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随笔网 > 伤感随笔>千年泪

千年泪

发布时间:2017-02-16 13:44 投稿者: 佚名
艳阳高照,竹林碧翠,没有尽头的官道上,一名瘦弱的书生手持一把破旧的折扇,头戴一顶洗的发白的帽子,身上的衣物看起来已有好些年,书生一只手放置在额前当着太阳光,另一只手紧紧地捏着一本书页早已发黄的治国经纶。观其脸色,略显黄蜡,显然是长期的营养不良造成的,这是一个穷酸书生,同时也是一个生不逢时,壮志未酬的......

  艳阳高照,竹林碧翠,没有尽头的官道上,一名瘦弱的书生手持一把破旧的折扇,头戴一顶洗的发白的帽子,身上的衣物看起来已有好些年,书生一只手放置在额前当着太阳光,另一只手紧紧地捏着一本书页早已发黄的治国经纶。观其脸色,略显黄蜡,显然是长期的营养不良造成的,这是一个穷酸书生,同时也是一个生不逢时,壮志未酬的有志青年,这名书生叫夜千羽。

  夜千羽所在的国家名叫星辰国,20年前,星辰国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部落,时常受外敌的侵扰,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或许是上天也不忍部落的人民过着这样苦难的生活,让这个部落突然出现了一个智勇双全,英俊潇洒的年轻人,短短两年时间,这个年轻人就带领部落里的人民赶走了一批又一批的侵略者,并且把疆土扩大了几十倍,成为了这一代最强的部落,三年后,所有的部落都归顺了,于是这个年轻人就建立了星辰国,成为了第一代王。或许是天意弄人,当星辰国国力强盛,人民安居乐业之时,王却突然暴病,星辰国的王位落在了一个胸无大志,贪生怕死,天生好色的无能之辈手中,从此奸臣当道,忠良受迫,人民苦不堪言,很多像夜千羽一样一心报国的读书人、习武之士只能饮恨生不逢时。这是夜千羽第五次参加朝廷的考试,虽然他满腹经纶,博学多才,但是因为他为人正直,不会阿谀奉承,所以即使他的成绩再好也不会录用他。

  哎,奸臣当道志士堪,满腔热血何处撒?漫漫长路何时才会到头啊,一想到自己渺茫的前途,夜千羽不禁仰天长叹。

  哒哒哒,驾驾驾突然管道上传来了急促的马蹄声。

  喂,前面那个死书生,赶紧给大爷滚开,别挡着大爷的道,远远地就听见马背上的人大声地呵斥着。不用想,这肯定是官家的人,这年头,当官的除了金钱、女人,剩下的就是欺负无权无势的人了。听到后面的人的呵斥声,夜千羽赶紧闪身站在路边,生怕挡着人家的道。一骑绝尘,骏马飞驰而过,留下的是漫天的黄土。

  奸人当道,普通人真是猪狗不如啊,夜千羽一只手捂着口鼻,另一只手紧紧地护着手中的书本。黄土散去,那帮人已经消失。

  眼看天就要暗了下来,夜千羽加快了脚步,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得赶紧找个人家歇息才是,不然待夜色暗下来,定会成为虎狼口中的美食。

  快,别让这畜生跑了,放箭,快、、、、、、、突然,前方传来了声音。

  这应该是有人在打猎吧,正好我也有去处了夜千羽心里想着。他向前走了几百米后定睛一看,这不是刚才那帮人吗。看样子啊,他们在追赶什么。

  快,我射中它了一个拿着弓箭的光头汉子大声地叫嚷着。

  赶紧下马去看看,可不能让它再给逃脱了,不然回去大人饶不了咱们。但是待他们拨开草丛一看,只留下了一滩血迹,它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找、给我四处找,就是翻遍了这天王山也要给我找出来一个中年汉子对其他的人大声地吼叫着。

  是

  是

  、、、、、、

  一帮人热火朝天的开始寻找,转眼间,一个时辰就过去了。

  头,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现,那畜生不知道躲到哪去了。

  找,给老子继续找。中年汉子继续吼叫着。

  头,要不咱们明早再找吧,眼看着天就黑了。据说这天王山晚上不安全,经常有猛兽出没。那帮人中一个年纪稍大的人小声对那个中年人说道。

  是啊,头,我们还是明天一早再来寻找吧,那畜生受了伤,估计也跑不远的。当中又有一个人附和道。

  好吧,那我们先找个歇脚的的地方,明天一早就来寻找,一定要找到。中年汉子的话语未完就绝尘而去,其他人也赶紧跟上。

  什么东西对这帮人这么重要啊,哎,算了,我还是赶紧找个歇脚的地方吧,要不然待会真成了猛兽的美食了。夜千羽小声嘀咕着。

  夜千羽加快了脚步,突然,他听到了路旁的杂草丛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叫似得,在好奇心的驱使下他小心翼翼地扒开了杂草,只见一只全身雪白的狐狸躺在杂草中,在它的腿上还插着一只箭,伤口还在流着血。

  这就是刚才那帮人要抓的东西吧,真可怜,都伤成这样了。夜千羽摇了摇头轻叹道。

  这个东西好像对那帮人挺重要的,看样子那个中年汉子的身份不低,我要是把它交给那帮人,那我的仕途说不定会转运呢

  算了,想什么呢,在如此奸臣当道的时代,看刚才那帮人的行事作风,定不是什么好人,即使交给了他们说不定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

  夜千羽随机打消了这个念头。

  刚在来时的路上听别人说这次朝廷派出的监考是星正大人,如果真是刚正的星正大人,那我这次一定能金榜题名。夜千羽心里默默的念叨着。

  这位星正可以说是星辰国为数不多的良臣了,以前跟随上一代王征战南北,所到之处从不会惊扰百姓,可谓是爱民如子,为人处世公正严明,尤其对待寒门学子非常友好,一生两袖清风。十年之前他就退隐山林,想把机会留给年轻人,可是现在他看到他们这些人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的太平盛世就要毁在这个荒淫无道的昏君手里了,他再也坐不住了,于是决定出山,身披战衣,亲赴朝堂,请命皇上让他作这次的主考官,那些奸臣看到此番情景,又忌惮星正在军中和朝堂中的威望,也没有强烈的反对,只有一个小小的御史上本皇上说星正年事已高,不适合做主考官,但是星正当堂怒发冲冠,吓得这名御史未敢多言一句,皇上见此,也不得不同意了。于是就命星正作为主考官。

  此次机会来之不易,我还是早点赶去不夜城吧,免得夜长梦多,节外生枝。

  以前的不夜城叫民意城,是上一代王亲自命名的,意在表明以人民的意愿为主,自从现在的王登基后,夜夜笙歌,灯火通明,于是民意城在人们心中变成了不夜城,索性这位皇帝直接更名为不夜城。

  正当夜千羽转身离开时,却突然看到两行泪珠从这只白狐的眼中流出,白狐可怜楚楚的望着夜千羽。

  哎,对不起,这次考试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我不能失去。夜千羽望着白狐叹息道。只见白狐眨了眨眼,低下了头,轻轻的吱了一声,不在去看夜千羽,似乎是听懂了他刚才所说的。

  夜千羽见此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白狐孤零零的身影,内心由是不忍。

  算了,就当我与仕途无缘吧他咬了咬牙,走向了白狐,轻轻抱起它裹在了外衣里,以免被人发现,似是感觉到了夜千羽的体温,白狐又往夜千羽的身体里拱了拱,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了舔他的胸膛。

  夜千羽见此更加坚定了救它的决心。

  这是一只有灵性的白狐。

  夜千羽将这只白狐带到了林中一间破旧的茅草屋安置好后,去山上采摘治伤的草药,转眼间半月已过,这半个月以来夜千羽对白狐精心照顾,白狐的伤基本痊愈,几乎看不见任何伤痕。皓月当空,夜千羽看着熟睡的白狐,半月的相处,半月的悉心照料,他和白狐之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情愫。他背起了自己的行囊,留下了白天找的食物。

  是时候出发了,但愿我能赶上考试。轻轻关上了门。

  嗖突然一声箭鸣声划破天际,一只羽箭射进了夜千羽的胸膛,草屋中白狐猛地惊醒,跳窗而出,炙热的鲜血慢慢的顺着箭身渗出。

  我说这么多天怎么都找不到这只畜生,原来被这个穷书生给救了。是半月前遇到的那帮人。

  茅草屋下那一抹雪白蜷缩着身躯,望着摇摇欲坠的夜千羽。那帮人渐渐靠近。

  今天晚上一定要抓住这只畜生带头的那个人的声音传进了夜千羽的耳朵。

  快......快走,夜千羽艰难的转过头望着白狐。

  皓月潜进了乌云中,天地暗了下来,夜千羽的身躯倒在了地上,那帮人踏过夜千羽的身体冲向了白狐。

  一滴泪水掉在了茅草屋檐下,雪白的身影瞬间消失在黑夜中。

  从此,再也没人见过那只白狐。

  时光流逝,风云变化,千年之后,白狐修炼成妖,一只只会救人,不会杀人的妖。而夜千羽的灵魂经过几世投胎,这一次他做了王,他的王国国富民强,一片繁荣景象。

  住着金碧辉煌的宫殿,娶了倾国倾城的丞相之女,他这一世只有这一个女人。

  偌大的宫殿中,群臣会集,歌舞升平,觥筹交错,今日是王后的生日,看着身边这个他最爱的女人开心的模样,夜千羽心头乐开了花。

  殿外,一直白狐绕过了巡逻的侍卫走到了门口,所有人望着这只雪白的白狐,似是连舞女美妙的舞姿也无心观赏。

  舞女退下了,群臣停下了手中的酒杯,注视着殿中央的白狐。

  王,我想要件貂裘大衣,王后开口了。

  来人,朕要这只白狐的毛皮。

  侍卫抽出佩刀慢慢地靠近白狐,白狐低下了头。

  等等,坐在上位的夜千羽斥退了侍卫。白狐眼中出现了一道精光。

  只要是爱妃喜欢的东西,朕都要亲手送给你,附在王后的耳旁,夜千羽柔情地说道。

  王,你真好。

  于是,他接过侍卫手中的刀,慢慢的走向了白狐。

  白狐的身躯一动不动,谁也没有注意到她的眼中留下了一滴千年泪。

  

12下一页

上一篇: 有一个电话号码永远不   下一篇: 有一种生命叫杨旋,请
1、“千年泪”由查字典随笔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随笔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千年泪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uibi-9813/,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伤感随笔
想起有清乡队做后盾,傅银昌的心刚刚平静下来,让他闹心的事又来了。这年夏收刚过,一场闹减租的风潮又突然刮了起来。从头年冬天起,豫东一带气候一直都不正常,一冬天只飘过一次雪花,连麦苗都没有盖住,今年春天又没有下雨。到了夏天麦收时,又是暴雨连绵,长势本来就不好的麦子都瘫倒在地里,收回来的都成了芽麦。秋粮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终究还是踏上了车,视线却定格在父亲即将离去的背影上,无法自拔。父亲......他,哭了!我的眼睛被什么东西充盈着,滴落,很苦,很咸......伟大却渺小的爱终究是无法启齿,千千万万的情浓缩在这背影。直至相隔几座城,我才读懂,父亲,你的背影。------题记记忆深处的父亲,五大三粗,胡子拉碴,讲话做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夏至已至,天气就是这样,日头没有三伏天那么毒,却是阴晴不定,空气潮得扯上几把就可以拧出水来,皮肤上老是感觉湿粘粘的,刨都刨不掉。早上太阳灿烂着,听得见它在汨汨地流淌,阳光给拴在蓝天上的几朵白云细心地镶着银边,不停地在云朵里穿针引线,给远行的云朵细细密密地纳着行囊。午后,天渐渐燥热闷热起来,白云在集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他是我的.....一个醉意朦胧的身影摇摇摆摆的冲过来,像一道闪电呯嘭一声把他俩硬生生分开,甜蜜的感觉瞬间被生疼的痛感击碎,美梦被惊醒了,小月的脸红的发烫,尴尬不已急忙推开他,凭什么呀?你什么都比我好,什么都要和我抢,还是不是姐妹呀?不是什么最好的都应该给你,不公平,不行.....呜呜....小鱼像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困难与折磨对于人来说,是一把砸向坯料的锤,打掉的是脆弱的铁屑,锻成的是坚固的钢刃。在凯里市开怀街道小堡村一出租屋里,开办着一家手搓辣椒加工厂,一个瘦小的女人整天忙出忙进,偶尔带两三个工人一起加工辣椒,更多时候是一个人在拼命地做,每天一趟又一趟地往城里跑,在大街小巷甚至乡村给客户送辣椒,早出晚归,不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和尚,我又来看你了小和尚......小......和......尚......!听见门外传来的声音,小和尚缓缓的睁开眼,看向眼前这庄重而又威严的佛相低声叹息道来了!小和尚,你们少林的莲花真好啊!转身看着秀姑娘一脸清秀的模样,小和尚不自觉的弯了弯嘴角说道秀姑娘,很喜欢这莲花!嗯,这么好看的莲花,当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由于我们村是迁建村,村子不算大,历史不算长。在我的记忆中,村子里有两口井,大井井水甘甜,小井则有些浑浊,所以大井每天有络绎不绝的担水者,而小井附近的人家则就地取水。大井在学校门口,井沿是大青石板,有一大石条固定着铁辘轳,井绳是皮绳,末端是三环套,三环套不易掉水桶。哥哥担水时我爱跟着,所以三环套难不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古往今来,一个国家对子民影响最根本的是国风;一个家庭,对成员影响最长久的是家风。家风是一个家传世的为人处事准则,它可以是一条训示、一个规矩,无论是一句话还是白纸黑字,家族成员都在自觉遵守、传承和发展。好的家风的形成离不了好的家规家训。我们家中也形成了一种家风。简单来说就是重孝、崇德、立俭、修身,其中......【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从跨越省份,穿过千里,历经5个小时,到达他所在的省份,到一个人在火车上站了24小时来到他所在的县城;从望着火车闪过窗外的荒漠戈壁,到下了火车纷飞的鹅毛大雪;从在站口等待,到一个熟悉的背影出现;从你看了我的表白,到我们真正在一起。如果说岁月静好,那我和你的相识便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我愿意跨越千山万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时候,就喜欢读书。到了5岁,开始学三字经百家姓唐诗宋词,到了十岁,捧着砖头一样厚的书,读得津津有味,旁边,爷爷望着我,一边抽着旱烟儿,一边眯缝着眼笑......爷爷,我写的作文发表了!我举着手中全国优秀作文选,兴奋地喊。爷爷夸我嘿,俺老张家烧高香喽,出来个小文曲星,不得了,不得了哇!哈哈哈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自那日起,繁星每天清晨和傍晚都在练习霸王枪,偶尔也会教桃花一两招!桃花看着自从那神秘人送给繁星霸王枪以后,繁星就日日夜夜的在琢磨枪上的枪法,她知道,繁星是希望有昭一日,能够可以向楚霸王那样,闻名江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繁星每日勤勤恳恳的都在琢磨和练习,那枪法也越来越成熟,练枪时颇有几分当年楚霸王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傅全贵是傅银昌弟兄的族叔,住在北街傅银章的隔壁,与傅银昌的父亲是一个曾祖父。全家一女两儿五口人,地无一垄,仅有三间草房,一直靠租种傅银章的十几亩地为生。全贵干板正直,勤劳俭朴,多年来无论日子过得怎么苦,从未欠过租金。可是染坊聚会上,他竟然带头抗租,坚持将租金降到每亩四斗粮食,毫不考虑家族几个大户的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那座偏僻的小乡镇里,有那样一群学生,他们善良,活泼,他们善于思考,善于观察。学校里的每位老师都很喜欢他们,喜欢他们的懂事,喜欢他们的优秀,喜欢他们带来的每一次感动。可毕竟身处偏僻的小乡镇,学校的教师资源实在有限,这群可爱的学生始终没有固定的数学老师,那数学书里的一个个的数字符号对于他们来说就像是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位瘦弱的老人,盘腿坐在破烂的门前,这样的画面已深深镌刻在我的脑海里,不可磨灭。那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街道,却是我每天的必经之路,每每我都能看到那位老人呆呆坐在们口。见我路过,他很兴奋,好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人一样,他咿咿呀呀的在对我说着什么,很焦急的样子,然而我却什么也听不懂,我只好两手一张表示我什么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棵梭梭树。这篇文章也许会成为我留在这个世上的唯一的证明吧,因为我就要死了。我的家乡是在中国一个叫做恩格贝的沙漠里。这里原本是一片荒芜人烟的地方,但是在1979年的时候,一群外国友人开始在这片荒漠中种植树木,也包括当时还是小树苗的我。他们是想反沙还林,我知道,但现实却好像不是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寨里村南街又叫南柺儿,东西长约小半里,街道宽阔平坦,是街坊邻居习惯的聚会之处,冬春闲暇时在此喷闲话,嬉戏打闹的人成群结队。因为当年傅家染坊又是在这里创业的,大家又把这个地方称作染坊。村里多年来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年过了正月十五,几家财主和寨里村以及南岗村的租地户都来这里聚会,确定新的一年把式的基本工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是70后,也是家里小的,虽然母亲下放农村教书,但我幸运跟着父亲在城里上学,既没体会到家里饿肚子的苦楚,也没经历过下地干农活的苦累,顺利读书参加工作,分配到当时也是人人羡慕的老家乡镇粮所,不过因为没有人脉,没从事专业当上会计,当的是仓库管理员,就是粮食收购,也就是从那时起,真正开始接触普通农人的艰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谨以此篇献给我的以及全天下所有的母亲我的母亲来自农村,小学文化。母亲生我那年正逢文化大革命。我爷爷在解放前当过保长,他在当时的成分是地主。虽然我爸和爷爷划清界线,我爸爸的成分是贫农。但在人面前总好象是低人一等。爷爷的财运又不佳,做什么生意都亏本。太公经营下来的家业,到了我爷爷手里基本上是用零来形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海松从此成为把式中的头面人物,可是他一直无家无房,长期就住在傅金声家的牲口棚里。有一年,一家绝户人家留下了一栋楼,楼上楼下一明两暗,整整三间。几家远方亲属都要继承,争持不下。房子空的时间长了,不知为什么闹起了鬼,有人半夜三更听到楼上有男女嘻笑的声音。有一次,一个钉锅匠游乡转村没处住,有人指着这座楼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老公说把店关了,带上小孩子去玩一下,管他谁要装监控,还是要到店里看木门。放假了,店里更冷清。街上人也少了,大家都去玩了。我们带上女儿,风景区就不去了,人挤人,他说,去碧湖公园放风筝吧。那个风筝是我在跟边买的,碧湖公园有很多放风筝。大人,小孩子气,老人也有,不分年龄,不管他们是做什么工作的。有高手,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三乌云在天空中翻涌中,几束光透过黑压压的天空照射下来,看的见光的行迹。灰暗的天空,映衬着同样灰暗的大海。海天之间,是一道道白哗哗的腾波,正向你滚滚而来。海鸟被似要塌下来的天空压着,飞的很低。远处的灯塔亮了,泛着灰暗的光,不知道能照多远。呼啸的风吹在你的身上,你像那座灯塔一样站在海边。一场将来的暴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蔚蓝的天空漂浮着几朵低垂的白云,尽那头,漫漫黄沙覆盖着起伏如波浪般的地平线。沙丘在色彩的光暗交错中分明,像一场平静海面的浩劫,波涛汹涌。干热的徐风轻拂着沙尘,日复以夜,变幻着沙纹的光和影,也隐没了行人走过脚步的凹凸。偶有的几株灌木,像是这金黄土地的路标,又像是守候在这贫瘠土地的丰碑。那你像什么?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强颜欢笑当晚,傅銀章、傅银河一起找到傅银昌家商量此事,商量到后半夜也没有找到个说词。黎明时分,傅银昌突然站起,一拍大腿说:有了,我这就派人把傅伦有抓来,判他一个对抗官差,动手伤人之罪,押他一个月,再罚他几斗粮食。傅银河担忧地说:咱得师出有名啊!那三石粮食可是咱私自加的呀!傅银昌笑着说:你们别担心,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东汉初期,光武帝刘秀的姐姐湖阳公主丧夫守节,刘秀特别爱怜她,赏赐她很多财物,对她也特别宽容。因此,湖阳公主豢养的许多家奴,常有横行不法的事出现。一次,湖阳公主的一个老奴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犯罪后逃到了湖阳公主的家里躲了起来。地方官不敢到湖阳公主家里捕人,以至成为悬案。洛阳令董宣秉性正直,一心想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时候,家家户户都养猪。养猪是我们全家一年之中的大工程,猪是我们的银行。每当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时节,父亲就得去赊一头或两头小猪回来养。他给人家的承诺是:等这猪出仓了,我一定把猪仔钱给你。出仓是猪长大了,把猪卖了的意思。穷人家不免时常要欠下各种债务:口粮钱、衣服钱、学费、油盐钱等等,当然也包括猪仔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