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泪

发布时间:2017-02-16 13:44 投稿者: 佚名 浏览:
艳阳高照,竹林碧翠,没有尽头的官道上,一名瘦弱的书生手持一把破旧的折扇,头戴一顶洗的发白的帽子,身上的衣物看起来已有好些年,书生一只手放置在额前当着太阳光,另一只手紧紧地捏着一本书页早已发黄的治国经纶。观其脸色,略显黄蜡,显然是长期的营养不良造成的,这是一个穷酸书生,同时也是一个生不逢时,壮志未酬的......

  艳阳高照,竹林碧翠,没有尽头的官道上,一名瘦弱的书生手持一把破旧的折扇,头戴一顶洗的发白的帽子,身上的衣物看起来已有好些年,书生一只手放置在额前当着太阳光,另一只手紧紧地捏着一本书页早已发黄的治国经纶。观其脸色,略显黄蜡,显然是长期的营养不良造成的,这是一个穷酸书生,同时也是一个生不逢时,壮志未酬的有志青年,这名书生叫夜千羽。

  夜千羽所在的国家名叫星辰国,20年前,星辰国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部落,时常受外敌的侵扰,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或许是上天也不忍部落的人民过着这样苦难的生活,让这个部落突然出现了一个智勇双全,英俊潇洒的年轻人,短短两年时间,这个年轻人就带领部落里的人民赶走了一批又一批的侵略者,并且把疆土扩大了几十倍,成为了这一代最强的部落,三年后,所有的部落都归顺了,于是这个年轻人就建立了星辰国,成为了第一代王。或许是天意弄人,当星辰国国力强盛,人民安居乐业之时,王却突然暴病,星辰国的王位落在了一个胸无大志,贪生怕死,天生好色的无能之辈手中,从此奸臣当道,忠良受迫,人民苦不堪言,很多像夜千羽一样一心报国的读书人、习武之士只能饮恨生不逢时。这是夜千羽第五次参加朝廷的考试,虽然他满腹经纶,博学多才,但是因为他为人正直,不会阿谀奉承,所以即使他的成绩再好也不会录用他。

  哎,奸臣当道志士堪,满腔热血何处撒?漫漫长路何时才会到头啊,一想到自己渺茫的前途,夜千羽不禁仰天长叹。

  哒哒哒,驾驾驾突然管道上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

  喂,前面那个死书生,赶紧给大爷滚开,别挡着大爷的道,远远地就听见马背上的人大声地呵斥着。不用想,这肯定是官家的人,这年头,当官的除了金钱、女人,剩下的就是欺负无权无势的人了。听到后面的人的呵斥声,夜千羽赶紧闪身站在路边,生怕挡着人家的道。一骑绝尘,骏马飞驰而过,留下的是漫天的黄土。

  奸人当道,普通人真是猪狗不如啊,夜千羽一只手捂着口鼻,另一只手紧紧地护着手中的书本。黄土散去,那帮人已经消失。

  眼看天就要暗了下来,夜千羽加快了脚步,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得赶紧找个人家歇息才是,不然待夜色暗下来,定会成为虎狼口中的美食。

  快,别让这畜生跑了,放箭,快、、、、、、、突然,前方传来了声音。

  这应该是有人在打猎吧,正好我也有去处了夜千羽心里想着。他向前走了几百米后定睛一看,这不是刚才那帮人吗。看样子啊,他们在追赶什么。

  快,我射中它了一个拿着弓箭的光头汉子大声地叫嚷着。

  赶紧下马去看看,可不能让它再给逃脱了,不然回去大人饶不了咱们。但是待他们拨开草丛一看,只留下了一滩血迹,它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找、给我四处找,就是翻遍了这天王山也要给我找出来一个中年汉子对其他的人大声地吼叫着。

  是

  是

  、、、、、、

  一帮人热火朝天的开始寻找,转眼间,一个时辰就过去了。

  头,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现,那畜生不知道躲到哪去了。

  找,给老子继续找。中年汉子继续吼叫着。

  头,要不咱们明早再找吧,眼看着天就黑了。据说这天王山晚上不安全,经常有猛兽出没。那帮人中一个年纪稍大的人小声对那个中年人说道。

  是啊,头,我们还是明天一早再来寻找吧,那畜生受了伤,估计也跑不远的。当中又有一个人附和道。

  好吧,那我们先找个歇脚的的地方,明天一早就来寻找,一定要找到。中年汉子的话语未完就绝尘而去,其他人也赶紧跟上。

  什么东西对这帮人这么重要啊,哎,算了,我还是赶紧找个歇脚的地方吧,要不然待会真成了猛兽的美食了。夜千羽小声嘀咕着。

  夜千羽加快了脚步,突然,他听到了路旁的杂草丛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叫似得,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小心翼翼地扒开了杂草,只见一只全身雪白的狐狸躺在杂草中,在它的腿上还插着一只箭,伤口还在流着血。

  这就是刚才那帮人要抓的东西吧,真可怜,都伤成这样了。夜千羽摇了摇头轻叹道。

  这个东西好像对那帮人挺重要的,看样子那个中年汉子的身份不低,我要是把它交给那帮人,那我的仕途说不定会转运呢

  算了,想什么呢,在如此奸臣当道的时代,看刚才那帮人的行事作风,定不是什么好人,即使交给了他们说不定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夜千羽随机打消了这个念头。

  刚在来时的路上听别人说这次朝廷派出的监考是星正大人,如果真是刚正的星正大人,那我这次一定能金榜题名。夜千羽心里默默的念叨着。

  这位星正可以说是星辰国为数不多的良臣了,以前跟随上一代王征战南北,所到之处从不会惊扰百姓,可谓是爱民如子,为人处世公正严明,尤其对待寒门学子非常友好,一生两袖清风。十年之前他就退隐山林,想把机会留给年轻人,可是现在他看到他们这些人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的太平盛世就要毁在这个荒淫无道的昏君手里了,他再也坐不住了,于是决定出山,身披战衣,亲赴朝堂,请命皇上让他作这次的主考官,那些奸臣看到此番情景,又忌惮星正在军中和朝堂中的威望,也没有强烈的反对,只有一个小小的御史上本皇上说星正年事已高,不适合做主考官,但是星正当堂怒发冲冠,吓得这名御史未敢多言一句,皇上见此,也不得不同意了。于是就命星正作为主考官。

  此次机会来之不易,我还是早点赶去不夜城吧,免得夜长梦多,节外生枝。

  以前的不夜城叫民意城,是上一代王亲自命名的,意在表明以人民的意愿为主,自从现在的王登基后,夜夜笙歌,灯火通明,于是民意城在人们心中变成了不夜城,索性这位皇帝直接更名为不夜城。

  正当夜千羽转身离开时,却突然看到两行泪珠从这只白狐的眼中流出,白狐可怜楚楚的望着夜千羽。

  哎,对不起,这次考试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我不能失去。夜千羽望着白狐叹息道。只见白狐眨了眨眼,低下了头,轻轻的吱了一声,不在去看夜千羽,似乎是听懂了他刚才所说的。

  夜千羽见此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白狐孤零零的身影,内心由是不忍。

  算了,就当我与仕途无缘吧他咬了咬牙,走向了白狐,轻轻抱起它裹在了外衣里,以免被人发现,似是感觉到了夜千羽的体温,白狐又往夜千羽的身体里拱了拱,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了舔他的胸膛。

  夜千羽见此更加坚定了救它的决心。

  这是一只有灵性的白狐。

  夜千羽将这只白狐带到了林中一间破旧的茅草屋安置好后,去山上采摘治伤的草药,转眼间半月已过,这半个月以来夜千羽对白狐精心照顾,白狐的伤基本痊愈,几乎看不见任何伤痕。皓月当空,夜千羽看着熟睡的白狐,半月的相处,半月的悉心照料,他和白狐之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他背起了自己的行囊,留下了白天找的食物。

  是时候出发了,但愿我能赶上考试。轻轻关上了门。

  嗖突然一声箭鸣声划破天际,一只羽箭射进了夜千羽的胸膛,草屋中白狐猛地惊醒,跳窗而出,炙热的鲜血慢慢的顺着箭身渗出。

  我说这么多天怎么都找不到这只畜生,原来被这个穷书生给救了。是半月前遇到的那帮人。

  茅草屋下那一抹雪白蜷缩着身躯,望着摇摇欲坠的夜千羽。那帮人渐渐靠近。

  今天晚上一定要抓住这只畜生带头的那个人的声音传进了夜千羽的耳朵。

  快......快走,夜千羽艰难的转过头望着白狐。

  皓月潜进了乌云中,天地暗了下来,夜千羽的身躯倒在了地上,那帮人踏过夜千羽的身体冲向了白狐。

  一滴泪水掉在了茅草屋檐下,雪白的身影瞬间消失在黑夜中。

  从此,再也没人见过那只白狐。

  时光流逝,风云变化,千年之后,白狐修炼成妖,一只只会救人,不会杀人的妖。而夜千羽的灵魂经过几世投胎,这一次他做了王,他的王国国富民强,一片繁荣景象。

  住着金碧辉煌的宫殿,娶了倾国倾城的丞相之女,他这一世只有这一个女人。

  偌大的宫殿中,群臣会集,歌舞升平,觥筹交错,今日是王后的生日,看着身边这个他最爱的女人开心的模样,夜千羽心头乐开了花。

  殿外,一直白狐绕过了巡逻的侍卫走到了门口,所有人望着这只雪白的白狐,似是连舞女美妙的舞姿也无心观赏。

  舞女退下了,群臣停下了手中的酒杯,注视着殿中央的白狐。

  王,我想要件貂裘大衣,王后开口了。

  来人,朕要这只白狐的毛皮。

  侍卫抽出佩刀慢慢地靠近白狐,白狐低下了头。

  等等,坐在上位的夜千羽斥退了侍卫。白狐眼中出现了一道精光。

  只要是爱妃喜欢的东西,朕都要亲手送给你,附在王后的耳旁,夜千羽柔情地说道。

  王,你真好。

  于是,他接过侍卫手中的刀,慢慢的走向了白狐。

  白狐的身躯一动不动,谁也没有注意到她的眼中留下了一滴千年泪。

  

12下一页

上一篇: 有一个电话号码永远不   下一篇: 有一种生命叫杨旋,请
1、“千年泪”由查字典随笔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随笔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千年泪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uibi-9813/,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伤感随笔
那年雪琪22岁,有人说她长得很一般。但是在那年她爱上了一个男人,23岁的苍峰看上去有点忧郁也很有才华。是许多年轻女孩心中情人的标准。雪琪恰好和他在一家公司上班工作,中午休息的时候,同事们都喜欢打牌,不爱玩牌的雪琪,总给苍峰占着位置,吃完饭以后让位给他。苍峰从未在意过雪琪,和她在一起没有约束,很少笑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父亲在城里住了半年之余终于向我提出了要回老家的要求,szcsxyhwm.54114.com听到父亲的请求我感到很愕然,我以为是我照顾的不好才让父亲有了回家的念头,开始的时候我对父亲的要求置若罔闻,慢慢的临近清明节的前一个星期,父亲突然用命令的口气严词要求要回老家,无奈之下我只好听从父命了。终于清明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个女人都是美人,只要对用心去体会。这是我一个朋友跟我说的,我品味至今。记得是刚上初中,那时情窦初开,在懵懂之间的一种朦胧的爱恋。她,大大的眼睛闪烁着迷人的光芒,还有什么特点我真不记得了,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我是一直把她当作初恋来看的。时隔多年,我们应该有差不多十年的时间没有联系过,但我却一直记得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故事的开始都有自己的定数,如果有一天在哪个桥段出了偏差,那不叫意外,那是命中注定的存在。电脑屏幕从开始的亮起到变黑屏过去了几个几分钟了,但是敲键盘的主人公还是没有想好电影应该如何开场,如何安排故事的跌宕起伏。在犹豫思考之余,窗外吹来的冷风吹醒了主人的脑袋,云开见日月,原来所有的电影情节都不需要被安排......【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我想和大家聊聊我的爷爷,好多好多话闷在胸口,猛的提起笔来,竟然不知道从何下笔。爷爷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村人,一生虽然没有大事迹,但在村里也是名望很高的一个人。我对他最大的评价就是要强,说实话也是一个倔老头。因为小时候爸妈出去打工,我自然而然的就跟着他生活了。从小跟着他长大,以至于也是性格脾气比较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凝眸,烽烟俱尽、斑斓、萧索、薄凉。红尘的画卷,一幅秋色,带着禅意,摇曳着深秋的心事。月光如海,比烟花更迷人,看的我比酒醉后更有诗意。光晕的脉络缠绕在眸子里,无声甚有声,怎个纠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阮堤,顾名思义,很多人会联想到姓阮的人家傍长江而繁衍生息的防洪大堤。实际上,这个地名我也不熟悉。以前从未听说过,只是有了那晚的惊心动魄而又万幸的经历之后。此地名便在我脑海中镌刻下来。朱河镇阮堤村,毗邻尺八镇陶市街。很显然,阮堤村村名由来追根溯源是荆江边傍堤而栖居的村落,可能阮姓人居多,故此称阮堤。那......【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倚着公交车的栏杆,感觉这满车的人,就像一个个漂泊的旅人,不会留下太多的痕迹,太多的牵扯;但是,总会有一些不舍,不忍,寄托在短暂的停留中。在黑夜降临的时刻,一个人随着公交不断颠簸,驶向自己所心系的角落,是有点幸福又有点可敬的事。大抵那些匆匆忙忙想要迫不及待回到落脚点的人,心中都有一个家的存在,那个家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时候很爱你,有时想一枪崩了你,但是在买枪的路上,看到你爱喝的豆浆,就忘了自己是来杀你的。大概爱情就是这个样子,有时候整个人都气炸了,恨不得和你分手。但一想起你,想起那些走过的路和共同经历的故事,刚迈出的脚又情不自禁的缩了回来,转身给了你一个拥抱。小欧静静的看着网上的这段话,写的不就是自己吗?好像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97年秋天某个下午,我放学到家,还没放下书包,邻居就告诉我:猪娃子喝农药死了,敌敌畏!我知道猪娃两兄弟生活窘迫,父子不睦,但不至于喝药自杀,觉得这很玄幻。猪娃姓李,论字辈,与我玩耍的李姓伙伴都是他孙子。印象中,他身材矮小,皮肤粗黑,头发蓬垢,双眼凹陷,颧骨突起,嘴上留一小撮胡子。一副营养不良、精......【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周六补完课回到家,一向麻利的我洗完衣服,收拾好了所有东西,这样千篇一律的生活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妈妈回来也没有变过。现在的我,不知怎的,总会莫名的伤感,总想大哭一场,来表示我对现在的不满。我不喜欢去学校,不喜欢妈妈去外面,不喜欢面对那些虚伪的人......第一次和妈妈分开那么久,我才觉得我长大了,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你伤心的时候,旁人安慰的一句话使你感动;在你摔倒的时候,旁人伸出援助之手使你感动;当你受伤了,旁人第一时间赶来的关切使你感动......现在让我打开记忆的匣子,听,它来了在四年级的时候,你们肯定会抱怨一件事:走的楼梯太多!的确,要从一楼走到四楼是挺辛苦的,可是,你不想走也得走,不管你心里有多么不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中午时分,一个饭店的门口。来了一位穿着普通的中年男子。他叫李林。李林骑着一辆自行车,单脚点地,下车后径直进了大众餐厅。餐厅里挺热闹,空位不多,正巧有一对情侣模样的年轻人要结账离店。每人的盘子里剩了半盘水饺。李林走近一看,还不少,够自己吃了。便静静的坐下来,重新倒上一碟醋,拿出一双筷子,不慌不忙的吃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万物蛰伏期末,大地复苏,万物蠢蠢欲动,人心亦然。经过了新年的放纵,或安然或纠结或憧憬或被迫的选择着新的一年的走向。身边大多是不舍远离家乡却也满怀憧憬的去了远方追寻新的希望或者机会。都说远方有诗,所以一个个都为了找寻属于自己的诗篇去到远方。而我的远方就在身边,但却又感觉那么遥远。我仿佛看见了属于我的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昨天和一些朋友聊到这个话题。女人和男人分别都在埋怨,都在寻求规避风险的网络欺骗。这里我们仅仅是浅谈一下,感情欺骗。当然是属于个人观点,如有不同意见,敬请保留。首先我们从女生谈起,因为女生都是所谓的弱势群体。个人觉得,女生首先要端正自己的心态。不要轻易的和没有见过面的,没有见过真人的网友,聊天,甚至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长靴子多多多多是在布达鸟镇上的名人,整个镇子上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小捣蛋鬼,每天穿着一双比他的脚丫大出一指的长筒靴子塌啦塌啦的满镇子溜达,看到商铺里有新做出来冒着热气的饼子,就举起他黑漆漆沾满泥土的手去抓,一把塞到嘴里,大胡子老板发现了,追他跑好几条街出去,跑的他气喘吁吁也追不上,多多边做鬼脸边嚼着饼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如果说一个人喝近在眼前的母亲站在一起也成为相聚的话,那个人一定是言必胜了。母亲很平常,生他养他。可言必胜确认为,与她在一起的日子是如此的短暂。每天言必胜就像个拧了发条的小人儿,六点半左右针扎着起床,在他洗漱时,母亲就在厨房里忙着张罗他的早餐。看言必胜吃得心满意足,母亲也高兴,她主张饮食要营养均衡,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先生是个个子不高的男人,放到人堆里,你真心找不到他,慢慢的性格,就像抽烟吐出的烟圈一样悠闲着,他不爱说话,也不爱表达自己,并不是因为傻,或许是从小单亲和性格的缘故吧!他的心态不错,能很静的坐在哪里半天一动不动,这是我比较羡慕他的地方,和他的婚姻组合也许是天意,他比我大八岁,当时我恨嫁,找不到比他更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十年后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就是现在的你自己。或许是吧,当你一个人将独自面临现实社会中的生活。酸也好苦也好甜也好辣也好,在你身边没有亲朋友好友的扶持,与帮衬。需凭借你自己慢慢去体会并、一点一滴积累感受那些个千百态的滋味。走,得是被风霜洗礼过的俗尘。淌,得是被世俗熏陶过的人心。更还需虔诚真挚的面对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转眼已经到了二十四个春天了,在二十四个春天里,我似乎什么都没干,一件事也没成,没有朋友,没有情人,没亲人,自己封闭自己。写了多部小说,却一部小说也没发过。书!堆满我的房间,我却连饭都吃不上,搞什文学创作。二十四年了,同窗都有妻子,事业了,而我却一无所有。人人都说我是书呆子,一没有用的书呆子,吃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飞在树梢,自由,潇洒我也希望自己是天空中的一片云风吹过后就会散掉自己的组织,血液,躯体和灵魂,再化为虚有我也希望自己是一颗石子顽固不化不带任何的色彩,甚至尘埃是一种无为的存在是细雨打湿土地,花木,春天我也希望自己是星月之外,黑夜的美丽传说被一切生命所牵挂着,念想着,执迷着我也希望自己是自私的,贪婪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丝阳光透过窗帘照射在房间内,给予冷清的空间一丝温暖,脏乱的房间,四周空白的墙漆,显示着房间的主人的不爱干净。“梦,不要离开我,好吗?”一句声音打乱安静的房间,一个人的手从被子伸出,指向前方;声音既有不舍也有心痛,他呼唤的人现在又在何方?为何又要离开?一会过后,一个人从床上起来,脸憔悴,眼无神,阳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啊......医生......医生......求求你......救救我......我还年轻......我还不想死......快救救我......黄昏时分,莆田医院神经科病房里突然传来一阵惨叫,昏黄的灯光下,伦洛死抓着张医生的手,歇斯底里地喊着。汗水大滴大滴的从额头上淌下来,润湿了他那张惊惶无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个人走一个人立一个人坐一个人行默默地学习使我快乐学习使我劳累我爱学习又恨学习学习究竟为了什么没有目标想着以后该怎么办害怕孤独那又怎么样怎么办占有欲强希望闺蜜间彼此唯一对不起我知道这不可能可我就是怎么想的不可能就算了吧一切的一切都散了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若不是被一股奇香所吸引,我是不打算放慢我的骑行速度的。循着香味一路向北,越过了古方路,陡然发现了香味的源头:右前方十米处一大圈人正围着一个黑乎乎的怪物,透过缝隙我隐约认清了怪物的真面目:原来是个半人高的大圆炉子,火炉上方正腾腾地冒着缕缕青烟。烟气升空后夹带着一股喷香的味道随风飘散,香气无孔不入,于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