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小小说网 > 爱情小说>一杯下午茶

一杯下午茶

发布时间:2017-02-27 15:09 投稿者: 倚窗听雨
夏静是一个有点小资情调的女子,每天都不会错过下午茶。公司楼下有一家茶庄,饭后,她坐在那里靠着窗户,悠闲地喝喝茶,翻阅一些杂志。仿佛半个小时的光阴在那一杯茶里能开出花。偶尔,很忙的时候,也会自己泡上一些清新的百合或者茉莉,办公室里悠哉片刻。倘若是周末,她还会亲自下厨,煮一杯奶茶,放几颗红枣,优雅而别致......

夏静是一个有点小资情调的女子,每天都不会错过下午茶。公司楼下有一家茶庄,饭后,她坐在那里靠着窗户,悠闲地喝喝茶,翻阅一些杂志。仿佛半个小时的光阴在那一杯茶里能开出花。偶尔,很忙的时候,也会自己泡上一些清新的百合或者茉莉,办公室里悠哉片刻。倘若是周末,她还会亲自下厨,煮一杯奶茶,放几颗红枣,优雅而别致的茶香,让一个女子也精致着。

这天下午,她依然悠闲地在茶庄坐着,一杯红茶轻握手中,望着窗外遐想……

“小夏!”有人叫她。

她回过神,看到了王总。

夏静微笑起身,王总示意她坐下,而后和一名客户进了里间。

王总是夏静的老板,一个年近50岁的北方男人。一个农村出来的苦孩子,靠着辛勤和运气一步步走到今天,期间的苦楚惟有自己懂得。夏静知道,王总中学毕业,在建筑队干活,后来靠着胆识自己承包工程,发了财。如今,公司的业务除了接一些修路,盖楼这样的工程,还做起了建材、酒水等。夏静不得不佩服王总的天赋和运气。

这样一个粗糙而大气的男人,让夏静想到了西楚霸王。那自己呢?是虞姬吗?想到了这里,夏静有些生自己的气,她可从不会对这样的男人动心,他简直就是一个土豪。她是优雅的小资女人,该是有一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出现在她的生命里才对,也一直如此定位自己未来的恋人。虽年过29岁,但知性优雅的她骨子里还真没把谁放在眼里,尽管追求者比比皆是,哪怕是公司里那个小白脸部门经理。

一天上班的时候,王总把夏静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和夏静又说又笑,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公司无人不知。后来,夏静常常和王总一起喝下午茶,有时候就在楼下那间茶庄坐着。

流言蜚语在公司开始了传播,这一切夏静都听到了,装着不知。

那日,和王总在办公室闲聊,夏静第一次感知到了北方男人的醇厚朴实。王总讲起了自己小时候的辛苦,放学后给砖厂背砖,十块砖一分钱。后来中学毕业,不念书了,出去到建筑队干活,一天两块钱。再后来娶了农村媳妇,生了两个孩子,一直到现在。

王总说:“小夏,你知道吗?我虽然有钱,但是始终被人看不起,说是土豪。看见你那天喝茶的样子,我觉得很优雅……”

夏静微笑地听着,心里想着这个“土豪”怎么今天像个乖巧的孩子在她面前诉起苦来了?

“小夏,你以后能去我家吗?”王总的问话着实吓了夏静一跳。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给我老婆收拾收拾,给她讲讲如何搭配衣服?让她也学着喝喝茶。”

夏静听明白了,朝王总点了点头。

后来的故事就继续着,夏静也隔三差五去了王总家,流言蜚语越来越严重。终于有一天,事态不妙。

王总去外地谈一个生意了,要一周才能回来。公司很安静,大家都在忙碌着,突然有人在张口大骂,夏静知道那是王总夫人来了。

王太太骂着,“狐狸精,不要脸,敢勾引老娘的男人……”很明显指着夏静所在的方向。公司里无人不清楚,连小白脸经理也轻蔑地看了她一眼,尽管那个泼妇没有指名道姓。

那天下午,夏静继续一个人安闲地喝茶,她觉得没必要和这样的女人计较。前两天,还妹妹叫着她,今日……算了,王总也苦,这么多年和一个没有念过几天书,处处给他丢脸的女人生活在一起,也不容易。夏静此刻有些蔑视她。

她依旧喜欢下午茶的时光,偶尔会刻意回避着王总。也不再去他家里看望那位“高贵”的王太太了,更多是一个人的沉静优雅。

一次公司招标后的庆祝会上,王太太又来了,她大红的旗袍裹着肥胖的身子,一条足够拴狗的黄金项链挂在脖子上,明灿灿。这身装扮让夏静吃惊,不知道王总满意不?夏静一袭浅蓝色连衣裙,飘散的长发随意披在背后,脖子上一块翠色的玉,显得格外干净而通透。狭路相逢,夏静端庄地向王太太问好。当着王总的面,王太太把一杯红酒故意泼洒在了夏静的身上。

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王总呵斥了王太太,开车送夏静回家。

城市的灯火璀璨,车停下来了,里面的两个人都在沉默。

“小静,对不起,你看你嫂子这人就这样没素质。”王总开口了,语气很绵软,有些像女人。

夏静微笑,然后含情脉脉地看着王总说了句:“我爱你!”。打开车门,几乎是跑了下去。

王总没有走,车一直停在那里,看着夏静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当“土豪”遇到了小资美女,当美女遇到了大款,就像电影一样该是开场了吧!

和所有的故事一样,一点都没有新意,王总周末会开着车去夏静那里,喝下午茶。有时候,茶也会喝到半夜,更甚者一夜不归。当流言蜚语变成了现实以后,公司反而平静了。没有人说夏静什么了,却比原来待她和蔼了。夏静嘴角露出几份轻蔑的笑容,是对同事们,似乎也是对自己。

王总像个踏实而安静的孩子,喝完茶喜欢躺在夏静的怀里,就这么枕着睡着了。他梦见小时候,在妈妈怀里撒娇的样子,妈妈去世得早,他是个没娘的孩子。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寻找这种感觉。如今,在面前这个小资女人身上居然嗅到了久违的味道。

和王总维持着“情人”的关系,夏静比先前更多了一份妩媚。却没有人知道,她这个“小三”住的还是自己租来的一室一厅,穿的还是工薪阶层们从商场淘来的“精品”。但,她依然优雅如从前。吃着下午茶,偶尔听听昆曲。

两个月后的一个周末,王总继续在温柔的世界里沉醉,吃着她做的点心,喝着她煮的咖啡。小屋内,慵懒的午后阳光落在窗帘上,一片柔和。

她问他:“你爱我吗?”

“爱……爱……”语言有些吞吞吐吐,但让夏静感动。在生意场上,他说话干练有力,男人气十足;在她面前,他却有些羞涩,像孩子。

温情和暧昧,终于只是童话世界里的教堂起舞,钟声响了,现实世界就会到来。

当王太太再次拉了一帮子乡下的亲戚来闹事的时候,整个小区都轰动了。他们动了手,一耳光打在了夏静娇嫩的脸上,瞬间青肿起来。夏静抬头看着王总,求助的眼神里溢满渴望,王总却低下了头。

终于安静了,闹够了,他们都走了,王总也被拉走了。

夏静一个人呆在房间里,望着王总喝过的茶杯,第一次流下了泪。没有人知道,此刻她心里的绞痛。她终于明白了,在他的世界里,自己终究只是一杯下午茶。有些奢侈,有些高雅。

一周后,夏静递辞职报告的时候,王总正在办公室里喝茶,杯子和茶叶,同夏静家的一模一样。

夏静走了,离开了他。然而没有人知道她这个近乎半年的“情人”,其实和他一点男女关系都没有。他去她那里是喂养自己的心灵和驱散疲惫;她仅仅是为了气气那个泼妇的女人和那群是非的同事。可是后来,她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了他。若不是那场“闹剧”,夏静很清楚自己就真的成了小三。

她不能爱“西楚霸王”,因为“虞姬”没有好下场。

一杯下午茶,终究替代不了正餐,只是在那些足以奢侈的时光里含情脉脉着。

12下一页

上一篇: 爱你就等你一辈子   下一篇: 镂空岁月
1、“一杯下午茶”由查字典小小说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小小说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一杯下午茶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xiaoxiaoshuo-1299/,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爱情小说
张悦淇自若地走着,不料却被脚下的小泥河给绊倒了,穿着迷彩色的军服的她脸上身上全是泥。她现在只想好好休息,她加快了脚步,终于走到了树下。她坐在一根粗壮的树根上,用手把身上的泥拨弄干净。看着烈阳当头有点沉昏昏的张悦淇开始往回走。到了班上的厨房,她冷冷地说了句:“没葱,这个,不懂是不是野菜”杨俊皓看见这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军训的第二天的中午,每个班按教练的安排分好每班班长和副班长。由班长和副班长组织班上学生做一餐午饭,没做好的班级将被罚跑两公里。教练来了指挥道:“许慎。”“到。”“由你担任本班班长,杨俊皓。”“到”“由你担任本班副班长,有信心胜任吗?”杨俊皓笑笑说:“没问题”在一旁的许慎想跟教练说不想参加这类活动时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是开学的前几天,互不相识的大家在军训的这一天都想给人留下一个很好的印象。对于张悦淇和许慎大家早有耳闻,张悦淇说起成绩来是响当当的。张悦淇以全区排名第三的分数上了南华中学。而许慎那就不用说了这个常年获得区内的第一名,市里的前10名。在还没考试之前就是大批大批中学抢先录取,可是人家压根不放在心上,认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她是一个小霸王,在家里是没人敢教育的孩子。在学校是可以当着老师面踩上课桌,与老师针锋相对的人。就连校长都不敢当她的面说一些教育的话,只敢背地找家长,但是家长也手足无措。但是,在那个夏天,她遇见了他。他很高冷,对任何事都是不紧不慢,感觉没什么在乎的。他是家里的乖孩子,学校里的好学生,年段里学霸级的人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们相遇在咖啡厅的街角。那时正下着大雨,我往咖啡厅冲去,咖啡色的帽子和白色的裙子都被打湿。看着纷纷扬扬的大雨,我不禁浮想联翩:想像着自己撑着伞,在雨中嬉戏,与雨中的那个他追逐打闹。笑声、喊声、踏水声,一并消融在雨中。不知不觉中,一个温柔又充满磁性声音在耳边回响:这位小姐,不知我是否有这样的荣幸为你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河畔的金柳是他给我的感动,当时我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中的艳影是我们的回忆,在我心头荡漾。软泥上的青荇是他给我的温柔,轻柔地在湖底招摇;在黄河的涌湃里,我甘心做一粒黄沙。那个夏天在球场,我,遇见了你;那个夏天在学院,我,等待着你;那个夏天在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天上午糖糖跟着姥姥去景观路一家生鲜超市购物,出来时候看见一城管殴打一农妇。只见那城管扯下农妇扁担后头一只鸡,狠狠地摔在地上,抬起罪恶的脚猛踩鸡头,那呱呱乱叫的鸡一下子没了气息。紧接着又是一拳接一拳雨点般地落在农妇的胸部上,而那农妇没有哭,只是不停叫着:你踩死我的鸡,你赔我鸡!你还我鸡!而她越叫城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当我再一次被刀疤脸揪着耳朵提出被窝,极度的疼痛让耳朵火辣辣地燃烧起来,两眼金星直冒。刀疤脸爸爸仍不解恨,他一手夹着烟,一手正接着电话,飞起的一脚正好踢在我屁股的淤青处,一阵钻心的疼又一次袭来,膝盖一个打软,差点倒下地去。赶紧用力挺了个身,我咬紧牙迅速穿衣拔鞋,赶到外面站队,发现石头早已挺立在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李卫骑自行车回来,锁了车,从车筐里取出文件包,刚要上楼,看见自行车轮下有个什么东西,他弯腰捡起看了看,感觉没什么可利用的价值,复又扔到地上。李卫是一个公司的职员,五十出头的年龄,在同龄朋友、同事、同学都纷纷下海之时,他也在岸上热烈地跟着打围,结果别人真的都下了海,只留下他坚守在这个终生献身的单位岗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熟识铁柱的年轻人呢,总要背地里骂他几句......这小子,真是傻人有傻福哟哎!这春妮咋就喜欢这没头没脑的穷小子呢,瞧那赵铁柱,一没钱二没相貌,有什么好?......还是春妮母亲看出了女儿的心思,只是用眯成了一条线的眼睛,望着女儿道:咋的啦?妈......没......没啥。春妮回答道。母亲又道:你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老公感冒了,咳得厉害,整天哐,哐,哐地叫个不停,晚上吵得我都没法睡,烦都烦死了。我说:你不会去买感冒药吃啊,晚上都被你吵死了。老公有气无力地说:你去帮我买白加黑。我去了隔壁的诊所,医生说:没有白加黑,只有999感冒灵。我说:也行。老公埋怨:这种药根本没效果.我说:没有白加黑,你还没吃,怎么就知道没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王老奶奶死了,时年80岁,她自己砍柴,自己种菜,自己烧饭,一个人住在非常古旧的老屋里整整18年,她是五保户。王老奶奶曾经有一个儿子,是村里的村长,已经死去20年。20年前,村长王老奶奶的儿子,给王老奶奶选为五保户。村民只敢私下里议论,光棍老瘸子60多岁都不是五保户,刘寡妇带着两个幼小的孩子也不是五保......【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说起凉山,人们会很自然地想起四川省的凉山彝族自治州,其实现在的凉山州是由四川省的原西昌地区和原凉山彝族自治州组成的。凉山彝族自治州自古以来便是祖国西南的多民族地区,是中国最大的彝族聚集地。这里有彝族、汉族、回族、苗族、蒙古族、纳西族、藏族、土家族和白族等十几个民族。因为凉山位于青藏高原东南边缘的横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金立近来正同一位叫仙人掌的花的网友热恋,两个人刚认识一个多月。仙人掌的花看了金立空间里发的几首狗屁诗,对金立大加赞赏,说金立是个才子。仙人掌的花也喜欢写诗,于是诗歌在他们之间燃起了熊熊大火,双方激情迸发,感情犹如腾空而起的火箭迅速升温。仙人掌的花对金立频频发出约会邀请,金立虽然年轻,精力充沛,在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一章踏青春梦春天,着实是到了济南了,市街路树、古院垂柳、景区草木、校院绿荫,包括小区园化,那些枝头芽、草叶嫩、初蓓蕾,都已经纷纷抽头撒娇了。娇阳下的大明湖,岸柳翻新,荷叶枯润,涟漪走水,波光粼粼,十色风采。历下亭两岸对望,北极阁、铁公祠、汇波楼、超然楼等四方来客目古舒怀。乡客乡音走进出,游船游车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日出复活我有次陪你一起看日出,在那次日出里,我们看着阳光渐渐亮起,这个小城在阳光里复活里,小城渐渐有了活力起来,人们纷纷忙碌起来,日出的亮光越来越大,,渐渐翻起了好像鱼肚白,我说,别说话,闭上眼,我吻你,我抱紧你,摩挲你的身体,那一刻我们的身体都很柔软,我的手游走到了你的头发,....当晨光拖起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日子就这样悠悠的过着,小男孩也在一天天的长大着。只不几年光景,小男孩就出落成了一个英俊的少年了,可日益相处的情雪却对沫然有了别样的感觉。但天不都遂人愿,原来沫然那好吃懒做的邻居阿三见沫然家过得越来越好,愈是眼红,但他却不知是何种原因。故,那阿三便开始紧紧的盯住了沫然的家,一次又一次,那沫然虽见了但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苍山静,烟雨遥,沧海啸,红尘扰,何人又再惹寂寥,残花一地风中笑。梦阑珊,衣不沾,薄指芊芊人缱倦。是花潜了梦,还是梦已悄然醉了潇湘。落寞一夜雨,古刹山岚绕,菩提花开,风冽留痕,雨淖沁魂。一钵不凋谢的花雪,怎惹来时路的寒夜?梦,已熟醉;花,悄已入眠。是花潜了梦,还是梦已陶然醉了潇湘?忧伤的嗔怨,轻折的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扶贫距离县城100多公里的贫困村迎来了一批不速之客,全村一下子炸开了锅,村里男女老少全都跑出来打量这批客人,有人猜准是下乡推销产品的,有人准要上当受骗了;有人猜准是走亲戚的,说走亲戚看上去有点不对头,村里没有哪家请客摆酒;有人猜准是一帮看风水的,这年头谁不图个吉利。你猜我猜大家猜,猜得不可开交。你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忠英上海的家是租住在上海租界宝善街的公顺里。这是一幢三层的石库门。红色的外墙,雕花的门框具有明显的西洋风格。叔侄俩回到家已是丑时。忠英的夫人与两个女儿早已睡得死死的。忠英深更半夜地回家,他怕惊动家人,轻手轻脚放好行李。因为孝廉来上海,他没有做好准备,也无法与家人联系。因此夫人宋氏根本不知道忠英的侄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半个多月前,李婶就接到信儿,村头张喜旺家本月的二十八要娶儿媳妇,酒席定在城里海天福大酒店。结婚这天,李婶胖婶刘婶和二丫一大帮人,乖着小客车来到香椿路海天福大酒店,下了车,穿过彩虹门,绕过连挂鞭,进入了婚礼厅。大厅里挤满了人,三个一群,五个一伙,都在说说笑笑,李婶东瞧瞧西望望,两眼睛不住的在看,忽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钓过狗吗?像钓鱼一样钓过狗吗?我想,你一定没有,但是阿桃钓过!阿桃是我的小弟,也是幼时的玩伴。钓狗这件事,发生在阿桃很小的时候。那时,阿桃还在外婆家,那是一个一切阿桃说了算的地方。那日,外婆知阿桃要来,早早地炖好了肉,说等阿桃一到便可以啃骨头吃肉,骨头上的肉啃完后便扔给院里那只黑狗。黑狗是大舅前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之后,解放军边防连长王海刚、周天喜排长、一班12个战士走上很高很远的山路。他们走去,就像到很远的异地去一样。就这样,他们到下午近16点,到位于中国西藏和印度边境的扯东哨所。王连长还没有走到,就看见这个哨所后面20多米,有四五个分开的插有印度国旗的印度哨所,心里非常发怒!他走进了在哨所里的一班长、而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女孩打电话要看房,我匆匆赶到嘉绿景苑,去剑歌超市拿钥匙。一进门,见房客小倪正在里面买东西,手里拿着一根大号火腿。新年后的初次见面我们都一脸惊喜。我说你买东西呀?小倪嘿嘿地笑着应答。来到收银台前,老板娘递过来一个食品袋,小倪一面往食品袋里装火腿一面付钱。我心想,咋就买一根呢?怕羞住他我故意把目光移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内科医生胡大夫有次偶感风寒,虽无大恙,却落下一种后遗症:右手拇指和食指老爱凑到一起,有事没事搓几搓,尤其是在给病人完诊后准备开验方的时候,右手写着写着就自然地停下笔,那两指就粘到一起,有意无意地搓几搓......时间一长,这毛病就成了习惯,甚至吃饭的时候也这样,吃着吃着,胡大夫就把筷子一放,亮出右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