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故事新编>第一个生意

第一个生意

发布时间:2017-08-21 19:23 投稿者: 阳光雨露
灯光柔和明亮,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给人温暖的感觉。我在灯光下静静地看书,外面的风徐徐地吹来阵阵凉意。这一刻我已将心静了下来,在文字里儒养,只希望这份静谧不被人打扰,做一个安静读书的人。她突然的站在我面前,又见到她脸上的美丽,善良,温柔,以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我的心海突然的波动起来,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愤怒......

灯光柔和明亮,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给人温暖的感觉。我在灯光下静静地看书,外面的风徐徐地吹来阵阵凉意。这一刻我已将心静了下来,在文字里儒养,只希望这份静谧不被人打扰,做一个安静读书的人。

她突然的站在我面前,又见到她脸上的美丽,善良,温柔,以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我的心海突然的波动起来,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愤怒。

这几天我日日在路上等她,任我怎么等候也不见她的踪影。等一个人的时候,时间很长,分分秒秒都叫人牵肠挂肚;等一个人的时候,时间也是最难熬的,深深地感受到度日如年。她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踪影全无。只看到她的老公出来买菜,买点心,带着两个孩子出来玩。之前这些细碎的事情全是她一个人做。如今,她在家里不出来,是有事?还是到哪里去了?我不愿向坏的方向去想,我情愿她是这样的。

其实。人与人之间是微妙的,有些事即使不说出来,心里也会感应到,这或许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默契,是心与心之间的传递。总之她忽然的不见,这里面肯定有文章。

她是在有意的躲着我?我隐隐的有一种担心。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前几天她来我这里找房子,告诉我她租的房子要到期了。房东不给她续租,没办法,只得重新找房子。外出打工的人难,租人家的房子就是这样,有时钱捧在手上,人家房子也不租给你,是人家房子,叫你搬,你就得搬。于是,她来我这里找房子。与我而言,这是好事。我热情地带她看房子,不问太阳有多晒人,我也不管不顾的陪着她看了几户房子。可惜,她都不满意,她告诉我

“家里衣服多,被絮也多,那几户房子里的柜子太少放不下,房子差一点没关系,里面没有 东西不要紧,就是要柜子多。我家的儿子,媳妇一套套的衣服没地方放。”

“哦,知道了,你明天来再带你去看看,还有一套房子。”

“柜子多吗?”她笑了,眼睛里又流露出新的希望。

“多,保证你满意,空间又大,柜子又多。”

“好,我先走了”她嘴角露出了笑容,转身回去了。

今年的夏天很热,气温高到41度到42度,人都热的不敢出来走路。我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在心里默默地祈祷,但愿明天她能看中。但愿这个生意能成功,以解我生活费用的燃眉之急。夏天我店里的生意很萧条,连吃饭的钱都不充裕。明天生意若是成功了能有一笔可观的收入。我默默地祈祷,祈祷明天一切顺利。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她来了,站在我面前未先开口,先微微一笑,眼睛里闪烁出柔和善良的光芒。

“现在可以看房子吗?”,

“可以,我现在就打电话叫他过来。”我望着她,点点头。

事情倒是挺顺,电话打过去就通了,跟她约好10分钟后在房子那里见面。

我与她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时间过的很快,没说几句话10分中便过去了,我们起身向他的房子走去。房子不远,几分钟就到了。他还没有来,我们便站在路上等他。中午的太阳很热,明晃晃的直谢下来,还好我们等了一会儿他来了。

他是一个残疾人,两条腿跟个软丝瓜子一样,又小又不作力。走路两条腿在地上一崴一崴的。我们看到他心里还有点不自然,他一点心里芥蒂都没有,是岁月把他磨炼成不再介意自己的不足,不再去想别人是怎么去看他。他很自然地下车,从口袋里掏出钥匙,一步一挪地去开门。我们跟在他后面上了楼,房间宽宽大大的,我的客户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看了一遍。他也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解说着。房子看过了,她没有异议,便对我说

“我把我媳妇叫过来看一下。”她望着我“我没有手机。”她看看我又看看他,“我是满意了,现在就看我媳妇的,如果她满意,我就把这个房子租下来。”

我点点头,把电话递给她。电话很快通了,她跟她说了几句,我没听懂,只听到最后一句,这房子不错,你过来看一下,我们等你。我们一边等她的媳妇,一边再细细的又将房子看一遍。

夏天的天气很热,若是房子里没有人住,里面会显得更热,我们几个人在在里面不一会儿脸上就爬满了细密的汗珠,如果不是为了租房子,我才不高兴站在这里受罪。

这一刻,他,房东很忙,一会儿领着她看阳台、一会儿看厨房间、又一会儿是卧室,都作了细细的介绍。他虽然残疾,却很会说,处处显示出能干,精明。一般常人的口才与头脑好像都逊色于他。不说别人,我就没他会说,这里说话的主动权都被他抢占了。房子里只有他滔滔不绝地说话。我们好像也只有听的份。

这个房子她看的很满意,主要的是,再也不用愁那么多的衣服,被絮没地方放了。这房子里其他的东西没有,柜子却很多。

我们三个人在等她的媳妇,不知道她的媳妇是何许人也?租个房子还要等她来决定。我到要看看这个媳妇几斤几两。

尘世烟火里,一家人有一家的生活方式,她家里的主动权在这个小媳妇身上。记得两年前我也租过房子。老公忙没时间做这些细碎的事情,找房子的事,是我全权负责,老公对我说,你看中就行。我面前的她看中了还要等她的媳妇来决定。我在房子里慢慢地渡步,但愿她的媳妇不要有什么节外生枝,

房子里面没有空调,没有吊扇,我们几个人就这样站在里面,额上渗出一粒粒晶莹的汗水。如果不是等她所谓的媳妇,我们早就离开这个蒸笼一般的房子,找一块凉快的地方歇歇。

等了一会儿,她的媳妇来了,在下面喊着什么。我赶紧下去开门,把她迎上来。我看见了, 这个小媳妇长的身材苗条,皮肤雪白粉嫩,五官端庄大方,眼睛大大的非常有神,在她眼睛转动的瞬间,我捕捉到了她的聪明,机智,和凌厉,如果不说话,倒是有几分讨人喜欢。也许就因为这份凌厉才征服了她的一家人。而在我的心里,更倾向于那种漂亮美丽的人必须是温柔,善良,随和。才算美丽,而她全身上下散发出那种不好讲话的主儿,美丽在她身上打了一个折扣。

还好,这个小媳妇看了一圈,对这房子满意了。

这时候我们该谈实质性的问题,房租,以及付款期限的事情,我该和房东与房客交代一下,然后定一个时间就等签合同,事情就算是圆满结束了。世间多少是,非得让人备受痛苦与折磨。我现在正一步步历经磨难。可是,我这个租房子的事,看似美好的事情却非得抹上几笔不被人接受的败笔。

“房租,一个月1000元。”我走到他面前跟他说。因为,他要1100,心想少一百块钱,不成问题,这里面又什么波没有,事情很可能就这样敲定,不需要一趟趟地跑。

这个站起来不到1米6的男人,现在要和他打交道了,不知道他办事是否爽快利索。虽然 他身残志不残,是一位人民教师。也许,他做教师是靠一张嘴吃饭,而他这张嘴已久练成刚,在我们面前非常能说。但愿租房子应该爽快地租给人家,不会有什么为难的事吧。

“1000,不行。”他望着她,当他这句话说完,目光从我脸上一扫而过,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他的房子白净,清晰的墙纸上。

“你们不知道,我的房子之前是政府收购去的,一收就是五年,是1200一个月”他将目光收回来从她的身上转移到她媳妇身上。

“不说1200,租给你们1100这还不好吗?”他收回目光又大夸了一会儿,说他的房子有多好,清清爽爽,二楼不高又方便,而且还是天然气。稍作沉默一会儿。他又说

“你们也可以不要,今天晚上一个办公的小伙子来看房子,价钱都谈好了是1500。”他抬起头故意环顾房子一周,然后将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我这样的房子有人要的,现在租给你们不还价1100,算是少了。”

他言之凿凿,气焰有点嚣张,还有点高傲。他的房子有点干净,就有了足够的资本在我们面前说来说去。

“我们长住,又不像人家二三个月就走了,便宜点,这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她的小媳妇上前一步跟他砍价。

“1000块钱一个月,我们搬过来还要钱装空调。”她望着他,与他还价,希望他能把价钱降点下来。

我做中介的有时觉得自己很为难,总希望房东能尽可能的满足客户,适当的退一步。可惜,他坚持自己说出的话语。

“不还价,要租就是这么多。”

价钱上各自坚守自己的原则,谁也不肯退步。我知道再说也是无益。我便转移他们相互争执的话题,给他们心里留一点空白,让他们自己在心里衡量想租人家的房子,不要过分的争来争去,想出租就要降低心里的门槛。世事看开一点,不与别人太过较劲,这样事情才好办。见他们一时没有争执的效果,我便开始讲下一件事情以缓解他们起伏的内心。再争也没有意义。

看着他们争来争去,我都不愿意听,我最不喜欢这样,又想做事,有怕花钱,又想出租房子,又不肯退让。人与人之间做事就应该客观一点,通融一点,淡然一点,世事都按照自己的心意,苛来苛去,这不怕把人心弄凉了。

我以为换了下一条,会缓解一下市井气息,以为最难商谈的是房租,其他的不会那么难说话,以为下面的事该是顺风顺水,把合同订一个时间签了算是大功告成。

“房租三个月一付,付三押一。”我又一次望着他,跟他商谈。在我认为这不要商谈,只是通过我这个中介人说一下过过厂子而已,因为这不是事情的事。

租房子一般的房客都是这样,付三押一,这好像也成了市场的趋势。如果站在客户那里说谁愿意一次性拿出那么多的现金,即使有也舍不得付,钱在自己口袋里多好,生活的方方面面要用钱,人过日子,都是一小步一小步的向前走,这是人们一贯的思想。而房东却希望一年一付最好,省得麻烦。房客当中有几个是爽快的人呢。

“三个月,不行,我这房子是半年一付,少了不租。”

事情又来了,我一听,心里便暗自叹息,这房子看来又难成功了。

事情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难题,却没有想到,在这个付款的方式上意见不一,只得拖下去。我多次劝说无果,大家都悻悻然地下楼,各自回家。

中午的时候天气很热,太阳仿佛着了火似的要将大地上的一切都烧起来,树上的树叶静静的一动都不动,枝头上的婵儿叫的更让人心生烦躁。风一点也没有,我与她一起离开,来到我店里。与走的时候,我跟她说“别急,我跟他说说。”让他房租降点下来。

她走后我的心里沉甸甸的,为什么不相互退让一步呢,为什么做事不爽快一点,如果是我,做事才不这样,做事酸酸的,这样的市井气息让我感到心里难过,遇到两个难说话的柱子,事情就难办了,我这中间人,不知要做多少思想工作?但转念一想为了那一笔中介费,我只有硬着头皮跟他们两头说好话。

我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暗暗地给自己信心,跟自己说,想做事,就不怕麻烦。眼前他们一个想租,一个也愿意出租,只是付款的问题,如何处理这件事。

前两天幸亏跟小唐说,这房子如果租成功了,我与他一人一半。

事情是这样的,在没有这个房源的前一天,他跟我说“有一个房子是二楼,你要是有客户来看,没钥匙,只要打一个电话,他就过来了。”巧的事情,这个房源的主人刚好找到我。我这个人,有我做事的原则,既然小唐找过我,这房子我要跟他一人一半,除了不成功。

事情没办好,我的心情郁郁的不得轻松,唯一有点安慰的是可以依靠小唐,让小唐和他说说,也许他能在小唐的言说之下改变了自己的执着,三个月一付。吃过饭之后,我便开始琢磨,该怎样把这事摆平?这时候小唐打电话过来,问我事情谈的怎样?我把事情前前后后跟他说之后,他说

“哦,是这样啊,我来跟他说。”他信誓旦旦的“这事我来解决。”

他能把房租降下来吗?我暗自瑶瑶头,这可能危险,只有房客让步。我在心里暗自责怪他,这个人也是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现在的房子多难出租,租的人少,空房子到是多的。唉•••••••他的房子要是空上一两个月,保证不再那么气昂昂的。

现在也只有寄希望与小唐了。小唐的实力我还是信得过的,他做中介十几年了,而且他那张嘴是能说的,如果没有他我对这一笔生意都不敢包有希望。

有时候事情不是向着你想的那样发展,这就如同河面上的水一样,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水深处暗流涌动。可是我却不能平息这一汩汩的暗流。我跟自己笑笑,不敢那样想。

傍晚的时候,街上的人来来往往,有的是匆匆回家的下班族,有的是背着书包放学归来的孩子,有的是出来买菜的人,宁静的街市这时候热闹起来。人群中,她也出来买菜了,我正忙着给人家做衣服,她走过来,站在我面前跟我说

“他也是的,非得半年一付,我家里怎么会有这么多钱,小孩上学要钱,现在搬家安装空调 也要钱。这个人也是的,又不会少他的钱。”她嘀咕着,脸上飘起一抹忧愁与无奈。

“我帮你跟她说说。”我抿了抿嘴,望着她,安慰着她,房子中午才看过,明天我再跟他商量。

“中午的时候,我去菜场买包子,撞见他了,他不肯少,房租非1050。他跟我把电话号码要去了。”她絮絮叨叨的告诉我。

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猛地往下一沉。他怎么可以这样做?

不过,她不再坚持1000,好像同意1050。现在就是租期半年一付,还是三个月一付。如果以我思想,这都不是问题,现在就看小唐的了。

这一天虽然经历了一系历的事情,但总还是好的,接下来只要房东退一步,只要跟房东协商协商,也许事情会有了转机。做生意的人,只把事情向着好的方向去想,也常常将事情想的简单。

房子客户看中了,从常理去推测,在第二天客户应该来找我,是不是同意,而那个房东,她好像也应该来我这里,与我商量,是不是坚持原定的那样,不退让,还是让步了。如果是让步,同意三个月一付,同意日期从8月10号算起,我便可以打电话给客户,让她来把事情定下来。

可是,一天的时间过去了,我没有看见她,她又为什么不来我这里,她是要找房子的呀,和她那么熟悉,多少有点了解她,她回来问我,房子的事情。我感到惴惴不安,于是我又打一个她媳妇的电话,电话没有人接。

我默默地坐在店里,有点茫然地看着我的小花猫,它在地上与一片羽毛玩的非常起劲,一会儿追着羽毛,用前爪拍抓,一会儿用两个前爪像抓老鼠一样扑过来。这会儿只有这只小花猫轻松,自在,愉悦。

第三天,晨起时,太阳早早地升起,街市上又活跃起来,买菜卖菜的人熙来攘往,将一条街一下子热闹起来。时间没有变悄悄地往前行,日子依旧淡淡的,风平浪静,而不静的是我的一颗心。

小唐打来电话告诉我,我的客户到他家去商谈过几次,他们现在在商谈三个月一付,他还是有点不同意。我知道是从小唐那边传过来。我是什么呀?他们为什不来找我?

事情在悄无声息地变着,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我还在心里一遍遍地琢磨着该怎么说,才能让他们各自退一步。而她却没有再来找我。房东也没有任何消息。我相好的话,也只有放在肚子里。她是不想再来找我?我不知道。

我天天在门口有意无意的关注着她的身影,只要看见他她,我便和她谈。多么希望她在我的视线里出现。不知是她忙的抽不出身,还是回老家有事,不敢去想,我情愿她是这样的。

这几天都是他老公出来买菜,买点心,带着两个孩子出来玩。多少年了,这些细碎的事情她老公重来没做过。不敢去想,总觉得这里一定有事。忽然觉得她在躲着我,为什么她会躲着我呢? 我想不明白,就为了中介费,一条街上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

心里想着那么多的话语,却没处去说,有点感到委屈。她不来,我怎么找她商谈。

“她想要怎样?” 小唐打来电话,一遍遍问我。

“她想要从十号算起,她只能三个月一付”我告诉他。

“别急,我跟他关系好,他会听我的。他们昨天中午在他家里去谈,晚上又去了。”

这几天我心里一直闷闷不乐,有点想不通,为什么会将我这个主角丢掉。这不是过河拆桥吗?这怎不叫我难过。

第一次看到她老公,我心里有些惊讶怎就换他老公呢,我还天真地跟她老公说“叫你老婆下来跟她谈谈房子的事情。”他却表现出漠然与躲避。这违背了常理,找房子,他怎么跟个外人似。为什么只淡淡的哼一下。我没有多想,依旧在日子里该做事做事,大不了多关注路上的人。当我第二次看到她老公出现在路上,我又走上去,跟她老公说“叫你老婆下来把房子的合同签一下。”

一个要租房子的人,只会说,哦,我把她喊下来。可她却闪烁其词。这里面一定会有问题,让我惊讶的是,他却说

“家里的事我不做主,不关我的事。”

一种直觉在告诉我,他们不想付中介费。他们偷偷地联系,偷偷地商谈,有我无我都不关她的事了,所以他才会说不关我的事。事情明摆着,他们跳过了我这个中介自己去谈了。应该说我的第一笔生意遇到了两个没有人品的人。而最大的责任是他,这个房东,他不应该跟她把电话号码要过去,不应单独的联系。有什么应该找我,他们找我了吗?如今我已经是一个多余的人了。心里越想越气,越不对劲。

她的一家人几次到他家去了谈关于房子的事。他们双方直接谈了,所以是他给了她可乘之机,是他让他们有了不付中介的想法。我无助地望着外面墙角的小草,细细嫩嫩的,在风中颤巍巍地摇曳。

这一个夏天已热了很多天,天天明晃晃的太阳一大早就挂在天边。好多天没有下雨,这几天突然下起大雨来,这雨大的仿佛从天上倒下来的水一样,哗哗地下着。我望着外面的雨,心里越想越气,于是愤怒而起,打开手机,发了一个短信息给他。内容是这样写的“你违背了游戏的规则,白做了这么多年的教书育人,愧对了教师这一神圣的职业。”

短信息发过去没有多长时间,他到拨来电话,责问我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问的理直气壮,仿佛做错事的人是我。我对着手机跟他说,你不应该单独的跟她联系。

“放什么屁”他在电话里骂了几句然后啪的一下,手机挂了。

外面的雨很大,路上的雨水都来不及淌。这倾盆大雨仿佛是天空在发泄内心的不满。

没想到我的一个短信息发出去,他的心受到了什么刺激,一个电话打到小唐那里,告诉他我的不是,表示出他很生气。

小唐电话打过来了,我的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

“你怎么能这样呢,是你那个客户不想付钱,还是他不肯那样做。他跟我说,不能这样,中介费是要付的,人家辛苦钱是要拿的。”他稍作停留又说“你呀,把事情搞砸了,他现在又不高兴了。”

我听的已无语了,是我错了?不该发短信给他。我这个人错也忍着,对也忍着,可是我的心里已是满满的委屈。

事情弄到这一步我很无奈,在心里我已将这事放弃了,不再抱有任何希望,他们谈的热热闹闹。一切与我无关。我还是老老实实地看我的书做我的事。转念一想,假如因为我发过去的短信而使他生气,不租了,那小唐怎么办?算了为了小唐吧。我暂时委屈自己,又一次打开手机。给他发了一条道歉的短信,请他原谅是我气晕了,不怪你,对不起。

说放弃,可心里还是憋屈。我算什么呢?这客户是我带给他的呀。知道他们一步步地商谈,知道他们就要签合同了,此时的我心情是多么难过啊。如同知道自己的女友偷偷地约会,知道女友在那男的家里吃饭,知道他们在一步步走向婚姻的殿堂。他们在那里欢笑,我在家里却暗自流泪。

幽幽的心事在心里次第开放,惆怅从眉间满溢到心里,外面的雨很大,仿佛要将所有的怨恨与惆怅全部倾泻出来。这一刻,风声,雨声,和我幽幽的叹息声在空中一起飘荡。

一次次跟自己说“算了,只当没有做的让他们签吧。但愿这一次的失败算是给自己一个经验。但愿下次不再有这样的错误发生。”

为了安慰小唐,我不计较他的错,反过来向他道歉。又发过去一个短信给他,说小唐刚才跟我说明白了,对不起,我气晕了,错怪你了。

短信息发过之后,我以为没事了,小唐却又打来电话。又有什么事跟我说,道歉也道了。手机才接通,那头便挂了。我没有往心里去,我以为小唐是有事,或者风雨大信号不好。我刚坐下来,正准备看书,手机又响,再一次拿起手机,通了依旧没有声音,立即又挂了。我忽然的意识到,小唐在跟我生气了。我也才想到,刚才的短信发错了

之所示说发错了其实就是那一句,“刚才小唐跟我说清楚了。”这句话让他想到是小唐在瞒着我,是小唐想独吞中介费,这能不让小唐来生气吗。

为了解决小唐的问题,我又发一条短信给他,告诉他“小唐之前就跟我说过两遍,刚才又跟我说了两遍,这不怪小唐,是我错了,气晕了,对不起然后又跟小偷道歉,安慰小唐。”

事情做得这么不顺心,我这做孙子真是孙到家了。我一不报任何希望,只是跟自己说,吃一堑长一智,这一次失败,失败在那里,怎样确保我这个中介能直立不到。这一次的失败我记住了,记住一辈子。

屋檐下的雨滴串成了雨帘,风呼呼地吹成幽幽的笛声,雨水洗净陌上的尘。

她忽然站在我的面前,脸上呈现出坦然,阳光,善良,这些重又回到她的脸上,与前几天相比判若两人,

记得那一个傍晚我从姐姐家回来,她在路上看见我便一下子定格在那里,脸上显现出亏欠和窘迫。我一步步走向她,她直愣愣地望着我,已不知说什么话,只默默地望着我。我真想狠狠地责怪她,做人不能过河拆桥,为了利益而丢了人品。可是他们的合同还没有签,不能为了我自己,但也为小唐想想,我只有继续装着不知道。

我装着跟个没事人一样,淡然地走到她面前,跟她说

“你把钱准备好,明天把合同签了。”

因为亏欠,因为她心里清楚,签合同的时候根本不会要我去。其实我就是一个多余的人,与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她站在路中央,一动都不动。路上的人来来往往,她脸上有的是尴尬和惭愧。她不敢直视我,目光里是朵朵闪闪。好像连说话都不会说了。

为什么是这样的表情?为何有窘迫之感?是心里有鬼••••••?我不去想了。

一个有良知的人,出卖了灵魂,心里也一定不好受。惭愧,不自在,能有这样的表现,算她 还有一点良知。也许租房子是她全权处理,她很可能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出来。

我已经不去想这件事了,一心守我的店,看我的书,不为这次的失去而扰乱了心静。

她蓦然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感到惊讶。这一次她到坦然自在了。

“中介费能不能少点,三百块?”

这时,小唐打来电话,说“他们想中介费要少付点,只肯出三百块,你说,这能么可以?顶多让他们一百块钱,你过来一下。”

哦,原来她是跟我还价来的。

“老板,能不能少点,就三百块钱吧。”她望着我,用一种哀求的目光。她稍作顿了顿又说“我不知道那一个中介去,看到他,我吓了一跳,他怎么会在那里?”

“这个房源是他的。”她无语了。

我站起来离开店和她一起再到房子那里去。她在我前面,我望着她的背影,心想,如果没有他,你现在签合同会来喊我吗?如果不是为了还价,你会来喊我吗?我暗暗地叹息一声。人那有时候是披着人皮的一只狼。她的背影模糊,难看,变成丑丑的一团黑影。

她来了,我的内心宁静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千回百转,浪涛滚滚。为了做生意,我不得不忍着。想到做大事的人,在红尘的陌上不知要忍让多少。

有时我会这样想,如果是在我店里做生意,那些内心不善良,语言不和睦,又贪婪可恶的那些小人,我会拒绝做他们生意的,并且告诉他们下次到其他地方去,我不愿和人品差的人相处。而这个生意涉及到其他的人,我必须忍着。

我走到这个让我忧伤的房子这里,他们都在,小唐正忙着抄水表,和煤气表,一个人没有跟我说话,仿佛没看见我,没有人主动跟我说话,我也就只有直立挺住,自己没有错,管他呢。

这里没有人理我,我也要好好地站在这里。论对错,也应该是你们的不对,我堂堂正正没有做见不人的事,倒是你们对不起我,现在,我就要好好的站在这里了,我倒要看看这一张张人脸。没有我,不指责你们是我大度。

“现在炒好了,在这个数字之前的钱我来付,以后多少你们自己付,我用的不能叫你们付。”他反复地说着,其实是在向他们表明他是一个讲情讲理的人。

也许老师在讲台上习惯了反复说着一道题,他将其他的人也当成学生看待。一件事反复说上几遍。

几个人一起上了楼,走进房子里。刚刚打扫过的房子,倒是给人舒心的感觉,灯光柔柔的,直照进人心里,能拂去一些岁月里的薄凉。

“你们嫌麻烦可以到银行里去办一张卡,里面多放点钱,让银行一个月一个月的扣。”

在房子里,他又一次与她的媳妇介绍,天然气的阀门怎么开关,这是电源的开关•••••••你们出去或者回老家这些开关一定要关掉,已确保安全第一。

小唐乘他们说话的时候跟我说

“他们只想给三百,这不行,同意他们四百,已经少收一百了,太过分。”小唐表现出很不高兴。

“不要听他们的,要四百。”

我能要到吗?跟自己说尽力吧。

“三百吧,就三百吧。”她的语言里包含了请求,祈求,还有一份决然。

我摇摇,不同意。

“不还价,他已经答应你们少一百了,做事不要过分。”

他把三张合同平铺在窗台上,对着我们喊到

你们都过来,看一下合同,他用手指给我们看“这里不错,这里也一字不差,你们都看看,我现在交给你了。”他拿一张合同给她的媳妇,然后望着我

“钱到知道拿的,事情不知道做。”他用一种极不满意的口吻跟我说。

我一时无语,不知该说什么话,只知道生气。我这个人最大的缺点是不会吵架,只知道在心里生气,只知道他不应该这样说我。不是我不想做,是你们越界了,过河拆桥,是你们跳过我这个中介。唉,心里只知道生气,却不知道找什么话堵住他这张嘴。

他这句话说的让我非常生气,其实是他违背了游戏规则,是他越过了我的权利,好一个可恶之人,当初这也不肯,那也不肯,非得和人家折腾,事事要依着他,最终又怎样的,还不是按照 人家说的那样,租期为八月十号,三个月一付,争来争去,最终又如何,为什么一开始不爽快点,他这样绕一大圈又为了什么?

屋子里的灯光柔和明亮,一张张面孔下面装着一颗颗繁杂的心,只有这灯光永远柔和,明亮,给人带来无限的光明和温暖,没有波谲云诡的心事。

我站在屋子里很长时间,他没有看我一眼。到不忘挖苦我一句,好像这钱不应该拿。常言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本该是他感激我,可惜••••••

中介费她执意要付三百,我是坚决不肯。再说无用,这时她的媳妇又站出来

“四百不行,三百就三百,你要四百也没有。什么事也不是你说的,现在还要四百,没有。”她表现出很决绝。

这时她的媳妇走了两步来到她老公面前,跟他说“你回去拿,三百块钱来。”

我一边与她争执,一边暗自叹息,这中介费也只有三百了,事情一开始就被他弄坏了,大势已去,我又怎么有那力挽狂澜的本事。我倒想有,钱是要人家出的,人家不肯拿钱来我又没辙。

灯光明明是亮亮的,而一张张面孔却变得模糊,这种模糊让我心里直犯怵。小唐嘀咕,不能少,我很为难,如果中介费是我付,那就没话说了。

“她看起来倒是漂亮的,心怎么会正么臭,真是可恶,五百块钱的中介费尽然还到三百,心太坏了。”

“不要说”

小唐忙向我使眼色,意思不要说什么,以免节外生枝。

12下一页

上一篇: 在曙光里看到了月色   下一篇:
1、“第一个生意”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第一个生意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51/,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故事新编
佘老师工作了三十多年,已经快退休了,年度考核没有一次优秀,于是去寻根求源。那天晚上,她路过谈校长的后窗,听见说话的声音,便停住了脚步。谈的夫人说“老谈,今年你一定要给佘老师搞个先进个人,她的工作是有目共睹的。已经53岁了,还战斗在讲台上,业绩也不错,弄个年度考核优秀也行。不然,有点儿不受说。”“夫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时候,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就是过生日,可以吃一碗妈妈做的面条,外加两个荷包蛋,那个年代,可是一顿大餐。我上了大学,离开妈妈。每次总会在生日当天,或者前一两天,收到妈妈邮寄的信。内容提醒我,生日快到了,一定要吃一碗面条,两个鸡蛋。毕业了,我留在城市。妈妈经常到村小卖部,挂个长途,我就去单位传达室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的前生是一块极品的玉镯,经过工匠精心打造、研磨,脱落成一只晶莹剔透的翡翠镯子。在我还算漫长的生命里,曾经目睹了三个女人的爱恨情仇。她们或幸福或不幸,或平凡或传奇,世间的女子千千万,她们的命运大抵不过这几种吧。第一个女人是个娇柔的新娘。踏上花轿前,她母亲把我作为嫁妆戴在了她的手腕上。婚后的女子着一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石头从一个教师成为主任,后又当了副校长,全得益于排名次。不过,在18年的校副上出了“鬼”,学校考核一直排在尾巴上,着实让他茫然了“一代人”的功夫。三年前遇到一所镇小调走了校长,被“人”举荐,才幸运地“转了正”。走马上任,神采飞扬,仿佛“千里马”终于寻到了“伯乐”,身材似乎也比过去高了一大截。很快,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一只小鹰还没有长大,它的母亲就死了。于是,它只能在地上,爬走着找食物吃。小鹰用力扑腾一下,就有半米来高,青蛙们看见了,都一个劲的拍掌赞美,全部青蛙都称赞小鹰扑腾的姿势最优美,而且扑腾的最高……青蛙扑腾协会给小鹰颁发了一枚闪闪发光的扑腾金奖,从此,小鹰在青蛙界就大名鼎鼎的了。小鹰以为自己就有本事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冰川雪地的企鹅贝贝,有次下冰河覓食,被水中不明物伤到左心房。正在贝贝逐渐沉入水底的危机时刻,被刚下冰河觅食的企鹅石石发现。企鹅石石毫不犹豫地游到贝贝身旁,一把把贝贝拥入怀中,借着脚蹬出水面……石石看着俺俺一息的贝贝,不忍离去,日夜守护在贝贝身边,尽心尽力地照顾贝贝。贝贝伤好之后,不敢再下水觅食。石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由于不懂圆滑之术,得罪了班上权贵。为此,就连我最要好的闺蜜,也和我反目同仇,当众陷害我,使得我丢了继续上学的机会……面对四面楚歌,求助无门的尴尬境地,我毅然决然地对大姐说“大姐,咱不求人!我不读了就是……”。大姐四顾无门,只得含泪默许。我离开学校,远走他乡。多年后,当初压迫我的一位权贵不知从哪打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住在一个遥远的四面环山的小山村里,山是青山隐隐的山,看着就有些可怕。可我最怕的不是那些“铁青着脸的山”,而是最最落后的贫穷,任由我想怎么粉饰都还是暴露无遗的贫穷。天下大雨,屋里就下小雨。房屋上的瓦片是青色的,不要误会,不是什么青砖大瓦房,而是年久失修,连瓦片都长上了厚厚青苔的破房子。屋内黑漆漆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灯光柔和明亮,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给人温暖的感觉。我在灯光下静静地看书,外面的风徐徐地吹来阵阵凉意。这一刻我已将心静了下来,在文字里儒养,只希望这份静谧不被人打扰,做一个安静读书的人。她突然的站在我面前,又见到她脸上的美丽,善良,温柔,以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我的心海突然的波动起来,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愤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梦中的喜事曹老三沉着脸,一根接一根抽着当地最廉价的五元一包的烟。他眼睛盯着电视屏幕,跟媳妇赵宁丽一起看一部演绎年轻人婚恋的新剧。赵宁丽看的入神,时而发笑,时而叹气。终于,晚上的三集播完了。老三咳嗽了两下,媳妇知趣地关了电视,出去端来一脸盆凉水,毛巾浸入弄湿,取出来拧干,爬到炕上把女儿给他们新买的凉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由于大姨夫的去世,丫丫被送到了外公家,丫丫刚去的时候,外婆也还在的,丫丫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外婆不在的。她也只记得那一片片番茄园,外婆给她做的番茄面是那么的好吃,丫丫常说对外婆的记忆竟然只有一碗面的记忆。丫丫的外公那时候是牛经纪,每个月的某一天,外公会很早就起床去把绳子搭好,不一会很多人就拉着自家的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决明伫立在那座高高耸立的耀眼白山面前,这座“山”外表颇为怪异,没有梯级向上的植被,没有黝黑坚硬的岩石表面,却仿佛是由一团团已经凝固了的冬天的雪堆积而成。山体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表面几乎都被无数透明的方形石柱深深刺入,这些石柱大小不一,有的斜插在山坡上,有的又呈90度垂直悬挂,还有的干脆附着在原来的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一个大雨倾盆的深夜,我突然接到好友安然的电话,电话里她平静地跟我说阿若,你来接我吧。我心里咯噔一下,安然是个从来不会麻烦别人的人,现在下这么大雨却让我去接她,这很不正常。问清地址后,我便火速开车去接她。到的时候,安然正在酒吧门口站着,一动不动,浑身湿透。初秋的风吹过来,冷得她瑟瑟发抖。我撑着伞上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一直认为,我们的世界有着许许多多的秘密,等待着我们去发掘。我们的生命从何起源,我们的能力从何而来,我们带着生命并能力又要从何而去。这些都等待着去发掘。我已经忘了那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带上这个疑惑踏上了征程。当我发现谜团要渐渐打开的时候,我的小伙伴们却一个一个离我远去。有的死了,有的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是谁,为了一声问候,倾尽一世韶华?是谁,用所有的卑微,换取无所谓的其它!一直是一个喜欢回忆的人,因为回忆里有我所向往的安暖和牵挂。我相信,这些安暖,可以撑起整个盛夏。(一)竹叶青-母亲的味道母亲是一个地道的农民,识字,但不多。盛夏的午后,竹林显得更加静谧,母亲常常弄些竹叶,不炒,也可以说不经过任何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生有一种等,也有一种辜负,别看不起人,别看不起自己,人生很多苦,但是要有尊严,必须懂得付出,要有精彩,必须懂得努力。人为了改变而改变,心为了改变而改变,生命每天都是新的精彩,努力每天都是新的付出。用自己的态度看人,用自己的努力改变,人生有不同,是因为付出不一样,人生有精彩,是因为改变不一样,人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话说王羲之穿越到了现代,仍旧写着一手好字,而且还保留着曾经“东床选婿”时的袒胸露乳的习惯。整天埋头挥毫洒墨,把心思都用在了书法上。由于缺乏锻炼,渐渐地变得肥头大耳、肚大腰圆。当初他也像其他穿越的人一样,投生到了一户现代社会人家,经历了小学、中学、大学的教育。听人说,他在满月的时候,父母给他准备了满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云飞沫御剑飞行,来到月城的笑哈哈酒馆,她感受到了紫瑶的气息。“来一碗面。”云飞沫说。汀忻闻声,说:“客官,对不起,雪黎枫小姐旧疾复发,请稍等。”雪黎枫?“她在哪?我略懂一些医术,或许可以帮上忙。是一种一回忆就会头疼的病吗?”婉月剑似乎感受到了桃花簪的法力。“那......好吧。,客官请随我来。”汀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分手的理由有千千万万,最终你用了最渣的一个。上个月月底,52岁的郭富城终于被曝出婚讯,新娘是之前高调出镜的“嫩模”方媛。而就在昨天4月18日,港媒曝光钻石级天王郭富城和相差22岁的内地嫩模小网红方媛完婚的消息。婚礼现场仅邀请双方最亲密好友,据悉酒席不超过5桌,通过方媛晒出的平底婚鞋和伞裙礼服以及现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1966年到1969年正在读高中或初中的各三届学生,被统称为“老三届”。这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新人,童年时候是有体验的,所经历的艰难困苦,我们这代新人都共同经受过。有人说:我们这一代人是教育改革的试验品,文化大革命的牺牲品,改革开放的淘汰品。有个段子形容我们这一代人:长身体的时候,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二章困境冷哲月不是在三百年前就和命运派掌门紫瑶同归于尽了吗?难道,雪黎枫就是紫瑶,冷哲月背叛了清飞派?落雨汀忻快速赶到白羽山,守门的问,“你是谁?”落雨汀忻回答,“在下落雨汀忻,白羽派弟子,常年在外漂泊,探听消息,这次回来是想告诉师父,三百年前的清飞派大弟子冷哲月重生,背叛了清飞派,和三百年前的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纵使这世间有千万种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也没有一种能比夏彤和李天泽上演得更合乎常理,更顺其自然。说起夏彤和李天泽的关系,就不得不提他们上一辈,甚至是上上一辈人的关系。夏彤的外婆和李天泽的外婆是邻居,在那个人情还未被高楼困住的年代里,他们的妈妈就自然而然地成了闺蜜级的好朋友,冥冥之中注定他俩不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一夜白了头。——前言一,殿堂尽长生旧年的渡口好温柔,只有尚许的尘垢。她饮来多年的凉茶,恍然见君来相守,慕了白头。锦年,七月七,长生殿。御家长子白苏,大婚。白茶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陌小娆嘶的一声,后又猛吸一口凉气,竟是看呆了。待反应过来又从头到脚来来回回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叫叔吧,我叫你小王子!”她发了一个撇嘴的表情,停了一会儿:“好啊,那叔可得疼小王子啊!”后面跟了两个调皮的表情。曲辰能猜到她调皮的样子,他有一天把她发过来的照片仔细地研究了一番,还告诉过她:“你调皮的样子才最可爱呢!”她叫王小婵,今天才知道只有21岁,还在成都读大四。曲辰44岁,远在山东的一个小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张家沟,一个普通的小村庄,地处皖北平原地区,在淮河一条支流的淝河岸边。在这里民风淳朴,气候温润,居住的老百姓也都是祖祖辈辈的种地人,就指望着土地能有个好收成,以保全家一年到头有个肚圆。在解放初期的时候,只能靠天来供给,赶上风调雨顺,就能有个个丰收年,如果赶上干旱年,或是洪涝连天年,老百姓的生活就只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