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童话网 > 安徒生童话>汶岛和格棱岛

汶岛和格棱岛

发布时间:2010-12-18 15:23 投稿者: 安徒生
  紧靠着锡兰岛的海岸,在荷尔斯腾斯堡①外面,曾经有过两个树木茂密的岛汶岛和格棱岛。岛上有建着教堂的小镇,有庄园。两岛都紧靠海岸,相互之间距离很近,不过现在只有其中的一个岛了。   一天晚上,天?......

  紧靠着锡兰岛的海岸,在荷尔斯腾斯堡①外面,曾经有过两个树木茂密的岛汶岛和格棱岛。岛上有建着教堂的小镇,有庄园。两岛都紧靠海岸,相互之间距离很近,不过现在只有其中的一个岛了。

  一天晚上,天气坏得非常可怕。海水上涨,在人的记忆中从没涨得这么高过;风暴越来越厉害,那是一种世界末日来临的天气,那声音就像地球在碎裂。教堂的钟剧烈地摇摆着,不用人去撞便自己响起来。

  就在那天晚上,汶岛沉到海的深底去了,就好像这个岛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似的。但在那以后的许多夏季的夜晚,当海上风平浪静,海潮退落,渔船挂着灯去叉鳗鱼的时候,眼睛锐利的渔民便说他可以看到汶岛就在自己的下面,岛上的白色教堂和教堂高高的围墙都依然可见。汶岛等候着格棱岛②,传说中这么讲。他看到了这个海岛,他听到了教堂的钟声从下面传来。可是他这点依然搞错了,那显然是那些经常在水面休息的野天鹅的声音。它们凄戚的鸣叫声从远处听,就像是教堂的钟声一样。

  有个时候,格棱岛上的老人还能很清楚地记得那个暴风雨的夜晚,还记得他们小时候在潮水退落时能坐车来往于这两岛之间,就像今天人们乘车从离荷尔斯腾斯堡不远的锡兰岛乘车去格棱岛一样,海水只淹过轮子一点。汶岛等候着格棱岛,人们就是这么说的。这成了传说,像真事一样。许多小男孩和小女孩在暴风雨的夜晚躺在床上想:今晚汶岛带走格棱岛。他们在恐惧中念着上帝,就这样睡着了,做了美梦。第二天早晨,格棱岛和岛上的树林、谷田,那些友善的农舍和麻园依然还存在;鸟儿在歌唱。鹿在跳蹦,鼹鼠不管它打多深的洞,也嗅不到海水的气味。

  然而格棱岛的日子终归不多了。我们说不清楚还有多少天,但是不多了。在某个晴朗的早晨,这岛终归会不见了的。也许就是在昨天,在那边的海滩上,他们还能看到野天鹅在锡兰岛和格棱岛之间游弋,一只鼓满风帆的船在密林旁边驶过。你自己也曾在这别无他路的地方乘车穿越;马儿在水中跑着,水飞溅在车轮四边。

  你离开了那里,也许到大世界里去走了一遭,经过了一些年后又折了回来。你看到了这里的树林围绕着一大片绿地,在这片绿地上,一座秀美的农舍前谷草散发着芬香。你在什么地方?荷尔斯腾斯堡和它那金光闪闪的塔顶依然屹立着,不过不是紧靠着海湾,它已经退到了陆地里。你穿过树林走着,走过了田野,走向海滩。格棱岛哪里去了?你看不到前面有海岛,你看到的是一片大海。是不是汶岛带走了格棱岛,它等了那么多日子?出事的那场暴风雨发生在哪一个晚上,什么时候山摇地动,把古老的荷尔斯腾斯堡移动了几千几万个鸡步退到了内地了?

  没有过什么暴风雨的夜晚,那是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人类用聪明才智在海前修起了堤坝③。人类用聪明才智把海水抽干,使格棱岛牢牢地和锡兰岛联在一起。海湾变成了草场,长着茂盛的草,格棱岛牢牢地靠着锡兰岛了。那老庄园仍在它原来的地方。不是汶岛带走了格陵岛,是长着长堤臂的锡兰岛伸出了手。抽水泵的大嘴呼吸着,念着咒语娶亲的语言,于是锡兰岛得到了大片的田地作为婚嫁礼物。这是真事,是在人民议会④上宣读过的。你看见传说成了事实,格棱岛不见了。

  ①锡兰岛西南部斯凯尔斯寇东的一个大地主庄园,属荷尔斯腾斯公爵所有。这家人是安徒生的好友,安徒生经常在这里居住创作。

  ②这篇童话中讲从前这里有两个岛,那是传说。实际上只有一个格棱岛。汶岛是人们想象中的岛。

  ③安徒生在1867年1月3日的日记中有这样的记载:中饭时来了一位工程师和他的弟弟,他们明天要和公爵一起去格棱岛。人们在想着修一道堤坝让锡兰岛带走格棱岛。1881年人们开始修堤坝把格棱岛和锡兰岛联起来。这时安徒生已经去世了。

  ④修筑这条堤坝的事曾在议会讨论过。

12下一页

上一篇: 谁最幸福   下一篇: 碎布块
1、“汶岛和格棱岛”由查字典童话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童话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汶岛和格棱岛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tonghua-19/,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安徒生童话
她是一个穷得出奇的女人,老是垂头丧气。她的丈夫死了,当然得埋掉,但她是那么穷困,连买一口棺材的钱都没有。谁也不帮助她,连一个影儿也没有。她只有哭,祈求上帝帮助她——因为上帝对我们所有的人总是仁慈的。窗子是开着,一只小鸟飞进屋里来了。这是一只从笼子里逃出来的金丝鸟。它在一些屋顶上飞了一阵子,现在它钻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个修道院里住着一个年轻的修道士,他名叫乌兰纽斯。他是个非常好学而虔诚的人。他被指定管理修道院的藏书室,他忠于职守严格认真地保护这些财富。他写了好几本优美的书,经常研读圣经及其他的著作。有一天,当他正在阅读圣徒保罗的作品的时候,他在圣经中发现了这样一句话:“在你的眼里,过去的1000年就像是昨天或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小兔子到外面去闲逛。突然,小兔子的长耳朵听到马先生对猫小姐说:“昨天我做了个梦,梦见我是一个大明星,站在舞台上表演,好多人都做我的‘粉丝’,找我签名!”马先生说着,看见了小兔子,就得意地走到小兔子面前,问小兔子:“你做过我这样子的梦吗?”小兔子听了,一阵脸红,因为它做的梦都是自己被坏蛋杀了,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一位国王和王后生了一个漂亮的女儿,他们十分疼爱这个漂亮的小公主。可一个女巫却恶毒地下了一个咒语:小公主十五岁那年会被一只纺锤扎伤并死!尽管国王万分小心,可是,就在小公主十五岁生日那天,她走上一座塔楼,看见一位纺线的老婆婆,就好奇地伸手去拿那个纺锤!于是,恶毒的咒语立刻应验了!小公主被纺锤扎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位王子,他走到了外面的世界,只见他心事重重,面带忧伤。他抬头看着天空,天是那般的碧蓝,他叹息道:“一个人能在天堂上该有多好啊!”这时他看到了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向他走来,样子十分可怜。他和老人打了声招呼,并问:“我怎样才能进天堂呢?”那人答道:“通过贫穷和谦卑!穿上我的破衣服,到人间去游荡七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一个士兵,年轻的时候,他征战沙场,立下了不少功劳。等战争结束了,他的身体多处受伤,已经不能再为国王效力了,国王没给他一点的抚恤金,就把他赶走了。国王说:“你还是回家吧,只有给我干活的人才能从我这里拿到钱。”士兵无依无靠,只好无奈地四处流浪。一天,天色很晚了,士兵来到一个大森林。森林里长满了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一对农民夫妇在菜园里干完活儿,坐在他们破旧的房屋前休息。这时,一辆由四匹黑马拉着的豪华马车停在他们面前。一位穿着讲究的先生从里面走下来,看着他们。老农民连忙起身朝那位先生走过去,说道:“你需要什么帮助吗?”这位先生握住老人的手说:“我来这儿是想吃一顿你们的家常饭,请为我准备一些马铃薯,然后我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一个不快乐的有钱人,因为他什么都有就是缺一个孩子。夫妻俩到处求神拜佛,后来终于生了一个女儿。不过,这个孩子生下来头上就戴着一个盆子(basin),不管用什么方法,都拿不下来,所以大家叫她戴盆姑娘。有一年,戴盆姑娘的母亲过世,继母非常讨厌她,经常虐待她,戴盆姑娘忍耐不住,终于去跳河自杀。还好被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很久以前,有个村庄,村庄里有个贫穷的父亲,有一天,他把自己长大成人的四个儿子叫到跟前说:“亲爱的孩子们,你们的父亲很穷,所以没办法留遗产给你们,你们必须自己学会一种本领,用来养活自己和家人。”四个懂事的儿子听了父亲的话,各自拿出行李上路了。在出城的一条岔道上,大儿子对其他三个弟弟说:“弟弟们,我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在城堡里住着一位傲慢的公主,她发誓一辈子不嫁,因为她想要永远凌驾于所有人之上,不受人管辖(govern)。她所居住的宫殿有一个大厅,厅里有十二扇窗户,公主只要依次打开这些窗户就能把天上地下,水中陆地都看得一清二楚,任何东西都不能在她面前隐身(invisible),于是她昭告全国:如果有人想要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中国有个大湖,湖里盛产鱼虾,有一只凶恶的三头妖怪(monster)。带着女儿住在湖边的金老爹,年轻时是个专门铸剑杀妖的专家。女儿叫金镜,长得温柔美丽又能干。金老爹决定为民除害,同时为金镜找一个好对象。于是贴出公告,说只要有人协助金老爹杀妖就可以和金镜成亲。不久,有个叫刘安的人来报名,他跟着学老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一个国王,他有三个儿子。老大、老二聪明伶俐,老三沉默寡言,老大、老二都叫他“傻瓜”。国王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想把王位传给自己的儿子,但他不知道传给谁才好。一天,国王想出一个好主意,就把三个儿子叫到跟前,对他们说:“我要把王位传给你们中的一个。你们谁能给我带回来最精美的地毯,我就把王位传给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晨,兔子伴随着鸡鸣起来了,在鸡的指使下,兔子找到了乌龟,想一雪前耻,打算与他再来一次比赛。乌龟说:“如果你输了怎么办?”兔子不懈的答:“今年是鸡年,我有鸡撑腰,我是不会输的,你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啊”乌龟说:“要不然,如果你输了,就让我当12生肖的老四,怎么样。如果我输了,我就昭告天下兔子是1......【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人贡献出一个奖品——也可以说是两个奖品吧:一大一小——来奖励速度最快的赛跑者。但这不是指在一次竞赛中所达到的最快的速度,而是在全年的赛跑中所达到的速度。“我得到了头奖!”野兔说。“有人在评奖委员会中有亲戚和朋友,所以我们必须主持公道。蜗牛居然得到了二等奖!我不禁要认为这是对我的一种侮辱。”“不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早就听见说过,有一个女子,为了怕弄脏鞋,就踩在面包上走路;后来她可吃了苦头。这件事被写下来了,也被印出来了。她是一个穷苦的孩子,但是非常骄傲,自以为了不起,正如俗话所说的,她的本性不好。当她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她最高兴做的事是捉苍蝇;她把它们的翅膀拉掉,使它们变成爬虫。她还喜欢捉金龟子和甲虫,把它......【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祖母很老了;她的脸上有许多皱纹,她的头发很白。不过她的那对眼睛亮得像两颗星星,甚至比星星还要美丽。它们看起来是非常温和和可爱的。她还能讲许多好听的故事。她穿着一件花长袍。这是用一种厚绸子做的;长袍发出沙沙的声音。祖母知道许多事情,因为她在爸爸和妈妈没有生下来以前早就活着——这是毫无疑问的!祖母有一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们飞离丹麦的海岸,远远飞向陌生的国度,在蔚蓝美丽的海水边,我们踏上希腊的领土。柠檬树结满了金黄果,枝条被压得垂向地上;遍地起绒草长得繁多,还有美丽的大理石像。牧羊人坐着,狗在休息,我们围坐在他的四周,听他叙述“永恒的友谊”这是古老的优美的风俗。我们住的房子是泥土糊成的,不过门柱则是刻有长条凹槽的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一株老树的裂缝里有好几只蜥蜴在活泼地跑着。它们彼此都很了解,因为它们讲着同样的蜥蜴语。“嗨,住在老妖精山上的那些家伙号叫得才厉害呢!”一只蜥蜴说,“他们的闹声把我弄得两整夜合不上眼睛。这简直跟躺在床上害牙痛差不多,因为我横竖是睡不着的!”“那儿一定有什么事情!”另一只蜥蜴说。“他们把那座山用四根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佛罗伦萨城①里,离大公爵广场不远,有一条小小的横街,我想它是叫做波尔塔·罗萨。在这条街上的一个蔬菜市场前面,有一只艺术性非常强的铜猪。这个动物因为年代久远,已经变成了墨绿色。一股新鲜清亮的水从它嘴里喷出来。它的鼻子发着光,好像有人把它擦亮了似的。事实上也是如此:成千上万的小孩子和穷人,常常用手抓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认识小鬼,但是你认识太太——园丁的老婆吗?她很有学问,能背诵许多诗篇,还能提笔就写出诗来呢。只有韵脚——她把它叫做“顺口字”——使她感到有点麻烦。她有写作的天才和讲话的天才。她可以当一个牧师,最低限度当一个牧师的太太。“穿上了星期日服装的大地是美丽的!”她说。于是她把这个意思写成文字和“顺口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太阳树是一棵华贵的树;我们从来没有看见过它,将来恐怕也永远不会看到它。树顶上的枝叶向周围伸出好几里路远。它本身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树林,因为它每一根顶小的枝子都是一棵树。这上面长着棕榈树、山毛榉、松树和梧桐树,还长着许多其他种类的树——事实上世界各地的树这儿都有了。它们作为小枝从大枝上冒出来,而这些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镇长站在敞开着的窗户前,他身上穿着高领硬袖的衬衫,衬衫前襟上别着一枚胸针。胡子刮得光光的,那是他自己刮的,只割破一个小口子,他已经在小口子上贴了一小片报纸。“听着,小家伙。”他叫道。这个小家伙并非别人,就是洗衣妇的儿子。他恰好走过这里,便恭敬地脱下头上的便帽。那顶便帽的帽檐已经折断,可以塞进衣服口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一幢古老的乡间公馆里住着有钱的年轻人。他们既富有,也幸福。他们自己享受快乐,也对别人做好事。他们希望所有的人都像他们自己一样愉快。在圣诞节的晚上,古老的大厅里立着一棵打扮得很漂亮的圣诞树。壁炉里烧着熊熊的大火,古老的画框上悬着枞树枝。主人和客人都在这儿;他们唱歌和跳舞。天还没有黑,佣人的房间里已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一只母鸭从葡萄牙到来了。有人说她是从西班牙来的,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分别。大家都把她叫葡萄牙的鸭子。她下蛋,被人杀掉,然后被做成菜拿出来吃——这就是她一生的事业。不过,从她的蛋里爬出的那些小鸭子居然也被叫做葡萄牙的鸭子——这里面倒颇有文章。这整个家族现在只剩下一只鸭子了。她住在养鸭场里,而这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前有一个古老的故事:“光荣的荆棘路:一个叫做布鲁德的猎人得到了无上的光荣和尊严,但是他却长时期遇到极大的困难和冒着生命的危险。”我们大多数的人在小时已经听到过这个故事,可能后来还读到过它,并且也想起自己没有被人歌诵过的“荆棘路”和“极大的困难”。故事和真事没有什么很大的分界线。不过故事在我们这个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