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大海蟒

发布时间:2011-02-09 13:53 投稿者: 安徒生
  有一条出身很好的小海鱼,名字我记不得了,这得由有学问的人告诉你。这条小鱼有一千八百个兄弟姐妹;年龄都一样,它们不认识自己的父母,所以一生下来立刻得自己养活自己,游来游去,不过这是很好玩儿的事情。......

  有一条出身很好的小海鱼,名字我记不得了,这得由有学问的人告诉你。这条小鱼有一千八百个兄弟姐妹;年龄都一样,它们不认识自己的父母,所以一生下来立刻得自己养活自己,游来游去,不过这是很好玩儿的事情。它们有喝不尽的水,全世界的海都属于它们。食物,也不用它们发愁,自会有的。每一条鱼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干事,都可以听自己喜欢的故事。是啊,不过它们谁也不想着这个问题。

  太阳射入水中,把它们的周围照得很明亮,一切都清澈见底。这是一个充满了最奇异的生物的世界,有的生物大得可怕,长着大嘴,可以把这一千八百个兄弟姐妹一口吞掉。不过它们还没有为此而费过神,因为它们中间还没有一条被吞掉。

  小鱼在一起游着,一条紧挨着一条,像鲱鱼和鲭鱼那样。正当它们自由自在地在水里游着、无忧无虑的时候,随着一声可怕的巨响,一条又长又重的东西从上面落到它们当中。这东西一会儿也不停闲,越伸越长。它一撞小鱼,小鱼便粉身碎骨,或是被撞成重伤,再也不能复元。所有的小鱼大鱼,从海面到海底的鱼,都惊慌地逃向一边。那又长又重的东西越沉越深,越来越长,有好几里长,穿过整个海。

  鱼和蜗牛,所有会游会爬的东西,或者能被水流带动的东西都注意到了这可怕的东西。这条巨大无比、来历不明的长海鳗,突然从上而降。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是的,我们是知道的。那是那无数里长的电报大电缆,人类把它沉入欧美两洲之间的海底①。凡电缆落到的地方,海的合法居民中就感到惊恐,引起一阵骚乱。飞鱼从海面掠过,尽力往高处飞。鲂鮄像颗被射出的子弹急速冲过水面,因为它们做得到。其他的鱼都钻入海底,它们的速度如此之快,电缆落下去之前,它们已经跑得很远了。它们吓坏了鳕鱼和扁鱼,这些鱼在海的深处安然地游着,吃着自己的同类。

  几只海参吓得把肠子都吐了出来,不过它们仍活着,因为它们有这本事。有不少龙虾和海蟹都从自己的硬壳里伸出来,还不得不把脚留在壳里。

  在这一片不安和混乱中,那一千八百个兄弟姐妹逃散了,后来再也没有聚到一起,彼此再相互认识。只有十来条还呆在一起。它们静静地躲了一两个钟头之后,那突如其来的恐慌消失了,开始好奇起来。

  它们朝四周望了望。朝上望望,也朝下看看。它们似乎在海底看到了那个把它们吓坏、把大鱼小鱼都吓坏了的东西。那东西躺在海底,它们的眼望不到它的尽头。那东西很细,它们当然不知道它会变得那么粗大、那么结实。它静静地躺着,不过,它们认为它可能是在耍花招。

  就让它躺在那儿吧!它跟我们没有关系!最谨慎的一条小鱼说道。但是最小的那一条却不肯放弃弄清楚它的念头。它是从上面落下来的,在上面可以了解到它的来龙去脉。于是它们游向海面,天气晴朗极了。

  在上面它们碰到一只海豚。那家伙妄自尊大,是海里的浪子,它会在海面上翻筋斗;它有眼能看东西,必定看到了和了解信息。它们问它,可是它只想着自己和自己怎么翻筋斗,它没有看见什么,因此不知怎么回答。它一言不发,露出一副高傲的样子。

  接着,它们去问一只海豹,它正好钻入水下。它比较客气,虽然它吃小鱼,不过今天它已经吃饱了。它知道的事情比海豚略多一点。

  我曾经好几夜躺在一个潮湿的石头上,向陆地望去。离这儿好多里以外的地方,有许多很蠢笨的生灵,在他们的语言中这些生物被称作'人'。他们抓我们,不过在大多数情形下,我们都能逃脱。现在我明白了,你们问起的那种海鳗被他们控制着,是生活在陆地上的,时间显然很长了。他们把它从那里运到船上,要把它带过海到另外一块遥远的陆地上。我看到他们历经艰难,但是他们能对付它,因为它在陆地上被驯服了。他们把它卷成一团,我听到他们安放它时发出丁当的声音。不过,它还是从他们手中逃脱了。他们用尽气力拉住它,许多手紧紧地抓着它,它仍然溜走了,钻到水底。它躺在那里,我想会一直躺在那里的!

  它很细!小鱼说道。

  他们饿它!海豹说道,不过它很快会恢复过来的,又恢复到原来那么粗壮。我估计,它就是人类十分害怕、经常谈论到的大海蟒。以往我从来没有见过它,从来没有相信过有它。现在我信了,就是这东西!说完海豹便钻下去了。它知道的真多哟!它真能讲啊!小鱼说道。我从来没有过这么丰富的知识但愿别是谎话!

  我们不是可以游下去调查一下吗!最小的那条鱼说道;在路上我们还可以听听别的鱼的意见!

  就为了打听这点事吗,我连鳍都不愿意摆一下。其他的鱼说道,扭头走了。

  我愿意!最小的那条鱼说道。它迅速地朝水的深处游走。但是它离沉下去的长东西躺的地方很远。小鱼朝四周望着,探索着,游向海底。

  它从来没有察觉到自己的世界是这样的辽阔。鲱鱼成群结队地游着,闪闪发光,就像一艘银色的大船。鲭鱼在后面紧跟着,情景更加壮观。游来了各种形状、各种颜色的鱼。水母像半透明的花朵,随着水流而飘动。海底长着巨大的水生植物,一丈多高的水草和棕榈形状的树,每片叶子上都附有亮闪闪的蚌贝。

  小鱼终于看到了一条很长的带子朝它冲来,它不是鱼,也不是缆线,那是一艘沉没的船的栏杆。船最上层和最下层的甲板,已经被海的压力击碎了。小鱼游进舱里,许多在船沉时遇难的人,被水冲走了,现在只剩下两个人:一个年轻妇女直挺挺地躺在那里,怀里抱着一个婴儿。海水把他们托起,像摇篮一样摇着他们,他们就像在睡梦中一样。小鱼害怕极了,它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醒过来了。海生植物垂悬在栅栏上,像一片树荫,覆盖在母亲和婴儿的尸体上。这里是那么寂静,那么孤独。小鱼尽快地离开这里,游向水很清亮、有鱼的地方。它没有游多远,便遇到一条小鲸,但身体大得可怕。别把我吞掉!小鱼说道:我还不够你吃上一口。可是活着对我却是多么重要的愉悦啊!

  你跑到这么深的地方来干什么?你们这样的鱼是不来这里的。鲸问道。于是小鱼讲起了那条奇特的长鳗,不管它是什么东西吧,那个从上面沉下来把海里最胆大的生物都吓坏了的东西。

  嗬,嗬!鲸说道,猛地吸了一口水,喝得那么多,它浮上换气的时候,不得不射出一根巨大的水柱。嗬,嗬!它说道,我翻身的时候,把我的脊背搔得怪痒的家伙原来是它。我以为那是一根船桅、可以用来做抓痒痒的棍子呢!可是它不在这里。那东西躺在很远的地方。不过我得研究研究它,我没有别的事干!

  于是它朝前游去,小鱼在后面跟着,离开一段距离,因为那硕大的鲸往前冲去的时候,它卷起一股涡流。

  它们遇到了一条鲨鱼和一条锯鱼。那两条也听说了有关奇特的海鳗的事,它又长又细。它们没有见过它,可是想见见它。

  这时游来了一只海猫。

  我也去!它说道,它也要朝同一个方向游。

  要是那条海蟒并不比锚索粗,我就一口把它咬断。它张开口,露出了六排牙齿。我可以把船的铁锚咬出印子来,我用不着费力便可以把那东西咬断!

  它在那里!硕大的鲸说道,我看见它了!它以为它比别的看得更清楚。看它浮动的样子,看它漂来漂去的样子,又扭又卷的!

  然而那不是它,那是一条巨大无比的海鳗,有丈把来长,正游了过来。

  我见到过它!锯鱼说道,它没有在海里胡闹过,或者吓唬过什么大鱼!

  于是它们对它讲起了那条新来的鳗,问它是不是想一起去找它。

  要是那条鳗比我还长!海鳗说道:那它准要闹乱子的!

  肯定是这样的!其他的鱼都说。我们肯定受不了!接着它们又匆匆往前游去。

  这时前面有个东西挡住它们的去路了,这是一个巨大的怪物,比它们都要大。

  它看上去就像一座浮动的、又无法浮在上面的岛。

  那是一条年迈的鲸。它的头上长满了海藻,背上尽是爬行动物,还有数不清的蚌贝,这使它的黑皮上布满了白点。咱们一起去,老头子!它们说道:这里来了一条令我们不堪忍受的新鱼。

  我还是更愿意躺在我原来躺的地方!老鲸说道。让我安静安静!让我躺着!噢,是啊,是啊,是啊!我害着很重的病!只有浮到海面上,把背脊露出水面的时候,才觉得舒服一点!那些可爱的大海鸟会来啄我,我很舒服,只是别啄得太深,它们常常啄进我的肉里去。瞧!我背脊里还卡着鸟的全部骨架子呢!它把嘴啄得太深,当我沉下海底时,它还拔不出来。后来小鱼把它啄了。你们看看它那个样子,再看看我的样子!我生病了!

  都是你想出来的!鲸说道。我从来不生病,鱼没有生病的!

  对不起!老鲸说道:鳗鱼害皮肤病,鲤鱼害天花,我们大家都有蛔虫、钩虫!

  瞎扯!鲨鱼说道。它不想再听了,别的鱼也不愿听,要知道它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办。

  它们终于到了电缆躺着的地方。它长长地横躺在海底,从欧洲到美洲,越过海底沙岗、烂泥、石礁和海草丛生的地带。是啊,它甚至穿过了密如树林的珊瑚丛,那里水流变化,漩涡打转。鱼成群结队地游着,数目比人们在候鸟迁移的季节看到的鸟群还要多得多。这里是一片骚动声、水溅声、嗖嗖声,哗哗声;当我们把海螺凑近耳边的时候,可以微微地听到飒飒声。

  现在它们来到那块地方了。

  那怪物就躺在那儿!大鱼说,小鱼也附和着说。它们看到了电缆,电缆的头尾都超出了它们的视野。海菌、水螅和珊瑚虫在海底游弋。有的沉在下面,有的附在它上面。所以这东西有时看不见,有时又露出来。海胆、蜗牛和蚯蚓都围着它;背上有一大堆爬行动物的巨大蜘蛛爬向电缆。紫色的海参,不管这用整个身子吃东西的爬虫叫什么,也躺着,都在嗅着躺在海底的新怪物的味道。扁鱼和鳕鱼在水里翻来翻去,要听听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动静。总是钻在烂泥里,把两只长眼的长触须伸出来的海星,也躺在那里,瞪眼观看着一阵骚乱中会出现些什么。

  电报电缆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但是它体内有生命有思想;人类的思想流经它。

  那东西很狡滑!鲸说道,它可以击中我的肚子,那是我最脆弱的地方!

  让我们摸索着向前!水螅说道。我的手臂很长,我的指头很灵活。我已经碰到它了,现在让我抓得紧一点。它把自己灵巧的长臂伸向电缆,缠住它。

  它一片鳞也没有!水螅说道。它没有皮!我认为,它永远也生不出活的孩子!

  海鳗顺着电缆躺下,尽可能地把自己往长处伸。

  那东西比我长!它说道。但是问题不在于长,在于应该有皮、肚子和灵活的活力。

  鲸这只强壮的幼鲸沉了下去,比平时沉得深。

  你是鱼呢还是植物?它问道。也许你只是上面掉下来的东西,在我们这里活不下去了吧?

  可是电报电缆却不回答,它没有这种功能。它的体内有思想在通过人类的思想;思想一秒钟内从这个国家传向那个国家,跑上成百上千里路。

  你是回答呢还是想被咬断?性情粗暴的鲨鱼问道,其他的大鱼也问同一个问题:你是回答呢还是想被咬断?电缆一动不动,它有自己独特的思想。这种独特的思想属于它,它充满了思想。

  让它们咬断我吧!这样我就会被打捞上去,被修好,我的同类在浅海里遇到过这样的事!

  所以它不回答,它有别的事要做;它传送电报,它在海底合法地躺着执行任务。

  上面,太阳落下去了,就像人们说的那样,它变成了一团红火。天上所有的云朵都发出火一样的亮光,一块比一块壮观。

  现在有红光照着我们了!水螅说道,这样看那东西可以看得更清楚一些了如果有这个必要的话。

  咬它,咬它!海猫喊道,露出了它所有的牙齿。咬它,咬它!锯鱼和鲸及海鳗说道。

  它们往前冲去,海猫在最前面。正当它要咬着电缆的时候,锯鱼的锯子猛地刺进海猫的尾部。这是一个天大的错误,海猫再也没有力气咬了。

  烂泥里乱作一团。大鱼和小鱼、海参和蜗牛撞在一起,互相咬着,打着。电缆静静地躺着,干自己必须干的事。

  黑夜在海上降临了,但是海里成千上万有生命的生物,发着光。还不足一个针头大的小龙虾也在发光。这真奇妙,不过事情正是如此。

  海里的生物看着电报电缆。

  那家伙到底是什么,不是什么?

  是啊,问题就在这里。

  这时游来了一头海牛。人类这么叫它:海夫人或海先生。这是一个海夫人,有尾巴和两只划水的短臂,胸脯下垂着。她的头上有海藻和贝类生物,她为此而骄傲。

  你们想不想学点知识,长点见识?她说道,那么,我是唯一胜任者。不过我有一个要求:允许我和我的家人在海底自由地吃草。我和你们一样是鱼,我也是爬行的动物。我是海里最聪明的,这海底的一切会动的东西我全知道,海上的东西我也全知道。你们正在琢磨的东西是上面放下来的,凡从上面放下来的东西都是死的,或者是被弄死不中用的东西;就让它躺在那里吧。它这只不过是人类的发明罢了!

  我看它还不止是这样!小海鱼说道。

  闭嘴,鲭鱼!大海牛说道。

  刺鱼!别的鱼说道,那口气更加刻薄。

  于是海牛给它们解释,那个引起惊恐的家伙,顺便说一下,就是那个一言不发的家伙,只不过是陆地上的一种发明罢了。它还对人类的狡猾作了一番短短的讲演。

  他们要逮住我们。它说道,他们生活的唯一目的就是这个。他们撒网,在钩上放上食饵来引诱我们。那是一种很粗的线,他们以为我们会咬它,他们蠢极了!我们才不呢!别去动那不中用的东西。它会烂掉,会变成一堆烂泥,全烂掉。从上面放下来的东西都是有毛病、破损的,都不中用!不中用!所有的海生物都说道,为了表示意见,它们都附和着海牛的意见。

  小鱼保留着自己的意见。这条长长细细的东西,说不定是海里最奇妙的鱼呢。我有这方面的感觉。

  最奇妙的!我们人类也这么说,我们是凭知识和证据这样说的。

  这条大海蟒是早就在诗歌和传说中被人谈到过的东西。它是人类的聪明才智的产物,被人们放置在海底的,从东方国家一直延伸到西方国家,传递着信息,它的速度快得像光从太阳传到地球上一样。它不断地发展,威力越来越大,范围越来越扩展,年复一年地成长。它穿过一切海洋,绕过地球,在汹涌翻腾的水下,在清澈如玻璃的海洋下。船长觉得自己好像在透明的空气中行驶,往下看看到了成群结队、熙熙攘攘的鱼群,像五彩缤纷的焰火。

  这蟒蛇在深深的海底延伸着,是幸福的中庭②的蟒蛇,它的头连着尾,环绕着地球。鱼和爬虫用头向它冲去,可是它们却不明白这件从上面放下来的东西:它是充满了人的思想、用各种语言表达看好事坏事,而自己却无声无息的知识之蟒,是海中一切奇迹中最奇异的东西,我们时代的大海蟒。

  ①指1866年人类成功地将3500公里的电报电缆线沉入爱尔兰与纽芬兰之间。

  ②中庭,古北欧神话对大地的称呼。北欧神话说大海里有一条巨蟒,缠着中庭。

12下一页

上一篇: 园丁和主人   下一篇: 跳舞吧,我的小宝宝
1、“大海蟒”由查字典童话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童话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大海蟒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tonghua-5/,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安徒生童话
她是一个穷得出奇的女人,老是垂头丧气。她的丈夫死了,当然得埋掉,但她是那么穷困,连买一口棺材的钱都没有。谁也不帮助她,连一个影儿也没有。她只有哭,祈求上帝帮助她——因为上帝对我们所有的人总是仁慈的。窗子是开着,一只小鸟飞进屋里来了。这是一只从笼子里逃出来的金丝鸟。它在一些屋顶上飞了一阵子,现在它钻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个修道院里住着一个年轻的修道士,他名叫乌兰纽斯。他是个非常好学而虔诚的人。他被指定管理修道院的藏书室,他忠于职守严格认真地保护这些财富。他写了好几本优美的书,经常研读圣经及其他的著作。有一天,当他正在阅读圣徒保罗的作品的时候,他在圣经中发现了这样一句话:“在你的眼里,过去的1000年就像是昨天或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小兔子到外面去闲逛。突然,小兔子的长耳朵听到马先生对猫小姐说:“昨天我做了个梦,梦见我是一个大明星,站在舞台上表演,好多人都做我的‘粉丝’,找我签名!”马先生说着,看见了小兔子,就得意地走到小兔子面前,问小兔子:“你做过我这样子的梦吗?”小兔子听了,一阵脸红,因为它做的梦都是自己被坏蛋杀了,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一位国王和王后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他们十分疼爱这个漂亮的小公主。可一个女巫却恶毒地下了一个咒语:小公主十五岁那年会被一只纺锤扎伤并死!尽管国王万分小心,可是,就在小公主十五岁生日那天,她走上一座塔楼,看见一位纺线的老婆婆,就好奇地伸手去拿那个纺锤!于是,恶毒的咒语立刻应验了!小公主被纺锤扎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位王子,他走到了外面的世界,只见他心事重重,面带忧伤。他抬头看着天空,天是那般的碧蓝,他叹息道:“一个人能在天堂上该有多好啊!”这时他看到了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向他走来,样子十分可怜。他和老人打了声招呼,并问:“我怎样才能进天堂呢?”那人答道:“通过贫穷和谦卑!穿上我的破衣服,到人间去游荡七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一个士兵,年轻的时候,他征战沙场,立下了不少功劳。等战争结束了,他的身体多处受伤,已经不能再为国王效力了,国王没给他一点的抚恤金,就把他赶走了。国王说:“你还是回家吧,只有给我干活的人才能从我这里拿到钱。”士兵无依无靠,只好无奈地四处流浪。一天,天色很晚了,士兵来到一个大森林。森林里长满了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一对农民夫妇在菜园里干完活儿,坐在他们破旧的房屋前休息。这时,一辆由四匹黑马拉着的豪华马车停在他们面前。一位穿着讲究的先生从里面走下来,看着他们。老农民连忙起身朝那位先生走过去,说道:“你需要什么帮助吗?”这位先生握住老人的手说:“我来这儿是想吃一顿你们的家常饭,请为我准备一些马铃薯,然后我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一个不快乐的有钱人,因为他什么都有就是缺一个孩子。夫妻俩到处求神拜佛,后来终于生了一个女儿。不过,这个孩子生下来头上就戴着一个盆子(basin),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拿不下来,所以大家叫她戴盆姑娘。有一年,戴盆姑娘的母亲过世,继母非常讨厌她,经常虐待她,戴盆姑娘忍耐不住,终于去跳河自杀。还好被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很久以前,有个村庄,村庄里有个贫穷的父亲,有一天,他把自己长大成人的四个儿子叫到跟前说:“亲爱的孩子们,你们的父亲很穷,所以没办法留遗产给你们,你们必须自己学会一种本领,用来养活自己和家人。”四个懂事的儿子听了父亲的话,各自拿出行李上路了。在出城的一条岔道上,大儿子对其他三个弟弟说:“弟弟们,我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在城堡里住着一位傲慢的公主,她发誓一辈子不嫁,因为她想要永远凌驾于所有人之上,不受人管辖(govern)。她所居住的宫殿有一个大厅,厅里有十二扇窗户,公主只要依次打开这些窗户就能把天上地下,水中陆地都看得一清二楚,任何东西都不能在她面前隐身(invisible),于是她昭告全国:如果有人想要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中国有个大湖,湖里盛产鱼虾,有一只凶恶的三头妖怪(monster)。带着女儿住在湖边的金老爹,年轻时是个专门铸剑杀妖的专家。女儿叫金镜,长得温柔美丽又能干。金老爹决定为民除害,同时为金镜找一个好对象。于是贴出公告,说只要有人协助金老爹杀妖就可以和金镜成亲。不久,有个叫刘安的人来报名,他跟着学老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有三个儿子。老大、老二聪明伶俐,老三沉默寡言,老大、老二都叫他“傻瓜”。国王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想把王位传给自己的儿子,但他不知道传给谁才好。一天,国王想出一个好主意,就把三个儿子叫到跟前,对他们说:“我要把王位传给你们中的一个。你们谁能给我带回来最精美的地毯,我就把王位传给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晨,兔子伴随着鸡鸣起来了,在鸡的指使下,兔子找到了乌龟,想一雪前耻,打算与他再来一次比赛。乌龟说:“如果你输了怎么办?”兔子不懈的答:“今年是鸡年,我有鸡撑腰,我是不会输的,你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啊”乌龟说:“要不然,如果你输了,就让我当12生肖的老四,怎么样。如果我输了,我就昭告天下兔子是1......【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人贡献出一个奖品——也可以说是两个奖品吧:一大一小——来奖励速度最快的赛跑者。但这不是指在一次竞赛中所达到的最快的速度,而是在全年的赛跑中所达到的速度。“我得到了头奖!”野兔说。“有人在评奖委员会中有亲戚和朋友,所以我们必须主持公道。蜗牛居然得到了二等奖!我不禁要认为这是对我的一种侮辱。”“不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早就听见说过,有一个女子,为了怕弄脏鞋,就踩在面包上走路;后来她可吃了苦头。这件事被写下来了,也被印出来了。她是一个穷苦的孩子,但是非常骄傲,自以为了不起,正如俗话所说的,她的本性不好。当她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她最高兴做的事是捉苍蝇;她把它们的翅膀拉掉,使它们变成爬虫。她还喜欢捉金龟子和甲虫,把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祖母很老了;她的脸上有许多皱纹,她的头发很白。不过她的那对眼睛亮得像两颗星星,甚至比星星还要美丽。它们看起来是非常温和和可爱的。她还能讲许多好听的故事。她穿着一件花长袍。这是用一种厚绸子做的;长袍发出沙沙的声音。祖母知道许多事情,因为她在爸爸和妈妈没有生下来以前早就活着——这是毫无疑问的!祖母有一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们飞离丹麦的海岸,远远飞向陌生的国度,在蔚蓝美丽的海水边,我们踏上希腊的领土。柠檬树结满了金黄果,枝条被压得垂向地上;遍地起绒草长得繁多,还有美丽的大理石像。牧羊人坐着,狗在休息,我们围坐在他的四周,听他叙述“永恒的友谊”这是古老的优美的风俗。我们住的房子是泥土糊成的,不过门柱则是刻有长条凹槽的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一株老树的裂缝里有好几只蜥蜴在活泼地跑着。它们彼此都很了解,因为它们讲着同样的蜥蜴语。“嗨,住在老妖精山上的那些家伙号叫得才厉害呢!”一只蜥蜴说,“他们的闹声把我弄得两整夜合不上眼睛。这简直跟躺在床上害牙痛差不多,因为我横竖是睡不着的!”“那儿一定有什么事情!”另一只蜥蜴说。“他们把那座山用四根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佛罗伦萨城①里,离大公爵广场不远,有一条小小的横街,我想它是叫做波尔塔·罗萨。在这条街上的一个蔬菜市场前面,有一只艺术性非常强的铜猪。这个动物因为年代久远,已经变成了墨绿色。一股新鲜清亮的水从它嘴里喷出来。它的鼻子发着光,好像有人把它擦亮了似的。事实上也是如此:成千上万的小孩子和穷人,常常用手抓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认识小鬼,但是你认识太太——园丁的老婆吗?她很有学问,能背诵许多诗篇,还能提笔就写出诗来呢。只有韵脚——她把它叫做“顺口字”——使她感到有点麻烦。她有写作的天才和讲话的天才。她可以当一个牧师,最低限度当一个牧师的太太。“穿上了星期日服装的大地是美丽的!”她说。于是她把这个意思写成文字和“顺口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太阳树是一棵华贵的树;我们从来没有看见过它,将来恐怕也永远不会看到它。树顶上的枝叶向周围伸出好几里路远。它本身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树林,因为它每一根顶小的枝子都是一棵树。这上面长着棕榈树、山毛榉、松树和梧桐树,还长着许多其他种类的树——事实上世界各地的树这儿都有了。它们作为小枝从大枝上冒出来,而这些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镇长站在敞开着的窗户前,他身上穿着高领硬袖的衬衫,衬衫前襟上别着一枚胸针。胡子刮得光光的,那是他自己刮的,只割破一个小口子,他已经在小口子上贴了一小片报纸。“听着,小家伙。”他叫道。这个小家伙并非别人,就是洗衣妇的儿子。他恰好走过这里,便恭敬地脱下头上的便帽。那顶便帽的帽檐已经折断,可以塞进衣服口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一幢古老的乡间公馆里住着有钱的年轻人。他们既富有,也幸福。他们自己享受快乐,也对别人做好事。他们希望所有的人都像他们自己一样愉快。在圣诞节的晚上,古老的大厅里立着一棵打扮得很漂亮的圣诞树。壁炉里烧着熊熊的大火,古老的画框上悬着枞树枝。主人和客人都在这儿;他们唱歌和跳舞。天还没有黑,佣人的房间里已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一只母鸭从葡萄牙到来了。有人说她是从西班牙来的,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分别。大家都把她叫葡萄牙的鸭子。她下蛋,被人杀掉,然后被做成菜拿出来吃——这就是她一生的事业。不过,从她的蛋里爬出的那些小鸭子居然也被叫做葡萄牙的鸭子——这里面倒颇有文章。这整个家族现在只剩下一只鸭子了。她住在养鸭场里,而这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一个古老的故事:“光荣的荆棘路:一个叫做布鲁德的猎人得到了无上的光荣和尊严,但是他却长时期遇到极大的困难和冒着生命的危险。”我们大多数的人在小时已经听到过这个故事,可能后来还读到过它,并且也想起自己没有被人歌诵过的“荆棘路”和“极大的困难”。故事和真事没有什么很大的分界线。不过故事在我们这个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