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故事新编>开始方寸凭吊

开始方寸凭吊

发布时间:2017-07-19 17:02 投稿者: 昙天绮
决明伫立在那座高高耸立的耀眼白山面前,这座“山”外表颇为怪异,没有梯级向上的植被,没有黝黑坚硬的岩石表面,却仿佛是由一团团已经凝固了的冬天的雪堆积而成。山体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表面几乎都被无数透明的方形石柱深深刺入,这些石柱大小不一,有的斜插在山坡上,有的又呈90度垂直悬挂,还有的干脆附着在原来的石......

决明伫立在那座高高耸立的耀眼白山面前,这座“山”外表颇为怪异,没有梯级向上的植被,没有黝黑坚硬的岩石表面,却仿佛是由一团团已经凝固了的冬天的雪堆积而成。山体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表面几乎都被无数透明的方形石柱深深刺入,这些石柱大小不一,有的斜插在山坡上,有的又呈90度垂直悬挂,还有的干脆附着在原来的石柱上,形成一个个矮矮的小山丘。

山表除了裸露在外的凹凸不平的“白雪”,简直没有一处可下脚的地方。决明站在那儿定定地瞧了一分钟有余,他站得很直,瘦瘦高高的身形看上去很挺拔,鹰隼般锐利的眼睛使他整个人透着一股凛然的气势。

“决明,还不上来吗?”头顶冒出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在大约七八米的高处,斯坦因铂金色的脑袋从横插着的石柱旁探出,他整个人卧趴在上面,看上去像个树袋熊。

没有回应,决明的声音和他一起被笼在绿伞的阴影里。

春夏秋冬,风雨阴晴,决明撑伞,雷打不动。

但他此时忽然做出了一个怪异的举动。

决明把他的伞放在山脚边,自己则向后退了几步,一直到能够刚好看到山顶的距离。

然后低下头,向那山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忽然刺入眼中的光线令决明有些目眩,他选择从山左侧的一处白雪聚集而成的晶簇缓坡下脚,那里有不少凹坑,刚好能踩着爬上去。很快他便遇到了横亘在峭壁上的细长石笋,它们表面泛着一层冷光,用手摸了摸,有些滑腻,很容易脱手,决明只好尽量不去碰它们。

只是偶尔,当身体贴在崖壁上时,能够感受到那些石柱传递过来的热量。

它们是温热的。

斯坦因舒舒服服地躺在一人多宽的平滑柱面上,反正决明还没有上来,不如来个惬意的小憩——这么一想,他身子又向左一翻,引得脚边再次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他漫不经心地往那儿瞟了一眼,竟看到石柱和崖壁的连接处出现了一条一尺来宽的裂缝,斯坦因忙不迭地起身,可他的速度哪有那裂缝扩大的速度来得快,手还没碰到峭壁边,便听到咔吧一声。

再见了,世界。

斯坦因的喊叫没有来得及冲破喉咙,腰部已被重重一提,四肢都在空中胡乱踢打,不久他的手触到了腰间的“车前”牌登山绳,顿时长舒了一口气——幸亏自己机智,不然以这个高度,摔下去非伤即残。

他费了好大劲又爬上去,感到有些困惑。

决明怎么还没上来?

其实决明已经上来了,只是和斯坦因不在一个地方。

他翻过那个满布“冰晶”的溶洞,视野倏然开阔,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石柱或成团,或单只屹立在雪原上,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毡靴踏在硬邦邦的雪疙瘩上发出擦擦的声音,这里实在太安静了,偶尔有一阵冷风掠过,才令他稍稍觉出一丝活气。

他穿行在密密匝匝的柱林中,它们比他想的还要高大,默然向着天空,透明的柱身映出其他同类歪歪曲曲的倒影,无穷无尽。在白茫茫的雪原上,也许只有这样的颜色才能成为战士的墓碑吧。

候凌,我来了。

尽管碑林的密集程度堪比牛毛,决明还是找到了候凌的墓碑。

它无声地矗立在那里,凝视着他。决明走近前,看见了墓碑右下角用刀刻划出的十字。它是如此纤尘不染,光穿过了碑体,折射出一片五光十色的阴影,就像候凌本人一样丰富。

他的思绪不禁渐渐飘远,幻化出六年前那场战争的情形——

那是方国与寸国之间规模最大的一场战争,名为倾船战争。

这场战争持续了两年。

有时候一场战争的起因,可能仅仅是某个连名字都没留下的人。

方国与寸国过去也不曾有过明确的边境划分,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因生活环境不同而区分开来的人类,两国人民虽然因为地域文化的差异偶有摩擦,大部分时候也都能和平共处。

六年前,一位寸国的设计师设计出了一个超大型游乐园。

此乐园非普通乐园,因为它的全部都是由食物建造而成。游客只需乘一叶小舟,沿着溪水顺流而下便可欣赏到连绵起伏的韭菜山峦、沐浴在晨曦中的油菜花密林、飘着袅袅雾气的生蚝仙山……这些景点不仅能玩,还能“吃”,何其美哉!(见寻味之旅)

乐园刚一开放,便有大量方国游客入境,络绎不绝。

开放第五日,寸国却忽然传出十只以上的方国小舟在乐园里失踪的消息,工作人员在园中打捞了一天,一无所获。

每只小船至少能承载4~5人,也就是说至少有40位方国游客在乐园中失踪。此消息传回国内,举国上下皆为震惊,方国首脑派出外交部长前往交涉,寸国方面却一口咬定失踪案与他们毫无关联,态度暧昧。

当时国内流言四起,最为可信的一条是寸国境内“反方”组织绑架了人质,此组织长久以来怀有很深的反方情绪,此次事件是他们预谋已久的反方行动。

方国首脑当即准备派出军队进行人质救援,而寸国则坚决反对。

两国首脑谈不拢。

那就开打吧。

全国15岁以上的少年都参与了这次战争,决明、候凌他们处于A区前线,战况格外激烈。

决明仍然记得,那时天已经蒙蒙亮,黎明刚刚撕破了黑夜浓重的雾霭,他们的队伍就埋伏在那些弯弯曲曲的幽长管道(大人所建)里,只等着一收到信号便发起攻击。那些隧道年久失修,锈迹斑斑的表面露出许多巨大的孔洞,还不时往下滴着水团(水滴)。借着一点点光亮他看清了身旁的候凌脸上的表情冷酷、兴奋还有一丝畏惧——他从未见到自己的青梅竹马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带着许多特制的胡椒粉弹、液体辣椒弹,这些手榴弹一旦大范围炸开,敌军将瞬间陷入混乱,再出其不意地发动攻击……

想到这些,一向沉着的决明也不由得激动起来。忽然,他听到了一声悠长的 “叮——”

伴随着管道上方窸窸窣窣的声音,孔洞里开始泄下连绵不断的沙雨,似乎整个大地都为之颤动了……

距离战争结束三个月。

深夜,决明候凌站岗。

属于方国营地的几盏灯笼草亮着朦朦胧胧的黄光,在漆黑的四野里宛若一些忽明忽暗的眼睛。这时间雾正浓得化不开,几米开外的动静都笼在了一片氤氲中。

决明他们站到后半夜也渐渐地有些困乏了,最近方国喜报不断,攻破多个后方战区,跟着前线敌军攻势放缓,这些十五六岁的少年都觉得很快就要取得胜利,精神上不免有些懈怠。

换班时间到了,决明去叫候凌,发现那家伙正看着远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决明。”候凌忽然出声。

决明看着他。

“你说人死后会不会有灵魂?”他问。

决明摇摇头,意思是不知道,候凌怎么会问这个呢?

候凌低下头“阿北……不在了,被地菍炮打中的。”(地菍即桃金娘)

阿北是两人都认识的朋友,听到这个消息,决明心下也是一惊,但因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只“嗯”了一声。

“我……这段时间经常夜里就醒过来了,想到这一年多死了那么多人,他们都去哪了?过得还好不好?想着想着就睡不着了。”

决明猜是阿北的死刺激到了候凌,虽然他也感到难受,却并不会想到这许多,当初他们还信誓旦旦地要比谁拿下的“黄老景”多呢(指在景天花丛中打游击的寸国军队,其帽子上有一抹黄),亲历了战争的残酷后,每个人都变了。

“决明”,候凌侧过脸看着他,“其实我不怕死,那些疼痛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我怕的是……死无报应。”

说到最后几个字,候凌的声音都带上了颤抖,决明想安慰他几句,又担心自己笨嘴拙舌的,令他更加胡思乱想。

就在这时,他们头顶突然炸开了一声巨响。

“不好!是敌军!”

“去通报!!”

几道黑影从他们身后的草林间一跃而出,“小心!”决明大吼一声,一枚苍耳弹已擦着候凌脖颈啸啸而过,他余光扫到一大批黑压压的影子正朝着他们营地涌入,心知这是敌人趁夜深雾浓偷袭来了,只不过敌人方才打草惊蛇——那响动足以惊动部队里的人,当务之急还是先从这里突围出去。

两人反应迅速,很快撂倒了几个扑将过来的寸国士兵,由于他们所处位置不在封锁线上,周围草林茂盛,两人就地一滚,躲入其中隐藏起来。

“你能看到什么?”候凌低声问。

决明眼力很好,在黑夜里也能看清几十米开外的东西,他仔细观察了一会,说“天上。”

候凌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瞧见白屈林(白屈菜)空隙间似乎有几个黑点,那黑点渐渐近了,是……蜂兽?!

“难道寸国一直在研究的飞行器终于成功了?那样就太不妙了!”候凌说。

“看数量。”决明说。

不排除蜂兽夜间出来采蜜的可能,若非巢穴受到惊动,它们很少大量聚集在一起。

二人决定先回营支援,他们一边查看着远处的动静,一边悄悄挪动着身子。

“快到封锁线了。”

话音刚落,候凌忽觉不对,什么东西裹挟着嗡嗡声正以极快的速度向他们后方袭来,他情急之下推了一把决明,两人双双扑倒在地,总算躲过了这场“空袭”。

抬头一看,两只硕大的蜂兽已将他们团团围住,身上还骑着寸国的士兵。

即使现在回想起来,那也是一场恶战。决明他们不仅要躲避敌人不时投落下来的炮弹,还得与蜂兽身上那根尖利的毒刺周旋,绕是二人再灵活机变也陷入了体力透支的困境。

无奈之下,候凌只好诱导蜂兽进入草林的深处,他爬上车前树宽大的锯齿状伞盖,屏息凝神,在敌人骑着蜂兽低飞过来时忽然一跃而下,那人大意了一下,直接被他踹了下去。失去了控制的蜂兽横冲直撞,候凌骑着它,在它即将撞上树前跳了下来。

他走过横在地上的帝国士兵,将蜂兽身上的毒刺拔了下来。

候凌出来时,另一只蜂兽正要扑向决明,他没有犹豫,冲过去用那毒刺直直地刺中了蜂兽的腹部,那人从蜂兽背上摔了下来,被决明一道解决了。

满是血污的两个人看着对方狼狈不堪的样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至于后来的事情,决明已经不愿意再去回想。

事情发生得毫无征兆,也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那颗青色的带刺板栗就在他们行军途中直直地砸了下来。

候凌正微笑着与他讲话,动作就定格在了那一瞬。

决明从回忆回到了现实。

那场战争的结果是两败俱伤,三个月后两国首脑签订了停战协约,决明回到了家乡,找到了候凌的弟弟。

至于那场战争的后续,人质的放回、赔款,决明通通不关心,他时常想起那天晚上候凌说过的话,终于有那么点明白了为什么他会颤抖。

寂静的碑林中仿佛连风声都静止了,唯有那墓碑上蒙着一层淡淡的光辉。

凭吊,究竟是为了告慰亡灵,还是为了安抚自己的心呢。

你说死无报应,为什么还要那么拼命呢?

决明从那透明的墓碑里依稀看到了候凌的影子,他还是像那天一样地微笑着。

他的眼睛红了。

“决明,你这家伙究竟到哪去啦?”

斯坦因有一声没一声地喊着,直到看见了决明灰色的背影。

他跃过丛丛石碑,喘着粗气说“你干嘛呢?让我一顿好找。”

决明被打扰,有些不悦,半晌才吐出两个字“凭吊。”

“什么?”斯坦因一惊,“候凌同志的墓不在这里呀。”

决明指着墓碑右下角的十字给他看。

斯坦因更惊讶了,“因为合葬在一起了,这是我们为了区别寸国的墓而作的国家标志,很多墓碑上都有这个呀。”

再仔细地看了看那墓,决明的脸忽然变得通红。

斯坦因还在喋喋不休“要不是你那把苦苣苔伞,今天我就别想找见你了……你说你真的每天从那些‘大人’搞的什么雨林缸里每天砍一片苦苣苔啊,亏他们没发现……哎你怎么走了,不去看候凌了啊?你别走那么快啊!”

一个大人世界里的小男孩蹦蹦跳跳地走了过来,指着展台上那堆亮闪闪的白色晶体问“妈妈,这是什么呀?”

男孩的母亲指着晶体前方一个小小的标识牌笑眯眯地说“宝贝,这是‘石膏’,记住了哦!”

12下一页

上一篇: 你的不爱,都在细节里   下一篇: 丫丫的前半生(续)
1、“开始方寸凭吊”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开始方寸凭吊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45/,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故事新编
橘黄的街灯,有些许暗淡,或许是因为气温的缘故吧。冰冷的空气,清冷的街道,薄薄的像披上了层轻纱,原本明亮的街灯看上去黯淡失色,像蔫了的茄子。透过辐射下来的灯光,隐约可见天零零散散飘着雪粒子夹带着丝丝细雨,看上去纤纤如丝。街道两旁高耸着的电线杆子,脸肃穆,像丢失了枪的卫士,显的略有恐慌面露沮丧。一辆辆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天,缕缕阳光冲破了万丈厚的乌云,给予万物新生的希望;夏天,斑斑阳光穿透了茂盛的枝叶,给予绿树成荫的热衷;秋天,丝丝阳光射熟了枝头的果实,给予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勇气;冬天,捧捧阳光融化了坚固的冰寻,给予不怕困难的信心.只要有阳光地地方就应该有我们的自信的笑脸,只要有阳光,就不会没有希望.阳光是一剂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一一隐没在历史深处的汾阳文明汾阳,至今留有远古人类奔波奋斗足迹。透过那些边山丘陵地带残存的峪道河,杏花东堡,段家庄等等众多仰韶遗址,使我们看到远古先人们,依山群居,靠林而生的生活情景,那些残留的石斧、石犁、石球、陶片、骨刀,无不印证着汾阳人与恶劣的自然环境相抗争的不屈生命力。他们爬山采野果,下湖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真像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坐在光线暗淡的角落里将我们一页页已经发生的往事撕碎,然后将碎片随地乱抛,让记忆的旋风卷进大脑的垃圾场里。我们好像已经习惯了时间的疯癫与残酷,在日升日落里忙碌旋转,在四季轮回中生老病死。黄昏的时候我独自爬到楼顶,一边往嘴里灌着罐装啤酒,一边远眺着绛紫色的夕阳沉落在高低起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七)故交情深永不忘1999年11月初,老伴得了十几年的类风湿关节炎越来越严重,疼痛难忍,不得不回上海治疗。我因忙于工作,又要分房搬家,一时脱不开身,不能陪她回去,大女儿正巧又不在上海,弟妹们都要上班工作,谁来照顾她呢?我心急如焚,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两个女儿从北京打来电话,关切地说“请个保姆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时间的触角悄悄摸进4月门楣的时候,残喘于早春里的最后一丝冷,只在清明节里象征性地挣扎一番儿,便被春天强健有力的双脚死死踩住,动弹不得。此时杏花桃花虽已早早落败,槐花火石榴花开尚早,但这在这片被高墙电网封闭着的区域里,几棵海棠花樱花却开得正旺,那一团团灿然的场面同这里严肃压抑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宋校长五短身材,细眼厚唇,长得龌里龌龊的。不是戴一副眼镜,还以为是到校园里收破烂的小摊贩呢!宋校长虽然个矮,声音却出奇地高,显得底气十足。教职工例会上,宋校长要么不发火,发起火来,是特别地可怕眉毛倒竖着,眼镜在鼻梁上一耸一耸的,整个脸都扭曲变了形。一句“他妈的,混蛋。”吓得坐在底下的老师们噤若寒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红枫,江湖赫赫有名的神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那年那月那日,她遇见了慕容夜。从此便认定他,缠着他。她弃尽她所有一切,易名为红叶,只为跟在他身边。“夜,”她含笑望着他,“你想要什么呀?”“听说江湖神偷红枫从前得了一把宝剑,名曰紫夜剑,传说那把剑通身泛着紫光,我……”他欲言又止,望着她。“我定不负你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三年前,镇政府对镇直各单位的党建工作进行考核,定为优秀则每个教职工奖一个月的工资。考核表中设有一票否决的条文,如果有人触犯了其中的任何一条,所有的职工都没有了奖金。那一年春季,镇小的校长和总务主任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触犯了一票否决条文,不少人开始议论起奖一个月工资的事来。校长听说后眯着眼,说“我是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八章西征今天的马红兵特别的兴奋,他扛着枪走在队伍的后面唱起了山歌;皇帝只一个咋不让我坐?我偌当皇帝是非绝不多。你要没老婆我给你找一个,漂不漂亮不敢说,保你睡个暖被窝。看而今,军阀混战他管不了,你说这个皇帝他可笑不可笑。为什么皇帝就一个?偌大的清廷快灭咯,三百年的江山谁来坐?这个皇帝不是个好鸟,泱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个拎着酒坛子的人至今在我脑海里久久散不去,而那漂浮红尘的往事或许早已成为过眼云烟。从我记事以来我就一直生活在道观里,观里很多师兄还有师傅。他们对我很好,可是从来不教我学道。我问师傅为什么?师傅摸着长长的发白的胡子说道“道无止境,心中有道,方为大道。”我实在弄不明白师傅话中之意,我只是想学道法而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入冬之后,田里的农活总算结束。闲下来,老孙才感觉到,天气渐渐变冷,腰腿疼的老毛病又犯了。小孙是老孙唯一的儿子,大学毕业就在城里工作,还当了大官。街坊们都翘起大拇指夸,这孩子不但混的有出息,还孝顺着呢。小孙听说了老孙的状况,立马抽空开车把老孙拉到了城里中医院,办理住院手续。小孙对老孙说,如今生活条件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关于蜻蜓的故事,我总会想起林黛玉的葬花吟的开场白——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就此以诗句作为题目,或是扣准了蜻蜓的一生。16岁的她身高已长成,162cm,纤手细腰,水灵娇嫩,乌黑的长发顺直自然。站立众多颜色各异的女人群中是那样天纯。只有她的美才给她些许自信,父母是这座城市的拾荒者,没有上高的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前些年,我所在的小镇常常组织元旦长跑活动,镇直各单位组队参加,有的单位穿着统一的运动服,有的单位穿着统一的冲锋衣。单位底子厚薄,只要看穿着就一目了然了。记得在首届长跑时,镇小代表队没有统一服装,看起来花里胡哨,好多人在那儿小声嘀咕“下次我们也要统一服装!”于是,第二届长跑前一个月,活泼开朗的谈老师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夜。如凉水一般,令人有些发冷外边的世界,像是包裹在黑色的城墙里,没有一丝光亮,唯有几丝凉风时不时的经过,才与人一些安慰。此时的D镇也显得格外的宁静,昏暗的街灯在此刻格外的亮眼,黄色的眸子引导着车辆前行着,开向黑暗的更深处。灯光下依稀可见有什么东西在那里移动,此时当是深夜里潜行的动物的天下,趁着黑夜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孩子的哭闹这些天弄得秀秀精神恍惚。这个宝贝儿整哭,是不舒服?还是呼唤她爸爸归来?医院是去过了,大夫检查了一遍身体,说无大碍。“孩子可能是吃不饱,不行就让她吃奶粉吧!”大夫交待。可秀秀舍不得啊!毕竟两个多月的孩子就给她断奶,初为人母的秀秀下不了这个狠心。“这孩子不吃奶粉,母乳不足怎么办呢?”秀秀翻来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冬日的一场早雪过后天气回升到10度左右,午后的阳光暖和怡人,几位中老年人蹲在村路边的墙角,懒懒地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将近70岁的董老上穿深蓝色的破中山服,吸烟烧的窟窿露出儿子多年前曾穿的绿毛衣,下身穿一条十多年前的直通黑裤子,脚蹬一双已露脚指头的黄军用鞋,浑身沾满泥土和油渍,迈着自信的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亚诺上校回想起它诞生的情景的情景.他作为第一个超时空类人机器人出现在人类面前.他浑身插满管子,躺在一个装满黄色液体的大容器里.”好啊,陈博士,我们终于研制出609号了.”’’主席先生,我们马上可以投入生产到时候超时空智能机器人就会进入人们生产生活的每个领域,您可是人类的大功臣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陶伟这些日子特烦。“都是那丁市长办的好事”。陶伟走下飞机,不由自主的嘟哝。实际上,说那个丁市长就是陶伟的妈妈。可陶伟在家里也这么称谓。他们家就这般文化氛围。譬如丁市长叫陶伟的爸爸,很少叫老公。总是“陶局长”怎么怎么,老公的称呼是跟着官衔走的。原来陶伟的爸爸在县里当书记,丁市长自然也是“陶书记”怎么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味美好(2)我写到“瘾”字的时候,与回味美好(1)是不是有点离题了?别人认为,我无法想象和推断,但我学什么做什么容易着迷,也可以说成易成瘾、好变痴、会走火入魔等,这一点我对自己十分清楚,情感上也是一样。我与政委小女儿的那段花痴经历,在很短的时间里,如干柴烈火,迅速熊熊燃烧。“小白猫”。我喊着。这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闺女第一次学会用筷子吃饭,妈妈就告诉她,手的位置一定要往下放。那种突然变得严肃的表情,让闺女一脸茫然。妈妈可是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人,最温柔的妈妈。闺女稍微大点了,妈妈干脆在筷子上做了一个记号。闺女的手要是高了,妈妈就会大发雷霆,与平时的表现,判若两人。闺女很想知道为什么?爸爸说,我和你妈妈是我在南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早饭后,妈妈下楼送儿子上学。刚到楼道口,一股寒流袭来,只见一片洁白的世界。昨晚下了一场大雪,儿子对妈妈说,停放的汽车变成奶油面包了。妈妈这是第一次步行送儿子上学。不仅仅是雪天不能骑车,还有一个原因,妈妈暂时还不能告诉儿子。有人摔倒了,也有自行车电动车躺在地上,一辆汽车,拐弯时候,前轮一直打滑,撞到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江君在林业人事制度改革时,选择了“买断”下岗。之后,在县城跑环城,生意一直很好。没想到五年后,客运公司推行“环城的士”,他的面的生意开始不够景气,好在儿女都参加了工作,没有了过重的经济压力。天命之年的江君根据自己的人生经验,觉得回原系统上班比搞个体要好一些了,老同事告诉他乡镇林业站岗位有空缺,而且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0年前,有一群住在县城的30多岁的女人,她们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早上去小镇,下班后又回去。夏天的一个早上,一车女人讲着自认为有趣的事情。文化站副站长朱说“夫妻约定把睡觉叫上课。一日老婆发短信给老公‘今晚上课!’老公答‘今晚有应酬,改自习!’老婆不悦。第二天老公对老婆说‘今晚上课。’老婆答道‘昨晚已请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和玲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玲比我大一岁,大大眼睛特别好看。我们一起在同一个村里上小学,管理区上初中,镇里上高中。玲的家就在我家前面,我想见她了,就在她家后墙上连踹三脚,她会如一只小鸟,叽叽喳喳来到我身边,大大的眼睛看着我。那年,玲跟着吃国库粮的父亲,农转非去了远方的城市。我考上了大学,去另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