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回眸

发布时间:2018-03-13 16:32 投稿者: 世俗和矫情
京城中最火的妓院春梦楼里,台上一位长相出众,妆容妖艳,身材婀娜的女子唱着离别愁余音绕梁,有如天籁之音。台下达官显贵花掉千万黄金只为博取她一回眸一颦笑一曲歌。即便她是春梦楼头牌,也只卖艺不卖身。这天她依旧为了一位公子一千万白银唱着离别愁,门口进来一位身着青衣长褂的男子,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而台上她一......

  京城中最火的妓院春梦楼里,台上一位长相出众,妆容妖艳,身材婀娜的女子唱着离别愁 余音绕梁,有如天籁之音。台下达官显贵花掉千万黄金只为博取她一回眸一颦笑一曲歌。即便她是春梦楼头牌,也只卖艺不卖身。 这天她依旧为了一位公子一千万白银唱着离别愁,门口进来一位身着青衣长褂的男子,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而台上她一转身回眸正中看到男子,她竟恍惚了,跌倒在台上。妈妈连忙找人搀扶她回房休息。顺便安抚开始嘈杂人群。

  房内,妈妈既严厉又谄媚的问她 今日何出此故。 她什么也不言,只是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那张妖艳众生的脸颊。呆呆望着。

  那年十二岁的她 被唯一养母抛弃 在荒无人烟的寺庙吃干草 喝雨水.奄奄一息之际遇到少年的他,他将她带回自己的茅草屋 简陋的茅草屋只有一张土床,和支架的一口简单的锅。少年为她洗漱 给她吃饭喝水。俩人渐渐相依为命,这一度就是三年,三年里少年为他们生计挨过打吃过苦 但她总能为他带来笑容。空闲之余,少年教她在地上写她的名字莫儿 一遍一遍。曾在一家妓院门口,少年握着从里面刚捡到的一只发髻给她。送你的,你都十几岁大姑娘了,该有点饰品了。这句话是她这辈子听过最动听的情话。

  一天,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走来,在家等他回来的她很害怕,领队的对她说他家少爷要见她。她被半推半让的带到码头口,才发现是他。 他对她说,他是唐家被丢在外的孙子,现在唐家一个大家族无人继承 你等我,等我回去安顿好,我就回来娶你。给你一场盛大婚礼,后半生衣食无忧。要等着我。

  她低头咬着嘴,可眼泪就是不听话连成串掉落。她不想要什么盛大婚礼,也不想衣食无忧,她只想不再被抛弃,她只想他一直待在她身边。可她知道对他最好的选择就是去做唐家少爷啊。

  他指着离码头最近的那家妓院春梦楼 你在那附近等我,我回来就在这附近找你,等着我。

  说完少年随着一堆人上了船,背影逐渐消失,最后连船影都消失在湖面。她在码头看了一天,整整一天,直到夜色带来的寒意让她清醒。没了生计,她也索性进了春梦楼这一待就是十年。

  她恍然的看着镜子,对旁边侍女说那台下有个青衣男子你去帮我请来

  青衣男子推门进入,她背对着半卧在塌上,男子进来关上门,站在门口许久才问 姑娘叫在下,有何事?

  她心里一颤,十年了,他声音依旧清澈醇厚,她缓缓起身,慢慢走过去,一步比一步慢,走到他面前,看着他许久,男子也是一脸吃惊。良久的寂静他开口姑娘,生的真是倾国倾城他果真还是没认出来

  那一瞬间,她笑了,连忙转身中擦掉不小心划出来的一滴眼泪,顺势坐在旁边的凳子上,自顾自到了杯茶,公子,姓甚名谁

  在下,姓唐 名子澈 姑娘呢?

  她苦笑了一下,离莫。

  那天,他们交谈了许久,从琴棋书画,到诗词歌赋,二人也渐渐熟络。她无数次想开口告诉他,可她又怕他忘了莫儿是谁。他经常深夜来陪她聊天,还送给她有她画像的扇子。一笔一划她都仔细看过。即便妈妈总让她向他索取金银,她也只拿自己的钱去给妈妈说是唐公子的钱。 一晚他们依旧聊到深夜,开门一瞬间闪如一道黑影向着她脸颊刺过去,而他却一挡当下那一刀,那刀正中下怀,刺客见形势不好顺窗户一跃消失,她惊慌失措抱住倒下的他,大喊着救命。血染红了他衣襟也染红她的手。等众人来了,他被抬回唐府医治,而也因这次刺杀,京城中沸沸扬扬传开,唐家公子因一青楼女子舍弃性命。风声一出,唐家长辈大怒,把唐子澈锁起来。她在青楼日日如坐针毡,终于有一天晚上,她趁人不注意偷进入唐府,在一个柴房发现他,她买通守卫进去,看着他闭眼躺在那,腹部还缠着纱带。她心疼的一下哭了,他见到她来了,原本无神双眼一下子恢复光明你怎么来了啊,外面....

  嘘,我买通守卫了,你还好吗,伤还疼吗,还流血吗,饿不饿,你好傻啊。他看着含泪的她一把拥入怀里别哭了,我没事,我怎么忍心让你这么一张美若天仙脸被毁了呢。

  那晚回去以后,她抱着自己今日穿的衣衫,好像上面还有着他的气息。又过了十几日,她每日都望着唐府方向。直到有一日,她依旧梳妆打扮准备上台,侍女进来告诉她有人要见她,她开口回绝,门口却响起他的声音离莫姑娘好绝情,竟然把我闭门不见。她一回身看见他倚在门口,她起身扑入他怀里,紧紧抱着他。轻点轻点,伤口有点疼。她才回神松开了手

  你要上台了吗我来给你画个眉如何?她欣然同意,镜子里两张脸,一张妖艳众生,一张英俊清秀。

  公子好皮囊

  他笑了笑。扶着她的头发姑娘也是倾国倾城。

  她突然起身 站在窗口 许久才说你可愿娶我?说完她转过身期待着看着他,可只见他低下头,一直不言

  她轻蔑的一笑也是,你堂堂一个唐家少爷,怎么会娶青楼女子。众人笑话,罢了 是我高攀不起。他连忙摇头不是的,不是的。

  那是为何?

  他半晌才开口,我...我已有了婚约 她一下子失去了身上所有力气,瘫软在地上。他连忙要去扶她,她甩开他的手,青儿,送客。

  他想说什么她一口回绝请公子出去

  他还想再开口,她指着门口滚 滚啊

  泪水随着声音也一并流出,他无奈离开。

  我已有婚约....我已有婚约,这几个字像刀子一刀一刀插入心里,疼的她想立刻死掉。她病了,整日卧在床上,米水不进,醒来是哭着,梦里也是哭着。那个背影那个承诺回来娶她的少年,一次次消失梦里。她哭红了眼,哭湿了枕巾。她这一病可吓坏了妈妈,春梦楼头牌不能这么倒下,妈妈请遍了城中郎中,他们一致说这是抑郁之疾,不得而治。

  又是一个哭醒的夜晚,外面电闪交加,她害怕的缩在角落,黑暗中门开了,她警觉的拿出枕头下匕首冲黑影刺过去,被黑影拦下是我,离莫。 是他啊,她摊到在他怀里你怎么这么烫,你躺好我给你倒杯水。她一把拉着他别走 别走 别离开我

  他只好又把她抱回怀里。她哭着问他那女子可好看?可贤惠?为何你有了婚约还来招惹我,你让我又一次爱上你,你让我又一次相信你会来娶我。为何,为何这么残忍。他抚摸着她的头发别想了 睡一会乖。那晚是近一个月她睡得最安稳的一晚,即便外面雷雨交加。

  第二日清晨,她起来坐在梳妆台前 束发,擦胭脂,印红纸,描眉画眼,穿起一套新衣 镜中又出现了那个妖艳的容颜。妈妈见状开心坏了。我想把自己卖出去 卖的钱全归你就当我赎了自己 妈妈一听那看价格咯 你可是头牌,价格不菲啊。她笑了笑自然不让你失望

  站在台上,下面都是有钱阔少爷甚至有几个皇室都想竞下这位头牌回家当小妾,而她就像一副画一样静静站在那。当听闻她还是处子身价格更是一比一的高。正当价格争执不下,门口进来一个男子,我出一千万两黄金,迎娶离莫小姐说话人正是当今皇上身边红人三王爷。众人一听,都不再加了,妈妈一脸惊讶又欢喜诶呦呦,这不是三王爷吗,离莫啊你好福气哦,快快给三王爷上茶啊。

  不必了,三日后我来迎娶。说完转身离开了

  妈妈在身后谄媚得嘞,三日后定给您一个美若天仙新娘子

  她毫无表情转身回了房 。夜晚,正当她坐在梳妆镜前看着送来的聘礼发呆,门突然来了,闪进一个人,她刚要大喊却被捂住嘴别喊。是我三王爷。

  她才安静下来王爷如此心急,等不到第三日?

  本王并非贪图美色之人 娶你也另有目的,这是最毒的毒药,一滴便可致命,你将它放入唐子澈杯中劝他喝下。

  她一脸震惊我为何要这么做?

  三王爷笑了这世间果真女子最痴情,你真名莫儿,生在苏州,家中原有上上下下几十口,却一夜遭屠门,随养母来到京城。她瞪大眼你是何人?

  你可知唐子澈那个死去的父亲是何人?是唐家游江湖少爷唐展,杀你全家的人!为何在那破庙里你会被他发现?她不可置信看着他 我凭什么信你?

  真是一个傻女人,你家族传下来的一本书,那里可有他们唐家要的东西,当初接近你他也是为他父亲得到此书,不过后来他无意让他爷发现,接回唐府。

  她听完连连倒退,倒在椅子上。

  女人,别傻了,他一次次负你,又屠杀你满门你何故留他?帮我也是帮你,我得到唐家你也一定有功

  她默默接过毒药。

  成婚那天,京城都轰动了,一是迎亲队伍浩浩荡荡,二则一王爷迎娶青楼头牌,众人皆想看看这少闻的场景。而当迎亲队伍接上新娘子回府却杀出一路人,为首正是唐子澈。 唐子澈站在花轿前离莫你出来。

  花轿掀开 被旁边喜婆拦着不可姑娘,盖头未行礼前掀掉可是凶兆。她无所谓笑了笑,下轿子一把扯开了盖头,你还是来了,愿意娶我了?他站在原地不说话了 她今日那张格外好看脸笑了起来也罢,可否和我喝一杯酒,也圆我一梦。说完她从衣袖拿出两个小葫芦,这是我特意做的,本来留着你娶我时候用,如今就这喝了吧。远处马上的三王爷叫人不要阻拦,抱着手看着好戏。唐子澈接过葫芦,两人一同饮下,喝完她一步一步走近他,站在他面前突然抽出一根发髻在他脸上狠狠划了一道,那张英俊白皙的脸一下子一道红印流出了血。唐子澈!这一刀是你欠我!我等你等了十年,但我终究不忍心杀了你说完话她一口血喷出去。他害怕的连忙抱住要倒下的她,她身体力气开始涣散,唐子澈,你可记得你当年给我这发簪?你告诉我你要回来娶我?他脸一下白了 你你、、你是、、

  她掺血的嘴角上扬我就是那个被你父亲屠了满门还无可救药爱上你的傻莫儿。你有了婚约,如今我毁了你容颜看她还爱你吗。而你欠的债就用我的命偿还罢了。说完她失去了最后一丝力气,而意识最后一刻她听到他嘶声竭力的喊莫儿,我所说的婚约就是应允你的承诺啊 你为何不告诉我你就是莫儿?!

  原来他没忘,他还记的那个叫莫儿的人。可这一切,都为时已晚。毒药她喝,她还是没把放毒的给他,不论是离莫,还是莫儿,她都无可救药爱他。远处人群被遣散 三王爷骑着马离开 无奈摇头世间痴情女子莫过于此了。

  留下唐子澈抱着她,离莫、、、离开莫儿 唐子澈仰天大喊,原来我一直想娶深爱的两个人都是你

12下一页

上一篇: 桃李满门   下一篇: 年轮中岁月的句点(十
1、“回眸”由查字典随笔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随笔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回眸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uibi-14218/,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伤感随笔
母亲来了,行李包里还装着从老家采的凤仙花,一小簇紫红色的花片挤挤挨挨的偎在一起格外亲切,晚上入睡前,母亲把凤仙花掺着明矾一起用小赶趟捣碎了,准备为我和丫头包指甲。丫头说,婆婆,我这个小指头太小了,怎么能包上去呢?外婆本领很大的。我接过来话说,妈妈和姨们小时候每年夏天包指甲都是外婆给包的。真的呀!外婆......【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夜晚很安静,我慢慢的走入梦香。不经意间的那场大雨,在一切都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你来了。你来的节奏孔武有力,与大地击撞在一起,只有这样;我们才知道你曾来过的痕迹,才不敢遗忘你把我们从睡梦中叫醒。你们的撞击,让我无法入睡。在这种喧嚣中,我听见了一个声音,被雨水击打却依然永不退缩。再细细去听,是感动,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这几年你已渐渐的听不清楚,这几年你已慢慢的走不动路。你总是一人坐在那石台上,看那午后阳光的孤独。曾经你是我眼中的大树,曾经你是我生活的全部。我只会伸出双手向你索取,让皱纹爬满你的皮肤。我已经长大了不哭了会飞了,不再留恋你温暖的怀抱了。可你却弯了腰驼了背白了发,回忆过去总有说不完的话。我已经坚强了懂事......【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卖苹果喔卖苹果喔卖烂苹果喔!在城关镇的南大街上常常能听到一个挑着箩筐中年妇女的叫卖声,她的声音並不高吭也不低沉,声音清晰有力,足以吸引路人的注意。苹果大嫂(因不知姓名我暂且这样称呼她)长期在室外工作的缘故,她的皮肤黝黑。微厚的嘴唇,五官端正。短短的头发在后面扎一马尾,给人有诚实利落的感觉。大多时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年初广东的办事处落实之后,佳诚公司请两个公司的技术员周国平、朱旭东轮流进入广东,一方面负责所售产品的售后服务,一方面进一步拓展在广东这一块的销售。办事处的成功成立,这当地的客户,解决了生产过程中出现的设备故障,提高了箱包切割机械的利用率。温州这一块的产品售后服务,也在有序地进行,只有对方客户打来有关......【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你,是否能看见一朵孤独的美丽推开七月的大门,伫立在夏季的掌心,听着风花雪月的故事,染一片相思的海蓝,温柔几许岁月,窗前葱茏的草木惹得满眸欢喜。所有昔日沉放在年轮的花事,被烈日的骄阳赶了出来。花苞待放的幸福,花蕊盛开的甜蜜,风沙缠绵里的碎碎念,慢慢的拼凑成多少花间词。一汪春水,流年似梦,千回百转间度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直以来,感觉自己总是在生活中扮演着配角,无论是原来的大家还是现在的小家。自己活的这些岁月里,别人送的礼物屈指可数,但,给别人送的礼物不计其数。今天,突然感到憋屈,车的油老公没给加,连续四周每当我开车时车的油就不多了了,老妹让给他帮个忙,帮完了连个电话都没有,晚上回到家,纯净水一滴没有,老公也不下楼......【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星期一,怦然心动的遇见,相见恨晚,那时候的我们无话不谈,是鱼和水的关系,言之凿凿,什么都山盟海誓。星期三,你开始聊无关乎我们之间痛痒的事,话语开始渗透几分凄凉,好几次欲言又止,问过你,你说没什么事,现在回想起来很心殇。星期五,你突然的离开,没有告别,没有拥抱也没有祝福,没有撂下一句话语,你永远都不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任何感情,一直在渴望所谓的轰轰烈烈,其实连最简单的平平淡淡都很难做到吧。我一脚踏空,我就要飞起来了......只身一人来到这小小的陌生的城市角落,脚下是一步步迈不到坚硬土地的空落感,心里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初来乍到,我与这里的每一处土地,甚至每一缕空气,都显得格格不入。霎时,迷茫席卷了我的整个思绪......【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秋季开学我又做了初一新生的班主任。我最怕的也是这一天,每到这个时候劳心劳神,让人吃不消。今年这一天也不例外,一大早我就到了学校着手报道收费、报名、学生注册、安排打扫卫生、排座位、领作业本、发作业本、领新书、发新书、领笤帚、扫把、洁具......由于接受的是刚从小学升入的新生,他们对校园环境一点都不熟......【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总会情不自禁的想起那些年父亲养牛的日子。记忆中对牛的印象最为深刻,因为养牛的经历总跟我们家族同过呼吸共过患难。那些养牛的岁月,也让我们家族感同身受过鸡养大了变成鹅,鹅养大了变成羊,羊养大了变成牛这一变迁史的心酸。父亲很喜欢牛,很小的时候就一直给别人家放牛,而属于我们家自己饲养的第一头牛是队里土地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胡老板接到王老板的电话之后,第二天上午,他就开车来到了佳诚公司。停好自己的小车,就走进王老板的办公室,王老板正好在办公室,他一看到胡老板进来,就笑着说道刚才我还在想,你今天可能要过来,这不,你真的就来公司了,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胡老板笑着说道你王老板说商量要事,我可不敢抗旨。王老板笑着说道胡老板......【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晚上,在自己家里夫妻两个吃过晚饭之后,在夫人的邀请之下,王老板陪夫人,在自己的小区周围,溜达了一圈,后来,又一起回家。夫人准备用电水壶烧开水,他就走进自己的书店,思考公司最近的一些情况时间很快,自从广交会之后,首批外贸的箱包切割机,已经顺利出去,接下去,就是外贸公司抓紧时间收汇的事,这个事可以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在大都市的角落里,有一个不起眼又不可忽略的商业群体。默默地生存于小区的巷尾深处。却成了老百姓生活中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维系。这就是百年老物件菜场里的卖菜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小白不惜抛弃铁饭碗,涌入了时代变革的潮流,乘了一天一夜的班车,从福建来到上海,当他走出锦江乐园客运站时,一个个城市时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其实不管是忧伤,感伤,快乐,开心,怎样的我都是真实的我,开始小心翼翼的靠近,用乐观的自己相处,或许有些事,有些话我说的不对,而你也,和我一样,不愿意多说,时间久了,慢慢的就淡出了彼此的生活,没有了联系,也就这样吧,期本无罪,我们却给彼此无期,多年以后谁还会记得对方是谁,可能早就忘了吧!而我现在应该做......【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连夜大雨无止休,天空星暗月残忧,心闷慢悠登高楼,万家灯火窗前照,点亮夜空如白昼,美妙歌声荡空悠。

......【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七月时光很美,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遍野清河塘,映日荷花别样红,我在七月渡口等你,你来与不来,这个月,我一定在,荷花娇艳节,接天连叶无穷碧,一茎孤引绿,双影共分红,曾经的那份情,将我一生的心情碾碎,我守住记忆,却守不住往夕,那年,和你是随风相遇,从此我的生活里多了几分暖意,诗里也多了一个人的影子,......【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天上午,王老板正在佳龙公司的办公室内,查看统计员送来的有关报表,桌子上的电话铃声响了,王老板拿起话筒一听,是胡老板打来的电话。胡老板在电话中说道王老板,我们在广交会上认识的马来西亚客户,下个星期要来看看我们的佳龙公司,你要预先作个准备,做好我们佳龙公司的内部管理,需要整改的地方,及时通知有关部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一天,阳光明媚,那一天我们都很开心。那一天仿佛世界就只有我们。那一天...可惜再也回不去了,那一天再也没有联络了。现在的我孤单到无语,在我感情的封锁区,你是个禁忌。如果,我是说如果有时光机器我们回到过去结局会不会不一样?没有如果,没有假如,仿佛只是做了一个梦,醒来发现只有我一个人,孤单单的一个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资金很快按照预先的计划,逐渐落实到位。于是,王老板迅速下达了有关的采购指令,为了让企业正常运作,王老板依旧在采购过程中,强调了合同的规范与完整,省得以后,留下有关的纠纷。在下达有关的电器核心器件合同时,王老板请李工跟深圳的客户,进行了认真的沟通,深圳的客户,最后同意了李工提出的付款方式,先预先50,......【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我常常站在窗前,望着窗外。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们,看着奔驰而过的车辆。一行行,一幕幕都在繁华的都市中穿梭,行进。而最让我感动的是那辆轮椅,还有轮椅上的老太太,还有身后推车的人。这对老夫妻的家就住在离我家不远的地方,老头七十多岁,瘦瘦的,个子高高的,皱巴的脸,斑白的两鬓,说话声音很洪亮。老太太也七十多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送走了汉斯一行,王老板的心里,又在认真地考虑,下一步验厂的棋子如何走?第二天,胡老板又来到了佳诚公司,王老板拿出汉斯经理的英文验厂细则,让胡老板看看。胡老板是日语方面的翻译,英文这一块,也只是懂得一些日常的用语。胡老板说道王老板,这个我请上次去广交会的那个女翻译,将此文快速变成中文,你放心好了,我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于是,在客户来之前的一天,胡老板又亲自来到佳诚公司,跟王老板两人一起,对车间的有关准备工作,进行了一个逐渐的检查,特别是对有关的通道及管理看板,成品及装成品的堆放,进行了察看,基本符合王老板事前规定的要求。两个人又来到了装配车间,特别对有关的四轴机及五轴机的装配,进行了认真的观察,王老板对装配班长杨......【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84年末,正是刘文文高考冲刺的时候。常涛也来到了一中补习,期末多少考个分数,技校招干不敢想,跟刘不的想法一样,能够招工就好。看到常涛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刘文文感到由衷的高兴。荣德文已经给刘不写了四封信,刘不一封都没有回,第五封信荣德文直接写给了刘文文,焦急地询问刘不怎么了,为什么不回他的信。刘文文把信......【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经过科长以上的会议,以及全体公司员工的会议,对于公司现在的头等大事,员工都心知肚明,知道了自己工作的责任与重心,比以前更加上心。在认真筹划与准备外商验厂的同时,王老板又深谋远虑地考虑公司的后续努力方向,就是向高新技术企业靠拢的目标。王老板突然又想到了五轴机申请专利的事,于是,就将李工叫到自己的办公室......【未完,点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