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故事新编>你的不爱,都在细节里

你的不爱,都在细节里

发布时间:2017-07-19 10:39 投稿者: 轻罗
在一个大雨倾盆的深夜,我突然接到好友安然的电话,电话里她平静地跟我说阿若,你来接我吧。我心里咯噔一下,安然是个从来不会麻烦别人的人,现在下这么大雨却让我去接她,这很不正常。问清地址后,我便火速开车去接她。到的时候,安然正在酒吧门口站着,一动不动,浑身湿透。初秋的风吹过来,冷得她瑟瑟发抖。我撑着伞上前......

在一个大雨倾盆的深夜,我突然接到好友安然的电话,电话里她平静地跟我说阿若,你来接我吧。

我心里咯噔一下,安然是个从来不会麻烦别人的人,现在下这么大雨却让我去接她,这很不正常。问清地址后,我便火速开车去接她。

到的时候,安然正在酒吧门口站着,一动不动,浑身湿透。初秋的风吹过来,冷得她瑟瑟发抖。

我撑着伞上前拉过她的手,冰凉冰凉,于是赶紧把她带上车,并拿出事先备好的干毛巾给她。她接过去擦了把脸,说了句谢谢,然后又说抱歉,把你的车弄湿了。

我急了抱歉你个头!抱歉还让我来接你?你什么情况啊你?这么怕冷的人去学人家淋雨,不知道喝酒淋雨很容易生病的吗?你是抽风了吗!

几句话说的安然咯咯咯地笑起来阿若,你比我妈还厉害呢!

笑完之后安然沉默了,忽而认真地说我没有喝酒。我只是忽然很想体验一下淋雨的感觉。

我长叹一声,无言以对。

我把安然接到了我家,并强迫她洗了个热水澡。在她洗澡的时候,我顺便准备好了姜糖茶。等到安然喝完了两杯热茶,脸上终于有点血色的时候,她捧着杯子窝在沙发里,眼睛出神地望着茶几上的那束桔梗花,轻轻地说了句阿若,我分手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我很是震惊。安然和她男朋友是我们所有朋友里面最让人看好的一对男的性格豪爽,积极上进,在国企拿着不菲的工资;女的温柔婉约,乐观开朗,有着一份收入稳定的工作。两个人从大学认识到现在,已经有七年多的感情,非常稳固,生活中经常有意无意地撒点狗粮,刺激我们这些单身狗。听说双方父母也都十分满意,却怎么也没想到在所有人都等着收喜帖的时候,两个人分手了。

安然看了我一眼,苦笑了一下很诧异是吗?其实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今天。七年了,人生能有多少个七年呢?可是我真的累了,我从来不知道维持一段感情原来是这么累。

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久,一直到天已泛白。

分手是安然提出来了,因为对方明显已经不耐烦,而这些不耐烦,竟然都只是因为一些琐碎的小事。

七年多的时间里,因为并不住在一起,所以安然和她男朋友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天都要在网上聊一会儿。安然说,如果哪天两人没聊天,那么一整天就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很不踏实。可是安然的男朋友平时很忙,不像安然那么轻松,于是安然每天便等着男朋友给自己发消息,没事儿的时候基本都是秒回的,即使是有事,也会先回一句说明情况。安然每天小心翼翼地守着手机,等待男朋友随时的召唤,还要努力克制自己灼灼的思念,让自己变得懂事,不在对方工作的时候打扰他。可是这些没有说出口的小心思,却成了对方指责安然的借口你为什么不主动联系我?

在一起的七年多里,几乎都是安然主动联系对方,对方主动的次数屈指可数,安然从来没有抱怨过。后来因为几次联系的时候都赶上对方在忙,所以安然也就不再敢放肆打扰,改为随时等待对方“召唤”。安然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是明显的自嘲,因为曾经的安然是最鄙视那些为了爱情低到尘埃里的女人的,没想到自己却成了其中一员,真是造化弄人。

安然的工作朝九晚五,很清闲,虽然让人羡慕,可是工资并不高。安然是不争不抢的性子,从来不想当什么女强人,所以倒也很喜欢这份工作。但是看在对方眼里,却是不求上进的表现。听了几次对方旁敲侧击地提醒,安然很是失落了一阵。安然虽然家境不错,但仍然是我们朋友里面最勤俭节约的一位姑娘,从来不追求奢华,不知道为什么竟会被自己男朋友认为是败家。

安然说你知道吗?当他看见我买了一条20元的内裤就说我败家时,我真的差点要相信自己很败家了。

两人常常一起旅行。安然是位神经大条的姑娘,旅行途中习惯了别人安排,但是也很体贴地不会给大家添麻烦。所以除了不能指望她来安排之外,安然是个非常好的旅行伙伴。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连这都成了安然的缺点,被对方大加抱怨。对方的原话大概是这样的你看一起旅游的其他人都是女的照顾男的,只有我们是男的照顾女的。

安然说我曾经问过他,你对我和对普通朋友一样,为什么?阿若,你猜他说什么?

我猜不出。

安然忽然大笑如果他不说,恐怕我也一辈子猜不出。他竟然说不想把我宠坏,所以不能对我太好!

安然的眼泪落了下来,这姑娘,连伤心都是安安静静的。她说分手是我提的,连他妈妈给的见面礼我都退了回去。我没想到在我小心翼翼维护的感情里,我竟然变得一无是处。我以前一直觉得每段感情的模样都不一样,所以即使他不像别人的男朋友那么好也情有可原,何况我也并不优秀。哪怕他经常半路把我丢下来,我也不忍心责怪他。现在想起来,是我太傻,这些“不够好”,明明就是不爱我啊!

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递了纸巾过去。安然这样玲珑通透的姑娘,并不需要别人来劝。果然安然抽了抽鼻子,长长叹了口气我不是在伤心这段感情,我是伤心我自己。为了这样一个人,活得这么憋屈。如果说这一生中有什么后悔的事,那我唯一后悔的便是认识他。

一场看似毫无征兆的分手,原来早就“蓄谋已久”,只等那根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出现。

安然和她男朋友的感情看似输给了时间,其实输给了细节。在每一个微小的细节里,都藏着不对等的爱。爱情终究是要势均力敌的,否则你小心翼翼的体贴到了对方那里就变成了“你为什么不主动联系”。

12下一页

上一篇: 谜界1   下一篇: 开始方寸凭吊
1、“你的不爱,都在细节里”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你的不爱,都在细节里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44/,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故事新编
橘黄的街灯,有些许暗淡,或许是因为气温的缘故吧。冰冷的空气,清冷的街道,薄薄的像披上了层轻纱,原本明亮的街灯看上去黯淡失色,像蔫了的茄子。透过辐射下来的灯光,隐约可见天零零散散飘着雪粒子夹带着丝丝细雨,看上去纤纤如丝。街道两旁高耸着的电线杆子,脸肃穆,像丢失了枪的卫士,显的略有恐慌面露沮丧。一辆辆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天,缕缕阳光冲破了万丈厚的乌云,给予万物新生的希望;夏天,斑斑阳光穿透了茂盛的枝叶,给予绿树成荫的热衷;秋天,丝丝阳光射熟了枝头的果实,给予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的勇气;冬天,捧捧阳光融化了坚固的冰寻,给予不怕困难的信心.只要有阳光地地方就应该有我们的自信的笑脸,只要有阳光,就不会没有希望.阳光是一剂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一一隐没在历史深处的汾阳文明汾阳,至今留有远古人类奔波奋斗足迹。透过那些边山丘陵地带残存的峪道河,杏花东堡,段家庄等等众多仰韶遗址,使我们看到远古先人们,依山群居,靠林而生的生活情景,那些残留的石斧、石犁、石球、陶片、骨刀,无不印证着汾阳人与恶劣的自然环境相抗争的不屈生命力。他们爬山采野果,下湖捕......【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真像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坐在光线暗淡的角落里将我们一页页已经发生的往事撕碎,然后将碎片随地乱抛,让记忆的旋风卷进大脑的垃圾场里。我们好像已经习惯了时间的疯癫与残酷,在日升日落里忙碌旋转,在四季轮回中生老病死。黄昏的时候我独自爬到楼顶,一边往嘴里灌着罐装啤酒,一边远眺着绛紫色的夕阳沉落在高低起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二十七)故交情深永不忘1999年11月初,老伴得了十几年的类风湿关节炎越来越严重,疼痛难忍,不得不回上海治疗。我因忙于工作,又要分房搬家,一时脱不开身,不能陪她回去,大女儿正巧又不在上海,弟妹们都要上班工作,谁来照顾她呢?我心急如焚,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两个女儿从北京打来电话,关切地说“请个保姆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时间的触角悄悄摸进4月门楣的时候,残喘于早春里的最后一丝冷,只在清明节里象征性地挣扎一番儿,便被春天强健有力的双脚死死踩住,动弹不得。此时杏花桃花虽已早早落败,槐花火石榴花开尚早,但这在这片被高墙电网封闭着的区域里,几棵海棠花樱花却开得正旺,那一团团灿然的场面同这里严肃压抑的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宋校长五短身材,细眼厚唇,长得龌里龌龊的。不是戴一副眼镜,还以为是到校园里收破烂的小摊贩呢!宋校长虽然个矮,声音却出奇地高,显得底气十足。教职工例会上,宋校长要么不发火,发起火来,是特别地可怕眉毛倒竖着,眼镜在鼻梁上一耸一耸的,整个脸都扭曲变了形。一句“他妈的,混蛋。”吓得坐在底下的老师们噤若寒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红枫,江湖赫赫有名的神偷,从不以真面目示人。那年那月那日,她遇见了慕容夜。从此便认定他,缠着他。她弃尽她所有一切,易名为红叶,只为跟在他身边。“夜,”她含笑望着他,“你想要什么呀?”“听说江湖神偷红枫从前得了一把宝剑,名曰紫夜剑,传说那把剑通身泛着紫光,我……”他欲言又止,望着她。“我定不负你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三年前,镇政府对镇直各单位的党建工作进行考核,定为优秀则每个教职工奖一个月的工资。考核表中设有一票否决的条文,如果有人触犯了其中的任何一条,所有的职工都没有了奖金。那一年春季,镇小的校长和总务主任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触犯了一票否决条文,不少人开始议论起奖一个月工资的事来。校长听说后眯着眼,说“我是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八章西征今天的马红兵特别的兴奋,他扛着枪走在队伍的后面唱起了山歌;皇帝只一个咋不让我坐?我偌当皇帝是非绝不多。你要没老婆我给你找一个,漂不漂亮不敢说,保你睡个暖被窝。看而今,军阀混战他管不了,你说这个皇帝他可笑不可笑。为什么皇帝就一个?偌大的清廷快灭咯,三百年的江山谁来坐?这个皇帝不是个好鸟,泱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个拎着酒坛子的人至今在我脑海里久久散不去,而那漂浮红尘的往事或许早已成为过眼云烟。从我记事以来我就一直生活在道观里,观里很多师兄还有师傅。他们对我很好,可是从来不教我学道。我问师傅为什么?师傅摸着长长的发白的胡子说道“道无止境,心中有道,方为大道。”我实在弄不明白师傅话中之意,我只是想学道法而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入冬之后,田里的农活总算结束。闲下来,老孙才感觉到,天气渐渐变冷,腰腿疼的老毛病又犯了。小孙是老孙唯一的儿子,大学毕业就在城里工作,还当了大官。街坊们都翘起大拇指夸,这孩子不但混的有出息,还孝顺着呢。小孙听说了老孙的状况,立马抽空开车把老孙拉到了城里中医院,办理住院手续。小孙对老孙说,如今生活条件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关于蜻蜓的故事,我总会想起林黛玉的葬花吟的开场白——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就此以诗句作为题目,或是扣准了蜻蜓的一生。16岁的她身高已长成,162cm,纤手细腰,水灵娇嫩,乌黑的长发顺直自然。站立众多颜色各异的女人群中是那样天纯。只有她的美才给她些许自信,父母是这座城市的拾荒者,没有上高的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前些年,我所在的小镇常常组织元旦长跑活动,镇直各单位组队参加,有的单位穿着统一的运动服,有的单位穿着统一的冲锋衣。单位底子厚薄,只要看穿着就一目了然了。记得在首届长跑时,镇小代表队没有统一服装,看起来花里胡哨,好多人在那儿小声嘀咕“下次我们也要统一服装!”于是,第二届长跑前一个月,活泼开朗的谈老师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夜。如凉水一般,令人有些发冷外边的世界,像是包裹在黑色的城墙里,没有一丝光亮,唯有几丝凉风时不时的经过,才与人一些安慰。此时的D镇也显得格外的宁静,昏暗的街灯在此刻格外的亮眼,黄色的眸子引导着车辆前行着,开向黑暗的更深处。灯光下依稀可见有什么东西在那里移动,此时当是深夜里潜行的动物的天下,趁着黑夜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孩子的哭闹这些天弄得秀秀精神恍惚。这个宝贝儿整哭,是不舒服?还是呼唤她爸爸归来?医院是去过了,大夫检查了一遍身体,说无大碍。“孩子可能是吃不饱,不行就让她吃奶粉吧!”大夫交待。可秀秀舍不得啊!毕竟两个多月的孩子就给她断奶,初为人母的秀秀下不了这个狠心。“这孩子不吃奶粉,母乳不足怎么办呢?”秀秀翻来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冬日的一场早雪过后天气回升到10度左右,午后的阳光暖和怡人,几位中老年人蹲在村路边的墙角,懒懒地晒着太阳,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将近70岁的董老上穿深蓝色的破中山服,吸烟烧的窟窿露出儿子多年前曾穿的绿毛衣,下身穿一条十多年前的直通黑裤子,脚蹬一双已露脚指头的黄军用鞋,浑身沾满泥土和油渍,迈着自信的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亚诺上校回想起它诞生的情景的情景.他作为第一个超时空类人机器人出现在人类面前.他浑身插满管子,躺在一个装满黄色液体的大容器里.”好啊,陈博士,我们终于研制出609号了.”’’主席先生,我们马上可以投入生产到时候超时空智能机器人就会进入人们生产生活的每个领域,您可是人类的大功臣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陶伟这些日子特烦。“都是那丁市长办的好事”。陶伟走下飞机,不由自主的嘟哝。实际上,说那个丁市长就是陶伟的妈妈。可陶伟在家里也这么称谓。他们家就这般文化氛围。譬如丁市长叫陶伟的爸爸,很少叫老公。总是“陶局长”怎么怎么,老公的称呼是跟着官衔走的。原来陶伟的爸爸在县里当书记,丁市长自然也是“陶书记”怎么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味美好(2)我写到“瘾”字的时候,与回味美好(1)是不是有点离题了?别人认为,我无法想象和推断,但我学什么做什么容易着迷,也可以说成易成瘾、好变痴、会走火入魔等,这一点我对自己十分清楚,情感上也是一样。我与政委小女儿的那段花痴经历,在很短的时间里,如干柴烈火,迅速熊熊燃烧。“小白猫”。我喊着。这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闺女第一次学会用筷子吃饭,妈妈就告诉她,手的位置一定要往下放。那种突然变得严肃的表情,让闺女一脸茫然。妈妈可是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人,最温柔的妈妈。闺女稍微大点了,妈妈干脆在筷子上做了一个记号。闺女的手要是高了,妈妈就会大发雷霆,与平时的表现,判若两人。闺女很想知道为什么?爸爸说,我和你妈妈是我在南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早饭后,妈妈下楼送儿子上学。刚到楼道口,一股寒流袭来,只见一片洁白的世界。昨晚下了一场大雪,儿子对妈妈说,停放的汽车变成奶油面包了。妈妈这是第一次步行送儿子上学。不仅仅是雪天不能骑车,还有一个原因,妈妈暂时还不能告诉儿子。有人摔倒了,也有自行车电动车躺在地上,一辆汽车,拐弯时候,前轮一直打滑,撞到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江君在林业人事制度改革时,选择了“买断”下岗。之后,在县城跑环城,生意一直很好。没想到五年后,客运公司推行“环城的士”,他的面的生意开始不够景气,好在儿女都参加了工作,没有了过重的经济压力。天命之年的江君根据自己的人生经验,觉得回原系统上班比搞个体要好一些了,老同事告诉他乡镇林业站岗位有空缺,而且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0年前,有一群住在县城的30多岁的女人,她们星期一到星期五的早上去小镇,下班后又回去。夏天的一个早上,一车女人讲着自认为有趣的事情。文化站副站长朱说“夫妻约定把睡觉叫上课。一日老婆发短信给老公‘今晚上课!’老公答‘今晚有应酬,改自习!’老婆不悦。第二天老公对老婆说‘今晚上课。’老婆答道‘昨晚已请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和玲可以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玲比我大一岁,大大眼睛特别好看。我们一起在同一个村里上小学,管理区上初中,镇里上高中。玲的家就在我家前面,我想见她了,就在她家后墙上连踹三脚,她会如一只小鸟,叽叽喳喳来到我身边,大大的眼睛看着我。那年,玲跟着吃国库粮的父亲,农转非去了远方的城市。我考上了大学,去另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