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随笔网 > 名人随笔>白岩松:同学聚会是一种信仰

白岩松:同学聚会是一种信仰

发布时间:2016-12-22 10:18 投稿者: 佚名 浏览:
人到中年,常听到旁边的同龄人自嘲:老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则是:过去的事情一清二楚,而今天上午做了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如果这就意味着老了的话,那自己恐怕早已老去,因为每一次同学聚会,局面都大致如此。不知什么因素,一种时尚正在快速地扩张,那就是同学聚会。儿子与同伴们十来岁已常有聚会。母亲,七十多......

查字典总编注:本文于2017年1月3日获得查字典全站推荐!

  人到中年,常听到旁边的同龄人自嘲:老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则是:过去的事情一清二楚,而今天上午做了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如果这就意味着老了的话,那自己恐怕早已老去,因为每一次同学聚会,局面都大致如此。

  不知什么因素,一种时尚正在快速地扩张,那就是同学聚会。儿子与同伴们十来岁已常有聚会。母亲,七十多了,一回老家,最盼的也是老同学聚会。而我,也经历过,昨天晚上刚刚和高中同学喝完大酒,今天上午十点,小学同学已经在家门口守候。中午喝之前,还要趁清醒提醒自己:晚上还有初中同学的聚会,万万不可被酒冲昏了头脑,可酒杯一端,誓言烟消云散。

  一个班级,是否可以常常聚会,一来要看上学时期班级的气氛和友情的密切程度。二来要有几个热心张罗的人,用他们的辛苦与热情点燃那些半推半就欲走还留的同学。第三,还需要组织者拥有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智慧,总能创造出一个又一个聚会的理由。比如我的高中班级,十年一大聚,五年一中聚,有同学从外地回了老家就是一小聚。而在北京的中学同学,在日常聚会之外,还开创了每年九月一日必聚的传统,因为“开学了”。

  有一次在飞机上,看杂志上一篇对导演康洪雷的访问。他和我一样,也是内蒙人,每年,他都会回草原,和同学们在一起,不用说《士兵突击》,不用说《激情燃烧的岁月》,大家就说过去,就是大口大口地喝酒。看到这里,我热泪盈眶。没办法,感同身受。

  大学同学不在草原,不用拼喝酒,但也不少喝。我的一位天津同学如马三立般留下一个经典感慨:每次咱们班聚会,我都只记得前半截,后半截都是下次聚会时同学们讲给我听的。因为每次后半截,我都喝多不记事了。

  其实,好多人恐怕都和他一样。大学入学二十年,我们组织聚会,起名“至少还有你”,用意十分明显。不管怎样世事无常,不管路途顺还是不顺,不管眼泪多于笑容又或者相反,值得欣慰的是:至少还有你。

  在聚会的开场,我们几十个中年男女,重新汇聚在校园内原来的教室里,老师们也都请了回来。一开始,就是老照片播放,二十年的岁月,不要说有时认不出别人,估计连自己都难以辨认。在一片”这是谁“”这是我吗”的七嘴八舌中,慢慢地,开始“老泪长流”。这时,看着有人带来的孩子依然快乐地在课桌间游戏,突然产生了一种巨大的错觉,这是过去,还是现在?二十年时光真的消失了吗?

  聚会时,同学们的惯常语是“没变没变”,大家互相陪着慢慢变老,自然觉得彼此没变。但隔一会儿走进校园,看着校园里年轻的师弟师妹们,正和自己当初上学时年龄一样,大家才哑然失笑。“没变没变”,纯属自欺欺人。并且岁数越大越是如此,甚至让你产生幻想:人世间,为什么不能一直上学到永远?对于我们,同学聚会已经像一个信仰,而且有趣的是,分开之后,反而似乎比大学校园里还亲还互相牵挂。聚会多了,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在岁月的催化下,我们的友情已经变成亲情,每一次聚会,都使得亲情的成分进一步发酵。

  也因同学在那里,聚会在那里,平日里一些日子才不那么难耐,起码都知道,不必担心岁月匆匆,过去的一切都会模糊,没关系,想不起来的,同学替我们记住。当然,更重要的是,哪怕未来不再让人期待,至少我们还共同拥有一个温暖的过去。

12下一页

上一篇: 懂事的孩子,最可怜   下一篇: 那城.那人.那时光
1、“白岩松:同学聚会是一种信仰”由查字典随笔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随笔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白岩松:同学聚会是一种信仰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uibi-7457/,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名人随笔
“我”的父母是聋哑人。“我”不是。从出生之日起,主人公就注定要接受他们带来的静默:有时候,也想和他们讲述那些小烦恼,希望他们能给我建议,给我方向。也非常想,给妈妈打个电话,跟妈妈说:我失恋了,妈妈,给我做一顿好吃的作为安慰吧。但这些都做不到。直到这份静默终于成为一种习惯,成为主人公的一个老朋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艾琳·图穆蒂自小跟随父母生活在一间小公寓里,长期的艰困生活,让她一心想要彻底摆脱这个弥漫着喧闹和心酸的地方,去创造属于自己的一切。长大后的艾琳遇见了一位科学家,结婚后却发现,丈夫并不像她那样,向往着同一个不断变大的美国梦。艾琳鼓励丈夫去追求更好的工作,更棒的朋友,更大的房子。但随着时间流逝,她发现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乡关何处》是野夫的作品,以外婆、大伯、瞎子哥等亲朋好友为对象,将他们微小而传奇的人生,以一种质朴的深情娓娓道来。外婆出身高贵,慈悲温暖,却一生遭遇悲惨;大伯少年才华横溢投身革命,爱情也随之而来,但谁知阴差阳错,最终凄凉落寞孤独走完一生……在《乡关何处》中,这等亲朋好友,仿佛就这么站在你的面前,让你......【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温柔的夜》的承袭《撒哈拉的故事》的风格,形成一种舒缓、沉静的调子,是三毛沙漠故事系列故事中登峰造极之作。阅遍种种人情冷暖之后,溢于三毛笔端的依然是对大千世界的真挚动人。在这片温柔的夜色里,三毛将她的故事娓娓道来,并填充着与荷西之间的趣闻和琐事。生活并不总是一帆风顺,有人抱怨上天的不公,有人整天皱眉......【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以前提过我爱我们坂仔村里的赖柏英。小时候儿,我们一齐捉鲦鱼,捉螯虾,我记得她蹲在小溪里等着蝴蝶落在她的头发上,然后轻轻的走开,居然不会把蝴蝶惊走。我们长大之后,她看见我从上海圣约翰大学返回故乡。我们俩都认为我俩相配非常理想。她的母亲是我母亲的教女。她已经成长,有点儿偏瘦,所以我们叫她“橄榄”。橄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曾听人讲洋话,说西洋人喝茶,把茶叶加水煮沸,滤去茶汁,单吃茶叶,吃了咂舌道:“好是好,可惜苦些。”新近看到一本美国人做的茶考,原来这是事实。茶叶初到英国,英国人不知怎么吃法,的确吃茶叶渣子,还拌些黄油和盐,敷在面包上同吃。什么妙味,简直不敢尝试。以后他们把茶当药,治伤风,清肠胃。不久,喝茶之风大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我们家乡有一句话,叫:“菜瓜藤,肉豆须,分不清。”意思是丝瓜的藤蔓与肉豆的茎须一旦纠缠在一起,是无法分辨的。因此,像兄弟分家的时候,夫妻离婚的时候,有许多细节部分是无法处理的,老一辈的人就会说:“菜瓜藤与肉豆须,分不清呀!”还有,当一个人有很多亲戚朋友,社会关系异常复杂的时候,也可以用这一句来形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位住在山中茅屋修行的禅师,有一天趁夜色到林中散步,在皎洁的月光下,他突然开悟了自性的般若。他喜悦地走回住处,眼见到自己的茅屋遭小偷光顾。找不到任何财物的小偷,要离开的时候才在门口遇见了禅师。原来,禅师怕惊动小偷,一直站在门口等待,他知道小偷一定找不到任何值钱的东西,早就把自己的外衣脱掉拿在手上。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不应当过分地将自己局限在自身的格调和性情中。我们最重要的能力应该是学会适应社会。把自己绑在单调的生活方式上无法脱离,这不是生活,只能称之为生存。越是出类拔萃的人,越是全知全能、善于改变。如果一个人如何培养自己可以由他本人来决定,那么我一定不会将自己束缚在任何一种生活模式上,无论它多么科学,我也不能......【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最近在搬家,这已经是住在台北的第十次搬家了。每次搬家就像在乱阵中要杀出重围一样,弄得筋疲力竭,好不容易出得重围,回头一看则已尸横遍野,而杀出重围也不是真的解脱,是进入一个新的围城清理战场了。搬家,真是人生里无可如何的事,在清理杂物时总是面临舍与不舍、丢或不丢的困境,尤其是很多跟随自己许多年的书,今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女人很少悲观,也许会忧郁,但更多的是烦恼。一样也不;快乐地生活,一边陶醉,一边自嘲,我欣赏女人的这种韵致。在战争与和平中,托尔斯泰让安德烈和皮埃尔都爱上娜塔莎,这是意味深长的。娜塔莎,她整个儿是生命,是活力,是“一座小火山”。对于悲观主义者安德烈来说,她是抗衡悲观的欢乐的生命。对于空想家皮埃尔来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读高中的时候,我认识海伦。我一直觉得她是个与众不同的人。区分的标准很简单,那时候在班里,几乎所有的女生都不喜欢她,说她矫揉造作。但是海伦一如既往。她是个浑身散发出浪漫气息的女孩。走路的时候喜欢轻轻摆动腰肢,常常一边说话一边用眼睛斜斜地看人,非常妩媚。如果那时候很多女孩还仅仅是一枚青涩的果实,那么海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98年的冬天,独自去大连。因为想看看冬天寂寞的大海。这一天是大年初三。冬天的黄昏,寂静的田野升起淡淡的夜雾。透过候机厅大幅的玻璃窗,能看见广阔灰色的天空。整个机场都是空荡荡的。飞往大连的航班是晚上6点。我坐在窗边,凝望天际深浓的暮色。候机厅里零散地坐着一些表情枯燥的旅人。毕竟这是春节期间,温暖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时候我怀念我的小狗。惟一养过的一只小动物。是20岁的时候得到的生日礼物。那个夏天,朋友把它送给我,是非常小的一只狗,肥胖的,茸茸的,纯白的毛色中杂着几块俏皮的黑色斑纹。我伸出手指摸它湿湿的小圆鼻子,它天真地抬起头看我,然后用它温暖湿润的小舌头,轻轻舔我的手指。那一刻,我的心柔软地膨胀起来,灌满了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我相信苏格拉底的一句话:“美德即智慧。”一个人如果经常想一些世界和人生的大问题,对于俗世的利益就一定会比较超脱,不太可能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说到底,道德败坏是一种蒙昧。当然,这与文化水平不是一回事,有些识字多的人也很蒙昧。二假、恶、丑从何而来?人为何会虚伪、凶恶、丑陋?我只找到一个答案:因为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01把身体比作一架飞机,要是两条腿(起落架)和两个肾(发动机)一起失灵,这故障不能算小,料必机长就会走出来,请大家留些遗言。躺在“透析室”的病床上,看鲜红的血在“透析器”里汩汩地走——从我的身体里出来,再回到我的身体里去,那时,我常仿佛听见飞机在天上挣扎的声音,猜想上帝的剧本里这一幕是如何编排。有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网上找到这个人的照片后,我曾仔细端详他的脸:细长鼻子,略带鹰钩,眼睛不大,但是深,棱角分明的下巴,薄嘴唇。脸上挂着一丝微笑,几乎透着善意。这样的人,欧美大街上到处可见。但他又不是普通人,他叫阿道夫·艾克曼,曾经作为纳粹高官参与屠杀犹太人。根据对这个人的审判材料,学者汉娜·阿伦特写过一本书《艾克曼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人到中年,常听到旁边的同龄人自嘲:老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则是:过去的事情一清二楚,而今天上午做了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如果这就意味着老了的话,那自己恐怕早已老去,因为每一次同学聚会,局面都大致如此。不知什么因素,一种时尚正在快速地扩张,那就是同学聚会。儿子与同伴们十来岁已常有聚会。母亲,七十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真爱是什么感觉?男女之间,真爱是什么感觉?有人说,必须是如痴如醉、要死要活,才可算数。这种激情状态当然很可贵也很美好,但一定是暂时的,不可能持久。真正长久和踏实的感情是这样一种感觉,仿佛两人从天老地荒就在一起了,并且将永远这样在一起下去。这是一种当下即永恒的感觉,只要有这种感觉,就是真爱。2、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拼自己,不“拼爹”。挫折,孕育着更好的礼物。毕业时,我之前几个月的实习已经结出硕果。我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华侨部实习,那年的第一个月,老师就告诉我,你没问题了,我们要你,留下吧。那时候看着其他还在找工作的同学,我觉得我的工作定了,感觉很幸福。回家过了一个很圆满的年。回来后,3月突然接到国际台的通知,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好多人在说自己孤独,说自己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孤独。孤独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遗弃,而是无知己,不被理解。真正的孤独不言孤独,偶尔做些长啸,如我们看到的兽。弱者都是群居者,所以有芸芸众生。弱者奋斗的目的是转化为强者,像蛹向蛾的转化,但一旦转化成功了,就失去了原本满足和享受欲望的要求。国王是这样,名人是这样,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年轻人啊,你问我说:“你是怎样学会写作的?”我说:“你的问题不对,我还没有‘学会’写作,我仍然在‘学’写作。”你让步了,说:“好吧,请告诉我,你是怎么学写作的?”这一次,你的问题没有错误,我的答案却仍然迟迟不知如何出手,并非我自秘不宣——但是,请想一想,如果你去问一位老兵:“请告诉我,你是如何学打仗......【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05岁的杨绛先生走了。她的离去是安静的,一如她在世的时候。敬爱她的人们,也许有些悲伤,但更多的是看到一个美丽人生圆满落幕的欣慰,是对“我们仨”在天堂团聚的衷心祝福。她希望自己的离去不会成为新闻,事实上也没有成为新闻,一个生前已自觉远离新闻的人,新闻当然无法进入她最后的神秘时刻。我们只知道她走了,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当下是一个成功学泛滥的时代。中国的很多扭曲和乱象,都与追求面上的成功有关。我们只是追求现实的结果,往往不追求真理;我们把结果看得非常重,因此我们从不享受过程;我们为了实现某种期待,往往不择手段。2012年,我参与过整个伦敦奥运报道,伦敦奥运会最重要的那句话,叫“影响一代人”。有记者提问:“体育如何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很多人一辈子有两个追求:一个是有钱,一个是值钱。有的人运气好,出生在富贵之家,一出生就像贾宝玉一样嘴里含着玉,有钱就不是问题。但有钱解决不了第二个问题,也就是你本人值不值钱的问题。值钱是个人价值的体现,比如你去找一份工作,人家给你开出百万年薪,那就表明你很值钱。有钱和值钱是两个概念。有钱的人不一定值......【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