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短篇小说>好像天黑了

好像天黑了

发布时间:2017-08-30 17:02 投稿者: 爱讲故事的孩子
天总是那么的蓝,有一个梦在里面飞翔,这是一个蓝色的梦,梦的主人就叫蓝梦。如果有一天,天黑了,梦还会继续飞吗?“奶奶,我为什么叫蓝梦?”我依偎在奶奶的怀里问。“奶奶生活在蓝蓝的天空下很幸福,蓝蓝的天空下有一棵你爷爷唯一留下的蓝莓树。”奶奶抬头望了望蓝蓝的天空,然后又低下头指着院墙旁的那棵老蓝莓树对我说......

  天总是那么的蓝,有一个梦在里面飞翔,这是一个蓝色的梦,梦的主人就叫蓝梦。

  如果有一天,天黑了,梦还会继续飞吗?

  “奶奶,我为什么叫蓝梦?”我依偎在奶奶的怀里问。

  “奶奶生活在蓝蓝的天空下很幸福,蓝蓝的天空下有一棵你爷爷唯一留下的蓝莓树。”奶奶抬头望了望蓝蓝的天空,然后又低下头指着院墙旁的那棵老蓝莓树对我说,“还有我可爱的宝贝孙子陪着奶奶,你们都是奶奶最珍爱的东西,它叫蓝莓,你就叫蓝梦啦!蓝梦是奶奶对你的祝愿,希望你有一个像天空一样蓝的梦。”

  “蓝色的梦是个怎样的梦呀?真的会像天空一样的蓝吗?”我又接着问。

  “这个呀,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的。来,吃好吃的蓝莓果。”奶奶边递果儿给我边说道。

  儿时,总喜欢问奶奶这个不变的问题,奶奶的回答也总是如此不变,心想着快快长大,长大了,奶奶就会告诉我了,可是依偎在奶奶怀里幸福的日子一天又一天地过去了,蓝莓熟了又熟,不知又吃过了多少次,那香香甜甜的味道,我还是没长大,总以为奶奶会一直陪着我,等我长大后,告诉我那个梦,可是从那一天以后,一切都变了,那些话都只能永远地定格在了那片蓝蓝的天空下。

  那一天,一大清早家里便来了好多的亲戚,最疼爱我的小姨也来了,我高兴地向奶奶的房间跑去,边喊道:“奶奶,小姨来了,你快出来看呀!”

  “小梦,奶奶睡还没起呢?咱们就别喊醒她了,让她好好地睡吧,好吗?她累了那么多年也该好好休息了,爷爷也已经等她好多年了,是该去看看爷爷了。”小姨一把拉住我,把我抱在怀里呜咽地说。

  “小姨别哭了,我不喊醒奶奶了,以后乖乖的,我会让奶奶好好休息的。”平时小姨抱我时,总是一脸的笑,而今天她却哭了,说了一些让我听不明白的话,我以为自己犯错了,赶紧替小姨擦眼泪并安慰她。

  那天,小姨给了我一袋糖果后,我便被母亲带进小屋子里,“妈妈,我分糖果给你吃,你别伤心了。”看着母亲有些伤心的样子,得到一袋糖果的我哄着母亲,可母亲却没有像往常一样高兴地接过我的糖果,只是流泪。母亲出去后,脚步在一阵钥匙转动的声响过后渐渐走远。

  外面熙熙攘攘,好不热闹,我站在窗台旁,踮起脚尖看他们忙碌的样子,真想出去玩耍,但任凭我怎样努力,门还是打不开,母亲把门给锁上了。接连几天,家里又是杀猪又是宰羊的,不分黑夜白天地吹吹打打,而奇怪的是每个人都系着一条白布,那布白得有些发黑。不管我怎样哭哭嚷嚷,父母依旧把握锁在小屋子里,就是不让我出去。最后在一片哭声过后,家里又变得冷清起来,亲戚们一个接一个地走了。母亲开门让我出去的时候,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因为我看到他们的眼眶都是红红的,像枯萎的花朵一样的红。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也弄不明白。

  在这以后的好长时间里,我怎么找也找不到奶奶,家里的厅堂里多了一个奶奶的黑白挂像。

  “爸爸妈妈,奶奶去哪里了?我都好几天没见到她了。”望着相框中奶奶的样子,我问起父母。

  “奶奶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父亲望着我,一脸忧伤地回答。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呀?好玩吗?”我接着追问。

  “那里有欢乐的花朵,自由飞翔的鸟儿,奶奶会快乐、幸福的。”母亲望着洁白的天空说道。

  “那个美丽的地方到底有多远呀?奶奶这么久都还不回来。”我又问道。

  “那是个我们遥不可及的地方。”父亲一副无奈的样子。

  “那奶奶什么时候会回来呢?我想她了。”我再问道。

  父亲只是叹气,母亲也低头不语。我相信奶奶一定会回来的,每天我都要搬着小板凳坐在蓝莓树下,守望着大门的方向,晚上我会带着自己心爱的小手电筒照着门前的小路,我怕奶奶回来时看不见路,奶奶怕黑。

  蓝莓树又开始开花了,我天天替奶奶为它补肥、浇水。它长得壮壮的,浓密的绿叶中挂满了朵朵蓝色的小花,好像一把绿色的大伞上不小心泼上了蓝色点点的颜料,好看极了。风儿轻轻拂过,坠下许许多多的花儿,我在这蓝色的雨中又蹦又跳,是那么的快乐,今年一定又是个大丰收的好年头。在芬芳的花香中,我梦见奶奶轻轻地回来了,她亲切地叫我:“蓝梦,我的乖孙子,怎么在这睡着了,会着凉的!帮我照顾我的蓝莓树那么好呀!我就知道我的蓝梦最懂事……”醒来的时候发现眼角是湿的,奶奶还是没有回来。

  又过了一段日子,蓝莓树已经挂满了青青的蓝莓果儿了,奶奶还是不见回来。我焦急地问母亲:“妈妈,奶奶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呀?路咋那么远呀,这么久了还没到家,果子也都快熟了。”

  母亲望着蓝莓树只是流泪没有回答,那天的晚上,我听见父亲和母亲在房间里嘀咕了一夜。

  “小梦都这么大了,我们是不是该告诉他真相了?”母亲问父亲。

  “唉!再等一段时间吧,再长大些他自然会明白的。”父亲叹着气说。

  “可这样一直瞒着下去也不是办法呀!你看他天天这样。”母亲带着哭腔嘶哑地问。

  “他奶奶和他的感情太深了,那么伤心的事,我也不忍心说呀?”我听出父亲的话里带着许多的无奈。

  ……

  他们的谈话我一句也没听懂,瞒了我什么事呢?到底要告诉我什么呢?真的很奇怪。

  第二天,我给蓝莓树浇水的时候,隔壁邻居小信正好来找我玩,看着满满一树的果子,羡慕地说:“小梦,果子熟了,可记得分我几个,也给我解解馋。”

  “才不呢!我要留好多好多的、最熟的、最甜的给我奶奶,她很快就会回来了。”我高兴地说。

  “你奶奶还会回来呀?”小信疑惑地看着我。

  “怎么不会呢?”我反问道。

  “你奶奶应该是不会回来了,她去了遥远的天国。这可是我爸爸和我说的。”小信回答道。

  “天国是不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呀?”我问道。

  “是的,去了那里的人都会很幸福的。你怎么也知道呀?”小信很是奇怪的模样。

  “我爸爸早就告诉我了,奶奶去了一个很幸福、很遥远的地方。虽然那边的路很远,但我知道我奶奶才不会舍得离开我呢?就算再美的地方,再远的路她也会回来的。”想起奶奶对我的疼爱,我心中满是幸福。

  “可我爸爸还说了。去了那里的人就真的再也不会回来了。天国在天上,飞得老高的飞机也去不到那里,只有在静静的夜晚,她会在天边的某一个角落偷偷地看着你,一眨一眨的星星就是他们在眨眼睛。当他们很想我们的时候就会落泪,一滴滴明亮的雨水就是他们的眼泪。如果雨水不是他们的眼泪,雨水才不会那么的晶莹呢?”小信自信满满地说。

  “真的是这样吗?小信。”我还是有点不相信地问。

  “真的!我不会骗你的。”小信一副认真的样子。

  “砰——”手中的水壶不经意地从手中滑落掉到地上,发出一声响,壶内的水如我的泪一般缓缓流出,我抱着奶奶唯一留下的蓝莓树嚎啕大哭。

  “奶奶,您为什么要离开我?您不要我了吗?您为什么要走进那个冰冷的相框里?是不是以后我有心里话就只能对着相框说了?”

  “奶奶,您快回来,您不爱我了吗?是不是我太调皮了,总惹您生气?”

  “奶奶,您回来好吗?我以后不调皮了,一定乖乖的。”

  “奶奶,蓝莓果又熟了,你回来看看啊!”

  “奶奶,天国真的那么好吗?您怎么舍得离开我呢?我会永远等你回来。”

  ……

  随着一声开门声响,父母下班回来了,看着呆站一旁不知所措的小信,还有痛哭流涕的我,不晓得怎么回事的他们,显得那么的举足无措。

  “小信,小梦这是怎么了?“父亲弯下身子询问小信。

  小信有些支吾和愧疚地说出了事情的原委。

  “没事了,小信,你回家去吧。”父亲轻声地堆小信说。

  “小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奶奶一定会回来的,别哭了,我回去了。”小信似乎是带着啜泣离开的。

  “小梦,别哭了,奶奶不希望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你要乖乖的。有爷爷陪着她,奶奶不会孤单的。你看天空蓝蓝的,很蓝很蓝,奶奶希望你的天空总是蓝蓝的,不会变黑,永远的蓝,总是她的梦,那个蓝色的梦。她希望你快乐、幸福,她不想看到你伤心,让奶奶安安心心地在天国生活好吗?奶奶在天国会很喜欢看到你的天空总是蓝蓝的,你一定要答应她。”母亲过来抱住我,轻轻地为我拭去眼泪。

  我停下哭咽,因为天空,天是蓝蓝的。原来奶奶蓝色的梦就是希望我永远在蓝蓝的天空下,自由地去飞翔,快乐的成长。但是奶奶,人总是会离别的,天总是会黑,这不是我们所能够改变的,如果有一天天黑了我该怎么办?

  时间在变,蓝莓果一天天的变熟了,像天空一样的蓝。风儿吹过,随着“咚”的一声,一个蓝莓果儿落地了,轻轻捡起,光亮的果儿,缓缓放入嘴中,一咬,好酸,酸到了心里,没有以前的那种甜了。奶奶,天堂里有蓝莓果吃吗?

  奶奶,我答应你,我会好好的,我也会把您的蓝莓树看护得好好的,一定。

  晚上,有个穿橘黄色工作服的叔叔到家里和父亲看了一下院子,指着院墙和蓝莓树说了一阵子,就收起图纸走了,父亲好像难过了一晚。第二天,父亲说要帮我收蓝莓果,他说收下果子做成果酱或榨成果汁给我喝。我真的很高兴,因为等收了蓝莓果后,奶奶就能尝尝蓝莓果酱,蓝莓馅饼,蓝莓饮料了,我想奶奶也一定会很高兴的。

  父亲用梯子搭在蓝莓树上,摘下一个又一个熟透的蓝莓果儿,看着满满一大筐的果子,我高兴极了,奶奶您看到了吗?果子又丰收了。

  晚上睡觉,我做了一个甜甜的梦,梦里我和奶奶给蓝莓树浇水,数蓝莓果儿,一个又一个,数了很多很多,但我却看到蓝莓树好像在哭泣,像要向我诉说着什么?

  第二天清晨,我在一阵倒塌声中醒来,急忙往窗外看,院墙被推土机推翻了,似乎又要向我的蓝莓树下手了。我光着脚丫飞跑下去,挡在我的蓝莓树前,大喊着:“不许碰我的蓝莓树,不许伤害他。”周围的人仿佛是被我的行为给吓住了,每个人都停下了手中的活,眼光齐刷刷地盯着我,一个弱小的孩子竟有勇气挡在一个推土机面前,为的只是一棵树。谁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护着一棵树?父母硬拉着我离开,我就是不走,我知道父母也是有些伤心的,他们也舍不得奶奶珍爱的蓝莓树,也不愿看到这样的一幕。

  “小朋友,不就是一棵树嘛?砍了我再种别的几棵给你好不好?让开给叔叔工作好吗?”施工的叔叔走过来劝我。

  “你是坏蛋,我不要你的树,这是我奶奶留给我的,他叫蓝莓,我叫蓝梦,我们是兄弟,我不许你伤害我兄弟,不许!”我向他嚷道。

  施工的叔叔像是被我的话给惊呆了,愣着看了我一会儿后,叫施工的师傅走了。到了晚上,又有一个人来家里找父亲,穿着西装,开着小轿车,像是施工队的负责人。他带了一大袋的玩具和零食来给我,我倔强地扔出门外,不让他进门,他们都一伙的坏蛋,都是想伤害我蓝莓树的人。我不让进门,他只好和父亲在外面交谈,我绝不允许谁伤害我的兄弟。

  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地挽留和保护,第二天起床时,我的蓝莓树还是被砍了。只剩下一半了,像一个被劈了一只胳膊的人孤零零地站着,他受伤了,我知道他一点很疼,我抚摸着他的伤口默默流泪。

  “别伤心了,不是还有一半吗?为了大家的利益,咱们家也不能自私呀,修好了路对我们,对大家都好啊!明年春天他还会长出新芽的,乖!别哭了,其实爸爸也很难过的。”父亲走过来边安慰我边给树扎起塑料薄膜。我想奶奶一定很伤心吧!奶奶,真的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他。

  在那棵只剩下一半枝叶的蓝莓树下,我画了一幅画,画的是一棵只有半边的树,树的一边长着很绿的叶子,上面是很蓝很蓝的天,很美很暖;另一边是一截带着伤口的树干,孤独地挺立着,上方是很灰很灰的天,很暗很冷。我想这幅画就叫《蓝莓树的昨天和今天》吧!

  我一笔一笔地给蓝蓝的天空涂上蓝蓝的色彩,可再也没有人在我耳边说:“小梦,天空是很蓝很蓝的,你抬头看是不是……”

  抬头仰望,奶奶,好像天黑了。

12下一页

上一篇: 花儿的春天   下一篇: 不曾离去的星星
1、“好像天黑了”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好像天黑了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59/,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短篇小说
假期,在别人眼里是多么的美好,而对我来说,算是一个,十分恐怖的噩梦……我这个人一直渴望自由,虽然我还小,但我也有属于我自己的时间……今天晚上,我看着窗外,树枝轻微摆动。我的眼里一片黑暗,而今晚的星星,却是如此闪烁。“难得啊!多么明亮的星星……”我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到。夜晚,如此安静,静的,可以听到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传说,每个人死后都会变成天边闪闪亮的星星,给他们最爱的人指引方向。因此他相信父亲一定会在天边的某个角落里看着他,陪伴着他,不曾离去。(一)有一个孩子,他时常感到迷茫,他向往辽阔的大海,却不知道大海在哪里?停留在纵横交错的十字落口,犹豫不前。他的父亲是个很有成就伟人,他受到了父亲很大的熏陶与培养。当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天总是那么的蓝,有一个梦在里面飞翔,这是一个蓝色的梦,梦的主人就叫蓝梦。如果有一天,天黑了,梦还会继续飞吗?“奶奶,我为什么叫蓝梦?”我依偎在奶奶的怀里问。“奶奶生活在蓝蓝的天空下很幸福,蓝蓝的天空下有一棵你爷爷唯一留下的蓝莓树。”奶奶抬头望了望蓝蓝的天空,然后又低下头指着院墙旁的那棵老蓝莓树对我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花儿一样的我们拥有花儿一样的春天,花季青春,飞扬歌的梦想,我的青春谁作主?也许是青春的忤逆,也许是青春的萌动,怀志的少年开始有了不切实际的漫想。梦想着抱着吉他,浪迹天涯,去寻找旅人寂寞的感觉。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的选择,只为孤单而来,只因熟悉而去。有了陌生,有了情意,弹起心爱的吉他,寒风中为记忆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明时节,小雨纷纷扬扬而下,巍峨的山上,白色的纸钱串在坟头飘飘,漫山的白,飞舞着怀念,荡漾在灰色的天空中,久久不散。鞭炮声响彻山谷,烟气与雾气缠绕着念想的心,有些朦胧,我们都在怀念过去。一往平静的小山村也因为节日的到来而变得热闹,住在村尾的小爱国一家也要准备出发去扫墓了。一大清早,阿爸阿妈就忙活着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大年三十走在喧嚣的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提着大包小包的年货,脸上洋溢抹不掉的欢喜,街上是连着一片的红:春联、福字、灯笼、炮竹,让年的味道愈发的浓厚,不禁感叹又是一年的岁末。提着大袋,拎着小包随着父母穿梭在拥挤的人流中,在商店里添了新衣,妈说那才喜庆;市场里买了大鱼,爸叫这是年年有“鱼”;街摊上弄了好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快到元旦了,天冷冷的,夜里总会罩起一层白雾,黄色的路灯亮透后,有迷迷朦朦的错觉。本是渴睡的季节,周身已平实地裹了一层厚被褥,却依旧无眠,摸摸腿部,麻木的冰凉。胡思乱想是因为这夜太过于安详了吗?他睁着眼想了很多的事。回想下午的那场英语考试,没再记起考了什么?只留下一缕苹果的香味——课桌肚里新削的苹果皮......【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走在大街上,寒冷的北风,硬生生的想要刮走人们身上仅存的热气。每个人都在与它抗争着。在街上走着。我怀揣着几个被包在袋子中的热腾腾的包子。它们似乎也冷得颤抖着。我哆嗦着身子,只想快些回家。逃离这静谧与寒冷交至的街道。“给点钱吧……给点钱吧……”一声充满稚气又蕴含无奈的声音传入我耳中。低下头,原来是一个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床柜上放着一个相框,相框里镶嵌着那个我梦中女孩的相片。每当失意时,我就来到床前,静静的端起相片,深情地凝视。她叫羽然,是我在一次画展上认识的朋友,虽然我们只见过数面,可从那以后,我便坠入了对她的爱河中。一起合租房屋的朋友李承喜欢画画,一次我正无聊的躺在床上看静静的顿河时,李承走了上来,在我的肩上重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寒冬腊月的黄昏本就来的早,天又阴沉的厉害,愈发模糊了那残留的,微弱的一点光亮。北风像是刚在笼子里放出来的狮子一样,没个命地死吹。看那架势,天上的雪层势必会迅速而又毫不吝啬地飘洒到地面上来。这本就是一条偏僻的山间小道,虽然蜿蜒崎岖的勉强可以通往县城。但如果不是附近村子的村民们走这条路的话。其它过路的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我已经走得太远,再也回不去了时光渐渐远去。树荫间的声声蝉鸣仿佛对这个世界的一场控诉,浮华于世,喧嚣遍地。我站在窗户前静静看着远方树林间的大片荫翳,朝阳从后面轻轻环住我,下巴搁在我头顶,他说,苏婷,我们暑假去海南旅游,好不好?我淡淡扬起唇角,轻声道,朝阳,你不必为了宽慰我而做这些事情。你知道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县一中门口,云暖正百般无聊的玩着手机,偶尔看看里面,现在离中秋节只有几天的时间,她来这边给朋友送中秋礼物,已经到下课时间了,零零散散的有学生出来,刚给朋友打电话,让她来门口找自己,怎么还不来啊。云暖眼睛近视,她看不到谁是谁,只是惯性的向里面看。走过来两个男生,高个子的问她:“你在这干么呢?”“等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这里我要讲一个普通的农村女人的故事,她叫阿菊,和我妈妈差不多的年纪。——题记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从大人们的口中听到了“拐卖“这个词,不是在他们吓唬小孩子不要到处乱跑的时候,而是在一次语重心长的谈话中,然后,我听到了阿菊的名字。阿菊命很不好,七八岁的时候,他父亲就抛下妻儿寡母外出闯荡,那时候他们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爷说他九十岁了。不管谁问他,他都这么说。有人说他九十多了,有人说他九十九岁了,也有人说他有一百多岁了------他到底多大岁数了,村里绝大多数人都说不准。多数人认同他一百岁有余了。看上去,二爷还很健壮。耳不聋,眼不花。说话宏钟样响。他脑子还很清晰。说起村庄的变迁,说得头头是道,像个活家谱。说起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不知道等了多久,久到忘了年岁,我只知道从懂事的那刻起便有人在我耳畔轻柔道:“你的命从出生起便注定。等待他,不论百年、千年。”我就在那河畔小桥旁静静等了无数年,盼了无数年,看了这无数年—红尘间海誓山盟,生死离别。记不清有多少人在我耳旁轻声细语的说着情话,记不清听到过多少人在我面前信誓旦旦,生死不离,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连薇:【雪欲来的时候,又烫一壶酒,将寂寞绵长入口。】已是冬季,我独自在家温酒待人来,却忘记了人已不在。酒已沸腾,在小炉中翻滚,我怕辜负这美景好酒,只好独自举盏。斜影拉长了寂寞,将它灌入我的酒觞中,和着温热的液体,被我一饮而尽。雪怕是明儿就要开始下了,覆盖这枯黄了的山野。满眼,就又浮现起你的容颜。【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第一次进宫时流苏哭得梨花带雨双眼红肿。只因一纸游戏文章触怒龙颜,流苏的父亲已于昨日辰时斩首示众。罪连九族,幸而有当年曾祖父留下的免死丹券一块,作为父亲的唯一亲眷,流苏逃过一死。但活罪难逃,流苏带罪入宫为婢,永世不得自由。司辰在一旁沉默,紧锁眉头,望向流苏的眼神满是心痛与不舍。司辰是当朝大将军司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序江湖传闻,有一女,名唤知情。此女貌丑,性情怪异,行为放浪,毫不知耻。平日喜好追求年轻有为的武林才俊。每过三月,其必会被人拒之门外,然后另觅他人。如此三月三月反反复复直至今已有两年。有人好奇,为何那些武林才俊都肯迎她入府,忍她三月。有些好事之人声称其见过此女手拿一封武林盟主的亲笔书信入门。于是江湖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快找妈妈去五月的中旬,好不容易送走了带着微凉的春天,窗外的烈日正肆意的挥洒着蒸腾的热气,看的不免叫人没来由的烦躁起来。面对这样一个炎热的天气,窗内的童小乐却恍若未觉的坐在电脑前,一手托腮,嘴巴里嚼着电脑桌上堆积的零食,眼神无意识的盯着电脑屏幕发呆,另一只手还拿着鼠标,在电脑屏幕上转来转去,打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我有记忆的那一天起,我的爸爸妈妈就为生活奔波劳碌着。我被寄养在外祖母家,很难见爸爸妈妈一面。每隔一段时间爸爸妈妈从广东寄给我一些玩具或爱吃的零食,我都会兴奋地手舞足蹈,高兴好几天。一年又一年,爸爸妈妈的爱,润物细无声。七八年前的夏天,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得了高烧,当时恰好妈妈回来探望我,知道我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天,天气很热。毒辣的阳光侵蚀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我看了看广袤的苍穹,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小心啊同学!”原来我撞到了后面的行人。我扭头看去,那是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皮肤有些黑的男生。“对不起!对不起!”他没再理我,远远地走去了。原本以为我们之间如所有在大街上相遇的陌生人一样,彼此的生活再也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假如此生没有遇上你,我会不会一等千年?假如此生没有恋上你,我会不会一梦千年?假如此生没有爱上你,我会不会一念千年?假如此生没有那么多的情,我会不会一痛千年……一种思量,几多忧伤,还有什么呢?本来无一物,却沾染了满身的尘埃……————题记一.寂寞空山思念冷空山寂寂,鸟雀无声,唯有漫天飞雪,纷纷扬扬,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I你若盛开母亲说,她小时候最喜欢的花是牡丹花,每年初春的时候,她都会洒下大把大把的花种在门前的栅栏里边,然后等待夏天到来,牡丹盛开,绚烂如海,蝴蝶翩翩起舞,那个时候是她最开心的时候。可是,外婆总是会制止她的行为,说要用更多的地来种粮,外公总是疼爱的说,我的阿五要种,就让她种,女孩子,喜欢花没什么不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希望能进一次鬼域,不要再回来,因为我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毕业之后,我并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一个人租了一个房,每天坐在书桌前伏笔写着不完美的文字,这篇新小说的名字叫鬼域。早上九点,我起床洗漱了一下,随便吃了点早餐,一盒牛奶味道的饼干外加一杯热牛奶。走到书房,拉出椅子,将牛奶轻放在左手边。看着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在我的心底,有那么一个人,她很安静,却很孤独,她一直住在我的梦境中,存在我的心里。灰暗的梦境中,她一袭白衣,隐藏在薄雾之后,刘海遮住了容颜。她不语,不动,宛若人偶,而我,就这般凝视彼岸的她。我不敢靠近,生怕距离近了,她便消失在我眼前。多年之后,此岸的我终于有勇气抬起手抚摸彼岸的她,我微笑的闭上眼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