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随笔网 > 伤感随笔>年轮中岁月的句点(十二)

年轮中岁月的句点(十二)

发布时间:2018-03-13 16:42 投稿者: 热情沙漠
刘文文和荣德文是最为要好的朋友,一直都是。虽然刘文文和陈其在一起的时间要更多,但于刘文文来说,与陈其在一起是狐假虎威,对荣德文,却真心拿他当朋友。那天闲来无事,俩人去元宝山脚下玩儿,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在地边上挖了个深坑,荣德文一不小心掉了进去。怎么掉进去的不知道,是个人都不可能掉进的坑,他偏偏就掉......

  刘文文和荣德文是最为要好的朋友,一直都是。

  虽然刘文文和陈其在一起的时间要更多,但于刘文文来说,与陈其在一起是狐假虎威,对荣德文,却真心拿他当朋友。

  那天闲来无事,俩人去元宝山脚下玩儿,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在地边上挖了个深坑,荣德文一不小心掉了进去。怎么掉进去的不知道,是个人都不可能掉进的坑,他偏偏就掉进去了。

  四壁很光滑,荣德文试了几次都没有办法从坑里爬出来,恼怒地对笑嘻嘻看着他的刘文文说狗日的刘文文,见死不救,你算怎么一回事?

  刘文文说来,叫声爹,我就拉你上来。

  荣德文说儿子,求求你拉我上去。

  刘文文笑笑说你在里面慢慢玩儿。

  说完就走了。

  荣德文在坑里喊得声嘶力竭,夹杂着各种威胁。喊了一阵,累了,索性就懒得喊。

  刚歇下来,刘文文那孙子又出现,说喊啊,怎么不喊?叫啊,怎么不叫了?

  荣德文知道一定是这样的结果,抓起土块向他扔去。

  刘文文严厉地说荣德文,现在条件升级,要叫我爷爷,才拉你上来。

  荣德文说我叫你大爷。

  刘文文说好吧好吧,叫大爷也行。

  荣德文说我操你四十八代祖宗。

  刘文文说那我得算算,祖宗四十八代得有多少年。奶奶个脚,有近三千年,荣德文,你操得过来吗?

  荣德文苦笑,放低声调说刘文文,算你狠。我求你啦,我求求你拉我出去。

  叫大爷。

  刘文文,你这个狗日的大爷,你老人家发发慈悲,拉我出去可好?

  刘文文这才把刚刚找来的棍子伸了下起。

  荣德文抓住棍子,一用力,把刘文文扯下来,一把按翻他,直把他打得,哎哟,是个人都不忍心看。

  打完后,刘文文说好了,这回俩人都玩完,在这儿等死吧。

  荣德文惊呼,说啊哟,我倒没有想到这一层!

  刘文文说等死吧。说完,躺在地上,干脆睡起觉来。

  荣德文急了,捶他一下说你倒是想想办法。

  刘文文说没办法。过了一会儿,见荣德文脸色都变了,不禁出言讥讽岂不闻,老话那个老狗日的说,害别人,其实就是害自己。

  荣德文没敢出声。憋了半天,实在憋不住了,问刘文文,什么叫老话那个老狗日的说?

  刘文文扑哧一笑,说我小时候,一直以为老话是个人。

  荣德文哈哈大笑,笑了一半突然跳了起来,说你妈、刘文文,我把你扛上去不就完了吗!

  刘文文放声大笑,说荣德文,你现在才想到啊?

  荣德文抓一土块打过去,说你这个我重孙子,早想到也不告诉我,害得我白着急半天。不行,你得赔偿这半天的损失,所以,得你先把我扛上去。

  刘文文说荣德文,一,我是你大爷,二,你大爷我比你轻,所以,应该你扛我。

  荣德文说少来,包子剪子锤。

  刘文文说好。我出剪子,你出什么?

  那不废话吗?你出剪子,我当然出锤。

  结果,俩人都出包子,一起笑翻在地。

  刘文文说你不是说出锤的吗?

  荣德文说你他娘的,真当老子傻啊!

  最后,荣德文赢了,当刘文文把他扛出去以后,剧情反转,荣德文说来,叫声爹,就拉你上来。

  刘文文早意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往地上一躺,晃荡着脚,悠闲地唱起山歌,唱他仅会的两句布依山歌吃菜要吃白菜心哎,嫁人要嫁解放军......

  荣德文又是一块土块打下去唱你大爷!

  回去的路上,刘文文说今天这事,一共阐明了三个道理。

  荣德文说愿闻其详。

  刘文文说其一,你狗日的深有体会,那就是害人害己。其二,你大爷我深有体会,坑上的人,别嘲笑坑里的人,今天你在坑上,说不定明天你就会在坑里。其三,大爷我和孙子你都有体会,那就是救苦救难的人和落难的人,心态完全不一样的,只有角色互换,你才能体会落难人的心境。

  荣德文说你狗日的,连眼镜都买不起一副,还在这儿冒充什么哲学家?狗日的,你说的,有那么点道理。

  刘文文说还有一点你记好了,荣德文,好朋友,一定一定不能落井下石。

  荣德文说不用你说,这我知道。

  刘文文朝他屁股就是一脚知道你还做!

  荣德文笑着说我扔的是土,不是石,所以,你最多只能说我落井下土。

  刘文文又是一脚下土更惨,你是想活埋你大爷我啊!

  然而,正如我们所知,再好的朋友,总会有闹不愉快的时候。

  俩人因为抄作业的事,起了争执,刘文文让荣德文别抄,有什么不懂他可以教,可荣德文偏不,刘文文一气之下,跟老师打了小报告。老师是荣德文家亲戚,自然要过问,害得荣德文、被他爹差不多骂遍了四十八代祖宗。

  荣德文急红了眼,指着刘文文大骂,说这一次跟他没完。

  这事刘文文有错,不管怎么说,他不该跟老师打荣德文的小报告。

  再来说朱老五。

  朱老五说不尽的心灰意冷,原因有二。

  其一,他一直喜欢姚红卫,但姚红卫却不喜欢,让他小小年纪就开始怀疑人生。其二,是事业的不顺利,在班里、级里乃至到学校,他全都被陈其所压制。放开打,他未必打不过陈其,但陈其身后有一帮成年人,他亲眼看见,一个外地人,被陈其他们一伙打得,牙齿都飞出几米开外,那惨叫声,如杀猪般响彻云霄。

  但事情永远不会一成不变。

  陈其一家搬走了,搬去了邻县。

  刘文文去送他,见他家搬家的卡车渐行渐远,刘文文的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刘家小子刘文文失去了陈其的保护,又一次暴露在朱老五的火力打击之下。

  这天,朱老五恶掐硬固地拿刘文文的作业来抄,刘文文忍了,可他抄完,却当着刘文文的面把作业本撕碎,向天空一扔,宛如放飞了一群白色蝴蝶。

  我操你娘的XYZ!

  刘文文骂了一句,就和朱老五撕打在一起。刘文文个子小,一次又一次被朱老五干翻在地。

  人心的善恶,往往只在一念间。

  荣德文后来一直想,要不是当时的一念之差,会不会有后来刘文文抢走自己女朋友的事发生?

  闹掰后,荣德文暗地里一直在寻思报复刘文文。

  现在,见俩人打得不可开交,这下可逮着机会了,他的嘴角浮出一丝冷笑,嘴里叫着别打别打,一把抱住刘文文,朱老五趁机一连在刘文文脸上重重打了六拳。

  刘文文被打得发了狂,挣脱荣德文的束缚,要和朱老五拼命,朱老五一个抱摔,又把刘文文干翻在地。

  刘文文的鼻子出了血,鲜血粘得到处都是,就在这时姚红卫进了教室,看见了被打得浑身是血的刘文文,她发出一声凄厉的怪叫,我用人格担保,这一定是她这一生最为心碎的一次,绝对没有之一!

  她宛如一个救子的母亲一般,飞身扑来,挡在刘文文的面前。

  朱老五见妒火中烧,生出了一不做二不休,一次性把他打死了算的恶念。他扯住姚红卫的胳膊把她拉开,飞起一脚又把刘文文踹翻。

  妈呀!

  叫声是如此凄惨......

  叫的人是姚红卫,那一脚没有踢在别处,正正踢在了她的心口,所以她叫得心神俱碎,她不管不顾把刘文文压在身下,凄厉地哀求朱老五不要再打。

  再打下去,就真的要出人命了!

  早就看不下去、却又不敢插手的刘麻子和黄老龙围过来,想把挣着还要打的刘文文拉出了教室。

  荣德文早就傻了,他没有料到朱老五下手会这么狠。

  刘文文挣开黄老龙和刘麻子,冲到荣德文跟前,噙着泪大声吼道荣德文,我操你祖宗七十四代!荣德文,咱俩完了!

  吼完,快步如飞向校门外走去。

  姚红卫叫一声,跟着追上去。

  荣德文一付无辜的样子说我怎么啦,我只是劝架而已。

  黄老龙一向跟荣德文不和,冷笑着说你那不是劝架,你那是抱着他让人打。

  刘麻子性子直,说得直截了当你们是兄弟,为什么要干出这种事?

  荣德文说我操他X的ABCD,老子劝架还劝出鬼了来了。

  也不知是真受了伤还是急火攻心,只见刘文文一个趔趄,竟然歪到在地。

  姚红卫一下子就呆住了,

  她呆呆地看着飞奔而来的黄老龙而刘麻子,心里竟生出一个念头他死了,我该怎么活?

12下一页

上一篇: 回眸   下一篇: 雪中情结
1、“年轮中岁月的句点(十二)”由查字典随笔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随笔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年轮中岁月的句点(十二)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uibi-14219/,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伤感随笔
王老板从广东回来后,感触很大感到外贸出口,也是一条拓宽新产品销售的路子,但国外销售产品,不同于国内,质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要培养一支高素质的队伍,要确保出口的产品,符合客户的要求。王老板自忖没有压力,也就没有动力,这样一想,也相通了。胡老板从广交会结束回来之后,及时开车赶到佳诚公司,给王老板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条小路蜿蜒曲折,妖娆的缠绕于山间。道路两旁鸟语花香,繁华的程度不亚于城市的车水马龙。又过了一个山弯,看到前面不远有两个年纪不大的孩子,挑挑捡捡的采摘着各种野花,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背上的小书包淘气的趴在颈项上,两只小辫子在脸的两旁荡着秋千。真是可爱的孩子啊!像幼苗一样稚嫩而充满朝气,还带着本真的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姑娘很喜欢三号床,因为三号是她的幸运数。她总觉得这是她稀里糊涂地来复读唯一值得高兴的事。三号床姑娘没有所谓的一腔孤勇,也不是什么学霸考败再战,当时拿到高考成绩的时候还笑的花枝乱颤呢。第一天开学,陌生的城市,陌生的面孔。姑娘却对那长在山坡的漂亮学校充满了新奇,很开心的挥挥手向一脸担忧的爸爸妈妈再见。拜......【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华春校长,是我在十二中任教时候的校长,早就作古了,且是英年早逝,认识他的人都说是死于支气管炎,因为他时不时地拿出一个小小的喷雾器,张开嘴,对着喉咙喷射一番,这样才能正常说话,死于此这个鉴定是有道理的。但也要人说是死于心脏病,心脏供氧不足,导致他心肌梗死,这个结论我最不支持,因为凡是心脏有问题的,都不......【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临近春季广交会开始的前二天,胡老板打王老板的电话。胡老板在电话中说道王老板,你那边的情况如何?二台样机是否已经送到了广交会预定的展示区?王老板在电话中说道广交会上的两台样机,我昨天就已经在当地叫了一辆货车,运到了你指定的展馆的地方,并办好了有关手续,你们什么时候上广州?我们已经买好了明天下午的动车车......【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王老板召开会议之后,各部门分头行动,李工为了早一点完成五轴箱包切割机的设计研发工作,有时,也主动留下来,搞自己的电器及机器方面的设计工作。并对五轴机的有关特殊结构,跟王老板一起进行了认真的研究与探讨,寻找最佳的设计方案,并及时采购了五轴机上使用的有关电器配件及操作系统。李工与深圳的操作系统的提供商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与潮汐相识,是半年前的事了。那是在医院,我妻住14床,她住13床。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不是她的憔悴,而是她不凡的谈吐。她是乳癌四期患者,应该是已经转移到肝脏了吧,肚子大的像是胀满气的气球,随时都会爆似的。26岁的潮汐离异,自己带着一个四岁的女儿生活,平素她不爱讲话,她的床位靠窗户,总见她向窗户外凝望......【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王老板在广东分秒必争地办妥了预计的一系列工作,就匆匆乘动车从广东回到了嘉善的家,夫人建萍早已接到了老公王老板的电话,做好了几个王老板喜欢吃的菜。建萍问道广东的事情,办理得如何?托夫人的福,一切顺利,预计要设立的办事处,看好了房子,签订了有关的租赁合同,并付了半年的房租。夫人笑着说道还是我们家王老板的......【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姓屈,叫屈原。我知道明天就是端午节了,许多人会纪念我。又是吃粽子,又是包饺子,又是烧纸,又是上坟。他们家人团聚,在这短暂的假期,欢喜一通。其实我也过节,我自己给自己过节。我自己缅怀我自己。我的姓氏是国姓,直接点说屈就是国姓。所以家事即是国事,家兴则国兴,国破即家亡。我的楚国已经亡了两千年了。我的姓......【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的老乡田凤九说他是全国著名笑星赵本山同台演出的艺友。没想到,真是没想到!我与他同乡十余年竟然从没听说过,还是偶尔一次听到的。我满怀兴奋地采访了他,开始他还扭扭捏捏。他经不起我的软磨硬套啊!就意味深长地谈起了他的往事。田凤九,1951年4月27日出生,11岁拜法库县剧团左迪生坐科学习京胡和板胡。由于......【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随着广东客户的增多,一个突出的问题,摆在王老板的面前,即箱包切割机器的售后服务。于是,他抽空打电话给胡老板。王老板在电话中说道胡老板,请你明天上午来公司,我们有些事情,要立即协商一下。王老板预先坐在自己的办公室,起草了一个办事处的预计方案,就是在广州附近的一个县城,租赁一些房子一方面作为广东销售的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春节过后,年底之前王老板亲自上广东推销的几个客户,陆续按照有关的协议,将四轴机的要货定金,陆续汇到了佳诚公司的帐户。于是,王老板及时按照有关协议的规定,下达了有关公司内部的生产指令,以及外协方面的配件采购计划,也请李工联系有关电器方面的采购,并签订了有关的合同。经过一个月的紧张生产,佳诚公司按照合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夕阳下的守望,有感辜家荣自种的六百亩水稻及微信群拍发的夕阳西下的田园风光太阳的余辉洒在山顶上,那是我可爱的家乡;一行行禾苗整装待发,去收获那金色的稻香,那是我们同学一年的希望!太阳的余辉洒在山顶上,那是我熟悉的山巅;年近花甲仍雄心勃发,去摘取那人生的辉煌,那是我们同学一生的愿望。太阳的余辉洒落在山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是我的梦,多少个夜晚,我打着赤脚,走向你的怀抱,吮吸着你甘甜的奶汁。那流淌着清澈的溪水,便是你充满着爱心的血液,多少个早晨,当我醒来时睁开惺忪的睡眼,你对我微笑,好像是说孩子走吧,你已经長大了,到远方去闯荡,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虽然我离开了你的怀抱,我的魂仍然与你栓着,我的脐带依然与你连着。你的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很快,工人已经习惯了每周三天的加班,胡老板每个月下达的生产任务,在王老板的精心安排下,加班加点,按时完成了生产,并包装好,照计划出货。腊月的一天上午,王老板正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总结厂内有关的生产完成情况,胡老板打过电话来说王老板,你下午是否在公司?如果你在,我想过来一趟,谈谈明年的有关情况,因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几天,电视上总是报道什么流星、彗星、行星什么乱七八糟的会经过地球,然后会改变地球的磁场,让地球发生一些以现在科技无法改变和研究事情,对此我嗤之以鼻,反正这些事情是科学家应该关心的,关我什么事。我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盯着电视机,有人在背后悄悄抱住了我的脖子。为什么在看这个?来人柔声问道。不用猜也知道是......【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第二章人生若如梦,梦又是什么?每个清晨都是那么的雷同,没有丝毫的新奇变化。叮铃铃,叮铃铃,同样的手机闹铃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我照旧的伸出手,将手机关闭;照旧的懒散在床上,一直手沿着枕头摸索,找寻我必备的工具,当然,这也是我一生最痛恨的工具。揉了揉眼睛,便带上了它。后面的动作显得那么麻溜,单臂握住床......【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已转换角色,身上的盔甲已经卸下,武装的刀枪一并归库,谁要是对我攻击,我只能双手合十,说一声阿弥陀佛,我曾经也是,龙宫里的精兵强将,冲锋?阵,横行天下,在大海里冲浪,在云雾里飞翔,如今我已皈依三宝,在火烟中穿梭,在油锅中畅游,浴火重生的我,筷子作枕瓷盆作床,在祭台上宣道,酒杯中的善男伩女,将我奉为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刚进到六月初,天上就挂着灼热的红日头,于是对夏天产生悒郁,不由是我怀念起春天的温暖山间溪流,却又期待着能早点走到秋,有人问我烦忧的缘故,我不敢说出你的名字,不敢说出你的名字,是恐惧夏热时带来的烦忧,我对春天的深切怀念,又期待着早点拥抱红叶金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梦,一个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女孩,以优异成绩进入自己理想的研究生的伊甸园山东大学谈及是否心有遗憾时,她一展笑颜,坦然说道上一级一个师姐考上了北京大学,当时真的很是羡慕。其实在表姐去北大读博的时候就已经萌生了这个想法,表姐不停的鼓励和鞭策,再加上自己很喜欢北京这个城市,心里超级向往北京大学。世事难料,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时间很快,又到了一年的年底。王老板翻开自己的笔记本,计算了一下今年的生产经营情况,开创佳诚公司开办以来的一个崭新的新纪元,于是,他打电话给胡老板,请他最近这几天,来佳诚公司一趟,具体商量一下年底的分红及明年的打算。于是,胡老板按照王老板约好的时间,从嘉兴开车过来,在佳龙公司停好了自己的小车之后,拿着......【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可以被某个悲伤的爱情情故事惹得潸然泪下,但能触动我心弦的只有亲情。祖母健在的时候有个经常来往的友人,都是白发苍苍的老者,浮生半世,经历的多了也就淡然了,大概许多人都不知道,听老者讲起过往曾经,讲的不是发生了什么,而是岁月的峥嵘和不着痕迹。这个故事还是后来的后来母亲为了教育我才告诉我的,听后真是唏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为了实现高新技术企业的宏伟目标,过年放假之前,王老板跟胡老板两人在办公室内,进行了认真新浪微博的磋商。王老板说道胡老板,我们公司要达到高新技术企业的标准,我的设想,明年要增加一些技术工人,特别是箱包切割机装配车间,要增加一些年轻、懂技术的人员,提升我们公司员工的素质,以确保我们公司的装配及调试质量。......【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又起风了,带着浓重的咸腥;仿佛是专门让人无所适从。海边;或者确切一点说这个小江岸的风是古怪的。这里的风是随时都在的,就连风向也是呼啸而相对的。在江岸旁边有个杂货铺,这个小店的老板娘阿杏老是听到游人抱怨这风逆着逆着,直把人推进水里,我刚踩到,那水可凉哇!阿杏面里不说,心里却总会补充一句只要你还想着回来......【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几年前,我们村每年的除夕夜都会有转庄。舞狮的人在前,敲锣打鼓的跟在后面,一群扭秧歌的在旁边跟着跳,转遍全村每一个街道,每一条巷子,祛除灾厄,带来吉庆,并且每条街道的人都要在道旁放爆竹烟花迎接,一群人伴着烟火,看舞狮,场面异常热闹。那天晚上天气并不算太好,我和我爸,还有一个朋友去看转庄。那是一条比较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