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童话网 > 安徒生童话>老约翰妮讲了些什么

老约翰妮讲了些什么

发布时间:2011-02-17 10:00 投稿者: 安徒生
  风在老柳树间嗖嗖地刮着!   人们就像是在听一首歌;风唱出它的曲子,树讲出它的故事。若是你听不懂,那便问济贫院的老约翰妮吧。她知道,她是在这个教区里出生的。多少年以前,当皇家大道穿过这里的时?......

  风在老柳树间嗖嗖地刮着!

  人们就像是在听一首歌;风唱出它的曲子,树讲出它的故事。若是你听不懂,那便问济贫院的老约翰妮吧。她知道,她是在这个教区里出生的。多少年以前,当皇家大道穿过这里的时候,这棵树已经很大,很惹人注意了。当时它就立在今天的那个地方,在水塘边上裁缝的那所破烂不堪的木屋外面。当年水塘很大,人们都在这里刷洗牛。在炎热的夏天,农民的孩子们光着身子四处跑,在水里拍水嬉戏。紧靠树根有块很大的路碑,现在它已经倒塌了,上面爬满了藤蔓。

  富有的地主庄园的那边筑起了新的皇家大道,旧的便成了田野间的路,水塘成了一个水坑,上面长满了浮萍;要是一只青蛙跳下去,绿萍就朝两边散开,人们便可以见到黑色的水。四周长满了香蒲草、芦苇和鸢尾草,这些植物还在继续蔓延。

  裁缝的屋子很旧,歪歪斜斜,房顶成了青苔和藏瓦莲生长的地方。鸽子棚塌了,欧椋鸟在那里做窝。山墙和房檐下挂着一连串的燕子窝,真好像这里就是一个福居①。

  这里一度曾是这样。现在已经是孤寂而安宁的了。孤独、沮丧、可怜的拉斯穆斯,他们这样叫他住在这儿。他是在这儿出生的,在这里玩耍过。他在田野里蹦跳过,爬过篱笆,小时候在水塘里打过水,也爬过那棵老树。

  这棵树枝繁叶茂,十分茁壮,现在依然如此。不过暴风已经把它刮得有些歪斜,时间在它身上划了一道裂缝。现在风和雨又用泥把裂缝填上,上面长了些草和杂株。是的,一棵小小的花揪还在这里生了根。

  春天,燕子飞来了,它们绕着树和屋顶飞,衔来泥土修补自己的旧窝。可怜的拉斯穆斯却不管自己的屋子,它立着也行,塌了也罢,他不修补它,他也不支撑它。有什么用!这是他的口头禅,也是他父亲的口头禅。

  他呆在自己的家里。燕子从这里飞向了远方,又飞回来,它们是忠诚的鸟儿。欧椋鸟也飞走了,它又飞回来,唱着自己的歌。拉斯穆斯一度曾和它比赛,吹着口哨儿,现在他既不吹口哨儿也不唱了。

  风在老柳树间嗖嗖地刮着。它仍在呼啸,人们好像在听一首歌;风唱着它的曲子,树讲着它的故事。若是你听不懂,便问济贫院的老约翰妮吧!她知道,她对以前的事了如指掌。她就像是一本写满了字和回忆的记事簿。

  还在房子很新很漂亮的时候,村里的裁缝伊瓦厄尔瑟带着他的妻子玛恩便迁了进来。他们两个都是勤劳高尚的人。老约翰妮当时还是一个小孩,她是一个木鞋匠的女儿,这鞋匠是这个教区最贫苦的人之一。她从玛恩那里得到过不少的黄油面包,玛恩从不缺少食品。玛恩和地主太太的关系很好,她总是乐呵呵的,快乐知足。她从不发愁,她会使用自己的嘴,也会使用自己的手;她使用缝衣针就像用嘴一样快捷。此外,她还要照顾好自己的家和孩子;她的孩子差一点儿就一打,一共十一个,第十二个没有生。

  穷人家的窝里总是挤满了孩子!地主嘟嘟囔囔地说:要是能像淹死猫崽一样把他们淹死就好了。只留下一两个最结实的。那样,不幸便会大大减少了。

  上帝可怜我们!裁缝的妻子说道。不管怎么说孩子是上帝赐的,是家中的欢乐。每个孩子都是上帝的一份礼物!要是日子过得紧,吃饭的嘴多,那么就多使把劲,多想办法。上帝是不会撒手的,只要我们自己不松劲儿!

  地主太太同意她的看法,友善地点点头,摸着玛恩的面庞。她曾经多次这样做,是啊,还吻过她。不过那时太太还是个小孩,玛恩是她的奶娘。她们两个彼此喜爱,这种感情从没有变过的。

  每年到圣诞节的时候,地主庄园总要给裁缝家送许多冬日的给养:一桶牛奶、一口猪、两只鹅、一小桶黄油,还有干酪和苹果。这对他们的生活是很大的帮助。伊瓦厄尔瑟也确实高兴过一阵,不过很快便又说他的口头禅:有什么用呢!

  屋子里收拾得干净整齐,窗上挂着窗帘,还有花,是石竹和凤仙。画框镶有一块锈着名字的刺绣,旁边挂着一封情书,很押韵,是玛恩厄尔瑟自己写的;她懂得怎么押韵。她对自家的姓很骄傲,在丹麦文中这字是唯一能和香肠押上韵的。能有点与众不同的地方,终归是不错的!她说道,还笑了起来。她总保持着愉快的心情,从不像丈夫那样一口一个有什么用呢。她的口头禅是:依靠自己,仰仗上帝!她就是这么做的,把一家人都维系得很好。孩子们都长得很健康,雏鹰展翅,到远处去了,都有点出息。拉斯穆斯是最小的,他可爱极了,致使城里的一位画家把他借去做模特儿,就和刚生到世上来一样,赤裸裸地上了画。那张画现在挂在皇宫里,地主太太在那儿看到过它,认出了小拉斯穆斯,尽管他没有穿衣服。

  但是艰难的日子来了。裁缝双手的骨节都发了炎,肿得很粗,没有大夫能治好,就连那位为人看病的巫婆斯汀妮也没有办法。

  别泄气!玛恩说道。垂头丧气是不中用的!现在爸爸的一双手再也没有用了。我的手就得更加勤快些。小拉斯穆斯也可以使针线了!

  他已经坐在案台前了,吹着口哨儿哼着歌了。他是一个性情开朗的孩子。

  他不能整天坐在那里,妈妈这么说。这对孩子是不幸的事,他也该玩玩,蹦蹦跳跳。

  木鞋匠家的约翰妮是和他最好的玩伴。她的家比拉斯穆斯的家更穷。她的模样并不好看;赤着脚,破衣烂衫,没有人帮她缝补,她自己也不会。她是一个孩子,像是上帝阳光中的一只小鸟。

  在路碑旁,在大柳树下,拉斯穆斯和约翰妮在一起玩。他有高远的志向。他想成为一个高明的裁缝,住到城里去。那边有好多师傅,雇了好多学徒坐在案台前干活,他是听他父亲这样说的。他想去当学徒,再当师傅,于是约翰妮可以去看望他。那时她该学会了烧饭了,她可以为大家做吃的,她会有一间自己的大屋子。

  约翰妮并不真正相信这些,但是拉斯穆斯相信会成为事实。

  于是他们坐在老柳树下面,风在枝头嗖嗖作响,就像是风在唱歌,树在述说。

  秋天,所有的叶子都落了,雨从光秃秃的枝上落下。还会再绿的!厄尔瑟妈妈说道。

  有什么用!男人说道。新的一年,新的哀伤会降临!厨房里满满的!妻子说道。这得好好谢谢我们的好太太!我很健康,身强力壮。抱怨是不好的!

  地主一家在乡间庄园里度过了圣诞节。但是新年过后的一个星期后,他们进城去了。在城里他们愉快舒服地度过冬天;他们甚至还参加在皇宫里举行的舞会和宴会。

  太太得到了两件从法国买的价值昂贵的衣服。它的料子、样式和手工技术都是裁缝的妻子玛恩前所未见的。她请求地主太太让她带着丈夫到庄园里去看看这两件衣服,她说那样的东西是农村裁缝从未看过的。

  他看到了那两件衣服,回家以前他什么也没有说。然后他说了他总挂在嘴边的话有什么用处,而这回他的话应验了。

  地主进了城。城里舞会和轻松愉快的日子已经开始;但是就在一片欢乐中,老爷死了,太太不能穿那两件华丽的衣服。她悲哀极了,从头到脚都穿上了黑色的丧服,连一条白丝带都看不到。所有的仆人都穿着丧服,就连华丽的马车也用精致的黑纱蒙了起来。

  那是个寒冷冰冻的夜,雪亮晶晶的,星星也在闪光。沉重的灵车载着尸体从城里回到了庄园教堂,老爷就要被安葬在这儿去陪伴过世了的先人。地方行政长官和教区长官骑着马,手持火炬,守在教堂墓地的入口处。教堂里灯火通明,牧师站在教堂门口迎候尸体。棺材被抬到了唱诗班的前面,村里的教民都跟在后面。牧师讲了话,唱了赞美诗。太太也来到教堂,她是坐在蒙着黑纱的豪华马车进去的。马车里里外外都是黑色的,这个教区从未有人见过这种场面。

  丧葬的场面是人们整个冬天所谈论的。是的,那是地主下葬的场面。

  从这里可以看出这个人的重要性!教区的人说道。他出身高贵,他葬得也很高贵!

  这有什么用!裁缝说道。他现在命没有了,财产也没有了。我们总算还有一样!

  可不要说这样的话!玛恩说道,他在天国获得了永生!

  这是谁跟你说的?玛恩!裁缝说道。死人是很好的肥料!但是这人看来太高贵了,连一点好处都没有留给土地。他是躺在墓室里的!

  别讲这种亵渎神灵的话!玛恩说道。我再对你说一遍,他是永生的!

  这是谁跟你说的,玛恩?裁缝重复说道。

  玛恩把自己的衣服蒙在小拉斯穆斯的头上,他不该听到这样的话。

  她把他抱到柴草屋里,哭了起来。

  小拉斯穆斯,你在那边听到的话,不是你父亲说的,那是魔鬼走过屋子用你父亲的声音讲的!诵你的祷文吧!我们一起读!她把孩子的双手合在一起。

  现在我又好了!她说道。依靠自己,仰仗上帝!服丧的一年结束了。寡妇只穿半丧服了,她内心则是愉快的。

  外面风传说,有人向她求婚了,她已经在考虑婚礼的事了。玛恩知道一点儿,牧师知道的略多一些。

  棕榈主日②做完弥撒后就要宣布寡妇和她选择的伴侣的婚事了。他是雕匠,或者说是雕师,他该怎么称呼,大家知道得不那么准确。那时曹瓦尔森③和他的艺术还不是普通人嘴边常挂着的事。新的地主爷出身并不高贵,但还是一个体面的人。人们说,他是一个大家不理解的人,他会雕刻人像,手艺很精湛,他年轻而英俊。

  有什么用!厄尔瑟裁缝说道。

  棕榈主日那天,牧师在圣坛前宣布了这桩婚事,接着大家唱赞美诗,领圣餐。裁缝、他的妻子和小拉斯穆斯都在教堂里。父亲母亲去圣坛前领了圣餐。拉斯穆斯坐在教堂的长椅上,他还没有参加过向上帝表示坚信的仪式。那段时间,裁缝家缺衣服穿,他们所有的衣服都是一再翻改,又补又缝的。今天他们三个人穿的衣服都是新的,但是黑色的,就像是参加葬礼似的。这些衣服是用罩马车的那块黑布做的。男人做的是上衣和裤子,玛恩做了一件高领长衫,拉斯穆斯穿了一身一直可以穿到参加坚信仪式的衣服。谁也不必知道那块布以前是干什么用的,不过不久大家便知道了。巫婆斯汀妮,还有一两个和她一样会占卜但并不以此为生的妇人说,那些衣服会给这家人带来灾祸,除非是去墓地,否则就不该穿罩灵车的布做的衣服。

  木鞋匠家的约翰妮听到这番话时哭了。接着就出现了这样的事,从那天起,裁缝的身体便一日不如一日了。现在谁快熬不过去了,大家都很清楚了。

  事情已经很清楚了。

  三一主日④后的那个星期日,裁缝厄尔瑟死了。现在只有玛恩一人支撑这个家了;她支撑起来了,依靠自己,仰仗上帝。

  第二年,拉斯穆斯参加了向上帝表示坚信的仪式。现在他要到城里去,跟一个大裁缝学手艺,可并不是一位案台前坐着十二个学徒的师傅,而是只有一个学徒;小拉斯穆斯可以算作是半个。他很高兴,看上去很快活。然而约翰妮哭了,她喜欢他的程度出乎自己的意料。裁缝的妻子还住在老屋子里,继续操持着自己的营生。

  那个时候,新的皇家大道开通了;那条经过老柳树和裁缝家的老路,变成了田间小路。水塘也变了,剩下的死水上长满了浮萍。路碑倒了,它再没有什么理由要立在那里。不过树还是很茁壮美丽,风在枝头飒飒作响。

  燕子飞走了,欧椋鸟飞走了,但是它们春天又会飞回来。在它们第四次返回的时候,拉斯穆斯也回来了。他的学徒期满了,他成了一个很漂亮但瘦削的青年。现在他要打起行囊到外国去看看,他向往着这一天。但是他的母亲不放他走;家乡不管怎么说总是最好的地方!她的其他几个孩子都散在四处,他是最小的,家该是他的。他有的是工作可干,只要他愿意留在这一地区。他可以当流动裁缝,在这个庄子做两个星期,在另一个庄子里做两个星期。这也算是出门旅行。拉斯穆斯听从了他母亲的意见。

  于是他回到了他出生的房子里面,又坐到了老柳树下,听它飒飒地响着。

  他很漂亮,能像个鸟儿似地打口哨儿,唱新旧歌曲。他在大庄子里受到很好的待遇,特别是在克劳斯汉森家,他是这个教区里第二位富有的农户。

  他的女儿艾尔瑟看去像朵最美的花,她总是乐呵呵的。你知道,总有一些人不怀好意说她为了显示自己的一口漂亮牙齿而笑。她很容易被逗笑,而且常有心情和人开玩笑,这在她身上都很自然。

  她喜欢上了拉斯穆斯,他也喜欢她,但两人谁也不直截了当地说出来。

  于是他的心事多了起来;他继承父亲的性格比继承母亲的要多。只有艾尔瑟在的时候,他的心情才会好一些,接着两人便一起笑,说笑话,开玩笑。不过尽管有合适的机会,他也从来不吐一句暗藏在心里表示爱情的话。有什么用处!就是他的想法。她的父亲母亲为她找有钱的人,我没有钱财。最聪明的办法是离开这里!可是他离不开那个庄园,就像艾尔瑟用一根线牢牢地把他拴住一样。对她,他好像一只被驯服了的鸟儿,他按她的心意而跳蹦,或吹口哨儿。他顺从她的意愿。

  约翰妮,木鞋匠的女儿在那个庄子里做佣人,她干的活是低贱的;她把牛奶车赶到田里去,和其他的女佣人在那里挤奶。是的,如果需要,她还得驾车送肥。她从不到大厅去,不常看到拉斯穆斯或者艾尔瑟,但是她听说两人好得就像是一对恋人。

  拉斯穆斯要交好运了!她说道。我真羡慕他!她的眼湿润了,可没有什么理由要哭。

  城里有集市。克劳斯汉森赶车进城,拉斯穆斯也跟着去了。他坐在艾尔瑟的旁边。去的时候和回来的时候都是这样。他被爱情缠住了,但他却只字不表露自己的爱情。

  可是他必须对我说起这件事呀!姑娘这样想。她是对的。要是他不愿开口,我可以吓吓他!

  不久庄子里就传说本教区最富有的地主向艾尔瑟求婚了。他确实求过婚了,但是没有人知道她怎么答复他。

  拉斯穆斯的思想波动起来了。

  有一天晚上,艾尔瑟的手指上戴了一个戒指,拉斯穆斯问她这是什么意思。

  你订婚啦!他说道。

  你说是跟谁呢?她问道。

  是不是跟那位有钱的地主?他说道。

  你猜着了!她说道,点点头,跑开了。

  他也跑开了。他回到母亲的家里,像一个掉了魂的人。他打起了行囊,要去那茫茫的世界,母亲的哭泣也不顶用。他用老柳树的枝子削了一根手杖,然后吹着口哨儿,就像心情很好似的,他要看遍世界上的胜景。

  叫我太伤心了!母亲说道。但是对你,离开这里是最正确、最好的办法,所以我只得忍受着。依靠自己,仰仗上帝,那么我就一定能再见到你,你还是那么高兴、快乐。他沿着新的大道走,在道上他看见约翰妮赶车运着一车肥过来。她没有注意到他,他不愿让她发现;他躲在沟边的灌木丛后,约翰妮驱车过去了。

  他向茫茫的世界走去,没有人知道他到哪里去。他的母亲以为年底前他会回来的。现在他可以看到新的东西,可以思考新的事情,然后他会回到旧事上来,这些事是无法用裁缝的熨斗烫平的。他太受他父亲的影响,我更愿他能更像我一点,可怜的孩子!但是他会回来的,他不会丢下我和这所房子的。

  母亲愿意年复一年地等待,艾尔瑟却只等了一个月。她偷偷地去找巫婆斯汀妮麦兹的女儿,她会治病,会拿咖啡和纸牌算命,知道得比她的上帝还多。她自然也知道拉斯穆斯在什么地方,她在咖啡杯底的沉渣里看出的。他在一个外国的城市里,但是她说不出这个城市的名字,城里有大兵,有漂亮的姑娘。他在盘算是扛起火枪呢还是去找个姑娘。

  这些话艾尔瑟可听不进去。她愿意用自己攒起来的零花钱把他赎回来,不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是她出的钱。

  老斯汀妮肯定说他会回来的。她会一种法术。对受法的人来说是很危险的,但这是最后的一招了。她要把锅放在火上为他熬东西,这样他便会动身,不论他在世界的什么地方,都会回到锅在的地方,回到心上人等待他的地方。这可能要几个月,但是只要人还在,他就一定会回来的。

  他一定会感到不安,会日夜不停翻山越岭地走着,不论天好天坏,不论是否疲惫不堪。他要回家,他一定要回来。新月如眉。老斯汀妮说,这样的日子正是做法术的时候。一天,暴风雨摧折了一根老柳树枝。斯汀妮削了一枝,用一个结子把树枝捆上,这会有助于把拉斯穆斯拉回来,回到他母亲的家里。然后她把屋顶上的青苔和藏瓦莲采下来放在锅里,放到了火上。艾尔瑟要从《圣诗集》上撕下一页来,她偶然撕下了印着勘误表的最后一页。同样灵!斯汀妮说道,把它投进了锅里。

  要搁到锅里去的东西很多很多,要不断地熬,一直熬到拉斯穆斯回到家里。老斯汀妮屋里的那只大黑公鸡不得不舍掉红冠,也到了锅里。艾尔瑟的粗戒指也放了进去,她再也不可能把它收回来,事前斯汀妮就对她讲过了。斯汀妮很聪明。我们不知道名字的许多东西,都被扔进锅里去了。锅老是放在火上,要不然便是放在还燃着明火的炭块上,或者在热灰上。这事只是她和艾尔瑟知道。

  月亮渐渐盈了起来,又渐渐亏了下去。艾尔瑟时常来问:你看见他回来了没有?

  我知道许多事情!斯汀妮说道,我看见的也很多。但是他走的路有多长,我可看不见。现在他开始爬山了!现在又开始渡海了,正在暴风雨中!穿过大树林的路很长,他的脚上起了水泡,他在发烧,但是他得往前走。

  不!不!艾尔瑟说道。我真为他难过!

  现在他不能停下来!如果我们让他停下来,他便会在大道上摔死的!

  很长的时间过去了。月亮又圆又大地挂在天上,闪着月光;风在老柳树间飒飒响着,在月光中出现了一条长虹。这是证实的信号!斯汀妮说道。拉斯穆斯要回来了。然而他却没有回来。

  等的时间是很长的!斯汀妮说道。

  现在我厌倦了!艾尔瑟说道。她到斯汀妮那里去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也不再送她新的礼物了。

  她的心情轻松下来,有一天早晨,教区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了,艾尔瑟答应了那位最富有的地主了。

  她去观看了那边的庄园、田地、牲畜和家什。一切都顺心如意,不必再等什么,可以举行婚礼了。

  盛大的婚宴举行了三天。人们随着黑管和提琴的拍节跳舞。教区里人人都接到了邀请,一个也没有拉下,厄尔瑟妈妈也去了。当隆重的场面结束、吃饱喝足的人道了谢、喇叭停息了的时候,她带着宴席上剩的东西回家了。

  她只用一根棍子把大门拴住。现在棍子被抽掉了,门是开着的,拉斯穆斯坐在屋子里。他回来了,他在这个时候回来了。老天啊,他只剩下皮包骨头了,他又瘦又黄!

  拉斯穆斯!母亲说道:我眼前的真是你吗!你的样子多难看啊!但是有了你,我从心里高兴啊!

  她把从宴席上带回来的好食物一块牛排和婚礼馅饼,递给他吃。

  他说道,近来他时常想念自己的母亲,想念家乡和老柳树。非常奇怪,他多么频繁地在梦中看到那棵树和赤脚的约翰妮啊。

  至于艾尔瑟,他根本就没有提到她。他病了,必须躺到床上去。但是我们不相信那是由于那口锅,或者是锅汤在他身上施了什么魔法。只有老斯汀妮和艾尔瑟相信它,但是她们不提这个。

  拉斯穆斯发烧躺在床上,他的病带传染性,所以除了木鞋匠的女儿约翰妮外,再没有人到裁缝家来了。她看到拉斯穆斯的这幅惨相,就哭了。

  大夫给他开了药方并去药店买来了药,但是他不肯服用。有什么用呢!他说道。

  有的。吃了药你会好起来了!母亲说道。依靠你自己和仰仗上帝!要是我能再看到你身上长起肉来,听到你吹口哨儿唱歌,那我舍弃自己的生命都成!

  拉斯穆斯的病轻了,但是他的母亲染上了它。上帝召走了她,而不是他。

  家里很孤寂,而且越发地穷困了。他垮了!教区的人们都这样说。可怜的拉斯穆斯。

  旅途中他过的是非人的生活。是那种生活而不是在火上熬着的锅吸干了他的骨髓,使他浑身不安。他的头发稀落,变得灰白;他没办法去干正经事。有什么用呢?他说道。他不去教堂,宁愿去小酒店。

  一个秋天的夜晚,在风吹雨打中,他摇摇摆摆地走出酒店,顺着泥泞的路朝自己的家走去。他的母亲早已逝去,躺在坟墓里,燕子和欧椋鸟这些忠诚的鸟,也都飞走了。只有木鞋匠的女儿约翰妮没有走掉。她在路上赶上了他,跟着他走了一截。

  振作起来,拉斯穆斯!

  有什么用处呢!他说道。

  你那口头禅很糟糕!她说道。记住你母亲的话,'依靠自己,仰仗上帝'。你没有这样做,拉斯穆斯!应该而且要这样做。再不要说'有什么用处呢',你会把你的毛病连根铲除!

  她跟着他来到了他的家门口才离开。他没有进屋,他走到老柳树下面,坐在倒下的路碑上。

  风在树枝间飒飒地响着,像是一首歌,又像是一席讲话。拉斯穆斯回答了它,他大声地说话。但是,除了那棵树和飒飒的风外,谁也没有听到他讲什么。

  我浑身发冷!一定该是上床的时候了。睡吧,睡吧!他走了起来,可是并不是向屋子,而是向水塘走去。他踉踉跄跄跌倒在那里。大雨哗哗地下着,风刺骨寒冷,他并没有觉出来。当太阳升起,乌鸦飞过塘中芦苇丛的时候,他醒过来了,身体几乎失去了感觉。要是他的头倒在他的脚那边,他就永远也爬不起来了,绿浮萍会成为他的裹尸布了。白天约翰妮来到了裁缝的家里。她帮了他大忙;她把他送到医院。

  我们从小就相识,她说道,你的母亲给我啤酒和食物,我永远也报答不完她!你会恢复健康的。你会重新做人活下去的!

  上帝愿意他活下去。可是他的身体和心灵都受到了挫折。燕子和欧椋鸟来了又去,去了又来;拉斯穆斯未老先衰了。他孤寂地呆在家里,这家也越来越破损了!他很穷,现在比约翰妮更穷了。

  你没有信仰,她说道,如果我们没有上帝,那么我们还有什么呢!你应该去圣坛那里!她说道,自从你参加了向上帝表示坚信的仪式后,你再没有去过那里了吧!是啊,有什么用处呢!他说道。

  要是你那么说,那么认为,那就算了。上帝是不会在自己的桌前看到不心甘情愿的客人的。可是好好想想你的母亲和你的儿童时代吧!你那时是一个虔诚的好孩子。我给你诵一段圣诗,好吗!

  有什么用处呢!他说道。

  它总给我以安慰!她回答道。

  约翰妮,你成了一位圣人了!他用疲惫不堪的眼神望着她。

  约翰妮读了那段圣诗,不是照着书念的,她没有书,她会背诵。

  这些都是些美好的话!他说道,但是我不能完全理解,我的头沉重极了!

  拉斯穆斯成了一个老人,但是艾尔瑟也不再年轻了如果我们要再提起她的话。拉斯穆斯再也不提她了。她当了祖母,她的孙女是一个能说会道的小姑娘,小家伙和其他的孩子一起在镇上玩耍。拉斯穆斯来了,拄着一根棍子。他站在那里看着孩子们嬉戏,向他们微笑,旧时的情景在他的脑海中掠过。艾尔瑟的孙女指着他,可怜的拉斯穆斯!她叫道。其他的小姑娘也模仿她,可怜的拉斯穆斯!他们一面喊一面追随着那老人。

  那是灰暗、沉重的一天,以后许多天都是这样的天气。但是在灰暗、沉重的日子之后,也有一天阳光充沛。

  那是一个美好的圣灵降临节⑤的清晨,教堂里装点了绿色的白桦枝,可以闻到一股树林的气息。阳光照在教堂的长凳上。圣坛上的大烛燃烧着,牧师在分发圣餐。跪着的人当中有约翰妮,但是拉斯穆斯却不在场。就在这一天上帝把他召去了。

  上帝身边有仁慈和恩惠。

  许多年过去了。裁缝的屋子还在那里,但是已无人居住。只要夜里一刮大风,它便会倒塌。水塘里长满芦苇和蒲草。风在老柳树间飒飒响着,就好像听到了一首歌。风在唱它,树在讲它。若是你听不懂,便去问济贫院的老约翰妮吧。

  她住在那儿,唱着圣诗,是她唱给拉斯穆斯听的那首。她想念着他,为他向上帝祈祷,她有一颗忠诚的心灵。她会讲逝去的日子,讲老树间飒飒响着风的那些往事。

  题注这篇故事首次发表于1872年11月23日出版的《新童话故事(三系二集),1872年》,是安徒生所写的最后一篇童话。

  ①丹麦人相信燕子是福鸟。

  ②复活节(春分月圆后第一个星期日)之前的星期日叫棕榈主日。

  ③丹麦的大雕塑家。见《丹麦人霍尔格》注17。

  ④圣灵降临节(复活节后50天)后的星期日,恭敬上帝三位一体而守此节。

  ⑤基督复活后50天,圣灵降临,又称五旬节。

12下一页

上一篇: 大门钥匙   下一篇: 园丁和主人
1、“老约翰妮讲了些什么”由查字典童话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童话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老约翰妮讲了些什么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tonghua-3/,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安徒生童话
她是一个穷得出奇的女人,老是垂头丧气。她的丈夫死了,当然得埋掉,但她是那么穷困,连买一口棺材的钱都没有。谁也不帮助她,连一个影儿也没有。她只有哭,祈求上帝帮助她——因为上帝对我们所有的人总是仁慈的。窗子是开着,一只小鸟飞进屋里来了。这是一只从笼子里逃出来的金丝鸟。它在一些屋顶上飞了一阵子,现在它钻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个修道院里住着一个年轻的修道士,他名叫乌兰纽斯。他是个非常好学而虔诚的人。他被指定管理修道院的藏书室,他忠于职守严格认真地保护这些财富。他写了好几本优美的书,经常研读圣经及其他的著作。有一天,当他正在阅读圣徒保罗的作品的时候,他在圣经中发现了这样一句话:“在你的眼里,过去的1000年就像是昨天或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小兔子到外面去闲逛。突然,小兔子的长耳朵听到马先生对猫小姐说:“昨天我做了个梦,梦见我是一个大明星,站在舞台上表演,好多人都做我的‘粉丝’,找我签名!”马先生说着,看见了小兔子,就得意地走到小兔子面前,问小兔子:“你做过我这样子的梦吗?”小兔子听了,一阵脸红,因为它做的梦都是自己被坏蛋杀了,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一位国王和王后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他们十分疼爱这个漂亮的小公主。可一个女巫却恶毒地下了一个咒语:小公主十五岁那年会被一只纺锤扎伤并死!尽管国王万分小心,可是,就在小公主十五岁生日那天,她走上一座塔楼,看见一位纺线的老婆婆,就好奇地伸手去拿那个纺锤!于是,恶毒的咒语立刻应验了!小公主被纺锤扎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位王子,他走到了外面的世界,只见他心事重重,面带忧伤。他抬头看着天空,天是那般的碧蓝,他叹息道:“一个人能在天堂上该有多好啊!”这时他看到了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向他走来,样子十分可怜。他和老人打了声招呼,并问:“我怎样才能进天堂呢?”那人答道:“通过贫穷和谦卑!穿上我的破衣服,到人间去游荡七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一个士兵,年轻的时候,他征战沙场,立下了不少功劳。等战争结束了,他的身体多处受伤,已经不能再为国王效力了,国王没给他一点的抚恤金,就把他赶走了。国王说:“你还是回家吧,只有给我干活的人才能从我这里拿到钱。”士兵无依无靠,只好无奈地四处流浪。一天,天色很晚了,士兵来到一个大森林。森林里长满了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一对农民夫妇在菜园里干完活儿,坐在他们破旧的房屋前休息。这时,一辆由四匹黑马拉着的豪华马车停在他们面前。一位穿着讲究的先生从里面走下来,看着他们。老农民连忙起身朝那位先生走过去,说道:“你需要什么帮助吗?”这位先生握住老人的手说:“我来这儿是想吃一顿你们的家常饭,请为我准备一些马铃薯,然后我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一个不快乐的有钱人,因为他什么都有就是缺一个孩子。夫妻俩到处求神拜佛,后来终于生了一个女儿。不过,这个孩子生下来头上就戴着一个盆子(basin),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拿不下来,所以大家叫她戴盆姑娘。有一年,戴盆姑娘的母亲过世,继母非常讨厌她,经常虐待她,戴盆姑娘忍耐不住,终于去跳河自杀。还好被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很久以前,有个村庄,村庄里有个贫穷的父亲,有一天,他把自己长大成人的四个儿子叫到跟前说:“亲爱的孩子们,你们的父亲很穷,所以没办法留遗产给你们,你们必须自己学会一种本领,用来养活自己和家人。”四个懂事的儿子听了父亲的话,各自拿出行李上路了。在出城的一条岔道上,大儿子对其他三个弟弟说:“弟弟们,我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在城堡里住着一位傲慢的公主,她发誓一辈子不嫁,因为她想要永远凌驾于所有人之上,不受人管辖(govern)。她所居住的宫殿有一个大厅,厅里有十二扇窗户,公主只要依次打开这些窗户就能把天上地下,水中陆地都看得一清二楚,任何东西都不能在她面前隐身(invisible),于是她昭告全国:如果有人想要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中国有个大湖,湖里盛产鱼虾,有一只凶恶的三头妖怪(monster)。带着女儿住在湖边的金老爹,年轻时是个专门铸剑杀妖的专家。女儿叫金镜,长得温柔美丽又能干。金老爹决定为民除害,同时为金镜找一个好对象。于是贴出公告,说只要有人协助金老爹杀妖就可以和金镜成亲。不久,有个叫刘安的人来报名,他跟着学老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有三个儿子。老大、老二聪明伶俐,老三沉默寡言,老大、老二都叫他“傻瓜”。国王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想把王位传给自己的儿子,但他不知道传给谁才好。一天,国王想出一个好主意,就把三个儿子叫到跟前,对他们说:“我要把王位传给你们中的一个。你们谁能给我带回来最精美的地毯,我就把王位传给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晨,兔子伴随着鸡鸣起来了,在鸡的指使下,兔子找到了乌龟,想一雪前耻,打算与他再来一次比赛。乌龟说:“如果你输了怎么办?”兔子不懈的答:“今年是鸡年,我有鸡撑腰,我是不会输的,你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啊”乌龟说:“要不然,如果你输了,就让我当12生肖的老四,怎么样。如果我输了,我就昭告天下兔子是1......【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人贡献出一个奖品——也可以说是两个奖品吧:一大一小——来奖励速度最快的赛跑者。但这不是指在一次竞赛中所达到的最快的速度,而是在全年的赛跑中所达到的速度。“我得到了头奖!”野兔说。“有人在评奖委员会中有亲戚和朋友,所以我们必须主持公道。蜗牛居然得到了二等奖!我不禁要认为这是对我的一种侮辱。”“不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早就听见说过,有一个女子,为了怕弄脏鞋,就踩在面包上走路;后来她可吃了苦头。这件事被写下来了,也被印出来了。她是一个穷苦的孩子,但是非常骄傲,自以为了不起,正如俗话所说的,她的本性不好。当她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她最高兴做的事是捉苍蝇;她把它们的翅膀拉掉,使它们变成爬虫。她还喜欢捉金龟子和甲虫,把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祖母很老了;她的脸上有许多皱纹,她的头发很白。不过她的那对眼睛亮得像两颗星星,甚至比星星还要美丽。它们看起来是非常温和和可爱的。她还能讲许多好听的故事。她穿着一件花长袍。这是用一种厚绸子做的;长袍发出沙沙的声音。祖母知道许多事情,因为她在爸爸和妈妈没有生下来以前早就活着——这是毫无疑问的!祖母有一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们飞离丹麦的海岸,远远飞向陌生的国度,在蔚蓝美丽的海水边,我们踏上希腊的领土。柠檬树结满了金黄果,枝条被压得垂向地上;遍地起绒草长得繁多,还有美丽的大理石像。牧羊人坐着,狗在休息,我们围坐在他的四周,听他叙述“永恒的友谊”这是古老的优美的风俗。我们住的房子是泥土糊成的,不过门柱则是刻有长条凹槽的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一株老树的裂缝里有好几只蜥蜴在活泼地跑着。它们彼此都很了解,因为它们讲着同样的蜥蜴语。“嗨,住在老妖精山上的那些家伙号叫得才厉害呢!”一只蜥蜴说,“他们的闹声把我弄得两整夜合不上眼睛。这简直跟躺在床上害牙痛差不多,因为我横竖是睡不着的!”“那儿一定有什么事情!”另一只蜥蜴说。“他们把那座山用四根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佛罗伦萨城①里,离大公爵广场不远,有一条小小的横街,我想它是叫做波尔塔·罗萨。在这条街上的一个蔬菜市场前面,有一只艺术性非常强的铜猪。这个动物因为年代久远,已经变成了墨绿色。一股新鲜清亮的水从它嘴里喷出来。它的鼻子发着光,好像有人把它擦亮了似的。事实上也是如此:成千上万的小孩子和穷人,常常用手抓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认识小鬼,但是你认识太太——园丁的老婆吗?她很有学问,能背诵许多诗篇,还能提笔就写出诗来呢。只有韵脚——她把它叫做“顺口字”——使她感到有点麻烦。她有写作的天才和讲话的天才。她可以当一个牧师,最低限度当一个牧师的太太。“穿上了星期日服装的大地是美丽的!”她说。于是她把这个意思写成文字和“顺口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太阳树是一棵华贵的树;我们从来没有看见过它,将来恐怕也永远不会看到它。树顶上的枝叶向周围伸出好几里路远。它本身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树林,因为它每一根顶小的枝子都是一棵树。这上面长着棕榈树、山毛榉、松树和梧桐树,还长着许多其他种类的树——事实上世界各地的树这儿都有了。它们作为小枝从大枝上冒出来,而这些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镇长站在敞开着的窗户前,他身上穿着高领硬袖的衬衫,衬衫前襟上别着一枚胸针。胡子刮得光光的,那是他自己刮的,只割破一个小口子,他已经在小口子上贴了一小片报纸。“听着,小家伙。”他叫道。这个小家伙并非别人,就是洗衣妇的儿子。他恰好走过这里,便恭敬地脱下头上的便帽。那顶便帽的帽檐已经折断,可以塞进衣服口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一幢古老的乡间公馆里住着有钱的年轻人。他们既富有,也幸福。他们自己享受快乐,也对别人做好事。他们希望所有的人都像他们自己一样愉快。在圣诞节的晚上,古老的大厅里立着一棵打扮得很漂亮的圣诞树。壁炉里烧着熊熊的大火,古老的画框上悬着枞树枝。主人和客人都在这儿;他们唱歌和跳舞。天还没有黑,佣人的房间里已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一只母鸭从葡萄牙到来了。有人说她是从西班牙来的,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分别。大家都把她叫葡萄牙的鸭子。她下蛋,被人杀掉,然后被做成菜拿出来吃——这就是她一生的事业。不过,从她的蛋里爬出的那些小鸭子居然也被叫做葡萄牙的鸭子——这里面倒颇有文章。这整个家族现在只剩下一只鸭子了。她住在养鸭场里,而这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一个古老的故事:“光荣的荆棘路:一个叫做布鲁德的猎人得到了无上的光荣和尊严,但是他却长时期遇到极大的困难和冒着生命的危险。”我们大多数的人在小时已经听到过这个故事,可能后来还读到过它,并且也想起自己没有被人歌诵过的“荆棘路”和“极大的困难”。故事和真事没有什么很大的分界线。不过故事在我们这个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