多师兄还有师傅。他们对我很好,可是从来不教我学道。我问师傅为什么?师傅摸着长长的发白的胡子说道“道无止境,心中有道,方为大道。”我实在弄不明白师傅话中之意,我只是想学道法而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入冬之后,田里的农活总算结束。闲下来,老孙才感觉到,天气渐渐变冷,腰腿疼的老毛病又犯了。小孙是老孙唯一的儿子,大学毕业就在城里工作,还当了大官。街坊们都翘起大拇指夸,这孩子不但混的有出息,还孝顺着呢。小孙听说了老孙的状况,立马抽空开车把老孙拉到了城里中医院,办理住院手续。小孙对老孙说,如今生活条件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关于蜻蜓的故事,我总会想起林黛玉的葬花吟的开场白——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就此以诗句作为题目,或是扣准了蜻蜓的一生。16岁的她身高已长成,162cm,纤手细腰,水灵娇嫩,乌黑的长发顺直自然。站立众多颜色各异的女人群中是那样天纯。只有她的美才给她些许自信,父母是这座城市的拾荒者,没有上高的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前些年,我所在的小镇常常组织元旦长跑活动,镇直各单位组队参加,有的单位穿着统一的运动服,有的单位穿着统一的冲锋衣。单位底子厚薄,只要看穿着就一目了然了。记得在首届长跑时,镇小代表队没有统一服装,看起来花里胡哨,好多人在那儿小声嘀咕“下次我们也要统一服装!”于是,第二届长跑前一个月,活泼开朗的谈老师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夜。如凉水一般,令人有些发冷外边的世界,像是包裹在黑色的城墙里,没有一丝光亮,唯有几丝凉风时不时的经过,才与人一些安慰。此时的D镇也显得格外的宁静,昏暗的街灯在此刻格外的亮眼,黄色的眸子引导着车辆前行着,开向黑暗的更深处。灯光下依稀可见有什么东西在那里移动,此时当是深夜里潜行的动物的天下,趁着黑夜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孩子的哭闹这些天弄得秀秀精神恍惚。这个宝贝儿整哭,是不舒服?还是呼唤她爸爸归来?医院是去过了,大夫检查了一遍身体,说无大碍。“孩子可能是吃不饱,不行就让她吃奶粉吧!”大夫交待。可秀秀舍不得啊!毕竟两个多月的孩子就给她断奶,初为人母的秀秀下不了这个狠心。“这孩子不吃奶粉,母乳不足怎么办呢?”秀秀翻来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冬日的一场早雪过后天气回升到10度左右,午后的阳光暖和怡人,几位中老年人蹲在村路边的墙角,懒懒地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将近70岁的董老上穿深蓝色的破中山服,吸烟烧的窟窿露出儿子多年前曾穿的绿毛衣,下身穿一条十多年前的直通黑裤子,脚蹬一双已露脚指头的黄军用鞋,浑身沾满泥土和油渍,迈着自信的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亚诺上校回想起它诞生的情景的情景.他作为第一个超时空类人机器人出现在人类面前.他浑身插满管子,躺在一个装满黄色液体的大容器里.”好啊,陈博士,我们终于研制出609号了.”’’主席先生,我们马上可以投入生产到时候超时空智能机器人就会进入人们生产生活的每个领域,您可是人类的大功臣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陶伟这些日子特烦。“都是那丁市长办的好事”。陶伟走下飞机,不由自主的嘟哝。实际上,说那个丁市长就是陶伟的妈妈。可陶伟在家里也这么称谓。他们家就这般文化氛围。譬如丁市长叫陶伟的爸爸,很少叫老公。总是“陶局长”怎么怎么,老公的称呼是跟着官衔走的。原来陶伟的爸爸在县里当书记,丁市长自然也是“陶书记”怎么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味美好(2)我写到“瘾”字的时候,与回味美好(1)是不是有点离题了?别人认为,我无法想象和推断,但我学什么做什么容易着迷,也可以说成易成瘾、好变痴、会走火入魔等,这一点我对自己十分清楚,情感上也是一样。我与政委小女儿的那段花痴经历,在很短的时间里,如干柴烈火,迅速熊熊燃烧。“小白猫”。我喊着。这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闺女第一次学会用筷子吃饭,妈妈就告诉她,手的位置一定要往下放。那种突然变得严肃的表情,让闺女一脸茫然。妈妈可是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人,最温柔的妈妈。闺女稍微大点了,妈妈干脆在筷子上做了一个记号。闺女的手要是高了,妈妈就会大发雷霆,与平时的表现,判若两人。闺女很想知道为什么?爸爸说,我和你妈妈是我在南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早饭后,妈妈下楼送儿子上学。刚到楼道口,一股寒流袭来,只见一片洁白的世界。昨晚下了一场大雪,儿子对妈妈说,停放的汽车变成奶油面包了。妈妈这是第一次步行送儿子上学。不仅仅是雪天不能骑车,还有一个原因,妈妈暂时还不能告诉儿子。有人摔倒了,也有自行车电动车躺在地上,一辆汽车,拐弯时候,前轮一直打滑,撞到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江君在林业人事制度改革时,选择了“买断”下岗。之后,在县城跑环城,生意一直很好。没想到五年后,客运公司推行“环城的士”,他的面的生意开始不够景气,好在儿女都参加了工作,没有了过重的经济压力。天命之年的江君根据自己的人生经验,觉得回原系统上班比搞个体要好一些了,老同事告诉他乡镇林业站岗位有空缺,而且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0年前,有一群住在县城的30多岁的女人,她们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早上去小镇,下班后又回去。夏天的一个早上,一车女人讲着自认为有趣的事情。文化站副站长朱说“夫妻约定把睡觉叫上课。一日老婆发短信给老公‘今晚上课!’老公答‘今晚有应酬,改自习!’老婆不悦。第二天老公对老婆说‘今晚上课。’老婆答道‘昨晚已请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和玲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玲比我大一岁,大大眼睛特别好看。我们一起在同一个村里上小学,管理区上初中,镇里上高中。玲的家就在我家前面,我想见她了,就在她家后墙上连踹三脚,她会如一只小鸟,叽叽喳喳来到我身边,大大的眼睛看着我。那年,玲跟着吃国库粮的父亲,农转非去了远方的城市。我考上了大学,去另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要说那时我在崇实初级中学读初一时学习的课程是如何的,在这里我就简单的回想一下,当时学习的一些课程概况。初一学习的英语,使我印象颇为深刻,那英语课本里的课文是围绕着李雷和韩梅梅这些角色展开的。由此引出每篇课文中出现的重点单词、语法与翻译。每一课的单词以兰色的字样汇总在课本的最后若干业里。所分类的单词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泡酒,樱桃带来的缘份爱上泡酒,源于某年,收到了朋友从山东寄来的樱桃。彼时,由于快递不给力,收到时,快递箱里的杏已全部烂了,而樱桃,虽然没有坏,看起来疲惫之至,让我难以割舍。既然吃起来不新鲜了,不如泡酒吧!听说樱桃泡酒对风湿和痛风略有效果,而好像自己略有风湿初起症状,兴许这樱桃酒真有治疗效果呐!突然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王宪仁被日本人给折腾死了,拉回来扔到南河湾里,第二天就被狼给啃得只剩下一堆烂骨头。王宪民闹好了,一下子成了西流水的副部落长,一下子就抖了起来,斜背着一把王八盒子,歪戴个礼帽,整天在西流水街上转悠。这天他来到刘世元家里。发现刘世元和他的俩个闺女回来了,大丫和二丫打扮得比以前更加妖艳,那大屁股把旗袍顶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西流水从此成了一座人间地狱。人们早晨起来先是挑水,井台上的水桶排成了长长的一队,等到把水缸倒满了,就蹲在地上吃饭,那饭是什么饭吆,一个碗里没有几粒米,全是婆婆丁、捻捻转子、苣苣菜和水,匆匆忙忙喝了两碗稀汤菜饭,就赶紧拿起锄头,到南门口等着开门,过了时辰,人家就要关大门了,再开那得等到下午六点。要是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西流水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到处都是哭喊声。当天王亮就派三个部落警去东流水拉回了三大车白洋布,当下就分给了老百姓,家里死了人分一丈,家里没有死人的分五尺。分布的地点就在大街上,王大来拿了把尺子剪子亲自给大伙分。部落警王宪民在旁边帮忙,分到最后还剩了两卷,王宪民就对王亮说“哥,你一卷我一卷吧?”王亮就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沈昆在吴思颖身上用力的进出,尽管身下的女人媚眼如丝,但是他就如机器一般耸动着,没有半点兴趣。恍惚间,眼前闪过李悠柔一脸的娇笑妩媚,自己突然感觉来劲了,忽然间动作也猛烈了一些,弄得吴思颖失声呻吟尖叫,达到高潮。许久,屋里又陷入平静,沈昆从吴思颖身上翻了下来,躺在吴思颖身旁喘着粗气,闭着眼仿佛都是李悠柔......【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妹和帮工男离开后,那些多嘴婆少了事非话题,她耳朵清静了,有时看到她们,调戏两句,“哎呀,张婶啊,怎没听到你笑谈床上风流事,”李姐啊,咋见你走路无精打采,是不是晚上,被男人捣鼓多了,身体再好也不能天天捣鼓啊”,现在,她依然挺着胸,气昂昂的走路,这些婆娘见她躲她,她的玩笑话里带刺,刺中她们的喉,无反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佘老师工作了三十多年,已经快退休了,年度考核没有一次优秀,于是去寻根求源。那天晚上,她路过谈校长的后窗,听见说话的声音,便停住了脚步。谈的夫人说“老谈,今年你一定要给佘老师搞个先进个人,她的工作是有目共睹的。已经53岁了,还战斗在讲台上,业绩也不错,弄个年度考核优秀也行。不然,有点儿不受说。”“夫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