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无名碑

发布时间:2017-08-30 16:56 投稿者: 爱讲故事的孩子
清明时节,小雨纷纷扬扬而下,巍峨的山上,白色的纸钱串在坟头飘飘,漫山的白,飞舞着怀念,荡漾在灰色的天空中,久久不散。鞭炮声响彻山谷,烟气与雾气缠绕着念想的心,有些朦胧,我们都在怀念过去。一往平静的小山村也因为节日的到来而变得热闹,住在村尾的小爱国一家也要准备出发去扫墓了。一大清早,阿爸阿妈就忙活着杀......

  清明时节,小雨纷纷扬扬而下,巍峨的山上,白色的纸钱串在坟头飘飘,漫山的白,飞舞着怀念,荡漾在灰色的天空中,久久不散。鞭炮声响彻山谷,烟气与雾气缠绕着念想的心,有些朦胧,我们都在怀念过去。

  一往平静的小山村也因为节日的到来而变得热闹,住在村尾的小爱国一家也要准备出发去扫墓了。一大清早,阿爸阿妈就忙活着杀鸡杀鸭,阿公也起了个大清早,忙着整理扫墓用的香烛纸钱。

  “阿爸,咱们是不是先去扫老祖宗完后,再去村口扫无名碑呀?每年去村口扫无名碑的人都特别的多,得排好长的队,咱们还是往后推一点咋样?”阿爸与阿公搭话。

  “哪能有这样的规矩,年轻人就是不懂事,没有村口的那些先烈,咱们哪还能过上现在的好日子?”爷爷似乎有些生气。

  “他都能比生咱养咱的祖宗有恩过吗?为啥老是年年都得先去扫无名碑呀?”阿爸还是想劝劝阿公。

  “你懂啥呀,没有他,你阿爸我早就成堆土了,咱们这是报恩,必须得先去村口扫。”阿公责备着阿爸的不懂事。

  小爱国听着阿爸和阿公的对话,挠着小脑袋,也弄不明白为啥年年都会先去村口扫那块大墓碑?

  准备好一切后,一家人开始向村口走去。阿公提着香烛纸钱,阿爸扛着锄头,阿妈拿着祭祀的物品,淘气的小爱国拎着满满一袋子的鞭炮冲在最前面。

  村口夹在两座大山的半腰处,也是盘山公路进村的开口处,无名碑就立在村口左边的凸崖上。虽然还下着小雨,但那里早已围满了人。两米多高的石碑泛着青光,是老一辈的村里人手工凿的,石碑后有一座坟茔,坟上挂起了串串纸钱。碑前插满香烛,升起阵阵白烟盘旋在空中,人们摆满了各种祭品,崖上落红了一片的鞭炮纸。

  “听说修路的时候,施工队想要铲掉这座碑铺往这边,这样路会更好走一些。晚上找村长商量,哪知村长第二天便被村里所有的老人狠狠地骂了一顿,为此路只能改道铺那边了。”人们望着无名碑,指着新修的盘山公路谈论道。

  “为抗日战争而牺牲的英雄们永垂不朽!——兴华村全体村民敬礼。”有人用手擦那块因为日晒雨淋而发黑的石碑,看着上面的大字念道。

  “为啥这么大个碑连个名字都没有,只有这几个大字呀?相信这块碑来头肯定不小,村里以前肯定干过什么大仗,不然老人们怎么会每年都要我们先扫这里呢?”无名碑对小一辈的年轻人来说充满了太多的遐想。

  “七叔公来了,让七叔公给大伙讲讲当年这块碑是怎么来的吧?”看到阿公来了,大伙儿都很兴奋,阿公是村里最老的一辈了,他该会是知道这块无名碑的。

  “哈哈!我得给你们讲讲才行,你们年轻人是该知道知道当年的事情,忘了这段历史可对不起我们的先烈,这里面可是有着一段感人的故事呢!”阿公笑着走到人群中,坐在一块石头上对大伙说,小爱国也尾随着钻了进去。

  “当年的小鬼子太猖獗了,经常会到村里烧杀抢掠,说是来抓什么抗日游击队的,乡亲们被残害得苦不堪言,死了不少人,收获的粮食也被抢走了,那日子过得苦啊!”

  “恰巧也就在那年春天,村里来了六个受伤的八路军战士,当时伤得特别严重,有一个已经昏了过去,是被抬着来的,他们恳求着乡亲们救救那个昏迷的战士。乡亲们都知道他们是为了百姓打鬼子的好战士,热心地收留了他们,那家给个鸡蛋,那家给碗小米粥地照顾着他们。原来他们分队在山里与鬼子周旋,被鬼子打散了,困在山里转了几天才找到这里的。”

  “养伤的时候,他们听说村里的乡亲遭到鬼子的残害,苦不堪言,便一个一个地劝说乡亲们起来反抗,不能再忍气吞声了,把该千刀的小鬼子打回东洋老家去,在他们的劝说下,村里组织起了抗日小分队,但那时每个人手里也就只有长矛大刀而已,抵不了鬼子的长枪刺刀。伤好后他们便组织村民把村口进村的另一处凸崖削掉,在村口筑起高高的战壕。”阿公指着新修的盘山公路说道,“以前那里都是战壕。”

  “削掉了进村的凸崖和筑起战壕后,鬼子就再也进不了村了。有一次鬼子的小分队来到崖下找不到进村的路,在崖下转悠,被八路军战士和村民们狠狠地揍了一顿。小鬼子在下边,我们居高临下,鬼子们都成了活靶子,一枪一个,一个个大石块猛砸下去,都能砸死不少鬼子呢,鬼子只能干瞪眼没办法,谁叫大炮进不了山。村里的每一个人都特别高兴,都互相祝贺说,我们这回有救了。”说到这,阿公兴奋地猛吸了一口旱烟。

  “但是好日子不长,由于村里有人做了叛徒,与鬼子勾结,让鬼子找到了另一条进村的路,引来了一大队的鬼子,那时正是农忙时节,大家伙都在地里干活,村口只有两个人站岗,鬼子绕过崖底进了村,发现时已经太迟了,根本没时间再跑回村里通知大伙了。”

  “他们两人便一边打枪拖住敌人,一边跑回村里报告,大家伙听到了枪声,都赶紧拿起手中的农具,正准备往前冲便碰上了先回村里报告的一个战士,大伙正埋怨不在崖上打鬼子往回跑干啥?那个战士气喘吁吁地喊道,来了大队的鬼子已经进村了,另一个同志在阻击鬼子,让我回来报信,叫大家伙赶紧往山里躲,要不然就晚了!这次鬼子来得太凶了。随后其他的八路军战士迅速组织乡亲们往山里躲,又另派三个战士一起去阻击鬼子争取时间。”大伙都在沉默,一旁的小爱国更是听得入了神。

  “在山上乡亲们亲眼看到,从崖上下来阻击鬼子的那位战士被鬼子的枪子打中了腿,却仍趴在路边的石块后面不停地阻击鬼子。最后子弹打光了,被后面追上的鬼子用刺刀捅死,那鲜血一直流到村尾的小河里。山上的两个战士看到下面的情况,为了转移鬼子们的注意力,向乡亲们鞠了个躬后,便背上枪下山去了,乡亲们含泪目送着他们远去,最后的那五个战士引着鬼子出了村,听老一辈人说最后他们没有一个再回来过,他们救下了村里所有的人。后来村里组织人出村找过,也没找着,大概是被鬼子打死在山里了。”阿公停顿了一下,往石头上磕了磕烟杆。人群里个个咬牙切齿:“该死的鬼子!”

  “乡亲们为了感谢那几位英勇的八路军战士,把那位死去的战士葬在了村口的崖上,立了这座墓碑纪念他们。他们来村里的时间短,乡亲们并不知道他们的名字,都叫他们作‘八路军战士’,所以这块碑上就没有记录下他们的名字。当时我也就只有小爱国那么大。”阿公用粗糙的老手抚摸着小爱国的小脑袋说着。

  想起电视里给敬爱的解放军叔叔敬礼的情景,小爱国收齐了腿,站直了腰,抬起小手放在眉梢处,敬了一个军礼,一个不太标准的军礼,可这又有什么呢,他站得是那么的直,那么的认真,眼睛里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那块无名碑还会在那里直直地挺立着,日复一日地守望着蒸蒸日上的小山村,没有谁忘记他们,他们的故事还会一代一代地传唱下去……

12下一页

上一篇: 又一年   下一篇: 花儿的春天
1、“无名碑”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无名碑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57/,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短篇小说
假期,在别人眼里是多么的美好,而对我来说,算是一个,十分恐怖的噩梦……我这个人一直渴望自由,虽然我还小,但我也有属于我自己的时间……今天晚上,我看着窗外,树枝轻微摆动。我的眼里一片黑暗,而今晚的星星,却是如此闪烁。“难得啊!多么明亮的星星……”我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到。夜晚,如此安静,静的,可以听到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传说,每个人死后都会变成天边闪闪亮的星星,给他们最爱的人指引方向。因此他相信父亲一定会在天边的某个角落里看着他,陪伴着他,不曾离去。(一)有一个孩子,他时常感到迷茫,他向往辽阔的大海,却不知道大海在哪里?停留在纵横交错的十字落口,犹豫不前。他的父亲是个很有成就伟人,他受到了父亲很大的熏陶与培养。当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天总是那么的蓝,有一个梦在里面飞翔,这是一个蓝色的梦,梦的主人就叫蓝梦。如果有一天,天黑了,梦还会继续飞吗?“奶奶,我为什么叫蓝梦?”我依偎在奶奶的怀里问。“奶奶生活在蓝蓝的天空下很幸福,蓝蓝的天空下有一棵你爷爷唯一留下的蓝莓树。”奶奶抬头望了望蓝蓝的天空,然后又低下头指着院墙旁的那棵老蓝莓树对我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花儿一样的我们拥有花儿一样的春天,花季青春,飞扬歌的梦想,我的青春谁作主?也许是青春的忤逆,也许是青春的萌动,怀志的少年开始有了不切实际的漫想。梦想着抱着吉他,浪迹天涯,去寻找旅人寂寞的感觉。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的选择,只为孤单而来,只因熟悉而去。有了陌生,有了情意,弹起心爱的吉他,寒风中为记忆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明时节,小雨纷纷扬扬而下,巍峨的山上,白色的纸钱串在坟头飘飘,漫山的白,飞舞着怀念,荡漾在灰色的天空中,久久不散。鞭炮声响彻山谷,烟气与雾气缠绕着念想的心,有些朦胧,我们都在怀念过去。一往平静的小山村也因为节日的到来而变得热闹,住在村尾的小爱国一家也要准备出发去扫墓了。一大清早,阿爸阿妈就忙活着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大年三十走在喧嚣的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提着大包小包的年货,脸上洋溢抹不掉的欢喜,街上是连着一片的红:春联、福字、灯笼、炮竹,让年的味道愈发的浓厚,不禁感叹又是一年的岁末。提着大袋,拎着小包随着父母穿梭在拥挤的人流中,在商店里添了新衣,妈说那才喜庆;市场里买了大鱼,爸叫这是年年有“鱼”;街摊上弄了好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快到元旦了,天冷冷的,夜里总会罩起一层白雾,黄色的路灯亮透后,有迷迷朦朦的错觉。本是渴睡的季节,周身已平实地裹了一层厚被褥,却依旧无眠,摸摸腿部,麻木的冰凉。胡思乱想是因为这夜太过于安详了吗?他睁着眼想了很多的事。回想下午的那场英语考试,没再记起考了什么?只留下一缕苹果的香味——课桌肚里新削的苹果皮......【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走在大街上,寒冷的北风,硬生生的想要刮走人们身上仅存的热气。每个人都在与它抗争着。在街上走着。我怀揣着几个被包在袋子中的热腾腾的包子。它们似乎也冷得颤抖着。我哆嗦着身子,只想快些回家。逃离这静谧与寒冷交至的街道。“给点钱吧……给点钱吧……”一声充满稚气又蕴含无奈的声音传入我耳中。低下头,原来是一个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床柜上放着一个相框,相框里镶嵌着那个我梦中女孩的相片。每当失意时,我就来到床前,静静的端起相片,深情地凝视。她叫羽然,是我在一次画展上认识的朋友,虽然我们只见过数面,可从那以后,我便坠入了对她的爱河中。一起合租房屋的朋友李承喜欢画画,一次我正无聊的躺在床上看静静的顿河时,李承走了上来,在我的肩上重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寒冬腊月的黄昏本就来的早,天又阴沉的厉害,愈发模糊了那残留的,微弱的一点光亮。北风像是刚在笼子里放出来的狮子一样,没个命地死吹。看那架势,天上的雪层势必会迅速而又毫不吝啬地飘洒到地面上来。这本就是一条偏僻的山间小道,虽然蜿蜒崎岖的勉强可以通往县城。但如果不是附近村子的村民们走这条路的话。其它过路的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我已经走得太远,再也回不去了时光渐渐远去。树荫间的声声蝉鸣仿佛对这个世界的一场控诉,浮华于世,喧嚣遍地。我站在窗户前静静看着远方树林间的大片荫翳,朝阳从后面轻轻环住我,下巴搁在我头顶,他说,苏婷,我们暑假去海南旅游,好不好?我淡淡扬起唇角,轻声道,朝阳,你不必为了宽慰我而做这些事情。你知道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县一中门口,云暖正百般无聊的玩着手机,偶尔看看里面,现在离中秋节只有几天的时间,她来这边给朋友送中秋礼物,已经到下课时间了,零零散散的有学生出来,刚给朋友打电话,让她来门口找自己,怎么还不来啊。云暖眼睛近视,她看不到谁是谁,只是惯性的向里面看。走过来两个男生,高个子的问她:“你在这干么呢?”“等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这里我要讲一个普通的农村女人的故事,她叫阿菊,和我妈妈差不多的年纪。——题记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从大人们的口中听到了“拐卖“这个词,不是在他们吓唬小孩子不要到处乱跑的时候,而是在一次语重心长的谈话中,然后,我听到了阿菊的名字。阿菊命很不好,七八岁的时候,他父亲就抛下妻儿寡母外出闯荡,那时候他们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爷说他九十岁了。不管谁问他,他都这么说。有人说他九十多了,有人说他九十九岁了,也有人说他有一百多岁了------他到底多大岁数了,村里绝大多数人都说不准。多数人认同他一百岁有余了。看上去,二爷还很健壮。耳不聋,眼不花。说话宏钟样响。他脑子还很清晰。说起村庄的变迁,说得头头是道,像个活家谱。说起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不知道等了多久,久到忘了年岁,我只知道从懂事的那刻起便有人在我耳畔轻柔道:“你的命从出生起便注定。等待他,不论百年、千年。”我就在那河畔小桥旁静静等了无数年,盼了无数年,看了这无数年—红尘间海誓山盟,生死离别。记不清有多少人在我耳旁轻声细语的说着情话,记不清听到过多少人在我面前信誓旦旦,生死不离,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连薇:【雪欲来的时候,又烫一壶酒,将寂寞绵长入口。】已是冬季,我独自在家温酒待人来,却忘记了人已不在。酒已沸腾,在小炉中翻滚,我怕辜负这美景好酒,只好独自举盏。斜影拉长了寂寞,将它灌入我的酒觞中,和着温热的液体,被我一饮而尽。雪怕是明儿就要开始下了,覆盖这枯黄了的山野。满眼,就又浮现起你的容颜。【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第一次进宫时流苏哭得梨花带雨双眼红肿。只因一纸游戏文章触怒龙颜,流苏的父亲已于昨日辰时斩首示众。罪连九族,幸而有当年曾祖父留下的免死丹券一块,作为父亲的唯一亲眷,流苏逃过一死。但活罪难逃,流苏带罪入宫为婢,永世不得自由。司辰在一旁沉默,紧锁眉头,望向流苏的眼神满是心痛与不舍。司辰是当朝大将军司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序江湖传闻,有一女,名唤知情。此女貌丑,性情怪异,行为放浪,毫不知耻。平日喜好追求年轻有为的武林才俊。每过三月,其必会被人拒之门外,然后另觅他人。如此三月三月反反复复直至今已有两年。有人好奇,为何那些武林才俊都肯迎她入府,忍她三月。有些好事之人声称其见过此女手拿一封武林盟主的亲笔书信入门。于是江湖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快找妈妈去五月的中旬,好不容易送走了带着微凉的春天,窗外的烈日正肆意的挥洒着蒸腾的热气,看的不免叫人没来由的烦躁起来。面对这样一个炎热的天气,窗内的童小乐却恍若未觉的坐在电脑前,一手托腮,嘴巴里嚼着电脑桌上堆积的零食,眼神无意识的盯着电脑屏幕发呆,另一只手还拿着鼠标,在电脑屏幕上转来转去,打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我有记忆的那一天起,我的爸爸妈妈就为生活奔波劳碌着。我被寄养在外祖母家,很难见爸爸妈妈一面。每隔一段时间爸爸妈妈从广东寄给我一些玩具或爱吃的零食,我都会兴奋地手舞足蹈,高兴好几天。一年又一年,爸爸妈妈的爱,润物细无声。七八年前的夏天,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得了高烧,当时恰好妈妈回来探望我,知道我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天,天气很热。毒辣的阳光侵蚀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我看了看广袤的苍穹,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小心啊同学!”原来我撞到了后面的行人。我扭头看去,那是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皮肤有些黑的男生。“对不起!对不起!”他没再理我,远远地走去了。原本以为我们之间如所有在大街上相遇的陌生人一样,彼此的生活再也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假如此生没有遇上你,我会不会一等千年?假如此生没有恋上你,我会不会一梦千年?假如此生没有爱上你,我会不会一念千年?假如此生没有那么多的情,我会不会一痛千年……一种思量,几多忧伤,还有什么呢?本来无一物,却沾染了满身的尘埃……————题记一.寂寞空山思念冷空山寂寂,鸟雀无声,唯有漫天飞雪,纷纷扬扬,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I你若盛开母亲说,她小时候最喜欢的花是牡丹花,每年初春的时候,她都会洒下大把大把的花种在门前的栅栏里边,然后等待夏天到来,牡丹盛开,绚烂如海,蝴蝶翩翩起舞,那个时候是她最开心的时候。可是,外婆总是会制止她的行为,说要用更多的地来种粮,外公总是疼爱的说,我的阿五要种,就让她种,女孩子,喜欢花没什么不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希望能进一次鬼域,不要再回来,因为我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毕业之后,我并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一个人租了一个房,每天坐在书桌前伏笔写着不完美的文字,这篇新小说的名字叫鬼域。早上九点,我起床洗漱了一下,随便吃了点早餐,一盒牛奶味道的饼干外加一杯热牛奶。走到书房,拉出椅子,将牛奶轻放在左手边。看着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在我的心底,有那么一个人,她很安静,却很孤独,她一直住在我的梦境中,存在我的心里。灰暗的梦境中,她一袭白衣,隐藏在薄雾之后,刘海遮住了容颜。她不语,不动,宛若人偶,而我,就这般凝视彼岸的她。我不敢靠近,生怕距离近了,她便消失在我眼前。多年之后,此岸的我终于有勇气抬起手抚摸彼岸的她,我微笑的闭上眼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