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当前位置: 查字典文学网 > 查字典随笔网 > 伤感随笔>年轮中岁月的句点(十二)

年轮中岁月的句点(十二)

发布时间:2018-03-13 16:42 投稿者: 热情沙漠
刘文文和荣德文是最为要好的朋友,一直都是。虽然刘文文和陈其在一起的时间要更多,但于刘文文来说,与陈其在一起是狐假虎威,对荣德文,却真心拿他当朋友。那天闲来无事,俩人去元宝山脚下玩儿,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在地边上挖了个深坑,荣德文一不小心掉了进去。怎么掉进去的不知道,是个人都不可能掉进的坑,他偏偏就掉......

  刘文文和荣德文是最为要好的朋友,一直都是。

  虽然刘文文和陈其在一起的时间要更多,但于刘文文来说,与陈其在一起是狐假虎威,对荣德文,却真心拿他当朋友。

  那天闲来无事,俩人去元宝山脚下玩儿,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鬼在地边上挖了个深坑,荣德文一不小心掉了进去。怎么掉进去的不知道,是个人都不可能掉进的坑,他偏偏就掉进去了。

  四壁很光滑,荣德文试了几次都没有办法从坑里爬出来,恼怒地对笑嘻嘻看着他的刘文文说狗日的刘文文,见死不救,你算怎么一回事?

  刘文文说来,叫声爹,我就拉你上来。

  荣德文说儿子,求求你拉我上去。

  刘文文笑笑说你在里面慢慢玩儿。

  说完就走了。

  荣德文在坑里喊得声嘶力竭,夹杂着各种威胁。喊了一阵,累了,索性就懒得喊。

  刚歇下来,刘文文那孙子又出现,说喊啊,怎么不喊?叫啊,怎么不叫了?

  荣德文知道一定是这样的结果,抓起土块向他扔去。

  刘文文严厉地说荣德文,现在条件升级,要叫我爷爷,才拉你上来。

  荣德文说我叫你大爷。

  刘文文说好吧好吧,叫大爷也行。

  荣德文说我操你四十八代祖宗。

  刘文文说那我得算算,祖宗四十八代得有多少年。奶奶个脚,有近三千年,荣德文,你操得过来吗?

  荣德文苦笑,放低声调说刘文文,算你狠。我求你啦,我求求你拉我出去。

  叫大爷。

  刘文文,你这个狗日的大爷,你老人家发发慈悲,拉我出去可好?

  刘文文这才把刚刚找来的棍子伸了下起。

  荣德文抓住棍子,一用力,把刘文文扯下来,一把按翻他,直把他打得,哎哟,是个人都不忍心看。

  打完后,刘文文说好了,这回俩人都玩完,在这儿等死吧。

  荣德文惊呼,说啊哟,我倒没有想到这一层!

  刘文文说等死吧。说完,躺在地上,干脆睡起觉来。

  荣德文急了,捶他一下说你倒是想想办法。

  刘文文说没办法。过了一会儿,见荣德文脸色都变了,不禁出言讥讽岂不闻,老话那个老狗日的说,害别人,其实就是害自己。

  荣德文没敢出声。憋了半天,实在憋不住了,问刘文文,什么叫老话那个老狗日的说?

  刘文文扑哧一笑,说我小时候,一直以为老话是个人。

  荣德文哈哈大笑,笑了一半突然跳了起来,说你妈、刘文文,我把你扛上去不就完了吗!

  刘文文放声大笑,说荣德文,你现在才想到啊?

  荣德文抓一土块打过去,说你这个我重孙子,早想到也不告诉我,害得我白着急半天。不行,你得赔偿这半天的损失,所以,得你先把我扛上去。

  刘文文说荣德文,一,我是你大爷,二,你大爷我比你轻,所以,应该你扛我。

  荣德文说少来,包子剪子锤。

  刘文文说好。我出剪子,你出什么?

  那不废话吗?你出剪子,我当然出锤。

  结果,俩人都出包子,一起笑翻在地。

  刘文文说你不是说出锤的吗?

  荣德文说你他娘的,真当老子傻啊!

  最后,荣德文赢了,当刘文文把他扛出去以后,剧情反转,荣德文说来,叫声爹,就拉你上来。

  刘文文早意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往地上一躺,晃荡着脚,悠闲地唱起山歌,唱他仅会的两句布依山歌吃菜要吃白菜心哎,嫁人要嫁解放军......

  荣德文又是一块土块打下去唱你大爷!

  回去的路上,刘文文说今天这事,一共阐明了三个道理。

  荣德文说愿闻其详。

  刘文文说其一,你狗日的深有体会,那就是害人害己。其二,你大爷我深有体会,坑上的人,别嘲笑坑里的人,今天你在坑上,说不定明天你就会在坑里。其三,大爷我和孙子你都有体会,那就是救苦救难的人和落难的人,心态完全不一样的,只有角色互换,你才能体会落难人的心境。

  荣德文说你狗日的,连眼镜都买不起一副,还在这儿冒充什么哲学家?狗日的,你说的,有那么点道理。

  刘文文说还有一点你记好了,荣德文,好朋友,一定一定不能落井下石。

  荣德文说不用你说,这我知道。

  刘文文朝他屁股就是一脚知道你还做!

  荣德文笑着说我扔的是土,不是石,所以,你最多只能说我落井下土。

  刘文文又是一脚下土更惨,你是想活埋你大爷我啊!

  然而,正如我们所知,再好的朋友,总会有闹不愉快的时候。

  俩人因为抄作业的事,起了争执,刘文文让荣德文别抄,有什么不懂他可以教,可荣德文偏不,刘文文一气之下,跟老师打了小报告。老师是荣德文家亲戚,自然要过问,害得荣德文、被他爹差不多骂遍了四十八代祖宗。

  荣德文急红了眼,指着刘文文大骂,说这一次跟他没完。

  这事刘文文有错,不管怎么说,他不该跟老师打荣德文的小报告。

  再来说朱老五。

  朱老五说不尽的心灰意冷,原因有二。

  其一,他一直喜欢姚红卫,但姚红卫却不喜欢,让他小小年纪就开始怀疑人生。其二,是事业的不顺利,在班里、级里乃至到学校,他全都被陈其所压制。放开打,他未必打不过陈其,但陈其身后有一帮成年人,他亲眼看见,一个外地人,被陈其他们一伙打得,牙齿都飞出几米开外,那惨叫声,如杀猪般响彻云霄。

  但事情永远不会一成不变。

  陈其一家搬走了,搬去了邻县。

  刘文文去送他,见他家搬家的卡车渐行渐远,刘文文的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刘家小子刘文文失去了陈其的保护,又一次暴露在朱老五的火力打击之下。

  这天,朱老五恶掐硬固地拿刘文文的作业来抄,刘文文忍了,可他抄完,却当着刘文文的面把作业本撕碎,向天空一扔,宛如放飞了一群白色蝴蝶。

  我操你娘的XYZ!

  刘文文骂了一句,就和朱老五撕打在一起。刘文文个子小,一次又一次被朱老五干翻在地。

  人心的善恶,往往只在一念间。

  荣德文后来一直想,要不是当时的一念之差,会不会有后来刘文文抢走自己女朋友的事发生?

  闹掰后,荣德文暗地里一直在寻思报复刘文文。

  现在,见俩人打得不可开交,这下可逮着机会了,他的嘴角浮出一丝冷笑,嘴里叫着别打别打,一把抱住刘文文,朱老五趁机一连在刘文文脸上重重打了六拳。

  刘文文被打得发了狂,挣脱荣德文的束缚,要和朱老五拼命,朱老五一个抱摔,又把刘文文干翻在地。

  刘文文的鼻子出了血,鲜血粘得到处都是,就在这时姚红卫进了教室,看见了被打得浑身是血的刘文文,她发出一声凄厉的怪叫,我用人格担保,这一定是她这一生最为心碎的一次,绝对没有之一!

  她宛如一个救子的母亲一般,飞身扑来,挡在刘文文的面前。

  朱老五见妒火中烧,生出了一不做二不休,一次性把他打死了算的恶念。他扯住姚红卫的胳膊把她拉开,飞起一脚又把刘文文踹翻。

  妈呀!

  叫声是如此凄惨......

  叫的人是姚红卫,那一脚没有踢在别处,正正踢在了她的心口,所以她叫得心神俱碎,她不管不顾把刘文文压在身下,凄厉地哀求朱老五不要再打。

  再打下去,就真的要出人命了!

  早就看不下去、却又不敢插手的刘麻子和黄老龙围过来,想把挣着还要打的刘文文拉出了教室。

  荣德文早就傻了,他没有料到朱老五下手会这么狠。

  刘文文挣开黄老龙和刘麻子,冲到荣德文跟前,噙着泪大声吼道荣德文,我操你祖宗七十四代!荣德文,咱俩完了!

  吼完,快步如飞向校门外走去。

  姚红卫叫一声,跟着追上去。

  荣德文一付无辜的样子说我怎么啦,我只是劝架而已。

  黄老龙一向跟荣德文不和,冷笑着说你那不是劝架,你那是抱着他让人打。

  刘麻子性子直,说得直截了当你们是兄弟,为什么要干出这种事?

  荣德文说我操他X的ABCD,老子劝架还劝出鬼了来了。

  也不知是真受了伤还是急火攻心,只见刘文文一个趔趄,竟然歪到在地。

  姚红卫一下子就呆住了,

  她呆呆地看着飞奔而来的黄老龙而刘麻子,心里竟生出一个念头他死了,我该怎么活?

12下一页

上一篇: 回眸   下一篇: 雪中情结
1、“年轮中岁月的句点(十二)”由查字典随笔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随笔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年轮中岁月的句点(十二)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uibi-14219/,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伤感随笔
是谁,在大雨磅礴时,为我撑起了伞,挡住了风雨,牵着我手,走出这段泥泞。是谁,在月明星稀的夜里,摇晃着斟满相思的高脚杯,将夜灌醉,剪下寸寸相思,借着星辉,织就花被。是谁,化作了三生池里的锦鲤,默默潜在水底,痴痴地守望,守望着无尽的沧桑。是谁,在木兰花下,许下诺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谁,在夏雨里,用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不知怎么了,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我坐在了屋里面,静静地看着外面,想着在那个在我心里愧疚很久的事情,渐渐地,我的眼睛已经开始迷糊了,不知不觉得就已经进入了梦乡了。那是在我三年前暑假的一天里,有一个人的面貌和他高尚的品德永远记在了我的心里,虽然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他具体叫什么名字,但是他那美丽的大眼睛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葱岭在吉林省敦化市南五十余公里处,它横亘东西,是松花江与牡丹江的分水岭,岭南的水都流入松花江,岭北的水都流入牡丹江,岭的最高处海拔1000多米,蜿蜒起伏的201国道是敦化通往长白山的必由之路。寒葱岭最美的季节要数秋天,葱岭秋色是这里的一大景观。每年的秋分时节,霜染森林,山上岭下呈现一派霜叶红于二月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又是中秋,月又圆了,与我,曾盼这个日子,曾怕这个日子;翻着日渐消瘦的日历,如翻过满是泪痕的记忆;我是一只飞翔的风筝,作为一名中国女教师,今天呵,我像一只鸟儿,在澳洲,他国异乡的清空里与风博弈;风筝有梦。曾经,春天里,爸妈把我当成耳朵,拉紧了线把我放飞,去听风,去听雨,回来问我天上好吗?看到了什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周一,贯例的查房。一大堆戴着囗罩穿着白大掛的医生庄严而又和蔼的围在我的床边。正听着音乐翻着书本的我立马就严肃起来。其实我很清楚自己目前的各项指标及状况,但还是喜欢从他们嘴里吐出的只字片语,似乎每一句都是真理和良药。这个......今天感觉怎么样?还好吧?嗯,还好我摘下耳机,立马坐了起来,似乎除了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只蝴蝶,在花的世界里飞舞,啓动了改变世界的阴谋,摇动着它菲薄的翅膀,向花儿搧情,对花儿吐出它的伩子,它对花的钩引,它对花的虚情假意,只为延续短暂的生命,只为实施震撼世界的阴谋,就在与花云雨的瞬间,一个被编织得更加诱人的梦,让它的野心勃勃,它释放的能量纵然微弱,也能将三山五岳撼动,用它的魔力摧毁远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能遇见一个看见你就喜笑颜开的人,其实是非常难得的。我记得,在我小的时候,我的妈妈就很喜欢带我去航空路见我的外公,我们走到车站做756这是我最初的记忆,因为人小,所以总是觉得路途遥远,每次都会在车上呼呼大睡,到站以后,才会慢悠悠的走到小巷的尽头,那里是一个公共厕所过往的有许多人,而我的外公就住在那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茫茫海面,他上哪儿去找小乞丐啊!小乞丐回不来了,失去小乞丐,白昊内心空落落的。仰望天,风云流转,晴空万里,老天并不因为他失去小乞丐而同情,还是一如既往的蓝!安泰宽大粗壮手掌就要落在一张小脸上,住手,莫要失了身份!他替她解围,她给他传消息;一骑轻骑扬尘追来,驾喝声清亮,她说熟悉他,他觉得她乖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晚讲一个真实的故事给大家,是一对农家儿女的故事,故事不长也平淡,但很温暖。强子咋也不会忘,他跟杏儿第一次见面的情景。那是10年前麦收的时候,强子像往年一样,请了假回老家收麦子,这次跟往年不同的是,婶子给他说了门亲事,说对方姑娘叫杏儿,很不错。于是瞅准了时日,婶子便把杏儿请来家里,然后叫强子过来相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八月就这样高调又不留遗憾的走了,我甚至没有勇气去回想八月的生活,只记得日子是琐碎的,像一张A4纸被揉成一团又重新展开一样,留下数不清的褶皱。八月是不美好的吗?我有好多天没有写文章了,每次打开写作软件点到编辑文字时,大脑一片空白,输完一个自己很满意的标题,奈何就是没有勇气写出内容里的第一个字。八月的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国庆放假一天之后,佳诚公司员工又正常上班。王老板10月2日上班之后,先上车间转了一圈,安排好有关的工作之后。然后,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查阅了一下自己的本月工作日志。金工新厂房在有序推进,电动汽车动力源样品,得加速进行。想到这里,王老板马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给仓库的主管人员李梅,王老板在电话中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日当当网打折,5折啊,一口气买下了一堆我喜欢的书。其中有雪小婵新出的书集,快递送至家门时有欣喜若狂的感觉,翻开第一页的时候我就知道,原来雪小婵的小说、我一如既往的喜欢!喜欢她字里行间的浓墨淡彩,喜欢她像一个戏子一样在书里演绎的各种情爱角色,喜欢她对爱情的理解,淡然和透彻,有着颓废的沧桑感!她说爱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王老板跟胡老板两人一起察看了佳诚新厂房的工地之后,王老板回到佳诚公司老厂,立即给自己的大哥王忠打了电话,他在电话中说道大哥,我是王诚,你抽空来我的办公室一趟。于是,第二天,王诚的大哥,抽中午乡下机电站休息的时间,来到了王老板的办公室。王诚起身给自己的哥哥泡了一杯绿茶,请大哥坐下再说。随后,王老板对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的时候,相爱的人分手,仅仅是源于一个简单的误会。那天,刘文文对黎光法说刘不已经好几天没来找我了。黎光法笑笑,没有言语。刘文文又说常涛告诉我,她和张青松走得很近。黎光法还是笑笑,没有言语。刘文文轻叹一声说姓黎的,你可不可以不要笑得这么意味深长。黎光法说早说过,她水性杨花。刘文文知道,他一直反对他和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该死的家伙,你在这里干嘛呢?老板朝他走来恶狠狠的说。他被吓了一跳,看着老板不敢说话,楞了几秒钟,他快速的跑进厨房刷起碗来。散落在一地的碗筷需要他一个人收拾,没有人帮助他,没有人理睬他,他孤独地,静静地,一个人躬着腰刷起碗来。他来自农村一个贫困的家庭,母亲卧病在床,所有的事情都压在了父亲和他的身上,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到天津,或者每次和人说起天津,都会使我想起三十年前的一件事情。上个世纪80年代,我省吃俭用积攒了120元钱,买了一个心慕已久的天津生产的东方牌傻瓜照相机。在那个时候,这是贵重物品,也是家里的高档物件。那相机小巧、精致,好操作,还能照分身像,我们全家人都很喜欢,甚至有意无意地向邻居、朋友炫耀。可是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和好久不见的同学见面聊天,因为好长时间没有见,感觉有说不完的话,但到后来,同学一直在说的就是她长达十几年的陌路夫妻生活,一个巨婴式的丈夫。同学的生活在外人看来无比美好,儿女双全,兄弟姐妹都是我们这个地区的政府官员,她也是在体制内的政府部门工作,女儿上的一类大学,这一切让我们都觉得这样的生活还要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经过王博士几次上门辅导,佳诚公司的几位工程师,逐渐明白电动汽车的有关部件的工作原理及主要的关键技术,目前还存在的主要问题。王博士亲自编撰了有关的资料,并给u盘给佳诚公司的王老板一份。随后,王老板对统计员小沈说小沈,你抽空将王博士的资料,打印出来,并给李工及杨工,我各一份,注意资料的保密。小沈说道王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放学了。早晨出门前,母亲叮嘱过今天放学了早点回家别乱逛,今天冬至晚上吃饺子,羊肉芹菜馅儿的。原本高亢的情绪,却因为刚刚公布的月考成绩,被冻成了冰溜子,怅然的走出校门。天色已逐渐昏暗了、灰蒙蒙地,不时的飘撒着雪花。戴着一副连线的毛线手套,扶着失了闸的单车;两根被踩秃噜的脚蹬空划着圈儿,胶鞋在雪地上压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浅蓝的天空上有几丝淡薄的云,漂移之间匿迹于无形。烈日当头,微风间歇徐来;轻抚着路边的狗尾草,银闪闪的白杨树叶也跟随着摇摆。路过戈壁、田野,路过河流、山丘,路过农家、羊群;路边伫立着两排线柱、几十年来见证着过往的兴衰,木杆是爷爷、水泥筑的是孙子。感叹万顷戈壁化良田的沧桑巨变,敬仰层峦叠嶂历经风雨的山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晨,空气中弥漫了一层厚厚的雾,它封杀了人们的视野,使原本看上去模糊的东西更加让人难以看穿,家乡好像片刻便会消失在云里。睡意惺忪的人们,抬头看看天,不觉唉声叹气今早又不能干活了。听着这句直入心肠的话,我就会想起母亲,她总喜欢说这句永不变但却朴实的话语,对农民而言,干活如此重要。母亲,一个瘦小的乡村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8月中旬的一个上午,王颖超博士应王老板之约,自己从杭州的住所出发,乘公交赶赴杭州高速客运中心,乘车来到了位于浙江北部的滨海县。王老板接到王博士的电话之后,立即派出小车,将王博士从县城的客运中心,接到了佳诚公司。随后,王老板亲自陪同王博士,先后参观了金工车间,后又进入装配车间,看到了正在做测试的佳诚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军用大桥架在两座大山之间。桥南是一条从大山里蜿蜒曲折而出的公路,紧连着大桥。独拱跨越,气势宏伟。桥下是距离桥面百米多高的一条湍急奔流的云河,咆哮着从两座大山间飞流直下。桥北是一个看不到尽头的长长的隧道。一辆接一辆的军需车、战备车、武器车从山里出来,经过大桥进入隧道。这是一座非常重要的军事大桥。而那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这个年代,在这个年轮,趁现在,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亲爱的呐喊吧....在充满阳光的地球上,这里似乎很平静,就是在这里,一个无知的少年出现,他沿着准备好的路线一直向前走,也许是因为他不知前面有怎样的危险,多么的危险,他毅然决然的向前走着,他仅凭脑海里出现的路线,并没有对照的依据向前走着,他不好奇,前面......【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浅秋的风,已悄然滑过陌上,带着我不诉的思绪,飘向更远季节的深处。风缱绻着桂花的清香,悬挂在枝头的那点点金黄,慰籍着不诉的沧桑。牵挂,在月影里缠绵!你我同沐一轮明月,却隔着海般的距离,相念不相见。秋已归,夏未央,一抹微凉,在秋千架上微漾,难舍难分,那深深的眷恋,止不尽我一生的思念。在长长的日子里,我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