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随笔网 > 伤感随笔>雪中情结

雪中情结

发布时间:2018-03-13 16:42 投稿者: 前进的风
时间很快,已经进入2018年了,今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大寒,民间有谚语小寒大寒冻成一团,这几天气温明显在下降,让人有种真正过冬的感觉,清晨走在外面寒风刮在脸上有一种刺骨的感觉。天气预报不断在推送寒潮降温、降雪的信息,微信朋友圈大家也是在不停晒接下来的时间,会降温降雪的图片及文字,似乎大家都怀有一颗迫不......

  时间很快,已经进入2018年了,今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大寒,民间有谚语小寒大寒冻成一团,这几天气温明显在下降,让人有种真正过冬的感觉,清晨走在外面寒风刮在脸上有一种刺骨的感觉。天气预报不断在推送寒潮降温、降雪的信息,微信朋友圈大家也是在不停晒接下来的时间,会降温降雪的图片及文字,似乎大家都怀有一颗迫不及待的心情,等待2018年的第一场大雪的到来。

  可是老天爷也会耍个小性子,调皮一下,有意要吊一下大家伙的胃口,偏偏和天气预报背道而驰,虽然气温一降再降,可是他老人家就是整天阴沉着脸,好像是因为自己的心思被所有人看透了而感到有点伤心,只偶尔会掉下一点点泪水,就是始终不肯飘落雪花。而大家的耐心正在被慢慢的消耗殆尽,大家开始抱怨天气预报不准,抱怨又是和往年一样,又是没有雪的冬季。二十六日中午,老天爷也是终于绷不住了,天空中渐渐开始下起雪籽,打在简易房的屋顶上噼噼啪啪作响,行走在路面上就有一种踩在碎玻璃渣上的感觉,对大家而言还是有点失望,天气预报可是暴雪啊?晚上天空中似乎也感觉不到雪花飘落,只听到防盗窗上的顶棚噼噼啪啪的声音一晚上没有停止过,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7度了,比往年要冷很多,晚上下的雪没有任何的融化,反而是硬邦邦的,早上看见路上的行人,都是极其的小心,路边停靠的车辆也是被一层白色的被子覆盖的严严实实,无法揭开,远处的山脊经白雪的妆点,显得分外妖娆、层层叠叠、煞是好看。虽然下的雪没有预想中的那么大,但是由于低温的缘故,积雪并没有融化。

  自拍照、雪景照......有关雪景的图片,可以说一下子霸屏了整个微信朋友圈,可以感受到大家的兴奋。也许是久违的缘故没有看到积雪,大清早有人就不顾低温的天气在堆雪人,看着没有完全成型的雪人,看着大家的兴奋的状态,自己情不自禁也露出了微笑。看到此情此景自己的思绪一下子回到儿时的冬季,在自己的记忆深处此生都无法忘记第一年到九江的冬季,记得是在读小学二年级,学校离我们住的地方有十几里地,正常的天气走路也需要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那年的雪下的特别大,当时大家喜欢用鹅毛大雪来形容,那时候学校下再大的雪也是不会放假的,也不会有大人来接送我们,上学放学的路上几个小伙伴结伴而行,积雪没过我们幼小的膝盖,早上去上学平常行走的小道完全被覆盖了,只是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即便是这样那时大家都会很兴奋,兴高采烈的结伴而行,没迈几步就会有人摔到在蓬松的雪地里,调皮的伙伴会随手抓起一把雪,稍稍用力,形成一个小小的雪球,趁机砸向在摔到的同伴身上,同时会伴着一阵阵稚嫩的笑声。大家就这样打打闹闹,没多久大家都是气喘吁吁,而此时大家也就个个瘫坐在雪地上原地休息一会,随手抓起一把雪塞在嘴里,及解渴又充饥,然后又继续艰难而快乐的朝学校前行。由于大家贪玩当我们几个赶到学校时,已经在上第二节课了。

  当自己满身雪白推开教室门,看到卫老师正在上课,由于迟到害怕批评,自己把头低得很低轻轻的喊了一声报告。卫老师拿着粉笔的右手停了下来,很诧异的上下打量我,教室里所有的同学也都望着我。钱建明,你怎么回事,这么冷的天袜子也不穿,帽子也不戴。卫老师几乎是在咆哮,说完连忙放下手里的书本和粉笔,把我拉进教室,不由分说的帮我把身上的雪花轻轻拍打干净,而后她转身轻轻对教室里的同学们说对不起,大家先自习一下。然后什么也没有说,背起我朝她自己不远处的宿舍走去,她她似乎什么都明白了似的,在这个小学里我是一个唯一的外来生,家里也是十分困难,卫老师到我家里家访过两次。由于害怕卫老师批评,当时自己一直不敢抬头,当自己弱小的身躯趴在卫老师的背上,自己才敢抬头注视着卫老师的侧脸,哪一刻我分明看到她的眼角噙满了泪水。在宿舍里她倒了热水让我洗脚,找出她自己的袜子穿在我脚上,她问了我很多问题,我一直一声不吭,她没有责备我,而是又找了几双旧袜子装在我的书包里,拿了一顶大帽子戴在我头上,而自己则是眼睛睁得大大望着卫老师,始终没有说一个字。卫老师帮我把帽子绑好固定在我的头上,说道大了一点,总比没有要好。

  接着又说道这几天中午就不要回去了,和我一起吃饭好吗?

  自己乖巧的点点头,接下来的几天都是漫天雪花,中午卫老师都会把我留下在她那里一起吃饭,那一刻她更像一位慈母。

  而今自己已经是不惑之年了,时间飞快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再没有见过她,她留给自己的记忆太短暂了,仅仅只有一个学期卫老师就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而后在没有见过。现在自己每每到冬季,每每看到天空中飘起的雪花,虽然自己身处他乡、异地,内心深处都会情不自禁想起卫老师,心里也会一直默念卫老师,冬季寒冷有您在的地方就有温暖,雪花美丽有您的出现才是完整。又是一年冬季,又是一个雪花飘飞的时节,又让自己平添些许惆帐。

12下一页

上一篇: 年轮中岁月的句点(十   下一篇: 你是我的眼
1、“雪中情结”由查字典随笔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随笔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雪中情结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uibi-14220/,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伤感随笔
是谁,在大雨磅礴时,为我撑起了伞,挡住了风雨,牵着我手,走出这段泥泞。是谁,在月明星稀的夜里,摇晃着斟满相思的高脚杯,将夜灌醉,剪下寸寸相思,借着星辉,织就花被。是谁,化作了三生池里的锦鲤,默默潜在水底,痴痴地守望,守望着无尽的沧桑。是谁,在木兰花下,许下诺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谁,在夏雨里,用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不知怎么了,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我坐在了屋里面,静静地看着外面,想着在那个在我心里愧疚很久的事情,渐渐地,我的眼睛已经开始迷糊了,不知不觉得就已经进入了梦乡了。那是在我三年前暑假的一天里,有一个人的面貌和他高尚的品德永远记在了我的心里,虽然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他具体叫什么名字,但是他那美丽的大眼睛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葱岭在吉林省敦化市南五十余公里处,它横亘东西,是松花江与牡丹江的分水岭,岭南的水都流入松花江,岭北的水都流入牡丹江,岭的最高处海拔1000多米,蜿蜒起伏的201国道是敦化通往长白山的必由之路。寒葱岭最美的季节要数秋天,葱岭秋色是这里的一大景观。每年的秋分时节,霜染森林,山上岭下呈现一派霜叶红于二月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又是中秋,月又圆了,与我,曾盼这个日子,曾怕这个日子;翻着日渐消瘦的日历,如翻过满是泪痕的记忆;我是一只飞翔的风筝,作为一名中国女教师,今天呵,我像一只鸟儿,在澳洲,他国异乡的清空里与风博弈;风筝有梦。曾经,春天里,爸妈把我当成耳朵,拉紧了线把我放飞,去听风,去听雨,回来问我天上好吗?看到了什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周一,贯例的查房。一大堆戴着囗罩穿着白大掛的医生庄严而又和蔼的围在我的床边。正听着音乐翻着书本的我立马就严肃起来。其实我很清楚自己目前的各项指标及状况,但还是喜欢从他们嘴里吐出的只字片语,似乎每一句都是真理和良药。这个......今天感觉怎么样?还好吧?嗯,还好我摘下耳机,立马坐了起来,似乎除了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只蝴蝶,在花的世界里飞舞,啓动了改变世界的阴谋,摇动着它菲薄的翅膀,向花儿搧情,对花儿吐出它的伩子,它对花的钩引,它对花的虚情假意,只为延续短暂的生命,只为实施震撼世界的阴谋,就在与花云雨的瞬间,一个被编织得更加诱人的梦,让它的野心勃勃,它释放的能量纵然微弱,也能将三山五岳撼动,用它的魔力摧毁远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能遇见一个看见你就喜笑颜开的人,其实是非常难得的。我记得,在我小的时候,我的妈妈就很喜欢带我去航空路见我的外公,我们走到车站做756这是我最初的记忆,因为人小,所以总是觉得路途遥远,每次都会在车上呼呼大睡,到站以后,才会慢悠悠的走到小巷的尽头,那里是一个公共厕所过往的有许多人,而我的外公就住在那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茫茫海面,他上哪儿去找小乞丐啊!小乞丐回不来了,失去小乞丐,白昊内心空落落的。仰望天,风云流转,晴空万里,老天并不因为他失去小乞丐而同情,还是一如既往的蓝!安泰宽大粗壮手掌就要落在一张小脸上,住手,莫要失了身份!他替她解围,她给他传消息;一骑轻骑扬尘追来,驾喝声清亮,她说熟悉他,他觉得她乖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晚讲一个真实的故事给大家,是一对农家儿女的故事,故事不长也平淡,但很温暖。强子咋也不会忘,他跟杏儿第一次见面的情景。那是10年前麦收的时候,强子像往年一样,请了假回老家收麦子,这次跟往年不同的是,婶子给他说了门亲事,说对方姑娘叫杏儿,很不错。于是瞅准了时日,婶子便把杏儿请来家里,然后叫强子过来相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八月就这样高调又不留遗憾的走了,我甚至没有勇气去回想八月的生活,只记得日子是琐碎的,像一张A4纸被揉成一团又重新展开一样,留下数不清的褶皱。八月是不美好的吗?我有好多天没有写文章了,每次打开写作软件点到编辑文字时,大脑一片空白,输完一个自己很满意的标题,奈何就是没有勇气写出内容里的第一个字。八月的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国庆放假一天之后,佳诚公司员工又正常上班。王老板10月2日上班之后,先上车间转了一圈,安排好有关的工作之后。然后,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查阅了一下自己的本月工作日志。金工新厂房在有序推进,电动汽车动力源样品,得加速进行。想到这里,王老板马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给仓库的主管人员李梅,王老板在电话中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日当当网打折,5折啊,一口气买下了一堆我喜欢的书。其中有雪小婵新出的书集,快递送至家门时有欣喜若狂的感觉,翻开第一页的时候我就知道,原来雪小婵的小说、我一如既往的喜欢!喜欢她字里行间的浓墨淡彩,喜欢她像一个戏子一样在书里演绎的各种情爱角色,喜欢她对爱情的理解,淡然和透彻,有着颓废的沧桑感!她说爱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王老板跟胡老板两人一起察看了佳诚新厂房的工地之后,王老板回到佳诚公司老厂,立即给自己的大哥王忠打了电话,他在电话中说道大哥,我是王诚,你抽空来我的办公室一趟。于是,第二天,王诚的大哥,抽中午乡下机电站休息的时间,来到了王老板的办公室。王诚起身给自己的哥哥泡了一杯绿茶,请大哥坐下再说。随后,王老板对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的时候,相爱的人分手,仅仅是源于一个简单的误会。那天,刘文文对黎光法说刘不已经好几天没来找我了。黎光法笑笑,没有言语。刘文文又说常涛告诉我,她和张青松走得很近。黎光法还是笑笑,没有言语。刘文文轻叹一声说姓黎的,你可不可以不要笑得这么意味深长。黎光法说早说过,她水性杨花。刘文文知道,他一直反对他和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该死的家伙,你在这里干嘛呢?老板朝他走来恶狠狠的说。他被吓了一跳,看着老板不敢说话,楞了几秒钟,他快速的跑进厨房刷起碗来。散落在一地的碗筷需要他一个人收拾,没有人帮助他,没有人理睬他,他孤独地,静静地,一个人躬着腰刷起碗来。他来自农村一个贫困的家庭,母亲卧病在床,所有的事情都压在了父亲和他的身上,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到天津,或者每次和人说起天津,都会使我想起三十年前的一件事情。上个世纪80年代,我省吃俭用积攒了120元钱,买了一个心慕已久的天津生产的东方牌傻瓜照相机。在那个时候,这是贵重物品,也是家里的高档物件。那相机小巧、精致,好操作,还能照分身像,我们全家人都很喜欢,甚至有意无意地向邻居、朋友炫耀。可是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和好久不见的同学见面聊天,因为好长时间没有见,感觉有说不完的话,但到后来,同学一直在说的就是她长达十几年的陌路夫妻生活,一个巨婴式的丈夫。同学的生活在外人看来无比美好,儿女双全,兄弟姐妹都是我们这个地区的政府官员,她也是在体制内的政府部门工作,女儿上的一类大学,这一切让我们都觉得这样的生活还要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经过王博士几次上门辅导,佳诚公司的几位工程师,逐渐明白电动汽车的有关部件的工作原理及主要的关键技术,目前还存在的主要问题。王博士亲自编撰了有关的资料,并给u盘给佳诚公司的王老板一份。随后,王老板对统计员小沈说小沈,你抽空将王博士的资料,打印出来,并给李工及杨工,我各一份,注意资料的保密。小沈说道王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放学了。早晨出门前,母亲叮嘱过今天放学了早点回家别乱逛,今天冬至晚上吃饺子,羊肉芹菜馅儿的。原本高亢的情绪,却因为刚刚公布的月考成绩,被冻成了冰溜子,怅然的走出校门。天色已逐渐昏暗了、灰蒙蒙地,不时的飘撒着雪花。戴着一副连线的毛线手套,扶着失了闸的单车;两根被踩秃噜的脚蹬空划着圈儿,胶鞋在雪地上压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浅蓝的天空上有几丝淡薄的云,漂移之间匿迹于无形。烈日当头,微风间歇徐来;轻抚着路边的狗尾草,银闪闪的白杨树叶也跟随着摇摆。路过戈壁、田野,路过河流、山丘,路过农家、羊群;路边伫立着两排线柱、几十年来见证着过往的兴衰,木杆是爷爷、水泥筑的是孙子。感叹万顷戈壁化良田的沧桑巨变,敬仰层峦叠嶂历经风雨的山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晨,空气中弥漫了一层厚厚的雾,它封杀了人们的视野,使原本看上去模糊的东西更加让人难以看穿,家乡好像片刻便会消失在云里。睡意惺忪的人们,抬头看看天,不觉唉声叹气今早又不能干活了。听着这句直入心肠的话,我就会想起母亲,她总喜欢说这句永不变但却朴实的话语,对农民而言,干活如此重要。母亲,一个瘦小的乡村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8月中旬的一个上午,王颖超博士应王老板之约,自己从杭州的住所出发,乘公交赶赴杭州高速客运中心,乘车来到了位于浙江北部的滨海县。王老板接到王博士的电话之后,立即派出小车,将王博士从县城的客运中心,接到了佳诚公司。随后,王老板亲自陪同王博士,先后参观了金工车间,后又进入装配车间,看到了正在做测试的佳诚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军用大桥架在两座大山之间。桥南是一条从大山里蜿蜒曲折而出的公路,紧连着大桥。独拱跨越,气势宏伟。桥下是距离桥面百米多高的一条湍急奔流的云河,咆哮着从两座大山间飞流直下。桥北是一个看不到尽头的长长的隧道。一辆接一辆的军需车、战备车、武器车从山里出来,经过大桥进入隧道。这是一座非常重要的军事大桥。而那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这个年代,在这个年轮,趁现在,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亲爱的呐喊吧....在充满阳光的地球上,这里似乎很平静,就是在这里,一个无知的少年出现,他沿着准备好的路线一直向前走,也许是因为他不知前面有怎样的危险,多么的危险,他毅然决然的向前走着,他仅凭脑海里出现的路线,并没有对照的依据向前走着,他不好奇,前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浅秋的风,已悄然滑过陌上,带着我不诉的思绪,飘向更远季节的深处。风缱绻着桂花的清香,悬挂在枝头的那点点金黄,慰籍着不诉的沧桑。牵挂,在月影里缠绵!你我同沐一轮明月,却隔着海般的距离,相念不相见。秋已归,夏未央,一抹微凉,在秋千架上微漾,难舍难分,那深深的眷恋,止不尽我一生的思念。在长长的日子里,我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