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故事新编>短篇小说梦中的喜事

短篇小说梦中的喜事

发布时间:2017-08-04 16:32 投稿者: 难得糊涂
梦中的喜事曹老三沉着脸,一根接一根抽着当地最廉价的五元一包的烟。他眼睛盯着电视屏幕,跟媳妇赵宁丽一起看一部演绎年轻人婚恋的新剧。赵宁丽看的入神,时而发笑,时而叹气。终于,晚上的三集播完了。老三咳嗽了两下,媳妇知趣地关了电视,出去端来一脸盆凉水,毛巾浸入弄湿,取出来拧干,爬到炕上把女儿给他们新买的凉席......

梦中的喜事

曹老三沉着脸,一根接一根抽着当地最廉价的五元一包的烟。他眼睛盯着电视屏幕,跟媳妇赵宁丽一起看一部演绎年轻人婚恋的新剧。赵宁丽看的入神,时而发笑,时而叹气。终于,晚上的三集播完了。老三咳嗽了两下,媳妇知趣地关了电视,出去端来一脸盆凉水,毛巾浸入弄湿,取出来拧干,爬到炕上把女儿给他们新买的凉席细心擦了一遍。

“老三,不愁了,睡吧!”

坐在沙发上走神的老三,起身上炕,衣服不脱就直接顺着炕边倒下。赵宁丽收拾停当,俯身从曹老三身上爬过,打个呵欠躺倒在靠墙的炕里,犯困的她很快就入睡了。

老三木然地看着天花板,又取出一根烟,点着,猛吸两口,他被呛得咳嗽了几声,转身望了一眼身旁的女人。老三急忙拿起枕边的蒲扇,把烟雾轻轻扇向炕外。他感觉微微眩晕,很想借此迷糊过去,可是一合眼却很清醒。

“女人心里就是不搁事呀,别看白天叨叨不停,一到晚上啥事没有……”闷热的夏夜也不让人舒服。老三慢悠悠的抽着烟,想着在省城西高新上班的儿子曹玉龙。

此刻的赵宁丽可是做起了美梦。

年满三十的儿子,今天要结婚了。她和老三揪心多年的大事终于要圆满了。清晨不到五点,老三还在酣睡,她就早早爬起来,精心地收拾人。从不给儿女提要求的她,一个月前就让女儿给自己买了一身时尚的红色紧身连衣裙,把自己打扮好后,到院子里打开院门,回到房间看到老三还在睡梦中,一下子来气了,硬生生的把曹老三推醒。

“老三,你老是埋怨我不操心,可你这货关键时刻还能睡的着?”赵宁丽嘴里抱怨着。看着老三洗罢脸,开始打电话催亲友。她急忙去厨房。

还是自家人操心,女儿昨天就来了。她比赵宁丽起得还早,一大锅水已经烧好了,正在灌满家里所有的暖水瓶。玉龙的大妈,二妈刚好也进来帮忙了,几个女人大嗓门的开着玩笑,愉快的忙碌着。早上要让大家吃了臊子面再出发去省城,城里人结婚,只管中午一顿。大部分准备工作大家在昨天就弄好了,所以早上一点都不慌乱。

曹老大已经正襟危坐在老三家的客厅,他是他们曹家主事的人。侄儿的事情,当然不能含糊。今天他穿着大女儿给他买的名牌短袖,显得很精神。老大严肃地给老三、老二交代事情,赵宁丽也被喊到客厅。

“这是咱们曹家侄儿辈最后的大事了,得办得体面些。老三和我商量过了,女方家情况好,在西安订了四十桌酒席,玉龙娃说一桌要一千五百元,总共六万。这个钱咱们必须掏,见到亲家无论如何要给人家,老三媳妇也同意。”

“对着呢!大哥,不能让人觉得咱农村人不懂事。”曹老二觉得大哥说的有理。

老二是在附近高中里面开超市做生意的精明人。他进来的时候,拎着一个大袋子,从里面取出一条“红好猫”烟。老三接过来撕开包装,抽出一盒拆开,给大哥、二哥递上点着。自己也点了一根,剩下的全放到大哥跟前的茶几上,等会老大要招呼人。

“宁丽,厨房人手够,你就别去厨房忙活了。招呼好你娘家亲戚,娃的事,他几个舅可操心不少。”

赵宁丽跟老三和老二来到院子里,把昨天借来的两个圆桌展开摆好,周围放满凳子。家族里的人,还有曹家的亲戚陆续有人进来了。曹老大热情地招呼大家围坐在客厅抽烟。老二笑嘻嘻地给大家倒茶。老三微笑着,不善言辞的他有两个哥哥在前面撑着,一辈子省事不少。赵宁丽笑咧着嘴,跑前跑后地感谢大家,还不时到厨房观望。

“看啥看?给你大哥说,开饭了!”曹老大媳妇王红霞高声地叫着。

还未等宁丽回头,曹老大已经听见。他招呼年长的人,先去院子里坐席。

“老三两口本来准备了八个凉菜,让大家吃面前呡点酒,我和他二哥挡了。城里的酒席排场,中午去了好好吃菜喝酒,早上我觉得还是吃咱们的臊子面舒服。”曹老大笑呵呵地招呼道。

“大哥,我看你是心偏。给我管事的时候,好生整,讲究多很!到我三哥这里咋知道节省了?哈哈!”家族里曹老大他们这一辈一个年龄较小的兄弟,在外包工搞建筑的曹小刚,从门外进到院子,大声吆喝。众人一阵哄笑。

“你和你三哥不一样,你钱多咱就要设法花出去对不?不知好歹,兄弟……”老大掏出一根烟,让给小刚。

“你的意思咱是钱多人傻,你才是真正的有钱人。这次给玉龙娃赞助了不少吧?我看你就是偏心!”小刚接过烟夹在耳朵上,眼睛四处瞅望。

“不嫌神,今天明明是人家玉龙娃结婚。你们看咱大哥和宁丽嫂子穿的齐整的,好像今天他俩要办事。”曹小刚发现了一身红艳的赵宁丽,他回头对大家阴阳怪气地嚷道。整个院子和厨房都是笑声。

“小刚拿好烟扎势呢!咱家的好猫烟,人家不抽。”赵宁丽发现小刚从自己裤兜掏烟。

“啥?咋是这人?”有人应道。

一个家族里面的壮汉兄弟从后面拦腰抱住了小刚,几个年轻人过来拽住小刚的胳膊,曹老大从小刚的裤兜掏出两盒软中华。转手给一个小兄弟,让散给大家。

拿到烟的小兄弟哈哈大笑,挨着发给抽烟的男人们说“抽我小刚哥的好烟!”

曹小刚一点都不生气,他装好烟就是来显摆的,目的达到了。在外包工的他,要显出和村里其它外出打工人的不同。

吃好臊子面的人油光满面的从桌子上退下来,没吃的人接着换上吃。曹老大有条不紊地指挥着。曹小刚也上坐了,一边吃,一边大声说“各位,早上随便吃几碗,不饿就对咧。中午去西安吃好的,我宁丽嫂子涩皮,人家玉龙可是大气的娃!”

“知道了!你先放碗!”一个女人尖叫着回答,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终于该等的人全到齐了,大家也都吃完了,厨房留人收拾,曹老大对着礼单名册查对没有漏人,招呼大家出门。门口的大巴早已等候多时,本来按当地的习俗,家族的人要全来的。这不玉龙娃在城里结婚。按这些年形成的新规矩,曹老大,曹老二这些至亲,全家都要去。玉龙的舅、姑直系亲属一家可以去两个人,其他家族、亲戚一家去一个人代表。老大、老二的子女大部分就在省城,在其他城市的自己去玉龙那里,老家的人不用操心。

众人坐上车,整八点发车了。临上车前,宁丽从房间上锁的衣柜里,取出一个红塑料袋,里面放着从银行取出的六大沓百元新钞,万元一沓,交给曹老大,看着老大仔细清点后装到他专门带的皮包里,拉好拉链。玉龙娃说过可以从卡里转,老三和她不同意,男方当场交给亲家现金多体面啊!亲家人真不错,看上玉龙是一本大学毕业生,彩礼都没要,在省城给一对新人买婚房掏的首付,女方家可是出了大头,她和老三没有添多少,装修也全是亲家出钱。老大和玉龙大妈坐在司机后面第一排,老大跨肩背着包,一只手还紧紧压着。宁丽和老三紧跟着坐在随后一排。宁丽要操心盯着老大的包,城里人多可不敢有任何闪失。

出村就是公路,不一会就上了高速。多出两个人,加了两个小凳子,赵宁丽一路担心查超载,她以前跟老三去省城路上遇到过,司机被罚了款,超载的人还必须下车,检查站的人给安排换车,很是麻烦。还好他们一路无事。顺利进了城,车流渐多了,开开停停,赵宁丽心里着急。老三不断安慰说“没事,玉龙娃说十点半前到就可以。”

可是赵宁丽还是揪心,她一直要求七点出发,可老三、老大他们说“咱们农村人,去得早呆在防盗门里不习惯,进玉龙娃新房人太多也不合适。”

终于到了曹玉龙新房的小区门口,一看时间才九点五十,赵宁丽这才放下心来。众人下车,曹老大宣布“大家分几波进新房参观一下就赶紧出来,坐车去饭店。”

一身西装的玉龙早已在小区门口等着。玉龙娃有出息,他的朋友们招呼着亲友们进去参观。新娘九点前就迎娶过来了,听说娘家人都已经在饭店了。宁丽和老三他们上楼来到玉龙的房间。新房不大不小,九十多个平方,两室一厅。除厨房外全是木地板,装修淡雅大气。屋顶挂满了色彩鲜艳的气球。新娘一身白婚纱,打扮的像仙女一样楚楚动人。

亲友们夸赞着玉龙和新媳妇,羡慕的眼神让赵宁丽很是得意。终于熬出头了。大家还没仔细参观好新房,曹老大就督促大家赶快下楼坐车去饭店,大巴司机跟着前面的婚车队,不到十点半就到了饭店。

见到亲家,大家一阵客套寒暄。曹老大代表老曹家郑重地感谢女方父母,他双手握住新娘父亲的手久久不放,大家都很激动。玉龙的大妈王红霞提醒老大,老大这才想起,赶快从包里掏出装钱的红塑料袋,把钱塞给玉龙的老丈人。对方推辞不收,老三、老二都过来相劝,这才收下。气氛很是融洽。赵宁丽乐呵呵地看着,长出一口气。宁丽两口和老大夫妇,以及女方家的父母被安排坐在靠近婚礼礼台最中间的桌子。曹老二以及玉龙姑父、舅舅们被安排坐在旁边一桌,其他老家来的人被玉龙的朋友有序地安排好就坐。

今天大家可是开了眼界,这家饭店的宴席厅真是大呀。一共四十桌,分四列,一列就要十桌。两列中间的过道比较宽敞。女方的父亲被司仪叫去。整十一点,随着婚礼进行曲的开始。新娘父亲手挽着女儿从铺着红地毯的中间过道徐徐走向礼台,玉龙和伴郎、伴娘下台迎接。主持人煽情的祝福话语刚刚落下,礼花响起,整个大厅掌声雷鸣。

先是新娘父亲讲话,老丈人对曹玉龙赞不绝口,说非常放心把宝贝女儿交给帅小伙玉龙。接着曹老大代表男方讲话,这个稿子是玉龙娃一个月前就写好的,曹老大早已背的滚瓜烂熟。夸赞女方美丽贤淑,侄媳妇父母家教有方,感谢玉龙单位的领导,感谢玉龙的朋友。然后就是司仪安排新人致敬双方父母。当主持人鼓动玉龙喊女方家人爸和妈的时候,玉龙一点犹豫都没有,大声喊“爸!”“妈!”全场笑声连天。赵宁丽心里很不是滋味,感觉有人要抢走自己的宝贝儿子。

轮到称呼男方了,新娘大方喊一声“妈!”的时候,赵宁丽心里可是乐开了花,光顾着高兴,竟然忘了掏准备好的一千零一元红包。司仪不断提醒她,沉浸在幸福中她竟然没有觉察。急得老三伸手从媳妇兜里掏,宁丽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好意思地笑弯了腰。

听到赵宁丽“咯咯咯……”的笑声,老三吓了一跳,抬胳膊肘把赵宁丽撞醒。睡眼朦胧的赵宁丽看了一眼老三,很是生气嚷嚷“你不睡觉,碰我干啥,搅了我的好梦,气人!”

说完侧转身,想再熟睡,她要继续刚才的美梦。可是无论如何却睡不着了,感觉自己刚才梦里的场面,完全就是去年外甥在省城结婚的翻版。外甥媳妇的娘家据说是省城近郊的拆迁户。梦里儿子结婚的场面要是真的多舒心啊!大学毕业好些年的儿子,已年满三十还没找下媳妇,想到这让人煎熬的心事就让她睡意全消。

“唉……”

老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奇怪的女人。就在赵宁丽开始犯愁,辗转反侧的时候。老三累了,闷头睡着了。真是凑巧,老三也做了同样的梦,不过老三的梦可没有赵宁丽那么美满。

清早的情形大致和媳妇梦的一样,中午婚宴却是在县上新区的饭店进行的。

这桩婚事一路磕磕绊绊的,托了不少人,终于给儿子相中一个女孩。女孩是个老实娃,不漂亮也不丑,和玉龙还算比较般配的。可女方的家人却把女儿当成一个宝。本来彩礼说好是六万,可就在订婚的前一周,玉龙的姑父急冲冲地跑过来,进门一口水没喝就说“三哥,你亲家改口了,死活要八万,要不就黄。”

当时订婚的日子都通知亲属了,这桩亲事是玉龙的姑父说的媒,给老三过来再带话的时候,玉龙姑父很是为难。

老三和宁丽愁了一夜,还是不情愿地答应了。曹老大也劝他们说“靠近甘肃那一带几个县,彩礼要二十多万。玉龙都过三十了,不能耽误了,钱不够我和你嫂子先帮你们添。”

确实现在村里三十岁左右的单身小伙子太多了。这在老三他们年轻时候,简直不可想象。

老三没有两个哥哥长得高大,可是当年第一次相亲,美丽的赵宁丽就相中了他,他自己都有点纳闷。老三的父母觉得这是他们老曹家前世修来的福。当时彩礼按当地习俗两个礼,四百八。订婚的那天,赵家还退了一百。曹家非常感动,曹家父母对赵宁丽很是中意,过门后也非常看重。这也引起曹家大嫂、二嫂的嫉妒,背过老人没少给宁丽眼色看。赵宁丽很争气,一年后就生下了一个男孩——玉龙。当时曹老大是两个女孩,老二也是一个女娃。曹家老人觉得在村里都抬不起头。自从宁丽生下玉龙后,大嫂、二嫂第二年也生了个男娃。曹家人都感觉扬眉吐气了,出门腰都挺得老直。结婚第三年,宁丽又生下了一个乖巧的女儿。

不承想等玉龙他们长大,世道完全变了。女孩成了“招商银行”,男娃成了要不断投资的“建设银行”。老人们观念也变了,生了女孩很是欢喜。老三的女儿早都出嫁了,她的孩子都上幼儿园了。玉龙的两个堂弟去年也先后结婚了,玉龙的对象却一直定不下来。现在的女孩都往城里跑,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托人给玉龙介绍见面。曹玉龙是上了一本的大学生,就是个子不高,还没老三高,不到一米七。这几乎成了孩子的硬伤。学历相当的女孩嫌玉龙个子低。文凭低的女孩,曹玉龙也不满意。有个女孩和玉龙一个大学毕业的,个子才一米五三,玉龙凑合满意,可女方却嫌玉龙个子不高,说影响下一代,让曹玉龙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

老三夫妇辛苦多年紧巴巴过日子想帮儿子,可是省城的房价太高,暂时不敢奢望。全家商议后,决定给孩子在县城新区先买房,以后就看孩子自己折腾。就这样,除了玉龙娃自己这些年积攒的,几乎让曹老三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差不少,多亏老大、老二帮忙给借。今天的酒席花费的两万元,还是曹老大、曹老二一人一万给老三借的。

由于订婚前的插曲,两家人心里都有点不美气。中午到县城婚庆现场见面的时候,双方强作欢颜,可是表情都很尴尬。司仪不断提醒双方父母不要太庄重严肃。

当然县城的婚礼,老家去的人多。喜庆的场面依旧热烈。可是老三心里老想得是这些账啥时候还完?他们老两口往后一点都不能轻松。去年苹果是大年,产量好,可是价格太差。三亩半苹果才买了两万五,刨去一年来投入的成本,没收入多少钱。不是农忙的时候,曹老三跟着曹小刚去工地干活,几乎没歇过几天。

司仪开着各种夸张的玩笑,在农村县城结婚,虽然没有城里那么豪华,但是该走的流程一个都不少。老三满腹心事,和婚礼上喜庆的气氛格格不入。赵宁丽很是生气,不断提醒老三不要走神。老三也觉得自己满脸愁容,很不合适,急忙调整心态,使劲蹦着脸傻笑,感觉很是别扭,急的他都冒汗了,呼吸也急促起来。

老三一阵胸闷,猛然感觉有人用脚踹自己,他惊醒了。

“老三,你咋了?醒醒……”

老三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紧张地梦魇了。

赵宁丽下床,给老三到了一杯热水,端过来,体贴地说道“梦着啥噩梦了,呸呸呸……”宁丽转身撇嘴做唾弃状。

“我可是做了好梦,玉龙在省城结婚,热闹很!”

“啥!你也梦到娃结婚?”曹老三惊讶地问道。

赵宁丽不解“你也是梦玉龙娃,那你咋?好了,休息吧!明天你还要去西安工地。”

第二天出门,曹老三在去省城的车上,给同村一起去的人郑重地讲,这次要干长一段时间再回来,他最近老做好梦,儿子的婚事,今年腊月绝对成。

赵宁丽挨着串门,给关系好的邻居交代,让人给玉龙留意介绍个好女娃。昨天的好梦让她心里喜悦,认为今年好事将近,可是她必须低调,愁眉苦脸地拜托大家,人家才会重视。

12下一页

上一篇: 丫丫的前半生(续)   下一篇: 传递这份爱
1、“短篇小说梦中的喜事”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短篇小说梦中的喜事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47/,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故事新编
佘老师工作了三十多年,已经快退休了,年度考核没有一次优秀,于是去寻根求源。那天晚上,她路过谈校长的后窗,听见说话的声音,便停住了脚步。谈的夫人说“老谈,今年你一定要给佘老师搞个先进个人,她的工作是有目共睹的。已经53岁了,还战斗在讲台上,业绩也不错,弄个年度考核优秀也行。不然,有点儿不受说。”“夫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时候,我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就是过生日,可以吃一碗妈妈做的面条,外加两个荷包蛋,那个年代,可是一顿大餐。我上了大学,离开妈妈。每次总会在生日当天,或者前一两天,收到妈妈邮寄的信。内容提醒我,生日快到了,一定要吃一碗面条,两个鸡蛋。毕业了,我留在城市。妈妈经常到村小卖部,挂个长途,我就去单位传达室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的前生是一块极品的玉镯,经过工匠精心打造、研磨,脱落成一只晶莹剔透的翡翠镯子。在我还算漫长的生命里,曾经目睹了三个女人的爱恨情仇。她们或幸福或不幸,或平凡或传奇,世间的女子千千万,她们的命运大抵不过这几种吧。第一个女人是个娇柔的新娘。踏上花轿前,她母亲把我作为嫁妆戴在了她的手腕上。婚后的女子着一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石头从一个教师成为主任,后又当了副校长,全得益于排名次。不过,在18年的校副上出了“鬼”,学校考核一直排在尾巴上,着实让他茫然了“一代人”的功夫。三年前遇到一所镇小调走了校长,被“人”举荐,才幸运地“转了正”。走马上任,神采飞扬,仿佛“千里马”终于寻到了“伯乐”,身材似乎也比过去高了一大截。很快,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一只小鹰还没有长大,它的母亲就死了。于是,它只能在地上,爬走着找食物吃。小鹰用力扑腾一下,就有半米来高,青蛙们看见了,都一个劲的拍掌赞美,全部青蛙都称赞小鹰扑腾的姿势最优美,而且扑腾的最高……青蛙扑腾协会给小鹰颁发了一枚闪闪发光的扑腾金奖,从此,小鹰在青蛙界就大名鼎鼎的了。小鹰以为自己就有本事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冰川雪地的企鹅贝贝,有次下冰河覓食,被水中不明物伤到左心房。正在贝贝逐渐沉入水底的危机时刻,被刚下冰河觅食的企鹅石石发现。企鹅石石毫不犹豫地游到贝贝身旁,一把把贝贝拥入怀中,借着脚蹬出水面……石石看着俺俺一息的贝贝,不忍离去,日夜守护在贝贝身边,尽心尽力地照顾贝贝。贝贝伤好之后,不敢再下水觅食。石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由于不懂圆滑之术,得罪了班上权贵。为此,就连我最要好的闺蜜,也和我反目同仇,当众陷害我,使得我丢了继续上学的机会……面对四面楚歌,求助无门的尴尬境地,我毅然决然地对大姐说“大姐,咱不求人!我不读了就是……”。大姐四顾无门,只得含泪默许。我离开学校,远走他乡。多年后,当初压迫我的一位权贵不知从哪打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住在一个遥远的四面环山的小山村里,山是青山隐隐的山,看着就有些可怕。可我最怕的不是那些“铁青着脸的山”,而是最最落后的贫穷,任由我想怎么粉饰都还是暴露无遗的贫穷。天下大雨,屋里就下小雨。房屋上的瓦片是青色的,不要误会,不是什么青砖大瓦房,而是年久失修,连瓦片都长上了厚厚青苔的破房子。屋内黑漆漆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灯光柔和明亮,无论什么时候都能给人温暖的感觉。我在灯光下静静地看书,外面的风徐徐地吹来阵阵凉意。这一刻我已将心静了下来,在文字里儒养,只希望这份静谧不被人打扰,做一个安静读书的人。她突然的站在我面前,又见到她脸上的美丽,善良,温柔,以及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我的心海突然的波动起来,不知道是欢喜,还是愤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梦中的喜事曹老三沉着脸,一根接一根抽着当地最廉价的五元一包的烟。他眼睛盯着电视屏幕,跟媳妇赵宁丽一起看一部演绎年轻人婚恋的新剧。赵宁丽看的入神,时而发笑,时而叹气。终于,晚上的三集播完了。老三咳嗽了两下,媳妇知趣地关了电视,出去端来一脸盆凉水,毛巾浸入弄湿,取出来拧干,爬到炕上把女儿给他们新买的凉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由于大姨夫的去世,丫丫被送到了外公家,丫丫刚去的时候,外婆也还在的,丫丫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外婆不在的。她也只记得那一片片番茄园,外婆给她做的番茄面是那么的好吃,丫丫常说对外婆的记忆竟然只有一碗面的记忆。丫丫的外公那时候是牛经纪,每个月的某一天,外公会很早就起床去把绳子搭好,不一会很多人就拉着自家的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决明伫立在那座高高耸立的耀眼白山面前,这座“山”外表颇为怪异,没有梯级向上的植被,没有黝黑坚硬的岩石表面,却仿佛是由一团团已经凝固了的冬天的雪堆积而成。山体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表面几乎都被无数透明的方形石柱深深刺入,这些石柱大小不一,有的斜插在山坡上,有的又呈90度垂直悬挂,还有的干脆附着在原来的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一个大雨倾盆的深夜,我突然接到好友安然的电话,电话里她平静地跟我说阿若,你来接我吧。我心里咯噔一下,安然是个从来不会麻烦别人的人,现在下这么大雨却让我去接她,这很不正常。问清地址后,我便火速开车去接她。到的时候,安然正在酒吧门口站着,一动不动,浑身湿透。初秋的风吹过来,冷得她瑟瑟发抖。我撑着伞上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一直认为,我们的世界有着许许多多的秘密,等待着我们去发掘。我们的生命从何起源,我们的能力从何而来,我们带着生命并能力又要从何而去。这些都等待着去发掘。我已经忘了那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带上这个疑惑踏上了征程。当我发现谜团要渐渐打开的时候,我的小伙伴们却一个一个离我远去。有的死了,有的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是谁,为了一声问候,倾尽一世韶华?是谁,用所有的卑微,换取无所谓的其它!一直是一个喜欢回忆的人,因为回忆里有我所向往的安暖和牵挂。我相信,这些安暖,可以撑起整个盛夏。(一)竹叶青-母亲的味道母亲是一个地道的农民,识字,但不多。盛夏的午后,竹林显得更加静谧,母亲常常弄些竹叶,不炒,也可以说不经过任何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生有一种等,也有一种辜负,别看不起人,别看不起自己,人生很多苦,但是要有尊严,必须懂得付出,要有精彩,必须懂得努力。人为了改变而改变,心为了改变而改变,生命每天都是新的精彩,努力每天都是新的付出。用自己的态度看人,用自己的努力改变,人生有不同,是因为付出不一样,人生有精彩,是因为改变不一样,人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话说王羲之穿越到了现代,仍旧写着一手好字,而且还保留着曾经“东床选婿”时的袒胸露乳的习惯。整天埋头挥毫洒墨,把心思都用在了书法上。由于缺乏锻炼,渐渐地变得肥头大耳、肚大腰圆。当初他也像其他穿越的人一样,投生到了一户现代社会人家,经历了小学、中学、大学的教育。听人说,他在满月的时候,父母给他准备了满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云飞沫御剑飞行,来到月城的笑哈哈酒馆,她感受到了紫瑶的气息。“来一碗面。”云飞沫说。汀忻闻声,说:“客官,对不起,雪黎枫小姐旧疾复发,请稍等。”雪黎枫?“她在哪?我略懂一些医术,或许可以帮上忙。是一种一回忆就会头疼的病吗?”婉月剑似乎感受到了桃花簪的法力。“那......好吧。,客官请随我来。”汀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分手的理由有千千万万,最终你用了最渣的一个。上个月月底,52岁的郭富城终于被曝出婚讯,新娘是之前高调出镜的“嫩模”方媛。而就在昨天4月18日,港媒曝光钻石级天王郭富城和相差22岁的内地嫩模小网红方媛完婚的消息。婚礼现场仅邀请双方最亲密好友,据悉酒席不超过5桌,通过方媛晒出的平底婚鞋和伞裙礼服以及现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1966年到1969年正在读高中或初中的各三届学生,被统称为“老三届”。这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新人,童年时候是有体验的,所经历的艰难困苦,我们这代新人都共同经受过。有人说:我们这一代人是教育改革的试验品,文化大革命的牺牲品,改革开放的淘汰品。有个段子形容我们这一代人:长身体的时候,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二章困境冷哲月不是在三百年前就和命运派掌门紫瑶同归于尽了吗?难道,雪黎枫就是紫瑶,冷哲月背叛了清飞派?落雨汀忻快速赶到白羽山,守门的问,“你是谁?”落雨汀忻回答,“在下落雨汀忻,白羽派弟子,常年在外漂泊,探听消息,这次回来是想告诉师父,三百年前的清飞派大弟子冷哲月重生,背叛了清飞派,和三百年前的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纵使这世间有千万种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也没有一种能比夏彤和李天泽上演得更合乎常理,更顺其自然。说起夏彤和李天泽的关系,就不得不提他们上一辈,甚至是上上一辈人的关系。夏彤的外婆和李天泽的外婆是邻居,在那个人情还未被高楼困住的年代里,他们的妈妈就自然而然地成了闺蜜级的好朋友,冥冥之中注定他俩不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一夜白了头。——前言一,殿堂尽长生旧年的渡口好温柔,只有尚许的尘垢。她饮来多年的凉茶,恍然见君来相守,慕了白头。锦年,七月七,长生殿。御家长子白苏,大婚。白茶从试衣间出来的时候,陌小娆嘶的一声,后又猛吸一口凉气,竟是看呆了。待反应过来又从头到脚来来回回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叫叔吧,我叫你小王子!”她发了一个撇嘴的表情,停了一会儿:“好啊,那叔可得疼小王子啊!”后面跟了两个调皮的表情。曲辰能猜到她调皮的样子,他有一天把她发过来的照片仔细地研究了一番,还告诉过她:“你调皮的样子才最可爱呢!”她叫王小婵,今天才知道只有21岁,还在成都读大四。曲辰44岁,远在山东的一个小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张家沟,一个普通的小村庄,地处皖北平原地区,在淮河一条支流的淝河岸边。在这里民风淳朴,气候温润,居住的老百姓也都是祖祖辈辈的种地人,就指望着土地能有个好收成,以保全家一年到头有个肚圆。在解放初期的时候,只能靠天来供给,赶上风调雨顺,就能有个个丰收年,如果赶上干旱年,或是洪涝连天年,老百姓的生活就只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