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爱情小说>清晰而有神,深情而隽永

清晰而有神,深情而隽永

发布时间:2017-05-22 17:52 投稿者: 星依
我们相遇在咖啡厅的街角。那时正下着大雨,我往咖啡厅冲去,咖啡色的帽子和白色的裙子都被打湿。看着纷纷扬扬的大雨,我不禁浮想联翩:想像着自己撑着伞,在雨中嬉戏,与雨中的那个他追逐打闹。笑声、喊声、踏水声,一并消融在雨中。不知不觉中,一个温柔又充满磁性声音在耳边回响:这位小姐,不知我是否有这样的荣幸为你打......

   我们相遇在咖啡厅的街角。那时正下着大雨,我往咖啡厅冲去,咖啡色的帽子和白色的裙子都被打湿。看着纷纷扬扬的大雨,我不禁浮想联翩:想像着自己撑着伞,在雨中嬉戏,与雨中的那个他追逐打闹。

   笑声、喊声、踏水声,一并消融在雨中。不知不觉中,一个温柔又充满磁性声音在耳边回响:这位小姐,不知我是否有这样的荣幸为你打伞?

  我转过脸,看见与我视线平行的高度,是你的腰部,这不得不让我抬起头,看着身高2米的你。一抬头,一仰望,便终身难忘。你的发浓密而乌黑,你的眉毛,也如发般浓密而粗长,就像水墨大师在你眼睛上方涂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你的眼睛,清晰而有神,深情而隽永。你瓜子般的脸型,白皙的皮肤,使你显得英俊而清秀。

  看着你,我的心砰砰直跳,一片红云飞上脸颊,我不停地点头,你那把超大的雨伞,高高的在我头上,为我遮风挡雨。你说你喜欢撑着伞在雨中行走,感受大自然的这份难得的恩赐,我说我也是。

   于是,我们不管这场雨有多大,风有多急,我喜欢你那把又高又大的黑色雨伞,更喜欢你无比高大洋溢着安全气场的身材。

  从此,每逢有雨,我在这里避雨的时候,你便会不约而同的出现在咖啡厅的屋檐下。同样是高大的你,同样是那把雨伞,只是,渐渐的,我被你温文尔雅的谈吐吸引,被你细致周到的关怀打动,被你广博深厚的学识折服。

  只是,走着走着,我们的手牵到了一起;撑着撑着,你为我撑起了半边天;看着看着,我们的内心燃烧起激情的火焰。

  那天,我参加一场电视知识比赛,比赛输了,心情难免有些低落。突然,一个浪漫的音乐响起,我蓦然回头,远处一个熟悉而高大的身影正向我走来。依然是浓密的头发和眉毛,依然深情款款的眼神,依然是英俊清秀的脸庞,只是手上拿着一束鲜艳欲滴的玫瑰花,一身上西装革履的打扮。

  你慢慢的向我走来,嘴角微微上扬,藏着神秘的笑意;眼神深情而认真,仿佛有一团火在眼里燃烧。

  我们相遇在咖啡厅的街角。那时正下着大雨,我往咖啡厅冲去,咖啡色的帽子和白色的裙子都被打湿。看着纷纷扬扬的大雨,我不禁浮想联翩:想像着自己撑着伞,在雨中嬉戏,与雨中的那个他追逐打闹。

  笑声、喊声、踏水声,一并消融在雨中。不知不觉中,一个温柔又充满磁性声音在耳边回响:这位小姐,不知我是否有这样的荣幸为你打伞?

  我转过脸,看见与我视线平行的高度,是你的腰部,这不得不让我抬起头,看着身高2米的你。一抬头,一仰望,便终身难忘。你的发浓密而乌黑,你的眉毛,也如发般浓密而粗长,就像水墨大师在你眼睛上方涂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你的眼睛,清晰而有神,深情而隽永。你瓜子般的脸型,白皙的皮肤,使你显得英俊而清秀。

  看着你,我的心砰砰直跳,一片红云飞上脸颊,我不停地点头,你那把超大的雨伞,高高的在我头上,为我遮风挡雨。你说你喜欢撑着伞在雨中行走,感受大自然的这份难得的恩赐,我说我也是。

  于是,我们不管这场雨有多大,风有多急,我喜欢你那把又高又大的黑色雨伞,更喜欢你无比高大洋溢着安全气场的身材。

  从此,每逢有雨,我在这里避雨的时候,你便会不约而同的出现在咖啡厅的屋檐下。同样是高大的你,同样是那把雨伞,只是,渐渐的,我被你温文尔雅的谈吐吸引,被你细致周到的关怀打动,被你广博深厚的学识折服。

  只是,走着走着,我们的手牵到了一起;撑着撑着,你为我撑起了半边天;看着看着,我们的内心燃烧起激情的火焰。

12下一页

上一篇: 自负的老麻雀   下一篇: 何笙未了迷风草
1、“清晰而有神,深情而隽永”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清晰而有神,深情而隽永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31/,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爱情小说
草长莺飞,岁月更迭。漫漫人生旅途,无酒不成宴,无友难成行。没有人是个体孤独成长的。或师或友,或亲人,会成为你人生航程的灯塔和那夜空中的北斗星~照你前行,无畏无惧……风一样的年龄,落叶的泛黄季节,帝都的威严和繁华。象牙塔里的缱绻旖旎,朝圣般的虔诚,伴着些许的迷惘和孤寂,满着自己的人生和求索。……君,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赵县南庄有个张爷庙,关于这还有个遥远的传闻。相传在很多年前距离赵县县城不远有个名叫张家郭的村庄,后来这个村子遭遇大水被淹没,不复存在了,目前只剩下了三个郭(郑家郭、许家锅、王家郭)。当时村里有个姓张的长工,不会干别的,就会为别人家浇地。他浇地省时又省力,每次上头来巡视,水流刚好漫过田垄。衡水有家地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丈夫已经出去开会两个多小时了,薛清秋有点等的着急了,毕竟后面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他们去办,去城里新房子那给那些花们浇浇水,不然那些花就得枯掉,还要去物色冰箱,给孩子报辅导班……如果说,还有什么能够让心如止水的她感到无聊和心烦,大概也就此刻了吧?!相夫教子,享受天伦之乐,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闲来无事总爱和大学舍友唠嗑,无论何时,老家一词都屡见不鲜,我是一个地道的四川人,在18岁高考结束那年来到了广东,从此四川的家便成了我的老家。最爱和舍友一起谈论自己老家的风景,人文,自然还少不了吃的,依山傍水的古朴小镇,河滩上一圈圈的麻将桌,还有就是大家最感兴趣的麻辣烫。舍友们对我神秘的老家都十分向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些人就是这样,冷漠又多情,简单又复杂。深情的时候可以颠覆性命;冷漠的时候可以视而不见;复杂的时候可以竭尽全力地殚精竭虑;简单的时候可以无所事事地放任自流……当然,这些特殊的情感有可能因人而异,也有可能因人而量,更有可能随性而为。所以,大概每件事情都是这样的,有时无比复杂永远没有办法理清关系,有时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苏晴身材高挑,脸蛋俊俏,气质高雅,一双水汪汪的媚眼顾盼多姿。她穿的是一件吊带丝绸的睡衣,一头秀发直泻而下,酥肩尽露,魔鬼的身材被睡衣朦胧地遮盖着。一副粉红色镶有蕾丝的胸罩遮在胸前,胸罩比较窄,包裹不住她那对饱满的峰峦。若隐若现,呼之欲出,吹弹即破。柳腰纤细柔软,小腹美妙平滑,浑圆、挺翘的臀部被一条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据说,首都委派到甘玛法城公干的人,都会得到城主伊迪斯的热情招待。当然这招待没有特别之处,就只是热情。只不过这热情似乎太招人了,以至于每次被委派公干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在这座城里留下,而忘记返回。首都的人几度都以为那些人都是被扣押在此的。再派人来监察时,却没料到,那些监察的人也留下了,只不过他们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云门镇,现今重庆市合川区云门街道办事处。云门镇旁有一座山叫做云门山,山中苍松翠柏,云雾缭绕,宛若天界仙境。传说中,云门山就是亡灵通向天界的登天之山,而云门山山顶上的天界寺便是得道高僧们为超度亡魂升入天界的地方,这里初一十五香火鼎盛,烧香祈福、保平安者络绎不绝,时至今日。云门镇地势由高至低,以一条长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序千好再好比不过你眼里的一抹欣赏千坏再坏比不过你嘴角的一声叹息可我为什么要这样啊我是一个商人这也是我的身体为什么却被你控制着(一)伊芙琳·约瑟夫意识到,事情似乎变得有些奇怪,而这一点,是从基兰·劳伦斯拜访了自己家族之后才发生的。因为基兰·劳伦斯居然开始反常地亲近自己!伊芙琳·约瑟夫一开始就知道基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序在人海的世界上,眼泪如雪,寂夜深长齐驭邈敢对天发誓,他这辈子就没见过像顾熙仪这样不解风情的女人!当然,他所说的“不解风情”,不是指男性与女性之间的那一方面,而是指和她生活在一起时,那种很不愉快的生活体验。之前,他的前女友柯诒姿请他帮忙,照看这个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的奇怪女人,却没告诉他,她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奔爱(二)匆匆一边是爹娘的忙前忙后,一边是张伟业频繁的殷勤,王因不敢违背分毫。她心想着她若是不答应,必定会惹得闲人嚼舌根“哟,这姑娘心比天高啊,这么好的日子放着不过,瞎折腾个啥劲”,人言可畏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她心想着他的老母亲肯定会哀声叹到“你不能由着你的性子来啊,我跟你父亲都这么大岁数了,你要考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奔爱(一)浮沉1912年的中国,国门已打开大半个世纪,社会上到处存在着新与旧的斗争。有形的、无形的。你可以看到街上随处可见的身穿旗袍的婀娜女子,她们把衩开得高高的,走起路来一摇一摇,配合着细高跟,发出颇具节奏的声响。她们模仿着,用烧红的钳子把头发“折腾”成面条状,唯恐不像洋人;但同时,这时的中国在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唐金波要北狐公司在樱桃园设一个办事处,最主要的原因是想弄清黄樱为什么突然对他冷淡下来。这半年多来,她一直没同他联系,直到前几天才跟他打了个电话,言语中感到很忧郁,他不听小珊的阻挠一意孤行,就是想和黄樱重叙前缘,搞得小珊心里酸溜溜的。因为唐金波依然相信斯樱樱会回心转意,对此小珊虽说吃醋,但看他痴情的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东江桃花县。东江能源开发的樱桃山庄一期别墅依河而建,成了樱桃河畔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也成了东江名符其实的后花园;顺河而上的樱桃河电站也正在紧锣密鼓的修建,设计的排水瀑布和冲砂瀑布景观将和樱桃河漂流、娘娘溪探幽连成一片;铁树岭金矿也通过了国家初探立项,现在正大张旗鼓的施建开采巷道,矿山冶炼厂房和矿山公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堵嘴某镇有一所中心小学,由于师资力量雄厚,把村小的学生都吸引过来,成了生源充足的学校。别校的老师都削尖了脑袋挤进来,那校长的位置可谓是天鹅肉,谁都想不择手段坐上来。现任的万校长,虽说是学历不高,能力平庸,外交手腕可堪称一绝。上任两年了,仍然是一个气管炎(妻管严),看老婆脸色行事,任人摆布的人,自然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号的早晨,我兴奋地来到了换药室拆缷鼻腔里的海棉条。主刀医师告诉我,棉条是压缩海棉做成的,起支撑鼻腔的作用,抽取时有不适感,但不要紧张。护工阿姨见我一个人来到换药室,又没带面纸,立即到我的病房取来纸巾给我擦泪。主刀医师的技术娴熟,转瞬间他已解开了绳扣并迅速往外拉扯。此时我顿感鼻部奇异,泪珠滚滚。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整个等待区静寂,只有时钟的嘀达声。随着两辆推车的进入,医生护士又井然有序地忙开了。九时五十分,终于有人来推我了,通过一排走廊拐了个弯,来到了手术室前,主治医师笑容满面地站在门前等着我。我被推进了手术室。不一会儿,连续进来了好几个人。护士在旁准备着器械,麻醉师站在脚底帮我捋上裤管。主治医师与我攀谈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7号病床迎来了一对老年夫妇。老奶奶种着六亩地,还养着鸡。来医院时,鸡还被关着。育有一女,已婚嫁。老两口在家相依为命。老头子被鼻饲管插着,走着急匆匆的小碎步,目光炯炯,抬腿投足多有不便,在床上翻身都需老伴相助。原来他是一位“帕金森”患者,四十多岁就患病,老伴陪侍至今已然白发。这次住院是因为嘴馋,趁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青春易逝发稀少,岁月蹉跎,心力两相娇。家庭担重倍煎熬,上有二老下有小。西医诊过中医瞧,中医治根治表欠疗效。西医妙用手术刀,但愿来日无烦恼。2014年11月,天气晴好。时值立冬。苏北医院210病区处于二号楼的顶层。我住第16号病床。在床的两边设有可拉动的隔帘,15号与17号两张床分列两旁。这室住着三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不是鸡在梧桐山下住着一些猎户,他们靠上山打猎物生存,过得其乐融融,妻贤子孝,这天阳光明媚,神清气爽,张檬……娘子,我去上山打猎去了,你和娃在家等着,嗯,好的,张檬娘子回答,夫君早点回来,注意安全,我和娃等你回来吃晚饭,嗯,好的,张檬答,只见张檬背背弓箭,脚步如风上山去了,说也怪,在烈日下晒了半天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马仙(2)上篇我们写到出马仙的堂口24职位介绍,其实出马仙只是地方仙,她的堂口差不多都是地仙,掌堂大教主,也就是出马弟子身边的那位仙家,所有的仙家都要听他指挥,包括出马弟子,而出马弟子什么都不用做,不用管,也就是地仙借她身体给人看病,一般都是帮全窍,有人老看病,出马弟子焚香请仙家上身查事,(而出道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出道仙和出马仙(第一章,出马仙)近年来出马仙和出道仙的堂口越来越多了,而且大都是都是年轻人,那么我就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出马仙,出马仙是附体.有灵体附体,被附体的人会大病一场,人瘦如骨,经常发火,精神失常,那是被灵体,或地仙捆窍,同时眼前,耳听都会出现幻觉,甚至喜弄哀乐都由他们控制,所以看似精神病患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他附身在她唇边落下一个吻,开启了他们的第一次试恋。他和她都不相信初恋会成为永恒,所以他找到了她,那一年十八岁,他们假装相爱。他父母离异,儿时残酷的记忆令他感到窒息。因为他父亲是个赌徒,成天和那些狐朋狗友赌钱。那浓重的香烟味道,那暗沉沉的黄色灯光,还有那些人粗俗的嘴脸,都令他厌恶。于是,他父母选择了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记不清是哪一天,一只美丽的蝴蝶突然飞到了我的窗口。“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QQ?”我问道。“朋友帮我胡乱加的。”从此,这只美丽的蝴蝶便停在了我的窗前,飞进了我的心里。一个好听的昵称,一头披肩的秀发,一副苗条的身材,一张白净的面孔。花容月貌,让人疑是仙女下凡。我点一下鼠标,把对面的她拍了下来,然后将这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一个女设计师来店里吃饭。“太好吃了,很久没有吃过这样美味的食物了。”当她离开时,老板看见遗落在桌子上的设计图,于是叫住了她。女设计师很感谢老板,“这张设计图对我来说很重要,但也许再也用不到了。”第二天,女设计师又来了店里,很宝贝的将上次失而复得的设计图放好,并叫了份和上次一样的食物。老板端着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星依 投稿者

最近文章
清晰而有神,深情而隽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