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又一年

发布时间:2017-08-30 16:54 投稿者: 爱讲故事的孩子
大年三十走在喧嚣的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提着大包小包的年货,脸上洋溢抹不掉的欢喜,街上是连着一片的红:春联、福字、灯笼、炮竹,让年的味道愈发的浓厚,不禁感叹又是一年的岁末。提着大袋,拎着小包随着父母穿梭在拥挤的人流中,在商店里添了新衣,妈说那才喜庆;市场里买了大鱼,爸叫这是年年有“鱼”;街摊上弄了好些......

  大年三十走在喧嚣的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提着大包小包的年货,脸上洋溢抹不掉的欢喜,街上是连着一片的红:春联、福字、灯笼、炮竹,让年的味道愈发的浓厚,不禁感叹又是一年的岁末。

  提着大袋,拎着小包随着父母穿梭在拥挤的人流中,在商店里添了新衣,妈说那才喜庆;市场里买了大鱼,爸叫这是年年有“鱼”;街摊上弄了好些的红,姐姐喜欢过年里红红火火的样子。年就快到了。

  到爷爷家时,叔叔阿姨已在厨房里忙活了好久,砧板的“咚咚”声和炒菜的“吱吱”声欢快地交织着。好长时间没见到我的小弟穿着漂亮的新衣裳一直围着我转,爷爷奶奶也穿上了新衣裳,此刻笑得神采奕奕,精神了不少。

  奶奶拉着我到门口贴春联,她本想搬张椅子给我垫高,我说不用了,看着我很顺溜地把春联贴上,她摇着头感叹到:“奶奶好久没见到你,你又长高了,过了这年,你又要长大一岁,奶奶也就又老了一岁了!”“奶奶是您也长了一岁才对,奶奶还很年轻呢!”我笑着对奶奶说。奶奶也高兴地笑了起来,露出仅有的几颗牙齿。对联写的是: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挺好的一副对联,就是读起来有点淡淡的伤。挂起透着红光的灯笼,万家的灯火也陆续亮了起来。

  万家团圆的时刻,一家人都聚到了一起,吃个圆圆满满的除夕饭,很高兴,也很欣慰。在外面求学也有好几年了,此刻家的感觉来得更加的亲切。饭桌上,小弟啃着鸡腿,弄得小脸满是油,逗人的可爱,我们看着都乐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庆的笑容,今天是个好日子,难得一次的聚会,一起吃个年夜饭,所有的人心里都装了满满的话。把全部的思念和祝福都寄托在酒里,倒入杯中,化在心里。拿起酒瓶沿着桌一杯一杯地斟去。

  “爷爷,祝您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天天开心。”爷爷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

  “奶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奶奶泛红着脸,也举起了酒杯喝了。

  “爸,祝您新年里工作顺利,步步高升。”爸笑着把酒干了。

  “妈,在新年里要笑口常开,事事顺心。”妈平时是不喝酒的,此时也喝了。

  “叔叔,新的一年里要更上一层楼,出入平安。”叔叔很开心的也干了。

  “阿姨,新年里吉祥如意,快快乐乐。”阿姨也高兴地干了一大杯。

  “姐,今年你要梦想成真,考上理想的大学哦!”姐姐点了一下头,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笑着对我说:“你也要学业有成,非同凡响。”我笑了,也干了一杯。

  “还有我呢?”小弟举起他的果汁,淘气地说。

  “好,哥哥祝你在新的一年里学习进步,科科一百分。”我举起酒杯和他干了,平时是不沾酒的,但今天却喝了很多。

  敬酒过后,爷爷奶奶拿出红包,先发给爸爸和妈妈,然后到叔叔和阿姨。发到小弟的时候,我们逗小弟说:“你能给大家背一首关于新年的诗,我们才会发给你红包。”他撅着小嘴想了想,背到:“《元旦》,王安石。‘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瞳瞳日,总把新桃换旧符。’你们看我背出来了!”

  “我们家小弟真聪明,奶奶给你个大的。”奶奶摸了摸小弟的头,递给他一个大红包。

  “谢谢奶奶!”小弟猴急地接过,兴奋地急着要打开。

  “等明天再开,到新年再开,不然钱会变少的。”我笑着吓唬他,他听了后乖乖地把红包交给了阿姨,还不忘叮嘱阿姨:“帮我保管好,别弄丢了,明天要记得还给我。”我们又被逗笑了。

  奶奶走到我身旁,也递给了我一个红包,说:“你都好几年没收到红包了。”

  “嗯,奶奶你要补偿,给我个最大的。”我想再小孩一次,好好寻回从前的那份遗失已久的童真。

  “这个最大了。”奶奶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转身递给姐姐一个红包说:“也给你个大的,明年你也要到外地去了,不在家了。”有些凉意,说不清的离合,每个人都要好好的。

  “奶奶,我会常回来看你的。”姐姐亲密地挽起了奶奶的手。

  一顿安详的年夜饭,在片片欢笑声中渲染开来。

  吃过年夜饭后,一家人便围坐在客厅里看春节联欢晚会。说是看春晚,但更多的是大家聚在一起唠着过去一年里的事事非非。爷爷、叔叔和爸爸父子三人叙说起一年来的成就,工作上的压力还有来年的打算;而阿姨、妈妈和奶奶更多关注的是波荡起伏的物价。有许多的感慨都在这个岁末里做了总结,明天又是一个新的开始。一天、一个月都太短了,惟有一年不短不长,刚好。我们可以回望一下过去,再展望一下未来,做个总结,定个计划。这是岁末的声音,平凡而真实,这声音里有着最真切的希望:来年的生活一定会更好。

  我一边嗑瓜子,一边盯着装扮得红红火火的春晚舞台,想起一个宣传春节的电视广告:烟花绽放红火,爆竹唱响热闹,春联彰显文法,年画勾勒格调,窗花红透情结,福字传达心愿。因为不错,所以一直没有忘记,而今年却没有了,美好都只是过往。每一年都会有每一年的生肖祝福词,前年是牛气冲天,去年是虎虎生威,而今年兔年却怎么也找不到一个好听的,就兔年吉祥吧。

  晚会里一首首激扬的赞歌流入体内,心暖暖的。过去的一年里确实有许许多多值得我们欣慰的事情:世博会、亚运会都成功举办了;虽然也有许多的灾难:玉树地震,舟曲泥石流,但都挺过来了。不管怎样,明天总会是美好的,新的一年里蕴含着新的希望。要好好地走下去,好好地去过每一天不一样的日子。

  “赵本山,宋祖英,朱军,小沈阳,还是一样熟悉的面孔,只是节目都变了,这就是时间的痕迹吧!”坐在身旁的姐姐突兀地冒出这么一句话。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2010年又将是一年的过往。”我感叹时间悄悄地一天接着一天地溜走了,过得真快。

  春晚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已是春节里的一个活动,一个个节目帮我们把过去一年里的事都一件一件地回放了,在记忆里为我们翻出了好多的往事。去年春晚小虎队的重聚登台,妈妈都哭了,想起年少的往事,为时间而落泪,过去的事就再也找不回来。

  去年的春晚遭到了诸多“讨伐”,不知道今年的春晚又会怎样?还会不会遭到责骂?想到来年,也想到了自己,明年自己又会过得怎样?不太明白,好好过吧!

  小弟拉着我和姐姐,吵着要去天台放烟花,春晚我看得也有些闷了。“今年的春晚又免不了挨一场骂了。”姐姐叹了一下气也便依了小弟,牵着他去了天台。给他点了一支“火花束”,五彩的火花喷出,美得让他活蹦乱跳。

  “为什么不放了,小时候你最喜欢放烟花的?”看着小弟高兴的样子,姐姐问我。

  “已经长大了,不太想放了。”我笑了笑说。是啊,一切都在往事里,想起了童年,一切都已走远。

  姐姐转过脸,她还是忍不住哭了,高考复习已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混沌的恍惚里看到最多的是小时候快乐的身影,无忧无虑是形容童年时光的。

  随着新年钟声的渐渐临近,夜空里的烟花越来越密集,躺在天台上,看着一朵朵烟花璀璨划过夜空,绽放出五彩斑阑的美丽焰火,而后传来阵阵空鸣,留下一团团的烟雾,迷蒙中是淡淡的火药香。小弟还在玩烟花,我和姐姐呆呆地望着他,或许他还不大明白。

  “冬尽今宵促,年开明日长。”站在这承前起后的一点,回头看看来时的路,曲曲折折走过来了;眺望一下远方,模模糊糊看不清楚方向,我不知道的还很多,一步一步地走着。我站起身,趴在栏杆,向迷茫的夜空大喊:“过去的2010年,充满太多的不舍,你好好走吧!2011年我要活得更精彩———”。声音回绕耳旁,久久不散去。除夕之夜,灯火通明,万家欢乐的时刻,心里泛过一圈圈的怀念,又是一个年头。双手合十,许下新春愿望:新的一年,新的留恋,期待会有新的开始,新的生活,一年要比一年好。念完,一滴滢泪划落,我,落泪了。暗淡的岁月,用它纪念十七岁的成长。

  零点时分,对楼小区的钟声一声声向四周传开,随后一阵阵炮竹烟花竞相鸣放,新的一年来了。

  “姐,今年你就要高考了,要像那朵烟花一样美丽绽放。”

  “嗯,我会的,那你呢?”

  ……

12下一页

上一篇: 一抹阳光 一片花海    下一篇: 无名碑
1、“又一年”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又一年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56/,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短篇小说
假期,在别人眼里是多么的美好,而对我来说,算是一个,十分恐怖的噩梦……我这个人一直渴望自由,虽然我还小,但我也有属于我自己的时间……今天晚上,我看着窗外,树枝轻微摆动。我的眼里一片黑暗,而今晚的星星,却是如此闪烁。“难得啊!多么明亮的星星……”我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到。夜晚,如此安静,静的,可以听到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传说,每个人死后都会变成天边闪闪亮的星星,给他们最爱的人指引方向。因此他相信父亲一定会在天边的某个角落里看着他,陪伴着他,不曾离去。(一)有一个孩子,他时常感到迷茫,他向往辽阔的大海,却不知道大海在哪里?停留在纵横交错的十字落口,犹豫不前。他的父亲是个很有成就伟人,他受到了父亲很大的熏陶与培养。当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天总是那么的蓝,有一个梦在里面飞翔,这是一个蓝色的梦,梦的主人就叫蓝梦。如果有一天,天黑了,梦还会继续飞吗?“奶奶,我为什么叫蓝梦?”我依偎在奶奶的怀里问。“奶奶生活在蓝蓝的天空下很幸福,蓝蓝的天空下有一棵你爷爷唯一留下的蓝莓树。”奶奶抬头望了望蓝蓝的天空,然后又低下头指着院墙旁的那棵老蓝莓树对我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花儿一样的我们拥有花儿一样的春天,花季青春,飞扬歌的梦想,我的青春谁作主?也许是青春的忤逆,也许是青春的萌动,怀志的少年开始有了不切实际的漫想。梦想着抱着吉他,浪迹天涯,去寻找旅人寂寞的感觉。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的选择,只为孤单而来,只因熟悉而去。有了陌生,有了情意,弹起心爱的吉他,寒风中为记忆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明时节,小雨纷纷扬扬而下,巍峨的山上,白色的纸钱串在坟头飘飘,漫山的白,飞舞着怀念,荡漾在灰色的天空中,久久不散。鞭炮声响彻山谷,烟气与雾气缠绕着念想的心,有些朦胧,我们都在怀念过去。一往平静的小山村也因为节日的到来而变得热闹,住在村尾的小爱国一家也要准备出发去扫墓了。一大清早,阿爸阿妈就忙活着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大年三十走在喧嚣的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提着大包小包的年货,脸上洋溢抹不掉的欢喜,街上是连着一片的红:春联、福字、灯笼、炮竹,让年的味道愈发的浓厚,不禁感叹又是一年的岁末。提着大袋,拎着小包随着父母穿梭在拥挤的人流中,在商店里添了新衣,妈说那才喜庆;市场里买了大鱼,爸叫这是年年有“鱼”;街摊上弄了好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快到元旦了,天冷冷的,夜里总会罩起一层白雾,黄色的路灯亮透后,有迷迷朦朦的错觉。本是渴睡的季节,周身已平实地裹了一层厚被褥,却依旧无眠,摸摸腿部,麻木的冰凉。胡思乱想是因为这夜太过于安详了吗?他睁着眼想了很多的事。回想下午的那场英语考试,没再记起考了什么?只留下一缕苹果的香味——课桌肚里新削的苹果皮......【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走在大街上,寒冷的北风,硬生生的想要刮走人们身上仅存的热气。每个人都在与它抗争着。在街上走着。我怀揣着几个被包在袋子中的热腾腾的包子。它们似乎也冷得颤抖着。我哆嗦着身子,只想快些回家。逃离这静谧与寒冷交至的街道。“给点钱吧……给点钱吧……”一声充满稚气又蕴含无奈的声音传入我耳中。低下头,原来是一个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床柜上放着一个相框,相框里镶嵌着那个我梦中女孩的相片。每当失意时,我就来到床前,静静的端起相片,深情地凝视。她叫羽然,是我在一次画展上认识的朋友,虽然我们只见过数面,可从那以后,我便坠入了对她的爱河中。一起合租房屋的朋友李承喜欢画画,一次我正无聊的躺在床上看静静的顿河时,李承走了上来,在我的肩上重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寒冬腊月的黄昏本就来的早,天又阴沉的厉害,愈发模糊了那残留的,微弱的一点光亮。北风像是刚在笼子里放出来的狮子一样,没个命地死吹。看那架势,天上的雪层势必会迅速而又毫不吝啬地飘洒到地面上来。这本就是一条偏僻的山间小道,虽然蜿蜒崎岖的勉强可以通往县城。但如果不是附近村子的村民们走这条路的话。其它过路的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我已经走得太远,再也回不去了时光渐渐远去。树荫间的声声蝉鸣仿佛对这个世界的一场控诉,浮华于世,喧嚣遍地。我站在窗户前静静看着远方树林间的大片荫翳,朝阳从后面轻轻环住我,下巴搁在我头顶,他说,苏婷,我们暑假去海南旅游,好不好?我淡淡扬起唇角,轻声道,朝阳,你不必为了宽慰我而做这些事情。你知道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县一中门口,云暖正百般无聊的玩着手机,偶尔看看里面,现在离中秋节只有几天的时间,她来这边给朋友送中秋礼物,已经到下课时间了,零零散散的有学生出来,刚给朋友打电话,让她来门口找自己,怎么还不来啊。云暖眼睛近视,她看不到谁是谁,只是惯性的向里面看。走过来两个男生,高个子的问她:“你在这干么呢?”“等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这里我要讲一个普通的农村女人的故事,她叫阿菊,和我妈妈差不多的年纪。——题记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从大人们的口中听到了“拐卖“这个词,不是在他们吓唬小孩子不要到处乱跑的时候,而是在一次语重心长的谈话中,然后,我听到了阿菊的名字。阿菊命很不好,七八岁的时候,他父亲就抛下妻儿寡母外出闯荡,那时候他们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爷说他九十岁了。不管谁问他,他都这么说。有人说他九十多了,有人说他九十九岁了,也有人说他有一百多岁了------他到底多大岁数了,村里绝大多数人都说不准。多数人认同他一百岁有余了。看上去,二爷还很健壮。耳不聋,眼不花。说话宏钟样响。他脑子还很清晰。说起村庄的变迁,说得头头是道,像个活家谱。说起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不知道等了多久,久到忘了年岁,我只知道从懂事的那刻起便有人在我耳畔轻柔道:“你的命从出生起便注定。等待他,不论百年、千年。”我就在那河畔小桥旁静静等了无数年,盼了无数年,看了这无数年—红尘间海誓山盟,生死离别。记不清有多少人在我耳旁轻声细语的说着情话,记不清听到过多少人在我面前信誓旦旦,生死不离,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连薇:【雪欲来的时候,又烫一壶酒,将寂寞绵长入口。】已是冬季,我独自在家温酒待人来,却忘记了人已不在。酒已沸腾,在小炉中翻滚,我怕辜负这美景好酒,只好独自举盏。斜影拉长了寂寞,将它灌入我的酒觞中,和着温热的液体,被我一饮而尽。雪怕是明儿就要开始下了,覆盖这枯黄了的山野。满眼,就又浮现起你的容颜。【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第一次进宫时流苏哭得梨花带雨双眼红肿。只因一纸游戏文章触怒龙颜,流苏的父亲已于昨日辰时斩首示众。罪连九族,幸而有当年曾祖父留下的免死丹券一块,作为父亲的唯一亲眷,流苏逃过一死。但活罪难逃,流苏带罪入宫为婢,永世不得自由。司辰在一旁沉默,紧锁眉头,望向流苏的眼神满是心痛与不舍。司辰是当朝大将军司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序江湖传闻,有一女,名唤知情。此女貌丑,性情怪异,行为放浪,毫不知耻。平日喜好追求年轻有为的武林才俊。每过三月,其必会被人拒之门外,然后另觅他人。如此三月三月反反复复直至今已有两年。有人好奇,为何那些武林才俊都肯迎她入府,忍她三月。有些好事之人声称其见过此女手拿一封武林盟主的亲笔书信入门。于是江湖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快找妈妈去五月的中旬,好不容易送走了带着微凉的春天,窗外的烈日正肆意的挥洒着蒸腾的热气,看的不免叫人没来由的烦躁起来。面对这样一个炎热的天气,窗内的童小乐却恍若未觉的坐在电脑前,一手托腮,嘴巴里嚼着电脑桌上堆积的零食,眼神无意识的盯着电脑屏幕发呆,另一只手还拿着鼠标,在电脑屏幕上转来转去,打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我有记忆的那一天起,我的爸爸妈妈就为生活奔波劳碌着。我被寄养在外祖母家,很难见爸爸妈妈一面。每隔一段时间爸爸妈妈从广东寄给我一些玩具或爱吃的零食,我都会兴奋地手舞足蹈,高兴好几天。一年又一年,爸爸妈妈的爱,润物细无声。七八年前的夏天,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得了高烧,当时恰好妈妈回来探望我,知道我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天,天气很热。毒辣的阳光侵蚀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我看了看广袤的苍穹,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小心啊同学!”原来我撞到了后面的行人。我扭头看去,那是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皮肤有些黑的男生。“对不起!对不起!”他没再理我,远远地走去了。原本以为我们之间如所有在大街上相遇的陌生人一样,彼此的生活再也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假如此生没有遇上你,我会不会一等千年?假如此生没有恋上你,我会不会一梦千年?假如此生没有爱上你,我会不会一念千年?假如此生没有那么多的情,我会不会一痛千年……一种思量,几多忧伤,还有什么呢?本来无一物,却沾染了满身的尘埃……————题记一.寂寞空山思念冷空山寂寂,鸟雀无声,唯有漫天飞雪,纷纷扬扬,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I你若盛开母亲说,她小时候最喜欢的花是牡丹花,每年初春的时候,她都会洒下大把大把的花种在门前的栅栏里边,然后等待夏天到来,牡丹盛开,绚烂如海,蝴蝶翩翩起舞,那个时候是她最开心的时候。可是,外婆总是会制止她的行为,说要用更多的地来种粮,外公总是疼爱的说,我的阿五要种,就让她种,女孩子,喜欢花没什么不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希望能进一次鬼域,不要再回来,因为我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毕业之后,我并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一个人租了一个房,每天坐在书桌前伏笔写着不完美的文字,这篇新小说的名字叫鬼域。早上九点,我起床洗漱了一下,随便吃了点早餐,一盒牛奶味道的饼干外加一杯热牛奶。走到书房,拉出椅子,将牛奶轻放在左手边。看着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在我的心底,有那么一个人,她很安静,却很孤独,她一直住在我的梦境中,存在我的心里。灰暗的梦境中,她一袭白衣,隐藏在薄雾之后,刘海遮住了容颜。她不语,不动,宛若人偶,而我,就这般凝视彼岸的她。我不敢靠近,生怕距离近了,她便消失在我眼前。多年之后,此岸的我终于有勇气抬起手抚摸彼岸的她,我微笑的闭上眼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