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发布时间:2017-08-24 14:22 投稿者: 爱讲故事的孩子
快到元旦了,天冷冷的,夜里总会罩起一层白雾,黄色的路灯亮透后,有迷迷朦朦的错觉。本是渴睡的季节,周身已平实地裹了一层厚被褥,却依旧无眠,摸摸腿部,麻木的冰凉。胡思乱想是因为这夜太过于安详了吗?他睁着眼想了很多的事。回想下午的那场英语考试,没再记起考了什么?只留下一缕苹果的香味——课桌肚里新削的苹果皮......

  快到元旦了,天冷冷的,夜里总会罩起一层白雾,黄色的路灯亮透后,有迷迷朦朦的错觉。

  本是渴睡的季节,周身已平实地裹了一层厚被褥,却依旧无眠,摸摸腿部,麻木的冰凉。胡思乱想是因为这夜太过于安详了吗?他睁着眼想了很多的事。

  回想下午的那场英语考试,没再记起考了什么?只留下一缕苹果的香味——课桌肚里新削的苹果皮陪他考了一个下午的英语。

  放听力的时候,校外有广播式的宣传车经过,吵杂的网络歌曲,逗起了一群笑声。可他却是想要哭了,几种声音的混合,听不出,更听不懂,头热背凉,仿佛站在了一个圆盘上,世界在顺时针旋转,而自己却在逆时针旋转着寻找回忆。幸好的是宣传车过后心总算定了下来,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那些小字母,笔尖糊里糊涂地划几下就把考试结束了,所有的考题都能及时写完,还好啦!

  从考场回到教室,班里的几个尖子生已带着点假哭腔与英语老师抱怨:卷子考得太难,这次考得不会太好。他笑了笑,去饮水机旁打了杯水,刚结束的那场考试给他带来的紧张让他渴极了。对他来说,英语卷子出得是越难越好。几次模拟考过来,不管试卷是难是易,他都是七十分上下,像是中了邪咒似的雷打不动。这让他反而觉得试题越难越好,最好是谁都不会做,看运气蒙答案,大家统一站在同一起跑线线上,多好呀!

  英语老师在讲台前半带训斥半带安慰地给尖子生们讲题,他在教室后面整理自己的课桌,看着那一张张假惺惺的面孔,他想笑却是笑不起。

  英语老师走后,英语科代表拿来了答案,尖子生们一边对答案一边大叫着:“不想对了,真他妈的想去死,狗屁出题老师。”

  “这里是四楼,可以轻易满足你的愿望。”他苦笑了一下,应了一句。

  “啊!我选择题只错了一个,太好了。”尖子生们又变脸似的一阵乱叫欢呼起来,能听出其里夹杂的轻蔑笑声。

  他自己也对了一下,一样的失落感,加上作文分勉强75分。

  随手把试卷一扔,和死党去饭堂吃饭,一路走一路吐槽那该死的理不清理还乱的题目。饭堂里已没有几个人,打饭阿姨抓过饭盒就是一勺剩下的大白菜,一勺肥猪肉,再加一铲子白米饭,好了,请刷卡!喂猪的伙食标准,望着白花花的大米饭,可惜了——干如沙粒。

  出饭堂的时候,又遇见她了,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外套,今天没扎马尾,头发披散双肩,还是那么的美。默默望着她走过,或许她永远也不会知道,何必要知道,屌丝就不要去打扰别人了。叹一句缘分注定,低头离开。

  回到宿舍,死党的那瓶老干妈辣酱差不多被他刮了大半,却依旧是不觉得有什么滋味,匆匆吃了两口,倒了,不饿死就好。他有时也在想如果不会饿,也就不用吃了。

  吃过饭后,他靠在床铺上翻看着网购来的廉价青春小说,花样的年华,狗血的剧情,还是能稍稍的解点闷儿。死党在窗口玩弄他的红色小收音机,手机严打,电子产品违禁的校园生活,这是个稀罕物。电台也没什么好节目了,转换播放模式,死党唱起他偶像实力派陈奕迅的《浮夸》,微微的灯光下,确有那么一点文艺青年的调调。随着音乐的扬起,他眼里的画面渐渐模糊,看到死党爬出窗台飞走了,似乎还听到了一声闷响传来。

  “啊——呀——”似乎他也只是在跟着哼哼,画面醒来,死党还在陶醉。

  或许冬天的冷水是一种短暂麻醉药,冰冷的刺激可以偶尔的清醒。暴力的篮球运动是最好的发泄,累了就可以不去想了。可这个冬天他却是怕了,就喜欢静静呆着等时间。

  傍晚六点二十分就得去教室上晚自习,六点半要点名登记。教室里压抑的安静,只听得见笔尖摩擦纸张的“沙沙”声,望出窗外,六点半的铃声响起,从校园各处涌入教学楼的人群慌慌张张,犹如在被鞭策的骏马,死命奔跑、追赶,却不知是为了死命?他偶尔会不自觉这样假设,如果自己也是其里奔跑的一员呢?会跑得有多快?后面的问题他却是不敢再想了,不敢想也就不敢为,提前些好呀,老师站在门口的“拭目以待”太让人难受了。

  晚自习写的是数学练习,写着写着,他突然就愣住了。

  是否会在剩下的几个月里的某一天就练成了如此“神功”?一听到某句古诗就能知道是出自哪代的哪位诗人的哪首诗;一看到一则新闻便能想出是用唯物辩证法的原理还是用认识论的观点;不管列出世界上的哪一个国家都能定位其大概经纬度,在哪一个半球,哪一个大洲,处于什么带,是什么气候,怎样的地貌,有哪些著名的山脉河流,可以种哪些作物,毗邻国家是哪几个,他们又有什么不同;看到某个英语单词,手会自觉地动起来写几遍就默下了,一眼扫过题目便知道这是某从句要用某连接词;数学公式倒背如流,题型举一反三;不管是穿越回哪个朝代,哪个历史时段,都知道是谁是皇帝,实行了怎样的政策,某个国家正在召开什么会议,又爆发了什么样的革命……神啊!清华北大不是说去就去吗!

  偷偷一笑,忽而那笑又僵住了。越美好的想象对照着现实越是更加的害怕。

  七十多分的英语,上重点线都难,如果再没有什么好的改善就只能复读了,想到复读,想到高一第一学期的七十分到最近几次模拟考的七十分,都是七十分。想到高二的努力改变:请教同学学习方法,问老师解题技巧,背单词,抄课文,做习题,毫无办法,毫无改变,头破血流,是什么样的诅咒,是怎样的难受?看到了未来的人生,贫困的农民、辛苦的工人;看到了她,红衣服,马尾辫;看到了父母的脸、老师的脸、同学的脸;还有单词、句子、作文……

  天要塌了,地在颤抖着,四周的学习资料、参考书、试卷习题……越叠越高,越围越紧,要将他淹没了,要倒了。

  晕——

  怕——

  晕——

  似乎梦里,还是夜空里,空气里飘来了一缕熟悉的苹果香味,他突然感觉一阵的晕乎,是一个劲的怕,从未有过也从未想过的怕。猛的一个翻身起床,冲进卫生间大口大口地呕吐,止不住的泪流。

12下一页

上一篇: 第一个生意   下一篇: 梦呓
1、“怕”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52/,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短篇小说
假期,在别人眼里是多么的美好,而对我来说,算是一个,十分恐怖的噩梦……我这个人一直渴望自由,虽然我还小,但我也有属于我自己的时间……今天晚上,我看着窗外,树枝轻微摆动。我的眼里一片黑暗,而今晚的星星,却是如此闪烁。“难得啊!多么明亮的星星……”我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到。夜晚,如此安静,静的,可以听到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传说,每个人死后都会变成天边闪闪亮的星星,给他们最爱的人指引方向。因此他相信父亲一定会在天边的某个角落里看着他,陪伴着他,不曾离去。(一)有一个孩子,他时常感到迷茫,他向往辽阔的大海,却不知道大海在哪里?停留在纵横交错的十字落口,犹豫不前。他的父亲是个很有成就伟人,他受到了父亲很大的熏陶与培养。当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天总是那么的蓝,有一个梦在里面飞翔,这是一个蓝色的梦,梦的主人就叫蓝梦。如果有一天,天黑了,梦还会继续飞吗?“奶奶,我为什么叫蓝梦?”我依偎在奶奶的怀里问。“奶奶生活在蓝蓝的天空下很幸福,蓝蓝的天空下有一棵你爷爷唯一留下的蓝莓树。”奶奶抬头望了望蓝蓝的天空,然后又低下头指着院墙旁的那棵老蓝莓树对我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花儿一样的我们拥有花儿一样的春天,花季青春,飞扬歌的梦想,我的青春谁作主?也许是青春的忤逆,也许是青春的萌动,怀志的少年开始有了不切实际的漫想。梦想着抱着吉他,浪迹天涯,去寻找旅人寂寞的感觉。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的选择,只为孤单而来,只因熟悉而去。有了陌生,有了情意,弹起心爱的吉他,寒风中为记忆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明时节,小雨纷纷扬扬而下,巍峨的山上,白色的纸钱串在坟头飘飘,漫山的白,飞舞着怀念,荡漾在灰色的天空中,久久不散。鞭炮声响彻山谷,烟气与雾气缠绕着念想的心,有些朦胧,我们都在怀念过去。一往平静的小山村也因为节日的到来而变得热闹,住在村尾的小爱国一家也要准备出发去扫墓了。一大清早,阿爸阿妈就忙活着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大年三十走在喧嚣的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提着大包小包的年货,脸上洋溢抹不掉的欢喜,街上是连着一片的红:春联、福字、灯笼、炮竹,让年的味道愈发的浓厚,不禁感叹又是一年的岁末。提着大袋,拎着小包随着父母穿梭在拥挤的人流中,在商店里添了新衣,妈说那才喜庆;市场里买了大鱼,爸叫这是年年有“鱼”;街摊上弄了好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快到元旦了,天冷冷的,夜里总会罩起一层白雾,黄色的路灯亮透后,有迷迷朦朦的错觉。本是渴睡的季节,周身已平实地裹了一层厚被褥,却依旧无眠,摸摸腿部,麻木的冰凉。胡思乱想是因为这夜太过于安详了吗?他睁着眼想了很多的事。回想下午的那场英语考试,没再记起考了什么?只留下一缕苹果的香味——课桌肚里新削的苹果皮......【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走在大街上,寒冷的北风,硬生生的想要刮走人们身上仅存的热气。每个人都在与它抗争着。在街上走着。我怀揣着几个被包在袋子中的热腾腾的包子。它们似乎也冷得颤抖着。我哆嗦着身子,只想快些回家。逃离这静谧与寒冷交至的街道。“给点钱吧……给点钱吧……”一声充满稚气又蕴含无奈的声音传入我耳中。低下头,原来是一个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床柜上放着一个相框,相框里镶嵌着那个我梦中女孩的相片。每当失意时,我就来到床前,静静的端起相片,深情地凝视。她叫羽然,是我在一次画展上认识的朋友,虽然我们只见过数面,可从那以后,我便坠入了对她的爱河中。一起合租房屋的朋友李承喜欢画画,一次我正无聊的躺在床上看静静的顿河时,李承走了上来,在我的肩上重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寒冬腊月的黄昏本就来的早,天又阴沉的厉害,愈发模糊了那残留的,微弱的一点光亮。北风像是刚在笼子里放出来的狮子一样,没个命地死吹。看那架势,天上的雪层势必会迅速而又毫不吝啬地飘洒到地面上来。这本就是一条偏僻的山间小道,虽然蜿蜒崎岖的勉强可以通往县城。但如果不是附近村子的村民们走这条路的话。其它过路的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我已经走得太远,再也回不去了时光渐渐远去。树荫间的声声蝉鸣仿佛对这个世界的一场控诉,浮华于世,喧嚣遍地。我站在窗户前静静看着远方树林间的大片荫翳,朝阳从后面轻轻环住我,下巴搁在我头顶,他说,苏婷,我们暑假去海南旅游,好不好?我淡淡扬起唇角,轻声道,朝阳,你不必为了宽慰我而做这些事情。你知道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县一中门口,云暖正百般无聊的玩着手机,偶尔看看里面,现在离中秋节只有几天的时间,她来这边给朋友送中秋礼物,已经到下课时间了,零零散散的有学生出来,刚给朋友打电话,让她来门口找自己,怎么还不来啊。云暖眼睛近视,她看不到谁是谁,只是惯性的向里面看。走过来两个男生,高个子的问她:“你在这干么呢?”“等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这里我要讲一个普通的农村女人的故事,她叫阿菊,和我妈妈差不多的年纪。——题记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从大人们的口中听到了“拐卖“这个词,不是在他们吓唬小孩子不要到处乱跑的时候,而是在一次语重心长的谈话中,然后,我听到了阿菊的名字。阿菊命很不好,七八岁的时候,他父亲就抛下妻儿寡母外出闯荡,那时候他们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爷说他九十岁了。不管谁问他,他都这么说。有人说他九十多了,有人说他九十九岁了,也有人说他有一百多岁了------他到底多大岁数了,村里绝大多数人都说不准。多数人认同他一百岁有余了。看上去,二爷还很健壮。耳不聋,眼不花。说话宏钟样响。他脑子还很清晰。说起村庄的变迁,说得头头是道,像个活家谱。说起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不知道等了多久,久到忘了年岁,我只知道从懂事的那刻起便有人在我耳畔轻柔道:“你的命从出生起便注定。等待他,不论百年、千年。”我就在那河畔小桥旁静静等了无数年,盼了无数年,看了这无数年—红尘间海誓山盟,生死离别。记不清有多少人在我耳旁轻声细语的说着情话,记不清听到过多少人在我面前信誓旦旦,生死不离,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连薇:【雪欲来的时候,又烫一壶酒,将寂寞绵长入口。】已是冬季,我独自在家温酒待人来,却忘记了人已不在。酒已沸腾,在小炉中翻滚,我怕辜负这美景好酒,只好独自举盏。斜影拉长了寂寞,将它灌入我的酒觞中,和着温热的液体,被我一饮而尽。雪怕是明儿就要开始下了,覆盖这枯黄了的山野。满眼,就又浮现起你的容颜。【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第一次进宫时流苏哭得梨花带雨双眼红肿。只因一纸游戏文章触怒龙颜,流苏的父亲已于昨日辰时斩首示众。罪连九族,幸而有当年曾祖父留下的免死丹券一块,作为父亲的唯一亲眷,流苏逃过一死。但活罪难逃,流苏带罪入宫为婢,永世不得自由。司辰在一旁沉默,紧锁眉头,望向流苏的眼神满是心痛与不舍。司辰是当朝大将军司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序江湖传闻,有一女,名唤知情。此女貌丑,性情怪异,行为放浪,毫不知耻。平日喜好追求年轻有为的武林才俊。每过三月,其必会被人拒之门外,然后另觅他人。如此三月三月反反复复直至今已有两年。有人好奇,为何那些武林才俊都肯迎她入府,忍她三月。有些好事之人声称其见过此女手拿一封武林盟主的亲笔书信入门。于是江湖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快找妈妈去五月的中旬,好不容易送走了带着微凉的春天,窗外的烈日正肆意的挥洒着蒸腾的热气,看的不免叫人没来由的烦躁起来。面对这样一个炎热的天气,窗内的童小乐却恍若未觉的坐在电脑前,一手托腮,嘴巴里嚼着电脑桌上堆积的零食,眼神无意识的盯着电脑屏幕发呆,另一只手还拿着鼠标,在电脑屏幕上转来转去,打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我有记忆的那一天起,我的爸爸妈妈就为生活奔波劳碌着。我被寄养在外祖母家,很难见爸爸妈妈一面。每隔一段时间爸爸妈妈从广东寄给我一些玩具或爱吃的零食,我都会兴奋地手舞足蹈,高兴好几天。一年又一年,爸爸妈妈的爱,润物细无声。七八年前的夏天,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得了高烧,当时恰好妈妈回来探望我,知道我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天,天气很热。毒辣的阳光侵蚀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我看了看广袤的苍穹,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起来……“小心啊同学!”原来我撞到了后面的行人。我扭头看去,那是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皮肤有些黑的男生。“对不起!对不起!”他没再理我,远远地走去了。原本以为我们之间如所有在大街上相遇的陌生人一样,彼此的生活再也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假如此生没有遇上你,我会不会一等千年?假如此生没有恋上你,我会不会一梦千年?假如此生没有爱上你,我会不会一念千年?假如此生没有那么多的情,我会不会一痛千年……一种思量,几多忧伤,还有什么呢?本来无一物,却沾染了满身的尘埃……————题记一.寂寞空山思念冷空山寂寂,鸟雀无声,唯有漫天飞雪,纷纷扬扬,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I你若盛开母亲说,她小时候最喜欢的花是牡丹花,每年初春的时候,她都会洒下大把大把的花种在门前的栅栏里边,然后等待夏天到来,牡丹盛开,绚烂如海,蝴蝶翩翩起舞,那个时候是她最开心的时候。可是,外婆总是会制止她的行为,说要用更多的地来种粮,外公总是疼爱的说,我的阿五要种,就让她种,女孩子,喜欢花没什么不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希望能进一次鬼域,不要再回来,因为我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毕业之后,我并没有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一个人租了一个房,每天坐在书桌前伏笔写着不完美的文字,这篇新小说的名字叫鬼域。早上九点,我起床洗漱了一下,随便吃了点早餐,一盒牛奶味道的饼干外加一杯热牛奶。走到书房,拉出椅子,将牛奶轻放在左手边。看着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在我的心底,有那么一个人,她很安静,却很孤独,她一直住在我的梦境中,存在我的心里。灰暗的梦境中,她一袭白衣,隐藏在薄雾之后,刘海遮住了容颜。她不语,不动,宛若人偶,而我,就这般凝视彼岸的她。我不敢靠近,生怕距离近了,她便消失在我眼前。多年之后,此岸的我终于有勇气抬起手抚摸彼岸的她,我微笑的闭上眼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