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随笔网 > 伤感随笔>一城,一人,一生

一城,一人,一生

发布时间:2017-02-14 09:26 投稿者: 佚名 浏览:
从前的日色很慢,车马邮件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题记有一座城市它叫凉城,有一个人她有故事,她和他的一生。凉城有着泛黄砖瓦的老房子,参差不齐,像被剪坏了的头发,各家都有个不怎么大的小巷子,深夜狗吠。门前便是一条单行车道,道路两边的树风尘仆仆,一看就知道有年代感。村头有一座古老的石拱桥,桥的两端各有一......

  从前的日色很慢,车马邮件都很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题记

  有一座城市它叫凉城,有一个人她有故事,她和他的一生。

  凉城有着泛黄砖瓦的老房子,参差不齐,像被剪坏了的头发,各家都有个不怎么大的小巷子,深夜狗吠。

  门前便是一条单行车道,道路两边的树风尘仆仆,一看就知道有年代感。村头有一座古老的石拱桥,桥的两端各有一只不怎么精致的石狮子。桥下是一条一年四季都不会干涸的清澈河流,河道两边都种了柳树,有的地方还有些长了青苔的石板,人们都会去那儿洗衣服。

  大晚上还叫嚣个不停的大卡车也不知道适可而止,呼啦啦的吵得刚来的外乡人睡不好觉,这就是我对凉城的第一印象。

  但是奶奶记忆里给我描述的凉城不是这个样子。

  一九五几年的凉城就像黑白电视机里播放的的老片整个的到处灰蒙蒙的一片,红色泥巴的老房子上面铺着一层干枯的稻草,春天风大房梁上的稻草就会被吹得乱七八糟,夏天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昏黄的煤油灯照不亮屋子里的黑暗,关不紧的小木门嘎吱作响。

  山不清,水不秀,树木也不高,土地贫瘠,一眼看去全是黄色的泥巴和坦露的石头。粮食都种不出来,大多数人都被饿得面黄肌瘦。

  奶奶十八岁嫁给了爷爷,那时候的奶奶唇红齿白,肤如凝脂,算得上是一个乡间美人儿,而爷爷也是帅气挺拔,两个人般配得很。

  爷爷和奶奶是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的一对欢喜冤家,爷爷是个儒雅的小伙子,奶奶是个貌美的大姑娘。他们从小生活在一个村子里,因为是表亲关系,两个人私底下关系好得很。按照奶奶的说法是爷爷捡了个大便宜,没有任何的酒席彩礼就把奶奶这个小表妹带回了家。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明显从她满脸的皱纹里看出了她的幸福,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文字去形容,只想到了一个词语 白头偕老。

  他们的爱情不像二十一世纪那么的疯狂,而是岁月安好,有你有我。他们的誓言不像二十一世纪那么的那么浅薄,而是夕阳西下,牵手白头。

  结婚三四年里爷爷带着怀孕几个月的奶奶和两三岁的大伯几经颠簸搬了一个又一个地方,最后来到了这座城市扎根住下。

  那个时候刚好赶上了秋天,满地的高粱玉米,虽然没有丰收却也惹人喜爱。没过多久继而便也赶上了一九五八年的人民公社化运动的热潮,集体吃饭,集体劳动,多劳多得,少劳少得。

  爷爷每天起早贪黑的去劳动,只因想怀孕的奶奶和自己的孩子能多得点吃的东西,没过多久凉城的干部便开大会通知国家资助有想法的年轻人去县城学医,有想法的都可以申请报名。爷爷和奶奶商量了想去试试,奶奶二话没说帮着爷爷收拾行李,说自己可以照顾好这个家,让他不用担心。

  爷爷去县城学医一去就是三个月,,奶奶就自己带着孩子去出工,因为怀孕的原因,工分没有别人多所以也总被饿了不少,就算这样也没有埋怨在外奔波的爷爷。

  爷爷学成归来在当地和着凉城的医生一起创办了一个小型的卫生所,每天为当地的老板姓看病治疗,生活也就好了不少。

  日子就这样一天的过着,社会也在一天天的变化,在时局动荡的时期朝鲜战争爆发了,中国受托前去支援,热血沸腾的二爷爷不顾家里的反对去参加了志愿军跟着共产党一起去了朝鲜。

  一年后朝鲜战争结束,军方传来了二爷爷牺牲的简讯,说他在战争中英勇献身了,全家人都沉浸在了悲痛当中。共产党给二爷爷颁发了烈士的称号,爷爷作为家属代表去参加了追悼会。

  那个时候正是国家艰难,经济萧条,人民生活水平落后的苦难时期,而爷爷正值青春热血的年纪,于是报名参加了解放军,远赴东北,丢下了奶奶一个人带着只有几岁的大伯和我那还不会走路的父亲。

  爷爷这一走就是三年,奶奶这一等就是三年。

  奶奶说那三年的时间真的过得好慢好慢,也过得很苦很苦。因为战争的原因,到处都在闹饥荒,有时候甚至连野菜都挖不到,所有能看得见的绿色植物都被充当了果腹的东西,就连树皮都不能幸免。奶奶带着几个孩子有时候一连几天都见不到一粒粮食。

  奶奶不识字,但还是砸锅卖铁的凑了几文钱拿去找人给爷爷写一两封书信寄过去,但最后都是石沉大海,了无音讯参军第一年的爷爷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奶奶笑着说也许是她的地址记错了,也许是那边天气恶劣,通讯受阻,不然怎么会没有回信。

  从奶奶的这句话里我听出了他对爷爷的爱和信任,她知道爷爷一定会回来的,也一定像自己想他那么的想着自己。虽然奶奶什么都没有説。

  每当想念爷爷的时候奶奶就不停的每天算啊算啊,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啊过啊,冬天到了,夏天过了,爷爷的书信始终还是没有寄回来。

  第三年的春季,在一片喧嚣的锣鼓声中,一辆辆载满士兵的军用车开进了凉城,人声鼎沸,这天的凉城热闹极了。

  奶奶拉着大伯和才刚满三岁的我的父亲从家里急匆匆的朝着人群跑去,站在人群里到处寻找爷爷的身影,爷爷背着行囊穿着军装在人群里穿梭,不停的张望,最后看到娇小的奶奶站在人群中焦急的模样时,爷爷轻轻的笑了。

  但是奶奶看到爷爷的时候却哭了,她说那个时候的爷爷黑了,瘦了,憔悴了。

  爷爷说东北的冬天很冷,我想象不到到底有多冷,只知道爷爷说手上有点水不小心贴到门把手上都可以扯下一层皮,我看了看自己的手,打了个寒碜。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着,清苦平淡却也幸福,直到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爆发,政治方向变了,人们也跟着变了。

  八届十一中全会后,红卫兵运动迅猛发展。他们最初是破除四旧(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随后演变成了抄家、打人,砸物。无数优秀的文化典籍付之一炬,大量国家文物遭受洗劫,许多知识分子,民主人士和干部遭到批斗。

  那个时候的凉城真是乱成了一团糟,到处都是红卫兵,满墙都是大字报,文攻武卫的口号响彻了半边天。爷爷被戴上了资本主义的高帽子成为了红卫兵批斗的对象。

  爷爷每天被红卫兵拉去游街示众的时候,奶奶都会带着几个孩子跟在后面看着,她说没有家人跟着怕爷爷会被闹事的人打。

  十年文革结束以后,爷爷才终于得到平反,日子才回归到了正常的轨道。

  一天爷爷看到奶奶烧开了一大锅水,里面就只有几棵野菜和一点玉米面,家境贫寒的爷爷,知道奶奶跟着自己受了很多苦,为了改善这个家的现状,他暗地里决定好好学一门手艺,于是学起了风水先生。

  在凉城这个小地方,人们的思想都比较传统迷信,所以相对而言也是比较吃得开的,这样一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高要求职业,对于爷爷这个大字不识的人来说还真是困难重重。

  奶奶说那时候的爷爷也真是拼,大晚上都还坐在煤油灯下看书自学,奶奶就这样边做针线陪着他。那个时候的爱情让我想到一句话: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有理想又肯努力的人再怎么样也不会很差,我不知道那个时候的爷爷有多努力,我只知道现在的爷爷有多优秀。真的是天文地理,诗词书法都很让我羡慕。

  奶奶的大半辈子几乎上都拿来陪伴与等待了,她却从来也不觉得委屈,她说她不想要什么方向,跟着爷爷就好了。

  也许是年轻时候太过于孤单,在老来的时候奶奶就患了个老年痴呆来缠住爷爷,好让他哪儿也去不了,就这样陪着自己。

  奶奶喂了几只鸡,每天会弄点菜叶给它吃,菜园子里的菜叶弄完了,就去别人家菜园子里弄,不知道怎么回事把别人家割了要带回去的白菜给带回来了。人家在后面怎么叫她,她都没有听见,直接就回了家。

  那家人追到了家里,爷爷跑了出来,听了事情的原委之后一个劲的道歉。奶奶知道这件事儿之后像一个小孩子一样问爷爷怎么办,爷爷则像哄小孩子那样哄她说没事,交给他。

  渐渐的奶奶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耳朵也越来越听不到,于是爷爷和她说话都是用吼着说。

  奶奶说她要陪着爷爷,爷爷哪天要是走了,她便跟着他一起走,听到这句话的我偷偷的哭了。

  爷爷奶奶老了,凉城也跟着老了,桥头古树的青苔,河边石板的斑白。爷爷拉着奶奶小声的说:一座城,一个人,一生一世。

12下一页

上一篇: 班长,对不起   下一篇: 阿憨的起落(1)一一
1、“一城,一人,一生”由查字典随笔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随笔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一城,一人,一生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uibi-9801/,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伤感随笔
一位瘦弱的老人,盘腿坐在破烂的门前,这样的画面已深深镌刻在我的脑海里,不可磨灭。那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街道,却是我每天的必经之路,每每我都能看到那位老人呆呆坐在们口。见我路过,他很兴奋,好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人一样,他咿咿呀呀的在对我说着什么,很焦急的样子,然而我却什么也听不懂,我只好两手一张表示我什么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棵梭梭树。这篇文章也许会成为我留在这个世上的唯一的证明吧,因为我就要死了。我的家乡是在中国一个叫做恩格贝的沙漠里。这里原本是一片荒芜人烟的地方,但是在1979年的时候,一群外国友人开始在这片荒漠中种植树木,也包括当时还是小树苗的我。他们是想反沙还林,我知道,但现实却好像不是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寨里村南街又叫南柺儿,东西长约小半里,街道宽阔平坦,是街坊邻居习惯的聚会之处,冬春闲暇时在此喷闲话,嬉戏打闹的人成群结队。因为当年傅家染坊又是在这里创业的,大家又把这个地方称作染坊。村里多年来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年过了正月十五,几家财主和寨里村以及南岗村的租地户都来这里聚会,确定新的一年把式的基本工价......【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是70后,也是家里小的,虽然母亲下放农村教书,但我幸运跟着父亲在城里上学,既没体会到家里饿肚子的苦楚,也没经历过下地干农活的苦累,顺利读书参加工作,分配到当时也是人人羡慕的老家乡镇粮所,不过因为没有人脉,没从事专业当上会计,当的是仓库管理员,就是粮食收购,也就是从那时起,真正开始接触普通农人的艰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谨以此篇献给我的以及全天下所有的母亲我的母亲来自农村,小学文化。母亲生我那年正逢文化大革命。我爷爷在解放前当过保长,他在当时的成分是地主。虽然我爸和爷爷划清界线,我爸爸的成分是贫农。但在人面前总好象是低人一等。爷爷的财运又不佳,做什么生意都亏本。太公经营下来的家业,到了我爷爷手里基本上是用零来形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海松从此成为把式中的头面人物,可是他一直无家无房,长期就住在傅金声家的牲口棚里。有一年,一家绝户人家留下了一栋楼,楼上楼下一明两暗,整整三间。几家远方亲属都要继承,争持不下。房子空的时间长了,不知为什么闹起了鬼,有人半夜三更听到楼上有男女嘻笑的声音。有一次,一个钉锅匠游乡转村没处住,有人指着这座楼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老公说把店关了,带上小孩子去玩一下,管他谁要装监控,还是要到店里看木门。放假了,店里更冷清。街上人也少了,大家都去玩了。我们带上女儿,风景区就不去了,人挤人,他说,去碧湖公园放风筝吧。那个风筝是我在跟边买的,碧湖公园有很多放风筝。大人,小孩子气,老人也有,不分年龄,不管他们是做什么工作的。有高手,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三乌云在天空中翻涌中,几束光透过黑压压的天空照射下来,看的见光的行迹。灰暗的天空,映衬着同样灰暗的大海。海天之间,是一道道白哗哗的腾波,正向你滚滚而来。海鸟被似要塌下来的天空压着,飞的很低。远处的灯塔亮了,泛着灰暗的光,不知道能照多远。呼啸的风吹在你的身上,你像那座灯塔一样站在海边。一场将来的暴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蔚蓝的天空漂浮着几朵低垂的白云,尽那头,漫漫黄沙覆盖着起伏如波浪般的地平线。沙丘在色彩的光暗交错中分明,像一场平静海面的浩劫,波涛汹涌。干热的徐风轻拂着沙尘,日复以夜,变幻着沙纹的光和影,也隐没了行人走过脚步的凹凸。偶有的几株灌木,像是这金黄土地的路标,又像是守候在这贫瘠土地的丰碑。那你像什么?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强颜欢笑当晚,傅銀章、傅银河一起找到傅银昌家商量此事,商量到后半夜也没有找到个说词。黎明时分,傅银昌突然站起,一拍大腿说:有了,我这就派人把傅伦有抓来,判他一个对抗官差,动手伤人之罪,押他一个月,再罚他几斗粮食。傅银河担忧地说:咱得师出有名啊!那三石粮食可是咱私自加的呀!傅银昌笑着说:你们别担心,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东汉初期,光武帝刘秀的姐姐湖阳公主丧夫守节,刘秀特别爱怜她,赏赐她很多财物,对她也特别宽容。因此,湖阳公主豢养的许多家奴,常有横行不法的事出现。一次,湖阳公主的一个老奴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犯罪后逃到了湖阳公主的家里躲了起来。地方官不敢到湖阳公主家里捕人,以至成为悬案。洛阳令董宣秉性正直,一心想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小时候,家家户户都养猪。养猪是我们全家一年之中的大工程,猪是我们的银行。每当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时节,父亲就得去赊一头或两头小猪回来养。他给人家的承诺是:等这猪出仓了,我一定把猪仔钱给你。出仓是猪长大了,把猪卖了的意思。穷人家不免时常要欠下各种债务:口粮钱、衣服钱、学费、油盐钱等等,当然也包括猪仔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看不开,已为谁垂青这情怀的恒久,深埋的赋予岁月,它的故事仙人掌的刺,扎根尖锐破碎的天际,时空相对执笔空想,书里的美丽那绿色常青,那可盼青春二三十年有吧?从记事忆起如今它远离,我还在躲避时光嘲讽着,那童真,那无忧那肆无忌惮,那潇洒自如那从未遗忘,那想再看你一眼或者目送你远逝,见证不了的开始或者让我残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假如让我生活在昨天,我一定把选择都选择改变。贞是我最好的朋友,因为她残疾与爷爷相依为命。贞比我大4岁。像我姐姐一样,经常和他一起玩。我觉得有件事情,我对不起她。记得那一天天气阴的很厉害,这预示着暴风雨即将来临。没多久,雪花开始飘落了。雪花无声无息,纷纷扬扬地同天空中飘落到地面,一连下了好几个小时,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是五一小长假的第一天,我跟往常上午没课一样,直到十点多才起来。大学的生活很闲逸,所以才会养成睡懒觉的习惯。往常放假基本上都是在宿舍里度过,玩玩手机,睡个懒觉,迷迷糊糊假期结束。不过今天我突然有了兴致,想去市里逛逛。上学期放假时,新校区建成,就从老校区搬到了新校区。这可是我盼了五个学期的事。还记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可谓是全班最开心的一天了。就算言必行作为班长早上迟到了要留堂半小时,那也不算什么了。毕竟那红色绒毛的锦旗上闪着第一名的金光足以照亮他心中的不快。那两面镶有金色大字的锦旗能成为他们班的门神也是不易呀。星期一到星期五,言必行几乎天天都和清洁委员姗姗一同留下来和清洁小组打扫卫生。大家都十分认真,一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给你们讲个我看到的故事吧。一个堪矿队在戈壁上考察。由于意外,一对暗恋的年轻人迷了路,与队伍失去了联系。他们只是暗恋,从未表达过任何爱慕的意思。他们仅从眼神里捕捉到瞬间而过的羞涩和爱恋。这对迷路的年轻人相互搀扶,相互鼓励。在戈壁上不停的走。可直到第三天,他们的眼中依然是茫茫戈壁。太阳恶毒的烘烤着他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傅银昌弟兄各有所好,二傻荒淫,银章贪婪。在银章的策划下,他们几家年年给耕地租户增加租金,过去每亩地年租金不过四斗、五斗粮食,现在增加为六斗、七斗,有的租户收成不好,光是租金都交不上,欠债日益加重。对把式们也尽量减少数量,压低工钱,增加活路,扛活的都苦不堪言。他们几家的粮仓里屯粮越积越多,有的已经糜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追完剧已经是零点了,打开电台放着老萧的新歌不知道为什么睡意就丢了,旋律和歌词反反复复的在脑袋里刷着。时间就像一辆缓缓向前的列车,不经意间,2017已从2016的手中接过了接力棒又过去了三分之一...生命之树又增长了一圈皱纹,年长了一岁,成为我们这些不愿但又不得不接受的新年礼物。人到一定年纪,逐渐褪去......【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女孩青水请原谅我的不礼貌不礼貌的如此久视盛夏晚晴天微风带花香闷热中你翩翩而过漫香而过六月雨至狂热的心哪有人不会陶醉我陶醉你黑发瀑布长泻我陶醉你春风裁出俏脸旁我陶醉你闪闪双瞬胜过满天繁星我陶醉醉的忘乎所以我窃喜最美观你的方向是我的角度我怯弱我没有勇气迈出这三步距离陌生姑娘谢谢你的经过我的祝福藏于微风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选择了义无反顾,就一直勇往无前,随意的收获,任意的拋弃,患得和患失不放在心的天平之上,艰难和困苦难缠滞住希望的目光。从不埋怨,也不忧伤,更不顾及自己的模样,撕裂成千丝万缕,消失在看不见的地方,只让牵引的目光,顺着想去的地方,一跃而过。那喜怒哀乐在田野山岗小院楼房,深深浅浅的脚印,那交头接耳里是是非非......【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傅银昌纳妾抢亲之事鸡飞蛋打,白费了心机,虽然多方掩饰,还是传了出去。一时间乡里人议论纷纷,都在咒骂傅银昌无品无德,傅银昌前一段夸官所留下的些许欣喜之情已经荡然无存。可是,此事却喜坏了他的兄弟傅二傻。傅二傻是这个家族中,品行最坏、最不争气的家伙,平时仗着家族的势力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傅银昌为顾及家族脸......【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漂泊的人漂泊的心,过着怎样的生活?遇到了一些什么样的故事?此刻的你是在哪个城市暂居?自己家乡蜗居中,还是身处异乡过着异乡的日子。漂泊在外的人儿,是否有了融合的安处生活?是否还在摸索的路上?是否还在这个陌生城市寻找自己栖息落脚的地方?那一年木子毕业了,木子在毕业的城市找到了一份实习工作,一家教育机构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银昌中午夸官归来,他那低个子老婆急忙端上醋溜白菜和清炒萝卜丝,还有两个白面蒸馍。刚进门时,本来就有点扫兴的他,一看到老婆,立即食欲全无。这个老婆是家里从小定下的,虽然貌不惊人,个子仅及他的肩头高,可是家境深厚,与他算是门当户对。他不得不接受这桩婚姻,婚后生了一个女儿,取名线线,如今已经十二岁,妻子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他们眼中,我们永远是孩子,不管是10岁,还是100岁。因此,我们太过于放纵自己,我们到处玩耍,不愿意回家;我们做错很多事,却能及时获得谅解。于是,我们发出一声感叹:做孩子真好!父母的爱总是不图回报,不计代价,从不退让。某一天,我们突然发现他们不再风华正茂了,是他们一夕忽老还是我们从前没有注意到?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