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 杂文
  • 日志
  • 随笔
  • 剧本
  • 小小说
  • 诗歌
  • 歌词
  • 童话
  • 资讯

回眸

发布时间:2018-03-13 16:32 投稿者: 世俗和矫情
京城中最火的妓院春梦楼里,台上一位长相出众,妆容妖艳,身材婀娜的女子唱着离别愁余音绕梁,有如天籁之音。台下达官显贵花掉千万黄金只为博取她一回眸一颦笑一曲歌。即便她是春梦楼头牌,也只卖艺不卖身。这天她依旧为了一位公子一千万白银唱着离别愁,门口进来一位身着青衣长褂的男子,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而台上她一......

  京城中最火的妓院春梦楼里,台上一位长相出众,妆容妖艳,身材婀娜的女子唱着离别愁 余音绕梁,有如天籁之音。台下达官显贵花掉千万黄金只为博取她一回眸一颦笑一曲歌。即便她是春梦楼头牌,也只卖艺不卖身。 这天她依旧为了一位公子一千万白银唱着离别愁,门口进来一位身着青衣长褂的男子,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下,而台上她一转身回眸正中看到男子,她竟恍惚了,跌倒在台上。妈妈连忙找人搀扶她回房休息。顺便安抚开始嘈杂人群。

  房内,妈妈既严厉又谄媚的问她 今日何出此故。 她什么也不言,只是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中那张妖艳众生的脸颊。呆呆望着。

  那年十二岁的她 被唯一养母抛弃 在荒无人烟的寺庙吃干草 喝雨水.奄奄一息之际遇到少年的他,他将她带回自己的茅草屋 简陋的茅草屋只有一张土床,和支架的一口简单的锅。少年为她洗漱 给她吃饭喝水。俩人渐渐相依为命,这一度就是三年,三年里少年为他们生计挨过打吃过苦 但她总能为他带来笑容。空闲之余,少年教她在地上写她的名字莫儿 一遍一遍。曾在一家妓院门口,少年握着从里面刚捡到的一只发髻给她。送你的,你都十几岁大姑娘了,该有点饰品了。这句话是她这辈子听过最动听的情话。

  一天,一队人马浩浩荡荡的走来,在家等他回来的她很害怕,领队的对她说他家少爷要见她。她被半推半让的带到码头口,才发现是他。 他对她说,他是唐家被丢在外的孙子,现在唐家一个大家族无人继承 你等我,等我回去安顿好,我就回来娶你。给你一场盛大婚礼,后半生衣食无忧。要等着我。

  她低头咬着嘴,可眼泪就是不听话连成串掉落。她不想要什么盛大婚礼,也不想衣食无忧,她只想不再被抛弃,她只想他一直待在她身边。可她知道对他最好的选择就是去做唐家少爷啊。

  他指着离码头最近的那家妓院春梦楼 你在那附近等我,我回来就在这附近找你,等着我。

  说完少年随着一堆人上了船,背影逐渐消失,最后连船影都消失在湖面。她在码头看了一天,整整一天,直到夜色带来的寒意让她清醒。没了生计,她也索性进了春梦楼这一待就是十年。

  她恍然的看着镜子,对旁边侍女说那台下有个青衣男子你去帮我请来

  青衣男子推门进入,她背对着半卧在塌上,男子进来关上门,站在门口许久才问 姑娘叫在下,有何事?

  她心里一颤,十年了,他声音依旧清澈醇厚,她缓缓起身,慢慢走过去,一步比一步慢,走到他面前,看着他许久,男子也是一脸吃惊。良久的寂静他开口姑娘,生的真是倾国倾城他果真还是没认出来

  那一瞬间,她笑了,连忙转身中擦掉不小心划出来的一滴眼泪,顺势坐在旁边的凳子上,自顾自到了杯茶,公子,姓甚名谁

  在下,姓唐 名子澈 姑娘呢?

  她苦笑了一下,离莫。

  那天,他们交谈了许久,从琴棋书画,到诗词歌赋,二人也渐渐熟络。她无数次想开口告诉他,可她又怕他忘了莫儿是谁。他经常深夜来陪她聊天,还送给她有她画像的扇子。一笔一划她都仔细看过。即便妈妈总让她向他索取金银,她也只拿自己的钱去给妈妈说是唐公子的钱。 一晚他们依旧聊到深夜,开门一瞬间闪如一道黑影向着她脸颊刺过去,而他却一挡当下那一刀,那刀正中下怀,刺客见形势不好顺窗户一跃消失,她惊慌失措抱住倒下的他,大喊着救命。血染红了他衣襟也染红她的手。等众人来了,他被抬回唐府医治,而也因这次刺杀,京城中沸沸扬扬传开,唐家公子因一青楼女子舍弃性命。风声一出,唐家长辈大怒,把唐子澈锁起来。她在青楼日日如坐针毡,终于有一天晚上,她趁人不注意偷进入唐府,在一个柴房发现他,她买通守卫进去,看着他闭眼躺在那,腹部还缠着纱带。她心疼的一下哭了,他见到她来了,原本无神双眼一下子恢复光明你怎么来了啊,外面....

  嘘,我买通守卫了,你还好吗,伤还疼吗,还流血吗,饿不饿,你好傻啊。他看着含泪的她一把拥入怀里别哭了,我没事,我怎么忍心让你这么一张美若天仙脸被毁了呢。

  那晚回去以后,她抱着自己今日穿的衣衫,好像上面还有着他的气息。又过了十几日,她每日都望着唐府方向。直到有一日,她依旧梳妆打扮准备上台,侍女进来告诉她有人要见她,她开口回绝,门口却响起他的声音离莫姑娘好绝情,竟然把我闭门不见。她一回身看见他倚在门口,她起身扑入他怀里,紧紧抱着他。轻点轻点,伤口有点疼。她才回神松开了手

  你要上台了吗我来给你画个眉如何?她欣然同意,镜子里两张脸,一张妖艳众生,一张英俊清秀。

  公子好皮囊

  他笑了笑。扶着她的头发姑娘也是倾国倾城。

  她突然起身 站在窗口 许久才说你可愿娶我?说完她转过身期待着看着他,可只见他低下头,一直不言

  她轻蔑的一笑也是,你堂堂一个唐家少爷,怎么会娶青楼女子。众人笑话,罢了 是我高攀不起。他连忙摇头不是的,不是的。

  那是为何?

  他半晌才开口,我...我已有了婚约 她一下子失去了身上所有力气,瘫软在地上。他连忙要去扶她,她甩开他的手,青儿,送客。

  他想说什么她一口回绝请公子出去

  他还想再开口,她指着门口滚 滚啊

  泪水随着声音也一并流出,他无奈离开。

  我已有婚约....我已有婚约,这几个字像刀子一刀一刀插入心里,疼的她想立刻死掉。她病了,整日卧在床上,米水不进,醒来是哭着,梦里也是哭着。那个背影那个承诺回来娶她的少年,一次次消失梦里。她哭红了眼,哭湿了枕巾。她这一病可吓坏了妈妈,春梦楼头牌不能这么倒下,妈妈请遍了城中郎中,他们一致说这是抑郁之疾,不得而治。

  又是一个哭醒的夜晚,外面电闪交加,她害怕的缩在角落,黑暗中门开了,她警觉的拿出枕头下匕首冲黑影刺过去,被黑影拦下是我,离莫。 是他啊,她摊到在他怀里你怎么这么烫,你躺好我给你倒杯水。她一把拉着他别走 别走 别离开我

  他只好又把她抱回怀里。她哭着问他那女子可好看?可贤惠?为何你有了婚约还来招惹我,你让我又一次爱上你,你让我又一次相信你会来娶我。为何,为何这么残忍。他抚摸着她的头发别想了 睡一会乖。那晚是近一个月她睡得最安稳的一晚,即便外面雷雨交加。

  第二日清晨,她起来坐在梳妆台前 束发,擦胭脂,印红纸,描眉画眼,穿起一套新衣 镜中又出现了那个妖艳的容颜。妈妈见状开心坏了。我想把自己卖出去 卖的钱全归你就当我赎了自己 妈妈一听那看价格咯 你可是头牌,价格不菲啊。她笑了笑自然不让你失望

  站在台上,下面都是有钱阔少爷甚至有几个皇室都想竞下这位头牌回家当小妾,而她就像一副画一样静静站在那。当听闻她还是处子身价格更是一比一的高。正当价格争执不下,门口进来一个男子,我出一千万两黄金,迎娶离莫小姐说话人正是当今皇上身边红人三王爷。众人一听,都不再加了,妈妈一脸惊讶又欢喜诶呦呦,这不是三王爷吗,离莫啊你好福气哦,快快给三王爷上茶啊。

  不必了,三日后我来迎娶。说完转身离开了

  妈妈在身后谄媚得嘞,三日后定给您一个美若天仙新娘子

  她毫无表情转身回了房 。夜晚,正当她坐在梳妆镜前看着送来的聘礼发呆,门突然来了,闪进一个人,她刚要大喊却被捂住嘴别喊。是我三王爷。

  她才安静下来王爷如此心急,等不到第三日?

  本王并非贪图美色之人 娶你也另有目的,这是最毒的毒药,一滴便可致命,你将它放入唐子澈杯中劝他喝下。

  她一脸震惊我为何要这么做?

  三王爷笑了这世间果真女子最痴情,你真名莫儿,生在苏州,家中原有上上下下几十口,却一夜遭屠门,随养母来到京城。她瞪大眼你是何人?

  你可知唐子澈那个死去的父亲是何人?是唐家游江湖少爷唐展,杀你全家的人!为何在那破庙里你会被他发现?她不可置信看着他 我凭什么信你?

  真是一个傻女人,你家族传下来的一本书,那里可有他们唐家要的东西,当初接近你他也是为他父亲得到此书,不过后来他无意让他爷发现,接回唐府。

  她听完连连倒退,倒在椅子上。

  女人,别傻了,他一次次负你,又屠杀你满门你何故留他?帮我也是帮你,我得到唐家你也一定有功

  她默默接过毒药。

  成婚那天,京城都轰动了,一是迎亲队伍浩浩荡荡,二则一王爷迎娶青楼头牌,众人皆想看看这少闻的场景。而当迎亲队伍接上新娘子回府却杀出一路人,为首正是唐子澈。 唐子澈站在花轿前离莫你出来。

  花轿掀开 被旁边喜婆拦着不可姑娘,盖头未行礼前掀掉可是凶兆。她无所谓笑了笑,下轿子一把扯开了盖头,你还是来了,愿意娶我了?他站在原地不说话了 她今日那张格外好看脸笑了起来也罢,可否和我喝一杯酒,也圆我一梦。说完她从衣袖拿出两个小葫芦,这是我特意做的,本来留着你娶我时候用,如今就这喝了吧。远处马上的三王爷叫人不要阻拦,抱着手看着好戏。唐子澈接过葫芦,两人一同饮下,喝完她一步一步走近他,站在他面前突然抽出一根发髻在他脸上狠狠划了一道,那张英俊白皙的脸一下子一道红印流出了血。唐子澈!这一刀是你欠我!我等你等了十年,但我终究不忍心杀了你说完话她一口血喷出去。他害怕的连忙抱住要倒下的她,她身体力气开始涣散,唐子澈,你可记得你当年给我这发簪?你告诉我你要回来娶我?他脸一下白了 你你、、你是、、

  她掺血的嘴角上扬我就是那个被你父亲屠了满门还无可救药爱上你的傻莫儿。你有了婚约,如今我毁了你容颜看她还爱你吗。而你欠的债就用我的命偿还罢了。说完她失去了最后一丝力气,而意识最后一刻她听到他嘶声竭力的喊莫儿,我所说的婚约就是应允你的承诺啊 你为何不告诉我你就是莫儿?!

  原来他没忘,他还记的那个叫莫儿的人。可这一切,都为时已晚。毒药她喝,她还是没把放毒的给他,不论是离莫,还是莫儿,她都无可救药爱他。远处人群被遣散 三王爷骑着马离开 无奈摇头世间痴情女子莫过于此了。

  留下唐子澈抱着她,离莫、、、离开莫儿 唐子澈仰天大喊,原来我一直想娶深爱的两个人都是你

12下一页

上一篇: 桃李满门   下一篇: 年轮中岁月的句点(十
1、“回眸”由查字典随笔网网友提供,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2、欢迎参与查字典随笔网投稿,获积分奖励,兑换精美礼品。
3、回眸 地址:https://sanwen.chazidian.com/suibi-14218/,复制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
4、文章来源互联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
查字典文学微信号
最新伤感随笔
愿你出走半生,归来仍是少年。简单的一句话,却也意义非凡,看似一句祝福,却透露了大多数人的心声,拨动着每个看到它的人的心弦。你我都曾是少年,也都曾拥有过,清澈的眼神,浪漫的天真,不切实际的幻想,还有那整日的无所事事,而那时的无所事事,却是充实的。只是当我们一步一步走出少年的领土,步入社会的领域,我们曾......【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经过几次改进设计,动力电源的样品,终于获得了上海客户的认可,并同意批量生产。为了节约生产成本,王老板决定,自己先做一个简单的流水组装线,一方面,新厂房还没有完成建设,另一方面,目前的老厂房地方小,只有如此解决这一具问题。经过一个月的紧张制作,在佳诚公司内,一条动力电池的装配流水线,终于完成。为了及时......【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1969年初秋我十五岁,从北京下乡到黑龙江兴凯湖二十七连。来到二十七连没两个月。我就被派往完达山林区为兵团四师备战指挥部修建防空洞。那一年,据说苏修已经大兵压境,我黑龙江兵团也要深挖洞。一听说我们要去原始森林,几天就回来,如同一次秋游,我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当时的北大荒已进入秋天,我仅仅穿了一身秋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是谁,在大雨磅礴时,为我撑起了伞,挡住了风雨,牵着我手,走出这段泥泞。是谁,在月明星稀的夜里,摇晃着斟满相思的高脚杯,将夜灌醉,剪下寸寸相思,借着星辉,织就花被。是谁,化作了三生池里的锦鲤,默默潜在水底,痴痴地守望,守望着无尽的沧桑。是谁,在木兰花下,许下诺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是谁,在夏雨里,用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不知怎么了,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我坐在了屋里面,静静地看着外面,想着在那个在我心里愧疚很久的事情,渐渐地,我的眼睛已经开始迷糊了,不知不觉得就已经进入了梦乡了。那是在我三年前暑假的一天里,有一个人的面貌和他高尚的品德永远记在了我的心里,虽然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他具体叫什么名字,但是他那美丽的大眼睛给......【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葱岭在吉林省敦化市南五十余公里处,它横亘东西,是松花江与牡丹江的分水岭,岭南的水都流入松花江,岭北的水都流入牡丹江,岭的最高处海拔1000多米,蜿蜒起伏的201国道是敦化通往长白山的必由之路。寒葱岭最美的季节要数秋天,葱岭秋色是这里的一大景观。每年的秋分时节,霜染森林,山上岭下呈现一派霜叶红于二月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又是中秋,月又圆了,与我,曾盼这个日子,曾怕这个日子;翻着日渐消瘦的日历,如翻过满是泪痕的记忆;我是一只飞翔的风筝,作为一名中国女教师,今天呵,我像一只鸟儿,在澳洲,他国异乡的清空里与风博弈;风筝有梦。曾经,春天里,爸妈把我当成耳朵,拉紧了线把我放飞,去听风,去听雨,回来问我天上好吗?看到了什么?!......【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周一,贯例的查房。一大堆戴着囗罩穿着白大掛的医生庄严而又和蔼的围在我的床边。正听着音乐翻着书本的我立马就严肃起来。其实我很清楚自己目前的各项指标及状况,但还是喜欢从他们嘴里吐出的只字片语,似乎每一句都是真理和良药。这个......今天感觉怎么样?还好吧?嗯,还好我摘下耳机,立马坐了起来,似乎除了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一只蝴蝶,在花的世界里飞舞,啓动了改变世界的阴谋,摇动着它菲薄的翅膀,向花儿搧情,对花儿吐出它的伩子,它对花的钩引,它对花的虚情假意,只为延续短暂的生命,只为实施震撼世界的阴谋,就在与花云雨的瞬间,一个被编织得更加诱人的梦,让它的野心勃勃,它释放的能量纵然微弱,也能将三山五岳撼动,用它的魔力摧毁远方......【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能遇见一个看见你就喜笑颜开的人,其实是非常难得的。我记得,在我小的时候,我的妈妈就很喜欢带我去航空路见我的外公,我们走到车站做756这是我最初的记忆,因为人小,所以总是觉得路途遥远,每次都会在车上呼呼大睡,到站以后,才会慢悠悠的走到小巷的尽头,那里是一个公共厕所过往的有许多人,而我的外公就住在那里。......【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茫茫海面,他上哪儿去找小乞丐啊!小乞丐回不来了,失去小乞丐,白昊内心空落落的。仰望天,风云流转,晴空万里,老天并不因为他失去小乞丐而同情,还是一如既往的蓝!安泰宽大粗壮手掌就要落在一张小脸上,住手,莫要失了身份!他替她解围,她给他传消息;一骑轻骑扬尘追来,驾喝声清亮,她说熟悉他,他觉得她乖巧..........【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晚讲一个真实的故事给大家,是一对农家儿女的故事,故事不长也平淡,但很温暖。强子咋也不会忘,他跟杏儿第一次见面的情景。那是10年前麦收的时候,强子像往年一样,请了假回老家收麦子,这次跟往年不同的是,婶子给他说了门亲事,说对方姑娘叫杏儿,很不错。于是瞅准了时日,婶子便把杏儿请来家里,然后叫强子过来相亲......【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八月就这样高调又不留遗憾的走了,我甚至没有勇气去回想八月的生活,只记得日子是琐碎的,像一张A4纸被揉成一团又重新展开一样,留下数不清的褶皱。八月是不美好的吗?我有好多天没有写文章了,每次打开写作软件点到编辑文字时,大脑一片空白,输完一个自己很满意的标题,奈何就是没有勇气写出内容里的第一个字。八月的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国庆放假一天之后,佳诚公司员工又正常上班。王老板10月2日上班之后,先上车间转了一圈,安排好有关的工作之后。然后,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查阅了一下自己的本月工作日志。金工新厂房在有序推进,电动汽车动力源样品,得加速进行。想到这里,王老板马上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打电话给仓库的主管人员李梅,王老板在电话中说......【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那日当当网打折,5折啊,一口气买下了一堆我喜欢的书。其中有雪小婵新出的书集,快递送至家门时有欣喜若狂的感觉,翻开第一页的时候我就知道,原来雪小婵的小说、我一如既往的喜欢!喜欢她字里行间的浓墨淡彩,喜欢她像一个戏子一样在书里演绎的各种情爱角色,喜欢她对爱情的理解,淡然和透彻,有着颓废的沧桑感!她说爱情......【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王老板跟胡老板两人一起察看了佳诚新厂房的工地之后,王老板回到佳诚公司老厂,立即给自己的大哥王忠打了电话,他在电话中说道大哥,我是王诚,你抽空来我的办公室一趟。于是,第二天,王诚的大哥,抽中午乡下机电站休息的时间,来到了王老板的办公室。王诚起身给自己的哥哥泡了一杯绿茶,请大哥坐下再说。随后,王老板对他......【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有的时候,相爱的人分手,仅仅是源于一个简单的误会。那天,刘文文对黎光法说刘不已经好几天没来找我了。黎光法笑笑,没有言语。刘文文又说常涛告诉我,她和张青松走得很近。黎光法还是笑笑,没有言语。刘文文轻叹一声说姓黎的,你可不可以不要笑得这么意味深长。黎光法说早说过,她水性杨花。刘文文知道,他一直反对他和刘......【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该死的家伙,你在这里干嘛呢?老板朝他走来恶狠狠的说。他被吓了一跳,看着老板不敢说话,楞了几秒钟,他快速的跑进厨房刷起碗来。散落在一地的碗筷需要他一个人收拾,没有人帮助他,没有人理睬他,他孤独地,静静地,一个人躬着腰刷起碗来。他来自农村一个贫困的家庭,母亲卧病在床,所有的事情都压在了父亲和他的身上,由......【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每到天津,或者每次和人说起天津,都会使我想起三十年前的一件事情。上个世纪80年代,我省吃俭用积攒了120元钱,买了一个心慕已久的天津生产的东方牌傻瓜照相机。在那个时候,这是贵重物品,也是家里的高档物件。那相机小巧、精致,好操作,还能照分身像,我们全家人都很喜欢,甚至有意无意地向邻居、朋友炫耀。可是买......【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今天和好久不见的同学见面聊天,因为好长时间没有见,感觉有说不完的话,但到后来,同学一直在说的就是她长达十几年的陌路夫妻生活,一个巨婴式的丈夫。同学的生活在外人看来无比美好,儿女双全,兄弟姐妹都是我们这个地区的政府官员,她也是在体制内的政府部门工作,女儿上的一类大学,这一切让我们都觉得这样的生活还要求......【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经过王博士几次上门辅导,佳诚公司的几位工程师,逐渐明白电动汽车的有关部件的工作原理及主要的关键技术,目前还存在的主要问题。王博士亲自编撰了有关的资料,并给u盘给佳诚公司的王老板一份。随后,王老板对统计员小沈说小沈,你抽空将王博士的资料,打印出来,并给李工及杨工,我各一份,注意资料的保密。小沈说道王老......【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放学了。早晨出门前,母亲叮嘱过今天放学了早点回家别乱逛,今天冬至晚上吃饺子,羊肉芹菜馅儿的。原本高亢的情绪,却因为刚刚公布的月考成绩,被冻成了冰溜子,怅然的走出校门。天色已逐渐昏暗了、灰蒙蒙地,不时的飘撒着雪花。戴着一副连线的毛线手套,扶着失了闸的单车;两根被踩秃噜的脚蹬空划着圈儿,胶鞋在雪地上压出......【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浅蓝的天空上有几丝淡薄的云,漂移之间匿迹于无形。烈日当头,微风间歇徐来;轻抚着路边的狗尾草,银闪闪的白杨树叶也跟随着摇摆。路过戈壁、田野,路过河流、山丘,路过农家、羊群;路边伫立着两排线柱、几十年来见证着过往的兴衰,木杆是爷爷、水泥筑的是孙子。感叹万顷戈壁化良田的沧桑巨变,敬仰层峦叠嶂历经风雨的山岩......【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清晨,空气中弥漫了一层厚厚的雾,它封杀了人们的视野,使原本看上去模糊的东西更加让人难以看穿,家乡好像片刻便会消失在云里。睡意惺忪的人们,抬头看看天,不觉唉声叹气今早又不能干活了。听着这句直入心肠的话,我就会想起母亲,她总喜欢说这句永不变但却朴实的话语,对农民而言,干活如此重要。母亲,一个瘦小的乡村妇......【未完,点击继续阅读
8月中旬的一个上午,王颖超博士应王老板之约,自己从杭州的住所出发,乘公交赶赴杭州高速客运中心,乘车来到了位于浙江北部的滨海县。王老板接到王博士的电话之后,立即派出小车,将王博士从县城的客运中心,接到了佳诚公司。随后,王老板亲自陪同王博士,先后参观了金工车间,后又进入装配车间,看到了正在做测试的佳诚公......【未完,点击继续阅读