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爱情小说>风花雪月

风花雪月

发布时间:2017-03-13 09:29 投稿者: 樱花落浅暮雪
第一章风月无情嘉兴年间,烟雨楼旁烟雨朦胧的江面上,一只小船正缓缓驶来。船头坐着一个妙龄少女,莫约十一二岁,一袭白衣若雪,打着一把青竹伞,腰间斜斜地插着一把玉箫,左手揽着一把瑶琴。路过岸边的人,脑海中总浮现出四个字“美若天仙”。在后梢掌舵的是个长身玉立的少年,面如朗月,目似寒星。他穿着一袭竹布衫子,与......

  第一章风月无情

  嘉兴年间,烟雨楼旁烟雨朦胧的江面上,一只小船正缓缓驶来。船头坐着一个妙龄少女,莫约十一二岁,一袭白衣若雪,打着一把青竹伞,腰间斜斜地插着一把玉箫,左手揽着一把瑶琴。路过岸边的人,脑海中总浮现出四个字“美若天仙”。

  在后梢掌舵的是个长身玉立的少年,面如朗月,目似寒星。他穿着一袭竹布衫子,与那少女是兄妹。男的是大哥,姓箫名剑。女的是妹子,姓箫名晴别人都叫她晴儿。两人行至岸边,便大步走向烟雨楼。

  而就在楼上,坐着一位青袍老人。他白发长须,独自饮着酒,眼望着着楼下的长堤。晴儿和箫剑上楼,他头也不回,盯着那条长堤。箫氏兄妹相那老人拜了下去,齐声叫道“外公。”那位老人这才转过头,一撸胡须,哈哈一笑:“乖孩儿们都起来吧!”随即又眉头一皱,向窗外一指,道:“你们看那个道姑。”两人顺势一看,登时全身一阵震,齐声低呼“李莫愁!她到江南来了?”说后面一句时声音微微一颤。

  “她到江南,据说是要血染陆家满门呐!”老人叹道。“陆师叔?不会吧,他与李莫愁无冤无仇啊?”箫剑微一沉吟,说道。“说的也许不是陆师叔,是,”晴儿微微一顿,“是陆展元!”

  “对,就是陆展元。这其中还要牵扯到陆展元的夫人何琓君。早在十余年前年,陆展元曾去大理。那魔头赤练仙子李莫愁现下武林中人闻名丧胆,可是十多年前却是个美貌温柔的好女子,那时也并未出家。也是前生的冤孽,她与令兄相见之后,就种下了情苗。后来经过许多纠葛变故,陆展元与何沅君成了亲。”

12下一页

上一篇: TF系列之—清沐南城   下一篇: 深海人鱼泪
1、“风花雪月”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风花雪月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323/,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爱情小说
有些人就是这样,冷漠又多情,简单又复杂。深情的时候可以颠覆性命;冷漠的时候可以视而不见;复杂的时候可以竭尽全力地殚精竭虑;简单的时候可以无所事事地放任自流……当然,这些特殊的情感有可能因人而异,也有可能因人而量,更有可能随性而为。所以,大概每件事情都是这样的,有时无比复杂永远没有办法理清关系,有时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苏晴身材高挑,脸蛋俊俏,气质高雅,一双水汪汪的媚眼顾盼多姿。她穿的是一件吊带丝绸的睡衣,一头秀发直泻而下,酥肩尽露,魔鬼的身材被睡衣朦胧地遮盖着。一副粉红色镶有蕾丝的胸罩遮在胸前,胸罩比较窄,包裹不住她那对饱满的峰峦。若隐若现,呼之欲出,吹弹即破。柳腰纤细柔软,小腹美妙平滑,浑圆、挺翘的臀部被一条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据说,首都委派到甘玛法城公干的人,都会得到城主伊迪斯的热情招待。当然这招待没有特别之处,就只是热情。只不过这热情似乎太招人了,以至于每次被委派公干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在这座城里留下,而忘记返回。首都的人几度都以为那些人都是被扣押在此的。再派人来监察时,却没料到,那些监察的人也留下了,只不过他们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云门镇,现今重庆市合川区云门街道办事处。云门镇旁有一座山叫做云门山,山中苍松翠柏,云雾缭绕,宛若天界仙境。传说中,云门山就是亡灵通向天界的登天之山,而云门山山顶上的天界寺便是得道高僧们为超度亡魂升入天界的地方,这里初一十五香火鼎盛,烧香祈福、保平安者络绎不绝,时至今日。云门镇地势由高至低,以一条长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序千好再好比不过你眼里的一抹欣赏千坏再坏比不过你嘴角的一声叹息可我为什么要这样啊我是一个商人这也是我的身体为什么却被你控制着(一)伊芙琳·约瑟夫意识到,事情似乎变得有些奇怪,而这一点,是从基兰·劳伦斯拜访了自己家族之后才发生的。因为基兰·劳伦斯居然开始反常地亲近自己!伊芙琳·约瑟夫一开始就知道基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序在人海的世界上,眼泪如雪,寂夜深长齐驭邈敢对天发誓,他这辈子就没见过像顾熙仪这样不解风情的女人!当然,他所说的“不解风情”,不是指男性与女性之间的那一方面,而是指和她生活在一起时,那种很不愉快的生活体验。之前,他的前女友柯诒姿请他帮忙,照看这个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的奇怪女人,却没告诉他,她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奔爱(二)匆匆一边是爹娘的忙前忙后,一边是张伟业频繁的殷勤,王因不敢违背分毫。她心想着她若是不答应,必定会惹得闲人嚼舌根“哟,这姑娘心比天高啊,这么好的日子放着不过,瞎折腾个啥劲”,人言可畏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她心想着他的老母亲肯定会哀声叹到“你不能由着你的性子来啊,我跟你父亲都这么大岁数了,你要考虑......【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奔爱(一)浮沉1912年的中国,国门已打开大半个世纪,社会上到处存在着新与旧的斗争。有形的、无形的。你可以看到街上随处可见的身穿旗袍的婀娜女子,她们把衩开得高高的,走起路来一摇一摇,配合着细高跟,发出颇具节奏的声响。她们模仿着,用烧红的钳子把头发“折腾”成面条状,唯恐不像洋人;但同时,这时的中国在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唐金波要北狐公司在樱桃园设一个办事处,最主要的原因是想弄清黄樱为什么突然对他冷淡下来。这半年多来,她一直没同他联系,直到前几天才跟他打了个电话,言语中感到很忧郁,他不听小珊的阻挠一意孤行,就是想和黄樱重叙前缘,搞得小珊心里酸溜溜的。因为唐金波依然相信斯樱樱会回心转意,对此小珊虽说吃醋,但看他痴情的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东江桃花县。东江能源开发的樱桃山庄一期别墅依河而建,成了樱桃河畔一道美丽的风景线,也成了东江名符其实的后花园;顺河而上的樱桃河电站也正在紧锣密鼓的修建,设计的排水瀑布和冲砂瀑布景观将和樱桃河漂流、娘娘溪探幽连成一片;铁树岭金矿也通过了国家初探立项,现在正大张旗鼓的施建开采巷道,矿山冶炼厂房和矿山公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堵嘴某镇有一所中心小学,由于师资力量雄厚,把村小的学生都吸引过来,成了生源充足的学校。别校的老师都削尖了脑袋挤进来,那校长的位置可谓是天鹅肉,谁都想不择手段坐上来。现任的万校长,虽说是学历不高,能力平庸,外交手腕可堪称一绝。上任两年了,仍然是一个气管炎(妻管严),看老婆脸色行事,任人摆布的人,自然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号的早晨,我兴奋地来到了换药室拆缷鼻腔里的海棉条。主刀医师告诉我,棉条是压缩海棉做成的,起支撑鼻腔的作用,抽取时有不适感,但不要紧张。护工阿姨见我一个人来到换药室,又没带面纸,立即到我的病房取来纸巾给我擦泪。主刀医师的技术娴熟,转瞬间他已解开了绳扣并迅速往外拉扯。此时我顿感鼻部奇异,泪珠滚滚。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整个等待区静寂,只有时钟的嘀达声。随着两辆推车的进入,医生护士又井然有序地忙开了。九时五十分,终于有人来推我了,通过一排走廊拐了个弯,来到了手术室前,主治医师笑容满面地站在门前等着我。我被推进了手术室。不一会儿,连续进来了好几个人。护士在旁准备着器械,麻醉师站在脚底帮我捋上裤管。主治医师与我攀谈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7号病床迎来了一对老年夫妇。老奶奶种着六亩地,还养着鸡。来医院时,鸡还被关着。育有一女,已婚嫁。老两口在家相依为命。老头子被鼻饲管插着,走着急匆匆的小碎步,目光炯炯,抬腿投足多有不便,在床上翻身都需老伴相助。原来他是一位“帕金森”患者,四十多岁就患病,老伴陪侍至今已然白发。这次住院是因为嘴馋,趁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青春易逝发稀少,岁月蹉跎,心力两相娇。家庭担重倍煎熬,上有二老下有小。西医诊过中医瞧,中医治根治表欠疗效。西医妙用手术刀,但愿来日无烦恼。2014年11月,天气晴好。时值立冬。苏北医院210病区处于二号楼的顶层。我住第16号病床。在床的两边设有可拉动的隔帘,15号与17号两张床分列两旁。这室住着三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不是鸡在梧桐山下住着一些猎户,他们靠上山打猎物生存,过得其乐融融,妻贤子孝,这天阳光明媚,神清气爽,张檬……娘子,我去上山打猎去了,你和娃在家等着,嗯,好的,张檬娘子回答,夫君早点回来,注意安全,我和娃等你回来吃晚饭,嗯,好的,张檬答,只见张檬背背弓箭,脚步如风上山去了,说也怪,在烈日下晒了半天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马仙(2)上篇我们写到出马仙的堂口24职位介绍,其实出马仙只是地方仙,她的堂口差不多都是地仙,掌堂大教主,也就是出马弟子身边的那位仙家,所有的仙家都要听他指挥,包括出马弟子,而出马弟子什么都不用做,不用管,也就是地仙借她身体给人看病,一般都是帮全窍,有人老看病,出马弟子焚香请仙家上身查事,(而出道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出道仙和出马仙(第一章,出马仙)近年来出马仙和出道仙的堂口越来越多了,而且大都是都是年轻人,那么我就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出马仙,出马仙是附体.有灵体附体,被附体的人会大病一场,人瘦如骨,经常发火,精神失常,那是被灵体,或地仙捆窍,同时眼前,耳听都会出现幻觉,甚至喜弄哀乐都由他们控制,所以看似精神病患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他附身在她唇边落下一个吻,开启了他们的第一次试恋。他和她都不相信初恋会成为永恒,所以他找到了她,那一年十八岁,他们假装相爱。他父母离异,儿时残酷的记忆令他感到窒息。因为他父亲是个赌徒,成天和那些狐朋狗友赌钱。那浓重的香烟味道,那暗沉沉的黄色灯光,还有那些人粗俗的嘴脸,都令他厌恶。于是,他父母选择了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记不清是哪一天,一只美丽的蝴蝶突然飞到了我的窗口。“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QQ?”我问道。“朋友帮我胡乱加的。”从此,这只美丽的蝴蝶便停在了我的窗前,飞进了我的心里。一个好听的昵称,一头披肩的秀发,一副苗条的身材,一张白净的面孔。花容月貌,让人疑是仙女下凡。我点一下鼠标,把对面的她拍了下来,然后将这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一个女设计师来店里吃饭。“太好吃了,很久没有吃过这样美味的食物了。”当她离开时,老板看见遗落在桌子上的设计图,于是叫住了她。女设计师很感谢老板,“这张设计图对我来说很重要,但也许再也用不到了。”第二天,女设计师又来了店里,很宝贝的将上次失而复得的设计图放好,并叫了份和上次一样的食物。老板端着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张悦淇自若地走着,不料却被脚下的小泥河给绊倒了,穿着迷彩色的军服的她脸上身上全是泥。她现在只想好好休息,她加快了脚步,终于走到了树下。她坐在一根粗壮的树根上,用手把身上的泥拨弄干净。看着烈阳当头有点沉昏昏的张悦淇开始往回走。到了班上的厨房,她冷冷地说了句:“没葱,这个,不懂是不是野菜”杨俊皓看见这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军训的第二天的中午,每个班按教练的安排分好每班班长和副班长。由班长和副班长组织班上学生做一餐午饭,没做好的班级将被罚跑两公里。教练来了指挥道:“许慎。”“到。”“由你担任本班班长,杨俊皓。”“到”“由你担任本班副班长,有信心胜任吗?”杨俊皓笑笑说:“没问题”在一旁的许慎想跟教练说不想参加这类活动时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是开学的前几天,互不相识的大家在军训的这一天都想给人留下一个很好的印象。对于张悦淇和许慎大家早有耳闻,张悦淇说起成绩来是响当当的。张悦淇以全区排名第三的分数上了南华中学。而许慎那就不用说了这个常年获得区内的第一名,市里的前10名。在还没考试之前就是大批大批中学抢先录取,可是人家压根不放在心上,认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是一个小霸王,在家里是没人敢教育的孩子。在学校是可以当着老师面踩上课桌,与老师针锋相对的人。就连校长都不敢当她的面说一些教育的话,只敢背地找家长,但是家长也手足无措。但是,在那个夏天,她遇见了他。他很高冷,对任何事都是不紧不慢,感觉没什么在乎的。他是家里的乖孩子,学校里的好学生,年段里学霸级的人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樱花落浅暮雪 投稿者

最近文章
风花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