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故事新编>第一个生意

第一个生意

发布时间:2017-08-21 19:23 投稿者: 阳光雨露
灯光柔和明亮,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给人温暖的感觉。我在灯光下静静地看书,外面的风徐徐地吹来阵阵凉意。这一刻我已将心静了下来,在文字里儒养,只希望这份静谧不被人打扰,做一个安静读书的人。她突然的站在我面前,又见到她脸上的美丽,善良,温柔,以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我的心海突然的波动起来,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愤怒......

灯光柔和明亮,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给人温暖的感觉。我在灯光下静静地看书,外面的风徐徐地吹来阵阵凉意。这一刻我已将心静了下来,在文字里儒养,只希望这份静谧不被人打扰,做一个安静读书的人。

她突然的站在我面前,又见到她脸上的美丽,善良,温柔,以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我的心海突然的波动起来,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愤怒。

这几天我日日在路上等她,任我怎么等候也不见她的踪影。等一个人的时候,时间很长,分分秒秒都叫人牵肠挂肚;等一个人的时候,时间也是最难熬的,深深地感受到度日如年。她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踪影全无。只看到她的老公出来买菜,买点心,带着两个孩子出来玩。之前这些细碎的事情全是她一个人做。如今,她在家里不出来,是有事?还是到哪里去了?我不愿向坏的方向去想,我情愿她是这样的。

其实。人与人之间是微妙的,有些事即使不说出来,心里也会感应到,这或许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默契,是心与心之间的传递。总之她忽然的不见,这里面肯定有文章。

她是在有意的躲着我?我隐隐的有一种担心。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前几天她来我这里找房子,告诉我她租的房子要到期了。房东不给她续租,没办法,只得重新找房子。外出打工的人难,租人家的房子就是这样,有时钱捧在手上,人家房子也不租给你,是人家房子,叫你搬,你就得搬。于是,她来我这里找房子。与我而言,这是好事。我热情地带她看房子,不问太阳有多晒人,我也不管不顾的陪着她看了几户房子。可惜,她都不满意,她告诉我

“家里衣服多,被絮也多,那几户房子里的柜子太少放不下,房子差一点没关系,里面没有 东西不要紧,就是要柜子多。我家的儿子,媳妇一套套的衣服没地方放。”

“哦,知道了,你明天来再带你去看看,还有一套房子。”

“柜子多吗?”她笑了,眼睛里又流露出新的希望。

“多,保证你满意,空间又大,柜子又多。”

“好,我先走了”她嘴角露出了笑容,转身回去了。

今年的夏天很热,气温高到41度到42度,人都热的不敢出来走路。我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在心里默默地祈祷,但愿明天她能看中。但愿这个生意能成功,以解我生活费用的燃眉之急。夏天我店里的生意很萧条,连吃饭的钱都不充裕。明天生意若是成功了能有一笔可观的收入。我默默地祈祷,祈祷明天一切顺利。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她来了,站在我面前未先开口,先微微一笑,眼睛里闪烁出柔和善良的光芒。

“现在可以看房子吗?”,

“可以,我现在就打电话叫他过来。”我望着她,点点头。

事情倒是挺顺,电话打过去就通了,跟她约好10分钟后在房子那里见面。

我与她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时间过的很快,没说几句话10分中便过去了,我们起身向他的房子走去。房子不远,几分钟就到了。他还没有来,我们便站在路上等他。中午的太阳很热,明晃晃的直谢下来,还好我们等了一会儿他来了。

他是一个残疾人,两条腿跟个软丝瓜子一样,又小又不作力。走路两条腿在地上一崴一崴的。我们看到他心里还有点不自然,他一点心里芥蒂都没有,是岁月把他磨炼成不再介意自己的不足,不再去想别人是怎么去看他。他很自然地下车,从口袋里掏出钥匙,一步一挪地去开门。我们跟在他后面上了楼,房间宽宽大大的,我的客户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看了一遍。他也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解说着。房子看过了,她没有异议,便对我说

“我把我媳妇叫过来看一下。”她望着我“我没有手机。”她看看我又看看他,“我是满意了,现在就看我媳妇的,如果她满意,我就把这个房子租下来。”

我点点头,把电话递给她。电话很快通了,她跟她说了几句,我没听懂,只听到最后一句,这房子不错,你过来看一下,我们等你。我们一边等她的媳妇,一边再细细的又将房子看一遍。

夏天的天气很热,若是房子里没有人住,里面会显得更热,我们几个人在在里面不一会儿脸上就爬满了细密的汗珠,如果不是为了租房子,我才不高兴站在这里受罪。

这一刻,他,房东很忙,一会儿领着她看阳台、一会儿看厨房间、又一会儿是卧室,都作了细细的介绍。他虽然残疾,却很会说,处处显示出能干,精明。一般常人的口才与头脑好像都逊色于他。不说别人,我就没他会说,这里说话的主动权都被他抢占了。房子里只有他滔滔不绝地说话。我们好像也只有听的份。

这个房子她看的很满意,主要的是,再也不用愁那么多的衣服,被絮没地方放了。这房子里其他的东西没有,柜子却很多。

我们三个人在等她的媳妇,不知道她的媳妇是何许人也?租个房子还要等她来决定。我到要看看这个媳妇几斤几两。

尘世烟火里,一家人有一家的生活方式,她家里的主动权在这个小媳妇身上。记得两年前我也租过房子。老公忙没时间做这些细碎的事情,找房子的事,是我全权负责,老公对我说,你看中就行。我面前的她看中了还要等她的媳妇来决定。我在房子里慢慢地渡步,但愿她的媳妇不要有什么节外生枝,

房子里面没有空调,没有吊扇,我们几个人就这样站在里面,额上渗出一粒粒晶莹的汗水。如果不是等她所谓的媳妇,我们早就离开这个蒸笼一般的房子,找一块凉快的地方歇歇。

等了一会儿,她的媳妇来了,在下面喊着什么。我赶紧下去开门,把她迎上来。我看见了, 这个小媳妇长的身材苗条,皮肤雪白粉嫩,五官端庄大方,眼睛大大的非常有神,在她眼睛转动的瞬间,我捕捉到了她的聪明,机智,和凌厉,如果不说话,倒是有几分讨人喜欢。也许就因为这份凌厉才征服了她的一家人。而在我的心里,更倾向于那种漂亮美丽的人必须是温柔,善良,随和。才算美丽,而她全身上下散发出那种不好讲话的主儿,美丽在她身上打了一个折扣。

还好,这个小媳妇看了一圈,对这房子满意了。

这时候我们该谈实质性的问题,房租,以及付款期限的事情,我该和房东与房客交代一下,然后定一个时间就等签合同,事情就算是圆满结束了。世间多少是,非得让人备受痛苦与折磨。我现在正一步步历经磨难。可是,我这个租房子的事,看似美好的事情却非得抹上几笔不被人接受的败笔。

“房租,一个月1000元。”我走到他面前跟他说。因为,他要1100,心想少一百块钱,不成问题,这里面又什么波没有,事情很可能就这样敲定,不需要一趟趟地跑。

这个站起来不到1米6的男人,现在要和他打交道了,不知道他办事是否爽快利索。虽然 他身残志不残,是一位人民教师。也许,他做教师是靠一张嘴吃饭,而他这张嘴已久练成刚,在我们面前非常能说。但愿租房子应该爽快地租给人家,不会有什么为难的事吧。

“1000,不行。”他望着她,当他这句话说完,目光从我脸上一扫而过,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他的房子白净,清晰的墙纸上。

“你们不知道,我的房子之前是政府收购去的,一收就是五年,是1200一个月”他将目光收回来从她的身上转移到她媳妇身上。

“不说1200,租给你们1100这还不好吗?”他收回目光又大夸了一会儿,说他的房子有多好,清清爽爽,二楼不高又方便,而且还是天然气。稍作沉默一会儿。他又说

“你们也可以不要,今天晚上一个办公的小伙子来看房子,价钱都谈好了是1500。”他抬起头故意环顾房子一周,然后将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我这样的房子有人要的,现在租给你们不还价1100,算是少了。”

他言之凿凿,气焰有点嚣张,还有点高傲。他的房子有点干净,就有了足够的资本在我们面前说来说去。

“我们长住,又不像人家二三个月就走了,便宜点,这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她的小媳妇上前一步跟他砍价。

“1000块钱一个月,我们搬过来还要钱装空调。”她望着他,与他还价,希望他能把价钱降点下来。

我做中介的有时觉得自己很为难,总希望房东能尽可能的满足客户,适当的退一步。可惜,他坚持自己说出的话语。

“不还价,要租就是这么多。”

价钱上各自坚守自己的原则,谁也不肯退步。我知道再说也是无益。我便转移他们相互争执的话题,给他们心里留一点空白,让他们自己在心里衡量想租人家的房子,不要过分的争来争去,想出租就要降低心里的门槛。世事看开一点,不与别人太过较劲,这样事情才好办。见他们一时没有争执的效果,我便开始讲下一件事情以缓解他们起伏的内心。再争也没有意义。

看着他们争来争去,我都不愿意听,我最不喜欢这样,又想做事,有怕花钱,又想出租房子,又不肯退让。人与人之间做事就应该客观一点,通融一点,淡然一点,世事都按照自己的心意,苛来苛去,这不怕把人心弄凉了。

我以为换了下一条,会缓解一下市井气息,以为最难商谈的是房租,其他的不会那么难说话,以为下面的事该是顺风顺水,把合同订一个时间签了算是大功告成。

“房租三个月一付,付三押一。”我又一次望着他,跟他商谈。在我认为这不要商谈,只是通过我这个中介人说一下过过厂子而已,因为这不是事情的事。

租房子一般的房客都是这样,付三押一,这好像也成了市场的趋势。如果站在客户那里说谁愿意一次性拿出那么多的现金,即使有也舍不得付,钱在自己口袋里多好,生活的方方面面要用钱,人过日子,都是一小步一小步的向前走,这是人们一贯的思想。而房东却希望一年一付最好,省得麻烦。房客当中有几个是爽快的人呢。

“三个月,不行,我这房子是半年一付,少了不租。”

事情又来了,我一听,心里便暗自叹息,这房子看来又难成功了。

事情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难题,却没有想到,在这个付款的方式上意见不一,只得拖下去。我多次劝说无果,大家都悻悻然地下楼,各自回家。

中午的时候天气很热,太阳仿佛着了火似的要将大地上的一切都烧起来,树上的树叶静静的一动都不动,枝头上的婵儿叫的更让人心生烦躁。风一点也没有,我与她一起离开,来到我店里。与走的时候,我跟她说“别急,我跟他说说。”让他房租降点下来。

她走后我的心里沉甸甸的,为什么不相互退让一步呢,为什么做事不爽快一点,如果是我,做事才不这样,做事酸酸的,这样的市井气息让我感到心里难过,遇到两个难说话的柱子,事情就难办了,我这中间人,不知要做多少思想工作?但转念一想为了那一笔中介费,我只有硬着头皮跟他们两头说好话。

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暗暗地给自己信心,跟自己说,想做事,就不怕麻烦。眼前他们一个想租,一个也愿意出租,只是付款的问题,如何处理这件事。

前两天幸亏跟小唐说,这房子如果租成功了,我与他一人一半。

事情是这样的,在没有这个房源的前一天,他跟我说“有一个房子是二楼,你要是有客户来看,没钥匙,只要打一个电话,他就过来了。”巧的事情,这个房源的主人刚好找到我。我这个人,有我做事的原则,既然小唐找过我,这房子我要跟他一人一半,除了不成功。

事情没办好,我的心情郁郁的不得轻松,唯一有点安慰的是可以依靠小唐,让小唐和他说说,也许他能在小唐的言说之下改变了自己的执着,三个月一付。吃过饭之后,我便开始琢磨,该怎样把这事摆平?这时候小唐打电话过来,问我事情谈的怎样?我把事情前前后后跟他说之后,他说

“哦,是这样啊,我来跟他说。”他信誓旦旦的“这事我来解决。”

他能把房租降下来吗?我暗自瑶瑶头,这可能危险,只有房客让步。我在心里暗自责怪他,这个人也是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现在的房子多难出租,租的人少,空房子到是多的。唉•••••••他的房子要是空上一两个月,保证不再那么气昂昂的。

现在也只有寄希望与小唐了。小唐的实力我还是信得过的,他做中介十几年了,而且他那张嘴是能说的,如果没有他我对这一笔生意都不敢包有希望。

有时候事情不是向着你想的那样发展,这就如同河面上的水一样,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水深处暗流涌动。可是我却不能平息这一汩汩的暗流。我跟自己笑笑,不敢那样想。

傍晚的时候,街上的人来来往往,有的是匆匆回家的下班族,有的是背着书包放学归来的孩子,有的是出来买菜的人,宁静的街市这时候热闹起来。人群中,她也出来买菜了,我正忙着给人家做衣服,她走过来,站在我面前跟我说

“他也是的,非得半年一付,我家里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小孩上学要钱,现在搬家安装空调 也要钱。这个人也是的,又不会少他的钱。”她嘀咕着,脸上飘起一抹忧愁与无奈。

“我帮你跟她说说。”我抿了抿嘴,望着她,安慰着她,房子中午才看过,明天我再跟他商量。

“中午的时候,我去菜场买包子,撞见他了,他不肯少,房租非1050。他跟我把电话号码要去了。”她絮絮叨叨的告诉我。

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猛地往下一沉。他怎么可以这样做?

不过,她不再坚持1000,好像同意1050。现在就是租期半年一付,还是三个月一付。如果以我思想,这都不是问题,现在就看小唐的了。

这一天虽然经历了一系历的事情,但总还是好的,接下来只要房东退一步,只要跟房东协商协商,也许事情会有了转机。做生意的人,只把事情向着好的方向去想,也常常将事情想的简单。

房子客户看中了,从常理去推测,在第二天客户应该来找我,是不是同意,而那个房东,她好像也应该来我这里,与我商量,是不是坚持原定的那样,不退让,还是让步了。如果是让步,同意三个月一付,同意日期从8月10号算起,我便可以打电话给客户,让她来把事情定下来。

可是,一天的时间过去了,我没有看见她,她又为什么不来我这里,她是要找房子的呀,和她那么熟悉,多少有点了解她,她回来问我,房子的事情。我感到惴惴不安,于是我又打一个她媳妇的电话,电话没有人接。

我默默地坐在店里,有点茫然地看着我的小花猫,它在地上与一片羽毛玩的非常起劲,一会儿追着羽毛,用前爪拍抓,一会儿用两个前爪像抓老鼠一样扑过来。这会儿只有这只小花猫轻松,自在,愉悦。

第三天,晨起时,太阳早早地升起,街市上又活跃起来,买菜卖菜的人熙来攘往,将一条街一下子热闹起来。时间没有变悄悄地往前行,日子依旧淡淡的,风平浪静,而不静的是我的一颗心。

小唐打来电话告诉我,我的客户到他家去商谈过几次,他们现在在商谈三个月一付,他还是有点不同意。我知道是从小唐那边传过来。我是什么呀?他们为什不来找我?

事情在悄无声息地变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我还在心里一遍遍地琢磨着该怎么说,才能让他们各自退一步。而她却没有再来找我。房东也没有任何消息。我相好的话,也只有放在肚子里。她是不想再来找我?我不知道。

我天天在门口有意无意的关注着她的身影,只要看见他她,我便和她谈。多么希望她在我的视线里出现。不知是她忙的抽不出身,还是回老家有事,不敢去想,我情愿她是这样的。

这几天都是他老公出来买菜,买点心,带着两个孩子出来玩。多少年了,这些细碎的事情她老公重来没做过。不敢去想,总觉得这里一定有事。忽然觉得她在躲着我,为什么她会躲着我呢? 我想不明白,就为了中介费,一条街上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

心里想着那么多的话语,却没处去说,有点感到委屈。她不来,我怎么找她商谈。

“她想要怎样?” 小唐打来电话,一遍遍问我。

“她想要从十号算起,她只能三个月一付”我告诉他。

“别急,我跟他关系好,他会听我的。他们昨天中午在他家里去谈,晚上又去了。”

这几天我心里一直闷闷不乐,有点想不通,为什么会将我这个主角丢掉。这不是过河拆桥吗?这怎不叫我难过。

第一次看到她老公,我心里有些惊讶怎就换他老公呢,我还天真地跟她老公说“叫你老婆下来跟她谈谈房子的事情。”他却表现出漠然与躲避。这违背了常理,找房子,他怎么跟个外人似。为什么只淡淡的哼一下。我没有多想,依旧在日子里该做事做事,大不了多关注路上的人。当我第二次看到她老公出现在路上,我又走上去,跟她老公说“叫你老婆下来把房子的合同签一下。”

一个要租房子的人,只会说,哦,我把她喊下来。可她却闪烁其词。这里面一定会有问题,让我惊讶的是,他却说

“家里的事我不做主,不关我的事。”

一种直觉在告诉我,他们不想付中介费。他们偷偷地联系,偷偷地商谈,有我无我都不关她的事了,所以他才会说不关我的事。事情明摆着,他们跳过了我这个中介自己去谈了。应该说我的第一笔生意遇到了两个没有人品的人。而最大的责任是他,这个房东,他不应该跟她把电话号码要过去,不应单独的联系。有什么应该找我,他们找我了吗?如今我已经是一个多余的人了。心里越想越气,越不对劲。

她的一家人几次到他家去了谈关于房子的事。他们双方直接谈了,所以是他给了她可乘之机,是他让他们有了不付中介的想法。我无助地望着外面墙角的小草,细细嫩嫩的,在风中颤巍巍地摇曳。

这一个夏天已热了很多天,天天明晃晃的太阳一大早就挂在天边。好多天没有下雨,这几天突然下起大雨来,这雨大的仿佛从天上倒下来的水一样,哗哗地下着。我望着外面的雨,心里越想越气,于是愤怒而起,打开手机,发了一个短信息给他。内容是这样写的“你违背了游戏的规则,白做了这么多年的教书育人,愧对了教师这一神圣的职业。”

短信息发过去没有多长时间,他到拨来电话,责问我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问的理直气壮,仿佛做错事的人是我。我对着手机跟他说,你不应该单独的跟她联系。

“放什么屁”他在电话里骂了几句然后啪的一下,手机挂了。

外面的雨很大,路上的雨水都来不及淌。这倾盆大雨仿佛是天空在发泄内心的不满。

没想到我的一个短信息发出去,他的心受到了什么刺激,一个电话打到小唐那里,告诉他我的不是,表示出他很生气。

小唐电话打过来了,我的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

“你怎么能这样呢,是你那个客户不想付钱,还是他不肯那样做。他跟我说,不能这样,中介费是要付的,人家辛苦钱是要拿的。”他稍作停留又说“你呀,把事情搞砸了,他现在又不高兴了。”

我听的已无语了,是我错了?不该发短信给他。我这个人错也忍着,对也忍着,可是我的心里已是满满的委屈。

事情弄到这一步我很无奈,在心里我已将这事放弃了,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他们谈的热热闹闹。一切与我无关。我还是老老实实地看我的书做我的事。转念一想,假如因为我发过去的短信而使他生气,不租了,那小唐怎么办?算了为了小唐吧。我暂时委屈自己,又一次打开手机。给他发了一条道歉的短信,请他原谅是我气晕了,不怪你,对不起。

说放弃,可心里还是憋屈。我算什么呢?这客户是我带给他的呀。知道他们一步步地商谈,知道他们就要签合同了,此时的我心情是多么难过啊。如同知道自己的女友偷偷地约会,知道女友在那男的家里吃饭,知道他们在一步步走向婚姻的殿堂。他们在那里欢笑,我在家里却暗自流泪。

幽幽的心事在心里次第开放,惆怅从眉间满溢到心里,外面的雨很大,仿佛要将所有的怨恨与惆怅全部倾泻出来。这一刻,风声,雨声,和我幽幽的叹息声在空中一起飘荡。

一次次跟自己说“算了,只当没有做的让他们签吧。但愿这一次的失败算是给自己一个经验。但愿下次不再有这样的错误发生。”

为了安慰小唐,我不计较他的错,反过来向他道歉。又发过去一个短信给他,说小唐刚才跟我说明白了,对不起,我气晕了,错怪你了。

短信息发过之后,我以为没事了,小唐却又打来电话。又有什么事跟我说,道歉也道了。手机才接通,那头便挂了。我没有往心里去,我以为小唐是有事,或者风雨大信号不好。我刚坐下来,正准备看书,手机又响,再一次拿起手机,通了依旧没有声音,立即又挂了。我忽然的意识到,小唐在跟我生气了。我也才想到,刚才的短信发错了

之所示说发错了其实就是那一句,“刚才小唐跟我说清楚了。”这句话让他想到是小唐在瞒着我,是小唐想独吞中介费,这能不让小唐来生气吗。

为了解决小唐的问题,我又发一条短信给他,告诉他“小唐之前就跟我说过两遍,刚才又跟我说了两遍,这不怪小唐,是我错了,气晕了,对不起然后又跟小偷道歉,安慰小唐。”

事情做得这么不顺心,我这做孙子真是孙到家了。我一不报任何希望,只是跟自己说,吃一堑长一智,这一次失败,失败在那里,怎样确保我这个中介能直立不到。这一次的失败我记住了,记住一辈子。

屋檐下的雨滴串成了雨帘,风呼呼地吹成幽幽的笛声,雨水洗净陌上的尘。

她忽然站在我的面前,脸上呈现出坦然,阳光,善良,这些重又回到她的脸上,与前几天相比判若两人,

记得那一个傍晚我从姐姐家回来,她在路上看见我便一下子定格在那里,脸上显现出亏欠和窘迫。我一步步走向她,她直愣愣地望着我,已不知说什么话,只默默地望着我。我真想狠狠地责怪她,做人不能过河拆桥,为了利益而丢了人品。可是他们的合同还没有签,不能为了我自己,但也为小唐想想,我只有继续装着不知道。

我装着跟个没事人一样,淡然地走到她面前,跟她说

“你把钱准备好,明天把合同签了。”

因为亏欠,因为她心里清楚,签合同的时候根本不会要我去。其实我就是一个多余的人,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她站在路中央,一动都不动。路上的人来来往往,她脸上有的是尴尬和惭愧。她不敢直视我,目光里是朵朵闪闪。好像连说话都不会说了。

为什么是这样的表情?为何有窘迫之感?是心里有鬼••••••?我不去想了。

一个有良知的人,出卖了灵魂,心里也一定不好受。惭愧,不自在,能有这样的表现,算她 还有一点良知。也许租房子是她全权处理,她很可能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

我已经不去想这件事了,一心守我的店,看我的书,不为这次的失去而扰乱了心静。

她蓦然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感到惊讶。这一次她到坦然自在了。

“中介费能不能少点,三百块?”

这时,小唐打来电话,说“他们想中介费要少付点,只肯出三百块,你说,这能么可以?顶多让他们一百块钱,你过来一下。”

哦,原来她是跟我还价来的。

“老板,能不能少点,就三百块钱吧。”她望着我,用一种哀求的目光。她稍作顿了顿又说“我不知道那一个中介去,看到他,我吓了一跳,他怎么会在那里?”

“这个房源是他的。”她无语了。

我站起来离开店和她一起再到房子那里去。她在我前面,我望着她的背影,心想,如果没有他,你现在签合同会来喊我吗?如果不是为了还价,你会来喊我吗?我暗暗地叹息一声。人那有时候是披着人皮的一只狼。她的背影模糊,难看,变成丑丑的一团黑影。

她来了,我的内心宁静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千回百转,浪涛滚滚。为了做生意,我不得不忍着。想到做大事的人,在红尘的陌上不知要忍让多少。

有时我会这样想,如果是在我店里做生意,那些内心不善良,语言不和睦,又贪婪可恶的那些小人,我会拒绝做他们生意的,并且告诉他们下次到其他地方去,我不愿和人品差的人相处。而这个生意涉及到其他的人,我必须忍着。

我走到这个让我忧伤的房子这里,他们都在,小唐正忙着抄水表,和煤气表,一个人没有跟我说话,仿佛没看见我,没有人主动跟我说话,我也就只有直立挺住,自己没有错,管他呢。

这里没有人理我,我也要好好地站在这里。论对错,也应该是你们的不对,我堂堂正正没有做见不人的事,倒是你们对不起我,现在,我就要好好的站在这里了,我倒要看看这一张张人脸。没有我,不指责你们是我大度。

“现在炒好了,在这个数字之前的钱我来付,以后多少你们自己付,我用的不能叫你们付。”他反复地说着,其实是在向他们表明他是一个讲情讲理的人。

也许老师在讲台上习惯了反复说着一道题,他将其他的人也当成学生看待。一件事反复说上几遍。

几个人一起上了楼,走进房子里。刚刚打扫过的房子,倒是给人舒心的感觉,灯光柔柔的,直照进人心里,能拂去一些岁月里的薄凉。

“你们嫌麻烦可以到银行里去办一张卡,里面多放点钱,让银行一个月一个月的扣。”

在房子里,他又一次与她的媳妇介绍,天然气的阀门怎么开关,这是电源的开关•••••••你们出去或者回老家这些开关一定要关掉,已确保安全第一。

小唐乘他们说话的时候跟我说

“他们只想给三百,这不行,同意他们四百,已经少收一百了,太过分。”小唐表现出很不高兴。

“不要听他们的,要四百。”

我能要到吗?跟自己说尽力吧。

“三百吧,就三百吧。”她的语言里包含了请求,祈求,还有一份决然。

我摇摇,不同意。

“不还价,他已经答应你们少一百了,做事不要过分。”

他把三张合同平铺在窗台上,对着我们喊到

你们都过来,看一下合同,他用手指给我们看“这里不错,这里也一字不差,你们都看看,我现在交给你了。”他拿一张合同给她的媳妇,然后望着我

“钱到知道拿的,事情不知道做。”他用一种极不满意的口吻跟我说。

我一时无语,不知该说什么话,只知道生气。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是不会吵架,只知道在心里生气,只知道他不应该这样说我。不是我不想做,是你们越界了,过河拆桥,是你们跳过我这个中介。唉,心里只知道生气,却不知道找什么话堵住他这张嘴。

他这句话说的让我非常生气,其实是他违背了游戏规则,是他越过了我的权利,好一个可恶之人,当初这也不肯,那也不肯,非得和人家折腾,事事要依着他,最终又怎样的,还不是按照 人家说的那样,租期为八月十号,三个月一付,争来争去,最终又如何,为什么一开始不爽快点,他这样绕一大圈又为了什么?

屋子里的灯光柔和明亮,一张张面孔下面装着一颗颗繁杂的心,只有这灯光永远柔和,明亮,给人带来无限的光明和温暖,没有波谲云诡的心事。

我站在屋子里很长时间,他没有看我一眼。到不忘挖苦我一句,好像这钱不应该拿。常言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本该是他感激我,可惜••••••

中介费她执意要付三百,我是坚决不肯。再说无用,这时她的媳妇又站出来

“四百不行,三百就三百,你要四百也没有。什么事也不是你说的,现在还要四百,没有。”她表现出很决绝。

这时她的媳妇走了两步来到她老公面前,跟他说“你回去拿,三百块钱来。”

我一边与她争执,一边暗自叹息,这中介费也只有三百了,事情一开始就被他弄坏了,大势已去,我又怎么有那力挽狂澜的本事。我倒想有,钱是要人家出的,人家不肯拿钱来我又没辙。

灯光明明是亮亮的,而一张张面孔却变得模糊,这种模糊让我心里直犯怵。小唐嘀咕,不能少,我很为难,如果中介费是我付,那就没话说了。

“她看起来倒是漂亮的,心怎么会正么臭,真是可恶,五百块钱的中介费尽然还到三百,心太坏了。”

“不要说”

小唐忙向我使眼色,意思不要说什么,以免节外生枝。

12下一页

上一篇: 在曙光里看到了月色   下一篇:
1、“第一个生意”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第一个生意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51/,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故事新编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四章节李军秘制五毒菜,磨刀老头真功夫。——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大舌头”李军抬起塑料桶就往厨房里走去,小胜子也拿起了玻璃罐走进了厨房!“大舌头”李军抬着塑料桶走到厨房里往地上一放,而后走到里边靠北侧有一个落地柜,古色古香一看就是古董,在后窗户阳光的映射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二章节新车座驾新局长,季东进京见高官。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财政局新局长孙楠一看就乐了,原来是自己的专用车,这是财政局新买的3辆奥迪a7之一。司机欧阳光辉将车子停了下来,轻轻打开车门走了出来。乐哈哈的忙向新局长孙楠打着招呼说“孙局,嫂子刚刚打来电话,让我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六章节烈士陵园现人手,悬赏50万找线索。本故事纯属虚构。龙城市北郊区的烈士陵园里边发现了一只人的右手,而发现这只人手的是一名清洁澈水车司机,却吓得一连请了半个月的假。中年男子这边先不表,先说说那只人手,不知何时也不知道是何人报了警,来了一大帮警察,一名身穿白大挂的法医正在对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七章节财政大楼夜闹鬼,处长周刚“特殊礼”。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询人传单之事”,成为了龙城市市区老百姓纷纷议论的主题…………先不说人们怎么议论市长李斌是死还是活,话分两头单说说这天晚上20点刚刚敲响了钟声,龙城市市财政大楼的12层中间的一个房间突然时明时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五章节副书记刘流鬼谋,小舅子钱多搂钱。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龙城市市委副书记刘流提到了市政府轿车老旧了,也该更新了的想法得到了龙城市市委秘书处(主任)秘书长陈鹏的认同,其时当市委副书记刘流提到了市政府职能部门轿车老旧了,该换新的提议时秘书长陈鹏马上就明白了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君可知,我不要你绝代天下,只愿你我花前月下,梦里一笑桃花。君可知,我不要你盖世豪情,只想你我柔情似水,宛如西江之月。君可知,我不要你君临天下,只要你我真心相待,共观日月山河。伊知否,吾不求你青丝绾发,只愿与你一袭轻纱,相陪白首不离。伊知否,吾不求你倾城之颜,只想与你轻吻彼此,除你此生哀伤。伊知否,吾......【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按中秋前夕,哈尔滨戴维斯的盛和天下和盛和世纪两大社区举办大型庆中秋联欢会,东方歌舞团胡晓琳的一曲玛依拉轰动了全场,掌声异常热烈,喝彩声不断,经久不息。在观众的强烈要求之下,胡晓琳又献唱了一曲芦花,使在场的观众感动不已,也激起了观众对东方歌舞团的萦思。是以诗记之是天籁之音,阻扼了——天外云翳;听丽喉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老佘这回受了处分,肯定当不了了。”有人说。“他上面有关系,有人保他。”也有人这样说。校长主任同时受到处分,镇小校史上从未有过的怪事,自然大家议论纷纷。1995年,镇小一位校长因东窗事发,乞求舅舅保他不倒。这个舅舅官不小,只要一个电话,其外甥就可继续任职。当他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后,却打了一个电话,只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三章节大舌头巧识人肉,“小胜子”弄特色菜。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先不表中央纪委第十巡视组丰泽等人如何到附近县市乡村走访调查。再说说“大舌头”李军,这天一大早起来很早,他先打开了卷帘门,开始清理室内卫生。当他清理到冰柜时闻到一股异味,于是“大舌头”李军打开了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一章节金钱滚滚友情深,孙楠上任新车到。——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老哥们曹雨说完话后,喝了一口水,这时新局长孙楠给老哥们曹雨递过去一支软包“中华”香烟,老哥们曹雨接了过来,新局长孙楠用打火机给点燃了,老哥们曹雨呆了几分钟。财政局新局长孙楠与老哥们曹雨谈了一会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二十章节处长孙楠巧升官,,财政局里新局长。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龙城市财政局财务处处长孙楠,三十多岁、瓜子脸、扫帚眉、小平头、170的个头、小眼睛、窄额头、蒜头鼻子、性格内向、不喜欢说话、别看不爱说话但是手中的笔杆子却是了得,在大学时就以论文全校前三甲而出名,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十九章节“大胖子”丰泽寻觅,市政府内斗智忙。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中央纪委第十巡视组组长“大胖子”丰泽,一边走一边往怀里摸了摸77式手枪,神情镇静地往前边不远处的“喜春大超市”走了去。“大胖子”丰泽走进了大型超市后左拐右拐不一会踪迹不见了,跟踪他的那个年轻人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湖面看似很平静,湖底却破涛汹涌。就如同她的心一样.....她将手放在眼前,遮挡着太阳光,双眼流露了无数悲伤,你的诺言,何时实现....“晓晓,别躲着了”她回头,看向树丛。晓晓是她收养的一只小狐妖。晓晓从树丛中走出来嘟嘴说道“你心里明明知道他不可能回来为什么还要等他,你在快快乐乐的活上几百年不就好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悬疑小说人性与阴谋第十三章节多情女认负心郎,圆满结局天地宽。本故事纯属虚构,话复前言,书归正传,话说一枚“金戒指”让“狗不理包子”萧南与“大舌头”李军感到奇怪。李军十分惊奇地说“哎,狗不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吃饭还带赠送的!”“狗不理包子”萧南乐了乐说“唔呀,王八羔子,这饭店好,以后还来这。”李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强和兰恋爱了!为了讨好女孩,也是自己真的喜欢,强去花卉市场买了一盆兰回家。不久,那盆兰就开了花,强非常高兴。可是,一年以后,那盆兰竟然死了。虽说兰花难养,强还是没有充足的心理准备,伤心了一阵。好在,强和兰结束了恋爱长跑,修成正果,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强说,我养不活兰花,我一定要把这个叫兰的女人养的白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新任校长很亲民,凡事以身作则。就拿卫生来说,只要他在校园里遇到纸屑果皮包装袋等垃圾,必然弯腰捡起。有时候拿着东西,腾不出手来,也一定提醒经过身边的老师或者学生,把垃圾送进垃圾桶。校长经常讲,弯腰之劳,如果每个人都这样,就能让我们的校园更加干净美丽。慢慢地,学校形成了一种风气,每个人见到垃圾,都会自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两个人相爱,不光是要有爱,还要有责任。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所以,在23岁这年,我打算面对婚姻,我要带着一份责任感,和对婚姻的朦胧感,嫁掉。并且,他是一个重度植物人,一辈子的饮食起居,日常花销,都要我来照料,他,还是独生子,他爸妈也需要我照顾,这点,我可以承受。还有一点,我与他,可能无法生小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橘黄的街灯,有些许暗淡,或许是因为气温的缘故吧。冰冷的空气,清冷的街道,薄薄的像披上了层轻纱,原本明亮的街灯看上去黯淡失色,像蔫了的茄子。透过辐射下来的灯光,隐约可见天零零散散飘着雪粒子夹带着丝丝细雨,看上去纤纤如丝。街道两旁高耸着的电线杆子,脸肃穆,像丢失了枪的卫士,显的略有恐慌面露沮丧。一辆辆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天,缕缕阳光冲破了万丈厚的乌云,给予万物新生的希望;夏天,斑斑阳光穿透了茂盛的枝叶,给予绿树成荫的热衷;秋天,丝丝阳光射熟了枝头的果实,给予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勇气;冬天,捧捧阳光融化了坚固的冰寻,给予不怕困难的信心.只要有阳光地地方就应该有我们的自信的笑脸,只要有阳光,就不会没有希望.阳光是一剂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一一隐没在历史深处的汾阳文明汾阳,至今留有远古人类奔波奋斗足迹。透过那些边山丘陵地带残存的峪道河,杏花东堡,段家庄等等众多仰韶遗址,使我们看到远古先人们,依山群居,靠林而生的生活情景,那些残留的石斧、石犁、石球、陶片、骨刀,无不印证着汾阳人与恶劣的自然环境相抗争的不屈生命力。他们爬山采野果,下湖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真像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坐在光线暗淡的角落里将我们一页页已经发生的往事撕碎,然后将碎片随地乱抛,让记忆的旋风卷进大脑的垃圾场里。我们好像已经习惯了时间的疯癫与残酷,在日升日落里忙碌旋转,在四季轮回中生老病死。黄昏的时候我独自爬到楼顶,一边往嘴里灌着罐装啤酒,一边远眺着绛紫色的夕阳沉落在高低起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七)故交情深永不忘1999年11月初,老伴得了十几年的类风湿关节炎越来越严重,疼痛难忍,不得不回上海治疗。我因忙于工作,又要分房搬家,一时脱不开身,不能陪她回去,大女儿正巧又不在上海,弟妹们都要上班工作,谁来照顾她呢?我心急如焚,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两个女儿从北京打来电话,关切地说“请个保姆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时间的触角悄悄摸进4月门楣的时候,残喘于早春里的最后一丝冷,只在清明节里象征性地挣扎一番儿,便被春天强健有力的双脚死死踩住,动弹不得。此时杏花桃花虽已早早落败,槐花火石榴花开尚早,但这在这片被高墙电网封闭着的区域里,几棵海棠花樱花却开得正旺,那一团团灿然的场面同这里严肃压抑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宋校长五短身材,细眼厚唇,长得龌里龌龊的。不是戴一副眼镜,还以为是到校园里收破烂的小摊贩呢!宋校长虽然个矮,声音却出奇地高,显得底气十足。教职工例会上,宋校长要么不发火,发起火来,是特别地可怕眉毛倒竖着,眼镜在鼻梁上一耸一耸的,整个脸都扭曲变了形。一句“他妈的,混蛋。”吓得坐在底下的老师们噤若寒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红枫,江湖赫赫有名的神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那年那月那日,她遇见了慕容夜。从此便认定他,缠着他。她弃尽她所有一切,易名为红叶,只为跟在他身边。“夜,”她含笑望着他,“你想要什么呀?”“听说江湖神偷红枫从前得了一把宝剑,名曰紫夜剑,传说那把剑通身泛着紫光,我……”他欲言又止,望着她。“我定不负你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