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戏说人生>没有你,我的天空不蓝

没有你,我的天空不蓝

发布时间:2017-05-11 09:12 投稿者: 弄清舞
那一年,你闯进我的世界。那么,对于固执的我来说,你便是我生命里的唯一。由你开始,那么也必须由你来结束。一九月初的江城像一个大火炉一般燥热。江城大学门口,新生开学的景象再一次上演。我拖着行李箱站在一棵香樟树下,然后掏出手机给王晓威发短信,我在学校门口,你来接我吧!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王晓威时的场景。那个时......

  那一年,你闯进我的世界。那么,对于固执的我来说,你便是我生命里的唯一。由你开始,那么也必须由你来结束。

  一

  九月初的江城像一个大火炉一般燥热。江城大学门口,新生开学的景象再一次上演。我拖着行李箱站在一棵香樟树下,然后掏出手机给王晓威发短信,我在学校门口,你来接我吧!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王晓威时的场景。那个时候我还在上高二,而王晓威作为代课老师出现在我们教室,出现在我的视线里。那一刻我呆住了,我们全班的女生都呆住了。

  他穿着白色的衬衣,浅蓝色的牛仔裤,黑色的碎发干净利落。而让我们不能转过目光,不能呼吸的是他那张好看的脸,干净秀气。

  就在那一刻,我听见自己心动的声音。

  大家好!我是你们新来的数学代课老师,希望接下来两个星期里,我们能够相处愉快。讲台上的他神态自若,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我听见教室里一片尖叫声与掌声。

  我本来是低着头看小说的,但此刻我的心却再也静不下来。

  好帅啊!我的同桌兼好友周林林双手撑着下巴看着站在讲台上的人。

  周围的女生也纷纷开口,老师叫什么呀?QQ多少呀?自我介绍一下呀?

  王晓威的笑容很温暖,就像冬天的阳光,他拿起一根粉笔,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他的名字,王晓威。他的字迹和他的人一样干净秀气。

  随后他又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QQ和手机号码。

  老师,你好年轻啊?一个女生有些花痴的意味。

  王晓威笑了笑,其实我比你们也大不了几岁,我也还是个大二的学生。

  哇,真的呀?老师你在哪个大学啊?又有一个女生大声问。

  江城大学,王晓威的笑容那样耀眼,你们也要好好努力,将来一定可以考上更好的学校。

  就在那一刻,我告诉自己,将来我一定要考上江城大学。

  海蓝,一个熟到心里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那一声就足以将我的眼泪逼出眼眶。两年了,我有多么想念这个声音啊!每晚我都会梦到他叫我,海蓝,海蓝。可是,当我醒来之后,眼前是一片巨大的黑洞,而我的眼角已经湿润。

  我转身,他已经在我面前了。

  两年了,他还是那样耀眼,白色的衬衣,米黄色的棉布裤子。黑色的头发在刺眼的阳光下闪烁着光芒,干净秀气的脸颊上多了一丝沉稳与内敛。

  我静静看着眼前这个无数次出现在我梦中的男子,此刻他就站在我面前,真实得让我不敢去触摸。因为我怕他像泡沫一样,一触即碎。

  海蓝,王晓威笑着喊我的名字,发什么呆呢?这里太热了,我带你去找你们宿舍。

  好。此刻我内心的激动与紧张已经让我不知道说什么了。

  我低着头走在他右侧,时不时抬起头偷看他那张我想念至死的脸。

  二

  还好有王晓威的帮忙,所以我的入学手续很快就办好了。当王晓威带我出去吃饭时,天已经黑下来了。

  夜色下的江城大学很静谧,淡淡的香樟树香弥漫在整个校园。我闭着眼睛感受这种前所未有的幸福感,终于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漫步了。

  傻笑什么呢?王晓威突然问。

  我睁开眼,他正看着我好奇的笑,他的眼睛好亮,就像黑夜里的星星。

  你想知道吗?我与王晓威面对面站着,他比我高,我只能仰视他。

  王晓威笑而不答的看着我。

  我踮起脚尖,轻轻吻上他薄凉的唇,我喜欢你,从我高二第一次见到你开始。

  王晓威有片刻失神,很快又恢复他一贯的淡定,海蓝,别闹了。

  就这么一句简单了结的话,活生生的将我的眼泪再次逼出来,我没闹,我喜欢你,我就喜欢你,我这辈子就喜欢你一个。

  周围来往的人都好奇的看着我们,打量着我们,猜测我们之间发生什么事了。

  王晓威显得有些无奈,他轻轻擦拭着我的眼泪,海蓝,你以后会遇到比我更优秀更适合你的人那个人,那个时候你就会觉得现在的自己只是一时冲动。

  不会有那个人的,因为我心里满满的都是你,除了你我谁都不要。我紧紧抱住王晓威,这个我喜欢了两年的人。

  海蓝,别这样。王晓威试图推开我。

  不要,不要。我的眼泪刷刷往下落,我怕我一松手,那么我就会永远失去他。

  你们干什么?黑暗中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

  顾雅,王晓威喊道,然后又对我说,海蓝,别这样。他突然用尽力气推开我。

  刚离开他的怀抱,我的脸突然被那个叫顾雅的狠狠扇了一巴掌。顿时我只听见耳朵里尖锐的耳鸣声传来。

  你干什么?王晓威朝着穿着黑色吊带裙的顾雅吼道。

  我晃了晃脑袋,企图赶走那刺耳的声音。

  我干什么?是你们在干什么才对?顾雅气得大叫起来。她仇恨的眼神朝我射过来。

  你没事吧?王晓威紧张的问。

  我摇了摇头,没事。

  而王晓威对我的关心彻底刺激了一旁原本愤怒的顾雅。

  王晓威,到底谁是你女朋友啊?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顾雅扯过王晓威的胳膊问。

  她是他女朋友,听到这句话我的心像被撕裂一般的疼痛,他之前不是没女朋友吗?什么时候突然交了女朋友啊?

  周围的人看好戏般都围了过来,里里外外差不多有三层。

  雅雅,别闹了。我只把她当妹妹。王晓威双手搭在顾雅肩膀上,那样自然,那样亲密。

  顾雅听后,脸上的怒气也逐渐散去,她像只骄傲的孔雀一样走到我面前,你最好别打晓威的主意,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我只是看着略显悲伤的王晓威,他静静看着我,可是,为什么我突然感觉他离我那么远呢?就像挂在天上的星星一样,我看得到,却摸不着。

  最后,我只能看着那个叫顾雅的以一种胜利的姿态拉着王晓威离开了。王晓威没有回头,他走得那么决然,那么不顾一切。

  而原地的我,在周围人的嘲笑与议论中不顾形象的大哭起来。

  三

  回到宿舍,我便将自己埋进了被窝。

  我努力了两年,等待了两年。终于,我考进了你所在的学校。终于,我见到了你。终于,我以为可以和你在一起

  了。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你要有女朋友?为什么你不肯等等我?

  眼泪肆无忌惮的流下来,棉被一点一点被打湿。

  高二的我最讨厌数学,所以几乎与数学有关的一切东西我都不关心,除了王晓威。

  王晓威成了我们的数学代课老师之后,班里女生对数学的热情徒然增长。但是我依然不喜欢数学,但是上课时,我听讲却是全神贯注。我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讲台上的人。不过只有周林林和我自己清楚,我其实什么都没听进去,因为我所有的注意力都是讲台上穿着白衬衣的王晓威。

  没多久,王晓威就和我们打成一片。每天除上课的时间外,我们总是喜欢去找他聊天。他向我们讲诉大学生活的各种趣事,并鼓励我们一定要好好学习,然后考上一个好的大学。

  当我告诉他,我要做他的学妹后,他笑了。我想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他的那个笑容,那么温柔,好像全世界都瞬间柔软下来一般。

  他说,好,到时候,你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就为他这一句话,我开始好好学习数学,虽然高考时我的数学也只有80多分,但作为美术生的我还是考进了江城大学。

  江城大学很大,所以之后一个月里我都没有再见到王晓威。

  大学生活有太多的空闲时间,无聊至极。而我又因为王晓威有女朋友这件事而郁郁寡欢。所以当我大学认识的第一个朋友莫朵朵叫我去唱歌时,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当我跟着莫朵朵走进KTV包厢后看见那张有些熟悉的脸时,我有些愣住了。王晓威坐在角落里微闭着眼,顾雅坐在他旁边,看见我进来时,她示威一般软绵绵的靠在王晓威的肩头。

  我抑制心头的疼痛,转过脸拉着莫朵朵坐在另一边。

  刚坐下,一个穿着黑色衬衣染着一头黄头发的男生走到我旁边坐下,他左耳上的钻石耳钉在微暗的包厢里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你是夏海蓝。他肯定道,然后笑了笑,我是音乐系的程默歌。

  我转过脸看着他,笑了笑,我什么时候这么出名了?他的眼睛很漂亮,黑色的瞳仁像玛瑙一样漂亮。

  他抿着嘴笑了笑,大一美术系有一个美女叫夏海蓝,恐怕江大没人不知道吧?

  我笑了笑,转过脸,瞟了一眼坐我对面的王晓威,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到他也在看着我。不过,我清楚的看到了他旁边顾雅那种仇视我的眼神,恨不得喝我的血吃我的肉。

  夏海蓝,程默歌突然拿起麦克风喊我的名字,顿时整个包厢里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齐聚在我的身上。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他笑了笑,然后认真道,做我女朋友吧!

  他刚说完,周围的人顿时都开始起哄。

  我看了看对面的王晓威,他也只是笑着看着我们。

  我突然很想笑,其实一直以来对于王晓威都是我一个人的单恋不是吗?他没有说过喜欢我,所以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怪他,去恨他呢?

  莫朵朵拉了拉我的手臂,用眼神示意我所有人都在等我的回答。

  我看了看程默歌,然后站了起来,指了指王晓威,对程默歌说,如果你拼酒赢了他,我就做你女朋友。

  所有人都愣住了。

  好。程默歌看了看我,然后走向王晓威,哥们,为了我的幸福,你就牺牲下陪我喝吧!

  我直直的看向王晓威,他的眼睛里好像有些心疼的神色。

  四

  包厢里没人唱歌了,所有的人都围向了程默歌和王晓威。

  我站在两人中间,看着他们将一瓶一瓶的啤酒往肚子里灌。不知过了多久,地上已经到处是酒瓶子了,屋子里弥漫着厚厚的酒气,让人仿佛置身于一个酒窖之中。

  周围的人开始有些担心了,劝我让他们别比了,怕这样下去他们俩会酒精中毒。可是,此刻的我却无动于衷。因为,我想知道,在王晓威心底到底有没有我。

  夏海蓝,你到底想怎样?顾雅终于忍无可忍了,对我大吼道。

  我看着她那张美丽的面孔,笑了笑,我能干什么?我推开她,转身离开包厢。

  是的,我不想再呆下去了。因为我看着王晓威满脸通红的样子,心里难受。

  第二天,莫朵朵告诉我,王晓威赢了,但是胃出血进医院了。

  真不知道他那么拼命干嘛?莫朵朵不解的自言自语。

  可是,我的心好痛,痛到不能呼吸,我不顾下午还有课,问莫朵朵要了医院地址,直接奔去找王晓威。

  当我站在病房门口看见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王晓威时,我的眼泪再也无法抑制的流了下来。王晓威看到了门口的我,海蓝,你怎么来了?没课吗?

  明明从门口到病床的距离只有几米,可是我却感觉走了好久,每一步都有千斤重。

  我站在病床边流着眼泪看着王晓威,对不起。此刻除了这三个字外,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王晓威抿着苍白的嘴唇笑了笑,然后拉着我的手示意我坐下,傻丫头,哭什么呀?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那个下午,我们俩就那样静静的呆着,他没有说话,我也没有。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入屋子里,洒落在我们身上。那种美好舒适的感觉,让我如置身于梦幻之中。

  如果可以一辈子这样下去那该多好。只是,没有如果。

  当顾雅走进病房看见我时,她二话没说直接给了我一巴掌。

  顾雅,你干什么?王晓威说着从病床上起来,将我搂在怀里。

  我靠在王晓威怀里,第一次我们的距离这么近,近到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心跳。脸上虽然很疼,但是我心里却是很高兴。因为王晓威还是在意我的。

  你喜欢上了她是吗?顾雅恨恨的看着我问王晓威。

  此刻我心里却是那么紧张,因为我很期待他的答案,但是我又很害怕他的答案。

  很久,顾雅转身摔门而出,王晓威都没有说出他心里的答案。

  王晓威松开怀中的我,满脸愧疚,对不起,海蓝。他伸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痛吗?

  我摇了摇头,笑了笑,你躺下休息吧!

  五

  那件事之后,王晓威与顾雅分手了。

  而我和王晓威的关系似乎恢复到了高二他当我们代课老师那个阶段。我们就像好朋友一般,一起吃饭逛街。只是我们都对爱情那两个字避而不谈。

  能够以朋友的身份天天和我喜欢的人在一起,对于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我不敢太贪心,因为我怕最后这一点点满足都会被夺走。

  当程默歌来找我时,我心里是愧疚的。但是程默歌只是笑了笑,没关系,虽然那次输了,但还是不能阻挡我对你的喜欢,我还是要继续追求你。

  我想如果没有王晓威,我一定会喜欢上程默歌的。

  江城大学校园里有大片的香樟树。我喜欢漫步在香樟树下,感受着香樟树淡淡的清香。高中时,我们学校也有一片香樟树。我记得我曾说话,如果我喜欢一个人,那么我一定要在香樟树下向他告白。因为我觉得那个画面一定很美,就像漫画故事里的情节。

  还记得开学第一天晚上,在香樟树香味弥漫的夜晚,我对王晓威说“我喜欢你”时的情景。只是,那个晚上一点都不美好,有的只是我一个人的心痛与难过。

  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心里酸酸的。喜欢一个人,真的是五味杂陈啊!

  我以为时间会改变一切。只要我肯耐心等待,总有一天王晓威会发现我的好,会喜欢上我。可是,我似乎错了。

  当我站在王晓威宿舍楼下不远处看见王晓威与顾雅抱在一起时,我知道我输了。是的,我早就应该明白,我和他之间没有任何希望不是吗?为什么我要一个人在那傻傻等待一场虚无缥缈的爱情呢?

  当我眼泪婆娑的站在程默歌面前时,他呆住了。

  怎么啦,海蓝?程默歌紧张的问。

  我突然觉得好累,我伸手抱住程默歌,靠在他的胸膛上哭泣,眼泪将他黑色的衬衣打湿。

  他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任由我在他怀中哭泣。我知道他是懂我的,此刻任何语言的安慰都不如让我一个人静静哭泣,将所有的委屈与不开心都化作眼泪流出体外。

  我没有再去找王晓威,对于他的电话和短信我都置之不理。

  而我和程默歌在一起的时间也多了起来,他陪我吃饭,陪我逛街。他的温柔体贴让我周围的人都觉得他是我男朋友。我没有去解释,他也听之任之。

  当我再次在偌大的江城大学偶遇王晓威时,我的心还是很疼。但我还是很镇定的朝他笑了笑,好久不见。

  王晓威愣了下,看了看站在我旁边的程默歌,然后不自然的笑了笑,好久不见。说完便与我擦肩而过。

  而他眼里那抹疼痛与哀伤却深深刺痛了我。为什么呢?

  可是我从没想过,那居然会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王晓威。

  六

  当程默歌告诉我王晓威乘坐去丽城实习的那辆动车出了事故那刻,我的世界瞬间天旋地转。我想哭,却流不出眼泪。

  我紧紧抓住程默歌的手臂,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你骗我的,对不对?这不是真的,你只是在开玩笑对吗?

  可是,程默歌只是紧紧将我搂在怀里,任由我哭泣。

  

  那之后,我变得沉默了,脸上再也没有以前的那种笑容。

  程默歌却一直默默陪伴在我身边,而这一陪,就是整整四年。四年里,没有人在我耳边提起过王晓威,也没人敢提。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我心中不能触摸的伤口。

  毕业了,我准备去上海了。程默歌原本准备陪我一起去上海,但是被我拒绝了。最后,他决定出国留学。

  分别总是那么伤感。站在江城的机场大厅里,看着眼前这个陪伴了我四年的男孩子,突然要离开我了。心里却是那么不舍,眼泪还是忍不住掉落下来。

  现在的程默歌显得成熟了很多,他伸手轻轻抹掉我眼角的泪痕,然后将我搂在怀里,海蓝,好好照顾自己。有些事应该放下了,就放下吧!晓威在天上也希望你能幸福。

  当那个记忆中熟悉的名字从程默歌嘴里吐出时,我感觉自己的心再次被撕裂开来。眼泪如决堤般喷涌而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广播里响起柔和的女声:请前往英国的旅客到二号入口处进行安检。

  我才缓缓从程默歌怀中退出来,他原本干净整齐的白衬衣已经被我的眼泪鼻涕弄得皱巴巴的了,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他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从包里掏出一个纸盒子递给我,这是顾雅让我转交给你的。我愣愣的看着手上这个有些泛黄的白色纸盒子,手有些轻微颤抖。

  程默歌走了,我坐在回家的出租车上缓缓打开这个盒子,当我看到那封有王晓威字迹的蓝色信封时,我的眼泪再次喷涌而出。

  我小心翼翼的拆开信封,王晓威干净整齐的字迹出现在信纸上。

  海蓝,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应该已经在前往丽城的动车上了吧!很想当面和你说声“再见”,可是却一直没这个机会。

  你是一个好女孩,和你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我过得很开心。我伤害了顾雅,所以我不能再伤害你。我希望你幸福,快乐。所以当我看到你和默歌在一起时,我决定将我对你的喜欢深埋在心底。看着你和默歌在一起,我很放心。默歌是个不错的男孩子,你要好好珍惜他。

  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大海,所以当我看到这个水晶球时,我知道你一定会喜欢。所以现在我把它送给你。希望你以后看到它时,偶尔也会想起我。

  眼泪一滴滴跌落在信纸上,信纸上的字迹迅速晕染开来。我将盒子里的一个小盒子拿出来打开,一个水晶球出现在眼前,水晶球里海蓝色的液体在浮动,那样妖娆美丽。

  被眼泪模糊的视线下,我仿佛看到了王晓威那张干净秀气的脸颊,他对着我笑,他对着我喊,海蓝。

  以前的我,那么喜欢蓝色,不管是天蓝色,还是海蓝色。可是,现在的我很怕看到蓝色,因为看到蓝色我就会想到你,就会掉眼泪。

  有时候,我走在上海的街头,看到有穿着白色衬衣,浅蓝色牛仔裤的人,我就会以为是你。我不顾一切的冲过去,紧紧抓住那个人,可是不是你,只是换来那个人的一句“神经病”。

  是的,我太过于想念你,所以成了别人眼中的神经病。我太过于想念你,所以我眼中的天空没有蓝色。

12下一页

上一篇: 爱源自生命!高于生命   下一篇: 不负卿兮又何如
1、“没有你,我的天空不蓝”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没有你,我的天空不蓝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7314/,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戏说人生
傍晚,教学楼的天台上,还是一样的景物。高楼旁的塔吊机还在忙碌地画弧;耀眼的太阳一点点慢慢虚弱,最后沉入远山,白云也变黑了;天空开始死寂沉沉,没有一丝风来过,像个喘不上气的老人。在一个墙角边坐下,身体靠在粗糙的墙壁上,唐突感到莫名的无助。“为了什么?”“到底是为了什么!”焦躁的嘶喊声空空荡漾,没有人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柿子园小学的教学楼本来是一幢新盖的漂亮三层小洋楼,然而不知怎地二年级一班南山墙靠近横梁的地方却留下了一道细细的长长的沟糟,就像雪白的墙壁上趴着一只大大的蜈蚣。一只麻雀发现了,就在这儿安下了家。每天一上课,小麻雀就静静地蹲坐在后门上,静静地看着前面讲课的老师和黑板上那些曲里拐弯小蚯蚓一样的文字,就像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在大街上受冻,衣衫单薄,浑身发抖,脸色苍白。冬日的大街上冷风阵阵,他紧紧衣领,低着头快步走过去,走了一截,又踩着步子挪了回来。空荡荡的客厅里,他拿给她一条毯子。他洗完澡,在浴室狭小的空间里穿起衣服。潮湿的皮肤和浴室里的湿气混在一起,衣服黏在身上,怎么也伸不进去。他开始后悔带个小乞丐回家,自己家里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引子:2011年初春,齐鲁大旱,真可谓:千里莽莽热气扬,平起沟壑尽创伤。望着一块块即将绝产的庄稼,群众的唉叹声不绝于耳。千钧一发的紧急关头,各地政府把抗旱保收作为重中之重的工作,河前镇国土所所长李永林临危受命,难、险、苦、累首当其冲。旱魃出炉这是一片石秀、林美、水甜的山间小镇,因为位居宛如仙境的玉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这是一个悲剧。阳光璀璨的下午3点,学校的篮球场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我穿越层层人肉墙,准备去找我的花痴闺蜜兰兰,她一听到下午有外校帅哥来比赛,便神魂颠倒,不知归处。“兰兰,夏兰兰!!!”我在人群里扯着嗓子跟卖报喊“头条头条啊最新新闻”似的,一路高歌,我人矮,只能这样找了。在人肉堆里面挤了半天,没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发热、畏寒、头晕、鼻塞、乏力……妻子感冒了——凭多次身体体验;凭“感冒大王”的权威;凭“久病成医”的经验积累,我敢保证,我的“诊断”绝对同小区卫生院的医生判断不爽丝毫。好在手头不缺感冒药。像我这个拥有“感冒大王”头衔的人,手头不备用感冒药是不明智的。碰巧,这两天我也在服用“仁和可立克”。“还是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高考结束,白花花的试卷被一些欢呼雀跃的高三毕业学生们撕碎,从教学楼上扔下,像雪似的撒满一地。楼下扫地的阿姨一边抱怨着一边扫着纸片,在学生们的嬉笑欢呼声中,扫走了那些让学生们深恶痛绝的试卷残骸。“小艺,以后你准备上哪个大学呢?”站在高高的楼上,徐默问她。“我要去追寻自己的梦!”唐小艺仰望天空,心里是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眼镜哪去了?”赵立君从小宾馆的洗脸间回到四人间的寝室,发愣地大声叫道。同室的还有钱跃、孙复、李耀,四个人都是“眼镜”。“刚才我还看见你戴着!”钱跃说。“我起床后,什么地方都没去,除了去洗有脸间,好像在洗脸间洗脸时还戴了。”赵立一脸茫然,无可奈何地说。“活见鬼,不如到二楼洗脸间去仔细找找。”孙复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王峰看到侯雪艳的第一眼,他就在想,我得和她搭讪,这是一件必须的事。侯雪艳斯文冷艳,但王峰以为吸引他的绝不是这些,而是,看到侯雪艳他就觉得她是一个同类,就比如在寒冷的南极,一只企鹅终于遇见了另一只企鹅,而不是一只企鹅遇见了一只海豹。广大的人群中,只有他们两个是企鹅,别的都是鱼,虾,螃蟹,或者飞鸟。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骤雨的前提是狂风乍起,随后叶落飘零、各散东西、亲吻大地。夜,雨点抚平地面,绽放出蔷薇般的水涡,世间万物沐浴着天水,如婴儿渴望母乳般无休止缠绵。这本该是浪漫的季节,可乌斑点点的云、半圆有缺的月却是苍白了一切。两片落叶在雨中打旋,随后告别。“我们分手吧,我已经看淡了我们之间的似兄妹情胜于爱情的暧昧关系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如果一个画家要静物写生,建议最好到黎明前的凤婆婆家,那时沉重的棉被一样的夜已褪去,太阳把前兆抛出去了而想拱出山巅的头还似乎挣扎着未出,如孕妇的阵痛出了羊水般。这种时候可以见着沉睡般的静,静得让人异样,甚至静得让人惊心!静静的凤婆婆家其实简单甚而至于简陋,土砖茅房,在90年代的乡村已属鸡立鹤群之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突然在深夜里惊醒,直起身子,大口的呼吸。黑暗中,她的指尖感受到躺在枕边的手枪的冰冷温度,心里的不安一下子被平复了。洛杉矶的冬天,阴雨连绵。大雨下的繁华街头,安静,无人。她在街尾出现,撑一把紫色的伞,着一身红色的长裙,栗色长发随意披在肩上,沾了些许雨渍。而她的身后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朱莉。酒吧老板热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赵总最近有些纠结,心火攻到嗓子,吃了几天的药,说话还是沙哑;想着自己下海6年,公司只做到今天这样的规模,心里着实有些黯然。看看人家招商物流的管理!再看看人家顺风物流,这才几年呀,如今已是名声在外!而现在北京的物流界,知道他赵逸的人却是不多。他不服气,觉得自己还年轻,可以东山再起。赵总38岁,四川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回想过去的日子,总有些令人难忘的事。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从事了很多种类的工作,在这些行业中扮演着截然不同的角色,也体味着各种角色的悲喜人生。我曾经做过建筑工,在建筑工地上那些艰苦的岁月,有苦有累有忧伤也有欢笑,最难忘的莫过于那一阵鼓声了。作为建筑工人,包工头就是我们的上司、我们的老板。清晨我们早起开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夏日的午后,阳光从落地窗户照射进来,铺满整个地面。圆形玻璃茶几上两碟精致的小点心和一杯冒着热气的焦糖拿铁。佘静闭着眼,隔着玻璃享受这难得温柔的温暖。手指来回抚弄着咖啡杯环,像是思考又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听不到店里的欢声笑语和窗外的车水马龙。桌上的琉璃花瓶,一朵玫瑰花静静地吸吐着它的芬芳。“你是……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秋日红枫红似火。道旁那红色的长带子变得愈加鲜红,已是秋日了呢!话说这天下有二绝。其一乃是乱蹄国的乱蹄茶。乱蹄茶香馥郁芬芳,沁人心脾。似茶非茶也是它的一大特点。乱蹄茶十分珍贵稀少,大概物以稀为贵吧!不少人宁愿倾家荡产也要一品这乱蹄茶。只可惜这乱蹄茶可遇不可求,许多人终身只闻其名,却无法见到。茶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她本是苏州米商之女,一日随父出游踏青,郊外湖边,他与她相遇,吟诗作对,一见如故,他说他姓钱,她说她复姓端木,所以她唤他为钱公子,他称她为端木小姐,游湖踏青中,时光飞逝,天色渐晚,她与他相约第二天仍在此地见面,第二天他如约至此,两人依旧相谈甚欢,复约明日依旧,第三天仍是如此,第四天,第五天,他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一年,你闯进我的世界。那么,对于固执的我来说,你便是我生命里的唯一。由你开始,那么也必须由你来结束。一九月初的江城像一个大火炉一般燥热。江城大学门口,新生开学的景象再一次上演。我拖着行李箱站在一棵香樟树下,然后掏出手机给王晓威发短信,我在学校门口,你来接我吧!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王晓威时的场景。那个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如果有人问我,你知道什么是爱吗?我的回答是爱来源于生命!却高于生命!我很想知道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吗?大部分的人给我的答案是可以!回去后我就一直看着远处的小山静静的傻傻的做了一整天。是可以改变爱情了!还是可以改变亲情了!还是友情了。慢慢的我的眼睛突然像掉满了沙子!泪流满面!我顿时迷茫了。那天周围的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天气热的像是要把人烤熟似的,小三说找个地方吃冰,花个几块钱能吹一个下午空调,所有人都同意。小叁全名叫贾叁,因在家排行老三,所以父母起名叫贾叁,但我们都习惯叫他小三,听起来有另一个含义的名字,开始他还会和我们争论几句,可他一个人怎么说得过我们七张嘴?最后也就顺理成章的接受了,我们宿舍的男人闲的蛋疼的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若是你愿意认我做姐姐,我定不允这些恶人欺你,如何?——你……能保护我?你可曾记得,那日你唤我姐姐后,我便用这双施药救人的手杀了那些欺辱你的人?你可还记得,那日花海下,你我共数繁星之景?溪桦……所有的一切你都忘了么。昆仑山下,那一袭紫衣单薄的令人心疼。他微微侧目,白发就如同昆仑山顶的积雪,如此苍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爷爷、奶奶已去世多年,时常触情生情,会有一些忧伤和怀念,父亲每当提及此事,总是黯然泪下。父母是一对沉默寡言人,与世无争,不打不闹。父亲退休了也不想闲着,偶尔也回老家打理一下果树,乐此不疲。母亲的手艺特殊一些,算是一名“资深接生婆”,经母亲双手出生的婴儿不计其数。结婚十年,身边多了一大一小两个女人,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那时的誓言有多么美丽,像一只蝴蝶的蜕变,华丽而唯美,带着誓无返顾的决绝和冷艳,在花丛里灿然微笑。莫娆不知道,当她遇上楚晨的时候,丁香花开正当时,只是在丁香树下默默站着的女孩不是她,而是楚晨的正牌女友秀秀,她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直直如清汤挂面,一直低垂到腰间,一双清俊的眸子透着淡淡的忧郁,总让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擦亮镜子,从不同角度观察五官。它一如既往的没有往好的发展,也没有坏成一团糟。肤色正常,有几粒黄褐斑在颧骨上方落户,这已经是前几年的事了,属常驻居民。眼睑下面生出些许令人不爽的细纹,这是没办法的事,时光再忙,也不会忽视我的存在。印堂没有发黑发青或者显示出什么有关厄运的征兆。鼻翼端正。眉毛残了,为人力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礼县国税局是一个外观看起来很简陋,而且很小。只有三层楼和一个小小的院子。墙外的涂料似乎也有些年代,都开开慢慢脱落,显现出里面的水泥来。这样的政府办公楼不多,他们似乎想用这样简陋的办公楼来告诉百姓,他们是为人民服务的,他们没有乱收一分钱,他们是节约的。但是院子里停着的几辆光鲜的汽车,似乎和这简陋的大楼......【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