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戏说人生>在曙光里看到了月色

在曙光里看到了月色

发布时间:2017-08-15 15:30 投稿者: 爱讲故事的孩子
傍晚,教学楼的天台上,还是一样的景物。高楼旁的塔吊机还在忙碌地画弧;耀眼的太阳一点点慢慢虚弱,最后沉入远山,白云也变黑了;天空开始死寂沉沉,没有一丝风来过,像个喘不上气的老人。在一个墙角边坐下,身体靠在粗糙的墙壁上,唐突感到莫名的无助。“为了什么?”“到底是为了什么!”焦躁的嘶喊声空空荡漾,没有人回......

  傍晚,教学楼的天台上,还是一样的景物。

  高楼旁的塔吊机还在忙碌地画弧;耀眼的太阳一点点慢慢虚弱,最后沉入远山,白云也变黑了;天空开始死寂沉沉,没有一丝风来过,像个喘不上气的老人。

  在一个墙角边坐下,身体靠在粗糙的墙壁上,唐突感到莫名的无助。

  “为了什么?”

  “到底是为了什么!”

  焦躁的嘶喊声空空荡漾,没有人回应,一直忙忙碌碌,以为是幸福,终了却不知道是为了想要得到什么,是最初的那点梦想?可笑!当初衷都已消耗殆尽,那便不再是梦想。什么都不要了,我只想活下去。

  痛苦的沉思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台通道里冒出了一对情侣,脸色都不好,喋喋不休地大声争吵,似乎没有发现有一个我在听他们对爱情的抱怨。不爱就散伙,何必纠结当时的死去活来,爱是感觉,没了只是强求;爱是烦恼,一直都是,爱就好好地去爱,别把生命辜负了。

  一会儿后,争吵声没了,不堪地对视,最后不欢而散,还带了点泪水。痛苦一阵后就长大了,认真爱惜自己,终会找到爱自己的人,一定会幸福的。

  对面城区零星的灯火逐渐亮起,闪闪烁烁,像星星一样可爱。挠着头浅浅笑起,忽而觉得世界还是很美的,可惜我的眼不知还能再看几番花开花落。

  一阵琐碎的脚步缓缓走近,两个黑影晃到墙边,摸索一阵,传来一声打火机的脆响,火苗跳动,燃起两个红点,猛吸一口,朝我的方向吐来,烟雾中看到了我的轮廓,错愕后满是诧异:不抽烟还会有谁来这里没事吓人?

  “能不能给我一根?”我添了一下嘴唇,带有些软绵绵的哀求声。

  “只有真龙,要吗?”他的话从嘴里吐出,烟却从鼻子里先窜出了一步。

  “要!”从没那么肯定,此时对自己来说是烟就行,不会再去挑剔是什么牌子的了。

  “有什么不爽的事吗?说说看。”他走到我跟前,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打开在我面前一抖,我向白色的地方伸出手,抽出一根放到嘴边,他拿过打火机为我点上。互不相识,但他却能像“同伙”一样对我慷慨,或许“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错觉。

  “要死了,活不过几天的。”学着他猛吸一口,接着轻轻吐出,从小到大没抽过几次烟,竟也能像个老烟民一样自在地抽着,没有咳嗽呛着。默默吞吐,感觉是有那么一点意思,有些安慰。

  “死就那么一回事,别想不开。”沉默之后,他抽完最后一口,把烟头扔到地上狠狠踩了一下,留下一句放不下心的话,摇摇头和他的同伙走了。

  听了他的话,不自觉冷笑起来,我是不想死的,有可能我想活下去。

  又继续抽了两口,将烟头扔向远处,在黑夜里划出一条红光,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抽烟,是想把自己装得更像无助的样子吗?曾经自己是不会颓废的,曾经那么积极的生活。

  美好的生活刚刚开始望见希望的一丝曙光,却早已预示着快结束了,天其实一直都在黑着。命运真的很喜欢开玩笑。

  伸手向脖子抚去,那皮肤下的硬块越来越肿,伴随着难忍的疼痛袭来,未来我已不敢去想象。明天要去做检查了,不管结果是怎样,都不会是好的。我才17岁,我还想活下去。

  死,平平常常的一件事,却带了那么多的伤感。

  此刻的感受想起了书中的那一段话:飞速滑过的光阴,留给我们的是什么?当历史作为永恒存在,我们终究只是其中的过客。苍穹之下,若时光停留,请让我触摸这一刻的真实。生命的远游,等待了一千年,轮回梦了,这个世界,我曾来过。

  剩下的日子,好好去珍惜,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喜欢做的事,有意义的事,完成自己最后的价值,大笑着告诉世界:有一个人来了,又走了。

  银辉月光,淡淡洒下。闭上眼睛,黑暗苍穹的深处,传来上帝颤抖地低语:

  “Wheneveryou come ,you are welcome.”

12下一页

上一篇: 世界,我来了   下一篇: 第一个生意
1、“在曙光里看到了月色”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在曙光里看到了月色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50/,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戏说人生
傍晚,教学楼的天台上,还是一样的景物。高楼旁的塔吊机还在忙碌地画弧;耀眼的太阳一点点慢慢虚弱,最后沉入远山,白云也变黑了;天空开始死寂沉沉,没有一丝风来过,像个喘不上气的老人。在一个墙角边坐下,身体靠在粗糙的墙壁上,唐突感到莫名的无助。“为了什么?”“到底是为了什么!”焦躁的嘶喊声空空荡漾,没有人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柿子园小学的教学楼本来是一幢新盖的漂亮三层小洋楼,然而不知怎地二年级一班南山墙靠近横梁的地方却留下了一道细细的长长的沟糟,就像雪白的墙壁上趴着一只大大的蜈蚣。一只麻雀发现了,就在这儿安下了家。每天一上课,小麻雀就静静地蹲坐在后门上,静静地看着前面讲课的老师和黑板上那些曲里拐弯小蚯蚓一样的文字,就像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在大街上受冻,衣衫单薄,浑身发抖,脸色苍白。冬日的大街上冷风阵阵,他紧紧衣领,低着头快步走过去,走了一截,又踩着步子挪了回来。空荡荡的客厅里,他拿给她一条毯子。他洗完澡,在浴室狭小的空间里穿起衣服。潮湿的皮肤和浴室里的湿气混在一起,衣服黏在身上,怎么也伸不进去。他开始后悔带个小乞丐回家,自己家里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引子:2011年初春,齐鲁大旱,真可谓:千里莽莽热气扬,平起沟壑尽创伤。望着一块块即将绝产的庄稼,群众的唉叹声不绝于耳。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各地政府把抗旱保收作为重中之重的工作,河前镇国土所所长李永林临危受命,难、险、苦、累首当其冲。旱魃出炉这是一片石秀、林美、水甜的山间小镇,因为位居宛如仙境的玉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这是一个悲剧。阳光璀璨的下午3点,学校的篮球场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我穿越层层人肉墙,准备去找我的花痴闺蜜兰兰,她一听到下午有外校帅哥来比赛,便神魂颠倒,不知归处。“兰兰,夏兰兰!!!”我在人群里扯着嗓子跟卖报喊“头条头条啊最新新闻”似的,一路高歌,我人矮,只能这样找了。在人肉堆里面挤了半天,没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发热、畏寒、头晕、鼻塞、乏力……妻子感冒了——凭多次身体体验;凭“感冒大王”的权威;凭“久病成医”的经验积累,我敢保证,我的“诊断”绝对同小区卫生院的医生判断不爽丝毫。好在手头不缺感冒药。像我这个拥有“感冒大王”头衔的人,手头不备用感冒药是不明智的。碰巧,这两天我也在服用“仁和可立克”。“还是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高考结束,白花花的试卷被一些欢呼雀跃的高三毕业学生们撕碎,从教学楼上扔下,像雪似的撒满一地。楼下扫地的阿姨一边抱怨着一边扫着纸片,在学生们的嬉笑欢呼声中,扫走了那些让学生们深恶痛绝的试卷残骸。“小艺,以后你准备上哪个大学呢?”站在高高的楼上,徐默问她。“我要去追寻自己的梦!”唐小艺仰望天空,心里是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眼镜哪去了?”赵立君从小宾馆的洗脸间回到四人间的寝室,发愣地大声叫道。同室的还有钱跃、孙复、李耀,四个人都是“眼镜”。“刚才我还看见你戴着!”钱跃说。“我起床后,什么地方都没去,除了去洗有脸间,好像在洗脸间洗脸时还戴了。”赵立一脸茫然,无可奈何地说。“活见鬼,不如到二楼洗脸间去仔细找找。”孙复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王峰看到侯雪艳的第一眼,他就在想,我得和她搭讪,这是一件必须的事。侯雪艳斯文冷艳,但王峰以为吸引他的绝不是这些,而是,看到侯雪艳他就觉得她是一个同类,就比如在寒冷的南极,一只企鹅终于遇见了另一只企鹅,而不是一只企鹅遇见了一只海豹。广大的人群中,只有他们两个是企鹅,别的都是鱼,虾,螃蟹,或者飞鸟。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骤雨的前提是狂风乍起,随后叶落飘零、各散东西、亲吻大地。夜,雨点抚平地面,绽放出蔷薇般的水涡,世间万物沐浴着天水,如婴儿渴望母乳般无休止缠绵。这本该是浪漫的季节,可乌斑点点的云、半圆有缺的月却是苍白了一切。两片落叶在雨中打旋,随后告别。“我们分手吧,我已经看淡了我们之间的似兄妹情胜于爱情的暧昧关系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如果一个画家要静物写生,建议最好到黎明前的凤婆婆家,那时沉重的棉被一样的夜已褪去,太阳把前兆抛出去了而想拱出山巅的头还似乎挣扎着未出,如孕妇的阵痛出了羊水般。这种时候可以见着沉睡般的静,静得让人异样,甚至静得让人惊心!静静的凤婆婆家其实简单甚而至于简陋,土砖茅房,在90年代的乡村已属鸡立鹤群之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突然在深夜里惊醒,直起身子,大口的呼吸。黑暗中,她的指尖感受到躺在枕边的手枪的冰冷温度,心里的不安一下子被平复了。洛杉矶的冬天,阴雨连绵。大雨下的繁华街头,安静,无人。她在街尾出现,撑一把紫色的伞,着一身红色的长裙,栗色长发随意披在肩上,沾了些许雨渍。而她的身后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朱莉。酒吧老板热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赵总最近有些纠结,心火攻到嗓子,吃了几天的药,说话还是沙哑;想着自己下海6年,公司只做到今天这样的规模,心里着实有些黯然。看看人家招商物流的管理!再看看人家顺风物流,这才几年呀,如今已是名声在外!而现在北京的物流界,知道他赵逸的人却是不多。他不服气,觉得自己还年轻,可以东山再起。赵总38岁,四川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想过去的日子,总有些令人难忘的事。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从事了很多种类的工作,在这些行业中扮演着截然不同的角色,也体味着各种角色的悲喜人生。我曾经做过建筑工,在建筑工地上那些艰苦的岁月,有苦有累有忧伤也有欢笑,最难忘的莫过于那一阵鼓声了。作为建筑工人,包工头就是我们的上司、我们的老板。清晨我们早起开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夏日的午后,阳光从落地窗户照射进来,铺满整个地面。圆形玻璃茶几上两碟精致的小点心和一杯冒着热气的焦糖拿铁。佘静闭着眼,隔着玻璃享受这难得温柔的温暖。手指来回抚弄着咖啡杯环,像是思考又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听不到店里的欢声笑语和窗外的车水马龙。桌上的琉璃花瓶,一朵玫瑰花静静地吸吐着它的芬芳。“你是……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秋日红枫红似火。道旁那红色的长带子变得愈加鲜红,已是秋日了呢!话说这天下有二绝。其一乃是乱蹄国的乱蹄茶。乱蹄茶香馥郁芬芳,沁人心脾。似茶非茶也是它的一大特点。乱蹄茶十分珍贵稀少,大概物以稀为贵吧!不少人宁愿倾家荡产也要一品这乱蹄茶。只可惜这乱蹄茶可遇不可求,许多人终身只闻其名,却无法见到。茶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她本是苏州米商之女,一日随父出游踏青,郊外湖边,他与她相遇,吟诗作对,一见如故,他说他姓钱,她说她复姓端木,所以她唤他为钱公子,他称她为端木小姐,游湖踏青中,时光飞逝,天色渐晚,她与他相约第二天仍在此地见面,第二天他如约至此,两人依旧相谈甚欢,复约明日依旧,第三天仍是如此,第四天,第五天,他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一年,你闯进我的世界。那么,对于固执的我来说,你便是我生命里的唯一。由你开始,那么也必须由你来结束。一九月初的江城像一个大火炉一般燥热。江城大学门口,新生开学的景象再一次上演。我拖着行李箱站在一棵香樟树下,然后掏出手机给王晓威发短信,我在学校门口,你来接我吧!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王晓威时的场景。那个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如果有人问我,你知道什么是爱吗?我的回答是爱来源于生命!却高于生命!我很想知道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吗?大部分的人给我的答案是可以!回去后我就一直看着远处的小山静静的傻傻的做了一整天。是可以改变爱情了!还是可以改变亲情了!还是友情了。慢慢的我的眼睛突然像掉满了沙子!泪流满面!我顿时迷茫了。那天周围的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天气热的像是要把人烤熟似的,小三说找个地方吃冰,花个几块钱能吹一个下午空调,所有人都同意。小叁全名叫贾叁,因在家排行老三,所以父母起名叫贾叁,但我们都习惯叫他小三,听起来有另一个含义的名字,开始他还会和我们争论几句,可他一个人怎么说得过我们七张嘴?最后也就顺理成章的接受了,我们宿舍的男人闲的蛋疼的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若是你愿意认我做姐姐,我定不允这些恶人欺你,如何?——你……能保护我?你可曾记得,那日你唤我姐姐后,我便用这双施药救人的手杀了那些欺辱你的人?你可还记得,那日花海下,你我共数繁星之景?溪桦……所有的一切你都忘了么。昆仑山下,那一袭紫衣单薄的令人心疼。他微微侧目,白发就如同昆仑山顶的积雪,如此苍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爷爷、奶奶已去世多年,时常触情生情,会有一些忧伤和怀念,父亲每当提及此事,总是黯然泪下。父母是一对沉默寡言人,与世无争,不打不闹。父亲退休了也不想闲着,偶尔也回老家打理一下果树,乐此不疲。母亲的手艺特殊一些,算是一名“资深接生婆”,经母亲双手出生的婴儿不计其数。结婚十年,身边多了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那时的誓言有多么美丽,像一只蝴蝶的蜕变,华丽而唯美,带着誓无返顾的决绝和冷艳,在花丛里灿然微笑。莫娆不知道,当她遇上楚晨的时候,丁香花开正当时,只是在丁香树下默默站着的女孩不是她,而是楚晨的正牌女友秀秀,她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直直如清汤挂面,一直低垂到腰间,一双清俊的眸子透着淡淡的忧郁,总让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擦亮镜子,从不同角度观察五官。它一如既往的没有往好的发展,也没有坏成一团糟。肤色正常,有几粒黄褐斑在颧骨上方落户,这已经是前几年的事了,属常驻居民。眼睑下面生出些许令人不爽的细纹,这是没办法的事,时光再忙,也不会忽视我的存在。印堂没有发黑发青或者显示出什么有关厄运的征兆。鼻翼端正。眉毛残了,为人力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礼县国税局是一个外观看起来很简陋,而且很小。只有三层楼和一个小小的院子。墙外的涂料似乎也有些年代,都开开慢慢脱落,显现出里面的水泥来。这样的政府办公楼不多,他们似乎想用这样简陋的办公楼来告诉百姓,他们是为人民服务的,他们没有乱收一分钱,他们是节约的。但是院子里停着的几辆光鲜的汽车,似乎和这简陋的大楼......【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